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剧 | 电影 | 常用软件 | 杀毒技术 | 装机必备 | 设计之家 | 小说阅读 | 网页素材 | 实用查询 | 学院 | 论坛

 
  
 
 
 
主要角色

何苗


唐大年(富大龙饰)

片名:《我是农民》

片 长:二十集

导 演:武 斐

主要演员:
富大龙--饰唐大年
何 苗--饰韦之风
俞 瞳--饰洪九重
袁志博--饰唐水妹
 


点这里下载电视剧 -> 下载地址 [本地下载]




剧情介绍



  韦庄带着一些礼品来到葛店乡慰问受灾农民,同时招收一批农民工,做为韦庄企业的建筑工人。从来没进过城的唐大年、洪九重混上了装民工的车。

  祝可一、韦庄的车子出了车祸,在抢救韦庄的时候,重伤的韦庄把脖子上拴得一把钥匙交给了抱着他的唐大年,并且不停地念着一串数字: 82112308 。

  医院里,韦之风赶来的时候,韦庄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只能目视着站在一边的唐大年。韦之风听说是唐大年抢救的时候不得体地抢着抱韦庄,导致了韦庄的伤势加重,气得韦之风打了唐大年一巴掌。本来是等在病房准备把钥匙交给韦庄家人的唐大年和她理论,被手下的叉了出去。韦庄看着唐大年被赶出病房,急得手指唐大年,昏死过去。

  祝可一赶过来告诉韦之风,他的企业为韦庄的巨额贷款进行了担保,让韦之风赶紧问韦庄公司的财务情况。可是韦庄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是焦急地指着门外。

  唐大年和洪九重虽然进了城,可是没有活干,只好找在城里上学的同村好友刘圳生。刘圳生从一间夜总会里出来,给了他们每人五十块钱,便被一个女人拉了进去。

  唐、洪二人不想花钱住旅馆,便上韦氏企业的工地上混工棚。谁想工地上已经一片混乱,工人们知道了韦庄已经快不行了,很久没拿到工钱的工人们急了,管理人员打了起来。韦之风派来了更多的保安,工人们被震慑住了,不少人哭了起来。

  唐大年为工人们打抱不平,想起了听说过的方法,爬上了高高的吊塔,说是要自杀,想吓唬资方。可是唐大年有恐高症,他自己并不知道,等上了吊塔,结果吓得尿了裤子,哭了起来。韦之风听说有人要自杀,赶到了工地,调来了消防队,才把唐大年救了下来。

  韦之风听手下说这个要自杀的人并不是工地上的工人,气得不顾记者的镜头,又狠狠地抽了唐大年一个耳光,让人把他轰出了工地。

  韦氏建筑公司总部,祝可一和韦之风查遍了所有的帐本和保险柜,都找不到韦庄从银行贷出的一笔一千八百万元的巨款下落,二人焦急万分。

  医院里,韦庄已经回光返照,可是还是说不出话来,韦之风拿来了纸笔,韦庄只写下了:救我之------几个字,便一命归西。

  出殡完,韦之风拿着父亲留下的字条,百思不得其解。祝可一焦急得已经几天没有吃饭了,在韦之风的陪同下,他喝得酩酊大醉,趁着酒意,他抱吻了韦之风。

  唐大年和洪九重赖上了刘圳生,说他们不能老在街上混,让刘圳生给他们想办法。刘圳生把有女人气的洪九重送进了丽晶美容厅。美容厅的女老板文紫英看起来是不想驳刘圳生的面子,破例让洪九重当“洗头妹”。为了生存,唐大年动员洪九重接受这个机会。

  终于有了一个栖身的地下室,唐大年和洪九重十分高兴。

  律师李作文找到了韦之风,给她看一份父亲的遗嘱,其中一项内容十分意外:有一笔一百万元的巨款,已经存到了律师事务所的帐户上,指明让韦之风找到一个叫刘玉玲的女人,把这笔钱交给她。

  因为付不出款,材料供应商和工人都在找韦之风交涉,刚从大学门里出来的韦之风一下子陷入了尴尬的重围。祝可一在暗中帮助她,她才勉强支持着局面。可是她还是不时地被人围堵,为了安全,她决定找一名保镖。

