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剧 | 电影 | 常用软件 | 杀毒技术 | 装机必备 | 设计之家 | 小说阅读 | 网页素材 | 实用查询 | 学院 | 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主要角色
张博饰谷子
张博饰谷子
侣皓吉吉饰高纯
侣皓喆饰高纯
宋汶霏饰周欣

宋汶霏饰周欣
章龄之饰金葵

章龄之饰金葵

片名:《舞者》

导演:刘心刚
编剧: 海岩
出品:中圣春秋影视文化有限公司

主演:
侣皓吉  饰  高纯
宋汶霏  饰  周 欣
章龄之  饰  金 葵
张 博  饰  谷 子
 


点这里下载电视剧 -> 下载地址 [本地下载]




剧情介绍

  第一集

  从未见过自己父亲,由母亲一手带大的少年高纯,自幼酷爱舞蹈,一心梦想投身于舞蹈艺术。在相依为命的母亲过世后,从小城云朗艺校毕业的高纯,却为生计向车主李师傅租了车,当了个出租车司机,从事着一份无人喝彩但可以勉强度日的工作。然而,他梦想的火焰,并没有因此而熄灭。

  一个阴沉的雨天,正打算回车的高纯,偶然救下了离家出走的少女金葵。金葵也是艺校毕业,现在云朗歌舞团工作。两人谈起对舞蹈的憧憬,相见恨晚,立志一起考上北京舞蹈学院。

  原来,金葵的父亲为挽救岌岌可危的酒楼生意,不惜出卖女儿的色相,去接近早已垂涎三尺的台湾商人。在金葵出走后,他更是指派儿子和手下四处搜索。

  歌舞团长方圆劝金葵还是早日回家,以免殃及高纯。金葵无奈,只得向高纯说“后会有期”。

  高纯没料到“后会”居然那么快。被父亲打得伤痕累累的金葵再次出走,求助高纯。

  一个不速之客从天而降,自称是高纯生父挚友,令两人简直有些不知所措。这位蒋先生称高纯的生父高龙生即将病故,决定将巨额家产留给高纯……

  高纯因抛弃自己和母亲而一直对这个从未谋面的父亲心存怨恨。然而,在蒋先生一番诚挚的言语和金葵的劝说下,他终于答应去北京,在父亲临终前见他一面。

  一场更令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车祸突如其来,夺去了在车内蒋先生的生命,而高纯和金葵却因下车买东西而幸免于难。

  父亲存在的唯一线索岌岌可危,蒋先生只留下一张工作证和观湖俱乐部的健身卡,和父亲公司的名字——百科。

  高纯和金葵互相对视,决定一道向着北京走去……

  北京,一个陌生的世界,茫茫人海,想找到一个人如同大海捞针。

  蒋先生的单位同事说他早已死去,也有人说他出家当了和尚,弄得高纯和金葵云里雾里,不知所措。线索还是断了……

  金葵突发奇想——联手参加正在举行的北京“劲舞团”的招聘考试,这使得两人再次燃起激情。他们租下了一个车库作为居住和排练的场所,买来合适的音乐,开始创作他们的处女作——“冰火之恋”。他们的配合出奇的默契,练习进展迅速。

