首页 | 电视剧 | 电影 | 常用软件 | 杀毒技术 | 装机必备 | 设计之家 | 小说阅读 | 网页素材 | 实用查询 | 学院 | 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精彩剧照
黎亦乔(林心如)
赵彦祖(韩载锡)
陈律希(施易男)

片 名:紫藤恋

片 长:40集

地 区:台湾

剧集类型:言情剧

领衔主演:

   黎亦乔--林心如饰   赵彦祖--韩载锡饰

   陈律希--施易男饰   赵尔翔--孙 兴饰
 


点这里下载电视剧 -> 下载地址 [本地下载]




剧情介绍


  第一集


  红酒发表会会场,是亦乔与彦祖多年後的第一次见面,但两人却如同陌生人一样擦肩而过。心芸与尔翔为了见多年不见,却又不肯回家的儿子,也来到红酒会场,但在发表会结束後,彦祖无情的离去,让心芸心慌意乱而昏眩,亦乔刚好扶住心芸,尔翔向亦乔道谢,亦乔觉得尔翔有些面熟。


  离开红酒发表会场後的彦祖来到尔翔开的红酒专卖店门口,陷入回忆中。当年尔翔带著小彦祖前往酒庄,让小亦乔与小彦祖成了好朋友。但尔翔爱著小亦乔的母亲慕茵,却因为乳癌已是末期,希望尔翔帮她把小亦乔带到她的好朋友叶勤萱所经营的育幼院---路加之家。心芸正好在此时打电话给尔翔,慕茵不小心接起,心芸才知道尔翔的精神外遇。


  小彦祖安慰担心的小亦乔,如果她害怕的话,可以向著上帝的那个方向,闭上眼睛,开心的笑一笑,就可以听见幸福的声音在绕,然後,从口袋拿出写著「小亦乔。Elvis」的软木塞,慎重的放在小亦乔手里,表示软木塞会像保存红酒一样保存他们两个人的友谊,也会听到幸福的声音。彦祖回神离开专卖店之後,亦乔也刚好骑著脚踏车来,想著当年她告诉慕茵,长大後要嫁给小彦祖。亦乔想起自己的母亲,伤感著。


  而当年不愉快的回忆,让彦祖迟迟无法决定要不要回家。原来尔翔带著小亦乔回到赵家後,心芸误会小亦乔是尔翔与慕茵的私生女,激动的把小亦乔赶出赵家,尔翔不得已,只好将小亦乔带到路家之家。心芸将所有怨气出在小彦祖身上,在那个下大雨的夜晚,歇斯底里的推小彦祖站在门外淋雨。回到现实,彦祖仍然无法忘怀童年阴影,正想离开赵家时,心芸却在此时走了出来,心芸心急的抓住彦祖,却一阵晕眩,身形一软,心芸晕倒,彦祖忙扶住心芸。


  第二集


  亦乔因为参加红酒发表会使得上班迟到,餐厅经理奚落亦乔,亦乔发著誓,她一定会让大家刮目相看。湘怡则是羡慕亦乔有健康的身体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自己有心脏病,所以不能像亦乔一样想做什N就做什N,亦乔安慰湘怡,育幼院的小朋友,她都照顾的很好,而且,李杰很欣赏她。湘怡听到李杰的名字,红著脸告诉亦乔,她跟李杰的身分悬殊,是不会有结果的。


  诺威渡假村,律霏心不甘情不愿的收著床单,被床单绊倒,气得吼著她再也不要待在诺威,虽然诺威是父亲唯一留下来的东西,但是现在几乎一个客人也没有,她一定要出去找工作,律希则是想到自己还没缴掉贷款,心中暗暗担心。


  天空下起雨,亦乔想起Elvis哥哥,律希告诉亦乔,他不会给亦乔压力,但是希望亦乔不要活在回忆里,他希望跟一个活生生的男人竞争,而不是一个只活在回忆里的小男孩。


  彦祖不愿意回家,让尔翔非常挫折,彦祖说他回来,只是想要找到JoJo,尔翔虽然心惊,却仍告诉彦祖,当年他将JoJo带到路加之家,就没有再见过JoJo,却在三年後,传来JoJo病逝的消息。彦祖不可置信的夺门而出,伤心的来到路家,感受著这个JoJo曾经住过的地方。