  保安公司派的人来了,让韦之风意外的是,这人竟然是唐大年。她正要把他再轰出去的时候,她的灵光一闪,想起了父亲在病床上写出的几个字,如果加上个“人”字……她决定接受这个农村人做自己的保镖。

  韦之风除了和保安公司有合同外,还和唐大年约法三章:一是必须每天洗澡,头一个月每天洗三次脚;必须天天换衬衣、袜子,身上撒香水。因为韦之风小时候得过过敏性鼻炎,对异味异常敏感。二是没有她的许可,不许外出、会客、平时接受小保姆香儿的领导,吃饭须她和香儿吃完后才能吃,而且只能在厨房里吃。三是不准对她直接说话,必须请示,经同意后才能提问题或是请示问题。

  唐大年的工资是每干满一个月发一次。只能先支取二十元钱买卫生用品,因为他的脚实在是太臭了。面对明显的歧视,唐大年只有忍得份儿,全部答应下来。因为这是他进城后第一份工作,他不想失去。

  唐水妹是唐家的独生女儿,从小被唐大年陪着上学,为了怕唐大年离开自己,逼着父亲把自己也送进了城里来上商校,为得是就近看住唐大年。和她一起来城里的还有村里的女友黄英子。黄英子是村支书的女儿,暗地里也喜欢唐大年,再说她没考上高中,在家里已经混了两年了,一直不敢出来。有这个机会,所以跟着水妹结伴进了城,想找一份工作。二人来到了韦之风的家里,来找唐大年。

  祝可一正在韦之风家和她商量事情,见到了泼辣、刁钻的黄英子,暗地里喜欢上了这个还有乡村野性的女孩。

  韦之风十分讨厌唐水妹,她明确告诉唐大年,不准把唐水妹带进她的家,只允许在门房里让他们见面,而且一个星期只准见一次面。唐大年虽然也不喜欢水妹,可是看不得韦之风那种看农村人的口气和眼神,想和韦之风吵,又不敢,后来还是受不了黄英子的刺激,冲着韦之风表示了一些不满,没想到被韦之风按合同扣掉了他三分之一的月工资。

  韦之风正在听汇报,说是工地上如果再见不到钱,局面可真是不可想象了。她正在上火,再加上找来了一个唐大年,带来了这么多的麻烦事,火就上来了,便催着祝可一离开,她想睡一会儿。祝可一便开车离去。路上,他看到了正在回家路上的水妹和英子,他便力邀二人上了他的车,将她们二人送回了水妹的学校。下车时,祝可一把一张名片塞进了英子的手,告诉她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他。

  水妹和英子等祝可一走后,都说这个人不是好人,看眼神儿就不是好东西。英子把祝可一的名片撕碎了丢了。

  韦之风躺了一会儿,心情不好,睡不着,便起身叫上唐大年,出外做头发。她开出车来,见唐大年在傻愣着,便叫他上车,唐大年坐到车上后,她又把他轰到了后排。

  来到丽晶美容厅,文紫英笑着安排韦之风坐到坐位上。韦之风见洗头的竟然是个男的,便问文紫英搞什么名堂。文笑着告诉她,别看这个叫九重的小伙子是个男身,可是洗头的技术好着呢,让韦之风试试。韦之风便接受了。

  九重一边为韦之风洗头,一边扭着头和唐大年说话。

  韦之风气不打一处来。冲着唐大年说怎么什么地方都有你认识的人啊?你们那儿到底进城多少人啊?她让唐大年别在一边呆着,让他站到门口。不叫他,别进来。唐大年做着鬼脸走出去。

  韦之风进去做头的时候,刘圳生来到了美容厅。他一边让九重为他洗着头,一边和唐大年海吹着自己的得意。这时,突然有一个在做美容的女人冲了过来,一下子抓住了刘圳生,打了起来。一边打着,还一边骂着刘圳生是骗子。

  刘圳生抽身跑出了美容厅。女人在痛斥着刘圳生骗财骗色的丑行。-

  唐大年吃惊地看着九重。

  唐大年和九重追问刘圳生的真实工作,圳生闪烁其词就是不说,还说自己的生活方式是城里人,自己是母亲从城里回来生的他,他当然也是城里人。他们不懂,是乡孙。大年和他吵了起来。

