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电话 | 地铁 | 微信 | QQ |
 
关于我们 | 业务合作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您现在的位置:
欢乐颂2小说免费阅读
文章类型:综合知识     文章来源:天诺时空

  《欢乐颂 第二季》
  作者:阿耐
  类型:都市小说

  内容简介:

  《欢乐颂 第二季》里,22楼五朵金花的工作和感情及心路历程几乎都有了重大突破。 樊胜美家里的破事儿依然不断,好在樊美眉换了工作涨了薪,尽管理智上樊美眉决定开始自己的生活,但情感上仍时常陷于家的泥淖。《欢乐颂第一季》的绿叶王柏川依然在身畔,两人各自撕下面具坦诚相待,双方的家庭却成了最大的阻力?樊美眉的爱和未来何去何从? 关雎尔顺利通过一年实习期,同事好友中不断有爱慕者示意。小姑娘的心,开始摇摇晃晃。爱谁,爱吗?一番挣扎后,小关关利剑斩情丝,哪怕没有天生美貌,却也不肯将就。小关成为剩女的潜质,大大的啊。

  邱莹莹走出了上一段恋情的阴影,觅得咖啡店的工作,还捣鼓了个淘宝店。这个淘宝店不仅让她赚了点辛苦小钱,还邂逅了她的真命天子,宅技术男应小生。可是,一顿欢乐颂邻居聚餐后,应小生愤然离席。众邻居为挽回二人感情各显神通,应小生还会回心转意吗? 安迪的上一段感情结束后,接受了高帅富包公子的追求,并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未婚先孕了。包太以爱之名对安迪的身世明侦暗探,严重触怒安迪,包公子居中协调。安迪冷言:“当你说让我稍微容忍她的时候,你已经决定让她伤我。你这不是爱我的表现。” 曲筱绡的事业蒸蒸日上,和赵医生的却感情一波三折。有思想有才华还小清高的旷世帅哥赵医生只爱曲妖精的皮相,却对曲妖精的文化修养颇有微词。当曲妖精试图撒千金只为博赵医生一笑时,赵医生却被曲妖精的挥金如土冒犯了。曲赵二人分分合合数次,此次将如何收场?

     

  作者介绍:

  阿耐又名ane,女,1990年弃政从商,现为浙江某著名民营企业高管。著名财经作家。 阿耐,主业奸商,副业写作。身为企业高管,写作成就却超过专业作家;网络写手,却获得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这个从事机械行业的工科生,文章逻辑合理,结构宏大,言语泼辣,文采飞扬,商场争雄写得气势恢宏,家长里短讲得有滋味。 出版有《食荤者》《不得往生》《回家》《余生》《大江东去》《欢乐颂 》《最后的狐狸精》等长篇小说。其中,《大江东去》获2009年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 《欢乐颂》《回家》影视版权于2012年4月授给山东电影电视剧制作中心(该中心曾推出电视剧《闯关东》《知青》等),编剧为陈枰(作品有《激情燃烧的岁月》《推拿》等)。


  欢乐颂小说第二部剧情

  五个女生在磕碰中互相关怀前行,最终,安迪与包奕凡走到一起,共同面对和化解安迪身世及包家难题;樊胜美逐渐正视自我,家庭问题得以解决并决定与王柏川共担风雨;曲筱绡与赵医生学会和谐相处,并成功挽救濒临瓦解的家庭关系;邱莹莹用真情打动应勤,两人携手走进婚姻殿堂;关雎尔下定决心坚持自我,勇敢追求所爱。五个女生携手面对生活磨砺,进一步成长。

  欢乐颂小说简介

  在时代里,他和她不期而遇。
  在人生里,你和我都是邻居。
  悲喜交织的心事,奋斗独立的姿势,破茧成蝶的未知。
  五个女人各自携带过往和憧憬先后搬来欢乐颂小区22楼,这样的交集,竟改变了生活的轨迹。
  她们齐心协力地解决了安迪的身世之痛的问题、曲筱绡与同父异母的两个哥哥争家产的问题、樊胜美沉重的家庭负担的问题、邱莹莹的有处女情节的男朋友的问题、关睢尔的警察男友是不是在家庭背景上撒了谎的问题……生活虽然一地鸡毛,但仍要欢歌高进,成长之路虽有玫瑰有荆棘,但什么都不能阻挡坚强的心。

