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电话 | 地铁 | 微信 | QQ |
 
关于我们 | 业务合作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您现在的位置:
张爱玲经典语录大全
文章类别:经典语录     文章出处:天诺时空
 

 

  如果你认识从前的我,你就会原谅现在的我。——张爱玲《倾城之恋》

  啊,出名要趁早呀,来的太晚,快乐也不那么痛快。个人即使等得及,时代是仓促的,已经在破坏中,还有更大的破坏要来。

  一个女人蓦地想到恋人的任何一个小动作,使他显得异常稚气,可爱又可怜。她突然充满了宽容无限制地生长到自身之外去,荫蔽了他的过去与将来,眼睛里就许有这样苍茫的微笑。

  抄袭是最隆重的赞美。——《更衣记》

  女人真是幸运——外科医生无法解剖她们的良心。——《谈女人》

  女人一辈子想的是男人,念的是男人,怨的也是男人。

  你如果认识从前的我,也许会原谅现在的我。

  人生最大的幸福,是发现自己爱的人正好也爱着自己。

  爱情本来并不复杂,来来去去不过三个字,不是我爱你,我恨你,便是算了吧,你好吗,对不起。

  彼此都有意而不说出来是爱情的最高境界,因为这个时候两人都在尽情享受媚眼,尽情的享受目光相对时的火热心理,尽情的享受手指相碰时的惊心动魄。一旦说出来,味道会淡许……

  对于不会说话的人,衣服是一种语言,随身带着一种袖珍戏剧。

  出名要趁早,来得太晚的话,快乐也不是那么痛快。

  教书很难――又要做戏,又要做人。

  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虱子。

  最可厌的人,如果你细加研究,结果总发现他不过是个可怜人。

  生命有它的图案,我们惟有临摹。

  生活的戏剧化是不健康的。像我们这样生长在都市文化中的人,总是先看见海的图画,再看见海;先读到爱情小说,后知道爱。

  美的东西不一定伟大,伟大的东西总是美的。

  个人即使等得及,时代是仓促的,已经在破坏中,还有更大的破坏要来。

  对于大多数女人,爱的意思,就是被爱。

  长的是磨难,短的是人生。

  细节往往是和美畅快,引人入胜了,而主题永远悲观。

  能够爱一个人爱到问他拿零用钱的程度,那是严格的实验。

  人生的所谓生趣,全在那些不相干的事。

  做人做了个女人,就得做个规矩的女人,规矩的女人偶尔放肆一点,便有寻常的坏女人梦想不到的好处可得、

  有两种女人很可爱,一种是妈妈型的,很体贴,很会照顾人,会把男人照顾的非常周到。和这样的女人在一起,会感觉到强烈得被爱。还有一种是妹妹型的。很胆小,很害羞,非常的依赖男人,和这样地女人在一起,会激发自己男人的个性的显现。比如打老鼠扛重物什么的。会常常想到去保护自己的小女人。还有一种女人既不知道关心体贴人,又从不向男人低头示弱,这样的女人最让男人无可奈何。

  听到一些事,明明不相干的,也会在心中拐几个弯想到你。

  这点爱别的不够,结婚时够了。

  牵手是一个很伤感的过程,因为牵手过后是放手!

  爱情和人品没多大关系,从前有个女同事跟我说她喜欢射雕里的杨康,不喜欢郭靖,我很惊奇,爱坏恨好?后来想想,也没什么,杨康认贼作父,卖国求荣是不对。可他对爱情却很执着,这样的人为什么不能享有哎?现实生活中也有这样的例子,古惑仔也有古惑仔的爱情。

  生在这世上,没有一样感情不是千疮百孔的。人生在世上,还不就是那么一回事,归根到底,什么事真,什么是假?

  男人彻底懂得一个女人之后,是不会爱她的。

  你死了,我的故事就结束了,而我死了,你的故事还长的很。

  笑,全世界便与你同声笑,哭,你便独自哭。

  没有一个女子是因为她的灵魂美丽而被爱的。

  如果情感和岁月也能被轻轻撕碎,扔到海中,那么,我愿意从此就在海底沉默。你的言语,我爱听,却不懂得,我的沉默,你愿见,却不明白。

  酒在肚子里,事在心里,中间总好像隔着一层,无乱喝多少酒,都淹不到心里去。

  我爱你,关你什么事?千怪万怪也怪不到你身上去。(张小娴经典语录)

  可惜现实生活中的爱情并不是那么的对等。当你爱的更多,付出更多的时候,你自己都会发觉自己的卑微!

  要做一件事,总能找到时间和理由;不要做一件事,总能找到借口。

  女人一旦爱上一个男人,如赐予女人的一杯毒酒,心甘情愿的以一种最美的姿势一饮而尽,一切的心都交了出去,生死度外!

  感情这东西很难处理的,不能往冰箱里一搁,就以为它可以保存若干时日,不会变质了。

  一个知己就像一面镜子,反应出我们天性中最优美的一部分。

  太剧烈的快乐与太剧烈的悲哀是有相同之点的——同样地需要远离人群!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迟一步,遇上了也只能轻轻地说一句:“哦,你也在这里吗?”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窗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我要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等着你的,不管在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有这么个人。

  失望,有时候也是一种幸福,因为有所期待所以才会失望。因为有爱,才会有期待,所以纵使失望,也是一种幸福,虽然这种幸福有点痛

  如果我不爱你,我就不会思念你,我就不会妒忌你身边的异性,我也不会失去自信心和斗志,我更不会痛苦。如果我能够不爱你,那该多好。

  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如果情感和岁月也能轻轻撕碎,扔到海中,那么,我愿意从此就在海底沉默。你的言语,我爱听,却不懂得,我的沉默,你愿见,却不明白.