  刘圳生叫唐大年不要给他讲大道理,他指着天上的太阳,告诉唐大年,同样的太阳,乡下人和城里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城里人感觉太阳是热的,可是他们感觉是冷的,是冰太阳。他不想做一个乡下人,他要做城里人,因为他本来就应该是城里人。

  刘圳生接到了手机电话,丢下他们打的走了。刘圳生实际是在一家不良婚介公司做托。每次来一个女人,他便被叫去和女人见面,见一次,婚介公司给他几十块钱。这次见的是化名来中介探情况的曾雪萍。曾雪萍自打和祝可一离婚没多久,和她相好的老板便弃她另有新欢。良心发现的她除了想和祝可一恢复关系,一边在奇怪的心理指使下,来到了婚介公司。当她看到了青春、健康的刘圳生时,显然心底涌起了一种奇怪的欲望-------她竟然当场提出要和刘圳生出去找地方喝茶。这显然违反了刘圳生和婚介的游戏规则。刘圳生托词说自己今天没带钱。曾雪萍从怀里掏出了一叠钞票,放在了婚介老板的面前。

  茶楼,自称是公司白领的刘圳生竟然不知道铁观音是一种茶叶。而且举止行为也显然破绽百出,这让曾雪萍心生疑窦。趁刘圳生去卫生间,她拿起了刘的手机,拨了一下自己的号码。

  听了刘圳生的话,唐大年感慨万分。他指着天上的太阳,告诉洪九重,他一直没有注意,今天刘圳生一说,他才感觉到,太阳的温度是不高。

  九重没听大年说什么,只是担心刘圳生,他告诉大年一个秘密,他感觉圳生和他们女老板的关系不太正常。

  工地上急需要钱,韦之风叫来了唐大年,准备问他在自己父亲受伤的时候有没有对他说什么的时候,唐水妹又来了,让唐大年给她做功课。因为在家里上学的时候,功课都是唐大年帮着做的。韦之风讨厌地把大年轰了出去。

  曾雪萍来找韦之风,告诉她说韦庄那笔巨额贷款就要到期了,一是要利息,二是要还贷。这时,工地主管又跑来汇报,工人们又开始静坐示威了。

  韦之风打电话想约祝可一,可是电话就是打不通。

  祝可一坐在车上,看到了在街边闲逛的黄英子,便下车,让司机开车回了厂。黄英子站在商场的窗户外面在看里面一个女青年在试新装,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憧憬。

  当她回过头时,她看到了祝可一手里拿着一件漂亮的和女青年身上一样的一件时装。

  祝可一笑着递到了黄英子的手上。英子显然是无法抵抗这件礼物,犹豫着接了过来。

  韦之风压着火和唐大年谈,让他回忆自己父亲去世之前给他说过什么没有?唐大看不屑地说他什么也不知道。

  祝可一把黄英子带到了一家餐厅,黄英子吃惊地看豪华的包间,不知所措,看到眼前精美的食品,更是张大了嘴巴。

  工地上吃紧,韦之风带着唐大年前去做工作。几个工人冲动地上来撕扯韦之风。韦之风惊叫唐大年。唐大年见都是认识的乡亲,不知怎么办。正犹豫间,只见韦之风飞起一只腿,瞬间就把两个工人踢倒了地上。韦之风正色对着工人说,要是正当交涉,她会处理,要是闹事,她也不客气。工人真被她的气势吓住了,她保证一个周内发工人工资。

  回到家里,韦之风叫来唐大年,告诉他,因为保护她不利,违反了他们之间的合同,继续扣除他当月三分之一的工资。

  茶楼里,曾雪萍告诉刘圳生,她已经把刘圳生的底细摸清楚了,他根本不是什么公司白领,而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人。而且是不良婚介的托,她准备报警。刘圳生吓哭了。