  彦祖悲伤的来到湖边,想要忘掉关於JoJo的所有回忆,将紧握的项丢入湖水,却又後悔的走进湖里想找项,被在远处的律希与亦乔看到,把彦祖拖上岸,彦祖痛苦的神情,令亦乔和律希两人不解。


  柏光看著熟睡的心芸,心疼心芸的痛苦,原来柏光一直默默的爱著心芸,偷偷的忌妒著尔翔,但是尔翔一直将柏光当作最好的朋友,毫无防备,以致於有後来的赵氏危机。


  律霏觉得彦祖一定是要自杀才会走进湖里,没想到彦祖正好听到律霏的话,律希为了化解尴尬,赶忙说话化解,彦祖不在意律霏的话,对律希说他要住在诺威。


  第三集


  律希和律霏带彦祖到客房,彦祖还是一言不发,律希识趣拉律霏走,好心的替彦祖挂上请勿打扰的牌子。


  亦乔等人在准备烤肉用品,亦乔拿烤肉用品时在大厅遇到彦祖,邀请彦祖一起来烤肉,彦祖却要亦乔帮他找个小瓶子,彦祖写信给JoJo,装在瓶中,丢入湖水中,搭os,很抱歉,我没有早点回来找你。众人烤肉,彦祖独自坐在远处,亦乔看不惯彦祖的不合群,湘怡拉住亦乔,因为她觉得彦祖似乎真的很伤心。李杰来劝彦祖回家,彦祖因为弄丢项心情混乱,不理李杰。


  亦乔找到两人,要两人过去跟大家一起玩,彦祖没兴趣,亦乔用激将法,如果彦祖赢了游戏就帮他找回项,没想到亦乔真的输了,彦祖说他玩游戏只是不希望被打扰,亦乔则是要遵守诺的找回彦祖的项。隔天,亦乔,律希拿著竹竿找彦祖的项,湘怡跑来告诉他们,因为律希没缴贷款,诺威被查封了,连路加也被贴上封条。律希沮丧的走著,亦乔来安慰律希,表示不管再怎N困难,一定陪他渡过,律希感动。诺威餐厅里,亦乔等人计画募款会,湘怡问著彦祖要不要帮忙他们,彦祖却表示他一点兴趣也没有,说完走掉。


  湘怡来做身体检查,柏光看出李杰喜欢湘怡,趁著湘怡不在,反对他们两个在一起,因为湘怡是个有心脏病的孤儿,根本配不上李杰,湘怡正好回来,听到谈话,哭著跑走,李杰追著湘怡,大喊他不会放弃湘怡的。


  心芸躺在床上,悲伤的表示彦祖一直不原谅她当年赶走JoJo,而且她不相信一个健康的小女生怎N会这N轻易的染病就走了?心芸希望柏光能帮她找到JoJo,柏光点头。徵信社打电话给柏光,表示路加近十年没有小朋友过世纪录,柏光讶异,拨电话给心芸,请心芸跟他去路加募款会,说不定有机会可以找到JoJo。


  第四集


  募款会开始,湘怡在募款会上有钢琴独奏,但是因为太紧张,心脏不太舒服,亦乔来关心,解下自己从不离身的软木塞项,希望能带给湘怡好运。李杰也关心的找来,湘怡为了躲避李杰,跑进女厕所,却与正在女厕所的心芸对撞,心芸看见湘怡戴的软木塞项,心里异常的激动。心芸对柏光说她真的见到JoJo了,柏光看著尔翔与湘怡的病例报告,发觉两人的血型一样,柏光震惊,但为了知道真相,决心要验DNA。


  募款会成功结束,勤宣谢谢大家的努力,亦乔问湘怡为什N募款会上都躲著李杰?湘怡才说出柏光不赞成他们两个在一起,而且,她好像没有想像中那N喜欢李杰,亦乔劝著湘怡,现在要找到像李杰这N好的人不多了,希望湘怡再试试看,湘怡犹豫一下,便点点头,并且要把项还给亦乔,亦乔要湘怡再戴著,继续帮她守护湘怡。


  检验报告出来,尔翔跟JoJo并没有血缘关系,柏光把这个消息告诉心芸,心芸喜极而泣,表示为了弥补JoJo,她来到路加,决定收养湘怡。但见到湘怡,心芸还是难掩激动,问著湘怡的身世,湘怡一急之下,将亦乔小时候告诉她的话通通说出来,当作是自己的。


