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剧 | 电影 | 常用软件 | 杀毒技术 | 装机必备 | 设计之家 | 小说阅读 | 网页素材 | 实用查询 | 学院 | 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主要演员

秦海璐

孙菲菲

闫学晶





片名:《爱有多深》

三十四集电视连续剧
出品人:
朱 彤 周大新
总监制:汪国辉 张虹娟
总策划:许 波 戚晓东
制片人:白 羽
责任编审:王  浩
编 剧:林和平
导 演:张国庆
录 音:卢 斌
作 曲:郑 军
主 演:
    孙菲菲 饰 郑 秀  秦海璐 饰 郑 好
    许 辉 饰 于 洋  曲家良 饰 朱 铁
    郑 重 饰 谢 钢  曲震云 饰 郭柏松


点这里下载电视剧 -> 下载地址 [本地下载]




剧情介绍


  故事发生在北方的一个城市。

  郑家有两个女儿,大女儿郑好,二女儿郑秀。姐姐郑好从小心脏有点问题,父母娇惯她,妹妹郑秀也处处让她三分,因此养成了她任性而又霸道的个性,高考来临了,姐妹两个在同一考场,因为给姐姐递条子,郑秀被清出考场。郑好考上了大学,郑秀只好接了母亲的班,到区物资局的一个物资公司做出纳员。与郑家同院里还有两户人家,一家姓曲,男的是区物资局局长,女的是一名退役的舞蹈演员,儿子曲嘉良人长得帅,头脑也聪明,大学毕业在中学教英语;另一家许家只有母子俩人,儿子叫许辉,在工厂做工人,喜欢文学。两个年轻人都喜欢郑秀,郑秀则倾心于曲嘉良,可是郑秀和曲嘉良刚刚要好的时候,一惯看不上曲嘉良的郑好却千方百计的赢得了曲嘉良的爱情。郑秀心里很郁闷。许辉以为来了机会,追求郑秀,却未受到青睐,许辉很痛苦。郑好因违纪被大学除了名,她只好去接班到一个小印刷厂做拣字工,郑好因铅中毒身体不适,父母只好做郑秀的工作,让她和姐姐换了工作。

  郑秀的爱情和事业都被姐姐郑好夺去了,心情很郁闷,就在郑好要和曲嘉良结婚的时候,曲嘉良的父亲因为贪污被撤职,而曲嘉良本人也因为失手打伤顽劣学生受到学校处分。而这时,许辉写的作品不断在报纸上发表,被调到了区委做区委书记的秘书,郑好放弃曲嘉良又火辣辣地去追许辉,两个人很快就结了婚,而曲嘉良因为落魄,人变得很颓废,郑秀看着不忍,常常来劝曲嘉良要振作,并帮他到市场上卖服装,二人渐渐又生出感情,婚后曲嘉良因为人生不得意,生意做得又不好,常常酗酒发火还动手打过郑秀,郑秀怕父母担忧,忍气吞声。而许辉和郑好结婚后,生活得也不愉快。

  中国的市场经济开始了,郑秀包了厂子,在许辉的帮助下,经过一番努力,干得很红火。可这时曲嘉良得了胰腺炎,郑秀又要忙厂里的工作,又要照顾丈夫忙得焦头烂额,印刷厂经营陷入困境。而郑好手里把持着活源,她提出,要当工厂的一把手,郑秀为了厂子的利益,主动让贤。

  郑秀下岗后,开了一家小食品批发店维持生计,这时曲嘉良的病越发地重了,为了止疼不断打杜冷丁,结果染了上毒瘾,日子越过越艰难了。这时的郑好为了牟取暴利,印制盗版书和黄色书籍,郑秀知道了姐姐干违法的事,前来劝阻,郑好不听,郑好有外遇被许辉发现,许辉带孩子和郑好离了婚,郑好也因非法印刷进了监狱。

