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剧 | 电影 | 常用软件 | 杀毒技术 | 装机必备 | 设计之家 | 小说阅读 | 网页素材 | 实用查询 | 学院 | 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主演演员

周池勋饰李信


尹恩惠饰申彩景


金正勋饰李律


宋智孝饰闽孝琳

我是魔法小公主
片名:《宫》又名《我的野蛮王妃》
电视台:韩国MBC
首 播:2006年1月11日(已播毕)
编 剧:任银娥
导 演:黄仁雷
主要演员:
 尹恩惠--饰申彩景
 周池勋--饰李 信
 宋智孝--饰闽孝琳
 金正勋--饰李 律

点这里下载电视剧 -> 下载地址 [本地下载]
 


 





剧情介绍

  第一集

  仁和14年, 身患重病的老皇帝每况愈下病情越来越严重,皇太后下令让还是高中生的皇太子李信尽快完婚。闻听此讯,信便向与自己暗地里交往的女朋友闽孝琳求婚,但孝琳却把信的求婚当作玩笑拒绝了。


  平凡的高中女学生申彩景的家人因替别人担当保人,被连累欠下了巨额债款,此时家里陷入困境。正当全家人愁眉不展时,突然接到从皇室发来的婚约信函。这一突发其来的拟转让除了彩景的全家人又惊又喜,原以为老爷爷吹牛与皇室有婚约的事情是真的。

  皇太子信心里早有准备,作为神威皇太子就不会再有自主选择人生的权利,所以不管结婚对象是谁,都必须坦然接受。

  彩景极力反对这门婚事,此时一帮逼债的恶人又找上门来,在家中四处贴上了封条……

  第二集

  彩景因为家境困难,被迫履行了与皇太子的婚约。

  本是普通学生的彩景对宫廷生活一无所知,刚到皇宫里,与王室成员的沟通却成了彩景面临的最大难题。将来会成为自己丈夫的皇太子李信对自己的态度也十分冷漠。面对如此冷遇,彩景再感叹后悔为时已晚。

  当彩景被封为皇太子妃的新闻被媒体报道后,每天都有成群记者堵在门口要求对彩景进行采访。

  律是14年前因交通事故而去世的孝律皇太子的儿子,受迫于妈妈的命令而回到宫中企图夺回原本属于自己的王位。律转入信和彩景上学的艺术高等学校。信将律当作好朋友来招待,但是宫中的皇后却对律的归来忧心忡忡……

  第三集

  彩景终于无奈接受要成为皇太子妃的事实。从她入宫的那一天起就,她就要开始接受严格的各种皇室教育。从礼仪到婚礼进行顺序等所有一切都要牢牢记在头中。但比起这些冷酷无情的训练来说,自己要嫁给的那个人——信竟然对自己完全漠视毫不关心,这让彩景感到有些心寒。

  婚礼大典终于来临了,在皇室各官员和韩国民众的关注下,彩景和信举行了庄重的皇室婚礼。   与此同时,曾经拒绝了信求婚的孝琳也站到了在泰国举行的芭蕾舞比赛的舞台上……

  第四集

  信和彩景在众人的关注下成为了夫妻。而在婚礼结束后信就和皇室发生了冲突,因为之前作为自己和彩景结婚的条件,信提出了扩大自己的寝宫,减少贴身侍卫的人数等一系列的条件,婚礼一结束,信就迫不及待的让皇室兑现这些承诺。

  彩景对信的种种言行毫无兴趣,相反突如其来的皇太子妃的身份和权威却让彩景感觉非常好。虽然是贵为皇太子和皇太子妃,但毕竟学生还是要去上学,婚后不久两个人一起重归校园。一夜间从灰姑娘变成公主的彩景遭到同学们的冷遇,唯一跟她说话的只有转学生律,他是那么亲切……

  第五集

  清早,彩景按照宫廷礼仪必须遵守的规定向长辈们逐一请安,碰巧遇到律,此时彩景才知道刚刚转到自己班级来的转学生律原来也是皇室成员之一。严格的皇室教育让彩景感到苦不堪言,但是上至老皇帝下至宫中的普通官员都对她的关怀备至,让本来感到十分孤独寂寞的彩景感到一丝温暖,并感受到皇室所特有文化底蕴的魅力。


