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剧 | 电影 | 常用软件 | 杀毒技术 | 装机必备 | 设计之家 | 小说阅读 | 网页素材 | 实用查询 | 学院 | 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演员阵容

迈克尔


林肯


典狱长波普


秘密探员柯尔曼


克勒曼


黑尔


阿布兹

片名:《Prison Break》
译名:《越狱》
地区:美国   类型:剧情类连续剧
片长:从2005年8月29日起播出 出品:福克斯(Fox)
导演:桑福德-布克斯塔弗、博比-罗斯、布莱特-雷纳
主要演员:
文特沃斯-米勒——饰 迈克尔-斯科菲尔德
多米尼克-珀塞尔——饰 林肯-巴罗斯
彼得-斯多马瑞——饰 约翰-阿布兹
阿马里-诺拉斯克——饰 菲尔南多-苏克雷
斯塔西-基齐——饰 亨利-波普
罗宾-托尼——饰 维罗妮卡-多诺万
马歇尔-奥尔曼——饰 里杰-巴罗斯
韦德-威廉姆斯 ——饰 布拉德-贝里克
维恩-卡里斯——饰 萨拉-唐克里迪
罗伯特-奈普——饰 “背包”瑟多-巴格韦尔


点这里下载电视剧 -> 下载地址 [本地下载]




剧情介绍


  第一集

  迈克尔-斯科菲尔德在完成了最后一幅刺青第二天,持枪抢劫了一家银行。被捕后他非常合作地承认了罪行,法官因此同意了他的要求,判处迈克尔在芝加哥近郊的福克斯河监狱服刑五年。

  迈克尔被安排在A楼40号牢房,室友菲尔南多-苏克雷自告奋勇向他介绍监狱的各色人物,但是迈克尔只想见到一个人:被判死刑的哥哥林肯-巴罗斯。但是要接近林肯就必须进入监狱工厂工作,而工厂掌握在昔日的黑帮老大、今日的监狱风云人物约翰-阿布兹的手中。

  迈克尔告诉前来探监的律师维罗妮卡别在他的案子上耗费时间,林肯是被诬陷的,他没有谋杀副总统的弟弟,如果她仍念及昔日与林肯的恋情,就应该尽力查明事件真相。远在华盛顿特区,特别探员黑尔和克勒曼对林肯的死刑感到担忧,因为主教迈克莫罗打算替林肯争取缓期执行。   阿布兹接到手下传来的消息,有人知道了令他入狱的证人的下落,而在监狱的医疗室,萨拉医生发觉迈克尔对注射胰岛素的反应非常奇怪,迈克尔立刻要求犯人“便条”替他去弄伪装成I型糖尿病患者所需的药物。

  迈克尔如愿进入了监狱工厂并见到了哥哥,林肯认为越狱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迈克尔向他展示了隐藏在纹身中的秘密:福克斯河监狱的设计蓝图。

  第二集

  迈克尔向狱友暗示逃狱的计划,维斯特莫兰嘲笑他坐牢三天就想越狱,而且另一个危机正在迫近,福克斯河监狱的种族冲突已经一触即发。

  迈克尔从手臂的纹身上抄下了“施韦策-艾伦11121147”这串文字,他找到了序列号为11121147的螺丝钉,但是旋下的螺钉被“背包”抢走并交给了跟班梅泰格。迈克尔告诉林肯他们将通过医院逃走,这就是他伪装成糖尿病人的原因。

  蒂姆-吉尔斯向维罗妮卡出示了谋杀案现场的录像带,维罗妮卡绝望地看到林肯的确曾向车内的死者举枪,但是林肯解释说当时斯迪曼已经死了,他根本没有扣动扳机。而特别探员黑尔和克勒曼从蒂姆那里得知了维罗妮卡正在重新调查这个案子。

  监狱暴乱中迈克尔趁机接近梅泰格抢回了螺钉,但是梅泰格在混乱中被刺身亡,“背包”把这一切归罪于迈克尔。迈克尔照着纹身上的图案把螺钉磨成了一把螺丝刀,用它拧开了盥洗设备的螺帽。

  凭借药物迈克尔通过了糖尿病的测试,但是他获知自己患有糖尿病时如释重负的表情令萨拉医生疑惑不解。在回牢房的途中,狱警贝里克估计把他留给了阿布兹一伙人。阿布兹为了拷问证人斐波纳契的下落,命人剪掉迈克尔的脚趾。

