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剧 | 电影 | 常用软件 | 杀毒技术 | 装机必备 | 设计之家 | 小说阅读 | 网页素材 | 实用查询 | 学院 | 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电视剧《大敦煌》
 
 
主要演员
陈好饰飞天公主
陈好饰飞天公主
“看我美不美?”
邓瑛饰珍娘
胡小庭
胡小庭饰红莲
陶飞霏饰春霞
陶飞霏饰春霞
翁红饰侠骨女土匪
翁红饰侠骨女土匪
李建群和马静
李建群和马静

剧目名称:《大敦煌》
      46集电视连续剧
制作单位:五洲传播中心
      中国国安文化传媒投资有限公司
导演:陈家林 编剧:张锐
主演:唐国强 陈好 巍子 翁红 李建群等



点这里下载电视剧 -> 下载地址 [本地下载]




剧情介绍


  46集连续剧《大敦煌》采用宋代、清末和民国三个历史阶段的创作形式,以一部金字大藏经的命运为贯穿,反映了千年敦煌的形成、发展、辉煌、衰败、重生的过程。

  《大敦煌》以敦煌“藏宝、夺宝、护宝”三个颇具神秘传奇色彩的故事搭建了敦煌文化辉煌、劫难、重生的三部曲结构。

  (上部)故事梗概

  北宋仁宗景佑年间,于阗被大衣黑食灭国,于阗小公主梅朵在于阗僧人的护卫下逃往敦煌投奔姐姐珍娘,途中与一心独霸西域的西夏王李元昊相遇。李元昊窥视敦煌已久,即命部将旺荣护送梅朵一行前往敦煌,借口欲为于阗复仇,向镇守敦煌的归义军首领曹顺德提出借道的请求,令曹顺德进退维谷。

  十年前,李元昊曾经追求曹顺德之妻珍娘,结果珍娘却嫁给了曹顺德,曹李二人可谓情敌。此番李元昊命人前来借道,显见是来者不善,曹顺德担心有借无还,深感局势危急,于是暗中向朝廷求救。无奈其时北宋正与契丹交战,根本无暇顾及西域事务,仅派翰林画师方天佑护送一部金字大藏经前往敦煌,以期借助经书之力,进一步巩固敦煌的佛都地位,令李元昊不敢轻举妄动。

  风流倜傥的方天佑到达敦煌后,其张扬的个性与出众的才华令梅朵一见倾心,而梅朵高贵的气质与惊人的美貌亦令方天佑为之心动。没想到天性率真的旺荣也喜欢上了梅朵,且搬来李元昊亲自向曹顺德提亲。婚议未决之时,李元昊又向曹顺德提出想借金字大藏经供奉几日,在遭到曹顺德的婉拒后,李元昊突然发兵瓜州,一举拿下了由回鹘军镇守的这座维系敦煌命脉的重镇,然后向曹顺德表示,瓜州将作为旺荣迎娶梅朵的聘礼。一时之间人心震动,敦煌局势已是岌岌可危。

  为了对付来自李元昊的威胁,在向朝廷求援没有结果后,曹顺德与方天佑商量决定采取与西域各藩结盟的策略,共同对抗李元昊。谁知西域各藩慑于李元昊的强势,均不敢与敦煌结盟,敦煌由是陷入到了孤立无援的绝境,通过梅朵与旺荣结亲联姻的方式来换取敦煌的和平便成了不得已的选择,将金字大藏经和数万卷经书深藏起来也成了当务之急。

  为了赢得开凿藏经洞的时间,梅朵同意嫁给她并不爱的旺荣,但在新婚之夜,她却终于按捺不住对方天佑的思念而逃跑了。旺荣遍寻梅朵不得,恼怒之下,率领大军开始攻打敦煌。

  由于曹顺德对李元昊肆无忌惮的挑衅始终采取忍让的态度,导致手下将领大失所望进而与之离心离德,结果敦煌不攻自破,曹顺德也死于部将之手。珍娘为了敦煌百姓免遭涂炭,毅然出城面见李元昊,在得到李元昊决不屠城的承诺后,从容地跳入火中自焚。

  旺荣追到莫高窟寻找梅朵,已经失去了理智的他在佛门圣地大开杀戒,此时梅朵正与方天佑一起在莫高窟封闭最后一座藏经洞。旺荣带兵一路搜寻而来,情知无路可逃的梅朵为了保护方天佑,义无反顾地从断崖上跳了下去……

