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剧 | 电影 | 常用软件 | 杀毒技术 | 装机必备 | 设计之家 | 小说阅读 | 网页素材 | 实用查询 | 学院 | 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主要角色

任程伟

林永健

《城里城外》
片名:《城里城外》

导演:李小龙

主演:任程伟   林永健
 


点这里下载电视剧 -> 下载地址 [本地下载]




剧情介绍


  第1集

  1948年秋,北京即将和平解放,城郊太阳店村的人们有幸成为了这场巨变的亲历者。解放军即将进北平,全村人都在准备迎接大军的到来。解放军队伍进了村,全村人都来欢迎。部队行进受阻,一辆炮车陷在路中间。朱团长赶来,见村中土路阻碍了大军行进,命令修一条路。

  郑汉民的铁匠铺靠在路边,因阻碍修路必须拆除,郑汉民正在给自己喜欢的对象吴玉萍修鸟笼,解放军要拆铺子,汉民不让,一定要修完鸟笼才让拆,双方僵持中朱团长赶到,亲自帮着拉风箱。郑汉民的铺子终于顺利被拆掉了,不想,正好把随军民工冯大奎和他的骡子砸在了墙底下。

  冯大奎受了点伤,骡子却死了。冯大奎失去了依靠,朱团长命令村里安排住处给冯大奎养伤,又给冯大奎赔偿了骡子钱。郑汉民仗义说出了拴马桩空房子的事,大奎被安排在拴马桩的房子,黄保长却犯了难。

  赵绿娥想要这套房子已久,自己在国民党军队当排长的男人也藏在这所房子里, 见房子住进了外人十分担心,但又不敢声张,盼着冯大奎养好伤赶紧走。郑家是烈属,郑汉民的哥哥是解放军,在解放石家庄一战中牺牲了。郑母也向康连长要这套房子,好给郑汉民和吴玉萍结婚用。康连长也答应下来。郑汉民知道后,后悔自己多嘴让冯大奎住进了房子。郑母让郑汉民找解放军要房子,汉民不愿,幻想大奎养好伤自己就会走。

  第2集

  郑汉民找冯大奎下棋,试探大奎。大奎却说自己无依无靠,不愿离开太阳店。郑汉民古道热肠,不忍大奎流落,答应大奎住下。解放军走了,赵绿娥带领高大炮等人强行要把大奎轰走,恰好汉民赶到,与高大炮比试摔跤,赢了高大炮,暂时压住了赵绿娥等人。 冯大奎好不高兴,找了郑汉民这个靠山真好。吴玉萍的父亲老中医吴景春找汉民,劝汉民让冯大奎离开,汉民深以为然。大奎剃头,被腻子等人捉弄,头被剃成了“王八盖”,被汉民看到。见大奎被人欺负,汉民十分生气,将吴景春的话忘得一干二净,为大奎讨回了面子,并与大奎结拜为兄弟。

  绿娥偷偷溜进冯家的地窖子给丈夫林排长送饭,并告诉他伺机再出来。他们的儿子宝儿尚未起大名,村民都叫孩子为排长,全因为绿娥总说自己丈夫是解放军排长的缘故。郑母商量着给儿子办婚事,但是忧愁没有房子,没法对吴景春张嘴,同时对娶吴玉萍进门也不中意。铁匠铺被拆,汉民没了生计,又不会种地,就决定到城里工厂找工作。

  第3集

  大奎烧了几个菜,为汉民饯行。汉民对大奎的手艺赞不绝口,出主意让大奎摆馄饨摊。汉民酒醉,在回家路上与大奎撞上了准备偷溜出村的绿娥的丈夫林排长。林排长是在告别了绿娥怀揣幼子的照片仓皇出逃的。临行前绿娥许诺他们的孩子到什么时候也姓林。林排长面对喝醉的汉民和贪财的大奎,哭诉自己要去南方寻找八十的老母和孩子。

  汉民被排长的苦情感染,放走了林排长,大奎却偷偷留下了排长的金表。汉民在工厂找到了工作,大奎的馄饨摊也开张了。郑汉民穿上了工装,还给吴玉萍买来了梳子与小镜子,这一对即将成为夫妻的恋人沉浸在新中国的美好憧憬中。

