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剧 | 电影 | 常用软件 | 杀毒技术 | 装机必备 | 设计之家 | 小说阅读 | 网页素材 | 实用查询 | 学院 | 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主要角色

林峰饰寇仲

吴卓羲饰徐子陵

李倩饰宋玉致

杨怡饰李秀宁

片 名:《大唐双龙传》
制 作:
香港无线电视
导 演:蔡晶盛

主要演员:

林 峰--饰寇 仲  
吴卓羲--饰徐子陵
李 倩--饰宋玉致  
杨 怡--饰李秀宁
唐 宁--饰师妃暄  
伍咏薇--饰傅君婥

 

点这里下载电视剧 -> 下载地址 [本地下载]


剧情介绍

  第一集

  寇仲和好友徐子陵(自称为双龙)均是无父无母的孤儿,二人互相扶持,是一对好兄弟。双龙无意间得到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武功奇书《长生诀》,它是打开杨公宝库的关键,而宝库内藏有可称霸武林的邪帝舍利。仲偶然认识了李阀中李渊的女儿李秀宁,仲被宁的风采深深吸引。禁卫军总管宇文化及为取悦皇帝杨广,而决心夺取《长生诀》。化得知《长生诀》在双龙手上,遂对他们展开追捕。广多次对高丽用兵,令人民受尽战争之苦,高丽的女刺客傅君婥为平战乱而刺杀广,可惜多番失败,更因此而遭化追杀。《长生诀》的物主是婥,婥为取回它而找寻双龙。

  第二集

  婥终于寻获双龙,却在无意间发现他们是练《长生诀》内功的合适人选。婥逼双龙练《长生诀》,更道出它隐藏着的秘密;双龙犹豫。双龙虽想练武,但又害怕《长生诀》带来的后患,二人遂暗中离开婥。双龙在路上再遇宁,因宁的关系而认识了宋阀中宋缺的女儿宋玉致。致有男儿倔强不覊之气质,与生性不覊的仲成为斗气冤家。双龙被化追杀,幸婥及时出现营救。双龙为逃避化的追杀而答应婥修练《长生诀》,双方初时互相利用,但经历过一段共患难的日子后,彼此间产生了真挚的母子感情,双龙更戏称婥为母亲。

  第三集

  双龙欲找宁借船渡江来逃避化;二人往找宁期间无意中得知宁会遭遇暗算。家中开采矿物、富甲一方的柴绍与李阀是世交。绍心仪宁已久,他为讨宁的欢心,设宴款待村民来为她庆祝生辰。化一直想铲除与自己作对的李阀,他见绍正在追求宁,恐他们将来联亲结盟后便难于对付,遂先下手为强,派出臭名远播的海沙派帮主任少名来暗杀宁。宁遭伏击,幸双龙及时营救。双龙道出来意,最后二人带同婥、宁及致,坐致兄宋师道的船渡江。化率领海沙派成员伏击双龙,婥为保护二人,着他们带同致及宁乘小艇离开。海底火山爆发,船只相继沉没。

  第四集

  婥与化等漂流至荒岛,婥身受重伤,与化约定待康复后再决生死战。化一直欣赏婥,奈何为了阻止她刺杀广而成为对头人。化在以往多番交手中,刻意手下留情,但始终未能打动她。双龙发现婥的破衣,以为她已死,誓言要杀化来报仇。婥与化决战而掉下山崖,化以为婥已死,深感哀痛。双龙发现伤重的婥,遂带她离开荒岛求医。婥将死,临终前用尽力气教授双龙剑法来成就《长生诀》,更嘱咐双龙要用它来造福天下,二人含泪答允。名为取《长生诀》而将双龙捉去;魔界的阴癸派妖女婠婠暗中救出二人。婠闻双龙身系《长生诀》而假意接近二人。

  第五集

  婠在与陵相处的日子中,对忠诚善良的他产生了好感。双龙因身系《长生诀》的秘密而遭到魔门中人追捕,婠亦因此而对二人纠缠不休。每次婠加害双龙时,二人都得到正道中人慈航静斋的师妃暄相救。陵对暄一见倾心,对她留有好印象。双龙见暄武功了得,提出结伴上路来保护《长生诀》,但暄婉拒,只答允教授他们“鸟渡术”轻功来旁身。婠派妖女追捕双龙,幸宁兄李世民带同黑甲精骑营救。民与宁四出为李阀招揽人才以争霸天下,民邀双龙投靠门下,双龙婉拒,称目前只想为婥报仇。化一直收起婥遗下的宝剑,对她仍念念不忘。双龙向化下战书,化乐意奉陪。

