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剧 | 电影 | 常用软件 | 杀毒技术 | 装机必备 | 设计之家 | 小说阅读 | 网页素材 | 实用查询 | 学院 | 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顺娘》
 
主要角色

陈顺英-马雅舒饰

陈乌秋-刘恺威饰

刘雪华饰演慧姨

岳跃利饰七舅公

周舍-何中华饰

吴樾饰李福财

姜鸿饰马胭脂

丁莉饰丽虹

宗峰岩饰赖家丛

片名:《顺娘》
出品人:曹 剑 应志琪
总监制:李向民 黄继胜
总制片人:姜银贵
总策划:嵇道青
监 制:朱春咏
策 划:蔡传道
总发行:万国栋
主 演:
马雅舒饰陈顺英 刘恺威饰陈乌秋
刘雪华饰慧 姨 岳跃利饰七舅公
吴 樾饰李福财 姜 鸿饰马胭脂
丁 莉饰丽 虹 宗峰岩饰赖家丛
何中华饰周 舍 王 晖饰马士林
刘 洁饰赖 母 如 萍饰陈心慧
蔡 晶饰珍 珠 淳于珊珊饰家儒
王 槊饰庆 诚 田 野饰 小六
陈潘晶饰小 凤  
承制:江苏省浪淘沙影业有限公司
联合出品:江苏省浪淘沙影业有限公司  南京军区政治部电视艺术中心
独家发行:
江苏省浪淘沙影业有限公司
 


点这里下载电视剧 -> 下载地址 [本地下载]




剧情介绍

  第一集

  陈家几代女儿天生都有断掌的掌纹,乡俚间将断掌的女人视为不祥之人,因传说,断掌的女子将会克夫、克子、克死父母!

  陈顺英一出生,便与母亲心慧、阿姨玉慧同样生有断掌,顺英的父亲更在顺英出生之时意外死亡,母亲面对极大的宿命压力,以自尽的方式,希望为女儿顺英换取未来幸福的人生!

  二十二年后~

  今天是顺英出阁的日子,然而迎亲的吉时已到,却不见新郎前来,赖母气愤的表示,陈家隐瞒顺英断掌的事实,害得儿子被克,命在旦夕。赖母要求退婚!

  顺英亦请家族长辈七舅公与慧姨同意,解除这门充满迷信与不公平的婚姻。

  经过退婚风波,慧姨十分自责,但顺英却认为不可受断掌的迷信传言而左右,她要以坦然的态度,面对未来的人生,颠覆断掌所带给陈家女儿悲惨的命运!

  陈家总管马士林的女儿胭脂与顺英情同姊妹,在顺英最低潮的时刻,她总是仗义执言,不停的给顺英加油打气。

  慧姨的侄子李福财暗恋顺英多年,见顺英解除婚约,心中不由放下一颗大石,他同样也鼓励着顺英,希望顺英尽快走出被退婚的难堪。

  陈乌秋是一个四处漂泊的卖货郎,他热情而善良,幼年因家乡一场瘟疫,夺去他父母亲人的生命,成为一个流浪的孤儿;同样在这场瘟疫中侥幸存活的还有丽虹,两个小小年纪的孩童相依为命了一段时期,后来乌秋被戏班子收养,丽虹则被老鸨珍珠带进怡春院,并栽培为怡春院中的花魁!丽虹的心里,一直爱恋着乌秋,但乌秋却只把丽虹当成妹妹看待……

  在乌秋对爱情还懵懂无知之际,遇见了顺英,顺英出众的气质与温婉的模样,令平日大而化之的乌秋怦然心动,顺英亦对乌秋的热心留下深刻的印象!

  顺英向乌秋买绣花布,不料乌秋在竹篓找寻时,却被蜈蚣所咬伤--

  顺英在庙中为家丛祈福,赖母姊妹怒指顺英断掌带衰,今天若不在菩萨面前起誓,家丛一定会被她克死……

  顺英反驳赖母,表示赖母若不尽快替家丛请位名医对症下药,恐怕害死家丛的不是自己的断掌,而是赖母的迷信与拖延!

