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剧 | 电影 | 常用软件 | 杀毒技术 | 装机必备 | 设计之家 | 小说阅读 | 网页素材 | 实用查询 | 学院 | 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换子成龙》
 
主要角色

杨洁玫饰何秋惜

黄文豪饰陈牧生

杜淳饰林钧山

马雅舒饰赵玉华

刘恺威饰陈天雄

潘仪君饰徐采英

《换子成龙》
片名:《换子成龙》
出品人:李向民
总监制:曹 剑
总制片人:姜银贵
总策划:贾机民 陈 磊
监 制:朱春咏
总发行:万国栋
导 演:杨 玄 何丽萍(中国台湾)
联合出品:
江苏省浪淘沙影业有限公司
浙江万影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北京中影鑫翰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主要演员:
杨洁玫 饰 何秋惜 黄文豪 饰 陈牧生
杜 淳 饰 林钧山 刘恺威 饰 陈天雄
马雅舒 饰 赵玉华 程莉莎 饰 陆雯月
潘仪君 饰 徐采英 岳跃利 饰 三叔公
王 刚 饰 船 长
 


点这里下载电视剧 -> 下载地址 [本地下载]




剧情介绍

  第1集

  何秋惜怀抱着襁褓中的儿子没命地跑,紧追她的是妓院保镖。秋惜的丈夫林怀源为求自己温饱,不惜将她卖入妓院,追来的保镖杀了怀源,放走秋惜。秋惜巧遇同样有个襁褓中儿子的徐采英,采英正准备与夫婿陈牧生辉和,突然杀出的土匪夺去了采英的生命。采英临终托孤,秋惜来到陈家,看到陈家一片富贵,她突起私心,将孩子的身份互换,两个小孩就此命运迥异,她亦被留下当奶娘。20年后,林均山正挂着欢迎天雄少爷学成归国的大幅彩带,陆雯月想着新花样,陈天雄峻拔的身影出现。牧生欣喜迎回天雄,要天雄取毕业证书祭祖。大街上,天雄撞上同心堂药铺千金赵玉华。

  第2集

  玉华被一本糕点书吸引,天雄与友人前往酒楼时撞上玉华,被玉华扇了一耳光,天雄不怒反笑,玉华倩影已经印入他的脑海。玉华的小狗落入湖里,在船上垂钓的钧山救起差点也落湖的玉华。因为玉华糕点书遗落钧山处,丫鬟春儿询问船家,得知船乃陈少爷所租。雯月入酒楼寻找,被吴东宝调戏,钧山出现解围,并与闻声赶至的天雄将东宝等人打得落花流水。三人高兴返家,却不知东宝已恶人先告状,由父亲吴良弼领着到陈家兴师问罪。天雄外出散心,迎面一把刀砍来,钧山为天雄挡下致命的一刀。

  第3集

  钧山有惊无险过关,天雄领受牧生家法,秋惜为天雄说情,反被牧生斥责。这次大祸是因为丫鬟如云与天雄有了男女关系,秋惜恐回国后的天雄前途受阻,将如云遣走,此番如云胞兄孙义上门讨公道。钧山受伤期间,雯月悉心照料,适逢花灯节,钧山伤初愈,三人在自家华泰绸庄楼上赏花灯,天雄登高看见玉华。玉华装病拒绝表哥文泰邀约,自己带春儿赏花灯,天雄一见佳人便急追,玉华躲避中又逢钧山。春儿摘下玉华发上金钗,要钧山带到赵家“奉茶”,“奉茶”乃提亲之意。

  第4集

  秋惜看见金钗,本欲说服钧山接受玉华钦慕之意,钧山却言对雯月此情不渝。钧山上赵家还金钗,巧逢文泰上门讨赵家二老欢心。春儿以为钧山亲自来说媒,催促钧山赶紧托媒人提亲。天雄得知玉华为赵家千金,要淳美上门提亲途中被孙义阻拦,天雄始知如云为自己病倒,上门探看,,却被孙义设计。天雄向牧生表示要与玉华成婚之愿,牧生请淳美上赵家提亲,赵母因中意外甥文泰而未答应,赵父表示要询问玉华意愿,春儿误以为淳美代为提亲对象是钧山,要淳美出示金钗。