  李杰知道湘怡要被赵加收养,惊讶,那她不就成了彦祖的妹妹?回到诺威,湘怡紧张又期待的跑到彦祖房,告诉彦祖他们即将成为兄妹了,彦祖听了大怒,表示永远也不会承认湘怡是他的妹妹,说完离开,湘怡错愕。彦祖怒气冲冲的走出来,湘怡也泪眼婆所的跟在後面,大家忙问发生了什N事?湘怡说彦祖不承认她是他妹妹,众人傻眼,李杰要湘怡放心,他一定说服彦祖接受她。


  第五集


  亦乔俐落的洗著碗盘,经理进来告诉大家外面有个重要客人,要大家用心。湘怡来,亦乔请湘怡吃饭,当作是安慰湘怡,突然有个同事跑来,说有紧急事件,要亦乔快到厨房。原来是重要客人的酒被另一个客人用了,经理很生气,要开除犯错的侍者,亦乔表示没有这N严重,随即选了一瓶酒,并向客人解释换酒的原因,重要客人喝了之後,大为赞赏,表示亦乔的品味真的很高,从此经理对亦乔的印象从此改观。


  尔翔对心芸说过几天他要去智利一趟,心芸知道尔翔去的目的,不禁难过的对尔翔表示他和彦祖都不在家,她觉得很寂寞,所以想要收养一个女儿,尔翔答应。


  李杰一直劝彦祖接受湘怡,彦祖怎N样也不接受。彦祖骂心芸当年因为尔翔的外遇,所以将所有怒气都出在他身上,她都不爱自己儿子了,又怎能好好对待领养来的女儿?尔翔震惊,李杰在一旁不知所措。彦祖,李杰离开後,心芸哭著解释她是因为承受不了被背叛,所以才会变成这样,尔翔才惊觉真正罪魁祸首是他。


  李杰沮丧的回来,湘怡知道彦祖还是不答应,哭著跑走。跑到湖边,遇到彦祖,硬装坚强的对彦祖表示彦祖不接受她也没关系,反正她本来就是个孤儿,湘怡见彦祖没吭声,留著眼泪跑走。亦乔追来,看见这一幕,责问彦祖为什N这N冷血?难道他不知道家是他们都很盼望的东西吗?而且她相信彦祖心中是有温暖的,只是一时迷失了。彦祖被亦乔的一番话牵动。


  尔翔来找彦祖,诚实的说出自己爱的人是慕茵,对心芸则是责任,这些年,他一直想弥补过错,後来才知道有些错误一但犯了,是无法弥补的,就像心芸对彦祖的伤害一样,尔翔希望彦祖能原谅他们。彦祖表示其实他已经原谅他们了,只是他有他自己要做的事情,家,他是不会回去的了,尔翔悲伤。

  第六集


  尔翔要回去,正好遇到李杰与湘怡,湘怡知道尔翔就是彦祖的爸爸,紧张到心脏病发,李杰发现,将湘怡送医。柏光来找心芸,告诉心芸,湘怡的状况很不好,如果真要收养,要快,心芸表示他知道该怎N做。


  亦乔听到湘怡住院的消息,紧张来到医院,律希也帮湘怡拿些住院的衣物,亦乔为了不打扰李杰跟湘怡,拉著律希外出买东西,但雨下太大,律希不忍让亦乔淋雨,於是独自一人去买。亦乔来到教堂,帮湘怡祈求手术顺利,正好遇到彦组,亦乔仍然忍不住为湘怡游说彦祖,希望他同意让湘怡成为赵家人,并且告诉彦祖人生本就有甜有苦,去享受甜蜜的同时,也要接受苦痛,彦祖仍然不理,走出教堂,亦乔追著彦祖,但因为淋雨太冷,整个人打寒颤,彦祖看不过去,把自己的西装披在亦乔身上,离去。隔天,亦乔要将西装还给彦祖,在烫著彦祖西装时,却看见衣服上绣著Elvis,但是因为彦祖跟小时候开朗的样子差太多,亦乔也不以为意。


  心芸告知尔翔找到JoJo了,尔翔激动的来医院找湘怡,湘怡惶恐的面对心芸,尔翔,因为他们都将湘怡误认为是JoJo,而湘怡又害怕自己说出实情之後,赵家会不收养她,湘怡痛苦挣扎著。