  赵绿娥无意中发现了自己男人的金表,怀疑大奎杀人越货,乘着开展的镇压反革命的运动,绿娥要抓出反革命冯大奎,便纠合黄保长和高大炮到派出所找麻所长告发了冯大奎。

  第4集

  麻所长带人来抓冯大奎,恰好康区长来视察工作,替大奎解了围。汉民和大奎喝酒,无意中发现了炕地下的地洞,才知道国民党军的排长一直藏在大奎屁股底下。吴玉萍的女伴、黄保长的女儿黄小凤有个恋人,是村里的村民刚子,黄小凤托郑汉民给刚子在城里找个工作,最好也当工人。

  村里将军庙突然冒起了黑烟,迷信的村民十分害怕,以为大将军显灵、世道要变。麻所长不信,爬上了将军庙顶,发现原来黑烟是一大群蛾子。麻所长在轰赶蛾子时差点大头朝下摔下来,幸亏郑汉民给接应上了,麻所长挺感激汉民。这一恩情就记了几十年。

  村里来了土改队,要进行土地改革。高大炮等贫农非常高兴,而黄保长因为是地主所以很害怕。赵绿娥见土改队长是个女的,十分高兴,借机把冯大奎占房的事说出,博得了赵队长的同情。

  冯大奎也十分担忧自己的命运,害怕自己被划分成地主富农。因此给工作队下馄饨讨好工作队员。吴玉萍家是八旗子弟,不知自己家会被划成什么阶级,找汉民商量。郑汉民积极的靠拢工作队,了解土改政策。全村笼罩在有喜有忧的气氛之中。黄保长却在这时要自杀。

  第5集

  黄保长害怕土改队报复,要自杀,汉民爬上屋顶劝说。赵队长赶到,一番劝说打消了黄保长自杀的念头。小凤的表姐黄爱娟这时赶来,黄爱娟大着嗓门的一声喊叫把本来已经要下来的黄保长吓得从屋顶摔倒地上。

  黄爱娟原来和汉民一个厂子的,喜欢郑汉民,玉萍在一旁看着很不是滋味。

  郑母因为吴玉萍家成份的问题,又不同意汉民和玉萍的婚事。汉民找赵队长询问划分阶级的事情,赵队长耐心向他解释。村里来了勘探队勘测道路,被冯大奎探听到要把太阳店村一分为二,北边还是农村,化到路南的就成了城市户口。冯大奎并不清楚城里城外的好与坏,找吴景春讨教,得知城里总是要胜过农村,便暗自打定主意。

  玉萍很羡慕赵队长的风采,剪了短发,来看汉民,却看到黄爱娟与郑母正说得热乎,十分生气。郑母也惊诧吴玉萍的短发,十分看不上眼。当着黄爱娟就没给吴玉萍好脸色。吴玉萍十分尴尬。冯大奎为了成为城里人,以汉民结婚要房子为由,跟汉民换房,郑母贪图房子同意与大奎换房。太阳店村被划分成两部分,路北的还是农村,贫农都领到了土地,路南的被划成了城里人,只领到了城市户口本,没有土地。这些原来的农村人十分惊慌,冯大奎也感到后悔。


  第6集

  绿娥领到了土地,家里却没劳动力,就跟游手好闲的腻子商量换房。大奎得知后也找汉民商量,想跟路北的把房子换了。还是有土地踏实。大奎来寻吴玉萍希望吴玉萍帮着给村里熟悉的人说说话,大奎一番巧言夹杂着对吴玉萍的爱慕之情,让吴玉萍并不反感,吴玉萍欣然应允。

  腻子在城里找到了工作,就不跟绿娥换房了。大奎得知就主动找绿娥商量。高大炮听说后急忙阻止,并答应帮绿娥种地,绿娥也反悔了。认为冯大奎想做到的事一定是有利的,坚决不换房了。

  爱娟来看郑母,得知汉民与大奎换房的事,提醒汉民不要被大奎骗了,汉民不以为然。同时不满意黄爱娟诋毁自己的兄弟。政府下了通知,不允许再私自换房,大家都绝了念头。村里来了新村长,是汉民哥哥的老战友李长耿,李长耿来看汉民,才知道汉民因为是农村户口被工厂辞退了。李长耿动员郑汉民在农村一样建设社会主义。而吴玉萍本缝好了一幅套袖,送给郑汉民做工用,没想到汉民被工厂辞退,吴玉萍立刻心灰意冷。