  一望无际的沙漠中,方天佑手握一幅指示着藏经洞的《菩萨说法图》踉踉跄跄地走来,不幸却遭遇流沙。一阵狂风过后,沙漠归于宁静,似乎什么都不曾发生。

  天空飘摇着那幅《菩萨说法图》,越飞越高。

  远处,处于疯癫状态的旺荣抱着梅朵的尸体骑马走来,向着大漠的深处,渐行渐远。

  (中部)故事梗概

  清朝末叶,工部主事秦文明奉旨前往敦煌征玉,离奇失踪,死不见尸。恋人春霞也因此变疯。

  秦文明的孪生兄弟秦文玉奔赴敦煌寻兄,却陷入了一场云谲波诡的阴谋之中。他只身留在大漠,决心揭开乃兄之死的不解之谜。其间,他依靠同年严知县,结识了骆驼客大刚,接触到工匠王有祥和杏花父女,层层剥笋地探索谜底。

  其间,他和当地“悍匪”首领红莲几次巧遇。而春霞见到他以后也奇迹般地恢复为正常人。在两个女性倾力协助下,秦文玉惊讶地发现:秦文明之死的秘密。就在他留给自己的半幅佛经当中。

  富有文物知识的秦文玉,判断佛经为远古文物,又出自敦煌,坚信敦煌有宝之说并非虚妄。

  此时,英国探险家贝克和约翰也来到敦煌寻宝。遭到严知县严词拒绝。时值山崩地震,山体移动,千年藏经洞突然重现人间。愚昧的王道士贪财,竟然允许贝克等人肆忌惮地盗取国宝。秦文玉继承乃兄遗志,力促严知县大漠追宝。但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清廷屈辱求的消息传来。严知县态度随之大变,由拒洋转为媚外。他与贝克等勾结,礼送盗宝探险家出境。

  秦文玉对官府绝望,“礼失求诸野”。他和以护宝为己任的“飞天金刚”红莲等人,一路追宝,却陷入官军埋伏。严知县乘机抓获红莲以请赏。春霞毅然救出红莲,慷慨就义。而秦文玉和红莲、大刚等人也倒在官兵的枪口之下……

  “飞天金刚”前赴后继。一批极其珍贵的敦煌千年文物,已落于贝克、约翰之手。滚滚黄沙中的驮印,留下这批强盗的罪证……

  (下部)故事梗概

  1936年,抗战全面爆发前的一年。在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时代背景下,旅法画家梁墨琰偕妻子,雕刻家苏清平踏上了圆梦敦煌的漫漫西行之路。

  然而,这条路跟他们的想象完全不同。他们还没有到达敦煌,就领教了在西北美丽苍凉的风景背后那物资匮乏的现实,接踵而至的竟然还有土匪绑票、盗贼暗害、来自日本侵略者的较量以及不明真相的群众的漠然和国民政府的推搡和腐败。

  梁墨琰夫妇本为汲取营养而来,但目睹敦煌壁画的残破和毁坏,艺术家的良知促使梁墨琰作出了变艺术家为保护者的重大决定,在妻子的理解和支持下,他们用智慧和真诚感动着老百姓,影响了许多年轻人,与盗宝者和掠夺者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同时也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梁墨琰对敦煌是“一片痴情”,他的身上兼备孩子般的天真和睿智长者般的洞察,在深入探询敦煌壁画的技法之后完成对敦煌精神的理解,最终把小我的利益彻底放下,用生命写就灿烂的西域诗篇,在这个过程中,他的夫人苏清平功不可没。这个女性身上不仅有女人特有的细腻温柔,还有性格深处令人钦敬的担当和坚忍。最早她的支持可以说是出自对丈夫的爱,而后来则是对大义的明了和承担。很大程度上,她是他的影子,而他是她的镜子。两个人是一条心,彼此踩着对方的脚印前行。他们的爱情由艰苦卓绝而弥足珍贵,因不舍而决绝才倍显催人泪下。后来,尽管,梁墨琰倒下了,但苏清平安之若素地继续描摹的形象告诉我们,敦煌事业后继有人。

  千叶三郎,来自日本的年轻画家,怀揣着对敦煌的热爱踏上寻梦之旅。同时,他还身负秘密使命——为日本军部寻找到金字大藏经的下落。在他身上,有着艺术青年的才华和激情,但也有着受军国主义所影响留下的烙印,他对中国民众怀有偏见,在与梁墨琰夫妇的交往甚至是交锋中,他的灵魂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和洗礼。通过艰难的挣扎和反省,人性战胜了敌意,他完成了自己的人格书写。

  而在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更多的人参与了战斗,那些清沙不计报酬的民众,那些默默守护敦煌宝库的“飞虎金刚”,还有市井之内的无名英雄,甚至曾经为害一方后来能够深明大义的土匪头子,他们的群像与梁墨琰夫妇共同构成了一幅绚烂的时代壁画。

