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剧 | 电影 | 常用软件 | 杀毒技术 | 装机必备 | 设计之家 | 小说阅读 | 网页素材 | 实用查询 | 学院 | 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夜幕下的哈尔滨》
 
主要演员

陆毅饰王一民

李小冉饰卢秋影

周杰饰玉旨一郎

隋俊波饰关静娴

许还幻饰柳絮飞

李崇霄饰秦德利

陈昊饰刘勃

李卉然饰刘别玉兰

梁大维饰卢守全

杨奇鸣饰何亦萍

片 名:《夜幕下的哈尔滨》

主 演:
陆毅--饰王一民   李小冉--饰卢秋影
周杰--饰玉旨一郎  隋俊波--饰关静娴
许还幻--饰柳絮飞  李文波--饰玉旨雄一
樊志起--饰卢运启  程 雍--饰葛明礼
李崇霄--饰秦德利  梁大维--饰卢守全
李卉然--刘别玉兰

编 剧:高 光
导 演:赵宝刚 王 迎
摄 影:甘运全 何顺文
制片人:赵宝刚
出品人:蒲树林 丁 芯
出品方:华夏视听环球传媒
    北京鑫宝源影视投资有限公司


点这里下载电视剧 -> 下载地址 [本地下载]




剧情介绍

  第一集

  哈尔滨中共省委联络员关静娴和省委秘密负责人29号接头。29号告诉关静娴,哈尔滨特别市委出了叛徒,导致市委书记老罗被日本关东军特务头子中村次郎杀害,还有五名爱国志士也被处决。而这个叛徒,一定出在能接触到老罗的四个人身上,他们是哈尔滨市委特工部长王一民,团市委书记刘勃,工委书记李汉超和市委联络员冯智。为查出谁是叛徒,29号指示,趁日满俱乐部成立一周年庆典之际,刺杀中村次郎,以此惊动叛徒。依照安排,关静娴和王一民、刘勃、李汉超、冯智一一接头,并布置好了刺杀时每个人的任务。王一民开枪射杀中村次郎,刘勃负责拉闸,李汉超在外围接应,冯智贴传单。

  庆典当晚,日本关东军司令部特务长小原接到一个神秘电话,得知共产党晚上有行动,目标可能就是中村次郎。小原即刻部署,对庆典剧场全面戒严,并劝诫中村次郎不要参加庆典。中村次郎以庆典已邀请了十几个国家领事,如果取消会有碍大日本帝国声誉为由,坚持按原计划举行庆典。但临行前中村次郎写好一封信交给小原,万一自己出事,就马上电告新京关东军司令部玉旨雄一将军。

  庆典如约举行,人们陆续进入北方剧院。李汉超跟随人流步入会场,刘勃则利用给北方剧院管灯的身份,伺机拉闸给剧场制造混乱。王一民暗中观察剧场形势,北方剧院已在警察局特勤科长秦德利的严密监控下。王一民走后门进入会场,闪身跃上天幕,一场较量即将来临。王一民居高临下盯着舞台,中村次郎终于走上台演讲,王一民果断开枪射杀,刘勃随后拉闸。剧场大乱,王一民趁乱逃出,劫持一辆汽车飞驰而去。哈尔滨工商界知名人士卢运启的女儿卢秋影正在车上,剧场刺杀一起,卢秋影立刻离开现场回家,没想到遭遇劫持,卢秋影惊惶失措大叫。王一民发现汽车后座还有人,但也顾不了许多,发动汽车夺路而逃,秦德利紧追其后。王一民将车开入郊外树林,突转方向让秦德利撞车。王一民疾驰而去,秦德利气急败坏。终于摆脱追捕,王一民驾车逃至江边。卢秋影见王一民对她并无恶意,定下神来盘算。秦德利追踪王一民未果,只好回剧院审问被监禁的剧场人员,希望以此找到线索。秦德利想到剧场突然断电,盘问刘勃。刘勃声称断电是因为剧场短路造成,秦德利闻此言一脸阴骘。警察局长葛明礼得知卢秋影被劫持,因他是卢秋影的舅舅,葛明礼匆匆赶来卢家向卢运启报信。卢老爷将葛明礼一顿臭骂,要他即刻差人找到卢秋影,倘若小姐出事绝对轻饶不了他。葛明礼心里憋屈,但也只好加强兵力,全城搜捕。此时,太阳岛江边一片漆黑,卢秋影被困在车里,提出王一民肩膀负伤,而自己是医生可以给他进行医治,以此为由让王一民送她回家。王一民正欲答复,却发现远处星星点点的车灯。王一民告诉卢秋影,接她的人来了。果然,警察局长葛明礼带人追踪赶到,举枪向汽车包围过来。葛明礼打开车门,却发现车上只有卢秋影一人,王一民不见踪影。警察遍寻不着,只得发动汽车离去。车底下,王一民一个急翻,滚入草丛。卢秋影平安回家。