  你问我爱你值比值得,其实你应该知道,爱就是不问值不值得。

  我喜欢钱,因为我没吃过钱的苦,不知道钱的坏处,只知道钱的好处。

  要做的事情总找得出时间和机会;不要做的事情总找的出藉口。

  如果你不调戏女人,她说你不是一个男人;如果你调戏她,她说你不是一个上等人。

  回忆永远是惆怅。愉快的使人觉得:可惜已经完了,不愉快的想起来还是伤心。

  一个知己就好象一面镜子,反映出我们天性中最优美的部分。

  替别人做点事,又有点怨,活着才有意思,否则太空虚了。

  书是最好的朋友。唯一的缺点是使我近视加深,但还是值得的。

  一个人在恋爱时最能表现出天性中崇高的品质。这就是为什么爱情小说永远受人欢迎——不论古今中外都一样。

  人因为心里不快乐,才浪费,是一种补偿作用。

  回忆这东西若是有气味的话,那就是樟脑的香,甜而稳妥,像记得分明的块乐,甜而怅惘,像忘却了的忧愁。

  对于三十岁以后的人来说,十年八年不过是指缝间的事,而对于年轻人而言,三年五年就可以是一生一世。

  一般的说来,活过半辈子的人,大都有一点真切的生活经验,一点独到的见解。他们从来没想到把它写下来,事过境迁,就此湮没了。

  男人做错事,但是女人远兜远转地计划怎样做错事。女人不大想到未来——同时也努力忘记她们的过去——所以天晓得她们到底有什么可想的!

  男人憧憬着一个女人的身体的时候,就关心到她的灵魂,自己骗自己说是爱上了她的灵魂。惟有占领了她的身体之后,他才能够忘记她的灵魂。

  要是真的自杀,死了倒也就完了,生命却是比死更可怕的,生命可以无限制地发展下去,变的更坏,更坏,比当初想象中最不堪的境界还要不堪。

  太大的衣服另有一种特殊的诱惑性,走起路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有人的地方是人在颤抖,无人的地方是衣服在颤抖,虚虚实实,极其神秘。

  这世上没有一样感情不是千疮百孔的。

  短的是生命,长的是磨难。

  喜欢一个人,会卑微到尘埃里,然后开出花来。

  硕达无比的自身和这腐烂而美丽的世界,两个尸首背对背栓在一起,你坠着我,我坠着你,往下沉。

  但是,酒在肚子里,事在心里,中间总好象隔着一层,无论喝多少酒,都淹不到心上去。

  他看着自己的皮肉,不像是自己在看,而像是自己之外的一个爱人,深深悲伤着,觉得他白糟蹋了自己。

  女人还没得到自己的一份家业,自己的一份忧愁负担与喜乐,是常常有那种注意守侯的神情的。

  善良的人永远是受苦的,那忧苦的重担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因此只有忍耐。

  深情是我担不起的重担,情话只是偶然兑现的谎言。

  我爱你,为了你的幸福,我愿意放弃一切--包括你。

  小小的忧愁和困难可以养成严肃的人生观。

  女人……女人一辈子讲的是男人,念的是男人,怨的是男人,永远永远。

  无用的女人是最最厉害的女人。

  你疑心你的妻子,她就欺骗你。你不疑心你的妻子,她就疑心你。

  生孩子有什么用?有什么用?生出死亡来?

  外表上看上去世界各国妇女的地位高低不等,实际上女人总是低的,气愤也无用,人生不是赌气的事。


  长安觉得她是隔了相当的距离看这太阳里的庭院,从高楼上望下来,明晰,亲切,然而没有能力干涉,天井,树,曳着萧条的影子的两个人,没有话 不多的一点回忆,将来是要装在水晶瓶里双手捧着看的 她的最初也是最后的爱。

  三十年前的上海,一个有月亮的晚上……我们也许没赶上看见三十年前的月亮。年轻的人想着三十年前的月亮该是铜钱大的一个红黄的湿晕,像朵云轩信笺上落了一滴泪珠,陈旧而迷糊。老年人回忆中的三十年前的月亮是欢愉的,比眼前的月亮大,圆,白;然而隔着三十年的辛苦路往回看,再好的月色也不免带点凄凉。

  世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不是天各一方,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世上最凄绝的距离是两个人本来距离很远,互不相识,忽然有一天,他们相识,相爱,距离变得很近。

  然后有一天,不再相爱了,本来很近的两个人,变得很远,甚至比以前更远。

  爱情使人忘记时间,时间也使人忘记爱情。

  孤单不是与生俱来,而是由你爱上一个人的那一刻开始。

  喜欢一个人,是不会有痛苦的。爱一个人,也许有绵长的痛苦,但他给我的快乐,也是世上最大的快乐。

  两个人一起是为了快乐,分手是为了减轻痛苦,你无法再令我快乐,我也唯有离开,我离开的时候,也很痛苦,只是,你肯定比我痛苦,因为我首先说再见,首先追求快乐的是我。

  凡事皆有代价,快乐的代价便是痛苦。 11、开始的时侯,我们就知道,总会有终结。

  情还没有来到,日子是无忧无虑的;最痛苦的,也不过是测验和考试。当时觉得很大压力,后来回望,不过是多么的微小。

  有些人注定是等待别人的,有些人是注定被人等的。

  缘起缘灭,缘浓缘淡,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我们能做到的,是在因缘际会的时侯好好的珍惜那短暂的时光。

  曾经相遇,总胜过从未碰头。

  为什么要那么痛苦地忘记一个人,时间自然会使你忘记。如果时间不可以让你忘记不应该记住的人,我们失去的岁月又有甚么意义?