  赖母见顺英竟将家丛病情严重的理由,转嫁到自己身上,在众目睽睽之下,令她难堪不已,因而怒不可抑,挥手便赏了顺英两个耳光,围观众人皆为此举而愣住……

  第二集

  乌秋被蜈蚣咬伤,再加上淋雨受了风寒,病倒在怡春院。丽虹为了收留昏迷的乌秋, 痴情的丽虹,为乌秋挂上祈福的白色灯笼,昏迷中的乌秋,在恍惚中看见一道光亮,观世音菩萨(顺英貌)缓缓降落在乌秋面前,并以柳叶沾取净瓶水洒于乌秋身上;剎那间,乌秋感到身上的疼痛远离,自己也从昏迷中慢慢清醒…

  七舅公得知福财破坏顺英婚事,气急追打之,顺英不愿一直活在断掌的阴影下,决定走出户外面对一切,胭脂虽担心顺英受不了三姑六婆的指指点点,但亦不得不佩服顺英面对困境的决心!

  戏台上的武生乃是乌秋小时在戏班学戏的师弟,因一演员临时得了急病,而由经过的乌秋上台代打,乌秋不但再度遇见在台下看戏的顺英,更听见一些婆婆妈妈,八卦的说起顺英因断掌会克夫、克子而被男方家退婚,乌秋十分同情被言语中伤的顺英……

  乌秋亦因这次跨刀演出的机会而与师弟大山相聚,好客的大山夫妻,热情的将四处为家的乌秋留下!

  乌秋在整理竹篓内的杂货时,发现数日前顺英想买的白色绣花丝巾,因此不顾天黑雨大,坚持为顺英将绣花巾送到。其实,乌秋内心更想告诉顺英的是:断掌并不是罪恶,更无须介意因为断掌而遭退婚。然而在陈家上下全都小心翼翼避免提及退婚之事,乌秋竟毫无顾忌的在顺英面前开口,顺英脸色一沈周遭的空气彷佛瞬间凝结……

  第三集

  胭脂见素昧平生的乌秋,竟然一开口就说中顺英的痛处,气得破口大骂,顺英却阻止胭脂,并感谢乌秋的鼓励。

  顺英是真心感激乌秋的这番话,因此努力的绣着观音图像,打算参加今年庙里举办的扮观音祈福法会,夜里,喝醉的福财闯进顺英的房间,借着酒胆,大胆向顺英示爱。福财表自己一直很喜欢顺英,但又怕娶了顺英将被断掌所克,如果两人只是相爱,不正式成亲,就可以避过这个厄运。顺英大感受伤,福财冲动的抱住顺英,顺英大声求救,闻声赶至的慧姨,见福财非礼顺英,气得拼命搥打福财,福财对婶婶说出喜欢顺英之心,但又怕遭断掌所克,慧姨伤心不已,表自己也是断掌的女人,但若无她这个断掌的婶婶,他能到陈家来继续过着优渥无虞的生活吗?

  福财见婶婶真的动气,酒也吓醒,诚心对慧姨表示,他是真的将婶婶当成自己的母亲,这世上,他最爱的人,就是婶婶与顺英!

  顺英在近日遭受退婚、流言、与福财的刺激,个性坚毅的她,决定不向这些打击低头,她剪下自己一束长发,一针一线,完成一幅栩栩如生的观音发绣!

  顺英打算以这幅观音发绣参加扮观音祈福选拔,七舅公表示断掌难被村民接受扮观音一事,顺英坚持争取自己的权益--

  家丛病情好转,得知父母竟已到陈家退婚,到陈家道歉,并打算再次向顺英求亲。此时正是顺英扮观音举行祈福大会之际,家丛冲动的来到现场拦住顺英。村民将此祈福大会视为神圣的仪式,因此认定家丛前来闹场乃是对菩萨的大不敬,家丛被村民当众架开—

  此时找到乌秋的丽虹,正与乌秋一起前来参加祈福大会,两人看见这一幕,皆在心中大为震撼,乌秋惊见扮观音的顺英,不就是他重病昏迷时,在梦里为他洒上净水,而使他得以脱离病痛的梦中观音吗?

  丽虹则是见到家丛为了追求自己所爱,能义无反顾的在众人面前勇敢表达!

  家丛被村民带到寺庙大厅,要求他为这次破坏祈福大会,在菩萨面前磕头赔罪。家丛以坚定的口吻表示,他愿为自己的莽撞与对顺英造成的伤害跪地磕头赔罪,祈求菩萨再给他一次机会,让他挽回顺英!