  《欢乐颂2》原著小说 第一章

  宴请时候,曲筱绡接到朋友对包奕凡的调查报告,可正经事在身,曲筱绡急得抓耳挠腮,为无法立即阅读那些有趣的八卦而坐立不安。等吃完饭,宾主皆欢,送走招标主事人,包奕凡打算送曲筱绡回宾馆,曲筱绡却尖叫一声,飞一样地跑进厕所。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新鲜资讯必须活杀现做,才有滋味。她猫在洗手间里紧急看完朋友传来的八卦,才心满意足地走出去与包奕凡会合。

  包奕凡大剌剌地道:“表现还行,没给我丢脸。”

  “那当然,绝对不会比你刚出道时候差。”

  “你肯定是西太博士,我只得一个MBA,硕士,你比我强,强得多。”

  “哈哈,猜对了,可我只买了个西太学士,要求不高。包大哥去普吉的机票买了吗?”

  “买了。”

  “我忽然想到,万一你人品挺坏,我会不会害了安迪呢?我有几个严重问题要问你,比如那个美院校花……”
  “不要以为可以过河拆桥,你在我这儿还有售后服务。”

  “有还是没有嘛,一个字的事儿,要这都不肯回答,我只好去安迪那儿自首了。我才不会害她。我因为看你俩合适才撮合你们,要当中有个美院校花夹着,我知情不报,那我不成出卖安迪了?”

  “我有那么多钱放在安迪手里,你说我敢不敢对安迪怎么样。”

  曲筱绡其实也知道这一层利害,只是朋友传来的八卦太强大,她只有明知故问,可惜包奕凡并不让她如愿。曲筱绡在包奕凡的车子里更坐立不安。此时曲筱绡的狐朋狗党又发来一条短信,告知安迪成了逼人跳楼的罪魁祸首。曲筱绡赶紧去电问是怎么回事,朋友将晚报内容添油加醋说了一通,曲筱绡当即联想到昨晚正是她发着花痴与漏夜工作的安迪在一起,她们曾讨论到令人头痛的老实头问题。就这么逼死了一个人?

  曲筱绡嘴上跟朋友否定,“不可能,昨晚我跟她在一起,她做完工作我才离开她家,没见她发火什么。一封电子邮件能逼死人?神话!你见过哪个员工被你骂几句就跳楼的?现在反而多的是跟你对骂的,和一转身就辞职的。胡说八道,我不信,我跟她是好朋友好邻居,我最了解她,你也帮我宣传。”可曲筱绡心里却想到,安迪真做起事来火力强大,这事儿还真难说。

  “安迪?”

  “是啊。昨晚我跟她一起待到十二点呢,怎么会出这事。”曲筱绡给安迪拨打电话,可接通半天,就是没人接,“才几点钟,难道睡觉了?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她便又给22楼其他人打电话,先打给最容易说话的邱莹莹,“咦,你怎么停车?”

  “你叫个朋友上门找她。她是个认真人,我怕她想不开。”

  “用得着你说吗,我在找另外几个邻居。死鬼邱,怎么还不接电话……接了。小邱,安迪怎么回事。”

  “睡下了,心情很不好。我们三个都在2201陪着她。”

  “心情有多不好?哭了?还是诉苦?”

  “没哭,就是心情不好,话少,头痛。你那个赵医生也来过电话,跟她说好几句。我们这边还是樊姐跟她说得最多。”

  曲筱绡转达给包奕凡,问包奕凡要问什么。包奕凡摇头,她便跟邱莹莹说了晚安。

  “你们还真是不错的朋友。”

  “呸,你以为我真出卖她?你后天见她时候问她,她周围唯一支持你的人是谁。”

  包奕凡将曲筱绡送到宾馆,先不忙开走,给安迪发了一条短信。有内奸跟没内奸就是不一样,要不然这种远在海市发生的事他不知得猴年马月才能知道。第二天曲筱绡回家,包奕凡送了个大大的土特产礼包,让司机帮忙送上飞机。

  安迪依然是22楼最早醒来的人。前所未有地整整睡了十个小时,让她起床时候有些儿恍惚。尤其是发现她竟然躺在地上,她顿时吓得浑身冷汗,一跃而起,难道昨晚发疯了?这一折腾,人便立刻清醒,昨晚发生的事儿历历在目,果然,三位邻居挤一块儿,睡在她旁边的大床上,都还睡得沉沉的呢。