  他们的故事告诉人们,掠夺只是暂时的占据,而非真正的拥有。敦煌文化属于真正懂得爱护和尊重的人民,它是民族的,也是世界的……


上部(北宋时期)

第一集

夕阳沉落,大漠尽头,浩瀚戈壁,弥漫尘埃。公元366年乐尊法师手持锡杖,在无边的沙海中艰难地跋涉、寻找着。突然,奇峰耸拔的三危山巅闪烁出神秘耀眼的金光。乐尊法师在此开凿出了第一个洞窟。敦煌莫高窟(千佛洞)从此历经了几个朝代,前后八百年不间断地开凿,到了宋代成了闻名于世的佛国圣地。

北宋仁宗年,于阗亡国,于阗公主梅朵由僧师阿奢那率众僧的护守一路风尘,疲惫逃亡,投奔远嫁敦煌的姐姐(敦煌节度使夫人)。途中遇西平王李元昊和其左厢军指挥使旺荣将军。李元昊得知于阗将亡,公主逃难深表同情,旺荣对小公主一见倾心。西平王命旺荣将军率队护送公主一行投亲。 敦煌节度使曹顺德悉闻于阗国破,公主失踪,与曹夫人(珍娘)和归义军张英寿将军正为此焦虑。旺荣将军护送公主一行的到来,使敦煌节度使府上下又惊又喜。曹府谢过旺荣但存疑虑。李元昊十年前欲娶珍娘不成,对曹耿耿于怀。借护送公主投亲之机,借故为于阗复仇从敦煌借道。曹顺德左右为难,欲奏请朝廷意旨又探李元昊根底。

北宋都城开封,朝廷欲平定西域之乱,拟出对策:送“金字大藏经”镇定边关。翰林画院方天佑才高趣雅,天天饮酒做画。范仲淹受朝廷之命,委以方学士重任——赴敦煌护经使。 李元昊得知曹顺德有朝廷依靠,又有请经镇宝之举,对曹统辖的西域觊觎心切。假借迎经祝贺,实在虎视城池。

方天佑护经至敦煌,盛大迎经,雀跃的人群中,梅朵的出现令方学士惊眸。

敦煌三界寺盛典恭迎大藏经,节度使府上下热闹非凡,各藩使节前来祝贺。节度使府大堂灯火通明,歌舞表演助兴。

西平王贺喜使者带来李元昊的贺礼——奇异贺兰石。曹节度使深知这礼非同寻常,面露难色,旋即谢西平王,代朝廷收下。

敦煌街道人头攒动,熙熙攘攘。梅朵和珍娘逛街购物,时而私语,时而开心大笑。

旺荣来到节度使府向曹大人直言提亲,欲与曹家和亲,娶梅朵公主。曹大人为难,张将军怒称旺荣无礼、放肆,绑了旺荣押往城外。正好梅朵赶来,对旺荣义正言辞。梅朵念公主逃难途中救恩,私自放了旺荣。 曹顺德、张将军和珍娘在曹府焦虑万分,方天佑得知急奔曹府,路遇梅朵从城外回来,对方天佑调侃旺荣的下场,使方不知所云。

第二集

曹府中,曹大人、张将军、珍娘见方天佑赶到,寒暄之间对方某的特殊身份表示不解。朝廷画师、护经使者令曹大人摸不清朝廷对西域派来方某的用意。

旺荣逃回李元昊营地,被李元昊罚鞭,骂其儿女情长不成大器。旺荣深感羞愧,欲择机再赴敦煌求婚。

方天佑欲往敦煌莫高窟瞻仰,梅朵和珍娘也想到那看望护守公主逃难的法师阿奢那。珍娘坐车而方某和梅朵策马同行。三人在莫高窟真娘与法师交谈,方某和梅朵瞻仰莫高窟壁画,听方讲颂壁画中的故事感动不已。 旺荣再次携厚礼往曹府求亲,曹大人看着聘礼发呆。旺荣的此次造访更为难曹节度使。

方某一行在法师的主持下,共做佛事,共忆于阗毁于战火,生灵惨遭涂炭。曹大人派信使告方天佑等人速回敦煌,对策旺荣下礼提亲。

旺荣一行出了节度使府,便来到敦煌街头酒楼。酒肉妥当,迎面走来一位个矮貌丑中年男子,自称汴梁落魄秀才——张权。旺荣被张权眩美奉承之词,说得心花怒放,对张权猜测旺的相思心仪之苦,了若掌间,张权对西平王称霸西域乃称帝野心可见一斑。旺荣佩服得五体投地,席间称委以张权为军师。 曹顺德、张将军迎候方某一行回府,商议旺荣此番之举不善。一为私情,二为公差。私情为公主,公差涉朝廷。商定由方天佑以朝廷使者身份打探旺荣、李元昊的实底。