  虽然高纯有些紧张,但考试中他俩默契的舞步还是赢得了考官的关注。

  钱包越来越瘪,父亲的消息却石沉大海,连公安局也查不到,所幸高纯考上了劲舞团,才让他高兴一些。然而,因落选而懊丧的金葵却得了肺炎……

  高纯只得白天练舞,晚上找了份开出租的工作,抽空照顾病中的金葵。两人感情日深,渐渐萌生了一种离不开的依赖感。

  在高纯悉心的照料下,金葵的病日益好转,而连续超负荷工作的高纯却因疲劳过度扭伤了胳膊。

  高纯以应聘的名义来到观湖俱乐部大厅蒋先生的线索,高纯也跟着一起努力却徒劳无功,却意外地又遇见了惊人的一幕……

  第二集

  一个叫周欣的少女在观湖俱乐部遭遇蓄意伤害,被高纯出手救下。晚上,一个神秘人物来医院看望少女,令高纯觉得些许迷惑。

  方圆因云朗歌舞团倒闭,来到北京谋生。

  金葵忍不住给妈妈打了电话。

  高纯和金葵依然计划着报考北京舞蹈学院,一直坚持着“冰火之恋”的排练,可经济状况摆在面前,高纯决定赚钱供金葵先考。

  高纯为了两人共同的目标拼命着,金葵也为这份感情而沉醉其中。

  父亲通过方圆,找到了正在俱乐部里做教练的金葵,并带来了一个风度翩翩的男人……

  疲惫的高纯没接到金葵,却看见她和一个男人走在一起。产生误会的高纯与金葵发生激烈的口角,高纯含着泪水夺门而去。

  那个叫陆子强的神秘男人派人找到高纯,为上次救了少女之事再次道谢,并塞给高纯两万元钱。

  余怒未消的高纯将钱交给金葵,声称是承诺她的学费。尽管仍有情绪,但深深爱着对方的两人终于还是摒弃前嫌,高纯相信了金葵的解释。

  因为工资太少,高纯索性辞去了劲舞团的工作,一心开起出租。两人用那笔钱先买了心仪已久的舞鞋。

  高纯在出勤时再次见到了那个受伤害的少女周欣,溜溜地跟踪了一天,并用相机拍下了一些有关她的信息。第二天依然如故。原来,那个神秘男人之所以给高纯两万元钱,就是让他跟踪这个女孩。他发现周欣经常和一些画家在一起,尤其是一个年青的男画家。他们常去一个叫独木画坊的地方。

  高纯对“冰火之恋”的艺术潜力产生了怀疑,令金葵觉得难以接受。

  再次跟踪周欣的时候,高纯的车因一时疏忽被拖车拖走。

  高纯取回了车。陆子强建议他换一辆车跟踪,以免被周欣察觉。

  金葵的母亲突然出现在面前,向金葵哭诉家里生意的不幸,苦口婆心劝他嫁给那个看似颇有风度的男人杨峰,并说杨峰已经替家里还了十万元的帐。

  金母知道了金葵和高纯同租一屋,极力反对,金葵只得安慰母亲。第一次独处一室的高纯倍感寂寞。

  因为打出租的男子,高纯跟丢了周欣,遭到陆子强的恶语相加。高纯只得按照陆子强的吩咐准备换车,寻找租赁公司。正规公司需要户口簿,高纯只得找到一家小公司,对方却提出要一万元钱作为押金。

  为了分担高纯的压力,金葵硬着头皮回到云朗,向父亲开口求助。金父却将计就计,反而提出金葵必须离开同租一屋的高纯,并且至少要答应和杨峰开始接触。虽然金葵满腹的不情愿,无奈之下也只得屈从。

  杨峰以借款为暗示,要挟金父撮合与金葵的婚姻,并慷慨地硬向金葵怀里塞了一大笔钱。

  第三集

  金葵恰巧偶遇因车祸而失去生计的李师傅,将钱索性全部给了他。

  一直跟踪的高纯发现周欣每夜都会去芳华里小区见一个中年女人,便报告陆子强。陆子强授意他必须查处具体的门牌号码。

  入夜,进入芳华里的高纯却在电梯上与周欣遭遇,正好遇到停电,两人被困在电梯里。幸好周欣对高纯的形象并没有印象,高纯悬着的心放下了,开始想方设法出去。

  周欣因低血糖而晕倒在电梯里,来电后高纯将她再次送到医院。

  还是没能查出芳华里门牌的高纯,又遭到了陆子强的训斥。

  高纯又来到那户人家门口,犹豫了一下举手敲门。

  高纯决定主动出击,敲开了那户人家的大门。然而结果令他失望,他什么也没得到。邻居们告诉他那个中年女人只不过是一个下岗工人而已。

  为了给金葵过生日,高纯又跟陆子强开口要了两千,为她买了一个昂贵的皮包,而对金葵却对考北舞院的前途产生了一丝怀疑。高纯的鼓励,无疑是此时最大的欣慰,金葵不禁流下感动的泪水。

  从前的车主李师傅为了给老婆治病,拖家带口来到北京投奔高纯。看着李师傅和女儿小君相濡以沫的样子,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情。高纯安排一家人在车库住下,金葵答应为他在俱乐部里找份差事。

