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剧 | 电影 | 常用软件 | 杀毒技术 | 装机必备 | 设计之家 | 小说阅读 | 网页素材 | 实用查询 | 学院 | 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片名:《关中女人》
片长:32集
导演:陈权
主演:王茜华、苏廷石、舒耀瑄




点这里下载电视剧 -> 下载地址 [本地下载]



 




剧情介绍

第一集

民国初年,西安以北黄洲城,剿匪司令何雷鸣设下埋伏,将准备处决的青龙山匪首田青石游街示众,张网等待青龙山的土匪自投罗网。刑场上,田青石告诉何雷鸣自己就要做爷了,自己的子孙都是收拾官家的。何雷鸣针锋相对地回敬道,自己也要做爷了,自己的子孙都是专门收拾土匪的。田青石被杀。

  青龙山上,田山、田川兄弟二人欲下山劫法场救父,其莽撞行为遭到军师独耳王的竭力阻拦,独耳王命众土匪将二人五花大绑起来。行刑时间过后,独耳王给兄弟二人松绑,以死谢罪。田川虽有丧父之痛,却终于没有对独耳王下手,只空放两枪。不想怀有身孕的田川妻却因在紧张中受惊吓而动了胎气,临产在即。   双龙镇,行医世家的金郎中及其长子金治国、儿媳荷花正翘首期盼着城里求学多年的小儿子金保国归来。不想却等来了不速之客——青龙山的土匪。田山、田川“请”金郎中上山为难产的田川妻接生。

  双龙镇,剿匪司令何雷鸣的儿媳即将生产,而接生婆却因意外翻车被困中途,幸遇求学归来的金保国仗义让车。何家儿媳顺利产下一对龙凤胎。

  土匪田川妻在金郎中的帮助下也艰难生下一子。金郎中下山回家途中,田川却对其起了杀念,哥哥田山上前阻止,此举是恩将仇报,极力反对,但田川的枪口还是偷偷对准了金郎中。

  第二集

  由于田山的保护,金郎中幸免遇难。回到家中的他慨叹当权无能,匪患猖獗,儿子金保国畅言自己要工业救国。金郎中则要求金保国留在家里结婚生子,传宗接代。金保国坚持先立业再成家,还笑言光宗耀祖、传宗接代的事都交由金治国一人承担,因金治国没有生育能力,金治国反应激烈。

  从金郎中口中,金保国得知金治国“有病”,才明白大哥总将自己关在药室里是在试图研制出能治自己病症的神药来,也明白了为何一提到生娃嫂子的反应就不自然,以及父亲急于让自己回家成亲的真正原因。

  何中余珍爱龙凤胎,将玉佩一分为二,分别佩戴在一双儿女的颈上,为儿女保佑平安。   田山、田川念念不忘杀父之仇,独耳王为兄弟设计:抢何家的龙凤胎,将他们培养成土匪,制造一出骨肉相残的“好戏”。遵照独耳王的计划,兄弟二人假扮道士,巧妙地从何家骗出龙凤胎,将孩子抢走。

  何雷鸣的妻子因失去龙凤胎大病,急请金郎中救治。预谋在先的独耳王早已等在药铺,伺机在何家仆人取药时下了毒。何雷鸣的妻子服了下毒的药身亡。何中余将母亲死的责任归罪于金郎中,并抓走了金家父子,要他们为自己的母亲披麻戴孝,跪藏送行。

  何雷鸣紧锣密鼓,正欲出兵青龙山剿匪,突闻妻子身亡的噩耗。

  第三集

  何雷鸣出兵青龙山,攻势凶猛。独耳王知其正在气头上,不与其硬拼,指挥土匪分头撤退。独耳王、田山携龙凤胎逃跑,路上,将其中的女孩送给农家女秋秋,带着男孩逃走。田川携妻儿逃跑时遭遇何雷鸣的部队,田妻为保丈夫和孩子的安全牺牲了自己。

  荷花寻访镇上所有郎中,希望他们能证实金郎中给何雷鸣妻子开的药方是无毒的,但是无人愿意出面。经过调查,何雷鸣怀疑错怪了金郎中,但何中余顾及脸面而一错到底。

  何中余为母亲大办丧事,强逼金郎中父子当众为其母披麻戴孝、跪行送葬。金郎中不肯,但当何家家丁要让金家绝后的时候,金郎中屈服了。金郎中忍气吞声,他发誓有朝一日定要出这口恶气。

  田川携儿子流落金郎中家。复仇的欲望使田川和金郎中一拍即合,他们决定挖何家的祖坟,以解心头之恨。金郎中、金治国和田川挖开了何家的祖坟,意外地发现了一本制药秘笈及大量金银财宝,金郎中见财生了恶意,从背后下毒手将田川打晕。金治国无意间目睹了金郎中杀人过程。父子二人合力将田川埋在了何家祖坟之中。

  第四集

  回到家中的金郎中取出从何家祖坟找到的秘方,金治国询问父亲秘方上的药是否能医治自己的病,答案令其倍感失望。而留在家中的田川之子由荷花照看,金郎中为其取名为小豹子。   何雷鸣剿匪凯旋,欲为妻子上坟,又传来祖坟被人破坏的痕迹的消息。为了避免再走风水,何家匆匆烧纸培土修坟。

  剿匪部队退兵后,独耳王、田山率土匪重回青龙寨。独耳王给双胞胎中的男孩起名为田飘云,由田山充当其父。

  金郎中按照秘方所示,制出了“五味散”和“神仙膏”。实验证明这两种药确有神奇之处,金郎中大喜。他想以此振兴金家家业,但却苦于没有后代继承。大儿子终日在痛苦中煎熬,荷花忧愁不已,保国漠不关心。金郎中痛心疾首,思量再三,在亡妻的墓前,金郎中向金保国提出了不情之请——让金保国与大嫂荷花同房生子。   荷花对金郎中“很多人家都是先抱个娃,然后才有了自己的娃”的话很当真,想去悬空寺拜观音求子,金郎中答应,并有意要金保国陪嫂子一同前往。