  刚回到韩国的律在与彩景和朋友们的接触中渐渐加深了彼此间的了解。皇太子信的生日即将到来,彩景心里非常期待这天的来临。生日派对上,信的朋友十分不把彩景放在眼里,态度也相当冷傲。足智多谋的孝琳此刻正谋划着如何让彩景当众出丑吃点苦头……   第六集

  彩景在律的帮助下,给皇太后心目中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彩景以皇太子妃的身份出席了各种活动,凭借自己开朗的性格平易近人的姿态,在民众中也享有极高的人气。彩景渐入佳境,全身心的陶醉于身处的环境中,但信看到喜形于色的彩景,很不友好的劝告她要自重一些,但这番话,彩景完全不理会。

  一天皇宫里召开了一场意义颇为重要的大型宴会,意在将皇太子夫妇正式介绍给其他立宪君主制国家的元首……

  第七集

  当孝琳目睹彩景越来越融入太子妃这个角色时心情非常沉重,危机感时时侵袭着她的内心,昔日里与信两个人甜蜜无忧的往事历历在目,这一切都像尖刀一样扎在孝琳心里,孝琳下定决心一定要从彩景手中夺回曾经本属于自己的信。   自从嫁入宫中之后,彩景还未回家看望过父母,身边的奢华生活并没有抵消彩景对家人的思念。这一天,彩景终于得到皇帝的允许,和皇太子信一起回娘家。回到家中彩景兴高采烈,而突然置身于和皇宫截然不同的环境下使得信显得无所适从,然而对彩景家人来说有皇太子这样身份的女婿才更令他们不知该如何相处才好。

  当天夜里,平时水火不容的彩景和信无奈下挤在彩景狭窄的房间中过夜……

  第八集

  信从彩景家中返回皇宫,面对如此严厉的皇后情不自禁想起了彩景和睦融融一家人的平凡生活,这令信内心深处感到隐隐作痛。

  彩景安慰信让他振作起来。在孝琳的极力推荐下彩景和律一起参加了骑马俱乐部,信的朋友们并不知道孝琳的真实意图,对孝琳此举也感到十分纳闷。

  信代替身体欠佳的老皇帝出访泰国……

  第九集

  在信出访泰国期间,彩景在宫中的处境越来越艰难,不仅因弄坏了车子受到责备,而且在学校还要面对同学们流言蜚语,彩景央求律希望他能将自己带到宫外。而此时孝琳追随信也来到了泰国,宫中因彩景的突然失踪闹得天翻地覆。

  第十集

  信将孝琳送到机场后及时赶到了招待会现场,十分顺利地完成了此次出访泰国的行程。

  彩景因没有通报获得允许私自跑出宫外,遭到了关禁闭的处罚。原本对王位没有任何野心的律在看到彩景才宫中受到的待遇后暗下决心一定要争取成为皇帝。

  彩景在律的帮助下接待外宾的使命做得非常出色。信从泰国回到宫中,此时彩景正在宫中等待着信的归来……

  第十一集

  彩景对贴身侍者的劝阻置之不理,仍然坚持独自去练习骑马。在马场彩景偶遇一个陌生的女人,后得知她原来是信的姐姐惠明公主。

  当信见到久违的姐姐后非常高兴。面对姐姐如此和颜悦色的信彩景看在眼里,相比与自己相处时的表现,信简直判若两人。

  狗仔队拍到信和孝琳同时现身泰国时的照片,这条新闻被泰国的媒介大肆传播这让皇后非常不高兴。当彩景得知这个事情后觉得自己像个傻瓜一样,自己心焦地等候着信归来可他却同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彩景在学校找到孝琳向她询问事情的来龙去脉,但孝琳却表现得非常蛮横。彩景的情绪非常焦躁,突然晕倒在朋友面前……

  第十二集

  信宣称自己要舍弃皇太子的身份,这让众人感到十分慌张。

  彩景感到虽然跟信近在咫尺,但却不知道信的内心究竟在想些什么,为了拉近与信的距离,讨信的喜欢,彩景非常努力。但彩景发觉越是与信接近,就越能发现更多存在于信周围的孝琳的影子,情急之下彩景和信大吵了一架,哭得十分伤心。