方天佑找旺荣就求婚一事探个究竟,梅朵欲借机彻底回绝旺荣。三人见面气氛骤然紧张,旺荣嫉妒心胸拔刀欲与方某比武争胜。此刻张将军赶到与旺荣兵戎相见,双方剑拔弩张。梅朵缓和气氛,感谢旺荣的救恩和盛意,夫妻不当,愿与旺兄妹相称。旺荣目瞪口呆,扬长而去。

第三集

旺荣回到营地怒火中烧,颜面、尊严受辱。张权借机挑动旺荣与敦煌之战。旺荣陈兵敦煌城外,誓与敦煌开战 。情况紧急,方天佑有朝廷的西域平和旨意,有由对梅朵的情思,愿出城与旺荣议和 。方天佑只身来到旺荣营地,张权急欲说服方某私情、公差网开一面。方天佑坚持一词,不予妥协,旺荣扣方天佑为人质。

节度使府门口文武官员鱼贯而入,个个神情紧张。大堂内曹顺德、张将军对李元昊、旺荣的大兵压境,交战在即深感不安。梅朵因自己引发的弓弦在即,殃及城池,决意与李元昊、旺荣斡旋,欲策马出城

曹大人赶到城门,劝说公主,求婚是借口,觊觎敦煌城池才是其狼子野心。曹大人蹬城眺望,准备迎敌。

曹府珍娘和梅朵互诉衷肠,姐妹之情无以言表 。姐妹为敦煌的命运担忧,也为战事在即而焦虑。

敦煌城外一片混乱,杀声震天。张将军擅自率兵冲杀旺荣营地,抢先手之机,打垮旺荣。不料,旺荣早有准备,设下埋伏。张将军出师未捷,落难而逃,幸亏曹大人出城接应,免去一劫。

救张将军回府,曹大人对张身为将官,擅自用兵,损兵折将,鞭挞惩罚。张将军受刑痛苦,珍娘和梅朵看在眼里疼在心上。

旺荣有备而战,旗开得胜,李元昊因为旺荣掳走方天佑。十分恼火。李元昊要方天佑带车旺荣去负荆请罪,旺荣更感军师张权的英明,适时推出张权,引荐给李元昊。

第四集

李见过张权,对其貌和才华不敢苟同,言语间不时在试探张权。张权若有所思,言谈行云,见机出言,谨慎小心,博得李元昊的好感。

敦煌节度使门口,曹大人迎张将军一身戎装,神情刚强。谈话间两人为敦煌开战在即,方天佑安危担心。

城兵报告不仅方天佑安然返回,旺荣被五花大绑压来赎罪。

敦煌城门打开,曹大人、张将军迎候方天佑的到来,旺荣由压兵紧随其后(方说服李元昊,带旺荣负荆请罪乃李元昊计谋)。方天佑被迎进城门,旺荣因谢罪,松绑反身打道回府。

梅朵担心方天佑的危安,抑郁寡欢。忽见院子花开满眼,预示着好的兆头。珍娘看出梅朵的心思,在劝慰公主同时心灵也在经受着煎熬。

敦煌城门守兵,收到李元昊的信件,声称西平王亲自上门。

对李元昊的不请自到曹顺德料断不外乎三件事——借道、借经、提亲。李元昊野心勃勃,虎视西域、河西已久。曹大人、方天佑认为先礼后兵,从容应对,静观其变。

敦煌节度使门口,夹道欢迎李元昊、旺荣一行,迎入大堂,盛宴、歌舞助兴。期间,敦煌乐舞惊世骇俗,各藩使节列宾,异族歌舞献技。张将军、旺荣比舞,各领风骚。酒过三巡,正起兴致,李元昊席间提亲,又提议曹夫人献舞一段,借为于阗复仇,借道敦煌。梅朵替姐姐献舞,舞中方天佑、旺荣各怀心思,互敬酒斗气。最后,旺荣醉倒在盛宴大厅。