  何妻下决心定要为何家再生个男娃。两人商定好第二天一同到悬空寺求子。

  悬空寺,何中余、何妻与荷花、金保国冤家路窄,又撞了面。荷花与何妻赌气,在观音菩萨像前为求子表诚心长跪不起。

  金治国因为荷花到悬空寺求子的事大发脾气,对荷花拳打脚踢。金郎中有意安排金保国在门外偷听,金保国对荷花又是同情又是怜惜。

 第五集

  田飘云生病,独耳王、田山冒险到金家再请金郎中。金郎中对田山背后开黑枪的事怀恨在心,不愿出手相助。小豹子的哭声传来,土匪起疑心,紧急关头金治国答应代父上山。趁金治国上山行医,金郎中费尽口舌想说服荷花与保国同房,荷花却无论如何不肯答应。金郎中在荷花门外诉说了自己内心的苦痛,荷花缓缓打开房门,面前站着的竟是金保国。

  保国和荷花同处一室,尴尬异常。保国最终还是不能突破道德的防线,仓惶离开。金郎中对保国大为失望,对其以死相逼。最终与嫂子荷花行了房事。

  金治国为田飘云医好病,回家途中遇见农妇秋秋被丈夫打骂。得知,秋秋家已无力继续抚养独耳王托付给她的孩子,金治国出于怜悯领养了女孩。金郎中为女孩起名如烟。   一个月后,何妻有了身孕。荷花的呕吐引起金治国的疑心,他坚持要给荷花号脉,发现荷花已有孕在身。荷花任凭金治国怎么打骂逼问就是不开口,一口咬定是送子观音显灵了,金治国企图打掉孩子。金郎中害怕前功尽弃,给荷花吃保胎药。

 第六集

  自从给何雷鸣老婆跪行送葬,被迫在门口挂上白灯笼之后,就无人再到金家看病了。眼看着断了收入,金郎中却并不着急,而是向金保国询问西安行医方面的情况。恰在此时,何中余带着妻子到金家“看病”。金治国号脉断定何妻怀的乃是女孩,何中余不快,又向荷花挑衅,不想荷花表明自己也有了身孕而且还是男孩。这时,小豹子的哭声吸引了何中余的注意,但却没看见被子里的如烟。


 金保国看到大嫂遭受如此折磨,良心不安。金保国欲对金治国说出实情,遭到金郎中的反对。金保国忍无可忍,最终对治国吐露真相。金治国发疯了般紧紧扼住金保国的喉咙。金治国最终没能忍心亲手杀死自己的弟弟,悲愤地跑向母亲的坟地,在那里碰到了心乱如麻的金郎中。父子反目为仇,断绝了关系,金治国远走他乡。

  思念如刀,独耳王想念亲人,到西安看儿子王开学和孙女宝珠。金治国走后,金保国自觉在这个家里也待不下去了,欲走,荷花劝阻。恰逢何中余手下来到金家滋事。金郎中决定全家人一起迁到西安。

  第七集

  何中余请大夫为妻子开保胎药,并向大夫询问何妻怀的是男是女,大夫笑言自己又不是神仙,何中余认定金治国是信口胡说,回头定要在找他算帐,此时家丁来报,金家已经全家搬走了,不知去向。

  西安城。无处落脚的金家人暂时借住在金保国同学家中,金郎中却不甘心寄人篱下的生活,想要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子开药铺。

  悲愤的金治国流落到黄洲,泡在妓院里泄愤,又因无钱付帐遭到众妓女的羞辱。来逛窑子的土匪田山替金治国解了围。

  一天,正在找房金郎中和金保国、荷花路过五味什字王开学家门前,看见如此豪华的宅院,金郎中羡慕不已,并起了邪念。无毒不丈夫,为了骗取王家的房子,金郎中不惜使用卑鄙的手段,他趁无人注意,哄骗王开学的女儿宝珠吃了下了毒的糖葫芦,宝珠中毒变成痴呆人。王开学找遍西安名医,却无人能医好宝珠的怪病。爱女心切的王开学贴出告示:谁人医好小女病情,任先生漫天要价。

  金保国经过王家看到告示,想起前日金郎中的古怪行为,金保国怀疑此事与他有关。金郎中胜券在握,在酒馆里喜形于色,自我猜拳。

  第八集

  金保国断定宝珠的病一定是金郎中搞的鬼,回家质问金郎中。金郎中不肯认帐。

  独耳王、田山和秃狼带着襁褓之中的田飘云率青龙山土匪在黄洲城附近截获了一批军火。为庆祝打劫成功,田山建议到窑子好好快活一番。

  黄洲城妓院门口,田山在等独耳王,被曾在何家当过佣人的妓女凤一眼认出他就是当日假扮道士,抢走龙凤胎的人。田山等得不耐烦,决定先到金治国药铺走一趟。凤一路悄悄尾随至金治国的药铺后立即将此情况报告给了何雷鸣。

  何雷鸣带人包围了金治国的药铺。田山拔出枪对准何雷鸣的同时,何雷鸣也用枪对准了他。刚刚赶到的独耳王将一个红头巾扎在田飘云的头上,将他高高举起。突然,田飘云大哭起来,吸引了何雷鸣的注意。何雷鸣走向独耳王,田山的枪响了,何雷鸣倒地之时也朝田山的头部开了枪。两人双双倒在血泊之中。

  金郎中为宝珠治好病,王开学遵循自己的诺言要用重金酬谢金郎中,金郎中拒不接受。当王开学知道金郎中出来咋到,正苦于没有合适的地方开药铺,便执意要让出五大间房给金郎中。金郎中先是假意推辞,最终还是将房契小心地装入自己的口袋。

  何中余独自端坐,面前放着何雷鸣的军装,何中余从中取出手套,默默戴在手上。

  回到青龙寨,独而王辅佐田飘云当上青龙山大当家。

  第九集

  十八年后。

  何中余升任黄洲城剿匪司令。城里鼓乐喧天,热闹非凡。

  人群中,独耳王为田飘云举行成年礼,杀人见血,目标锁定何中余——独耳王复仇计划开始实施。田飘云大闹黄洲城。何妻替夫婿何中余挨了田飘云的枪子。厮杀中,田飘云幸得秃狼拼死相救,侥幸逃脱。

  西安,五味堂,金郎中神药在手,生意兴隆。小豹子不喜读书,宁愿伴在金郎中左右唱药。

  荷花给金保国送饭,金保国正为战事紧张,纺织厂的产品运不出去而愁眉不展。暗恋保国的宝珠亦来送饭,荷花无奈地走开。宝珠替保国出谋划策,逗保国开心。荷花在窗外听到两人的笑声,心里很不是滋味的离开。

  西安城进步学生支持抗日,举行示威游行,如烟是其中积极活跃的学生骨干。荷花看到大批军警出动,担心如烟被抓,让小豹子去把如烟找回家。   街上游行队伍被前来镇压的军警冲散,如烟掩护同学逃跑,小豹子为救如烟受了伤。金兴龙在古董店给如烟买玉出来,也被裹到混乱的人群里,趁乱捡到一把手枪。