  捂着怦怦乱跳的胸口,安迪借着夜灯的光温柔地看着床上的三个女孩。她们陪了她一晚上。

  她看了会儿,轻轻走出卧室,关上门,才敢深深地呼吸,抚平刚才的惊吓。

  而手机里不出所料有好几个短信和来电,她看到奇点有好几个电话短信,还有谭宗明的来电,谭宗明让她无论什么时候看到短信都立刻回话。还有包奕凡的短信。都很关心她。安迪晓得谭宗明是个夜猫子,这个时候不打算吵醒他,索性群发了一条短信给昨晚关心她的人,她很好,情绪稳定。

  唯有包奕凡在这个大清早是醒着的,包奕凡气喘吁吁地立刻打来电话,“还好?”

  “你在干什么?跑步?”

  “今天灰大,在跑步机上跑。昨晚从小曲那儿听到消息。”

  “没事,我们圈儿大起大落,压力太大,什么事都会发生。从业十多年见多了。谢谢关心。”

  “相信你能处理好,不过昨晚打电话没人接的时候,还是挺担心你的状态。

  现在干什么?”

  “我做早餐。昨晚邻居三个陪我,她们还睡着,我做早餐给她们吃。”

  “我也想飞过去蹭早餐。”

  “速冻饺子,三明治,乏善可陈,我只会这些。”

  包奕凡哈哈大笑,“提个建议,饺子可以水煎,生煎包子似的做,比水里煮出来的好吃多了。学名叫煎饺。”

  安迪当即上网寻找煎饺的做法。等樊胜美起床出来的时候,她已经煎出第一锅废品,以及第二锅靓丽的正品。“做菜不难。”安迪以充满自信的一句话,代替早安。

  樊胜美有点儿拗不过来,愣愣看了安迪会儿,道:“你恢复得还真快。昨晚看你睡得很香。”

  “有你们在,我睡得很安心。现在什么都可以应付,没有什么大不了。”

  “但我有个建议,这几天你宁可沉闷点儿,看上去苦恼点儿,更人性,也更容易让别人放弃对你的指责。”

  “你的建议会很好地保护我不受伤害。但我不能采纳。我需要保持一贯的强势和主动,甚至借此推出新方案。你放心,我工作那么多年,见过的类似政治正确的处理很多,都有差不多的套路:表示非常悲痛,表示优厚处理,推出新规则增强员工幸福感,以及,没有什么可以改变既定方针。”

  “身段柔软一点儿,可能更容易让人接受,也培养更好的合作环境。”

  “是啊,我用悲痛和优厚处理的表态表达公司对每一位员工的重视,但你得看到,我是第一责任人,他们更需要一个坚强的引导者,而不是一个容易被一件事击垮的小女人。说到底,做戏。”

  樊胜美沉默地看着安迪一会儿,才道:“这世道,愣是把女人当成男人使,把男人当成牲口使。晚上如果有需要,五点之前打个电话,我飞了王柏川来陪你。”

  “都不知怎么谢你们。”

  “自家姐妹这么说就见外了。”

  两人相视微笑。此时,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东窗照射进来,一扫昨晚的阴霾。

  奇点打来电话时,安迪与关雎尔刚刚出门上路。她一看见显示就将手机交给关雎尔。“你帮我接一下,就说路况不好,我不便接听。”

  奇点却是一时没听出那声“喂”不是安迪,上来直接就道:“安迪,我在你们小区门口,你出门时候降下车窗,让我看看你气色好不好就行。昨晚一直联系不到你,联系谭总也说联系不到你,我担心一夜。”

  “魏总,我是小关。安迪在开车,现在路上很挤,她不敢接电话。”

  奇点愣了一下,“哦,小关,早上好。你们这么早出门了?到哪儿了?”

  “才出门呢,今天我们都起得早,就早点儿出门了。刚路过地铁口。”

  奇点更是发愣,那说明他应该看到安迪出小区大门的,他怎么可能错过那抹艳橙色。他将疑问压在心里,再问:“安迪现在好不好?”