  第三集

  萨拉-唐克瑞蒂医生为迈克尔包扎了伤口,但为了不影响他的越狱计划,迈克尔请求萨拉不要把这起事件报告为故意伤害。

  林肯和迈克尔借工作的机会讨论挖掘的进度,迈克尔决定测试室友苏克雷能否保守秘密。苏克雷日夜思念着女友玛丽克鲁兹,他看到迈克尔将一部手机藏了起来,但在狱警贝里克的威胁下,他说出了迈克尔的秘密。谁知那部手机只是肥皂刻成的模型,愤怒的苏克雷被换去别的牢房,患有精神疾病的“铁丝”成了迈克尔的新室友。

  由于忙于调查,维罗妮卡多次拒绝未婚夫塞巴斯蒂安的结婚要求,结果两人以分手告终。谋杀案唯一的线索兰迪卡遭到了绑架并被枪杀,维罗妮卡意识到自己面对着可怕的阻力。

  阿布兹改变了策略,他替迈克尔摆平了一心报仇的“背包”。阿布兹追问何时能得到证人的下落,迈克尔回答:“当我们越狱成功,你给我一架飞机,我给你斐波纳契。”

  迈克尔趁夜深人静开始了挖掘,但他惊恐地发现“铁丝”正在看着他。“铁丝”平静地说,由于神经永久性受损,他从不睡觉。

  第四集

  患有精神疾病的“铁丝”持续拒绝服药,他对迈克尔身上的纹身产生了极大兴趣,不但四处尾随迈克尔,甚至撕扯衣服以临摹那些纹身。与此同时,苏克雷发现女友玛丽克鲁兹渐渐被追求者赫克托的谎言蒙蔽,他害怕当16个月刑期届满的时候,玛丽克鲁兹也许已经被夺走了。

  迈克尔从监狱的储藏室和阿布兹那里得到了两种化学药剂,借注射胰岛素的机会将它们倒入了医院的下水道,两种药剂立刻发生了剧烈的化学反应,开始腐蚀水管。回到牢房的迈克尔故意将额头撞破,成功地把“铁丝”赶走,迎回了也迫切想越狱的苏克雷。

  维罗妮卡向专门调查死刑案件的“公正工程”办公室救助,尼克帮助她发现了谋杀案背后牵涉到的利害关系。秘密探员黑尔和克勒曼寻机搜查了维罗妮卡的家,一张她与林肯、迈克尔的合影引起了他们的警觉。意识到迈克尔离奇的犯罪入狱的过程,秘密探员决定将迈克尔立即转移至别的监狱。

  第五集

  典狱管亨利-波普拒绝了迈克尔的迁移令,黑尔和克勒曼用一份机密文件“说服”了他。迈克尔、林肯、苏克雷和阿布兹聚集在工棚里核对越狱的细节,他们并不知道迈克尔的迁移令已经被批准。

  迁移令虽然一时打乱了越狱计划,但在维斯特莫兰的指点下,迈克尔提出了正式申诉,这步棋为他们至少赢得了30天的时间。

  维罗妮卡与尼克请专家芬克研究了谋杀案现场的监控录像带拷贝,芬克发现虽然像带的画面看不出剪辑的痕迹,但其中的枪声明显是后期伪造的。维罗妮卡两人感到非常鼓舞,他们立刻去申请调用录像带母带,但却被告知由于水管爆裂导致证据室一片狼藉,母带已经无法使用。   牢房坐便器后的通道已经挖穿了一部分,黑尔和克勒曼以波普私生子的秘密胁迫他毁掉了迈克尔的申诉书。与此同时,迈克尔在苏克雷和阿布兹的掩护下成功的预演了一次越狱过程,测出了越狱所需的时间和警方反应速度。

  在被带出福克斯河监狱的最后一刻,波普出现留下了迈克尔,他决心向妻子坦白自己的往事。而在芝加哥的维罗妮卡发现录像带拷贝被盗,她把怀疑的目光投向了尼克。

  黑尔和克勒曼向幕后老板报告了失败,那个神秘的女人命令他们把注意力转向林肯:“除了电椅,干掉一个死囚的方式还有很多。”

  第六集

  迈克尔的挖掘工作遇到了的阻碍:一道坚实的水泥墙。虽然他有把握挖开它,但是一日多次的查房令他没有办法赶上预先计划的越狱日程。苏克雷提议挑起一场骚动,随之而来的防范紧闭期会带来充裕的时间,于是迈克尔设法使监狱的空调系统发生了故障。

  维罗妮卡和尼克带着一个好消息来探视林肯,当初声称目击林肯谋杀的报警电话虽然是匿名的,但是尼克却发现它来自遥远的华盛顿,虽然这不足以延期死刑,但至少出现了一个调查的方向。