  第六集

  双龙报仇失败,被化率领的大军追杀,二人想起民曾说过到达白水河的休战区便能脱险。双龙最后得到民的相助,终脱离险境。化告知广李阀存心包庇双龙来阻碍他夺《长生诀》,广以征收重税来惩戒李阀。李家四兄妹中,民与宁最为投契,民看穿仲对宁的心意,惜宁只视他为帮助李阀争霸的人才。双龙为答谢民两次相救,答应投效于李阀门下。双龙随宁及致返李家,致在途中提出拜会多情山庄的多情公子侯希白。白喜与人切磋武艺,广集武功。白要与双龙比武,提出若他们败北便要借出《长生诀》予他研集,最终双龙不敌白,无奈将《长生诀》交出。

  第七集

  宁见双龙的轻功特飞猛进,便好奇探问仲的原因。仲指出轻功是陵的梦中情人暄所教授,仲随后更藉机会说出喜欢宁,宁错愕。民派投效李阀多年的拂送信予宁,希望她与瓦岗军二龙头李密商讨结盟一事,以抵抗外敌杜伏威。宁与致起程找密,仲担心宁的安危,遂与拂暗中陪伴上路。宁与密谈判失败,密以她作人质来要胁民。瓦岗军的猛将李靖不满密的所为,挺身维护宁与致,更与众军大打出手。宁最终被仲救出,致则成为密的俘虏。靖已为叛军,不能再返瓦岗寨,拂邀他投效李阀。双龙闯瓦岗寨救致,二人不敌武功高强的密,救出致后便被密所俘虏。   第八集

  化散播流言,指双龙怀有《长生诀》。密为一统天下,而逼令双龙交出《长生诀》。密在威逼及折磨双龙的过程中,常常被捉弄致哭笑不得,却因此而对他们产生了爱惜之心,更威逼他们认自己作父亲。双龙为保性命,只好假意依从。密得知《长生诀》在白处,遂率兵与双龙到达多情山庄。白提出与密比武,若他胜出双龙便得交出《长生诀》;一轮混战后,白胜出。宁再邀密与李阀结盟,密最终被她的诚意感动而答允。白守诺言归还《长生诀》予双龙,时《长生诀》内突然映出幻象,白追问幻象的由来,双龙为守《长生诀》的秘密而拒绝屈从。

  第九集

  双龙与宁等起程往李家;路上,仲对宁呵护备至,宁感动。广削减李阀的粮饷,引发不少士兵逃离军营,宁感烦扰。双龙受到绍的教唆,以为只要将逃兵捉回便可助宁解决事情,结果弄巧反拙,引起众兵抱怨民。李阀得绍的相助得以缴纳税款,化得悉后向广诬蔑李阀勾结李密来密谋造反,并指他们私购兵器,广命化找出证据。兵器商东溟派分别送柬予民及化,邀请他们到船上洽谈交易,民恐购买兵器的账薄落在化手上,计划与宁往盗取。双龙因盗账薄而认识巨鲲帮的沉落雁;雁为了摆脱独孤策对帮会的控制,而教授双龙偷窃功夫好让他们能盗取账薄。双龙触动了账房的机关,身陷险境,时婠出现营救。

  第十集

  婥妹傅君瑜为要为亡姐报仇而接管东溟派,好与化洽谈交易。双龙终取得账薄,但却不慎触动机关,婠再出现营救。瑜炸毁船只并图将化杀掉,惜失败。双龙将策的账薄文给雁,雁感激。瑜对化穷追猛打,化却多番对她手下留情,没有将她杀掉。渊闻广有意削藩来铲除自己,宁忧心。绍充当说客令广收回削藩之意,且更赠家财作国库。绍的目的是希望民能赐婚给他,准许他与宁成亲,广见有利可图而答允。宁得知赐婚消息,大表错愕;宁明白绍一直喜欢自己,奈何心底所爱却是仲。最终宁为了家族利益而答应婚约。仲将李阀的账薄满心欢喜的交予宁,以为可以打动她,却惊悉宁的婚讯,大受打击。