  身体虚弱的家丛,在众目睽睽之下,不断磕以响头,七舅公、慧姨、胭脂都为家丛此举所深深动容……家丛勉强支撑虚弱的身体,坚持到第一百个响头,终于不支倒地,众人大惊—

  第四集

  胭脂将家丛在菩萨面前的祈求告诉顺英,大赞家丛真是个有情、有勇气的男人,…胭脂好奇问顺英可否再度接纳家丛?顺英不语!

  丽虹前来大山家探视乌秋,金枝得知丽虹乃青楼女子,更是言语刻薄,丽虹难过离去,乌秋连忙追出向丽虹道歉!丽虹向庆诚表示,其实自己最大的愿望,便是像大山嫂那般,做一个在家相夫教子的女人,于是便向怡春院的老鸨珍珠提出从良的打算—

  珍珠苦言相劝,表乌秋既无人才也无钱财,丽虹表示,唯有乌秋把她当一个正常的女孩看待,而这正是她最需要的『尊严』!

  许多村民忽然染病,三姑六婆们想起这次扮观音的祈福大会是由顺英担任,肯定是因她断掌的关系触怒神明,导致上天降罪给村民,但大家越说越激动,索性结集起来,欲前往陈家兴师问罪!

  消息传到陈家,慧姨简直慌了手脚!不料顺英已经前去面对怒气冲冲的村民们—

  愤怒的村民将准备好的符纸纷纷往陈家到处乱贴,乌秋带着家丛匆忙赶到。家丛对村民解释,这次许多人所感染的乃是『疟疾』,原因是由于被一种带菌的蚊子叮咬,以致产生忽冷忽热的症状,只要服用『奎宁』这种药物,就可治愈『疟疾』,因此村民生病之事,与顺英一点瓜葛也无!

  家丛教导村民需消毒居住环境,村民又开始担心根本没钱可以买『奎宁』这种特效药……七舅公表示,不如就由他发动义卖募款,为村民筹措医药费。

  顺英为了替村民尽一份心力,打算捐出母亲所留给她的玉佩,在义卖现场,唯有乌秋跳出表示他要买下顺英的玉佩,好完成顺英帮助村民的心愿!

  家丛为村民义诊,胭脂见其义行,对家丛的好感又更深一层,顺英约家丛见面,表示家丛提议再度向陈家提亲,然因赖家父母对断掌的她深感介意,顺英担心再度受到伤害拒绝之。

  丽虹请庆诚为她买了一间简朴的房子,她打算从此便跟乌秋在此生活,庆诚替丽虹找来乌秋,丽虹表示自己将储蓄买屋之后,还有余钱可以再买一块地,到时可以种田维生,乌秋亦乐观其成……丽虹问乌秋是否愿意与她共同过这种平淡而踏实的生活?乌秋望着丽虹,当场傻住……

  第五集

  乌秋情急之下,坦承已经心有所属,他喜欢的正是陈家大小姐顺英,而且他不介意也不相信断掌不祥之说,丽虹大受打击!

  庆诚安慰丽虹,表示这是乌秋一厢情愿的想法,陈家乃大户人家,怎么可能将大小姐许配给乌秋这样一个穷小子?!

  金枝热心的替乌秋上陈家求亲,不料言语差池,败兴而回!

  乌秋仍不死心,决定亲自上门。福财却在慧姨面前不断毁谤乌秋,胭脂心知让福财继续搅和下去,一定坏其好事,因此赶忙进顺英房间,拿出一张顺英亲手所绘的乌秋鸟图,以示顺英心中亦喜欢乌秋!

  顺英表示乌秋即是三番两次为自己解围的男子,而且在乌秋面前,她能感到轻松自在,有了顺英亲口所言,慧姨便答应了乌秋的提亲,乌秋正谢谢慧姨成全之际,福财大喊这门亲事不能定!因为同姓不婚,乌秋与顺英都姓陈,这是违背习俗的!

  大山赶紧澄清,乌秋是个孤儿,因此跟着戏班班主姓陈,实际并不清楚乌秋到底姓什么?!福财仍大声反对,表示有万分之一的可能都不能冒险,慧姨向马总管士林求救,两人商议半天,仍拿不定主意,最后搬出大家长七舅公,七舅公决定让顺英与乌秋两人到菩萨面前掷筊、抽签,看看两人是否姻缘天注定,果真在掷出圣筊后,签诗显示两人有前世注定的姻缘!