  我以为爱情可以克服一切,谁知道她有时毫无力量。我以为爱情可以填满人生的遗憾,然而,制造更多遗憾的,却偏偏是爱情。阴晴圆缺,在一段爱情中不断重演。换一个人,都不会天色常蓝。 18、爱情要完结的时候自会完结,到时候,你不想画上句号也不行。

  同一个人,是没法给你相同的痛苦的。当他重复地伤害你,那个伤口已经习惯了,感觉已经麻木了,无论在给他伤害多少次,也远远不如第一次受的伤那么痛了。

  爱情,原来是含笑饮毒酒。

  爱一个人很难,放弃自己心爱的人更难。

  当爱情来临,当然也是快乐的。但是,这种快乐是要付出的,也要学习去接受失望、伤痛和离别。从此,人生不再纯粹。 23、我们也许可以同时爱两个人,又被两个人所爱。遗憾的是,我们只能跟其中一个厮守到老。

  爱上一个人的时候,总会有点害怕,怕得到他;怕失掉他。

  你曾经不被人所爱,你才会珍惜将来那个爱你的人。

  不能见面的时候,他们互相思念。可是一旦能够见面,一旦再走在一起,他们又会互相折磨。

  只想找一个在我失意时可以承受我的眼泪;在我快乐时,可以让我咬一口的肩膊。

  别离,是为了重聚。

  爱火,还是不应该重燃的。重燃了,从前那些美丽的回忆也会化为乌有。如果我们没有重聚,也许我僣带着他深深的思念洽着,直到肉体衰朽;可是,这一刻,我却恨他。所有的美好日子,已经远远一去不回了。

  感冒原本是一种很伤感的病。

  追求和渴望,才有快乐,也有沮丧和失望。经过了沮丧和失望,我们才学会珍惜。

  相爱却不能相恋,相恋却不相爱。

  我也相信爱可以排除万难;只是,万难之后,又有万难。这是我更相信的。

  你的心就是我的海角和天涯,我不能去得更远。我们此生共赴天涯海角,不是游走半个地球,而是人间相伴。

  你爱我吗?已经爱到危险的程度了。危险到什么程度?已经不能一个人生活。 39、相逢,不是恨晚,便是恨早。

  爱情是风花雪月的事,失意的人是玩不起的。

  无法厮守终生的爱情,不过是人在长途旅程中,来去匆匆的转机站,无论停留多久,始终要离去坐另一班机。

  离开之后,我想你不要忘记一件事:不要忘记想念我。想念我的时候,不要忘记我也在想念你。

  爱情不是避难所,想进去避难的话,是会被赶出来的。

  如果没法忘记他,就不要忘记好了。真正的忘记,是不需要努力的。

  因为爱过,所以慈悲;因为懂得,所以宽容。——这是张爱玲对胡兰成说的话

  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一天,胡兰成向张爱玲提起刊登在《天地》上的照片,张爱玲便取出来送给他,还在后面题上几句话。 3、我自将萎谢了。——张爱玲在写给胡兰成的诀别信中说 

  一个女人,倘若得不到异性的爱,就也得不到同性的尊重,女人就是这点贱。——《倾城之恋》

  你年轻么?不要紧,过两年就老了,这里最不缺青春了。——《倾城之恋》

  笑全世界便与你同笑,哭你便独自哭。——出自张爱玲的小说《花凋》

  照片这东西不过是生命的碎壳;纷纷的岁月已过去,瓜子仁一粒粒咽了下去,滋味各人自己知道,留给大家看的惟有那狼籍的黑白的瓜子壳。——《连环套》

  你问我爱你值不值得,其实你应该知道,爱就是不问值得不值得。——《半生缘》

  我们都是寂寞惯了的人。——《半生缘》

  生于这世上,没有一样感情不是千疮百孔的。——出自短篇小说《留情》

  有一天我们的文明,不论是升华还是浮华,都要成为过去。然而现在还是清如水明如镜的秋天,我应当是快乐的——出自张爱玲的《传奇》再版序

  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玫瑰就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玫瑰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玫瑰就是衣服上的一粒饭渣子,红的还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红玫瑰与白玫瑰》

  楼下公鸡啼,我便睡。像陈白露。像鬼――鬼还舒服,白天不用做事。按:陈白露是<日出>里的交际花。她有一句出名的对白:“太阳不是我们的,我们要睡了。”