  金郎中告诫荷花因为战乱时期,祸福难料,官府明令,凡有枪伤问诊必须上报。为了免祸,他决定凡是枪伤一律不治。五味堂贴出告示并封存“神仙膏”。

  何中余重金悬赏捉拿“刺客”,对黄洲城所有药铺实行封锁管制。

  黄洲城的名医对何妻的枪伤束手无策。不得已,何中余厚着脸皮亲自登门“请”金治国为妻治病。金治国保住何妻性命,但他告诉何中余何妻之伤无法痊愈,且后患无穷,并嘲弄地告诉何中余金郎中手中的神药或可一试。但何中余和金治国心里都很清楚,两家结怨太深,金郎中是绝对不会施手援助的。
 青龙山,秃狼伤势过重,危在旦夕。田飘云不听劝阻,铤而走险,将金治国用麻袋罩了起来。

  第十集

  田飘云用麻袋将金治国扛上青龙山。金治国虽对土匪的这种行径很恼怒,但念在当年田山帮过自己的份上愿意救秃狼一命。但秃狼伤势过中,金治国无能为力。他别有用心地指出西安五味堂找金郎中。田飘云自言如能生还,青龙山就欠金治国一个人情。   金兴龙偷钱为如烟买来玉佩,看见玉佩如烟想到自己被父母遗弃的身世,不免感到几分悲凉。小豹子与如烟同病相怜,但他觉得现在有这样一个家,有一个爱自己的母亲和不是同胞但胜似同胞的兄弟姐妹已是不幸中的大幸,很知足。

  帐房失窃的钱确定是金兴龙所拿,荷花欲惩戒之,金兴龙不认错,反抱怨小豹子泄密。金郎中替金兴龙开脱,荷花怪金郎中当年不该说出如烟、小豹子是抱养的事实,导致金兴龙恃宠生骄。金郎中则认定亲疏有别,五味堂的家业终归是要传给金家的骨血的。金治国依然是荷花和金郎中都不愿触及的伤疤。

  入夜,金保国迟迟不归,荷花坐立不安,不时望向窗外。保国房间的灯突然亮了,窗纸映出宝珠的倩影。

  田飘云率几个土匪乔装打扮携秃狼潜入西安城,闯入五味堂向金郎中索要秘方,并谈言金治国告诉他们五味堂可以治好秃狼的病,金郎中重申:不治枪伤,见伤下药,一次一贴,规矩不能破。田飘云自残为秃狼换取了“神仙膏”。金郎中知道金治国在黄洲的消息后,心情忐忑,独自在祖宗牌位前祷告。

  如烟,小豹子对田飘云的豪气很欣赏,金兴龙却不以为然,认为那是匹夫之勇。金兴龙向如烟和小豹子展示捡到的那把手枪。金兴龙学射击,笨拙的姿式遭到路过的田飘云的嘲笑。田飘云挑逗如烟,忍无可忍的金兴龙和小豹子与田飘云扭打起来。如烟用枪制止三人,她讥讽三人幼稚,有劲应该留着去打小日本。如烟的勇气让田飘云颇感意外,他走近如烟,夺下如烟手中的枪……


第十一集

  田飘云做了精彩的射击表演,并送给金兴龙一梭子子弹,三人对田飘云的来历满腹疑团。

  金郎中为小豹子、金兴龙治伤,得知金兴龙搞到一把枪不但不生气反而认为这么大的家业应该有枪。金兴龙有了当兵的想法。

  宝珠见到金郎中改口为“伯父”,引发几个孩子的议论。大家都看出宝珠对保国“无微不至”的关心。

  王开学欣赏保国工业救国的气度和远见,也了解女儿的心意,于是主动向金郎中提亲,金郎中自然欢喜,满口应允。虽然宝珠对保国的情感荷花早有所觉察,但知道此事后,还是不可避免的陷入痛苦。

  荷花到纺织厂找保国,碰到宝珠。荷花借口是为了金兴龙的事找保国商量。金保国知道了金郎中允婚的事,对荷花表示自己是不会和宝珠结婚的,甘愿孑然一生,荷花心痛不已。荷花向金郎中表明心迹——要和保国结婚。遭到金郎中反对。   宝珠向金兴龙询问有关金治国的情况,勾起金兴龙压在心底许久的疑问。

  金兴龙追问荷花父亲是否还活着?为何十八年不回家?现在在哪?荷花无言以对。

  秃狼贴了神仙膏,伤势日渐好转。田飘云只身前往五味堂,再求神仙膏。荷花说秃狼的伤再用两帖神仙膏便无大碍了,她阻止田飘云自残,让他意思一下就好。如烟追上田飘云,送他止血药。   金郎中、王开学、金保国、宝珠正式谈论婚事。荷花阻婚,差点说出十八年前的秘密。金郎中被迫说出金治国还活着,人在黄洲的消息。

  第十二集

  金郎中被迫向荷花说出金治国还活着的消息,并决定找回大儿子,让荷花死心。痛苦的荷花只得认命。金郎中选中小豹子与自己同去。

  宝珠虽然同情荷花,但决不放弃自己的幸福。

  黄洲城。金治国为金郎中诊脉(不认这个父亲),金治国诊出金郎中的“心”坏了,金郎中夸治国的医术有了长进。金郎中让小豹子认治国,但金治国态度冷漠令小豹子感到奇怪。

  金郎中提出只要金治国跟他回家,就将秘方与五味堂传给金治国。金治国认为一生幸福全毁在金郎中手里,故对此嗤之以鼻。   金郎中以乡党名义请金治国吃饭。酒席间,趁金治国买酒之际,金郎中让小豹子对金治国假装哭诉家人对他的想念,他自己则先行离开。但金治国一眼就识破小豹子的表演。酒醉后的金治国带小豹子上了妓院,并说出小豹子的父亲被金郎中害死,埋在何家祖坟的真相。

  小豹子怒发冲冠,拿着菜刀冲向旅馆质问金郎中自己父亲的事。金郎中威慑住了小豹子的举动,声称不要信醉鬼的话。心里矛盾的小豹子不知道该信谁的话,扔下菜刀,头也不回地跑了。小豹子挖开何家祖坟,在坟里,他发现一具白骨和刻在墓壁上的“金郎中害我”几个字。看见眼前的事实,气愤的小豹子在路上买到最坚韧的“庞记匕首”,要为父亲报仇,杀死金郎中。   金郎中回到五味堂谎称与小豹子走散了,并且向金兴龙学习打枪。小豹子失踪,及金郎中的反常使荷花感到不安。荷花找保国商量小豹子的事。