  第7集

  玉萍担心汉民没了工作,今后的生活没了着落。汉民却在村长长耿的劝说下准备下地当农民。

  大奎进城办事,碰到了以前是康连长的康区长,因为冯大奎是城市户口,通过康连长和朱团长的帮助被安排在了部队大院当了厨师。爱娟来看望郑母,汉民才知道爱娟也因是农业户口被工厂辞退。黄保长的女儿黄小凤则被成了工人的男友甩掉,小凤想不开跳井自杀,被救。汉民坚定了成为农民的想法,与玉萍产生了矛盾。玉萍觉得这是没出息。

  村里城里互助组,汉民不会干农活,没人愿意要,就自己成立互助组,将村里的老弱病残都收了过来。玉萍找大奎托他帮汉民在城里找工作,大奎借机挑拨两人关系。汉民与玉萍再次产生了矛盾。并且出言不逊,争吵深深地刺激了双方,二人一下子疏远了。

  汉民改造了种地工具,自己互助组的进度一下子提高了,爱娟赶来帮忙。见爱娟对农活样样精通,汉民十分惊讶。在众人的一片夸赞声中,本来想看看郑汉民的吴玉萍畏难不敢上前,而黄爱娟在村民中间边种地边谈笑十分自如。俨然自己人一般。路南城里的很快通了电灯和自来水,路北十分羡慕,但得知路北还不给通,村民们又十分生气。

  第8集

  路南和路北的人因为自来水的问题产生了矛盾,城里的嫌水费高了才想到是村里的人也打水造成的,因此不再让城外的打水。没想到自来水站突然坏了,城里的只好来打土井的水,村民此时也坚决不让。争执不下时。郑汉民及时赶到,制止了双方。郑汉民说分什么城里城外,原来不就是一条街上的老少爷们。高大炮十分不满,说郑汉民不是村长凭什么啥事都出头。郑汉民不示弱,说身为一个村民就要管。在众人面前,大家纷纷要求郑汉民主持打水。

  大奎带玉萍进城买东西,吃饭时玉萍醉酒,大奎只好把玉萍带到单位宿舍住了一晚。

  玉萍一夜未归,吴景春和汉民十分着急,四处寻找,并到派出所报案,麻所长一夜未睡研究刑侦教材,在遇到冯大奎后。麻所长使用教材一举成功,冯大奎语无伦次越说越乱,得知玉萍一晚上与大奎在一起,大怒痛打大奎,玉萍赶来劝解却被郑汉民误伤,汉民十分后悔。这对恋人的抵触到了顶点。

  郑母因为玉萍的事情病倒,幸好爱娟及时发现喊来吴景春医治。并且洗脚烧饭,把家里弄得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郑母喜欢爱娟,一心想让爱娟当自己的儿媳妇。汉民很不高兴。

  第9集

  汉民喝醉了。天晚了,郑母就留爱娟在家过夜。第二天被绿娥发现,绿娥跑到吴家拨弄是非。玉萍激动地赶到郑家质问汉民,黄爱娟也出面参加争执,被郑汉民赶走。两人激烈争吵中。玉萍摔坏了汉民送给她的梳子,两人就此分手。

  大奎趁机对玉萍大献殷勤,并阻止汉民向玉萍道歉。同时恳谈二人之间的差距,说一个大姑娘家想当个城里人有什么不对?汉民感到自己给不了吴玉萍想要的前景,彻底失意,黄爱娟在郑母的授意下来到郑家,袒露自己从工厂被辞退的心情,爱娟虽笑谈遭遇,但含满辛酸的经历和爱娟能勇敢面对农村的豪迈精神使汉民大为意外。面对同命运的黄爱娟,只有同意与爱娟成亲。

  成亲的当天,黄爱娟带了家里的大黄狗作陪嫁。郑汉民哭笑不得。汉民与爱娟成亲之日,玉萍十分伤心。跑到郑家的门外想进去问个究竟,大奎乘虚而入,对玉萍表白爱意,同时吐露了当了他的家属可以进城去工作。玉萍在无可选择中也同意了大奎的追求。吴景春对汉民和女儿的结果深深地叹道:是这一工一农分开了他们。