  关雎尔真想临阵脱逃,将手机还给安迪。她硬着头皮回答:“昨晚没接电话,是因为我们都聚在安迪家,都早早睡了。今天什么都好,安迪还给我们做了一顿丰盛早餐。”

  “幸亏有你们在。请你帮我跟安迪说一下,有什么吩咐,尽管给我电话,我这几天都不出去,随时待命。”

  关雎尔直听得回肠荡气,真想壮胆问一句“你们到底怎么啦”,可这两位大朋友的事她不敢插手,她只能精准复述奇点原话给安迪。可是看着安迪漠然的神色,她终于忍不住问:“你想把魏兄怎么样?你们不是很好的吗?他那么担心你。”

  “我……你说对了,是我的问题。而且是不可调和的问题。他知道。”

  “他知道就不会等在小区门口,只求你降下车窗看你一眼了。”

  安迪心说,我还半夜蹲在他的楼下数窗户呢。但她咬着嘴唇,什么都不说。

  由着关雎尔责怪她。良久,见关雎尔不再说,才道:“你昨天说的联署邮件,我认为你不能参与。这事有些捕风捉影,你们几个小同事风声鹤唳了。你到公司后把总结发给我看看。”

  “不麻烦你了,你最近麻烦事接二连三的。”

  “有麻烦事彼此帮忙,才没有麻烦。”

  “我怎么觉得我们22楼比大学宿舍还和谐呢。”

  “小樊说我们22楼像《西游记》里的盘丝洞,我得找时间翻翻《西游记》。”

  关雎尔听了笑,可笑容有点儿辛苦。考评,这个压在她心头的秤砣啊。通过之前,她不会开心。

  偏偏下车,两位同事又堵过来。“小关,考虑好了吗?我们打算上班就群发邮件。”

  关雎尔道:“这么做,会不会对同事打击太大。万一没状况呢。”

  “哈哈,别以为只有你谨慎,给你看补充说明,昨晚上的,我们这叫忍无可忍。”同事又摸出手机,给关雎尔看清晰照片,那是一对男女搂抱着进入一幢公寓楼。作为每天上班接触的同事,关雎尔一看就认出其中的女孩是谁。但她迅速将手机屏幕翻转,看清左右无旁人,道:“你们考虑过群发后果没有。万一公司投鼠忌器,为了保全重要高层,索性将所有我们这些无足轻重的知情人……”她没说出口,做了个手起刀落的姿势,“我绝不是威胁。”

  “小关,你不要为了不肯联署而耸人听闻。”

  “我不会故作惊人之语,我熟悉官场,我懂得牺牲谁放弃谁上面都是有考量的。而我们真的是最无足轻重的人。”

  “可是我们是群发,让所有人都知道。”

  “所有人都有可能装聋作哑。”

  “我们就这么偃旗息鼓,忍气吞声吗?其实想明白了,群发是被牺牲掉,不群发是被潜规则掉,我宁愿轰轰烈烈。”但这位同事的声音已经低落了,显然,不群发还有机会,群发可能更没机会。

  “可能有第三条路。”另一位同事咬牙切齿地道,“我们不能忍了这口气。”

  这一回,两位同事没有撇下关雎尔,而是三人一起进大楼上班。但关雎尔心里很郁闷,阻止了两位同事,等于保护了这两位同事,她又多了竞争对手。而不阻止,则是另一位同事剥夺了她的其中一份机会,她还得因为那同事加班。总之她两头吃亏。真难,怎样才能活得长袖善舞,游刃有余呢。

  但坐下工作才半小时,刚才门外拦住她的同事之一给关雎尔短信发来一个网址,并故意借倒咖啡的机会经过关雎尔身边做了个眉飞色舞的轻松鬼脸。关雎尔连忙用手机上网,打开那网址,见到也是手机发送上去的八卦爆料帖。标题异常噱头,内容更是狗血。果然见下面已有跟帖。关雎尔不得不佩服同事的创意和手段,果然是排名前三的一流大学出来的毕业生,脑子的确好使。而她虽然早已想到不能这样不能那样,却一天一夜里面打破头都没想到借刀杀人这一招。跟一流大学的人竞争真是辛苦。

  于是,关雎尔毫不犹豫将年终总结发给安迪,请脑袋更好使的安迪助她一臂之力。

  安迪走出电梯,就发现自家公司所在楼层异乎寻常地热闹。她毫不犹豫地在电梯门合上之前缩回电梯,面不改色地继续往上走。电梯又升了六个楼层,她才出来,打电话问助理是怎么回事。果然她的直觉没出错,刘斯萌的家人打上门来了。于是安迪早上打好的腹稿完全作废,她原本打算开工前做个简短讲演,将昨天的事做个了结。