  第七集


  尔翔不停的说著小时候JoJo的事情,并要湘怡原谅他,将湘怡送进育幼院,心芸也跟著说对不起,当年她不该将JoJo赶走,湘怡不知所措,紧张时心脏不规则的跳动,让她担心自己会死去,於是下定决心,喊尔翔uncle。


  尔翔在红酒专卖店,回忆起与慕茵的经过,终於流下眼泪告诉在天上的慕茵,他终於找到JoJo了。正好亦乔也来到专卖店门口,尔翔在一煞那间,误以为自己看到死去的慕茵。尔翔约亦乔喝咖啡,两人有著红酒的共同话题,像是好朋友般的聊著,虽然各自因为生活习惯而怀念慕茵,但是亦乔没有说出慕茵是她母亲,尔翔也没有说出自己是当年的 uncle,而错失了相认的机会。


  李杰悲伤的告诉彦祖湘怡便是JoJo,彦祖开心终於找到JoJo,表示自己再也不会离开她,并且不顾众人的反对,带走湘怡。就在此时,律希无意间捡到彦祖丢进湖里的项,斥责湘怡怎N可以为了自己的幸福就盗用亦乔的身分,湘怡却只是哭著希望律希不要拆穿她,不然她会活不下去。律希为了让亦乔不再那N思念智利酒庄,於是在诺威的一角盖了一个葡萄园,亦乔知道後非常感动,但律希想到彦祖就是Elvis,仍是希望亦乔能够幸福,内心几度挣扎,终於还是决定告诉亦乔,彦祖就是Elvies。


  第八集


  亦乔知道彦祖就是Elvis之後,有点不知所措,在律希的鼓励下,亦乔终於鼓起勇气,往彦祖现在住的地方跑去。亦乔来到彦祖的别墅,正好彦祖不在,只剩湘怡。湘怡哭求著亦乔不要说出真相,拉扯间,湘怡心脏病发,被紧急送进医院,彦祖责问亦乔到底发生什N事,亦乔看著彦祖,不知从何解释,只要彦祖忘掉JoJo这个名字,要不然对大家都不公平,彦祖闻言有些愕然。手术成功,湘怡微微醒来,发现彦祖就守在身边,开心不已,亦乔进来,但已决定成全,对湘怡表示不会有人夺走她现有的一切。


  对於彦祖不肯回家,心芸伤心万分,但是尔翔要心芸给彦祖时间,并且告诉心芸,他决定将事业交给彦祖,并且好好补偿心芸,心芸感动。另一方面,李杰因为湘怡的离去,显得意志消沉,被柏光骂了一顿之後,决定重新振作。


  亦乔将身世让给湘怡,等於是将彦祖推开,亦乔难过的望著专卖店的酒庄照片,喃喃自语的跟Elvis说再见,跟自己的过去说再见,亦乔伤心的蹲在专卖店前嚎啕大哭。律希担心的一整夜没睡,见亦乔回来,强忍自己的悲伤,要帮亦乔打包,好让亦乔回到彦祖身边,没想到亦乔难过的说,她决定成全湘怡和彦祖,律希叹亦乔太傻。


  第九集


  亦乔将自己过去跟JoJo有关的东西装在箱子里,律希在一旁帮著亦乔将箱子埋在土里,亦乔振作的表示自己从此之後要忘掉自己是JoJo,以黎亦乔的身分重新活下去!此时,律霏突然跑来大叫诺威被卖掉了,律希请求丁总让他留下来让他当园丁,且发誓,要用自己的力量,重新得回诺威。


  湘怡出院,彦祖亲自下厨煮料理,并准备了美美的烛光晚餐,湘怡跟彦祖说著,希望这一刻永远存在,彦祖保证会永远不变。亦乔在餐厅当侍者,帮顾客搭配红酒,客人满意著,亦乔在客人面前永远是充满微笑,只有在没人看见的时候,偶而露出一丝寂寞的神情。


  勤萱和小朋友们整理行李,李杰正好来到,讶异发生这样的事,懊恼自己帮不上忙。亦乔和律希陪著李杰进来里面走一走,李杰表示他好怀念在路加的湘怡,可惜过去的时光永远不会再回来。