  慧姨因此要求乌秋选个好日子前来定亲,福财不愿顺英出嫁,懊恼气愤的猛搥树干泄恨,慧姨心疼福财,要福财好好收心,也该娶个妻子,为李家延续香火。福财表他仍放心不下顺英,无法想象顺英嫁给乌秋这么一个穷小子,将来日子怎么过?!慧姨表示无所谓,反正陈家的产业都是顺英的,将来她与乌秋成亲,自然是乌秋住进陈家来!

  金枝得知乌秋接受慧姨的条件,大吃一惊,表示男人入赘会遭人耻笑,乌秋却毫不介意,表示这样他反而不必担心顺英跟着他吃苦,他亦能在外专心做生意!

  丽虹再度向乌秋表示,所有陈家给乌秋的,她丽虹也一样能给得起,论长相,她与顺英不相上下,乌秋卖杂货,她就替乌秋开一家杂货店…丽虹一厢情愿的做着美梦,乌秋无奈,只好告知丽虹,他真的不能接受,因为他即将与顺英定亲了!

  丽虹大惊—

  第六集

  乌秋表示他与顺英曾到寺庙里问过菩萨,连菩萨都说他们两人姻缘天注定,所以过两天他就要和顺英定亲了。丽虹不能接受,当场伤心落泪,乌秋赶紧解释其实自己是喜欢丽虹的,但却不是男女之情,他只是把丽虹当成妹妹般疼爱……

  顺英的亲事决定后,慧姨对士林表示,婚后的顺英将与乌秋一起住在陈家,陈家的产业也应当还给顺英,所以福财这个外姓人,不方便继续留在陈家,慧姨此话让经过的福财听见,福财心中甚是难过,…

  士林表如今顺英婚事已定,而他多年来一直等着玉慧接受自己的感情,他希望玉慧能够给他一个答案,玉慧担心自己的断掌将影响士林,因此迟迟不敢接受士林的感情。

  福财得知顺英成亲后,慧姨便要他离开陈家,心中充满惶恐与怨恨,他心情大坏,酒后乱性时,意欲强暴顺英,幸而马总管及时赶到--

  赖家丛听说顺英将与陈乌秋定亲,因此前来陈家,希望再度挽回顺英,但顺英心意已定,叫胭脂回绝。胭脂见家丛受挫十分不忍,安慰家丛,说他将来一定会遇上跟顺英一样的好女子,一旁观察的士林,意识到女儿胭脂对家丛除了同情,更有好感!

  丽虹到庙中求签,拿到签诗的丽虹满怀兴奋的前往大山家找乌秋,丽虹表示她求得签诗,诗文清楚写着她与乌秋的姻缘乃前是注定,大山夫妇拿过签诗一看,发觉与七舅公为乌秋和顺英求的姻缘签诗竟然一模一样,难道乌秋一夫配两女吗?丽虹不信,非要等到乌秋回来不可—

  乌秋半路被人盖布袋,并囚禁一破屋中,乌秋在绑架他的两名歹徒之言谈中,得知囚禁他的人是福财,但想不通福财为何要囚禁他……

  在大山家守候一夜的丽虹,大清早就听见金枝对儿子臭头又打又骂,原来是臭头到学校去,却被同学耻笑父亲是个唱戏的,金枝软硬兼施,臭头就是不肯上学,丽虹哄着臭头,并告诉臭头,职业不分贵贱的道理!臭头听进丽虹的解释,欢天喜地的上学去,金枝十分感激丽虹,也为自己之前瞧不起丽虹是烟花女子之事道歉,正在此时,大山与庆诚急冲冲的回来,表示到陈家定亲的时辰就快到了,可是四处都找不到乌秋的人影,大家着急,担心乌秋不知会不会发生意外?!

  定亲吉时已到,陈家等不到乌秋踪影,福财奚落乌秋连定亲的吉时都错过,简直毫无诚意,慧姨也动怒,表示乌秋若让陈家难堪,她亦不会善罢干休……

  第七集

  眼看吉时将过,仍无乌秋人影,慧姨越等越急,再加福财一旁搧风点火,气不过的慧姨索性要家仆小六与小凤将鞭炮等全部拆下!顺英出面阻止,慧姨看顺英如此坚持,表示愿给乌秋一个时限,若太阳下山前乌秋仍不能赶到,这桩婚事便告吹—