  李师傅在北京的第一天过得很愉快,晚饭时如同一家人般其乐融融。

  杨峰再次向金父和金葵的哥哥金鹏施加经济上的压力,提出要第三方担保。金母知道杨峰想要的是金葵,只得又来北京找金葵商量,看见了李师傅一家人。

  金葵帮小君找到了工作,而李师傅的妻子却病倒了。金葵将生日礼物——皮包退掉,给李师傅的妻子交了医药费。

  金鹏设法与杨峰的助理周旋,以推延还贷的时间。

  第四集

  周欣主动请高纯吃饭,言语之间,才知道两人的家庭背景竟极其相似。此后,他们经常见面,甚是投缘。

  小君将看见高纯在餐厅的消息告诉了金葵,令金葵疑窦顿生。

  陆子强首次要高纯去他的公司谈事。高纯走进这幢大楼,赫然映入眼睑的竟是——百科投资有限公司。

  金父的潮黄大酒楼遭到一伙不速之客的捣乱,客人的婚宴被骚扰,双方打在一起,整个酒楼一片狼藉。

  再次与高纯约会的周欣突然提出要去观湖俱乐部取回自己的东西。高纯非常意外,却不好拒绝,只得硬着头皮一起去了。

  高纯的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还是被金葵无意中瞥见了。等他们离去后,金葵立即拨通了高纯的电话。令她失望的是,高纯说了谎。一气之下,金葵离家出走。

  高纯找遍了大街小巷,还打了金葵家里的电话,还是没有结果。

  此时金葵的家人正面临着一场官司,前次被搅乱了婚宴的客人状告金父,提出赔偿要求,并已经着手通过媒体宣扬此事。

  方圆找到焦急万分的高纯,告诉他金葵愿意摒弃前嫌,和好如初。高纯心绪复杂,眼中顿时噙满了幸福的泪水。

  在方圆家,两个相爱的人再次相拥。

  高纯坦白了陆子强让他盯梢的工作,三人对陆子强的动机百思不得其解。

  第五集

  周欣突然提出要跟高纯学驾驶,令高纯一时间不知所措。

  高纯与金葵又开始了“冰火之恋”的训练。兴许只有此刻,他们才最能忘却一切纷繁的事务,找到本该属于他俩的青春活力。

  方圆猜测那个周欣一定是陆子强的情人,陆之所以盯着他,是要监控情人周围的朋友。高纯对此评价不置可否。

  回家路上,金葵与高纯又一次为了周欣而拌嘴。高纯告诉金葵,其实他接受周欣的要求,只是为了多赚一些钱。

  高纯开始教周欣练车,还不时帮助周欣在画画时打打下手,却引起那个和周欣很熟的年轻画家谷子不满。

  高纯利用跟踪的间歇时间,来到那个有百科公司牌子的写字楼,大厅有关父亲高龙生的消息,却依然一无所获。

  已然被官司和恶评逼得走投无路的金父带着金鹏找到车库,威逼着金葵屈服。金葵还想劝说父亲,被他们一把拉走。慌乱之间,金葵挣脱了父亲的束缚,夺路而逃。

  闻讯而来的高纯找到落荒的金葵,两人商定后分头行动。

  高纯向陆子强提出辞职。虽未到结束的时间,陆子强还是慷慨地将五千元的尾款给了高纯。高纯来到观湖俱乐部帮金葵提出辞呈,正遇早已守候多时的金鹏。

  高纯奋力逃脱,迅速回到住处,安排好李师傅的妻子,拿了衣物,又赶往租车公司退了车,这才来到一个旅馆,与金葵相会。谁知金鹏尾随而至,还是劫走了金葵。

  高纯在每个可能的地方寻找金葵,但毫无音讯,他确定金葵是被父兄劫回了老家云朗。

  高纯来到云朗,直奔潮黄大酒店,且遭到金鹏的奚落。怒不可遏的高纯终于出手,金鹏的手下一拥而上,将高纯打出了酒店。

  金葵遭到父母的软禁,一语不发。

  高纯听说金葵在父母安排下即将和杨峰结婚的消息,心力交瘁,失魂落魄地回到北京。李师傅已经将车库退租了。高纯回到这熟悉的房间,摘下晾在绳子上的那块红色头巾和心形琉璃,现在,这成了他们相爱的物证。