  第5集

  赵家指定要金钗为凭,钧山却不敢对天雄说出金钗真相。文泰向赵母述说听闻陈少爷是个花花公子,玉华解释碰到的陈少爷是个正人君子。雯月见钧山迟迟未将金钗归还,认为钧山见异思迁,与钧山争吵后伤心离去,君山觉事态严重,将金钗交给秋惜代为处理。秋惜将金钗交给牧生,谎说是从天雄口袋取出,天雄欣喜若狂。淳美带着金钗上赵家定下亲事。玉华上街想买礼物给未来夫婿,却碰上东宝,东宝一见玉华倾心,要手下探听她是哪家千金,手下传回的消息让东宝翻起旧恨。

  第6集

  婚礼上未见新郎,只有淳美跟着迎亲大队上赵家迎娶新娘。陈家大厅上,牧生怒气难消,孙义谎说如云怀孕,要天雄负起责任,天雄说出被设计一事,秋惜 拆穿孙义兄妹伎俩,婚礼得以进行。春儿发现新郎不是钧山大为吃惊,欲上前告知盖着红头巾的玉华,秋惜巧妙将春儿带走,天雄与玉华顺利拜堂。钧山因前往赵家 阻止婚事途中被打伤,昏睡在医院,身旁雯月守护着,钧山悠悠转醒,时已入夜。天雄掀起玉华盖头,满含情意的玉华娇羞抬头,一声惊叫划破夜空。玉华惊慌直 嚷:「你是谁!?我要嫁的人不是你!」对玉华指控骗婚,天雄娶得心爱之人的喜悦荡然无存,奔出新房,恰见雯月呼唤昏倒院中的钧山,天雄与雯月将钧山送至医 院,天雄诉说成亲是一场荒唐,钧山难过不已。天雄追问秋惜真相,秋惜半个字不说,天雄气愤再度入新房欲问玉华,却已人去楼空。

  第7集

  牧生要秋惜说出事情来龙去脉,秋惜依然不愿吐露实情,天雄怒不可抑,牧生言:「一但欺骗…善意变恶意。」。秋惜至医院探望钧山,钧山见秋惜红肿的双眼,不忍再多话。赵母遵守传统礼教,不让雨夜奔回娘家的玉华入门,宁与玉华睡于大门外的柴房里,等待陈家给个说法。淳美领路,牧生带着天雄与秋惜上赵家道歉,赵母气愤责骂秋惜毁了玉华一生,秋惜惭愧认错,天雄表明他爱玉华,要以诚心求得玉华真心。春儿告知玉华两家人谈论结果,玉华不愿回陈家,遂与春儿匆匆离家。玉华的再度离去让天雄伤心,在自家绸庄里亦无心工作。广州洋行上绸庄订大批布料,牧生要天雄处理,天雄不知这是东宝计谋,一脚入陷阱。如云为救嗜赌成性的孙义,得知东宝喜欢赵玉华后,将赵玉华行踪卖予东宝。天雄虽忙于绸庄工作,却心系玉华,追问起钧山,是否秋惜曾告知玉华心中人。

  第8集

  面对天雄追问,钧山内

  心歉疚,却还是推说不知。天雄四处找寻玉华,来到玉华住宿旅馆,却因孙义阻挠,与玉华擦身而过。广州洋行开出的银票全是假银票,装上船的布料里藏有禁烟,秘书长吴良弼带人上陈家,强行抓走牧生,牧生嘱咐天雄好好守住家。牢房内,吴良弼要牧生认罪,牧生坚决不认,吴良弼终于说出目的。玉华因为所带财物被蒙面孙义抢走,春儿也因此受伤,而不得不亲自在旅馆做工抵食宿,东宝望见十分不舍,决定不依照与孙义协议。孙义知道东宝心思,夜半迷昏玉华,半途玉华转醒与如云争吵,不慎跌落悬崖。秋惜到牢里探望牧生,见牧生被刑求,秋惜伤心自责,偕钧山欲向吴良弼求情,却被东宝数落驱逐。钧山见吴家别院看守森严,觉事有蹊跷,与天雄夜探别院,救走坠崖受伤,被东宝软禁的玉华。