  第10集

  大奎要结婚,想让汉民把放在自己家(原郑家)郑母的寿材搬走,汉民答应。晚上找郑母商量,郑母却激烈反对。汉民无法,只有晚上偷偷把寿材搬回家。

  寿材被绿娥无意间发现,告知郑母,郑母一气之下绝世。

  在葬礼上大奎哭倒在郑母灵前,并发誓要给干娘守孝过完“五七”再结婚。

  可又受不了高大炮等人的挑拨,决定马上结婚。大奎结婚的前夕,众人商议参加婚礼,腻子公开表态,城里的和城里的凑份子。高大炮特别不满。才当了几天城里人就来这一套。

  吴玉萍在城墙下遇到了郑汉民,昔日的恋人竟然在划分了城乡后成了陌路人,两人无不痛心,相视无语。从此各奔东西。冯大奎结婚的当天,城里的人十分看不起村里人凑来的东西。绿娥和高大炮不但送来了三斤枣七个梨,还专拣冯大奎不爱听的说,有意让冯大奎难堪。结果在婚宴上,因为少给村里的人上了两个菜,引发了两方的大闹,把婚宴变成了混战。黄爱娟高兴地回家报信,才发现郑汉民在喝闷酒。大奎与玉萍结婚了,汉民一颗心好似才踏实下来,向爱娟保证会和她安心过日子。

  是夜,冯大奎就着花烛看到穿着红衣的新娘子吴玉萍眼角的泪水,心中十分不安。窗外传来惊雷,冯大奎感到不再像农民一样惦着地里的庄稼被暴雨淹掉,由衷地说:当个城里人真好。滂沱大雨中,郑汉民和爱娟冒雨开畦引水,并帮助没来的人家改了水道,保住了小苗,得到了村民的认同。

  村里投票选生产队长,汉民被选中,他十分得意。昔日追随高大炮的村民马上跟上了郑汉民。

  第11集

  腻子无意中拿了一份报纸来到绿娥家,给她念到盘踞在台湾的国民党特务反攻大陆的阴谋和新中国的对敌斗争,深深地触到了绿娥的隐痛,为了保护自己和幼子林解放(排长),她不得不想个新的出路。赵绿娥以得不到自己男人的音讯,无依无靠为由,找汉民商量。爱娟便给绿娥介绍了一个男的,绿娥嫌太矮又看不上。高大炮得知后十分着急,找绿娥表白心意,却被绿娥的儿子林解放(排长)阻止。高大炮也结了婚,绿娥更加无助,汉民过来安慰,并保证只要自己在就不会让她们受委屈,会尽量照顾她们母子。郑汉民几十年日一日地做到了。

  部队大院搞外调,大奎担心自己被下放,急急思考对策。上面下文要村里组织扫盲班,汉民想到用将军庙作为教室,并找吴玉萍当老师,大奎却坚决反对。

  大奎想用将军庙开饭店,找康区长帮忙。康区长答应研究一下,大奎却先斩后奏提前占了庙。汉民十分生气,带村民找大奎理论。双方发生殴斗,大奎头被打伤。

  第12集

  大奎诬陷是汉民打伤了自己,汉民被抓。爱娟找大奎理论,大奎有愧,同吴玉萍一起去派出所,汉民此时已经被长耿保了出来。

  大奎抢先开起了饭店,汉民心生一计,派家中大黄狗守住饭店门口。黄狗把门没人敢进去,大奎的饭店便没有生意,大奎找汉民合解,同意村民晚上在饭店上课。饭店无法正常营业,大奎找到康区长告状,康区长无法调解。汉民提出让玉萍当老师,就不再追究。大奎只好答应。

  扫盲班开课了,村民的学习不起劲,郑汉民只好以计算工分为代价,有人说真是为了老相好啊。黄爱娟听说可以记工分不免懊恼,遗憾自己没去。村里安排演出,忘记通知玉萍不上课。汉民赶来通知玉萍,两人回家路上,玉萍肚疼,郑汉民与玉萍的搀扶被大奎撞见,产生误会。