  我们下一代同我们比较起来,损失的比获得的多。例如:他们不能欣赏<红楼梦>。

  “人性”是最有趣的书,一生一世看不完。

  不知听多少胖人说过,她从前像我那年纪的时候比我还要瘦――似乎预言将来我一定比她们还要胖。按:爱玲不食人间烟火,从前瘦,现在苗条,将来也没有发胖的危险。

  “才”、“貌”、“德”都差不多一样短暂。像xx,“娶妻娶德”,但妻子越来越唠叨,烦得他走投无路。

  有些书喜欢看,有些书不喜欢看――像奥亨利的作品――正如食物味道恰巧不合胃口。

  我有一阵子不同别人接触,看见人就不知道说什么好。如果出外事,或者时常遇到陌生人,慢慢会好一点,可是又妨碍写作。

  有人说:不觉得时间过去,只看见小孩子长大才知道。我认为有一个更好的办法,就是每到月底拿薪水,知道一个月又过去了。但从来没有过这种经验。

  “秋色无南北,人心自浅深”,这是我祖父的诗。

  女明星、女演员见我面总劈头就说:“我也喜欢写作,可惜太忙。”言外之意,似乎要不是忙着许多别的事情――如演戏――她们也可以成为作家。

  有人共享,快乐会加倍,忧愁会减半。

  搬家真麻烦!可是一想起你说过:“以前我每次搬家总怨得不得了,但搬后总觉得:幸亏搬了!”我就得到一点安慰。

  我故意不要家里太舒齐,否则可能:(一)立刻又得搬家(二)就此永远住下去,两者皆非所愿。

  你们卧室的小露台像“庐山一角”,又像“壶中天地”。

  从前上海的橱窗比香港的值得看,也许白俄多,还有点情调。按:近年香港也有值得大看特看的橱窗了。

  这几天总写不出,有如患了精神上的便秘。

  写了改,抄时还要重改,很不合算。

  人生恨事:(一)海棠无香;(二)鲥鱼多刺;(三)曹雪芹<红楼梦>残缺不全;(四)高鹗妄改――死有余辜。

  她的眼睛总使我想起“涎瞪瞪”这几字。

  听你说她穿什么衣服,有如看照相簿。面孔已经熟悉,只要用想象拿衣服配上去就可以。

  有些作家写吃的只捡自己喜欢的。我故意写自己不喜欢的,如面(又快又经济)、茶叶蛋、蹄膀。

  别人写出来的东西像自己,还不要紧;只怕比自己坏,看了简直当是自己“一时神智不清”写的,那才糟呢!

  写小说非要自己彻底了解全部情形不可(包括人物、背景的一切细节),否则写出来像人造纤维,不像真的。

  写完一章就开心,恨不得立刻打电话告诉你们,但那时天还没有亮,不便扰人清梦。可惜开心一会儿就过去了,只得逼着自己开始写新的一章。

  我这人只有一点同所有女人一样,就是不喜欢买书。其余的品质――如善妒、小气――并不仅限于女人,男人也犯的。在乱世中买书,丢了一批又一批,就像有些人一次又一次投机失败,还是不肯罢手。等到要仓皇逃离,书只能丢掉,或三钱不值两钱地卖掉,有如女人的首饰,急于脱手时只能削价贱卖;否则就为了那些书而生根,舍不得离去,像xxx那样困居国内。我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像某些男人那么喜欢买书的女人,女人总觉得随便买什么都比买书好。结论是:一个女人如果肯默不出声,不云干涉男人买书,可以说经得起爱情的考验。

  办杂志,好像照顾嗷嗷待哺的婴孩,非得按时喂他吃,喂了又喂,永远没有完。我一听见xx的计划就担心这一点。

  最讨厌是自以为有学问的女人和自以为生得漂亮的男人。

  本来我以为这本书的出版,不会像当初第一次出书时那样使我快乐得可以飞上天,可是现在照样快乐。我真开心有你们在身边,否则告诉谁呢?

  狂喜的人,我还能想象得出他们的心理;你们这种谦逊得过分的人,我简直没法了解!

  我小时候没有好衣服穿,后来有一阵拼命穿得鲜艳,以致博得“奇装异服”的“美名”。穿过就算了,现在也不想了。

  这首诗显然模仿梁文星的作品,有如猴子穿着人的衣服,又像又不像。

  我喜欢的书,看时特别小心,外面另外用纸包着,以免污损封面,不喜欢的就不包。这本小说我并不喜欢,不过封面实在好看,所以还是包了。

  这张脸好像写得很好的第一章,使人想看下去。

  即使是家中珍藏的宝物,每过一阵也得拿出来,让别人赏玩品评,然后自己才会重新发现它的价值。

  公寓是最合理想的逃世的地方。厌倦了大都会的人们往往记挂着和平幽静的乡村,心心念念盼望着有一天能够告老归田,养蜂种菜,享点清福,殊不知在乡下多买半斤腊肉便要引起许多闲言闲语,而在公寓房子的最上层你就是站在窗前换衣服也不妨事!——《公寓生活记趣》(上海,常德路195号,常德公寓,当年的名字是爱丁堡公寓(EdingburghHouse)。1939年,张爱玲与母亲和姑姑住在51室;1942年搬进了65室(现在为60室),直至1948年。)

  我是一个古怪的女孩,从小被目为天才,除了发展我的天才外别无生存的目标。然而,当童年的狂想逐渐褪色的时候,我发现我除了天才的梦之外一无所有——所有的只是天才的乖僻缺点。世人原谅瓦格涅的疏狂,可是他们不会原谅我。

  我发现我不会削苹果。经过艰苦的努力我才学会补袜子。我怕上理发店,怕见客,怕给裁缝试衣裳。许多人尝试过教我织绒线,可是没有一个成功。在一间房里住了两年,问我电铃在那儿我还茫然。我天天乘黄包车上医院去打针,接连三个月,仍然不认识那条路。总而言之,在现实的社会里,我等于一个废物。