            

  第二集

  秦德利严加审问刘勃。秦德利怀疑刘勃故意踢断灯线,和刺客是同伙,便和警察局长葛明礼商量,拿刘勃去交日本人的差。葛明礼嘱咐秦德利,卢秋影回来的事情,先不要跟日本人说。王一民潜回学校上课。小原特务长命令葛明礼迅速抓到刺客,并说玉旨雄一即将从新京接任中村次郎的职位,要警察局在玉旨雄一到任之前将刺客捉拿归案。小原问起卢秋影,葛明礼称卢小姐还未回来。小原命他盯着卢府,因为只有卢小姐见过刺客。葛明礼和秦德利商量,决不能让卢小姐落入日本人手里。葛明礼上卢府,询问卢秋影刺客长什么样,卢秋影称天太黑没有看清刺客样貌。卢老爷对葛明礼做日本人走狗很反感,两人起争执。葛明礼回到家和姨太太翠仙谈起卢老爷,葛明礼心里很不痛快。关静娴和29号接头,说行动证明王一民、李汉超、刘勃都不是叛徒。卢秋影晚上做恶梦,梦见王一民拿枪对着她。卢老爷看报纸登着刺客一事,说这个刺客能把中村次郎给杀了非常不简单,言语间流露出赞赏之意。卢小姐问起演话剧的弟弟卢守全,卢老爷说因为剧场刺杀事件,剧院被封,戏也不能演了。秦德利向葛明礼报告,日本人发现卢秋影回来了。葛明礼说要在日本人去卢府之前把卢秋影带到警察局,不能让卢小姐落到日本人手里。卢秋影被秦德利带到警察局。葛明礼要卢秋影赶紧说出刺客长相,不然会被日本人抓到把柄,因为日本人早就想让卢老爷给他们做事,他们很有可能利用这件事情,胁迫卢老爷。卢秋影答应将刺客的样貌说出来,小原命人画像。警察拿着画像全城搜捕。关静娴和王一民接头传达29号指示,要把叛徒查出来。与此同时,伪满新京关东参谋总部也派玉旨雄一接替中村次郎,出任哈尔滨特别市顾问官。与玉旨雄一同来的,还有他的侄子,即将出任哈尔滨市一中副校长的玉旨一郎。小原将中村次郎的信交给玉旨雄一,玉旨雄一从信中知悉共产党叛徒的真实身份。玉旨一郎来哈尔滨并非单纯只是出任一中副校长,他有一个更重要人的见,那就是卢秋影。早在卢秋影日本学医的时候,两人就互有好感。卢秋影回国,玉旨一郎对她的喜欢与思念却日渐更浓。到哈尔滨的第二日,玉旨一郎便上卢府拜访,却遭到拒绝。卢运启得知玉旨一郎是一个日本人,极不友善。日本侵占东北后,卢老爷就给家里订了一条规矩,就是不和日本人来往。王一民监视马迭尔饭店经理冯智。冯智来见玉旨雄一,他就是叛徒。玉旨雄一想用冯智把满洲省委找出来。玉旨一郎吃了个闭门羹,只好去北方医院找卢秋影。玉旨一郎突然出现,卢秋影很是惊喜。玉旨一郎说起卢老爷对日本人的态度,卢秋影有点失望,回到家就和父亲理论。卢老爷坚持小鬼子没好人,要求卢秋影以后别跟玉旨一郎来往,父女俩起争执。