  第十一集

  仲离开李阀,与陵再踏上报仇之路,致亦跟随起程返家。致尝试开解仲,不果。陵要将化私购兵器的账薄呈交广来告发他意图谋反,致想出找缺的世交朝庭尚书王世充来协助,三人随即起程到洛阳。仲与致是斗气冤家,二人在路上闹出不少笑话,情愫渐生。双龙拜会充,充不愿冒险合作,更企图杀死他们。双龙最终得充的外甥女董淑妮的帮助而得以见广。 化见充与双龙在一起,认定他与自己为敌对。双龙交出化意图谋反的证据,广盛怒。时化率兵围剿皇宫与广抗衡,双龙为保护广而与化起冲突,最终广被掳走,陵则受重伤。

  第十二集

  婠救走伤重的陵,悉心为他疗伤。化挟持广南下,退守江都,而充则占据洛阳,与化形成南北两大势力。另一方面,渊见广失势,加上得民的鼓励,亦自立为皇。陵在与绾相交的过程中,感受到婠善良的一面,终与她化敌为友。婠要求双龙说出邪王墓所在,称取《长生诀》是为了寻找教主阴后祝玉妍的情人邪王石之轩。双龙坦言不知邪王墓所在,只说出在幻象中曾见过该处。陵一直心系暄,因而面对婠的付出不为所动。婠妒恨暄而将陵重创,陵以为将死,要求暄揭去面纱以见真貌,此举却令暄违反了师傅的教诲。暄说出博学宗师鲁妙子能医治陵,仲带着陵,经过重重考验终见到子。

  第十三集

  子在避世山庄隐居多年,直至双龙出现,子的行踪才被妍发现。子透过仲启动《长生诀》来而治愈陵,陵感激。妍猜到轩和邪帝舍利的失踪与子有关,遂威逼子交出轩。当年轩魔性失控后,他不想终日以杀人度日,子遂制造机关巧妙的墓穴,将轩及邪帝舍利封在墓内;子承诺保守此秘密,故未有向妍透露。暄虽喜欢陵,但碍于圣女身分而不能接受他。陵没有怪责婠打伤他,婠歉疚之余对陵的爱更深厚。子赠武功秘笈予双龙,好让他们能对抗妍;二人开始钻研秘笈。子的女儿商秀珣是飞马牧场的主人,珣因痛恨子对亡母不忠而与他断绝来往。珣在驯服一马匹时,马匹突然发狂;时道出现。

  第十四集

  原来道为购买马匹而到达牧场,珣感激他相救。双龙得知子与珣的关系后,计划助珣解开心结,重拾她与子的父女情。子得知珣堕马受伤后大为紧张,拜托道送药为珣医治。致意外受伤,仲悉心照料,致暗喜。珣生辰,双龙等为她庆祝,子将多年来收藏的礼物送给珣,珣感动,与子冰释前嫌。子见双龙悟性高,再赠二人机关及发明大全。妍再到山庄,双龙等合力对抗,时影子刺客出现将子带走。影逼令子说出轩的所在,子拒绝屈从,最终惨被影子吸去内力而死。另一方面,双龙为追捕影而遇上白,三人四处寻找影的踪迹。

  第十五集

  珣得悉子的死讯,伤心欲绝。双龙等合力安葬子后,陵跟随暄返慈航静斋解释揭去面纱一事。仲一直没有放弃宁,他以为宁看不起他才答应绍的婚约,遂誓言要闯一番事业,再夺取她的芳心。仲最后决定投效宋阀来成就大业。仲拣选马匹作为拜会缺的礼物,致却误会仲投效门下全为了追求她。仲醉倒,将致错认为宁而抱入怀内;致以为仲向自己示爱,暗喜。宁与绍到飞马牧场洽购战马时,宁被四大魔人捉去,仲得知后冒死相救。宁重遇仲,百般滋味在心头。二人经历了一番生死后,宁对仲的情义更深,奈何她有婚约在身。宁对仲鼓励一番,期望他有日能建功立业。