  第13集

  玉萍找父亲诊治,吴景春无法判断病情,让玉萍进城看医生,汉民路过,见情势危急便赶大车拉玉萍进城。村民看到,猜测玉萍肚痛的原因,笑谈是否两人当初就有私情,冯大奎该着戴绿帽子,此话被大奎听到,他更加生气。

  玉萍得了卵巢囊肿,要手术摘除,汉民在医生的催促下只好同意。手术之后,汉民送回玉萍交给大奎好好照应,大奎误会两人关系当场便不依不饶起来,爱娟也来大闹,汉民拿出病历,两人才知真相,十分后悔。吴玉萍经受不住昏倒在地。

  汉民生了个儿子,大家来道贺,爱娟也喜气洋洋颇感骄傲,众人便编排冯大奎生不出孩子,更像他那头骡子,冯骡子的绰号很是流行。对于生育之事,大奎还真是迟迟不见动静,他怀疑是因为卵巢被摘除的原因,找汉民大闹,连喊带叫当中说些不堪入耳的话。汉民被激怒决定去找医生,让医生来对冯大奎说明手术并不影响生育。医生拒绝随汉民回村解释。

  汉民没办法,路遇一个卖膏药的,汉民听他念叨的挺像回事。便找了他来说服大奎,不想被吴景春识破。爱娟心疼请人用的五块钱,怪汉民多管闲事,汉民却想让爱娟也摘一个卵巢,以证明自己没错。

  第14集

  爱娟生气回了娘家,汉民一天没饭吃,借着酒劲找大奎理论,吃了大奎的晚饭,在大奎家睡了一宿。早上起来得知玉萍也怀了孕。汉民终于松了一口气。

  绿娥一个人带孩子生活不容易,再找汉民商量,却得知原先介绍的人已经订了亲。大黄狗又跑到饭店,被大奎打死了,爱娟气得在大奎家门口大骂。玉萍早产,汉民送玉萍上医院。大奎一心要个男孩,玉萍却生了个女孩。大奎从此记恨郑汉民,认为是摘了卵巢只能生女儿不能生儿子了。后来的事实也正是如此,郑家生了两个儿子,而冯大奎却只生了两个女儿。

  大跃进开始,城乡都办起了大食堂,并回收钢铁。大奎的大食堂由于有政府支持,油水多,很多村民都跑到大奎那吃饭,但大奎却不让路北的村民进食堂,在食堂门口阻拦郑汉民的儿子郑向阳和和绿娥的宝儿等孩子,宝儿此时已长大,大名叫林解放,小名仍被村里叫做“排长”。吃不到东西,郑向阳跟在“排长”哥的身后哭哭啼啼。林解放怀恨在心,偷了吴景春的巴豆放到大食堂的粮食里准备报复大奎。郑向阳紧随其后。食堂浪费严重,大奎心痛粮食,偷偷将浪费掉的粮食又捡了回来。

  第15集

  大奎拿出偷藏的金表给吴玉萍看,玉萍很高兴,一定要带着上班。区里检查组要来视察村里的工作,大队又没有农具,长耿和汉民很着急。汉民找大奎帮忙,要大奎拖住检查组,给自己争取时间。

  大奎留检查组在大食堂吃饭,煮的绿豆汤却被林解放和向阳下了巴豆。检查组成员闹肚子不止,绿娥趁机挑拨,大奎被麻所长抓了起来。大奎怀疑是被两个孩子陷害,冯大奎向麻所长保证能抓到真正的下毒者,因为冯大奎想到两个孩子故意鬼鬼祟祟的样子,相信是孩子干的,他出了派出所直奔郑汉民家来找向阳,但扑了空。俩孩子这时却已跑到了北京城,想看天安门。直到深夜排长和向阳不敢回家。村里大人遍寻两人不着,也十分焦急。特别是再次怀孕的爱娟带着沉重的身子大哭大闹,抱怨郑汉民结交了冯大奎这样害人的骡子。吴景春明知是排长拿走了巴豆所致,但为了保护孩子,吴景春宁看着冯大奎被关押并不吐露孩子的行为。


                    页码: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精彩剧照
关于我们 | 广告指南 | 联系我们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