  第三集

  刘勃从警察厅放出来,特务跟踪。刘勃来到北方剧院,剧院被封。王一民正在一中讲课,警察突然冲进校园包围。王一民大惊。秦德利叫来校长,原来学校的溥仪画像被人挖去了眼睛,秦德利要找出始作俑者。玉旨一郎来到校园干涉。秦德利得知玉旨一郎就是玉旨雄一侄子之后怏怏离去。玉旨一郎此番来到哈尔滨是出任一中的副校长。并称从今以后,警察后宪兵不得来一种骚扰。校长给玉旨一郎和王一民介绍认识。玉旨一郎的到来引起了王一民的警惕。玉旨一郎要求住校。刘勃来到浴池接头。玉旨一郎回家,和叔叔说起以后警察和宪兵不能随便进入学校,玉旨一郎表示想和中国人交朋友,并说起喜欢卢秋影的事,玉旨雄一坚决反对。关静娴和王一民接头,说起刘勃被放出来约她见面。王一民很关切,要关静娴小心,自己在暗中保护。刘勃和关静娴在西餐厅见面。刘勃说自己在监狱经受住了严刑拷打,但为什么出狱以后就找不到组织了,是不是不相信他。王一民设计将跟踪刘勃的人甩掉。关静娴让刘勃住进自己的房间,刘勃显得很兴奋。王一民跟踪冯智。玉旨一郎观察王一民上课。两人探讨中国文化。玉旨一郎似乎对王一民一见如故,特别想和他成为朋友。刘勃在一中发动了一些进步学生,玉旨一郎的到来受到了罗世城和肖光义等学生的排斥。他住到学校宿舍的第一个晚上,便被一块飞来的石头砸中脑袋。王一民见状把他送到医院,却恰好遇上正在值班的卢秋影。卢秋影和王一民对在这种情境下遇见均深感意外。玉旨一郎见两人言语间似乎熟络,以为两人早就认识,两人连忙否认遮掩。玉旨一郎谈起中村次郎遇刺的事件,卢秋影说当晚她遭劫持,警察局就让她画了一张劫匪的画像,说要抓住劫匪。卢秋影一边说一边故意看着王一民。王一民送玉旨一郎回学校,又折回医院找卢秋影问情况。王一民问卢秋影是否真出卖了自己,卢秋影说是提供线索,当时要是知道王一民就是一中的老师,一定让警察去抓他。玉旨一郎来王一民宿舍,见门上紧锁,很是疑惑。

  第四集

  王一民得知玉旨一郎就是新调来的顾问官玉旨雄一的侄子,甚为忧心。关静娴和王一民接头。王一民说起玉旨一郎和卢秋影的事,关静娴担心卢秋影将王一民身份泄漏出去,让王一民小心,又说起刘勃从警察局放出来,现安排住她房子里的事。王一民担心刘勃被放出来是日本人的计谋,有可能敌人是想利用他做诱饵。关静娴表示自己会盯着刘勃,只是需要再找一处住所。王一民答应自己去办这件事,关静娴让他也要摸清玉旨一郎的底细。接完头回来,王一民前脚刚进宿舍,玉旨一郎后脚就拿着王一民喝酒。玉旨一郎表示将王一民当作朋友,王一民小心应付。王一民给学生上课,被同学误认为是汉奸,因为他跟玉旨一郎喝酒。王一民有意识和玉旨一郎保持距离,玉旨一郎说日本人和中国人可以成为朋友。王一民来马迭尔饭店找雪梅,希望帮关静娴的忙给刘勃找一间房子。雪梅拒绝。玉旨一郎和卢秋影用餐。王一民和29号接头,29号说起关东军将派遣十万部队开赴华北,组织决定举行一次飞行集会,拉住关东军兵力。省委派李汉超做总指挥。冯智想起有一次接头时关静娴在一个烟摊买了一包烟,而关静娴并不抽烟,因此冯智怀疑烟摊是地下党用来联络的一个地点,便赶往烟摊挟持了联络员老顾,并带人伏击在烟摊附近,老顾被捕。王一民按惯常来到烟摊接头,老顾急中生智,将烟摊门板踢倒,门板上警示安全的西洋画被扯坏,王一民见状若无其事走过烟摊。王一民侥幸躲过一劫,组织不敢大意,决定让他除掉叛徒。王一民关静娴设计将冯智骗出行刺,但刺杀未果,两人遭到日本宪兵队围歼,关静娴挨了一枪,王一民将她送回住所。