第五集

旺荣醉酒,丢人现眼。梅朵动了恻隐之心,到旺荣房间看望,见他醉意不醒,想给旺荣盖上毯子,一犹豫转身走开。

曹大人、张将军对李元昊的来访可谓善者不来。李元昊想出席三界寺的迎经庆典,苦思对策。

旺荣酒醒后,仆人送旺出来。李元昊和旺荣从敦煌城出来并马缓行。对敦煌的城池,三界寺的佛经,梅朵公主,他们都想据为己有。

三界寺迎经盛典,各藩使节列兵盛装出席,曹顺德、方天佑在无尘法师的主持下迎入寺院。李元昊、旺荣也随其后,可心思不和气氛。李元昊和旺荣转去莫高窟,避开迎经的人群,两人来到洞内。洞里的壁画、雕塑使李、旺二人瞠目,辉煌灿烂的画卷映入眼帘,占有之欲望更加强烈,使得不忍在此久留,与主持庆典法师、官人们不辞而别。

李元昊回到营地,与旺荣、张权商量如何尽快实施称霸西域的计划,最终决定先打下瓜州,作为送给曹顺德的提亲厚礼,在借经、借道拿下敦煌。

张权受命到节度使府为李元昊给旺荣提亲商定吉日,令曹顺德不快,无奈与珍娘商讨既不失寸土,又不委屈妹妹梅朵。主张联姻拿梅朵做交易,姐姐不忍,可又无奈。敦煌危在旦夕朝廷能否顾及不得而知。

正当曹大人和方天佑为李元昊军队突然消失而迷惑,为梅朵的婚期越来越近而苦恼时,传来了李元昊攻下瓜州的消息。

曹大人为议事方便,请方天佑从驿馆搬到曹府下榻。



第六集

敦煌街道骚乱,瓜州百姓大量逃往敦煌。难民的涌入更增添了敦煌的动荡。曹大人和方天佑早已奏上朝廷,对西域局势不安,朝廷杳无音信。各藩结盟同仇敌忾,也得不到各藩藩主的响应。曹顺德直言梅朵不得不嫁了。

李元昊夺取瓜州后,立刻回师,在敦煌城外安营扎寨,虎视城池。李、旺、张长街策马,欲往曹府商议礼送瓜州迎亲之事。途遇回鹘刺客,有惊无险到达曹府。

珍娘和梅朵对和亲也无良策,旺荣的执著、张扬个性,方天佑的才华、文雅兼朝廷身份,让姐俩左右为难。

曹顺德与方天佑送李元昊一行出来,李元昊声称三日期限,静候佳音。曹顺德应许,方天佑默默点头。

张将军坚持杀了李元昊,称其军必将陷入群龙无首的慌乱。鲁莽将军被曹、方制止。

曹、方来到三界寺找无尘法师讨教。凿洞藏经正在紧张进行。

曹、方跟随法师走出山门,为了莫高窟藏经洞的安全,法师建议增派重兵把守。曹、方同时点头。

曹、方回到节度使府,曹负责镇守莫高窟之将领人选,方负责藏经一事。

方天佑心事重重在房间踱步,梅朵进来了,梅朵把自己将要出嫁的事告诉方天佑以试探,方一边在宽慰梅朵,一边表现出情感的惭愧。梅朵让方拿主意,方不敢担待,梅朵转身走了,方良久发呆。