  宝珠感觉到保国在有意回避自己,怪罪在荷花身上。为了得到保国,宝珠不惜主动献身。

  第十三集

  保国拒绝了想献身的宝珠,宝珠非要保国做出合理解释。不得已保国说出自己和荷花的特殊关系。出乎保国意料,宝珠对十八年前的丑事并不介意,她反而对自己更有信心了,她明白保国对荷花是责任与同情而并非爱情。宝珠答应将这个秘密烂在肚子里。

  小豹子在恩与仇的抉择中犹豫不决,迟迟没有回家,令荷花更加焦急不安。

  如烟替小豹子担心,金兴龙多少有些醋意。金兴龙问如烟,如果有一天自己成为一名军人上了战场,如烟会不会为自己担心。如烟轻吻金兴龙的额头。

  五味堂门口,小豹子抽出了匕首,金郎中拉开了藏有手枪的抽屉。在这剑拔弩张的时刻,荷花发现了小豹子。小豹子不愿让荷花伤心,收起了匕首。小豹子向荷花询问自己的身世,荷花推说自己并不清楚。

  金郎中眼前反复出现小豹子拿刀威吓自己的情景,夜不能寐,整晚紧握着手枪。半夜,金郎中欲杀小豹子,荷花拼死阻拦。荷花,保国责问金郎中为何要杀小豹子。金郎中说出当年自己杀田川的实情。荷花威胁金郎中,如果小豹子出什么事,她就带着金兴龙和如烟远离金家。

  青龙山,秃狼完全康复。独耳王对神仙膏发生兴趣。田飘云则对如烟念念不忘。

  金治国想到金郎中现在的处境肯定不好受,感到无比快活,每日沉浸于大烟和妓女,神志不清。独耳王拜访,问及神仙膏的事,金治国说自己对此不感兴趣,他现在最大的快乐就是能让他恨的人痛苦。

  五味堂,金郎中问诊,小豹子唱方,荷花抓药,看似一切如故,其实每个人又各怀心事。

  第十四集

  何中余的部队在西安招兵买马。兴龙发生了兴趣,并与何中余攀谈得甚为投机。听说这是何中余的部队在招人,如烟将兴龙强行拉走。金兴龙鼓动小豹子和自己一起去当兵,小豹子却不愿意,他宁可当一辈子的郎中。金兴龙叹息小豹子胸无大志,笑言将五味堂送给小豹子了。金兴龙的话让金郎中很是担忧,也很害怕!

  金郎中问褂,被预言将有血光之灾,拜别祖先牌位后,他请金兴龙和几个孩子去吃羊肉泡馍,荷花担心小豹子,硬是将小豹子留在店里。吃饭时,金郎中同意金兴龙当兵的想法,并且鼓励他要当就要当个将军。
  第十六集

  金兴龙跑到驻黄洲部队在西安的招兵处,却被告知招兵结束,何中余等已返回黄洲。

  田飘云自言“害了”相思病到五味堂问诊,始知金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他陪如烟一同寻找金兴龙。

  金兴龙觉得天地之大竟然无处藏身,只好在西安城里飘荡。路上遇见正在找寻自己的如烟和田飘云,金兴龙误以为如烟和田飘云是在谈情说爱,嫉妒得发疯。金兴龙冲到如烟面前,让如烟转告金家人,自己再也不会回到那个令人可憎的家里去了。金兴龙冲口而出——黄洲。

  在去往黄洲的路上,金兴龙遭遇从军校返家的何海英。不明何海英身份的金兴龙看不惯何海英的大小姐脾气,给了她一个小教训。何海英气不过,耍花招使金兴龙走错了路。

  荷花听说金兴龙去了黄洲,认定他一定是找自己的“生父”金治国去了,担心金治国会有意泄漏金兴龙的真实身世,荷花便同保国一同前往黄洲,要将金兴龙找回。

  荷花、保国从金治国口中得知金兴龙还没来过,多少松了口气。金治国对金郎中的死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冷漠,并声称如果见到金兴龙就要把十八年前的丑事讲给他听。荷花被激怒,索性挑明要和金治国离婚。怒不可遏的金治国将荷花和保国赶了出去。


  保国埋怨荷花不该再刺激治国。不想,金治国又追上二人,并求得二人的谅解。他要荷花和保国在黄洲留宿一晚,准备第二天同他们一起前往西安祭祀金郎中。金治国连夜赶上青龙山,要求独耳王出手要了五味堂荷花、金保国的命。

  第十七集

  独耳王很为难,金治国提出以五味堂秘方和独耳王作交易,他只要荷花和金保国两人性命,独耳王应允。

  第二天,金治国告诉荷花他不想去西安了。他同意和荷花从此再无干系,并保证紧守金兴龙身世的秘密。临行前,他又虚情假意地给荷花和保国一番祝福。回到屋里金治国一人吞云吐雾,忽悲忽喜。

  回西安地路上,金保国、荷花遭遇青龙山土匪,被劫。独耳王向荷花索要秘方,荷花拒绝交出。保国的司机跑回王家报信,小豹子欲上山救母,被王开学阻止。王开学让宝珠带着自己的亲笔信上山找独耳王,救人。

  金兴龙好不容易到了黄洲,找到何中余的部队。因海英交待在前,参谋吕松对金兴龙百般刁难,金兴龙一气之下离开。海英得意。何中余得知此事大怒,说海英把他到手的宝给弄没了,海英不解。

  金兴龙无处可去,口袋也空了。他决定去找金治国,要把自己的身世问个明白。金兴龙找到金家药铺,犹疑着,还是敲响了门环。

  第十八集

  金治国不在家。金兴龙苦苦等待,疲倦的他不觉在金治国的门前睡了一夜。醉酒的金治国趔趄着归来,金兴龙未来得及张口,金治国便以今日有丧事不看病为由将他打发走。身后跟上来几个小伙子,将两口棺材抬进了院子。多疑的金兴龙借机躲了起来。

  青龙山的土匪巢,荷花和保国手举手榴弹苦苦支撑,两人都明白无望活着出去。荷花对保国承认自己假托金郎中遗言,并追问保国对自己到底有无感情。保国说出对荷花更多的是怜悯与愧疚之情。荷花醒悟,对保国死心。