  第十六集

  仲与宁平安返回牧场,众喜。仲对宁大献殷勤,绍妒忌。致惊悉仲对宁仍未忘情,始知一直误会仲喜欢自己。暄的师傅梵清惠责备暄违抗教命,陵为暄求情,暄却立誓与他划清界线。惠见陵对她找出邪帝舍利有帮助,遂命暄及弟子了空与陵一起将邪帝舍利毁灭,以免它一旦出现而令天下大乱。婠跟踪仲而得知舍利藏于山洞内,妍召集魔门中人群起抢夺。仲 亦得悉陵到了山洞取舍利,遂与致等赶往与他会合。妍与化为争夺舍利而起争斗,仲赶到后随即加入战圈。陵不慎触动洞穴内的机关而引致山洞倒塌,他与暄因此掉进洞穴内的引水道中。仲见山洞塌下,以为陵遭遇不测,伤痛欲绝。

  第十七集

  陵对暄的爱不能自控,暄虽感动但却不能接受,陵失望。仲与陵重逢,大喜。双龙与暄起程再往找寻舍利,在路上遇见雁及她的手下陈老谋被策追杀。双龙找密协助雁,密答应。密的大龙头翟让不满密私下与李阀结盟,因而计划铲除密。密成功摆脱策,雁感激。让恐开罪策而决定交出雁,幸双龙出现营救。密最终在双龙的协助下杀死让,登上大龙头之位,而雁亦为了感激密而答应投效旗下。妍发现取得的舍利是膺品,双龙得悉后才明白是子故意布局来隐瞒真正邪王墓的位置。双龙告别暄,起程再寻找舍利。民与宁部署攻打长安城,绍亦跟随宁去打仗。

  第十八集

  民精心部署,结果不费一兵一卒便取得长安城的进驻权。负责保护长安城的将军李孝常不甘就此投降而选择自杀。化派名攻打瓦岗寨以铲除他们在江都附近的势力;另方面,双龙则协助密来对抗他。双龙借助密的势力,成功剿灭效力化的海沙派,更令名旗下的堂主虚行之及帮会中人投效二人。密以为成功令海沙派加入瓦岗寨,却得悉他们是有心投效双龙而不是自己。双龙得密的鼓励,决定自立门户,建立双龙帮来闯天下。化杀掉广,另立新的傀儡皇帝,并改国号为魏,操控江都政权。化为取得舍利,称霸武林而静待瑜的出现,希望藉着他找出双龙的所在。

  第十九集

  双龙订立帮会规条时,以保护百姓为首要,待隐定民心后才藉机会招揽民兵来扩展势力。瑜会合双龙不久后被化掳走,化要胁双龙交出邪帝舍利作为救瑜的条件。双龙凭着瑜的暗示,确定舍利藏于长安。双龙遇白,白以协助寻找舍利为借口而跟随上路。婠跟踪双龙,被白发现,二人混战时,白是魔门中人的身分被揭发。婠找借口跟随双龙到长安,而白的身分最终亦败露,白惟有向双龙告辞。妍散播舍利藏于长安的谣言,谣言不久即传遍武林。双龙终探得舍利藏于杨公宝库内,二人到达宝库后发现内有大量金饰和兵器;双龙开始找寻舍利,时民的军队突然出现。

  第二十集

  民发现大量宝物及兵器,遂将它们全部运走以扩展军队势力。双龙在宝库水潭底发现真正的邪王墓,他们以《长生诀》打开邪王墓释放邪帝舍利的精元,不料却同时使冰封的轩复活;轩将邪帝舍利带走,但舍利的七成功力已被双龙吸去。影是轩的徒弟杨虚彦,多年来一直寻找轩,如今师徒重逢,大喜。双龙走火入魔,仲变得狂燥,更自残身躯。致用身体阻挡他免受伤害,宁把一切看在眼内。暄甘愿受责来要求惠救治双龙,最终惠责罚她静心思过。妍仍对轩一往情深,奈何轩仍痛恨她间接害死了圣女妻碧秀心。渊在长安称帝,赞民多番建立战功,引起大子建成及三子元吉妒忌。