第七集

曹大人夫妇也为梅朵和方天佑惋惜,暗自流泪。曹府内外都为敦煌和梅朵的命运担忧着。

梅朵情绪失控,返回房间痛哭,看着心爱的小狗,像是诉说自己的命运。

李元昊、旺荣正在城外等待迎娶梅朵,张权主张迎娶梅朵后再交接瓜州给曹顺德。

梅朵梳理自己的情绪,决定出城亲自会会旺荣,想法拖延婚期,为曹大人争取时间。梅朵出现在旺荣营地,旺又惊又喜,不明梅朵来意,又不好多问怕惹怒公主。

曹大人夫妇得知梅朵孤身出城,往旺荣营地惊慌追来。

旺荣和梅朵在旺的大帐里,梅朵斗智斗勇与旺周旋。最后梅朵给旺荣提出要求,要旺荣独自前往汴梁假借置办嫁妆,实为打探方天佑在汴梁有否妻室。旺荣应下。

曹大人夫妇赶到城门外,见梅朵溜狗回来,提着的心稍许放下。梅朵对旺荣的要求所用伎俩,瞒着姐姐和姐夫。

旺荣赶紧报请西平王恩准,为梅朵赴京置办嫁妆,李元昊批准和张权大笑其痴情。旺荣走后,李与张商讨瓜州交接和亲敦煌再灭西域各藩的野心。

梅朵的伎俩让旺荣奔马汴梁,去来一个月有余,李元昊军队拔寨移师,为曹节度使争取了藏经、备战的时间。

节度使府大堂,文武官员聚集一堂,对李元昊军队飘忽不定再生疑虑。一个月后旺荣迎娶梅朵李元昊必再来的担心为众所共识。

梅朵的密谋自己知晓,在这一个月内李、旺不会滋扰,愿姐姐事事顺着梅朵,好在最后的时日贪得片刻的安逸。姐姐答应了梅朵。

节度使府内文武官员意见不一,主战派张将军意欲出其不意突袭李元昊军队,采用非常手段方能得胜。方天佑对这一铤而走险之招不齿,结盟各藩才是上策。

漠北军罗瓒将军部队打马飞奔,奉命率部镇守莫高窟。罗将军参见无尘大法师,领命藏经护宝。

敦煌通往莫高窟的路上,珍娘和梅朵痴痴的对视,一路不语。方天佑骑马侧旁脸上透着不安。

第八集

到了莫高窟,罗将军和法师等候已久,方、罗二人商讨藏经事宜,姐妹俩看望尊敬的阿奢那和无尘法师。

罗将军的部队参与紧张的开凿经洞,镇守莫高窟重任在肩,罗将军不明凿洞藏经的真相,还对节度使大人大肆工程个人功德产生误解。方天佑倒出原委,李元昊吞并敦煌乃之西域,图谋称霸称帝。罗错怪了曹大人。

三界寺庭院,漠北军亲兵营士兵列队,有罗将军点名挑选精兵,誓为藏经护宝共存亡。

阿奢那、无尘法师、珍娘和梅朵在寺院谈论藏经、事佛的心愿,在法师的主持下,请公主们放心,于阗来的僧侣们会与佛门共存亡。梅朵和方天佑参与到凿洞的工程开心不已,有罗将军部队和僧侣们夜以继日地赶工,工程接近完工。梅朵和方天佑来到月牙泉边,看着西边的日落,不禁感慨。

曹府张将军对曹顺德派罗将军镇守莫高窟颇为不满,对曹顺德多有指摘。

三界寺山门外,夜色已晚,漠北军士兵在此站岗。忽然有人偷袭,杀死站岗士兵。罗将军闻讯赶到,士兵已将来敌击退。莫高窟遭受袭击,法师再度担忧,曹顺德、张将军为莫高窟的安危也忧心重重。

瓜州城外,李元昊营地大帐内,偷袭莫高窟的人马无还,试探莫高窟的防守并非不堪一击。旺荣汴梁返回,李原以为旺会乐不思蜀,敦煌有美人勾魂儿,旺荣焉能不归心似箭。

大帐外,有禀报节度使曹顺德、方天佑驾到,李元昊对曹、方的突访感到意外。曹、方不提遭袭之事,今天商讨瓜州交接事宜。

第九集

寒暄之后,曹大人进而转话发问,李部下陈尸莫高窟,向李元昊讨个说法。李元昊面露难色,表示严查。

送走曹、方,李脸色铁青,擅自领兵偷袭莫高窟,因小失大,坏了方略。严惩军纪,法办违纪将领。旺荣对张权议论不听命的将领下场,旺荣为上次擅自出兵受尽皮肉之苦而心有余悸。

曹顺德、方天佑回到节度使府,命张将军斡旋各藩藩主,与敦煌结盟,共同对敌,同时争取朝廷的支持。

珍娘和梅朵来到莫高窟画有于阗国王壁画的洞窟内,默默地面对先人注视,奇异地感动了壁画中的国王,眼里流淌出红色泪水。珍娘落泪,梅朵呆痴地看着。

曹大人和方天佑在节度使厅堂门口,对僧侣和士兵凿洞藏经的安全性表示担忧,曹表示为经书的长存,宁可失去挖洞藏经的人也在所不辞。

瓜州城外,李元昊的军队攻城练兵,云梯搭架,攀城攻寨。攻守双方真刀真枪,杀声连天。

节度使府门口,曹、方商议拖延梅朵的婚期,到经洞完工。

三界寺回廊里,梅朵和珍娘对话,姐姐愿成全妹妹美意,心仪方天佑,求方天佑带梅朵出走。

张将军斡旋各藩回府,回鹘人表示可以结盟,要先拿回瓜州以表诚意。曹大人言梅朵必嫁无疑了。曹大人被马欲往敦煌找方天佑和无尘法师商讨。

珍娘此时在三界寺庭院劝方天佑带走梅朵,方差异无语。珍娘见方的决心难下,表示亲自到妹妹逃走。方天佑倾心梅朵不易表露,关键时刻终下决心,深夜色牵来两匹马,带梅朵远走高飞。正碰上连夜赶来的曹大人。方天佑带梅朵出逃未果。