  在信言称放弃皇太子地位之后,宫内流传着将要立律为太子的传闻,而此时律的母亲和律也正式搬入宫中。宫中的权势渐渐分成了支持信和支持律的两派,彼此间明争暗斗,而皇后和律的母亲更是为了相互牵制而整天忙于心计。而掌握着任命太子决定大权的皇太后偏偏要在此时带着彩景到济州岛去参加皇室的一个例行仪式。

  第十三集

  彩景和信陪同太皇太后出游济洲岛,一路上太皇太后因宫中最近频繁发生的突发事件而面色不悦,忧心忡忡。彩景和信为了哄太皇太后开心,二人绞尽脑汁尝试了各种办法。

  律一改往日形象,在学校里人气攀升,大受身边同学的欢迎。对律的突然转变,信也开始有意无意地关注起律。与此同时,皇后因律母子入宫居住一事显得心神不宁。

  律的母亲以彩景身为尊贵的皇太子妃却忽略皇太子妃的本分为由,严厉地斥责了彩景。

  信与孝琳在泰国的照片被公开后,导致之前便一直流传皇太子夫妻不和的传闻愈演愈烈。皇室为了澄清传闻,便故意安排彩景和信同居一室。彩景被告之要更换房间,毫不知情的彩景直到在另外的房间中看到信后恍然大悟……   第十四集

  这一夜,二人经历了不少曲折但总算是相安无事。第二天早上,当律得知彩景与信同居一室的消息后急忙跑来见彩景,当知道二人一夜什么都没有发生后,神色焦急的律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将彩景抱入怀中。信看到二人在自己面前上演的这一幕,言辞中对律表现出明显的敌意。

  皇太子夫妻不和的传闻至今都没有平息,彩景的朋友们坚信孝琳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便跑去一起指责孝琳。彩景偶然间发现了孝琳的秘密。

  有人故意将一张照片放在了彩景能够留意到的地方,当彩景看到相片后似乎遭受到巨大的冲击……当信和律得知彩景不知踪影后,二人焦急地四处寻找……

  第十五集

  信在宫中的明善堂里找到了暗自神伤的彩景,而信和律两人之间积累许久的矛盾也终于在此时爆发……信对律使用暴力一事在皇室中引起了轩然大波,律的母亲借机宣称绝对不会对此事善罢甘休。皇帝派人叫来信,斥责他鲁莽的行为,但信非但不肯认错,还和皇帝争辩起来。

  信和彩景一同在一个公开场合中路面,在众多记者面前两个人装出了一副十分恩爱的样子来。太皇太后为了平息皇室内接二连三的发生的事件,召集全体皇室成员召集在宴会上……

  第十六集

  信和彩景二人出发去蜜月旅行。孝琳在信处遭到冷遇,她所拥有的只有曾经与信在一起美好日子的回忆。

  律的母亲一心要替儿子夺回皇位,在了解到信和孝琳的关系后,决定要好好利用孝琳这个棋子。律的母亲别有用心地对孝琳说了一番话,让本犹豫不决的孝琳坚定了夺回信的决心。因为孝琳的突然出现,彩景和信之间的气氛又变得十分尴尬……

  律劝彩景离开信,彩景面对来自各方的压力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皇后察觉到律妈妈的心机,也开始采取行动,一定要保住儿子信的太子地位。此时,有关信的绯闻被全部曝光,皇帝紧急召见信,对他谈起了皇位继承人应有的品行。

  第十七集

  信一整天不见踪影,彩景因担心信的状况也焦虑了一整天。晚上彩景见到信后对信大发雷霆,责怪信不该将所有的压力都推给自己一个人来扛。信面对如此激动的彩景一句话都没有说,将彩景拥入怀中。信深情地拥着彩景并对她说,即使有一天自己失去了皇太子身份,也请她留在自己身边不要离开。

  律向皇太后请求允许皇太子夫妻二人参加自己的生日派对。

  第十八集

  民众和其他皇室成员质疑信不适合接任皇位的呼声越来越高,甚至连皇帝也开始动摇信是否真的适合做皇太子,或许律才是更适合的人选。

  孝琳和信商量着毕业之后的发展方向,当彩景得知信和孝琳相约一同出国之后不禁伤心不已。律此时向彩景表白了自己的心意。信看到彩景和律二人交谈时亲密无间的样子,妒火中烧气愤至极……