  第二十一集

  化将对婥的爱转到瑜身上,最终因不忍杀掉她而放她走。双龙得瑜的鼓励,决以《长生诀》成就大业。仲立志要争霸天下,陵却不认同,二人遂分道扬镳追寻理想。暄猜惠不许自己涉足感情事是与心及轩有关,遂与陵四处查探。仲到飞马牧场洽购战马时遇宁,仲称要攻陷良都作为聘礼来向渊提亲,宁感动但把感情抑压着,因她不想伤害一直喜欢仲的致。绍恐怕宁对仲动情而催婚,民为她挡驾之余更鼓励她为所爱而勇往直前,宁犹豫。陵与暄到达当年心及轩隐居的寺庙,查出轩因魔性大发而杀掉心,更查得他们曾诞下一女。二人最后凭各种迹象猜测婠便是他们的女儿。

  第二十二集

  彦欲轩练成“不死印法”以重振花间派的声威,但轩因挂念女儿而心生善念,以致无能为力。婠伏击轩,时陵冲口说出她的身世。轩为查明虚实而找妍,妍说出真相,轩与婠父女终于相认。妍后悔当年迷惑轩令他错手杀死心,轩虽痛恨妍,但最终为了婠亦原谅了她。仲明白宁为逃避绍才到牧场,仲鼓励她向绍解除婚约;宁心有决定。宁向绍提出分手,绍却处处逃避。致协助仲制作宁梦想的爱巢模型,宁却误会二人在谈情。绍的家仆阿朗未经绍同意便私自下毒于酒内,仲无意中喝下,以为绍有心加害自己而挥剑向他。时宁挺身维护绍,仲睹状心痛欲绝。

  第二十三集

  宁为绍的行为感到羞愧,决定与他解除婚约,怎料却突然接到他的退婚书。原来绍是不欲宁主动提出退婚,令皇族丢脸。致当说客力劝宁与仲言和,宁装作反脸无情,令致知难而退。宁此举是为了让致明白自己已对仲心死,希望成全他们两人。宁从致身上看到绍对自己的心意,最终决定下嫁绍。仲要证明宁的选择是错的,决心要攻陷良都作为她大婚的贺礼。之担心仲急于求成,未有足够的准备便打仗,遂送信请陵回巢协助。陵与暄引导轩归向善道,不果。轩见暄的箫声令他忆起与心的回忆,遂提出借箫一用。仲在宁的婚宴上送上良都作为聘礼,宁错愕。

  第二十四集

  仲受邪帝舍利魔力的影响,争霸的野心炽烈,陵担心。宁不欲与仲有所拖欠,决将良都的统治权交回给当地人民。致为了仲甘愿抛下千金小姐的身分去侍奉他,仲明心她的心意。仲对致有好感但却不欲在此时向她表达,遂打算送她回家,怎料致却拒绝,仲无奈。民、充及化鼎足三立,各据一方,仲为拓展双龙帮势力而决定投靠充门下。轩率领魔门六道重出江湖,陵为免他祸害武林而计划铲除他。暄对此却不认同,反希望以真诚引导他改邪归正。正当暄劝服轩交出邪帝舍利之际,彦出现阻止。暄的圣物在对抗彦时被打破,她是轩女儿的身分随即被揭露。

  第二十五集

  暄得悉是邪帝的女儿而大受打击。惠欲废除暄的武功,以免她潜在的魔性会祸害武林,幸空及时制止,最后惠让她用意志及正道去克制魔性发作。仲得妮充当说客劝服充让他投靠门下;充子王玄应看穿仲是借他们的势力来扩展双龙帮,充内心有决定。暄拒绝与轩相认,轩伤心。密挥兵攻打洛阳邻近的洛口,充为考验仲的忠诚而派他率兵对抗。仲不欲伤害密,对他处处留手。雁表面与仲和谈,实际是拖援兵之计来请李阀增援。民派绍当主帅领兵增援,宁见他首次出兵而随军相助。仲首次与宁正面交锋,内心交战。

  第二十六集

  绍不敌仲高强的武功而被打伤,只好暂时退兵。宁明白不是仲的对手,遂施调虎离山之计与绍里应外合来攻打充。仲劝服密退兵,说出自己表面是替充效力,实际是利用他在军队中建立威信,以扩展双龙帮。充赞赏仲护城有功,对他大表信任。宁见密的阵地被化攻占,遂邀他投靠李阀来重建威信,密答应。瑜刺杀化失败被掳去,化试图以禁锢的方式来令她 接受自己。暄魔性大发打伤陵,陵却为她隐瞒,以免她被惠责备。轩因牵挂暄而无法炼成魔功,彦找妍商讨对策,妍施计令轩杀害暄,幸惠出现营救。婠施妖术令暄以为魔性大发而打伤陵,暄歉疚。