  我母亲给我两年的时间学习适应环境。她教我饭;用肥皂粉洗衣;练习行路的姿势;看人的眼色;点灯后记得拉上窗帘;照镜子研究面部神态;如果没有幽默天才,千万别说笑话。

  “总而言之,在现实的社会里,我等于一个废物。在待人接物的常识方面,我显露惊人的愚笨。”的两年计划是一个失败的试验。除了使我的思想失去均衡外,我母亲的沉痛警告没有给我任何的影响。”

  “生活的艺术,有一部分我不是不能领略。我懂得怎么看“七月巧云”,听苏格兰兵吹bagpipe,享受微风中的藤椅,吃盐水花生,欣赏雨夜的霓虹灯,从双层公共汽车上伸出手摘树顶的绿叶。”在没有人与人交接的场合,我充满了生命的欢悦。

  我喜欢参差的对照写法,不喜欢用善与恶,灵与肉的斩钉截铁的冲突那种古典的写法,所以我的作品有时候眼主题欠分明……

  我立在阳台上,在黯蓝的月光里看那张照片,照片里的笑,似乎有藐视的意味,然而那注视里还是有对这世界难言的恋慕。

  我们也许没赶上看见三十年前的月亮,年轻的人想着三十年前的月亮应该是铜钱大的一个红黄的湿晕,像朵云轩信笺纸上落了一滴泪珠,陈旧而迷糊。老年人回忆中的三十年前的月亮是欢愉的,比眼前的月亮大,圆,白,然而隔着三十年后的辛苦路往回看,再好的月亮也不免带点凄凉。——《金锁记》 92、1955年离开香港前,我乘船到美国去,在檀香山入境检查的是个瘦小的日裔青年。后来我一看入境纸上的表格赫然填写着:“身高六尺六寸半体重一百零二磅”不禁一笑——有这样粗心大意的!五尺六寸半会写成六尺六寸半。其实是一个Freudianslip(弗洛依德式的错误)。心理分析宗师认为世上没有笔误或是偶尔说错一个字的事,都是本来心里就是这样想,无意中透露的,我瘦,看着特别高。那是这海关职员怵目惊心的记录。

  “死生契阔,与子成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一首悲哀的诗,然而它的人生态度又是何等肯定。我不喜欢壮烈。我是喜欢悲壮,更喜欢苍凉壮烈只是力,没有美,似乎缺少人性。悲哀则如大红大绿的配色,是一种强烈的对照。 94、悠长得像永生的童年,相当愉快地度日如年,我想许多人都有同感。然后崎岖的成长期,也漫漫长途,看不到尽头,满目荒凉。然后时间加速越来越快,繁弦急管转入急管衰弦,急景凋年已经遥遥在望。——张爱玲概括自己的一生


  一个知已就好像一面镜子,反映出我们天性中最优美的部分——出自《张爱玲语录》

  普通人的一生,再好也是桃花扇,撞破了头,血溅到扇子上,就这上面略加点染成一枝桃花。

  感情这东西是很难处理的,不能往冰箱里一搁,就以为它可以保存若干时日,不会变质了。

  人类总是害怕自己未知的东西。

  记得绝望和希望,彼此厮杀。

  你永远不懂我伤悲,就像白天不懂夜的黑。

  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大多数事情超出我们的理解之外。

  我是一朵不开花的花,尚未学会绽放,就已学会凋零。

  人的一生中有大大小小的等待,人渐渐忘记了自己等待的是什么。

  在你面前我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我的心里是喜欢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张爱玲在送给胡兰成的照片背面题写)

  一个有爱情的家庭里面的孩子,无论生活如何的不安定,仍旧是富于自信心与同情--积极,进取,勇敢。

  人生最可爱就在那一撒手。

  很多我们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事情,就在我们念念不忘的日子里,被我们遗忘了。

  那些刻在椅子背后的爱情,会不会像水泥上的花朵,开出没有风的,寂寞的森林。

  有些事情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

  那些以前说着永不分离的人,早已经散落在天涯了。

  原来和文字沾上边的孩子从来都是不快乐的,他们的快乐象贪玩的小孩,游荡到天光,游荡到天光却还不肯回来。

  你永远也看不到我最寂寞时候的样子,因为只有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才最寂寞。

  总有一天我会从你身边默默地走开,不带任何声响。

  我就像现在一样看着你微笑,沉默,得意,失落,于是我跟着你开心也跟着你难过,只是我一直站在现在而你却永远停留过去。

  不是每一次努力都会有收获,但是,每一次收获都必须努力,这是一个不公平的不可逆转的命题。

  当你真正爱一样东西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语言多么的脆弱和无力。文字与感觉永远有隔阂。

  记忆像是倒在掌心的水,不论你摊开还是紧握,终究还是会从指缝中一滴一滴流淌干净。

  我回过头去看自己成长的道路,一天一天地观望,我站在路边上,双手插在风衣的兜里看到无数的人群从我身边面无表情地走过,偶尔有人停下来对我微笑,灿若桃花。我知道这些停留下来的人终究会成为我生命中的温暖,看到他们,我会想起不离不弃。 57、有一天都会面目全非,时光没有教会我任何东西,却教会了我不要轻易去相信神话

  风空空洞洞地吹过。一年又这么过去。而来年,还要这么过去。我不知道是安稳的背后隐藏着沮丧,还是沮丧里终归有安稳。只是我们,无法找到。

  一只野兽受了伤,它可以自己跑到一个山洞躲起来,然后自己舔舔伤口,自己坚持,可是一旦被嘘寒问暖,它就受不了。 60、我一直喜欢下午的阳光。它让我相信这个世界任何事情都会有转机,相信命运的宽厚和美好。