  被囚禁的乌秋心中焦急,深知定亲未能赶到,一定会让陈家与顺英难堪,逃出囚禁破屋,没命似的向陈家飞奔,……

  福财大声嚷嚷,太阳都下山了,乌秋也不会来了,压抑怒气的慧姨问顺英是否再等,顺英见大家脸色都沉重难看,表示由慧姨作主,慧姨立刻命人将定亲摆设与鞭炮都拆掉--

  就在鞭炮即将拆下之际,乌秋终于赶到陈家,乌秋拼命道歉,且表示他昨天被人绑架!福财心虚,表乌秋身无分文,谁要绑架他啊?乌秋明知绑架他的人是福财,为了不使陈家难堪,因此婉转表示,不知对方是谁,但肯定是为了阻止他与顺英的婚事。顺英、慧姨等接受了乌秋的道歉,于是顺利完成定亲仪式!

  丽虹得知后,伤心欲绝,无论庆诚如何安慰,也无法抚平丽虹的伤痛,丽虹表看来她只有回怡春院了!

  慧姨为顺英举行盛大又隆重的婚礼,丽虹百思不得其解,她抽到的签诗,明明与陈家一样,为何乌秋却是选择和顺英结婚,珍珠希望劝醒丽虹,表示天下男人都一样,当选妻子之时,一定会选择一个清白之身的女子,所以乌秋宁愿选择断掌女,也不选择丽虹,丽虹心碎,重新回到卖笑生涯,她比往昔艳丽,也比往昔更豪放--

  在乌秋与顺英新婚之夜,喝得酩酊大醉的人,除了福财,再者就是丽虹,因为醉了,她无法克制的问起捧场的客人?你们为何要娶妻?娶了妻子又为何要来怡春院?客人表示这里的酒比家中香醇,这里的女人也比家里的美丽温柔,丽虹听了这些话,心中更是难掩激愤,她指着酒客鼻子逼问,既然是这样,你们谁敢娶我?谁要娶我?谁?酒客们顿时鸦雀无声—

  第八集

  新婚燕尔的顺英与乌秋浓情蜜意,乌秋口口声声叫顺英为顺娘,福财吃味不已,每天借酒浇愁,这日又大发酒疯,劝他有好吃的快吃,有好住就快住,历任陈家姑爷没一个能安然活到老!

  慧姨向士林表达了自己心中的隐忧,按理说顺英成亲了,陈家财产就该归顺英与丈夫来打理,但慧姨觉得乌秋怎么都不像是个能做事业的人,万一将陈家产业败光,她如何对得起死去的姊姊!士林认为慧姨担心得太多,儿孙自有儿孙福,她应该早日放手,好好为自己打算才是,慧姨知道士林在暗示自己,仍旧装傻不应!

  乌秋也打算开始出门卖杂货,顺英问乌秋真的喜欢卖杂货吗?乌秋表也说不上喜欢,只是这份工作四处为家、自由自在。然这话听在顺英耳里,却有些担忧,陈家祖产庞大,将来总需要乌秋一起打理,那可决不是轻松自在的生活!

  乌秋正摇着波浪鼓准备出门卖杂货,慧姨见此,一股无名火陡然升起,她告诉乌秋,现在他可是陈家的姑爷,怎可出去卖杂货?顺英却请慧姨答应让乌秋出去,唯有让乌秋能够自己维持自己的谋生工作,才能保有他的自尊,慧姨无奈,只好眼睁睁的看着乌秋在顺英的维护下出门叫卖杂货—

  胭脂得知失意的家丛买好船票将回日本,不由心急如焚,她知道家丛是因为顺英的关系,才想离开这个伤心地,因此力劝家丛不可如此逃避,何况学医的他,不就是为了救人济世吗?胭脂无法将自己的爱意说出口,但却也对家丛晓以大义,让家丛打消了出国的念头,决定重新振作起来!

  同样意志消沈的丽虹,每天醉生梦死,终于将自己折磨得重病不起,乌秋看见丽虹病得昏昏沉沉,心有不忍,乌秋表示,自己病重时,丽虹曾为他高挂白灯笼补运,如今丽虹重病,他自然也会到菩萨面前替丽虹祈福,并愿吃斋念佛,祈求丽虹早日康复,乌秋这段情深义重的话,正巧被同在怡春院的福财听见,福财露出歹笑,这下他又有大作文章的机会了!