  第二十七集

  暄接受不了是邪帝女儿的身分,没有道别便离开慈航静斋。婠称有暄的下落,陵跟随寻找她。化为瑜做尽一切,瑜却不领好意。仲在洛口之战大胜,充赏赐仲黄金千两。充虽觉得仲是人才,但始终怕他倒戈相向,因而加紧防范他。仲为收买军心,而特意将黄金赠给军队各人。仲为取得充的信任,不惜假意取悦妮。之为良都城的人民改善生活,赢尽民心。仲将良都城的民兵与双龙帮合并,组成庞大军队,名为“少帅军”,为争天下而铺路。自轩误伤暄后,暄魔性大发,轩从此决心炼成不死印法。暄失理性袭击陵,陵因无力帮助入了魔的她而自暴自弃。

  第二十八集

  暄冰封自己来抑压魔性,陵以为她死了,伤心。婠为了唤醒垂死的暄而故意袭击陵,亦因此而被暄打伤。妮误会仲将良都城赠给自己是为了示爱,致不认同。之明白仲在意致的感受才隐瞒赠良都城给妮的事,仲却谎称不想再涉及儿女私情。充得悉仲有谋反之心,特意将妮许配给他,目的是逼仲效忠自己。致闻仲的婚讯,伤心之际却得悉仲是假意取悦妮来蚕食充的势力,暗喜。仲不想伤害妮,决定起义,与充对抗。陵为婠疗伤,婠再向陵表白,二人情不自禁拥吻起来。仲被军队包围,妮挺身掩护仲离开。化弟宇文智及得悉洛阳局势有变,着化乘虚而入攻打充。

  第二十九集

  致面对大军追杀仍不离不弃的守候在仲身边,仲感激。应以仲的将领要胁他投降,时智出现为他解围。化为取得充驻军的许城,而以瑜要胁仲结盟同反攻充,仲无奈答应。仲重整少帅军的势力,静待时机铲除化。暄终接受她是邪帝女儿的事实,并希望他朝能以善念感化轩。暄以念力暂时克制着魔性,惠求助师叔一心大师静化她体内的魔性。陵说出与婠曾发生关系,暄木然并装作冷静。仲为了名利而伤害妮的感情,致鄙视他的所为,决定离开。仲其实是为了致才取消与妮的婚事,只是她一直蒙在鼓里。仲攻陷洛阳后,最终因有愧于妮而让充带她离开。

  第三十集

  化舍不得瑜,最终未能遵守承诺释放她;仲误会化杀了瑜,愤怒。仲为争霸天下而与化结盟。暄终放下感情的包袱接受陵,陵喜。心成功助暄静化体内的魔性,另一方面,轩炼成不死印法,计划统领魔门在武林展开杀戮。轩的不死印法令力量至善的和氏璧发出正气光芒。相传和氏璧能克制邪帝力量的霸气,得之便可统一天下,轩及陵遂设法把它得到手。心成功取得和氏璧,惠及暄等静待与他会合。陵找仲合作,希望在取得和氏璧之前对抗轩。仲见陵与暄出双入对,不期然又再想起致。仲被魔性蚕食,争霸之心渐大,陵力劝他放弃但不果。

  第三十一集

  仲宁愿争天下亦不愿协助陵对抗轩,陵无奈。充带妮到长安找渊,希望借助他的势力东山再起。民协助渊处理朝廷事务,渊放心四处游乐。妮主动献媚,渊春心荡漾。心取得和氏璧后便告失踪,惠猜他已知道了和氏壁的预言启示,现正独自修行。致离开仲后到了与仲相识的扬州怀愐昔日时光。致失掉钱包,被迫流落街头。民潜入化的势力范围收探密报,在 那里重遇致,致喜终可以摆脱流落街头的日子。仲放下尊严去找致,却看见民对她大献殷勤,表妒忌。致以民来刺激仲,仲感不是味儿却没有表露出来。民心仪致已久,奈何致所爱的是仲。民揭穿仲喜欢致,仲不肯承认。