  不管来人只是老少妇孺,安迪都不准备下去冒险,耐心等待谭宗明派保镖过来。助理问她怎么处理,她说要么就在门口随便他们闹,要么让保安把他们请进小会议室,只要管住他们不让砸了东西就行,还能怎么办。这种事让老谭过来处理。

  耐心等了足有半个小时,老谭来电,他来了。安迪这才下楼。老谭带来不少孔武有力的人士,将刘家家属包围在一个小范围内,安迪经过的时候,挨了很多骂,当然,头上还被扔了一部手机,撞得她脑袋生疼。此时,安迪对刘家家属的同情,只停留在政治正确层面上了。

  安迪原以为同事会同病相怜,没想到有同事直指,闹到公司来无非是为了多争取一些来自公司的补偿。原来并没有人会觉得兔死狐悲。安迪揉揉被手机撞出一个包的额头,装作若无其事地工作。

  在午餐会上,她完全否决原本的腹稿,也撇开工作不提,更是完全不提公司在刘斯萌自杀方面该担负的责任,而是装傻:“刘斯萌事件之前,我完全忽视刘家家庭负担重,家庭环境不佳,以及心理负担重等私人问题。我们公司工作节奏快,单打独斗多,工作压力大,这些因素凑在一起,本来就容易影响心理健康。

  因此刘斯萌事件提醒我,我们是不是该考虑聘请专门心理医生,插手关注每个员工的家庭私生活?”

  此议案如此弱智,令全桌中高管们面面相觑。有业绩很好的一个年轻员工提出,“怎么关注?怎么操作?每人先向人事部门递交家庭成员名单,家庭收入支出,然后由心理专家分别谈话?碰到我们这种单身又生活作风不正的人,又该如何操作?是否侵权?”

  众人有暗笑的有明笑的,安迪也跟着笑。但笑完就道:“你以为荒唐,有人不觉得荒唐,要不然刘家家属怎么会找到公司来?显然社会伦理对公司有这么一层要求。既然公司需要承担责任,公司就得声张相应权利。公司争取以后多关心员工,公司付费,以后每人每月一次免费心理咨询。”

  “自愿吧,别强制。”

  “不行,有心理问题的人最讳疾忌医,等亡羊补牢,悔之晚矣。而且你们肯定还会说,以后留意多关注部下心理便是,但刘斯萌事件告诉我们,我们对他知之甚少,关注更是无从谈起。事情现在不做,以后也未必会做。幸好我们不是富士康那样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公司可以负担心理咨询费。”

  又有人跳出来,“即使公司规定必须关注部下私生活与心理健康,这条我也反对。我有保留的权利,而且我最讨厌有人打着朋友的旗帜来关注我的私生活。总之各自修为,公司不能干涉人身自由。有人要跳楼,连他身边睡着的女人和生他养他的父母都拦不住,关我们同事们什么事。”

  安迪继续装傻面对大伙儿七嘴八舌的反对,心里回想以前老谭反反复复对她的教育。刚工作的时候她完全不讲婉转,她读书时的天才头脑也让导师们纵容她的直来直去,老谭不得不手把手教育她,有些事虽然有理但是政治不正确,政治不正确的底线千万不能碰,但你可以创造荒唐话题触犯别人的权利,让大伙儿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利而不知不觉地将可能导致政治不正确的坎儿跳过去。

  争辩结果,大家为了自身权利不受侵犯,一致认定公司与事件无关,同事也与事件无关,当然安迪与刘斯萌隔着两个层阶,更与事件无关。

  樊胜美长羽绒服里面是一身深蓝色西装套裙,露着两条穿薄袜的腿,站在寒风中等来王柏川的车子。王柏川见面就道:“你穿这么少不会冷?早该跟我说一声,我到门口时候再给你电话,省得你等半天。”

  “没事,昨晚在安迪家里过夜,她家暖气打得像夏天,把我全身捂透了,我出来站这么久还完全感觉不到冷。不过大包里有替换衣服,等面试结束,换了厚衣服上班去。”

  欢乐颂2小说TXT下载:点击这里,下载《欢乐颂2》原著小说(全本完整版)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