  闷热的牢房终于引发了犯人的暴动,“背包”领着一群人遇见了林肯和新狱警鲍勃,为了保护一直对他非常亲切的鲍勃,林肯被“背包”打昏在地,鲍勃也被犯人们劫持。   为了加快进度,苏克雷和迈克尔一起进入墙洞挖掘,“背包”把打伤的鲍勃扔进了他们的空牢房,不巧的是鲍勃撞下了坐便器,“背包”由此发现了迈克尔的秘密。

  迈克尔和苏克雷被响声惊动回到了牢房,阿布兹和“背包”建议干掉鲍勃灭口,迈克尔制止了他们。监视器上显示萨拉被一群犯人围堵在医院,迈克尔焦急万分地赶去救她。

  苏醒过来的林肯十分担心弟弟的安危,一个名叫特克的犯人趁机把他引到了一间无人的黑屋。

  第七集

  监狱的暴动持续升级,迈克尔在通风系统中拼尽全力向医院方向爬去。犯人格斯向波普提出要尽快恢复空调系统,否则他们就对手中的人质鲍勃和萨拉下手。苏克雷再三警告“背包”不许伤害鲍勃,随即独自钻入墙洞挖掘。阿布兹第一次亲眼见到越狱的通道,他也加入到挖掘水泥墙的工作中。

  伊利诺斯州州长,即萨拉的父亲带着军队来到了福克斯河监狱,他告诉波普自己根本不在乎要有多少犯人会在暴动中死亡,萨拉的平安是他唯一关心的事情。迈克尔终于爬到萨拉办公室的通风口,借着犯人焚烧纸张的烟雾,他把萨拉拉进了通风系统。

  尼克和维罗妮卡到达了华盛顿,他们发现被害人斯迪曼的能源计划危及了石油业的各方利益,就在这时,他们接到一个威胁电话。

  林肯在一片黑暗的蒸汽室与特克搏斗,最终特克失足摔下了20英尺的高台,但是他临死仍拒绝透露谋害林肯的动机。苏克雷和阿布兹合力打穿了水泥墙,越狱的目标越来越近了。

  萨拉在迈克尔的帮助下从通风系统逃出了牢房区,暴动也渐渐趋于平静,但是“背包”不顾迈克尔和阿布兹的阻止,趁混乱刺死了鲍勃。

  救护车内惊魂稍定的萨拉开始怀疑迈克尔为何对监狱构造如此熟悉。

  第八集

  狱警贝里克不顾一切地要抓住杀害鲍勃的凶手,“背包”威胁迈克尔和阿布兹,一旦任何人供出了他,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透露越狱计划。阿布兹对迈克尔的计划表示了疑虑:他们可以通过墙洞潜入医院,但是单独关押在死囚区的林肯该怎么办?迈克尔设法说动维斯特莫兰在一间警卫室防火,当他们被派去清理火场时,借机挖开位于警卫室下方的排水沟。

  回到洛杉矶的尼克和维罗妮卡还没开始调查,维罗妮卡的公寓发生了剧烈的爆炸,侥幸逃过一劫的两人放弃了报警的念头,躲进一处偏僻的小屋继续研究扑朔迷离的案情。林肯的儿子里杰与继父艾德里安生活在一起,秘密探员克勒曼突然出现在他们的住处,争斗中母亲丽萨和艾德里安都被枪杀,里杰赤脚跑出了家门,手中紧紧攥着拍下克勒曼照片的照相手机。

  “背包”指使跟班切利诬告另一个犯人特罗基是杀害鲍勃的凶手,年轻的切利沉浸在深重的罪恶感里。

  克勒曼和黑尔向副总统汇报行动结果,原来她是一切阴谋的背后主使。

  第九集

  从新闻中得知儿子里杰背负双重谋杀的罪名而出逃,林肯想起曾有人告诉他 “父子之中只能活一个”的威胁,他不顾一切的恳求波普准许他在监控下出狱寻找儿子,但对这样的请求,波普也无能为力。

  一批新来的犯人抵达了福克斯河监狱,正当苏克雷饶有兴趣地观察着新人们,迈克尔眼睁睁得看到切利自杀但无能为力……而在监狱的另一角,有一些敏锐的眼睛注视着迈克尔等人的一举一动。