  第五集

  关静娴负伤,王一民冒险买药。冯智被送进北方医院,小原要卢秋影为其动手术。关静娴大难不死,流露出对王一民深切的眷恋。刘勃看到关静娴负伤,心里着急,言语间流露对关静娴的关切,也对王一民心有不满。王一民见关静娴伤情严重,又不能上医院,只好找到卢秋影,希望她能帮助医治。卢秋影知道王一民又准备行刺,言语间有些不满。玉旨一郎找王一民用餐,王一民说有事。王一民和卢秋影相约去给关静娴治疗,被玉旨一郎看到。卢秋影给关静娴医治完问,关静娴是什么人,王一民说是同志。卢秋影要王一民去医院给他换药。王一民回到宿舍,玉旨一郎来找他,问他以前是否认识卢小姐。王一民否认。玉旨一郎说起自己来中国是因为卢小姐。两人正说话间,玉旨一郎的玻璃被砸。王一民来北方医院,找卢秋影换药。卢秋影知道王一民想行刺,告诫王一民刺杀无异送死,勉强告知王一民冯智病房。王一民为了不再让冯智破坏组织,找到冯智病房朝床上开枪,却发现中了圈套,王一民被活捉。卢秋影见王一民被捕,假装不小心将手术盘打翻,王一民趁机利用手术刀叉逃出医院。玉旨一郎召开学校大会,警告学生不得再滋事。小原来病房看冯智,问冯智根据他的理解,共产党什么时候会行动。冯智猜到肯定是五一。小原拿出根据卢秋影口述的画像,问刺客是不是这个人。冯智否认,画像一点也不像。小原来到卢府见卢老爷,卢老爷不见。小原说不见也得见。卢秋影必须得见。小原拿出画像,卢小姐见状忍不住笑了。小原说卢家在戏弄自己,把日本人当作傻瓜,非常生气。小原跟玉旨雄一汇报此事,玉旨雄一准备跟卢老爷见面,要卢老爷当汉奸商会会长。

  第六集

  葛明礼来医院见卢秋影,说警察根据画像抓了很多人,要是卢秋影一天不交代出真实的疑犯,警察就会一天杀一个人。卢秋影急忙找到王一民告知情况,要王一民去自首。王一民绑架葛明礼的姨太太筱翠仙。葛明礼回家,王一民胁迫其把警察局的人全放了。玉旨雄一得知卢秋影就是卢运启的女儿,心生一计,命小原将卢秋影抓到关东军特务本部。卢运启心急火燎,葛明礼点破其中奥秘。卢运启是哈尔滨工商界重要人士,日本人一直想拉拢他出任哈尔滨工商界会长,卢运启从不答应,玉旨雄一这么做就是想借机生事。卢运启救女心切,面见玉旨雄一。玉旨雄一趁机提出要卢运启出任会长,卢运启敷衍拒绝。玉旨雄一命小原放了卢秋影,小原不解。玉旨雄一告诉小原,对卢运启要先礼后兵,再采取威逼利诱。他要把哈尔滨变成日本的大后方,就必须要依靠卢运启在工商界的能量,要不惜一切手段,让卢运启的工厂成为日本人的军工厂。北方剧团也是卢运启的产业,刺杀事件后,剧院便一直被封,而卢运启的儿子卢守全是一个戏痴,终日想着演戏。玉旨雄一打算从剧团开始实施争取卢运启的打算,便宣布重新开放剧院,但对演出的剧目提出限制。塞上萧是剧院的导演,和剧院名角柳絮飞互相爱慕,玉旨雄一命他重新排演新剧,由柳絮飞出演,宣传日满协和的精神,塞上萧拒绝。