  祝可一叫来办公室主任,让打扫办公楼卫生的女职工丁秋妹下岗。主任说丁秋妹的老伴儿病在床上,女儿还有残疾,是不是……

  顶替丁秋妹上岗的是黄英子,她的任务就是打扫办公楼的卫生,重点是祝可一的办公室。规定是在祝可一上班前和下班后打扫。

  丁秋妹下了岗,家里就揭不开了锅。为了家里的生计,秋妹只好托人找了一家汽车清洁公司,在小区里为私家车做清洗工作,工作时间是每天早上三点钟到六点半,擦洗十五辆轿车。

  小保姆香儿指挥唐大年打扫卫生,大年不高兴,说是自己是保镖,不是清洁工。香儿说他和韦小姐的约定是听从自己的指挥,不然就是违约。大年只好听香儿的调遣。累得一身臭汗。意外的收获是他发现了一台废弃的电脑。香儿让他丢到外面去,他把电脑搬回了自己的屋里,从此只要在家没事儿的时候,唐大年就迷上这台破电脑。

  刘圳生正陪着文紫英准备进歌厅,突然看到了身着时装的黄英子,他眼前一亮。英子也看到了漂亮、打扮入时的刘圳生,二人高兴地聊了起来。文紫英没有兴致,打车先回了店里。

  夜间店里女客不多,九重在一边盯着美发师阿进偷手艺。文紫英把九重叫进了按摩间。阿进笑着叫道兔子不吃窝边草。

  九重在为文紫英按摩的时候,文紫英把几张钞票塞进了九重的裤子口袋。洪九重情急之下骗文紫英,自己是个同志,不喜欢女人,文紫英气得推开了九重。

  阿进是个真同志,听说了以后,十分地兴奋,从此没事便骚扰九重,九重为了少麻烦,只有忍着。

  刘圳生和黄英子逛了很久,分手时,刘圳生大着胆子拥吻了黄英子。刘圳生说从他懂得注意女孩以来,眼光就一直在黄英子的身上,刘圳生把自己的手机送给了黄英子。

  韦之风走投无路,找到祝可一商量办法,祝可一提出可以帮助韦之风渡过难关,可是条件是让韦之风做他的情人。韦之风无奈,只好答应,条件一是祝可一必须先办贷款的担保,二是等父亲去世四十九天以后。祝可一笑着答应了。

  曾雪萍一早来到了祝可一的办公室,核实韦氏公司巨额贷款的担保真实性。祝可一还没上班,屋里只有黄英子在打扫卫生。雪萍掏出手机,拨通了刘圳生的电话。接听电话的竟然是身边的扫地女工,这让雪萍十分地意外。英子也吃惊。雪萍问清了情况,才认真地打量了一下这位身材惹火的农村女孩。祝可一进来后的奇怪表情,让曾雪萍感觉到了什么。

  曾雪萍警告祝可一,担保可以,银行见单就可以给韦氏放款,可是放款容易,收款难,到时候如果韦氏再还不了钱,看祝可一怎么收拾残局。曾走了以后,祝可一思考再三摸起电话,告诉韦之风,他还要附加一个条件:就是贷款额里面要有三分之一的要拨到自己指定的帐号,由自己做为押金。

  韦之风虽然暗自吃惊,可还是答应了下来。

  香儿贪图看电视剧,让大年把之风的外套送干洗店。洗衣店的人从外套里摸出了一只录音笔,交给了大年。大年乱按电钮,听到了祝可一和韦之风在祝办公室里的谈话,大年十分地害怕,赶紧关闭,可是按错了按钮,将录音抹掉了。

  韦之风从唐大年手里拿回录音笔,打开一听,录音没有了,气极之下,又打了唐大年一个耳光,放声大哭。

  唐大年被扣掉了最后三分之一的月工资。

  看到韦之风一夜之间成了黑眼圈儿的熊猫,唐大年心痛了,他善良的心态占了上风,把脖子上的钥匙拿了出来。韦之风大喜过望,赶紧问父亲还说了什么。唐大年说出了一组数字。韦之风以手加额,朝天礼拜,高兴之余,她竟然亲了一口唐大年。正在这时,唐水妹走了进来,一见这个镜头,恼羞成怒,扑上来打韦之风,在之风的脸上抓出了几条血痕。唐大年上来拉架,又被唐水妹摸起韦之风屋里的宋代钧窑的花瓶,一下子砸在了唐大年的脑袋上。