  在郑秀和许辉的精心护理之下,曲嘉良奇迹般地恢复了知觉,竟然也忘掉了毒瘾,这时曲嘉良出国多年的父母回来了,他们在国外继承了一笔遗产,要把儿子和郑秀接走,此时郑秀和许辉已经有了感情,曲嘉良看在眼里,和父母悄然离去,留下了一份离婚书和一笔钱。


  郑好从监狱出来,没有了事业,没有了家庭,没有了丈夫,没有了孩子,而这一切都在妹妹郑秀的那边,郑好心中妒火中烧,一次全家团聚吃火锅,她和妹妹争吵起来,突然掀翻了桌子,严重烫伤了女儿小剪子,郑秀气愤极了将姐姐告到了法庭,不想父母亲出庭作证,为郑好开脱,郑秀怀疑自己不是郑家夫妇的亲生女儿偷偷去做亲自鉴定,跟父母的关系弄得很缰。谜底终于在郑父临终前揭开了,郑家确实有一个女儿不是亲生的,是姐姐郑好。郑好的父母对郑家有恩,在他们罹难之后,郑家收留养了他们的女儿,并且从小到大百般地娇宠,致使郑好养成了任性霸道,自私自利的性格。郑好痛悔,意识到了自己对亲人的伤害,主动要到法庭认罪,而妹妹郑秀已经到法院撤了案子,姐妹俩相拥而泣,亲好如初。

分集剧情:

第一集

郑好和郑秀姐俩为同班同学,郑好因考试抄郑秀的卷子,被老师曲嘉良批评,郑好回家后大哭大闹,弄得父母和同院居住的嘉良父母和许辉母子俩莫明其妙,一惯娇宠郑好的母亲赵桂荣认为嘉良太不近人性,老实厚道的父亲郑重则认为嘉良做得对,郑好关在自己的屋子里哭闹不止,赵桂荣和郑重叫来许辉帮助撬门劝解,结果遭到郑好一顿抢白,许辉母亲蔡姨则劝儿子少管郑家的闲事,认为郑母和郑好两人是好惹事非的人,郑好母女俩仍对此事不依不挠,赵桂荣找到曲家,遭到嘉良母亲汪玉珍一通讽刺挖苦,赵桂荣要二女儿郑秀第二天到学校为姐姐做假证,说明郑好没有抄她的卷子,课堂上,郑好要教师曲嘉良为其评反,逼妹妹郑秀做证,一向正义诚直的郑秀百般无奈,脱口说出是郑好抄了她的卷子,结果惹来曲老师的批评和郑好的瞒怨。回到家中,母亲又将郑秀一通数落,郑秀很是委曲,第二天郑秀因心情郁闷放学后没回家去海边散步,引起郑家人误会到处找她,她在海边遇到了碰海的许辉等人,大家玩得非常开心,晚上回家后得到的是母亲的大发雷霆。

第二集

郑重对赵桂荣的做法很是不满,他认为临近高考应该让孩子们保持良好的心境。明明自己做得没错,却受到母亲和姐姐的指责,郑秀一时赌气不跟姐说话,郑好又找到父母大闹,说妹妹与自己同居一室一天到晚不说一句话自己憋闷得慌,为了惯大女儿,母亲动员郑秀跟姐姐和好,郑秀怕母亲伤心,勉强应承。郑重认为妻子太惯着大女儿,为了能让女儿们考上好成绩,高考头一天晚上赵桂荣和郑重特意包了顿三鲜饺子,晚饭中,母亲要郑秀在考场上照顾姐姐,这样两人才能一起考上。郑秀很不情愿,她不想做那种弄虚作假的事,但母亲一再苦苦相求,姐姐一再用考不考无所谓的话来刺激她,只好违心答应。第二天考试,郑秀为郑好递了条子没被发现,中午郑父郑母在小饭店,犒劳了姐俩,并嘱咐接下来再如法炮制,郑秀心中一直忐忑不安,郑好则一付欢天喜地的样子,第二天郑秀在为郑好递条子时被监考老师发现,郑秀被逐出考场,从此失去了一个垂手可得的上大学机会,磅沱大雨中,郑秀一个人失意孤独地离开了校门。