  第七集

  筵席上,柳絮飞遭到日本军人调戏,卢守全出面阻止,引起一场殴斗。玉旨一郎看在眼里很不愉快,将卢守全送回卢府。卢秋影将一郎介绍给卢老爷。卢老爷和玉旨一郎谈话,卢老爷言语间表达对日本人的不满。卢秋影对父亲的态度有些生气。小原来到北方剧院,和塞上萧说起写共存共荣的剧本。卢守全对小原很反感,小原告诉卢守全,只要卢老爷答应他的条件,就可以再演夜茫茫。卢守全回家求父亲答应小原。卢老爷拒绝。王一民是塞上萧的北大同学,塞上萧对王一民说起剧院的事情,王一民预感日本人不会轻易罢休,要塞上萧赶紧带着柳絮飞远走高飞,但塞上萧刚向柳絮飞求完婚,小原便领着一队宪兵将他带走。日本人对塞上萧严刑拷打,要他写日满亲善的剧本,塞上萧誓死不答应。日本人将柳絮飞带到刑讯室,并当着塞上萧的面欲对其进行奸污以强迫塞上萧答应。塞上萧无奈,只好答应写剧本。王一民对玉旨一郎说起塞上萧的事情,想试探玉旨一郎的态度,玉旨一郎表示要去警察局将塞上萧救出来。玉旨一郎来找塞上萧,葛明礼见玉旨一郎为塞上萧的事情说情,告诉玉旨一郎,塞上萧已答应写这个剧本。玉旨一郎见到塞上萧,塞上萧请玉旨一郎转告王一民,说他会为自己签的那个汉奸声明付出代价的。王一民不信塞上萧会真的替日本人写汉奸剧本,因为这不是塞上萧的性格,王一民决定去找塞上萧,问个究竟。

  第八集

  王一民潜入塞上萧被日本人软禁的小楼,想救他出来,塞上萧拒绝,并要王一民把和柳絮飞订婚的戒指还给柳絮飞,让她不要再等他。王一民对塞上萧反常的举动感到不解,却找不到理由。卢运启在报上看到塞上萧变节,不想自己的剧院上演汉奸戏,便将剧团解散。剧团的何亦萍是哈尔滨城防司令的儿子,见卢老爷解散剧团,提出自己接管剧团。何亦萍垂延柳絮飞的美貌已久,对塞上萧的遭遇幸灾乐祸。柳絮飞不信塞上萧真的答应给日本人写汉奸戏,觉得背后一定另有隐情。何亦萍却说事实就是塞上萧变成汉奸了,然后又说起自己之所以接管剧团就是因为柳絮飞。王一民觉得何亦萍接手北方剧团背后有日本人。小原拿着关静娴的照片给冯智辩认,冯智告知日本人关静娴就是省委联络员。晚上冯智做恶梦,梦见王一民拿枪对着自己,冯智惊醒。柳絮飞告诉何亦萍,自己要走了。何亦萍要求柳絮飞不要走,说自己心里一直有她,并说塞上萧答应给日本人写剧本没骨气。刘勃上次从剧院匆忙逃离,将一张关静娴的照片忘在剧场住处,因此趁晚上偷偷寻找,被何亦萍看到。关静娴和王一民接头,王一民觉得塞上萧答应写汉奸剧本这很不正常。卢秋影来到关静娴住处,给关静娴换药。刘勃告诉王一民自己去剧院寻找照片的事,王一民立刻觉得危险来临,要大家迅速离开住处。果然,因为何亦萍一路尾随刘勃,跟着找到关静娴住处,何亦萍通知宪兵队抓捕。王一民、关静娴、刘勃、卢秋影趁乱逃出,关静娴住到卢秋影家,两人谈心。何亦萍和塞上萧谈汉奸剧本,小原对何亦萍很满意,并特别交代何亦萍关注卢守全,一定要他演戏。王一民和李汉超说起塞上萧和五一游行的事,李汉超很有信心。何亦萍在跟剧院同事说戏,王一民来找柳絮飞,两人说彩排塞上萧剧本的事,王一民说何亦萍拿了日本人的钱,给日本人办事。何亦萍坚决否认。王一民送柳絮飞离开哈尔滨去北平。