  尼克告诉维罗妮卡虽然调查充满了危险,但是他们不能再躲着浪费时间,他决定先去找被害人的遗孀,斯迪曼生前的最大的敌人一定就是这些事的幕后主谋。   新入狱的混血儿图纳在狱中受到黑人和白人双方的排挤,“背包”借机不怀好意地接近了他。阿布兹多年以来的威信第一次遭到的动摇,由于迟迟无法得到证人的下落,黑帮指定同牢房的格斯接替了他的位置,他对狱警贝里克的月供由此中断,监狱工厂也不再由他控制。

  林肯终于得到了儿子传来的消息,利杰摆脱了秘密探员的追杀,和维罗妮卡走到了一起。

  第十集

  阿布兹敦促迈克尔尽快透露证人斐波纳契的下落,否则他们无法利用监狱工厂的工作来掩护他们的越狱行动。迈克尔的道德心经受着煎熬:为了挽救兄长,是否能够就此危及另一个无辜的人的生命?   秘密探员黑尔和克勒曼接到了副总统卡罗琳的电话,她对两人的工作相当不满,一个名叫奎因的人将来指导他们的行动。克勒曼愤怒的当面指责副总统不该让奎因插手斯迪曼的谋杀案,因为他所代表的“公司”的势力远超过副总统,甚至白宫的势力范围。

  迈克尔被胁迫说出了斐波纳契的下落,阿布兹由此重获监狱工厂的管理权。菲利普-法尔佐内带领人马前往加拿大谋杀斐波纳契,没想到成群的警察已经恭候多时。

  迈克尔、苏克雷、阿布兹基本挖穿了警卫室废墟下方的排水沟,一直偷偷观察他们行动的“便条”突然出现,迫于情势,迈克尔的越狱队伍又多了一个人。

  维罗妮卡通过聊天软件回复了前未婚夫的问候,但是在因特网的另一端,塞巴斯蒂安早已中弹身亡,奎因利用网络已经追踪而至。

  第十一集

  迈克尔等人的挖掘工作仍在继续,“背包”无谓地挑起与“便条”的种族仇恨,这时望风的苏克雷警告大家狱警来了。狱警的目标是找迈克尔,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通知他“斯科菲尔德太太”来访。迈克尔在独立的夫妻探视室见到了妮卡,她交给他一张信用卡。维斯特莫兰被告知女儿患上了食道癌,只有几周的时候了,但是法庭不允许他出于探望,除非是参加葬礼。绝望的维斯特莫兰找到了迈克尔,他要加入他们的越狱计划。

  尼克告诉维罗妮卡事态的发展早已出乎意料,斯迪曼谋杀案的真相不但关系到林肯的生死,而且有证据表明副总统从斯迪曼的能源研究计划中挪用了数百万资金用于选举。正在此时,奎因闯入了他们的藏身之处,尼克被击伤,维罗妮卡和里杰艰难地挣脱捆绑逃入了丛林,并把追踪而来的奎因骗入了一口深井。

  四天之后就是预定越狱的时间,但是迈克尔却心事重重,他告诉林肯经过精确的时间计算,一共有13分钟用来逃脱,每个人要花去2分钟,但是现在他们却总共有七个人。

  第十二集

  “便条”偷听到迈克尔与林肯的谈话,他告诉阿布兹和苏克雷将有一人被排除在越狱计划之外,阿布兹决定除掉不断惹事生非的“背包”。   维罗妮卡将失血过多的尼克送入了医院,里杰在报纸上看到母亲葬礼的公告,他偷偷溜出医院。探员黑尔守候在墓地,里杰进入了他的视线,克勒曼在电话中指示黑尔跟踪里杰以找到维罗妮卡,但是看着里杰在母亲棺材边痛哭的样子,本已动摇的黑尔内心越发痛苦。

  在“便条”的挑拨下,苏克雷对迈克尔的计划疑虑重重。阿布兹命令手下抓住了“背包”,不曾料到却被他用剃刀割开了喉管。

  维罗妮卡突然接到一个神秘的电话,黑尔在电话中说如果她愿意为救林肯而继续冒险,那么当晚去高地咖啡屋,他掌握着一些有用的信息。   迈克尔完成了越狱计划的准备工作,所有的管道都已经打通,这时在地面上,望风的林肯发现狱警高里向警卫室废墟走来,为了赢得时间让迈克尔爬出坑道,林肯向高里的脸上打去。

  迈克尔爬出洞口后高兴地告诉大家今晚就是预定的越狱时间,但是与此同时,林肯正被两个狱警拖向单独紧闭室……

  第十三集:

  受伤的阿布兹被一架医用直升飞机接走,前往芝加哥进行救治。“背包”庆幸少了一个越狱者,“便条”补充说,少了两个人。此时遭到毒打的林肯被高里拖进一间单独的囚室并锁在铁门上。

  迈克尔打听林肯的下落,波普告诉他,林肯被执行死刑前他们不可能再见面。迈克尔表示暂缓越狱计划,他要先救出林肯,遭到其他越狱者的强烈反对。

  漆黑的囚室里林肯绝望地等待着命运的降临。尼克告诉维罗妮卡,林肯的案子也许会有转机,于是她建议将他们的发现公诸与众。

  迈克尔用刀片割开纹身,从伤口里取出一枚黑色药丸。林肯收到迈克尔托牧师转交给他的念珠,里面藏有药丸和一张纸条“八点十分吃下去”。在警卫室干活时迈克尔故意砸坏水管,为越狱争取了更多时间。

  林肯吞下药丸后在痛苦挣扎中失去意识,被送进医务室。同时迈克尔等人也开始行动,他第一个跳进洞中。黑尔准备向维罗妮克说出真相却被不速之客打断,躲在一边的她亲眼看见他死在坎勒曼的枪下。

  迈克尔遇到意外的问题,他动手脚腐蚀过的那段管道被更换过了。迈克尔听见林肯的声音,开始疯狂地撬别管子,陷入绝望的他宣布他们逃不出去了,这时“背包”递上一把刀子“你能让我们出去”。

  《越狱》第14集:

  绝望的“背包”拔出刀子威逼迈克尔,一定要带他们逃出监狱,但是新更换的管子把他们与病房中的林肯相隔开来。

  林肯向走进房间的萨拉解释自己想吐才下了床,随后进来的狱警把他铐在床上。贝里克赶往警卫室看到刚刚钻出地道、若无其事的迈克尔等人,他满腹狐疑却没有发现破绽,只得命令他们几人回牢房。

  迈克尔在医务室见到了萨拉和另一个房间里的林肯,他希望萨拉能和父亲谈起此案,为林肯洗刷冤情,萨拉表示无能为力。尼克和维罗妮卡设法说服书记官安排法官听取他们的申诉。

  放风时,维斯特莫兰一番话让迈克萌生新的念头,让电椅短路,就可以争取3周的时间。一边的特维纳偷听到了只言片语。迈克尔在苏克雷的掩护下,进入地道捉了一只老鼠,随后潜入另一条管道。特维纳向贝里克提到电椅,引起他的警觉,随后的检查中发现高压线路上有一只死老鼠,保险丝因此被烧毁。

  法庭上因为缺乏实质性的证据,维罗妮卡和尼克的慷慨陈辞未能说服法官。迈克尔受命去见林肯刑前的最后一面,他十分震惊。萨拉去找尼克和维罗妮卡,拿到林肯一案的材料去找父亲、州长Tancredi,要他仔细看看。行刑的时间到了,慑于副总统的权势,州长打来电话,林肯不得赦免,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维罗妮卡和迈克尔在黄线后先后与林肯拥抱道别,眼睁睁地看着他被带往行刑室。

  《越狱》第15集:

  千钧一发之即,林肯的死刑被暂缓,原来发现了新的证据,凯斯勒法官决定暂停死刑。林肯很肯定地告诉迈克,他在观刑室看见了离家近30年的父亲。

  副总统命令特工凯勒曼和萨曼莎查出谁走漏了情报,让林肯逃过一劫。凯斯勒法官顶住副总统的压力,坚持要对泰伦斯开棺验尸。迈克尔不愿坐等调查结果,准备继续越狱计划,与上次不同的是,改从与医务室共用一根管道的精神病人区逃走。

  副总统在媒体上严厉抨击法官和维罗妮卡的验尸举动,同时,泰伦斯的棺木被掘出装上汽车。因为尸体高度腐烂,法医提取了牙模与泰伦斯以前的进行比对,结论为两者完全相同。

  警卫室墙壁塌出一个大洞,迈克尔等人百般掩饰才瞒过了贝里克。林肯躺在单人囚室里,回忆起儿时与父亲看球赛的经历,猛然想起一个熟悉的名字。迈克尔在苏克雷的帮助下,搞到一身狱警的衣服,钻进地洞熟悉新的路线。通过蒸汽室时他被烫伤,衣服粘在身上,回到囚室只能烧掉了。医务室里,护士告诉萨拉,迈克伤口上的衣物纤维属于警服。迈克告诉苏克雷,精神病区部分的管道图被烫毁了。




 
关于我们 | 广告指南 | 联系我们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