第三集

郑秀出事了,大雨中家人和邻居们四处奔走寻找她。在自己的教室里,郑好见到了浑身淋透孑然而立的郑秀,两人为作弊一事争吵起来,郑秀一气之下冲入雨中,跑向海边,郑好追至,说妹妹不该怨恨她跟她赌气,郑秀要她不要添烦,郑好要郑秀跟她回家,免得父母惦记,郑秀则要一个人呆一会儿,郑好认为妹妹不肯原谅她,冲入大海想了却烦恼。郑秀忙去劝阻,挣扯中,郑好犯了心脏病,郑秀顶着大雨,将姐姐背回家里,`都在为郑秀担心的父母和曲家一家,许家一家终于松了口气,可又忙于抢救郑好,众人闹得一塌糊涂。因为作弊帮助姐姐,郑秀的命运发生了重大转折,这个打击一下将她击垮了,郑好也因为内心有愧,不想再参加最后一科高考,父母劝她说妹妹已经没机会了,你再不能失去机会,郑好就是不想进考场,最后还是郑秀将姐姐劝走,郑好考上了当地一所师范院校的走读生,满心欢喜,郑秀却失去了往日的笑容,整天郁郁寡欢。拍毕业照片,郑好出尽风头,曲嘉良大为不满愤然离去,他找到郑秀深表同期和惋惜,父亲郑重也认为郑好没心没肺,郑母则装起了和事老。郑好因曲嘉良不给面子,找其争吵,嘉良斥责她牺牲妹妹的前途,郑好愤然离去不留神撞了汽车。 第四集

郑好只受点皮外伤,嘉良将她背回家中,曲父曲母再次劝儿子不要管郑家的闲事,争论中,他们觉察到儿子对郑秀很有感情,认为如果真能要郑秀作儿媳妇,倒算一件好事。赵桂荣得知女儿郑好是因为受了嘉良的斥责而撞上汽车的,大为恼火,找到曲家大闹一番,汪玉珍认为身为丈夫属下的赵桂荣如此 而丈夫曲震云则唯唯喏喏,其中必有原由。心中有鬼的曲震云慌忙敷衍过去。郑重为赵桂荣与曲家吵闹感到丢人,他虽是个工人,,但长年从事印刷厂的检字工,算得上知书达理,看不惯老婆动不动就放泼,两人由争吵到动手,赵桂荣失手将郑重打出鼻血,一直因高考受挫与家人有怨的郑秀不忍心家人因为她而矛盾四起主动打消怨恨,父亲很感动,郑秀答应父母从此不再消沉,振作起来面对生活,曲震云因受不了汪玉珍的耳边风,将赵桂荣的公司财务股长调成工会副主席,赵知道这是打击报复,一时找不到工作的郑秀做起了环卫工人,家人和邻居们大为不解,曲嘉良找到她耐心开导,她仍坚持自己的生活准则。

第五集

得知女儿郑秀去扫了大街,赵桂荣和郑重赶到广场阻拦,郑秀坚定不渝,父母又气又疼,无奈只好由她,郑好认为郑秀是在赌气,嘉良认为郑秀是在自暴自弃。许辉则鼓励她,他母亲就是扫大街的,他从来没认为低人一等,而且经常抽空和工友们一同来帮助郑秀,曲震云在公司男女关系和经济上都有点问题,赵桂荣想揭发又找不到确实证据,曲震云则一步步排挤她。好心的嘉良为郑秀报了自学考试课程并为她买来了学习材料,郑秀不接受,坚持要扫大街,嘉良把这一切都归罪于许辉,他认为是许辉背地里鼓动郑秀这样做,因为辉的母亲也是扫大街的,这样许辉追求起郑秀来便没了距离感,许辉被曲解了,他来到广场劝郑秀放弃眼下的工作,郑秀不肯,郑好认为郑秀这样做是为了博得别人怜悯,借此让别人痛恨她郑好,姐俩为此事几次争执不下,赵桂荣感到位置受到危协,和郑重一起到曲家找汪玉珍曲震云求情,结果碰了一鼻子灰,情急中赵桂荣提出自己可提前退休,让无事可做的郑秀接班,嘉良表示支持,要父母帮忙。