  第九集

  王一民来到马迭尔饭店见雪梅问房子的事,雪梅答应帮忙。王一民来到卢府,接关静娴。卢老爷对王一民颇有好感。塞上萧排演新剧的日期到了,小原让何亦萍请了很多记者报道新剧。塞上萧望着舞台下全副武装的日本人狂笑不止,挥手将剧本用力一扯,舞台上飘洒的竟然是一页页白纸,剧本没有一个字。小原气愤之极,将塞上萧开枪打死。卢守全目睹血淋淋的一幕,受不了刺激,神经崩溃。卢守全从睡梦中惊醒,将卢秋影唤作柳絮飞,卢老爷心痛不已。卢秋影责怪父亲不该解散剧团,应该让卢守全演戏。卢运启神情悲怆,说日本人的心思并不在剧团身上,而是在卢守全和自己身上。小原对塞上萧的事件暴跳如雷,训斥何亦萍大意,要何亦萍把剧团散了。何亦萍阴郁的说散了剧团正和卢老爷的心意,但卢守全变成戏疯子了,卢家又不得不弄回剧团。只要把卢守全把在手里,就能把卢家控制在手里。冯智伤愈,小原命他从北方剧团查起,找到刘勃。冯智请何亦萍吃西餐,被餐厅经理雪梅看到。冯智希望可以从何亦萍那得到刘勃的情况。何亦萍提示冯智,剧团的柳絮飞和刘勃要好,可以把她抓起来查问。柳絮飞被带到审讯室,冯智逼问刘勃下落,柳絮飞冷冷相对,冯智威胁要对她用刑。何亦萍不失时机赶来,以柳絮飞是自己未婚妻名义将其带走。玉旨一郎见得知卢守全病重,前来医院探望,玉旨雄一接到关东军司令本庄繁电话,告知女儿本庄见秀要来哈尔滨。

  第十集

  玉旨一郎在车站迎接本庄见秀。本庄见秀喜欢玉旨一郎,但玉旨一郎对她说起和卢小姐的事,本庄见秀内心隐痛,却鼓励玉旨一郎勇敢的对卢秋影表明爱意。玉旨雄一希望玉旨一郎娶本庄见秀,被玉旨一郎拒绝。玉旨一郎向卢秋影表明心迹,卢秋影拿中日的对立关系说明两人根本不可能走到一起。玉旨一郎痛苦不堪,独自在松花江边伫立到深夜,回来就一病不起,玉旨雄一将其送进医院,并让本庄见秀从新京赶来。本庄见秀对玉旨一郎照顾入微,显露深深爱意,但玉旨一郎心里只有卢秋影。卢秋影得知玉旨一郎病倒,担心不已,前来探望,被本庄见秀看到。本庄见秀知道爱情无望,只希望玉旨一郎赶快振作,便找卢秋影谈话,希望她不要辜负玉旨一郎一片深情。玉旨雄一对玉旨一郎不接受本庄见秀大为不满,在医院对玉旨一郎训斥一番,但在得知玉旨一郎爱上的人是卢运启的女儿后,态度截然转变,主动说和玉旨一郎不要放弃,并跟本庄见秀的父亲本庄健藏解释,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拉卢运启下水,哈尔滨要想成为大日本的大后方,需要卢家。


                    页码: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精彩剧照
关于我们 | 广告指南 | 联系我们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