  第9集

  历劫归来的玉华百感交集,绕了一圈又回到陈家,想逃离的人却是救自己脱险的恩人。赵父赵母到陈家探望玉华,赵母要天雄写下休书,天雄表明要以真心感动玉华的决心让赵母无法坚持,玉华也犹豫了。玉华决定留在陈家,亭台内,她心事重重,钧山躲于远处窥看,因为自己的耽误,让玉华受这么多磨难,他内心非常愧疚不安,雯月撞见,要钧山出面说明,否则事情不能解决,适巧,秋惜出现,秋惜向玉华下跪赔罪,任玉华软言要求,秋惜只是道歉,却仍不愿说出金钗易主真相。牧生关在牢中,天雄试着找人帮忙,却都因为惧怕吴良弼声势,不敢插手,天雄束手无策。秋惜带玉华去探监,又见牧生伤痕更重,淳美因心疼牧生伤势,口不择言怒骂秋惜。秋惜连夜做了包子,分送天雄与钧山房,再到牢中,忍泪请求牧生日后待钧山如亲生儿。

  第10集

  秋惜一番话像似临终遗言,她含泪匆匆离开牢房,牧生惊心,急忙嘱咐秋惜,天大的事都等他出去再解决。钧山因一早就见秋惜所送包子,心里不安,打绸庄返家,与院落里遍寻不到秋惜的雯月碰上,两人觉事情不对劲,钧山想起当日东宝的挑衅之言,与雯月火速赶往吴家。秋惜欲牺牲自己换回牧生自由,答应嫁予东宝手下贾勇,钧山与云月赶到,钧山急于救母,决然签下卖身契给东宝。牧生关在牢房吉凶未卜,钧山的自由又为东宝所控,一波未息一波更高迭,天雄气闷中责怪秋惜又擅作主张,秋惜万分痛苦。天雄与雯月商量对策,春儿听了丫环闲谈之语,诉与玉华,玉华向天雄表示不愿留在多灾多难的陈家,态度坚决要天雄签下休书,天雄心碎,雯月怒责玉华。玉华离开陈家,直上吴家对吴良弼开出条件,东宝当着钧山面将卖身契撕毁,又到牢中放走牧生。

  第11集

  牧生不愿被冤枉入狱又莫名奇妙被放,坚决要东宝给个说法,东宝嘲讽牧生,很多女人都想救他,牧生想起秋惜最后一次探望之言,拔腿奔出牢房。牧生安然返家,钧山也无恙,众人欢乐,牧生听天雄转述玉华离开,不怒反忧。吴家张灯结彩,张罗着喜事,东宝兴高采烈要与玉华成亲。天雄大闹婚礼,混乱中与玉华冲散,玉华被钧山救走,几经波折的两人终于又再度见面。玉华对钧山表明仍心属意他,钧山告知玉华自己身份,婉言诉说与玉华不可能有结果,玉华怔住,此时,天雄的唤声由远而近。由于牧生一状告到县府,吴良弼被革职查办,大街上,淳美带头喊着吴良弼罪有应得,曾遭欺侮的街坊邻居纷纷朝其扔东西,东宝以身护卫父亲,却被石头扔中,倒卧血泊,吴良弼哭求:「不要打我的儿子。」