第六集

出乎大家所料,郑秀不想去物资公司接替妈**工作,而赵桂荣已经办了退休手续,郑重夫妇很是为难,这时郑好在大学学习成绩不佳受到老师批评,她提出要退学接替母亲参加工作。曲父为自己身为男人尽忙些锅碗瓢盆的事发牢骚,嘉良求他为学校建校舍批点平价钢材,曲震云认为没有啥好处犯不着帮那个忙,嘉良听说郑好要取代郑秀接班心中不平,找到郑好劝阻,郑好觉得嘉良过于偏坦郑秀是别有用心,并挑拨说郑秀之所以宁愿扫大街是因为她更喜欢许辉,认为嘉良是吃力不讨好,嘉良来到许辉工厂质问此事,许辉很是冤枉,许辉为了澄清自己清除误会,来到郑秀工作的地方苦口婆心劝她去物资公司上班,性格倔强的郑秀誓不改变初衷。晚上,正当郑重夫妇为郑秀不肯上班一事发愁,郑好以退学相要协,她铁定心要去上班,并说如果父母不同意她也上街扫卫生去。指责父母偏爱郑秀不关心她,郑好一闹,郑秀反倒决定去接替母亲到物资公司上班,正当曲家夫妇觉得为儿子办了一件好事的时候,发现郑秀和许辉在院中欢快地跳绳,汪玉珍醋意大发。

第七集

看到郑秀和许辉一起跳绳,最吃醋的是曲嘉良,他故意按响自行车铃从二人中间穿过,弄得辉、秀二人很是尴尬。汪玉珍和曲震云商量儿子的事不能耽误, 主动去郑家提亲,汪玉珍来到郑家,含蓄地谈了自己的想法,赵桂荣满口答应,可郑重还是喜爱老实厚道的许辉,郑好和高中同学邹洁一同考入师范学院,课间,邹洁要郑好求郑秀批些钢材给她舅舅施工用,并提出事成之后有回扣,郑好才知道原来妹妹谋了份美差,邹洁还鼓动郑好和曲嘉良搞对象,因为曲父手中有批建筑材料的大权,吃香得很。赵桂荣退休后卖起小咸菜,生意还不错。许辉文章发表了挣了点稿费请郑秀和徒弟苗春雷喝了一顿,赵桂荣嫌许家穷,很担心郑秀和许辉要好,汪玉珍也旁敲侧击跟许母说要知道深浅,正为妹妹治病筹不到医疗费的许辉得知此事后更是心绪烦躁。母亲劝他死了这条心吧。郑好为两个男孩都喜欢妹妹不喜欢自己而懊恼。她认为郑秀跟许辉合适,而自己和嘉良应是天生的一对,并要求妹妹照此计划与其各行其事,郑秀只好答应。第二天,四个年轻人到海边玩耍,郑好看到郑秀和嘉良仍然很亲近,心中大为不满。许辉按耐不住对郑秀的爱慕,连夜写了封情书,决定找机会交给郑秀。

第八集

嘉良受到一个同学的邀请,打算到深圳发展,遭到汪玉珍反对。母亲要他抓紧和郑秀明确关系,嘉良认为郑秀好象更喜欢许辉,汪玉珍认为那根本不可能。两个男孩都倾心于郑秀,郑好很是嫉妒,冷言恶语挖苦妹妹,郑秀毫不在意。夜里,曲嘉良为和郑秀的感情煎熬,他来到郑秀窗下敲窗要与其诉衷肠,郑秀欲出门,郑好百般阻拦,使郑秀错过了一次与嘉良交心的重要机会。第二天,雨中上班路上,许辉和郑秀相遇,他将雨衣脱给郑秀并告诉他衣兜里有封写给她的信。郑秀到了班上也收到嘉良托人捎给他的信,原来嘉良以为郑秀钟情于许辉,决定南下闯荡,离开伤心之地,信中表达了对郑秀坚贞不渝的爱情,郑秀看完信后忙骑车向火车站追去,半路中将许辉交给她的信遗失在雨中的马路上。列车刚要启动,郑秀赶来,嘉良激动万分,两人热烈相拥,共表爱意。郑好不知此情,约嘉良谈完批钢材一事后,直接表达了自己对嘉良的心意。说想和嘉良成为了一家人,嘉良因和郑秀明确了关系,认为当然和郑好也是一家人了,就满口答应了。晚上,许辉见到郑秀,问给她的信看了没有,郑秀说丢了,许辉半信半疑,很是失落。郑好误认为嘉良说就要和她成为一家人这句话是答应了她的求爱,晚上向郑秀一通炫耀,郑秀一下懵了。