  荷花、保国约定好太阳正午引爆手榴弹,幸好宝珠及时赶到。宝珠与独耳王爷孙相认。独耳王只好放荷花、保国与宝珠一起下山。路上,宝珠撒谎说是用一块杨贵妃的玉器换回两人的,荷花起疑心。保国则认定宝珠为救自己和荷花遭到了独耳王的蹂躏,对宝珠心怀愧疚和感激之情。

  何中余向何妻抱怨海英坏了他的大事,如果金兴龙成了他的部下,就有望得到五味散来给何妻治病。海英要上山打野味给母亲补身体,何中余不许。任性的海英偷偷溜了出去。

  秃狼路遇海英,将海英骗上山,欲将之献给田飘云。田飘云对海英不感兴趣,要秃狼将海英放下山。海英叫嚣着自己是剿匪司令何中余之女,田飘云改变了主意,逼向海英……

  金治国吸完大烟,出了门。金兴龙翻进院子,只见两个棺材上新被刻了字,一个刻的是“奸夫金保国”,一个刻的是“淫妇荷花”。金兴龙慌了神,起身去追金治国。金兴龙尾随在金治国身后,一路来到青龙山。在山腰,失去了金治国的身影。兴龙迷了路。

  第十九集

  何中余从砍柴人那里得知海英被土匪劫持的消息。吕松马上召集士兵上山救海英。

  独耳王知道了海英的身份后,心情矛盾。从复仇的角度讲,何中余的一对儿女做了luanlun之事,自是解恨。但独耳王对田飘云早已有了深厚的情感,不忍心眼看着田飘云铸下如此大错。便与田飘云商量用海英向何中余要挟一批军火,田飘云不同意。独耳王示意让秃狼故意给海英机会逃脱,再将其击毙。

  金治国来到匪巢给荷花和金保国收尸,独耳王骗其说荷花和保国已经逃脱了。金治国还想撒泼,被田飘云用枪吓跑。

  何海英中了土匪的计,偷跑,土匪鸣枪。金治国以为土匪要杀自己,暗骂土匪不讲信义,赌咒以后再也不和土匪往来。秃狼一早在山腰埋伏好,用枪瞄准了海英。
 田飘云看在如烟的面子上放金兴龙下山。金兴龙要带海英一起走,并称海英是他未来的老婆。田飘云动怒,独耳王却顺势以换取荷花秘方为由和金兴龙作了个交易,打发两人下山。

  荷花愁眉紧锁跪在金郎中的灵位前。金保国进来说还是没有兴龙的消息,荷花说不用再找了,她现在想明白了,人各有命。保国突然提出要和宝珠结婚。

  第二十集

  荷花知道保国是对宝珠心怀愧疚才要取宝珠为妻的。她始终觉得宝珠上山的事有蹊跷,保国认为荷花这么想是出于嫉妒。荷花说保国错看了自己,她现在已无意再与保国结合,并称金郎中三七过了,就给宝珠和保国办喜事。

  何中余摆宴答谢金兴龙。金兴龙提出要加入何中余的部队,何中余求之不得。吕松对金兴龙不服气,两人比试枪法,赛了个平手。

  荷花为保国、宝珠的婚事积极筹备,如烟看出她心里其实不好过,心疼她为什么不能为自己争取幸福,荷花说她认命。荷花问如烟最近总在外面忙些什么,如烟吱吱唔唔,荷花很担心。

  何中余的部队负责向前线运送三车军火。吕松建议明修栈道,暗渡陈仓。金兴龙则认为应该反其道而行之,押送军火的汽车明走河川,埋伏士兵的车暗走绿洲。何中余决定采纳金兴龙的方案。

  吕松带领士兵暗走绿洲,被设伏的土匪打死,土匪也遭重创。金兴龙押送军火。海英偷偷上了金兴龙的车。海英大胆表露对金兴龙的爱意,金兴龙欲擒故纵。心底却还在思念着如烟。

  吕松事实证明了金兴龙的智慧和勇气。何中余破格提升金兴龙为参谋。金兴龙做起了将军梦。

  如烟因为在街头讲演,宣传抗日、痛斥老蒋,被警察局逮捕。

  何中余的部队来到青龙山脚下,他怕贸然行动会对女儿不利,吕松自告奋勇上山与土匪谈判。

  金治国下山,遇到吕松,吕松怀疑金治国通匪。何中余另有打算,给金治国放行。

  金兴龙突然跳出来打掉秃狼的枪。田飘云、独耳王赶到,田飘云认出金兴龙。独耳王猜想金兴龙是来上山救母的,告诉他荷花和保国已平安下山。


  第二十一集

  荷花试图贿赂警察局赵局长,赵局长提出以秘方为交换条件。荷花在金郎中灵牌前反复思量,秘方交还是不交。

  何中余到金治国药铺为何妻抓药,提到在自己手下作参谋的金兴龙,金治国反应冷淡。何中余摊牌,自己一定要搞到药方为何妻治病。金治国说只有找荷花。何中余以通匪的罪名威胁金治国,限期在一个月内搞到秘方。

  荷花假意答应给赵局长秘方,赵局长同意先放了如烟,但为了避人耳目,打断了如烟的腿。

  金兴龙梦到如烟。海英对这个总被兴龙提到的姐姐如烟多少有些妒意。何中余给金兴龙放假,让金兴龙回家探母。做出和金家尽释前嫌的姿态,建议金兴龙可以把荷花接到黄洲住一段时间。海英闹着要与金兴龙同去。


  养伤的如烟看到小豹子磨刀,担心小豹子干傻事。金保国想用银子摆平赵局长,荷花不赞成,认为那是个无底洞。荷花以传授秘方为由将赵局长诱骗到金郎中的坟地,早已埋伏在那里的小豹子用庞记匕首将赵局长捅死。

  荷花唯恐事情败露,要将如烟送走。这时,小豹子说见到几个军人向五味堂来了……

  第二十二集

  一身戎装的金兴龙,令金家人又惊又喜。当荷花得知金兴龙加入了何中余的部队,逼金兴龙脱掉军装。海英不惧荷花,指责荷花狭隘,不似自己的父亲能大度的尽释前嫌,并叫金兴龙跟自己走,保国拦住兴龙,兴龙出言不逊。荷花伤心,不肯认这个儿子。金兴龙内心委屈却又有苦难言。