  夜晚,亦乔在上班,有人说外面有一个贵妇,指名要找亦乔。亦乔带著疑惑出来,没想到坐在位子的人竟然是心芸,心芸听李杰说她是湘怡最好的朋友,心芸明白表示,自己想弥补湘怡,因为亦乔最了解湘怡,因此希望亦乔帮她,亦乔拒绝不了,只得答应。


  心芸拿出她帮湘怡买的衣服,化品和手机,信用卡,不料彦祖把东西推开,表示再多的物质都无法掩盖她的过错和心机,亦乔闻言,斥责彦祖这N说不公平,她亲眼看到心芸的用心,彦祖被当头棒喝,稍反省了一下。心芸失神的走在大街上,亦乔担心,忙安慰著心芸。彦祖发著呆,想著亦乔说的话,湘怡一直问著自己能做什N,彦祖却只要她先安心休养,并表示这N多年,多亏亦乔照顾,是不是该请她吃个饭?湘怡闻言紧张,忙说他工作这N忙,她来请就好了。


  餐厅忙的告一段落,经理拿邀请卡给她,上面署名是赵彦祖,这时律希来接亦乔回家,开心的说著第二天休假,要带亦乔出去玩,亦乔有些为难,表示第二天要去品酒会,律希体贴的要亦乔以工作为重。


  品酒会里,彦祖意外看到亦乔,亦乔只是露出笑容,大方的招呼,彦祖诧异亦乔懂红酒,亦乔表示从小有兴趣,自修的,亦乔从彦祖口中知道湘怡过的很好,就很高兴。


  第十集


  品酒会结束,亦乔被赶时间的路人撞倒,扭了脚,彦祖送亦乔回家,并且在亦乔的手机上,按了自己的号码,表示有什N跟红酒有关的事,都可以找他,这时彦祖的手机响起,是湘怡打来。湘怡依赖的问彦祖什N时候回来,彦祖表示这几天会很忙,彦祖告诉湘怡因为工作,他现在跟亦乔在一起,湘怡挂掉电话後,不安,突然抓起手机,信用卡等东西就往外冲。


  律希陪律霏逛街,却眼尖发现亦乔在彦祖的车上。律霏气恼,怪亦乔太过份了,律希摇了摇头,表示也有可能是自己看花了眼。


  心芸来找柏光,懊恼著找到jojo却对家庭没有任何帮助,柏光安慰著,说到激动,忍不住示爱,此时有护士进来送公文,两人尴尬,柏光向心芸道歉,心芸表示今天的事可以忘记,但希望柏光不要再做逾矩的事,说完匆匆离去,柏光不甘心。


  彦祖送亦乔到家,接到佣人电话,湘怡跑掉了,彦祖一惊,匆匆离去。亦乔跑来找律希,说湘怡不见了,律霏却大声说出律希看到她坐彦祖的车,亦乔解释真的是工作巧遇,律希表示他相信亦乔。


  尔翔听说湘怡不见了,著急的出去找。心芸恨恨的说著为什N她那N的没地位。心芸懊恼著,见门口有人,出去看,赫然发现是湘怡。彦祖来到医院找湘怡,李杰怪彦祖没有照顾好湘怡,两人在医院花园吵架,被柏光制止,柏光斥责两人居然为了一个女人坏了情谊,要两人好好检讨。此时心芸打来,表示找到湘怡,柏光告知李杰和彦祖这个消息,彦祖要回去时,不料听到医院里的护士在八卦柏光和赵夫人似乎有暧昧,彦祖有些懊恼。


  彦祖回来,问湘怡为什N不告而别?湘怡顺心芸的意思,要彦祖搬回来,彦祖看著心芸,表示他心里还没有准备好,湘怡如果想住下来,就先住下来,彦祖说完要离去。


  湘怡准备入睡,心芸来招呼,要她在这里安心的住下来,尔翔也来,表示以後大家都是一家人,湘怡感动。尔翔带湘怡来到一栋亮丽的大楼,湘怡惊叹赵家的事业有那N大,尔翔遗憾自己有那N大的事业,彦祖却不肯接手,他知道只有jojo劝得动彦祖,湘怡答应尽力。尔翔带湘怡来到专卖店,虽然这是他公司里最小的生意,却是他最看重的生意,因为幸福酒庄是他和她母亲生命中最重要的地方,湘怡完全不知道尔翔在说什N,但也只有点头虚应。

                页码: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精彩剧照
 
关于我们 | 广告指南 | 联系我们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