  福财回家将乌秋进怡春院见红牌姑娘的事大大夸张了一番,听得慧姨气愤不已,顺英更加伤心难过,毫不知情的乌秋返家,慧姨问乌秋今天上哪去?乌秋表示自己去怡春院看一位好朋友,顺英听乌秋竟称赞起妓院的红牌姑娘,简直让她既伤心又难堪,慧姨更是气得赏了乌秋一巴掌,胭脂也将乌秋骂个狗血淋头,顺英伤心欲绝的奔出,乌秋急忙追出—

  第九集

  乌秋看到顺英哭成了泪人,于是解释丽虹和他一样,幼年家乡一场瘟疫,都成了孤儿,两人互相扶持一段时间,如今面对犹如自己妹妹的丽虹重病在床,他前去探视,也是人之常情,更何况丽虹对他还有救命之恩!顺英听见乌秋言词坦白恳切,更觉自己的丈夫是个有情有义之人,于是拿出珍藏的野山人蔘,要乌秋送去给重病的丽虹补身—

  乌秋在卖杂货的半路忽然被两名恶棍拦路痛扁一顿,幸而家丛经过,两名恶棍才收手离去,乌秋虽知两名恶棍是福财所指使,亦是绑架他的人,但返回家中,仍为了一家和谐,而未把福财招出来,然福财心虚的模样,已经引起众人怀疑!

  士林暗示慧姨应多留意福财,慧姨听懂士林话中有话,追问之下,士林却反问慧姨,若乌秋真是福财找人打伤,你该如何处置?慧姨一时无法回答,也不敢相信她一手带大的福财会做这种事,士林建议福财也该做点正经事了!

  顺英坚持陪乌秋一起去卖杂货,她说这才叫做夫唱妇随,然而镇上的三姑六婆见到乌秋带着清秀脱俗的顺英一起卖杂货,大家不由七嘴八舌,说乌秋是入赘女方家,众人的奚落,不仅让顺英难堪,更严重伤害了乌秋的自尊,乌秋大发脾气,表示今天不做生意了,众人一哄而散!

  慧姨得知顺英竟跟着乌秋一起外出卖杂货,不禁大发雷霆,顺英连忙表示以后自己不会再随乌秋出门,请慧姨别再生气,慧姨连同乌秋也不想让他再卖杂货,不想她出去丢陈家的脸面,顺英表示卖杂货是正当工作,难道慧姨希望乌秋像福财哥这样整日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吗?慧姨看在顺英的面子上,只好不再多说。

  福财半路被几个赌场的保镖堵住,保镖表示福财欠赌场的赌债也该连本带利的结一结了,福财无法再拖欠,于是要他们拿账本给他瞧瞧,谁知一看之下,福财大惊失色……

  第十集

  原来福财欠了赌场大笔赌债,福财表示一时无法筹措到如此多的现金偿还。赌场的雷霸表示那就拿陈家的地契来抵押。

  士林得知家丛的诊所即将开张,于是亲手写了『仁心仁术』的匾额让胭脂送去,不料却遇见赖母带风水师父前来,岂料风水师表示胭脂的面相乃大富大贵之相!

  福财偷取了慧姨的钥匙,溜进慧姨房间偷取地契,慧姨发现地契已经全部失窃,士林赶紧叫小六将前后门都关闭,并请所有人全到大厅来!

  福财趁着众人不注意时,悄悄将布包着的地契塞在乌秋的杂货篓子上,然后跟着大家进屋,还一面吆喝一定要搜身,把这个可恶的家贼揪出!

  福财故意弄翻乌秋的篓子,乌秋忽然发现一个从没见过的布包,于是好奇的打开来,福财大叫:原来地契是你偷的!

  错愕的乌秋连忙否认,顺英想起乌秋曾对她说过,为了要存钱开一间杂货铺子,无论什么事他都敢做,也都愿意做!顺英因此认为乌秋急于成功,竟不惜窃取家里的地契!

  乌秋垂头丧气的离去,慧姨苦恼万分,陈家姑爷竟是个贼,这事传扬出去,陈家岂不名誉扫地,然士林越想越不对劲,推算起来,乌秋根本不可能进屋偷地契,而且乌秋亦有陈家钥匙,不需偷取慧姨的,士林请慧姨仔细想想,陈家还有谁?能接近慧姨,慧姨沈思着,还能亲近慧姨的,就是福财了……

                页码: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精彩剧照
关于我们 | 广告指南 | 联系我们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