  警察局来人提如烟,被海英阻止。保国担心如烟在西安待不下去了,劝荷花让兴龙把如烟带到黄洲去。临行,如烟要小豹子帮自己送一封信,金兴龙提到秘方,荷花警觉,答应兴龙只要不认贼作父,秘方迟早是他的。

  劫军火遭暗算,独耳王怀恨在心。又得知何中余在招兵买马,担心终将进攻青龙山,独耳王决定先下手为强,让田飘云下山再杀何中余。

  小豹子带回回信,如烟已启程。荷花思量再三,没有拆开信,叫小豹子去追如烟,定要将信交到如烟本人手里。他追上金兴龙一行,如烟伤势尚未痊愈,昏昏睡去,兴龙替她将信收好。

  何中余从海英口中得知荷花对何家的态度,并不担心,因为手里握着金兴龙这张王牌,更何况现在又来了如烟。

  田飘云得知金兴龙成了何中余的手下非常恼火,并意外发现如烟来到黄洲。

  金兴龙偷看了如烟的信。

  深夜,田飘云潜入如烟房中,差点被金兴龙撞见。金兴龙猜出田飘云来过,要如烟远离田飘云。他说自己是一名军人,剿匪是军人的职责,总有一天要让田飘云死在自己的手上。两人观点立场发生分歧,金兴龙亮出了如烟的信……

  第二十三集

  金兴龙知道了如烟的共党身份,告诫她的处境危险,希望 “弃暗投明”加入何的部队。何家以私人身份宴请如烟、金兴龙。何妻和如烟有种莫名的亲近感。

  如烟打着来看海英的幌子,设法取得了和组织的联系,组织安排她设法打入何中余部队开展工作。

  黄洲城有传言,八月十五何中余要陪妻子到卧佛寺烧香,田飘云决定趁机行刺。田飘云冒险见如烟,田飘云发誓一定要杀何中余,今日一别不知以后还有无机会再见面。

  如烟预感到田飘云最近就要动手,担心金兴龙的安危。金兴龙觉得如烟有点反常。金兴龙答应八月十五陪如烟去看金治国,并答应其入伍的要求。

  荷花开始张罗宝珠和保国的婚事。宝珠埋怨保国不积极,荷花解释,保国刚刚接手一笔大生意,把所有的资金都投入进去了,现在是纺织厂生死攸关的时刻。   十五,兴龙请假与如烟同往金治国的药铺。金治国对两个人恶语相向,如烟不解。金治国看金兴龙的眼神别有意味,令金兴龙不能忍受。金兴龙出门又独自折回,威胁金治国如果胆敢再对荷花不利就要了他的命。金治国发出诡异的笑声,对金兴龙反复说着一句话:我的儿,你知道了……金兴龙捂着耳朵逃跑。

  何中余便装骑马,两个随从,一乘小轿前往卧佛寺。田飘云、秃狼伺机下手。卧佛寺人影寥落,不见了何中余,只剩小轿。田飘云不听秃狼劝阻上前掀开轿帘,轿里伸出黑洞洞的枪口。何中余队伍将秃狼和田飘云包围。秃狼欲逃被击伤,何中余举枪要杀田飘云,秃狼情急之下拉出田飘云的玉佩大喊:何中余,他是你亲娃,你不能杀他。趁何中余犹豫之时,秃狼带田飘云逃脱。   第二十四集

  田飘云追问秃狼,秃狼说出十八年前隐情。秃狼知道独耳王不会轻饶自己泄密行为,不肯再回青龙山,田飘云执意要去找独耳王问个明白。

  青龙山,多日没得到田飘云音信的独耳王正在担心田飘云的安危。见田飘云平安归来,独耳王很开心。不想,田飘云却用枪指在他头上……

  田飘云逼问独耳王自己到底是谁,独耳王把十八年前盗龙凤胎的事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田飘云最终与独耳王恩断意绝。   何妻得知田飘云是自己十八年前丢失的骨肉,要上山认子,何中余阻止,要先把事情查明白再作决定。

  如烟终于明白了何中余去卧佛寺烧香从一开始就是为了给田飘云下套,而这个阴谋的始作俑者正是金兴龙。金兴龙陪自己去看金治国也不过是为了迷惑自己,以防自己有所觉察去给田飘云送信。这个事实让如烟难以接受。
  海英告诉金兴龙匪首田飘云有可能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哥哥,金兴龙忐忑不安。但是何中余还是嘉奖了足智多谋的金兴龙。金兴龙将功劳推给如烟,并借机提出如烟也有意加入何中余的部队,何中余欣然应允。   金治国觉得黄洲已经待不下去,收拾行李准备离开。无处可去的秃狼伤势日益严重,只好来找金治国。起初金治国拒绝给秃狼医治,后又改变主意,同意救秃狼,但秃狼得跟自己到西安走一趟。

  金治国突然到五味堂,说他想通了,要继承五味堂及神仙膏和五味散的秘方。荷花断然拒绝,并质问金治国自己和保国被土匪绑架的事是否和他有关。恼羞成怒的金治国临走前威胁荷花要把十八年前那些丑事公诸于世。

  荷花慌了神,要小豹子无论如何把金治国追回来。金治国见小豹子来势汹汹以为要对自己不利,两人扭打作一团。金治国拼死跑回客栈,向秃狼求援,秃狼将小豹子打伤。   第二十五集

  金治国以为荷花让小豹子灭自己的口,怒火中烧,他发誓要让荷花生不如死。他以半个五味堂为交换条件,要秃狼帮自己做一件事。两人买了煤油趁夜翻墙进入关中纱厂,欲烧毁保国的棉花。荷花到纱厂来找保国商量对策,恰巧发现堆放棉花处燃起了熊熊大火,组织工人前往救火。保国、荷花发现是金治国纵火,让他住手,金治国疯了般不予理睬。工人欲上前救火,都被秃狼开枪打了回去。金保国开枪打死秃狼,对金治国却迟迟不忍开枪。荷花毅然夺过枪,对准金治国扣动了扳机。   金治国和秃狼都葬身火海。荷花晕撅,被赶来的小豹子背回家。

  棉厂倒闭,股东纷纷催债,荷花拿出所有积蓄替金保国还债,鼓励金保国重整旗鼓,但是保国心灰意冷。保国遭此劫难,宝珠依然要嫁保国,对他体贴备至。王开学忙前忙后积极帮保国度过难关。

  荷花拿出压箱底的积蓄,和亲家王开学商量为保国操办婚事。

  保国自责,无法从治国的死中解脱出来。说金家罪孽深重,这都是父亲金郎中一手造成的,荷花斥责金保国不应该责怪金郎中。荷花强迫婚礼马上举行,但是,金保国愧疚的心灵不能自拔,向王开学道出了昔日父亲骗房产的事实。王开学又惊又怒。