第九集 郑秀找到了嘉良质问,经一番解释方才明白,两人消除误会,和好如初,郑好跟踪而来,看到两人亲热大为光火,大骂嘉良言而无信,戏弄她的感情,她砸了曲家的玻璃大哭大闹,把院中三家人都惊动起来,惹得郑家和曲家好生争吵,不欢而散,看到此情此景,一直痴心于郑秀的许辉大为失望。郑好则因郑秀没有兑现当初与她的约定大闹。许辉彻底伤心,久久难以入睡,许母哭诉都是她和长年患病的玲玲牵扯了儿子的大事,要儿子不要过于伤心,许辉劝母亲自己能扛住。许母在下班路上卖小咸菜的赵桂荣相遇,两人为自己孩子的事发生了口角,弄得都不愉快,本来就窝了一肚子火的许辉在碰海的时候与承包海面的人发生了冲突,与徒弟苗春雷一同被带到派出所,郑秀得知后带着许母来派出所说情,郑秀因给分局领导批过钢材,许辉师徒俩被救回家中,许辉深感郑秀对自己的一片情义,两人来到海边,许辉将郑秀没有看到的那封情书当面向她背诵了一遍,郑秀感动得热泪盈眶,她只说一句:现在什么都晚了。郑重和赵桂荣担心夜长梦多,决定和曲家商量,把郑秀和嘉良的婚事定下来,曲家正合心意,很快办了一桌订婚酒宴。

第十集

郑秀和嘉良的订婚宴上,郑好频频向曲家夫妇敬酒,曲震云难免多喝了几杯,郑好趁机要他批条买钢材,曲震云碍这种特殊场合和两家的亲戚关系,加之酒喝多了头脑一冲动就给批了,为给妹妹玲玲治病,许辉将心爱的摩托车卖了,弄了辆旧自行车在院中修理,郑、曲两家吃完订婚宴说笑归来,许辉内心十分痛苦,只有郑重过来安慰他几句,许辉流下了热泪。郑好帮邹洁舅舅批钢材得了一万元回扣,这是她第一次拿到这么多钱,她发现了物资公司是个可以肥私的好单位。半岛日报请许辉参加文学创作学习班,可车间主任不给假,他宁可放弃一个月的工资奖金,毅然参加了学习。郑秀利用业余时间学习会计专业,很是辛苦,郑好有了钱又烫头发又买衣服,父母很是看不惯,她照样我行我素,嘉良每天接郑秀上夜大,感情越来越融洽。一天郑好在外边喝完酒回来,谈起妹妹的单位有批钢材特权一事,要妹妹帮忙,郑秀因手中没那么大特权,回绝了。郑好在郑秀带回家的报表上看到了经理曲震云的签字,心中顿生一计,没事的时候就练习模仿签字。郑好受到了法院的传讯,她帮邹洁舅舅特批的那批钢材被高价倒卖出了事,她将过错全揽到自己身上,说是自己冒充曲震云的签字,并当场示范给法官,许辉病中的妹妹玲玲与郑秀十分要好,她一直以为学业很好的郑秀已经考上了清华大学,大家也一直这样瞒着她。这天哥哥来看她,她提出要一张郑秀在清华大学校园的照片,许辉很是为难。


              页码: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 剧照欣赏 
关于我们 | 广告指南 | 联系我们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