  每一个蝴蝶都是从前的一朵花的鬼魂,回来寻找它自己。

  一个承诺在最需要的时候没有兑现,那就是出卖,以后再兑现,已经没什么意思了。

  一个人最大的缺点不是自私、多情、野蛮、任性,而是偏执地爱一个不爱自己的人。

  年纪轻的时候,倒是敢说话,可是没有人理睬他。到了中年,在社会上有了地位,说出话来相当分量,谁都乐意听他的,可是正在努力的学做人,一味的唯唯否否,出言吐语,切忌生冷,总拣那烂熟的,人云亦云。等到年纪大了,退休之后,比较不负责任,可以言论自由了,不幸老年人总是唠叨的居多,听得人不耐烦,任是入情入理的话,也当做耳边风。这是人生一大悲剧。 82、每个人都是一个国王,在自己的世界里纵横跋扈,你不要听我的,但你也不要让我听你的。

  一些男人喜欢把女人教坏了,又喜欢去感化坏的女人,使她变为好女人。

  世上的好人比真人多。

  每段感情开始的时候都有他存在的理由,结束时也有他结束的必然。

  你是到底不肯。我想过,我倘使不得不离开你,亦不致寻短见,亦不能再爱别人。我将只是萎谢了。

  夫妻缘来都是极相爱的人,才有勇气决定共度一生,但三年五年,十年八年,总会腻的,不分手也只是如亲人一样生活在一起。可是如果是亲人,又何必再做夫妻呢?你没有答案,我也没有。同样张爱玲没有。

  他终于微笑着向她微微一点头。但是他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号,再也找不出一句话来,脑子里空得像洗过了一样,两人默默相对,只觉得那似水流年在那里滔滔滴流着。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你以为明天一定可以继续做的;有很多人你以为一定可以再见到面的,于是,在你暂时放下手,或者暂时转过身的时候,你心中所有的,只是明日又重聚的希望,有时候甚至点这点希望也不会感觉到。

  可惜世间,懂得爱情的男子是在是太少!在男人心里真正完美的女人,总是随着时间,阅历的变化,不断地变化着!你永远达不到的。所以,不管是红玫瑰,还是白玫瑰,都永远有不能让人满足的遗憾和欠缺没所以男人总是永远渴望别的玫瑰魅惑的来临。

  我不爱你了,我知道你也早就不爱我了得。

  每一个女子的灵魂中都同时存在红玫瑰和白玫瑰,但只有懂得爱的男子,才会令他爱的女子越来越美,即使是星光一样寒冷的白色花朵,也同时可以娇媚地盛放风情。


  要是真的自杀,死了倒也就完了,生命却是比死更可怕的,生命可以无限制滴发展下去,变得更坏,更坏,比当初想象中最不堪的境界还要不堪。

  坐在电车上,抬头看着前面立着的人,尽多相貌堂堂,一表非俗的,可是鼻子里很少是干净的。

  她的眼神泛着智慧的冷光。

  钱太多了,就用不着考虑;完全没有钱,也用不着考虑了。

  其实,女人的美,从来蕴涵着千个面目,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看到它,在一个足够聪明的男子面前,它会展露给你世上最微妙的色彩。彼刻,纯白艳红,呈现另番甜美的面貌。那样曼妙的花朵,需要刻骨的爱怜,聪慧的温情,才可以灌溉。

  好男人:他懂得女人的光华以紧紧地溶进了自己的生命!是女人的幸运!
坏男人:他会厌倦,很轻易地把光环从自己身上剥离,然后抛弃!是女人的不幸!这段话说的如此的形象和具体,一直被我所记住。

  铁打的妇德。永生永世微笑的忍耐。

  有一天微妙的文明,不论是升华还是浮华,都要成为过去。然而现在还是清如水明如镜的秋天,我应当是快乐的。

  他不过是一个自私的男子,她不过是一个自私的女人。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个人主义是无处容身的,可是总有一个地方能容得下一对平凡的夫妻。

  怅望三十秋一洒泪,萧条异代步同时。

  只是女人天性的柔弱,注定她们的爱情惨和了太多的纵容和被纵容的成份。

  男人初始时,大多是喜欢淡雅清丽的白玫瑰,皎洁的清香,象是冰凉的高山之雪,值得付出一生的代价,求得在这冰凉水流中的沉沦。

  装扮得很像样的人,在像样的地方出现,看见同类,也被看见,这就是社交。

  精神恋爱的结果永远是结婚,而肉体之爱往往就停顿在某一个阶段,很少结婚的希望。

  漂亮的女孩子不论出身高低,总是前途不可限量,或者应当说不可测,她本身具有命运的神秘性。一结了婚,就死了个皇后,或是死了个名妓,谁也不知道是哪个。

  以美好的身体取悦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职业,也是极普遍的妇女职业,为谋生而结婚的女人全可以归在这一项下。这也无庸讳言——有美丽的身体,以身体悦人,有美丽的思想,以思想悦人,其实也没有多大的分别。 83.你这样的好人,女人一见了你就想替你做媒,可并不想把你留给她自己。

  人本来就是动物,可是没有谁像她这样肯定地是一只动物。

  人生四大恨:海棠无香;鲥鱼多刺;曹雪芹《红楼梦》残缺不全;高氏妄改——死有余辜。 

  用别人的钱,即使是父母的遗产,也不如用自己赚来的钱自由自在,良心上非常痛快。可是用丈夫的钱,如果爱他的话,那却是一种快乐,愿意想自己是吃他的饭,穿他的衣服。那是女人的传统权利,即使女人现在有了职业,还是舍不得放弃的。 1、当你穿上了爱情的婚纱,我也披上了和尚的袈裟。

  给我一个支点,让我重新撬动你的心好吗?可令我难过的是,直到你离去,也始终不肯给我这个支点。

  如果你的婚姻不幸福,那就回来找我吧,哪怕我已经老得走不动了,我也会带你一起私奔的。

  昨天,我卖身给学业,所以今天我无所事事;而明天,我将嫁身于生计。

  有的人走了就再也没回来过,所以,等待和犹豫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无情的杀手!