  第十九集

  彩景因在律的生日宴会上发生的事情而感到苦恼,虽然信自感内疚想办法向她道歉,但彩景却无论如何都不肯接受。在信和彩景之间鸿沟越来越加深……

  彩景听到自己的妈妈在宫外依仗自己的关系获取了各种利益,接踵而来的负面新闻让彩景在宫中的生活越发的窘迫。信察觉到彩景的心绪后,特许她回娘家住一晚上。没过多久,皇太后得知了这件事情,便以不守宫中的规矩,擅自行动为由狠狠地训斥了彩景一顿,委曲伤心的彩景当天就又跑出了宫……

  第二十集

  种种预料不到的事件接连发生,彩景在宫中的处境也变得极其糟糕。固执的彩景说什么也不肯开口向别人求助,还是一副要以一人之力抗住所有困难的架势。原本好心要帮助彩景的信,终于被她的固执所惹怒。信下令修建明善堂,不料,他的此举不但让他和彩景的关系更加恶化,还得罪了包括皇帝、皇后和律在内的绝大部分人。   皇后不忍看到信被孤立起来的处境,特意召见他,与他促膝长谈。

  看到忠与自己梦想的孝琳,信重新定位了对皇太子身份和彩景的位置,决定召开新闻发布会……

  第二十一集

  皇太子夫妻二人召开了记者招待会,彩景任性不顾大局的言论虽让信艰难地圆着场,但彩景轻率的行径还是惹怒了包括皇帝在内的所有皇室成员,信对彩景的处境既愤恨又同情。

  记者会上发生的事情,有关皇太子妃与律之间的暧昧传言又开始肆虐。律的母亲对此感到十分不安,打算把彩景当做替罪羊,以保全自己的儿子律。

  彩景在皇帝面前承认了自己的错误,请求皇帝原谅自己的鲁莽,原本应该站在彩景一边帮她说话的信,此时却对陷入困境的彩景熟视无睹。信皇太子的地位因这次事件也开始动摇。皇帝对律的信任与日俱增, 一日,在皇室成员的聚会上,律向皇室长辈们提议不要再孤立彩景……

  第二十二集

  即使是违反法律道义的事情,只要忠实于自己的内心也会义无反顾——这是律的做人准则。而对信来说所谓道义就是守护皇室,面对所谓的宿命他却嗤之以鼻,虽然这两个人处世方式,人生经历都完全不一样,但对现在的他们来说,守护一个人却是他们共同的意愿。

  彩景不愿意看到任何人因为自己受到伤害,但现实却总与她的初衷背道而驰……

  第二十三集

  信成了纵火案的最大嫌疑人而几乎被逼到绝境,虽然他再三强调自己是清白的,但所有的证据都对他十分不利。此时,只有彩景深信不疑信是清白的,对信来说,彩景的信任就是莫大的力量。在彩景的安抚下,信逐渐恢复了冷静,沉着地对应各种状况……

  律察觉到所谓的纵火案原来是自己妈妈的阴谋。虽然律一再劝阻,但律的妈妈早已被膨胀的野心失去了自控力。

  皇室接连发生的事情影响越来越大,也越来越糟糕,最后甚至涉及到皇室的存亡。彩景一直想让信看一看自己曾经是如何像普通人一样生活的,他们两个人从宫中跑出来,此时他们的身份不是皇太子夫妻,而是一对普通的情侣,他们尽情享受着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二人世界……

  第二十四(大结局)

  随着调查的深入,纵火事件的始末也逐渐浮出水面。但还是没有掌握到对信有利的证据。在替信洗清嫌疑的这个阶段,两个人之间的信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牢固。

  彩景为了成为与信相般配的太子妃,特意去学习。皇帝表示不管纵火事件的真相如何,只有得到国民尊敬的人才有资格坐上皇位。律的母亲面带微笑,好象已经看到了那只属于自己的最后胜利……

  不知何时,彩景以崭新成熟的皇太子妃形象露面,皇后第一次与她以婆媳的立场进行沟通。此时,彩景下决心要振奋起来,为了整个皇室,为了这个也属于自己的家族命运而努力……

 

 
关于我们 | 广告指南 | 联系我们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