曹大人劝珍娘顾全大局,敦煌灭顶还不如和亲议和。

李元昊、旺荣大兵城外,旺荣一心迎娶梅朵。旺荣再度登门约定婚期,曹大人答应自此计算第十日为迎娶之日,曹大人将亲自送梅朵成婚。

第十集

张将军得知婚期已定,密谋在迎亲之日,趁其不备,伏击李元昊、旺荣,力保敦煌万劫不复。张将军的谋划,曹大人早有耳闻,命漠北军罗将军抢先拿下张将军武装,软禁张将军,接管节度使府。事毕,罗将军回复曹大人,漠北军官兵同仇敌忾,殊死决战,不留一兵一将与敦煌、莫高窟共存亡。曹顺德忍不住潸然泪下。

莫高窟藏经洞基本完工,无尘法师让方天佑为藏经,必须要隐蔽洞口,由方天佑绘画掩盖,方天佑绘制“菩萨说法图”,梅朵在旁静静地看着,问及画中故事的缘由,方边画边讲,画此画的目的是更好地封存“金字大藏经”。

罗将军镇守莫高窟,戒备森严。

李元昊与张权在大帐门口,盘算旺荣婚典在即,“金子大藏经”要成为囊中之物。敦煌归属,统乃西域,联姻上策,不战而胜暗暗庆幸。张权盛赞主公英明。

曹顺德把张将军软禁起来,珍娘得知后质问曹。曹辩解张将军刚愎自用,乱用军权。珍娘恐怕曹的所为影响将士的斗志乃至与官府离心离德。此刻,门外禀报张权到。

张权进门时欲与珍娘招呼,珍娘转身离去。张权此番打探婚典事宜安排妥当,不见喜庆气氛。曹大人不愉快地回答张权:梅朵出嫁之日,曹某必将亲自送亲瓜州城,并实际交接瓜州。张权无趣出门。

珍娘知道张权的来意,情绪低沉地问曹大人是否该接梅朵回来,曹默默点头,珍娘落泪。

藏经洞墙壁上的“菩萨说法图”已初具规模,梅朵称赞方天佑画风、画技超群。二人欣赏一番,梅朵为方跳舞,可谓这是最后之舞了。随后,他俩走出洞口,远远看见曹大人夫妇和接她回府的马车。

李元昊大帐前,对张权炫耀,明天迎娶梅朵,十年前曹看我李元昊无奈,十年后轮到我看他曹顺德无奈了。

梅朵坐在镜前梳妆,沉默无语,默默落泪。

方天佑在洞内壁上走笔飞龙,画着画着,忽然视线模糊,泪水从他眼中流出。

旺荣大队人马上路,旺荣一身新郎打扮,李元昊并马骑行,张权随后,队伍浩浩荡荡。

节度使府张灯结彩,敦煌文武官员前来贺礼庆祝,但看不出一丝喜悦景象。

旺荣迎亲队伍在敦煌城门外停住,正巧遇到方天佑从莫高窟回来,两人不期而遇,各有心思,寒暄后一同打马进城。

梅朵最后无奈走上花车,眼望送亲的人们,心中悲怨无以言表。送亲的队伍从城中出来,旺荣骑马在前,花车两边曹大人夫妇缓缓而行。李元昊见送亲的队伍出来,迎上前道喜,曹大人面无表情地附和同喜同喜。方天佑不知何时独自在酒馆喝得酩酊大醉。

第十一集

瓜州城外旺荣大帐前,法号齐鸣,梅朵乘坐的花车一停在大帐门口。这里热闹非凡,士兵们借机喝酒、喧闹。梅朵走进大帐内,看到满地的鲜花,看到旺荣兴奋不已的神色,问及查证方某在汴梁有否妻室,旺容回答方天佑在汴梁并无妻室,可见公主不在他心中。梅朵突然提出要和旺荣单独去十川海,就是逃难时初次见面之地。旺荣一时犹豫不决。

