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电话 | 地铁 | 微信 | QQ |
 
关于我们 | 业务合作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阅 读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阅读 > 诗词
 
《云阳馆与韩绅宿别》
文章类型:诗词赏析     文章来源:天诺时空
《云阳馆与韩绅宿别》
作者:司空曙

故人江海别,几度隔山川。
乍见翻疑梦,相悲各问年。
孤灯寒照雨,深竹暗浮烟。
更有明朝恨,离杯惜共传。


注解:
1、几度:多少道。
2、乍:骤,突然。
3、共传:互相举杯。

韵译:
老朋友自从江海阔别之后,
几道道隔山隔水难得见面。
忽然相逢却疑心是在梦中,
相怜别后生活互问了庚年。
孤灯冷冷地在雨夜中闪烁,
窗外湿竹笼罩昏暗的轻烟。
最可恨的是明朝又将分别,
这惜别怀盏怎不相对频传?

赏析:

诗写乍见又别之情,不胜黯然。诗由上次别离说起,接着写此次相会,然后写叙谈,最后写惜别,波澜曲折,富有情致。乍见翻疑梦,相悲各问年乃久别重逢之绝唱,与李益的问姓惊初见,称名忆旧容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司空曙:字文明,一作文初,广平(今河北永年东南)人。曾举进士,入剑南节度使韦皋幕府。曾官水部郎中。为“大历十才子”之一。长于五言律。有《司空文明诗集》。

本诗题作《云阳馆与韩绅宿别》,显然是一首惜别诗。云阳是县名,县治在今陕西泾阳县西北。馆是客舍,即今之旅馆。韩绅,《全唐诗》注:“一作韩升卿”。韩愈四叔韩绅卿与司空曙同时,曾任泾阳县令。诗中韩绅可能即为其人。

在唐人惜别诗中,这一首颇具特色。

首联二句,诗人不说此次重逢,却先回忆过去的别离。“故人江海别”,是说相距之远;“几度隔山川”,是说离别之频繁。江海山川,怅望无极,几度分袂,情何以堪!

有了昔年的远别,才推出今日的“乍见”。不期然而然谓之“乍”。诗人于云阳旅邸偶然见到韩绅,“他乡遇故知”,不禁喜出望外。“乍见翻疑梦”,因为相见实在不易,今日晤面,反而疑心是在梦中。当双方都证实这并非梦境时,却又忍不住悲从中来。相互询问对方的岁数,同时感叹似水的年华。“相悲各问年”一语,重心在一“悲”字。久别重逢,本当欣喜,而此刻竟然只有悲怆,正说明双方的情谊非同寻常。无论是喜极而悲、为坎坷的命运而悲、为双方的皤然老态相视而悲,都能证明他们之间感情的深厚,了解的透彻。假若写成“欢欣各问年”,反倒觉得浅俗无味。 第三联“孤灯寒照雨,湿竹暗浮烟”是情景交融的典型笔法。客舍话别,夜静更阑,离人心情未免孤寂、沉重。诗中未正面写人,而从侧面渲染环境:孤灯、寒雨、湿竹、暗烟。“孤”、“寒”、“湿”、“暗”,字字凄冷,“灯”、“雨”、“竹”、“烟”,字字凝重。明写景而暗喻情,情景交融,天衣无缝。

第四联轻轻收束。由今日的短暂相聚又想到明天。昔年的几度分别已足令人心碎了,然而“更有明朝恨”。一个“更”字,蕴含着多少无奈,多少惋惜,多少深情!诗人当然也知道:世上没有不散的筵席。为此,怎能不格外地珍惜这别宴上的杯酒呢?且让我们频频举杯,相互劝慰,也相互祝福吧!

这首诗的特色,在于感情的浓郁,心理刻画笔触的精细。情与景的高度和谐;也在于结尾处诗人轻灵的收束。沉郁中见稳重,深刻中露精巧,使得这首诗的第二联成为传诵千秋的名句。直到今天,我们仍能深深地体味到它强大的艺术生命力。



                               更多内容...

 
 
 
 
 
 
 
 
 
 
唐诗三百首下载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