  不爱的爱情,永远不会变坏。所以,我们调情,我们暧昧,却永远不要相爱。 7、守一颗心,别像守一只猫。它冷了,来偎依你;它饿了,来叫你;它痒了,来摩你;它厌了,便偷偷地走掉。守一颗心,多么希望像守一只狗,不是你守它,而是它守你!

  在人群中偷看你的笑脸,恍惚间仿佛回到从前。会不会有一天我们再一次地偶然相遇,一见钟情,然后彼此相恋?

  诺言的“诺”字和誓言的“誓”字都是有口无心的。

  好想来一次安静的认真的努力的唐吉坷德式的单恋。

  人一辈子也无法心心相印,他们孤独的只剩下肉体和金钱的交换了。所以,请等待那个对你生命有特殊意义的人。 12、在我的世界里,你依旧纯洁,脏了的只是这个世界。

  以后你会不经意地想起我,请别忘记我曾那样深深地爱过你。

  阳光擦干了我思念你的泪水。

  踮起脚尖,我们就能离幸福更近一点吗?

  我生命里的温暖就那么多,我全部给了你,但是你离开了我,你叫我以后怎么再对别人笑。

  有些人会一直刻在记忆里的,即使忘记了他的声音,忘记了他的笑容,忘记了他的脸,但是每当想起他时的那种感受,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

  我爱你,没有什么目的。只是爱你。

  离别和失望的伤痛,已经发不出声音来了。 20、感情有时候只是一个人的事情。和任何人无关。爱,或者不爱,只能自行了断。

  那些美丽的小鱼,它们睡觉的时候也睁着眼睛。不需要爱情,亦从不哭泣。它们是我的榜样。

  对弈的人已走,谁还在意推敲红尘之外的一盘残棋。

  我们也有过美好的回忆,只是让泪水染得模糊了。

  我一直在寻找那种感觉,那种在寒冷的日子里,牵起一双温暖的手,踏实地向前走的感觉。

  因为平淡,我们的爱情有时会游离原本温馨的港湾;因为好奇,我们的行程会在某个十字路口不经意的拐弯,就在你意欲转身的刹那,你会听见身后有爱情在低声地哭泣。

  夜晚来了我还依然睁着眼睛,是因为我看见了你留在月光下的痕迹。

  在这城市里,我相信一定会有那麼一个人,想著同样的事情,怀著相似的频率,在某站寂寞的出口,安排好了与我相遇。

  用一转身离开,用一辈子去忘记。

  时间没有等我,是你忘了带我走,我们就这样迷散在陌生的风雨里,从此天各一方,两两相忘。

  情,亲情我们之间无所不有,却唯独没有爱情。

  如果有来生,我愿做你的妹妹,即使我们无法步入婚姻的殿堂,我也可以做你永远无法割舍的亲人!

  知道吗,男孩站在女孩的左边是因为那样可以离她的心更近一些。 33、为追求到我喜欢的人,我愿意放弃我所拥有的一切,可当我放弃这一切后,她还会接受我的爱吗?首语:都说世上伤心的人比开心的人多,可更多的时候我认为伤心是会上瘾的。