外面的士兵已经喝得烂醉如泥,旺荣拗不过梅朵,偷偷牵马出来,不情愿地随梅朵远去他们相识的十川海。李元昊等无人知晓。

方天佑酒兴后,跌跌撞撞地找马来,跨马疾骋。

旺荣和梅朵骑马慢行,天色已晚,在月牙泉附近歇息一宿。旺荣不知梅朵的用意。

方天佑飞马至莫高窟,举着火把,脚下还不稳地来到藏经洞,动手和泥,忽然把刚绘制好的“菩萨说法图”,用泥巴疯狂地涂抹覆盖上,好一幅画卷即刻变得面目全非。

李元昊不见旺荣和梅朵,以为二人新婚燕尔,不好打搅,也没在意。

旺荣对梅朵爱慕已久,只等娶妻成家,今天的好事对梅朵迁就罢了,随她高兴。梅朵骗旺荣野外过夜,只为夜深路暗,远离人烟逃跑准备的。

次日清晨,旺荣醒来不见梅朵,拼命地呼喊,哪知梅朵早已飞的无影无踪了。

旺荣知道上了当,打马回营,李元昊得知更是觉得有诈,旺荣不顾一切的上马向敦煌方向奔去。

曹大人夫妇也闻讯梅朵跑了,心急如焚,不知如何是好,曹府上下,李元昊大营都大乱。

梅朵跑回莫高窟,她知道方天佑在那里,两人见面,梅朵怨方有实情相瞒,方承认自己从无妻室,为的是不动摇梅朵为保敦煌免遭劫难和亲议和的决心。梅朵感动万分良久,抬头看见壁画上“于阗公主出嫁图”,诉说着梅朵的故事和敦煌的故事。

旺荣追到敦煌,杀气腾腾。李元昊率军杀到敦煌。一场大战即将爆发。

珍娘为此独自出城,要李元昊退兵。她想李元昊还会念旧情的。

曹顺德感到大势所迫,亲回府请被他软禁的张将军出山,哪知张对曹早就怀恨在心,借机杀死曹顺德,又抢了军权,占了节度使府。

张将军谋反,向李元昊提出议和,不再攻城,缴械投降。

莫高窟守军与李元昊军队将有恶战。

第十二集

敦煌与莫高窟之间的开阔地带,旺荣带张英寿劝罗将军投降,被罗拒绝,怒斥张叛臣并击退旺荣军队。

珍娘得知曹顺德被杀昏过去,在李元昊帐内慢慢苏醒。

旺荣军队莫高窟受挫后,逃到敦煌,罗将军穷追不舍。旺荣军队只好逃回瓜州营地。李元昊对旺荣的败阵恼羞成怒,命变节的张英寿前来,张原以为他提着曹顺德的头来见李会称赞他,而李元昊对张弑主献城,罪莫大矣,天地不容,拔剑刺死张。

李元昊和珍娘对时局的看法,对敦煌的命运发表各自的己见,珍娘希望李元昊放弃攻城,珍娘愿为李献舞一曲,李的十年夙愿得以实现。最终珍娘起舞,跳进火海化作天女随烟升天。李元昊目瞪口呆。

李元昊下令全军攻城,得到为经书,得到为梅朵,得到敦煌而战。

李的军队与罗将军刀光剑影,杀得天昏地暗,最终寡不敌众,罗将军和将士全军覆灭。

旺荣闯进三界寺搜找方天佑遭无尘法师阻拦,旺容拔刀弑杀法师。转而在莫高窟逐洞搜查。

藏经洞内,方天佑和梅朵劝阿奢那和僧侣快块离开,阿奢那誓与佛经在一起,告诉方天佑带着梅朵远走他乡。时间紧迫,最后阿奢那和僧侣们与藏经洞的完工一同被封死在洞里。方天佑和梅朵悲痛欲绝。掩埋了洞口走出来被旺荣发现。

旺荣歇斯底里喊着梅朵,咆哮着要方天佑的命,梅朵承揽下一切,让旺荣放了方,就和旺荣走。旺荣信以为真,让士兵放了方。梅朵带着旺荣走向山顶,带着无限的眷恋和遗憾跳崖身亡。旺荣惊呆了,缓过神,命士兵把方天佑丢进沙漠。

方天佑在沙漠中被流沙掩埋,手中的“菩萨说法图”随风而去。

旺荣怀抱梅朵的尸体,骑马走向沙漠。


              页码: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浪漫相处
浪漫相处
繁荣的敦煌古城
繁荣的敦煌古城
廖京生和邓瑛
廖京生和邓瑛
罗赞血战
罗赞血战
情感纠葛
情感纠葛
旺荣护送梅朵公主
旺荣护送梅朵公主
患难见真情
患难见真情
迎接经书
迎接经书
飞天金刚
飞天金刚
胡小庭饰村姑杏花
胡小庭饰村姑杏花
演员石小满
演员石小满
陶飞霏和万弘杰
陶飞霏和万弘杰
陶飞霏与罗旭武
陶飞霏与罗旭武
土匪老
土匪老
王道士发现藏经洞
王道士发现藏经洞
整理藏经
整理藏经
丁海峰和夏凡
丁海峰和夏凡
洞中观画
洞中观画
李建群和马静
李建群和马静
实力明星翁红
实力明星翁红
李建群和巍子
李建群和巍子
李建群和夏凡
李建群和夏凡
张秋歌和翁红
张秋歌和翁红
众演员
众演员
关于我们 | 广告指南 | 联系我们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