  下班后,黄英子来祝可一的办公室打扫卫生。祝可一并未离去,他搂住黄英子求欢,英子不敢大声喊叫,可是又不想就范,便按响了写字台上的报警器。保安来了,她说是她不小心打扫卫生碰响的,趁机离开了办公室。

  警察带走了唐水妹,唐大年表示自己愿意在韦家打工一辈子,还韦之风的钱。韦之风不顾家里的损失,带着唐大年直奔银行。

  让他们感到意外的是,唐大年告诉韦之风的密码是错的。银行是无记名的,只认密码。唐大年和韦之风在银行里设了无数次,都不对,二人傻了。

  二人回到家里,韦之风求唐大年告诉她真实的密码,她愿意立即让警方放了唐水妹。唐大年哭丧着说,他是真的记不起来了。韦之风不信,她立即跑去警局撤消指控,放了唐水妹。可是大年还是记不起来。韦之风放声大哭,又是一夜没睡,又变成了黑眼圈的熊猫。唐大年不顾唐水妹的反对,留在了韦之风的家里。他告诉韦之风,他只要一天想不出密码,他就一天不离开韦家。韦之风又有了一线希望。

  店里打扫卫生的任务都是九重的,每天大家都休息了,他都要干到很晚。他发现立在门口的模特假人的头发是一假发套。他便每天从阿进那里偷学来的技术为模特梳一新式发型。赵二妮找到了九重,告诉他奶奶病重了,让他回家。等到回到家里,奶奶已经不行了。奶奶拿出了一套八字测命法,留给了九重,告诉九重说,这东西学好了,一辈子不愁吃喝。

  发送完奶奶,九重准备回城。二妮问他说自己怎么办?九重只好把她带进城,赵二妮从此每天在街心小花园为人算命。

  为了让唐大年尽快想起密码,韦之风安排香儿每天为唐大年做好吃的东西,还买来了脑白金为他补脑。另外破例允许唐大年和她一同吃饭。她一边看着唐大年吃得一头大汗,一边破口大骂唐水妹,说是唐水妹用钧瓷花瓶打坏了大年的脑袋。

  听到黄英子受到骚扰,刘圳生想租一套房子,把住在办公室里的英子接出来住。二人算来算去,租房不如买房。再说刘圳生认为自己是城里的人,是和别的进城农民不一样的人,应该像城里人一样买房子娶女人。英子激动地吻着圳生,可是首付款没有着落,刘圳生便让英子不要急,自己想办法。

  刘圳生找到曾雪萍借钱,曾雪萍告诉刘圳生,自己是个女银行行长,决不动用一分公家的钱,所以才做到今天。她不能破这个例。刘圳生正失望地准备离开,曾雪萍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私人存折,上面有五万块钱。她告诉刘圳生,她喜欢他,只要他愿意和她这个大姐多多来往,她可以借给他。看着曾雪萍笑得满脸折子的脸,刘圳生一咬牙,接下了存折。

  下班后,黄英子在打扫祝可一办公室的卫生,祝可一走进来,打开了一盒果汁,倒出了一杯,喝完了后,他趁英子不注意,把一小包药倒进了果汁,然后拿着包走了出去。

  英子显然渴了,她看着果汁,犹豫着倒了一杯,喝了下去。过了一会儿,她觉得不对,赶紧跑回了自己的屋子。

  从公用卫生间里,笑着走出了祝可一,他推门进了英子的宿舍。英子神志已经恍忽了,她激动地抱住了祝可一。祝可一迫不急待地把英子按倒在了床了。英子急切地吻着他……

  每天傍晚,九重会抽一些时间跑去街心小花园看一看在那里摆摊算命的二妮。看到二妮一脸落寞地坐在那里,有些时候还会被一些坏男人打趣,九重心里不忍。他跑到二手市场,为二妮买了一台二手的随身听,还买了一些过时的邓丽君的便宜磁带。这让二妮喜出望外,因为她从小就喜欢唱歌,就是没机会学习。她又拿出了在家的霸气,让九重过来,亲姐的脸一下,九重皱着眉说这是街上。