  金葵即日将和杨峰远赴香港结婚。

  高纯来到劲舞团,希望回来继续工作,却吃了闭门羹。出租车公司也一样拒绝了高纯的请求。

  金父为了缓和金葵的情绪,向杨峰提出,资助金葵和高纯的学业。杨峰立即痛快地答应了。

  周欣向陆子强提出要学财务,陆非常欣赏周欣的单纯。

  第六集

  陆子强借机想亲近周欣,遭到拒绝。陆怅然道出,百科公司的资产目前还在岳父手中,他暂时只不过是一个傀儡而已。

  入夜,金葵像个蜘蛛人一样爬出了窗外……

  因为一次劝架,高纯的钱包失窃,手机也因此丢失。高纯的眼前顿时一片渺茫。

  金葵历尽艰辛,向着北京,向着她的爱人奔去……

  高纯走投无路,只得再次投奔陆子强,继续那份跟踪的工作。他发现,原来周欣的爱人真是那个画家谷子。

  一路求助的金葵遭到一伙不怀好意的人绑架,被带到一个荒僻的村落。

  高纯跟踪周欣差点跟丢,两人却巧遇在超市,这令谷子醋意大发。

  金葵终于明白,自己是被拐骗了。她被村民王苦丁软禁在一个小屋。

  高纯想把曾经与金葵共度过美好时光的车库再租下来,但囊中羞涩,吃了闭门羹。

  周欣无意间发现了因为没地方住而在车里睡着了的高纯,她犹豫一下,敲响了车窗。

  第七集

  周欣将无家可归的高纯带到自己家中,却偏偏遇到喝醉酒的陆子强前来找她。高纯趴在窗外,险象环生,躲过一劫。

  受困的金葵从王苦丁的破屋子里设法逃了出来。

  谷子又看见周欣和高纯在一起,破口大骂,悻悻而去。高纯向周欣打听百科公司的事情。周欣只知道其创始人叫蔡百科,就是陆子强的岳父。

  原来租住的车库,如今成了面粉加工厂,高纯打听到李师傅的消息,一路找来,却得到金葵要出国留学的小道消息。

  金葵被山民王苦丁抓回,依旧被困在山里。天各一方的一对恋人只能暗自垂泪。

  金葵见逃跑不成,假意停止了绝食,并缓和一下僵持的状态,心底里暗自盘算着如何逃脱。

  周欣向高纯道出了自己的理想——办个画展,而现实里她又不得不接受母亲的安排,进入百科公司作陆子强的秘书。高纯想起金葵的遭遇,误会周欣也是为了有钱办画展,才接近陆子强的,两人不欢而散。

  陆子强因为没有听到高纯的报告,又一次冲他大发脾气。

  高纯依然对百科公司这条唯一的线索紧追不放,他开始觉得陆子强多少与父亲或许有关。入夜,高纯悄悄尾随陆子强,来到了一个大院……

  金葵被囚禁在阴暗的屋子里,叫天天不应,精疲力竭。

  第八集

  午后的阳光之下,周欣为高纯作画,却画出了他道不尽的忧伤之色。

  高纯开始在那个陆子强去过的大院打听父亲高龙生的消息,但依旧一无所获。父亲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哪怕是一点踪迹和气味都不曾留下。