  当你爱我时,我的心在沉睡;当我爱你时,你的心已冰封。

  爱情看起来很浪漫、很纯情,可最终现实是残酷的,因为她经不起油盐酱醋的烹制。

  有些事终究要学会忘记,有一天,忘记你,忘记我们以前的誓言。曾经小小的幸福小小的感动小小的房子,是那时我大大的幸福大大的感动大大的天地。

  人生就像一场舞会,教会你最初舞步的人却未必能陪你走到散场。

  都说从此天涯陌路~什么是天涯?转身,背向你,此刻已是天涯。

  每一个爱情故事的开始总是灿烂如花,而结尾却又总是沉默如土。

  失恋的人虽各不相同,但仰望星空却是唯一的不约而同。

  我颠倒了整个世界,只为摆正你的倒影。

  如果一个人的感情得到了解脱,那么另一个人将走向可怕的地狱。

  爱情就是上辈子欠下的情债这辈子来还——我上辈子一定俗不可耐,搞得我今生无债可还。

  如果以后只有一口稀饭了,你先喝,喝完了,我再把碗舔干净。

  亲爱的,出去玩累了、受伤了的话就回来吧,我还在这里等你。

  有人追求幸福,所以努力;有人拥有幸福,所以放弃。

  爱情是场梦,可有些人却总睡过了头。

  你为了一个美丽的未来,放弃了我们温暖的现在。

  爱情犹如一场奢华的盛宴,每每盛装出席,结果却总是满杯狼羁。而下一次盛宴到来,却依然又要盛装出席。

  爱一个人不是向她承诺会对她有多好,而是明知爱的毫无指望,却还一直在那里傻傻地等她。

  地球之所以是圆的,是因为上帝想让那些走失或者迷路的人能够重新相遇。

  有人说平行线最可怕,但我认为最可怕的是相交线——明明他们有过交集,却总会在以后某个时刻相互远离,而且越走越远。

  深深地伤害了最爱我的那个人,那一刻,我听见他心破碎的声音。直到转身,我才发现,原来那声心碎,其实,也是我自己的。

  看见你抱着别人,我知道,有时候,哭是没有眼泪的。

  生活是一袭华美的袍,上面爬满了虱子。

  我喜欢我四岁的时候,怀疑一切的眼光。

  装扮得很象样的人,在象样的地方出现,看见同类,也被看见,这就是社交。

  对于大多数的女人,“爱”的意思就是“被爱”。
  回忆永远是惆帐的。愉快的使人觉得:可惜已经完了,不愉快的想起来还是伤心。
  外面下着雨,已经下了许多天,点点滴滴,歪歪斜斜,像我的抄不完的草稿。

  生命也是这样的吧,它有它的图案,我们唯有临摹。

  一个女人不管有多么的风华绝代,才华出众,如果没有爱情,那也不过是一朵等待枯萎的玫瑰而已。

  你在做什么?我在仰望天空。30度的仰望是什么?是我想念她的角度。为什么要把头抬到30度?为了不让我的眼泪掉下来……

  好想来一次安静的认真的努力的唐吉坷德式的恋……

  对弈的人已走,谁还在意推敲红尘之外的一盘棋?

  终有一天你会知道:公交5分钟一班,地铁9分钟一班,我们的爱——一辈子只有这一班!


            


  张爱玲简介:

  张爱玲,中国现代作家,本名张瑛,出生在上海。张爱玲的家世显赫,祖父张佩纶是清末名臣,祖母李菊耦是朝廷重臣李鸿章的长女。张爱玲一生创作大量文学作品。类型包括小说、散文、电影剧本以及文学论著,她的书信也被人们作为著作的一部分加以研究。1944年张爱玲结识作家胡兰成与之交往。1973年,张爱玲定居洛杉矶,1995年9月8日,张爱玲的房东发现她逝世于加州韦斯特伍德市罗彻斯特大道的公寓,终年75岁,死因为动脉硬化心血管病。

              

  张爱玲经典小说集:

  《不幸的她》上海圣玛利女校年刊《凤藻》总第十二期,1932年,为作者处女作,(华东师大陈子善考证)。

  《牛》,上海圣玛利亚女校《国光》创刊号,1936年。

  《霸王别姬》,《国光》第九期,1937年。

  《沉香屑第一炉香》,上海《紫罗兰》杂志,1943年5月,收入《传奇》。

  《沉香屑第二炉香》,《紫罗兰》,1943年6月,收入《传奇》。

  《茉莉香片》,上海《杂志》月刊第11卷4期,1943年7月,收入《传奇》。

  《心经》,上海《万象》月刊第2—3期,1943年8月,收入《传奇》。

  《倾城之恋》,《杂志》第11卷6—7期,1943年9—10月,收入《传奇》。

  《琉璃瓦》,《万象》第5期,1943年11月,收入《传奇》。

  《金锁记》,《杂志》第12卷2期,1943年11—12月,收入《传奇》。

  《封锁》,上海《天地》月刊第2期,1943年11月,收入《传奇》。

  《连环套》,《万象》7—10期,1944年1—6月,收入《张看》。

  《年青的时候》,《杂志》第12卷5期,1944年2月,收入《传奇》。

  《花凋》,《杂志》第12卷6期,1944年3月,收入《传奇》。

  《红玫瑰与白玫瑰》,《杂志》第13卷2—4期,1944年5—7月,收入《传奇》。

  《殷宝滟送花楼会》,《杂志》第14卷2期,1944年11月,收入《惘然记》。

  《等》,《杂志》第14卷3期,1944年12月,收入《传奇》。

  《桂花蒸阿小悲秋》,上海《苦竹》月刊第2期,1944年12月,收入《传奇》。

  《留情》,《杂志》第14卷5期,1945年2月,收入《传奇》。

  《创世纪》,《杂志》第14卷6期,第15卷1、3期,1945年3—6月,收入《张看》。

  《鸿鸾禧》,上海《新东方》第9卷第6期。1944年6月。

  《多少恨》,上海《大家》月刊第2—3期,1947年5—6月,收入《惘然记》,台湾皇冠出版社,1983年6月。

  《小艾》,上海《亦报》,1950年连载,江苏文艺出版社,1987年7月。《十八春》,上海《亦报》连载,1951年出单行本。

  《秧歌》,香港《今日世界》月刊,1954年。

  《赤地之恋》,香港《今日世界》,1954年。

  《五四遗事》,台北《文学》杂志,1957年,收入《惘然记》。

  《怨女》,香港《星岛晚报》连载,1966年,台北皇冠出版社出版,1968年。

  《半生缘》,1968年,先在台湾《皇冠》杂志刊出,后改名为《惘然记》,收入《惘然记》。

  《相见欢》,收入《惘然记》。

  《色·戒》,台湾《中国时报·人间副刊》,1979年,收入《惘然记》。

  《浮花浪蕊》,收入《惘然记》,1983年。

  (以上三篇约作于1950年,发表时间晚。)

  《小团圆》(创作于1970年,于2009年2月23日在台出版,4月8日在大陆出版发行,引起热议。)

  《同学少年都不贱》(这部中篇作于1973年至1978年之间,2004年2月台湾皇冠出版社推出了这本小说的正体字单行本。)




                                                更多内容...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