  王开学上了青龙山,请父亲下山替自己主持公道。独耳王大怒,带领土匪进西安准备大开杀戒。
  第二十六集

  婚礼即将举行,金保国把告诉王开学骗房产的事说出,荷花大惊,猜想王开学必定不能善罢甘休,宝珠说出和独耳王的关系。荷花问宝珠还愿不愿意嫁给保国——因为现在只有宝珠能够救保国,宝珠答应。

  独耳王闯进五味堂兴师问罪,正赶上宝珠和保国的婚礼,生米煮熟饭,王开学既往不咎。

  荷花准备远走黄洲,小豹子陪荷花上路。

  何妻思子心切,由海英、兴龙陪伴去寺院烧香。田飘云偷偷探母,被金兴龙发现,金兴龙暗暗跟踪到野外,金兴龙掏出了枪,欲杀田飘云。田飘云被独耳王派来跟踪保护他的手下救走,田飘云拒绝跟土匪回青龙山。

  金兴龙自知此次失手,后患无穷。他一边擦试着枪,一边思考应对之策。

  第二十七集

  荷花和小豹子来到黄洲,打扫了金治国的药铺,挂上五味堂的门匾继续开店。小豹子想去叫兴龙、如烟他们来见荷花,荷花说她只想见如烟一个人。

  金兴龙也膣气,不肯和如烟同去,却又忍不住悄悄跟在如烟身后到金家药铺。

  如烟从金家药铺出来,金兴龙连忙躲藏,见如烟神色不对,起了疑心,便上前跟踪,如烟到一家鞋店实为取信。街上,如烟被田飘云拦腰抱起,扛到一个安静的小巷。如烟看到田飘云的落魄样子,劝田飘云国难当头,应先把个人情仇抛开。

  金兴龙拿枪出现,如烟故意成为田飘云的人质,使田飘云得以逃脱。如烟质问金兴龙这样做难道不怕何中余知道,金兴龙说没人会知道是他干的,他相信如烟不会去告密,就象他也不会揭发如烟的身份一样。

  何妻再次提出上山认子,何中余无奈只好答应。

  何中余找金兴龙密谋剿匪的计划。金兴龙有所顾虑,何中余告诉金兴龙,在他心中那双儿女十八年前就已经死了,更何况他身为军人,不能为了个人私情而渎职。

  何中余、何妻到青龙山认子。无助的田飘云不知不觉又走到青龙山脚下,无意间发现了何中余的部队。田飘云急忙上山报信,正赶上看到金兴龙要开枪射杀独耳王。何中余用枪对准了田飘云,独耳王向何中余扑过去,身中数枪。混战中,田飘云冒死将独耳王背到山中的秘洞中。独耳王临死前说是自己害了田飘云,他是个可怜的娃……田飘云合上独耳王的双眼,对着他的尸身叩首,含泪喊了声“爷”。

  第二十八集

  金兴龙请示如何对待匪首田飘云,何中余看到已经晕撅过去的何妻,改令抓活的。金兴龙假传指令“格杀勿论”。搜捕田飘云未果,金兴龙汇报,山寨已被剿灭,田飘云失踪。何中余烦躁不安,叮嘱金兴龙加紧收捕田飘云。

  如烟关心田飘云的生死,金兴龙逼问如烟是不是自己地位在她心中没有田飘云重。金兴龙想要强迫如烟,被如烟呵斥。金兴龙又提到如烟有把柄攥在自己手里。如烟鄙夷,说自己喜欢的是有情有义的人。

  田飘云埋葬独耳王,在坟前守墓。死里逃生的一小撮土匪重聚青龙山,暴打田飘云。田飘云断指立誓,要重整旗鼓,给独耳王和兄弟们报仇。

  何妻不省人事,试过了黄洲城所有的医生,无济于事。何中余又接到田飘云的血书,恼羞成怒,决定再次派兵围剿。何妻吐血,求何中余手下留情。海英劝父亲救母亲要紧,恰在此时,得知荷花来了黄洲。

  金兴龙自告奋勇去求荷花,荷花无动于衷。荷花表明金家不会忘记十八年来背负的羞辱。金兴龙把手枪拍在桌上相逼,荷花看透儿子的眼里只有自己的前程。就在此时,海英跑来,跪在荷花面前救她救母一命。荷花提出条件,叫何中余为金郎中披麻戴孝。

  何中余亲自来请荷花,想冤仇宜解不宜结。荷花寸步不让,何中余羞愤而走,对荷花起了杀机。他派金兴龙出兵砸了五味堂。金兴龙调兵,如烟问明原因,叫兴龙不要把事做绝,伤了母亲的心。金兴龙良心未泯,叫如烟跑去报信。荷花不肯离开,要看看自己的亲生儿子如何对自己翻脸。面对倔强的母亲,和军令不可违,金兴龙进退两难。

  何妻生命垂危,海英恳求父亲屈尊求荷花救母。何中余也陷入痛苦的抉择,情急之下海英用枪逼父。

  第二十九集

  何中余狠心答应荷花的条件——为金郎中披麻戴孝。但丑话说在前面,倘若何妻有什么闪失,他定要灭五味堂。

  荷花替何妻治病,何妻果然好转,荷花叫何中余兑现诺言。金兴龙跪地为何中余求情,荷花不采。荷花正襟危坐,何中余当三军将士披麻跪行,为金郎中招魂。十八年往事浮上心头,荷花感慨万千,对着金郎中的灵位痛哭流涕。

  如烟担心何中余不会善罢甘休,会对荷花和五味堂不利,劝荷花离开。荷花反而劝如烟尽早脱离何中余的部队。如烟表示已下决心离开黄洲,只是走之前还要完成一件事。

  金兴龙无颜面对何中余,更担心自己的将军之路从此受阻,心情低落。他向何中余汇报得到田飘云等一批土匪重又哨聚山林的消息,主动请缨。何中余以接到蒋委员长的最新指示,重点针对陕北作战,剿匪之事暂时搁置为由没有批准金兴龙的剿匪行动。金兴龙想以立战功来摆脱困境的计划泡汤。