  水妹哭着来找大年,说是同学们逼着她退学。大年奇怪了,说这是为啥?水妹不好意思说,在大年的一再追问下,水妹才说了,同学们说自己身上有狐臭。大年直纳闷,说你有什么臭?我怎么不知道啊?水妹红着脸说,我们哪儿懂啊,只是自己全家都有,就以为都是这样呢。大年在家里呆惯了,习以为常了,所以不在意。说着,抬起了自己的胳膊,大年试着把头往水妹身边凑了凑,当时就差一点儿晕过去。

  大年找到学校和老师交涉,老师说他们也没办法,同学们反应过于强烈,一个宿舍其它七个女生早就忍无可忍了。最后老师给他们一个星期想办法,不然就得搬出去自己找房子住。

  大年带着水妹去医院,医院说可以治,是要住院手术,需要费用七千元,一个星期折线就可以出院。二人听了要这么多钱,傻了。手术没钱,租房子租不起。学厨师的学费还是家里东凑西借的。无奈之下,大年只好把水妹的东西搬到了自己的住处。

  大年的房子是在之风别墅里,是佣人房,单开门,和车库是联着的。大年告诉水妹,房子让给她,等夜深了,他自己抱铺盖住进车库,别让之风发现就行。

  晚饭时候,之风一边吃饭,一边拿鼻子到处嗅着,她问香儿是不是厨房有东西臭了,又问大年是不是没洗脚。大年说我脚上的皮都要洗掉了。之风放下碗,顺着嗅到的气味一直找到了大年的房间。大年的屋里竟然有个女人,这让之风不能容忍。她宣布继续扣大年的工资。让大年立即把水妹送出她们家。

  大年知道求也不行,便领着水妹离开了之风家。他们跑去找刘圳生借钱,圳生告诉他们他自己买房还不够呢。又跑到九重处,九重说他的钱刚为奶奶送葬,还借了一屁股的债呢。

  二人正在街上走,突然来了警察,要看二人的暂住证、身份证。水妹有学生证,没事,可是大年拿不出暂住证,二话不说,被警察推上了收容车。

  收容卡车上,除了一些被抓上来了各种人,大年发现了赵二妮。显然人群里有一些老收容了,并不害怕。有几个男人还凑在了二妮身边,想动手动脚。大年情急之下,推开众人,伸手打了二妮一巴掌,边骂边说:你得了爱滋病,再不治就没命了。众人听了,赶紧躲开二人。

  英子清醒过来的时候,祝可一正笑嘻嘻地看着她,他手里拿着一捆钞票,兴奋地冲英子说,你现在是我的人了,从明天起,你就不要在这里当清洁工了,他告诉英子,自己现在是单身,只要英子愿意,他就娶了英子,听了祝可一的话,英子犹豫了。

  郊区石料场,众人被安排砸石子儿。料厂的司机王家柱看二人可怜,就给了二人一些吃的。看护见众人都躲着大年和二妮,有些诧异,当听说二人是爱滋病时,吓得赶紧让王家柱开车把二人送往当地医院。

  医院里,大年机警地带着二妮逃了出去。

  之风听说大年被抓走了,焦急万分。她赶紧找朋友和有关方面联系。得到的结果让她十分的意外。收容的人里面只有两个人逃走了,其中一个男人,身患爱滋病。

  刘圳生交上了买房的首付,拿到了公寓的钥匙,他高高兴兴地来找英子,可是得到的答案是人已经不在这里上班了。下落不明。刘圳生急了……

  黄英子被祝可一安排到了一所房子里,过上了隐居的生活。

  找不到英子,刘圳生找到房地产商,商量退房,人家根本不理。无奈之下,刘圳生只好搬进了新买的房子。

  水妹找不到大年,又回不了学校,只好哭着买票回了乡下。

  唐大年和二妮身无分文,只好徒步往回走。他们实在饿极了,二妮便站在一个集市上唱起了歌。大年没想到二妮唱的这么好,赶紧伸手向听歌的人要钱。

  要到了一些钱,二人进小饭店吃饭。听说是九重买了随身听让二妮学歌,大年叹道:还是九重有前后眼。

  有人来敲刘圳生的门,是曾雪萍。圳生十分地意外,曾笑着告诉刘圳生,这个房地产开发商是她们银行的客户,贷款就在她们行,她让刘圳生为她捏捏腰。看着圳生精神恍忽,便问出了什么事儿。刘圳生便把英子失踪的事情告诉了她。曾雪萍想起了祝可一看英子的眼神儿,便向刘圳生说,只要刘圳生对她好一些,找到英子事儿,包在她的身上。刘圳生疑惑地看着曾,曾笑着把圳生按在了床上。