  金葵再次以绝食抗议,这已然成了她捍卫爱情和尊严的最后的武器。

  周欣向高纯说起曾经抛弃自己和母亲的生父,再次勾起高纯对父亲难以名状的思绪。

  陆子强突然打电话要高纯放半天假,不用跟踪了。但高纯还是跟在了他和周欣的后面,再次看见了那一幕……

  周欣推开欲火焚身的陆子强,反身离去。

  金葵心生一计,和王苦丁须臾周旋,设法得到去城里的机会。王苦丁昏头转向,爽快地答应了金葵的请求。两人达成了“协议”。

  陆子强要求高纯,把那些画家的照片全部拍下来。

  王苦丁答应带金葵去镇上。金葵一边与王苦丁拍着“婚纱照”,一边观察着四周,思量着如何脱身。

  在周欣的家里,陆子强发现了那张以高纯为模特的画像……

  金葵终于寻找到机会。她趁着和王苦丁到镇里买衣服的时机,抽身狂奔,上了长途汽车,并立即向派出所报了案。但是,因为高纯的原来手机因为丢失,仍然无法联系。

  陆子强命令高纯查出那个画上的少年是什么人,高纯只得迎着头皮答应。

  金葵的父亲和哥哥闻讯找到了派出所。为了摆脱父兄的再度控制,金葵从派出所悄悄地溜走。

  陆子强和一伙不明身份,相貌凶恶的人吃饭,令周欣隐隐感到一些不安。周欣初次驾车,撞上了紧紧跟随在后面的高纯。

  第九集

  金葵朝着北京的方向,艰难而缓慢的行进着……

  周欣和谷子等画家正策划着一次远征长城的长途采风旅行。谷子发现了高纯对周欣的跟踪行为,有意耍弄了高纯一把,并决定对高纯施行反跟踪,从而弄明白他究竟想干什么。

  谷子的朋友阿兵狠狠教训了高纯一顿,却在仓皇逃离之时造成事故,撞到了一位老人,致使老人当即死去。

  陆子强指派高纯,跟从周欣参加画家的长途采风,但显然他并不知道他俩原来是一对关系密切的友人。

  金葵无从判别正确的方向,爬上了一辆运煤的列车。

  周欣向高纯谈起陆子强有个霸道的老婆,高纯认为也许和他第一次见到周欣时伤害她的那个中年女人有关。

  谷子和朋友设法修好了车子的伤痕,以遮掩肇事逃逸的罪责。

  画家们的远征长城开始了。高纯觉得谷子的朋友阿兵有些诡异,却一时也想不起来。

  金葵流落到一个孤村小店,受到一位老大娘的帮助,终于得以睡一个踏实而香甜的囫囵觉。醒来后,她哭着恳求老大娘的帮助,但老大娘并无能力帮她去北京。

  一路上,谷子的朋友阿兵一直对高纯不怀好意。车队一路来到黄河岸边古老的窑洞。

  远征的车队一路行进,来到山西境内。

  金葵无法知道落脚的村落究竟在什么位置,只能暂时寄居在老大娘家中。

  壮丽的景色,并不能使高纯的心情豁然开朗。此刻,眼前的烽火台似乎就是他的爱情写照,孤独并且残损,有几分悲怆。

  高纯发现了阿兵的车撞人的痕迹,却被尾随而至的阿兵跟踪。

  第十集

  谷子与阿兵发生争执,被周欣看在眼里。她不禁有些担心。高纯则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将手中的相机对准了那些画家和他们的车牌。

  谷子与阿兵的诡异神态令高纯提高了警惕,他知道接下去的路会更加荒凉,必须倍加小心。

  热心的老大娘为金葵介绍对象,被金葵婉言拒绝。

  杨峰的助理不断向金父和金鹏催债,双方的冲突愈演愈烈,憋了很久的金鹏终于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一群人大打出手。

  周欣觉得谷子是错以为高纯对自己有意思,所以才会满怀敌意。高纯坦言并没有追周欣的想法。周欣追问高纯为什么跟踪她,高纯一时语塞,无言以对。

  企图躲避肇事逃逸罪责的阿兵,觉得高纯始终是个威胁,正在与谷子进行一番密谋,恰巧被周欣撞见……

  此时,高纯也发现了阿兵的车很可能就是那辆撞人后逃逸的车。一直盯着高纯的阿兵也听见了它与陆子强的电话。

  高纯向周欣谈起了自己“嫁给别人”了的爱人,他决定终生不娶。

  迫于对阿兵阴谋的惧怕,谷子打算带着周欣离开,却被阿兵发现……

  一早起来,高纯发现自己的相机不见了,便找到阿兵算账。两人话不投机,打将起来,被众人劝开。他告诉周欣,阿兵拿走了相机里的所有照片底片。

  金葵想找一个有电话的地方。老大娘顺势把她诱到上回给她介绍对象的人家,引起金葵的不满。

  车队抵达河北崇礼县境,高纯与阿兵仍是暗自较着劲。

  找水喝的周欣清楚地听见了谷子与阿兵的谈话,并在车里发现一本法律法规的书,她的心里不由紧张起来。

  车队依旧行进着,但大家各怀心事。

  谷子再次要求周欣跟他离开,周欣质问谷子,阿兵究竟有什么阴谋……

  老大娘还跟那户要娶媳妇的人家来来往往,还收了人家的聘礼。金葵也没有什么切实可行的办法,只能听之任之。没干过重活的金葵在挑水时晕倒,老大娘找来了医生。

  老大娘答应金葵可以为她寄信。




                  页码: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舞者》精美剧照
清晨进门
茫然回首
渴望的眼神
回忆往事
雨中漫步
挑战自我
怅然离去
病床上的早餐
神态忧郁
烛光晚餐
关于我们 | 广告指南 | 联系我们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