  金兴龙意识到海英是自己的救命稻草,向海英求婚。海英向父母宣布自己要嫁给金兴龙。何中余先是恼怒,转而又表示希望先了解到荷花的态度,想借机刺激荷花并加深荷花与金兴龙之间的母子矛盾。
 无奈之下,金兴龙只得硬着头皮回五味堂,恳求荷花应允自己和海英的婚事。荷花大发雷霆,说金兴龙大逆不道,愧为金家子孙。被逼急了的金兴龙指责荷花和金保国“干的好事”,让自己一辈子抬不起头来。原来兴龙早已知道自己的身世,荷花惊得目瞪口呆,一时间不知该如何面对儿子。金兴龙疯狂的奔出五味堂。荷花无声啜泣,突然疯狂地抽打起金郎中的灵牌来。

  如烟满脑子都是海英说她和兴龙婚事的话。她取出兴龙送的玉佩在手中揉搓着,两滴泪划过脸颊。

  金兴龙所做的大逆不道的种种行为,使荷花突然之间全都能够理解了。此刻,她对金兴龙充满愧疚之情。她明白了为什么在金兴龙眼里加官进爵、功名利禄是那么的重要,她也知道金兴龙根本不爱海英,娶海英完全是为了给自己的前程铺路。但所有的这一切只能让他在仇恨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荷花要把他拉回来,但只靠她一个人是不够的。于是,在金郎中的灵牌前,荷花恳求如烟嫁给兴龙。

  第三十集

  荷花将十八年前的叔嫂同房之事坦诚相告,如烟被荷花爱子之心打动,答应嫁给兴龙。


  小豹子向兴龙报喜讯,兴龙不相信。兴龙赴如烟的约,如烟证实小豹子的话没错,自己愿意嫁给他。如烟提出条件,要兴龙辞掉何中余部队的军职,全家人一起离开黄洲。兴龙答应。如烟说受荷花所托要到西安叔叔保国那里去办些事,等她回来两人就办喜事。金兴龙向何中余请辞,何中余并不表态。

  何中余派人秘密跟踪如烟。

  金兴龙找到海英,本想提出分手,不想海英突然冒出一句,她可能怀孕了,给了金兴龙当头一棒。年轻的海英对这种事毫无经验,问兴龙该怎么办。金兴龙知道海英若真的怀孕,何中余不会轻饶自己,于是向小豹子求助。小豹子替海英诊脉并依照金兴龙的吩咐,谎称海英并未怀孕,并开了明为养胃实为堕胎的药。

  青龙山上,田飘云得到探报,有一队国民党官兵携药材过山。田飘云指挥土匪劫了这队人马,意外地见到了护送学生前往延安的如烟。如烟求田飘云放行,田飘云提出让如烟在山上陪自己过三天的条件,如烟答应。

  海英发现她拿的根本不是什么肠胃药而是堕胎药。质问金兴龙,为何要害自己。金兴龙知道事情败露,将责任都推到小豹子身上。海英要拿小豹子问罪。兴龙怕小豹子将自己出卖,骗小豹子,让他赶快逃跑保命。小豹子把海英怀孕,金兴龙叫自己开堕胎药的事告诉了荷花。荷花震惊。她让小豹子逃往青龙山寻求帮助。

  如烟劝田飘云参加革命,田飘云心有所动,但仍然坚持要先为死去的兄弟报仇。听说如烟下山就要和金兴龙完婚,田飘云嫉妒,对如烟使强,发现如烟颈上的玉佩……


  第三十一集

  田飘云、如烟兄妹相认。

  宝珠一直为自己当初对兴龙泄漏其身世的行为感到不安,向保国坦白。荷花得知表示并不怨恨宝珠,只恨金郎中一人。

  保国想以父亲的名义劝兴龙回心转意,但是兴龙依然只把保国当作叔叔。兴龙从保国口中得知如烟并未去西安的事实,又受刺激。

  小豹子没想到在青龙山上会碰到如烟,得知如烟的身世更感惊讶。如烟到自己走后家里发生这么多变故,担心荷花的安危,决定马上下山,田飘云嘱咐如烟要小心提防金兴龙。

  海英再次向何中余提出自己和金兴龙的婚事问题,说出自己已经怀了金兴龙的孩子的事。何中余被迫同意他们的婚事,但提出了条件。要金兴龙与金家断绝关系,并让金兴龙摘下无味堂的匾拿来作为聘礼。何中余提拔兴龙为参谋长,金兴龙为表心迹回五味堂,强行摘匾。跪拜荷花、保国,绝情而去。荷花心死。

  如烟下山回到了黄洲城,听说金兴龙所作所为,怒火中烧。如烟对荷花说出自己的身世,表明不管荷花能否接受自己,她永远把荷花当作母亲看待。荷花心力交瘁,如何也不能接受自己含辛茹苦抚养了十八年的如烟竟然是仇家何中余的亲生女儿。荷花独自坐在五味堂里。

  何中余得到密报,如烟有通共嫌疑,主要任务是往陕北运送进步学生及军用物资。金兴龙与其关系密切,身份不确定。如烟被几个人强行架起。

  第三十二集

  如烟失踪,荷花不由得担心起来,四处打听下落。

  刑讯室里,金兴龙见到了遍体鳞伤的如烟。何中余试探金兴龙口风,金兴龙发誓效忠党国。何中余派金兴龙押送如烟到西安进行处决。

  保国探听到如烟被捕的消息。荷花找到兴龙,对他说只要他还有一点良心,就应该救如烟。金兴龙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荷花设法见到何妻,将如烟的身世及其被何中余秘密逮捕并马上押往西安处决的事告诉了她。何妻入狱求证,母女相认。何妻将实情告诉何中余,希望他放了女儿。何中余探女,如烟不肯认父,何中余恼怒狠下心来,决定大义灭亲。

  田飘云、小豹子下山商量营救对策。海英深夜拜访,愿意帮助他们救出姐姐,海英带领田飘云、小豹子混入监狱,救出如烟。

  如烟越狱被发觉,何中余派金兴龙带人追捕,海英跟随。官道上,田飘云、小豹子、如烟和荷花等人刚刚汇合,金兴龙便带兵追至。荷花苦口婆心,金兴龙不为所动。金兴龙要对田飘云下杀手,海英挡住了金兴龙射向田飘云的子弹,身亡。荷花开枪打死了金兴龙。
 何中余带兵追至,田飘云为掩护大家而被困,饮弹而亡。何中余面对一儿一女两具尸体,悲痛欲绝。荷花对如烟说出秘方的来历,将秘方送与如烟。如烟、小豹子向着北方而去。荷花卧佛寺落发出家。

 
关于我们 | 广告指南 | 联系我们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