  找不到二妮,九重急了。文紫英笑道是不是跟人跑了。九重第一次和文紫英红了脸。文紫英嗔道,你不是同志嘛?怎么急了?到处找不到二妮,九重急来抱佛脚,拿出了奶奶的八字测命法,卦上批示:三日即回。九重也不上班了,坐在二妮住的地下室里傻等。来店里做头的女客们找不到九重,怨声载道。气得文紫英直骂娘,这事儿也让她发现了九重的价值。

  找不到大年,之风急出了病。工地上好多事都得不到答复,乱成一锅粥。公司施工经理赵寅臣亲自掌握进料,吃里扒外,贪污材料费。

  第三天,大年和二妮回到了城里,九重激动不已,感叹自己奶奶的绝活。看起来算命的活不能干了,九重卖掉了奶奶留下的乾隆年间的风水罗盘,为二妮支了个烤地瓜的摊子。

  大年回到了之风的家里,香儿哭着对他说,之风带病去工地了。

  二人赶到工地,赶上之风和赵寅臣在为材料不足的事情争吵,显然之风对工程不在行,说不过赵寅臣。香儿和大年把之风接回了家里。

  大年看着不几天已经瘦得不成样子的之风,十分同情她,便主动地要求去工地上守夜,想办法查出材料到底去了哪里。

  通过这次二妮失踪,九重觉得自己还真是从心里喜欢二妮,便暗暗地对二妮好了起来。他对大年表示,自己得抓紧挣钱,好娶二妮。

  每天早上,九重都跑来帮二妮洗好地瓜,点上炉子,送二妮到街头。

  二妮的地瓜烤得好,买的人还真不少,生意挺红火。二妮自从卖唱受到了赞扬,心里有了一种冲动,唱歌更努力了。一天,有个男人买她地瓜的时候听了她的歌,有些异样的看着她,送了一张名片给她,让她去跟他学唱歌。二妮看着名片,上面写着:石碾子艺术中心闻铭。

  九重带着二妮来到了闻铭的办公室。闻铭答应在学费上给二妮优惠,每天给他二斤烤地瓜就行。二人十分感激,二妮兴奋异常,九重对闻铭的生活方式充满了怀疑。二妮笑着告诉九重,赶紧挣钱,买了房就结婚,不就不用担心了?九重笑了。

  之风为了完成父亲的遗嘱,找来了一家商业调查公司的调查员王二为,让他抓紧寻找父亲遗嘱中百万元的受益人刘玉玲。

  英子住进祝可一为她安排的公寓后,心里一直不能平静。她哭过、闹过,可是抵不过祝可一的甜言密语。圳生到处寻找英子,总无结果。他心神不定的样子,弄得曾雪萍是又爱又恨。一天,曾雪萍告诉了刘圳生一个消息,说是英子跟一个老板同居了,那个老板的年龄可以做英子的父亲了。圳生不信,曾雪萍就告诉了圳生一个地址。

  刘圳生冒充清除白蚁的工人,叫开了英子的公寓。祝可一还躺在床上,英子正刷着牙走过来开门。圳生看到了眼前的一切。他打了英子一巴掌,扭身跑走。

  回到家里,看前眼前微笑的曾雪萍,圳生粗暴地把她按到了床上。

  大年在工地上值了几天班,可是就是没有发现什么情况。没有发现有人偷运材料。一天晚上,他发现在送石子的车队里有司机王家柱。原来施工经理赵寅臣就是从大年被送去砸石子儿的料厂进货。他们的自卸车队都是晚上送石子进城,他们每个车的车斗子里,都回装了一个两立方的木斗。这样,每一车石子儿,负责进货的赵寅臣就白吃两立方石子的货款,而且材料还不够用的。



              页码: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关于我们 | 广告指南 | 联系我们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