  第12集

  玉华重回陈家,雯月向玉华道歉,与玉华畅谈中结为好友,并为玉华细述陈家成员。天雄为始终进不了玉华的心难过,钧山知原由,却不能明说,只能安慰劝解。雯月向玉华坦承与钧山情感,玉华终于放下对钧山最初的悸动。雯月为促成天雄与玉华之间的感情进展,邀约四人踏青,并略施小计让天雄与玉华独处,两人漫步时,一对平凡却相互扶持的老夫妻,让天雄产生无限感概。天雄夜半不寐,推醒钧山,钧山误以为白日春儿对自己的态度让天雄起疑,露出惊慌,天雄取笑,他只是要与他商量撮合牧生与秋惜,钧山暗松一口气,随即表示赞同。天雄向牧生表示自己的想法,牧生对早逝的采英始终有一份无法弥补之情,因此一时难做表示,另一方面,因二十年前易子求荣始终良心不安之故,秋惜拒绝钧山的游说,钧山说出乃为天雄建议,秋惜惊喜。

  第13集

  天雄的提议让秋惜喜悦中有一份莫大的欣慰,再次向钧山求证只是要让自己良心上得到一丝补偿,秋惜已满足了。天雄与钧山显得挫败,雯月提议让玉华加入想办法,玉华提出一计很老套,却也是最直接最快速的解决方法,果然立马见效。牧生决定娶秋惜,秋惜独自一人在采英画前诚恳说明嫁给牧生的想法,言明自己不是想取代,而是赎罪。忠信到淳美香烛铺选购婚礼用品,淳美伤心绝望将忠信赶出门,冷静之后,又亲自将婚礼用品带给牧生,心里虽苦却强颜欢笑送上祝贺。秋惜心存感恩,要牧生放粮济灾民,牧生欣然同意秋惜想法,不料一场善心的放粮,却引来一位让秋惜差点惊昏的人。玉华上绸庄向天雄表示要回娘家探望双亲,巧见天雄将一匹美丽昂贵的布料送给一位买不起的新嫁娘。雯月送给钧山新枕头,钧山误解其中意,雯月不依追着他打,天雄落寞独自去喝酒买醉。

  第14集

  钧山背着醉酒的天雄要往自己房里去,雯月却有不同想法,两人将天雄送去给玉华,玉华开了门,没有拒绝的让钧山将天雄背入门。整夜的照顾,换来尽释前嫌,玉华表明愿接受天雄,天雄欢喜的要与玉华再度拜堂,要大家明白他没有骗婚,玉华是他陈天雄名正言顺的妻子。绸庄招聘一位新工人,工人来见牧生,秋惜震惊的确定自己放粮当日看到的人,是她以为二十年前已经被杀身亡的丈夫林怀源(隋抒洋 饰)。天雄带玉华上绸庄选购布料做新衣裳,并要钧山为玉华量身,春儿反应强烈,老是横阻在玉华与钧山之间的举动让天雄生疑。一片欢欣的二度拜堂热闹进行,新房里雯月正与几个友人闹新房,天雄深情的对玉华许下一生承诺,众人欢呼,天雄出新房找钧山,正好听闻几个丫环窃窃私语,天雄找到钧山,未言先动手。

  第15集

  天雄发疯似的质问钧山与玉华之间的关系,不理会秋惜与雯月的劝阻,钧山知道再瞒不住,承认当初玉华将金钗给了他,天雄怒吼,从此兄弟恩断义绝。牧生要天雄冷静,不要忘记自己的诺言,天雄言明不能容许钧山的背叛,坚决不听钧山的解释,牧生要天雄若还承认他是大家长,就马上回新房。怒火冲天的天雄回到新房,玉华解释隐瞒与钧山之间关系是为了怕产生不必要的误会,天雄言:「你不应该爱钧山!因为他与我情同兄弟!」,玉华被赶出新房。本是二度洞房花烛夜,却是从此劳燕各分飞,天雄心情郁闷外出喝酒,听闻如云求救声,天雄将被胞兄孙义卖到酒楼的如云带回家,并暂安置新房内。由于怀源不知道秋惜偷天换日之举,将钧山误认为亲儿,对钧山频频示好,秋惜撞见,反常的反应让钧山诧异。





                    页码: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精彩剧照
关于我们 | 广告指南 | 联系我们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