  第三十二集

  化预料仲会倒戈相向对付自己,遂与智商讨对策。化与瑜以下棋来定胜负,若她胜出化便要释放她;瑜与化相处日多,对他渐生好感。轩掳去慈航静斋的所有人,企图向他们下毒手,幸婠及时施计,他们终能安全离开。妮故意亲近渊,以一雪当日被仲抛弃的耻辱。她相信仲当初是为了宁才悔婚,因而更加憎恨宁。渊本已垂涎妮的美貌,现在她又主动献媚,遂决定立她为妃。仲以酒壮胆向致求婚,致觉仲态度不认真,误会他喝醉了才戏言示爱,一怒下离开他起程返家。致与缺等团聚,道追问她与仲的感情发展。致吐出一直被仲欺负,缺以为致受到伤害,决定找仲晦气。

  第三十三集

  仲到宋阀找致,缺出手阻止。缺要与仲比试,要他胜出才让他见致。仲不敌缺的天刀八式,大败刀下;仲要求择日再次比武。仲被缺所伤,致担心不已。致着道去探问仲的伤势,且着他传授仲对付天刀八式的要诀。缺其实是为了试探仲对致的感情才提出比试,结果仲不负他所望,缺遂安心让仲与致交往。宁指妮针对自己,对她加以提防。化不想瑜胜出棋局,目的是想将她留在身边,瑜不认同他的做法。陵与暄被影袭击,时白出现相救。白欲帮助他们找寻和氏璧的下落,惠却认为他不怀好意。婠一直暗中保护陵,陵感激。婠提醒陵要提防白,陵不解。

  第三十四集

  惠终找到心,但心已圆寂坐化成佛。惠以念力与心沟通,终找得和氏璧;惠看见和氏璧影出的预言结局,惊恐不已。瑜对化已动情,遂以龟息大法来逃避感情。仲与致几经波折终走在一起;缺喜有仲这位未来女婿。仲提出借兵攻打李阀,希望与化及李阀争天下,缺支持。仲其实是想藉出兵讨伐化来为婥报仇。化向李阀宣战,绍出兵对抗。化预料会败于绍手下,遂要求仲挥兵增援。密大责仲对抗绍是反面无情,怎料仲却要他按兵不动。密不解,怀疑另有内情。化派人放冷箭杀害绍,然后将罪名嫁祸给仲,希望藉李阀的手来铲除仲。

  第三十五集

  绍死,宁伤心不已,民决要为绍报仇。惠害怕和氏璧的预言会成真,但她以念力与心沟通过后,终获启示知道如何面对。惠要与轩决一生死;她将掌门之位传给暄后,便独力去对抗轩。彦对轩说出婠阻挠他找寻和氏璧,更指她背叛师门与陵合作;妍忙加维护。轩迫惠交出和氏璧,惠拒绝,最终命丧他手下。仲欲彻兵,避免与民正面冲突。仲遭围剿;其时他的魔性大发,向民的军队展开连场撕杀。陵不怕和氏璧的预言,反决心找出它来克制轩并压制仲的魔性。宁感绍的死另有内情,遂起程找仲查问究竟。

  第三十六集

  民担心宁安危,率军去营救她。宁相信绍的死与仲无关,为免仲与民起冲突,竟不惜冒险帮助仲彻军离开。致误会宁对仲尚未忘情,与仲的感情备受考验。陵取得和氏璧;它影出民与仲将会起冲突的预言。仲对新寡的宁多番安慰,致因而误会他们爱火重燃。民遇仲,二人再起冲突,幸陵及时制止。仲向致解释与宁的关系,致却坚信他未能忘记宁。陵以和氏 璧洗涤仲体内的魔性,不果,更反令他产生幻觉,陵差点儿死在仲手上。暄筹备武林大会,企图以正派力量与魔门抗衡,更欲藉机会助轩除去魔性。成对太子之位一直虎视眈眈;成提出与轩合作,若他当上太子便给轩好处;轩为了利用他来称帝而答应。

  第三十七集

  轩与妍计划在武林大会当日毁灭和氏璧,婠得知后欲通知陵,时妍出现阻止。婠与妍抗衡,更为了见陵而甘愿被逐出师门,妍无奈让她离开。致不快,民想尽法子哄她。轩下令杀掉所有隋朝后人,彦不满,因他是隋室遗孤。轩曾答应助彦复辟,轩如今的行为令他愤恨。妮煽风点火唆使渊立成为太子,民失望。致对仲已死心,失落之际答应下嫁民。轩因抢夺和氏璧而被困铜殿内,陵与暄合力助他洗涤魔性时彦突然出现。彦为复辟而决心夺取和氏璧,幸婠及时制止。彦是白的身分被婠揭穿,轩愕然。轩体内的善念再次涌现,内心交战。

  第三十八集

  轩得和氏璧的帮助,魔念尽洗。轩忆起妻女,不禁因自己所作的孽而愧疚。轩在寺庙修行,希望摆脱心里枷锁后才与暄重聚;暄表支持。龟息中的瑜被化的深情感动,苏醒在即时,却遇化与仲在决斗。化伤重垂危,最后在瑜的怀内死去。致为成全仲与宁才答应下嫁民,更鼓励宁为所爱而重新接受仲。民明白致心系仲,愿搁置婚期让她再作考虑。妍劝轩回心转意,不果,不惜与轩同归于尽。最终轩被彦藉机带走,而妍则赔上性命,含恨逝去。婠接管妍掌门之位,重整阴癸派,将其收归正途。暄求婠找出轩,婠答应。

  第三十九集

  彦汲取了轩的邪帝内功,成为不死邪帝。轩虽武功尽失,但心境却异常平静,最后更剃度出家,从此退隐江湖。彦为取天下而强迫成与他合作,交换条件是助成铲除民。密得知成与魔门勾结,企图向渊告发他,但成却先下手为强,故意制造事端杀他灭口。民受此事牵连,被渊逐出长安;宁跟随民同被放逐。仲闻密死讯,伤痛欲绝。仲欲找成报仇,被陵阻止。仲受魔性影响而失去理智,陵与暄合力运用和氏璧化解他体内的戾气。他们运功之时,和氏璧影出双龙死在玄武门的预言。仲的魔性被洗涤,心境显得平和。民与宁被彦伏击,婠与双龙及时阻止。

  第四十集

  双龙击退彦,民感激他们相助,与他们冰释前嫌。婠分派人手追踪彦;民亦决定起义对抗成。宁请仲协助对抗成,仲捥拒,因他曾受缺的恩惠,答应了会与他一起抗衡李阀。民计划攻打双龙的占据地洛阳以壮声势,宁欲劝他放弃,不果。仲为要令民知难而退,向他提出预演对垒作比试,结果双方打成平手。宁请致协助,希望以她的影响力来平息民与仲的纷争。致令缺放低成见,不需仲履行抗冲李阀的诺言。缺见道与珣情投意合,遂撮合二人成亲。宁与致施计说服仲放弃争霸之心,转为协助民与成争夺皇位。宁及致终放开感情的枷锁尽情去爱仲,并期待他的选择。

  第四十一集

  民接到仲的议和书,大喜。民得仲与他结盟,对登上皇位更有信心。成向渊告发民意图谋反,渊存疑。成与吉布局邀请双龙及民到玄武门商谈结盟,希望藉机会一举铲除他们。成与吉得到魔门的支持,对铲除双龙的信心更大。双龙及民与成等在玄武门对峙,时彦出现与双龙混战。彦不敌而死。妮以邀请宁及致相聚为借口,阻止他们协助双龙。民险被成杀害,幸双龙及时阻止;最后成与吉皆被双龙杀掉。渊痛失两位儿子,又得悉民迫他交出皇位,大怒。妮为要向民报复他对她的感情伤害,而教唆渊要民将双龙杀去。

  第四十二集(大结局)

  渊对成、吉之死非常难过,本想将民治罪,但最终反愿意交出皇位,免却一场战争。渊唯一的条件是要民对玄武门事件作一交代,除掉双龙。民一直想取得皇位,但又不想伤害曾经协助自己的战友,深感矛盾。民邀双龙在玄武门茶叙,二人答应赴约,不再惧怕死亡,反而更勇敢面对和氏璧的预言。双龙分别在赴会前找心爱的人话别,各人依依不舍。民为要向渊交代,最终在玄武门之地将双龙杀掉,同年登上帝位,带领唐代进入太平盛世。

 
关于我们 | 广告指南 | 联系我们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