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诺时空zolsky.com
首页
新闻资讯
反病毒中心
qq表情大全
软件下载
科技与教育
文秘与写作
电视剧
电影
实用查询
上网导航
技术论坛
电视剧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金耳环
主要角色

黄 明 饰 陆保良
黄 明 饰 陆保良

王媛可 饰 张  楠
王媛可 饰 张 楠

王丽坤 饰 姐  姐
王丽坤 饰 姐 姐

李 倩 饰 陶菲菲
李 倩 饰 陶菲菲

片名:《金耳环》
出品人:曹华益
监 制:海 岩
编 剧:海 岩
导 演:汪 俊
主 演:
黄 明 饰 陆保良
王媛可 饰 张 楠
王丽坤 饰 姐 姐
李 倩 饰 菲 菲
张 丽 饰 夏 萱
出品单位:
中圣春秋影视文化(北京)有限公司


点这里下载电视剧 -> 下载地址 [本地下载]




剧情介绍


  第十一集

  菲菲悉心照顾着心力交瘁的保良,努力用她的热情重新唤起保良对生活的希望。在她的帮助下,保良试图开始新的人生,试图重新做一个自食其力的人。

  碰了无数钉子之后,保良终于得到了一份清洁工的工作。在出入国贸大厦的时候,他结识了一个白领年轻女人。

  年轻女人叫张楠。她对保良非常欣赏,并邀请她到自己家进行记时清洁工作。

  周日,张楠开着银色的奥迪车接着保良去她家做保洁。住在这所豪华别墅里的张楠一家人客气而礼貌,然而张楠充满热情的眼神令敏感腼腆的保良时时感到脸上泛红。

  或许是女人的天性,菲菲闻到保良身上残留着女人特有的 香水味,产生了怀疑。

  公安局的金探长和夏萱一起找到保良,告知正在通缉杀人犯权三枪,并希望保良协助提供有利线索。

  随着接触的进一步加深,保良对张楠逐渐真的产生了爱慕之情。两人也开始短信传情。

  第十二集

  心里产生了微妙变化的保良,对菲菲开始挑刺。菲菲追问保良发短信的是男是女,保良说是男的。精明的菲菲抽个冷子记下了号码,打过去核实,顿时怒不可遏。她大骂张楠,并且摔碎了手机。

  保良没有跟张楠过多地解释,却说了自己曲折而伤感的经历,这倒更加引起张楠的动容与感叹。张楠表示愿意帮助保良走出人生困境,资助他继续读大学。

  那天晚上分手时,张楠第一次吻了保良。

  保良决定搬出去住,气急败坏的菲菲口不择言,揭开保良心头的伤疤,被保良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芥蒂已生的保良和菲菲都一夜未眠。

  虽然还是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但保良与菲菲业已形同路人。

  体力透支的保良在高空清洗作业时身体失控,左脚受了伤。他知道,自己这个样子是无法继续这份工作的。可巧,扶他回来的李臣也被老板炒了鱿鱼。

  菲菲自觉地再次担任起照顾保良的事务。两人却都心照不宣,避免再次谈起张楠。

  房东找上门来,要求他们走人。原来,当初介绍这里的中介公司在收取全部租金后,只缴纳了房东一个月的租金。在骗取大量资金后,这个骗子公司的负责人已经携款逃跑。

  双方各不相让,直至大打出手。保良怕出人命,立即报了警。

  第十三集

  在警局,他又一次看见了夏萱。他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与夏萱在这种令他屈辱的环境不期而遇,他已然尊严扫地。

  警察并没有真正解决这样的纠纷。李臣决心就在这里与房东顽抗到底。

  经过商量,刘存亮得到父母的支持,获得了用于开店的两万五千元钱。

  由于张楠出差,保良与她半个月都联系不上。他心急如焚,拄着拐来到国贸大厦。两个人深情相拥。

  张楠将家庭对于他们恋情的顾虑告诉了保良,她只求彼此之间的感情不带有任何交易的成分。保良肯定地说,请相信这份感情是真的。

  张楠将两人的恋情再次与家人沟通,却还是遭到母亲的怀疑。

  保良很快在一家古玩 瓷器店里找到一份干杂活的工作。

  张楠为保良买了一件价值九千七的名贵服装,令保良不知所措。

  刘存亮的“亮亮时装屋”即将开张,可进货成了问题。原来,菲菲向刘存亮借了一万元钱给病入膏肓的妈妈治病,说好几天就还,现在却无力偿还。

  第十四集

  菲菲被逼无奈,在李臣的介绍下,当了坐台小姐。保良听说后大发雷霆,菲菲反过来恶语相讥,保良难以控制自己的愤怒,再次动手打了她。

  刘存亮如果不能及时得到资金,新店很快就将面临破产,他恳求保良向有钱的女朋友张楠开口借钱救个急,被保良一口回绝。

  走投无路的刘存亮借酒消愁,倒在黑暗中的楼梯上,幸被保良发现。

  张楠邀请保良参加爸爸的生日,保良向老板预支了两百元钱,给张父买了贵重的滋补品。张父对保良的印象尚可,主动向他敬酒,打破了席间的僵局。

  犹豫再三之后,保良还是向张楠开了口,借一万元钱。张楠答应了,但态度极其冷淡,或许她对保良感到一些失望。

  就在刘存亮孤注一掷地将身边仅有的余钱买了彩票的最后关头,保良将钱交给了他。但菲菲并不买账,反而醋意大发。保良发现菲菲的枕边,也放着一叠厚厚的钱……

  刘存亮的时装店顺利开张了,兄弟三人一齐聚餐。鉴宁三雄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畅所欲言,扬眉吐气了。

  张楠找了几次保良都没联络上。她将情况告诉了自己比较信任的姐夫。姐夫倒觉得保良不象个骗钱的坏孩子。

  菲菲想听从保良的意见,离开那个不良的职业环境,但却不知自己还能干什么。

  张楠到古玩瓷器店找保良,却看见店子挂起了关张的牌子,令她一时间不知所措……

  第十五集

  保良兄弟们租住的屋子面临到期,大家筹划着安身之所。

  张楠来到这片居住区找保良,却依然无从下手,只打听到有一群年轻人刚刚搬走。张楠心情沉重。

  保良回到鉴宁,想看望久违了的老父亲。父亲也搬走了,无法联络。保良顺便用当地的公用号码给张楠打了电话,被张楠当作陌生人拒接。

  父亲没找到,兜里的钱却已花完。保良只得找了一份洗车的工作暂时干着。在一次车主与工友的争斗中,保良遭到误伤,发了高烧,卧床不起。热情的工友们照顾着虚弱的保良。

  闻讯赶来的菲菲将保良接到了省城姨夫开的小店里细心照顾。

  金探长和夏萱再次找到保良,希望从他口中获得权虎和权三枪的线索。保良将自己的故事一五一十向夏萱倾诉。

  保良的病情日渐好转。刘存亮告诉他,菲菲又开始出台了。保良无地自容,他的尊严再次遭到摧毁。他必须尽快找到工作,因为他明白那些治病的钱正是菲菲用血泪和羞辱换来的。

  第十六集

  不久后,保良在五星级东富大酒店找到了一份前台接待员的工作。保良将自己的东西搬到了酒店的员工宿舍。临走前,他再次劝菲菲离开那个不良环境。菲菲不置可否。

  保良拨通了张楠的电话,两人冰释前嫌。张楠又给保良买了贵重的衣物,说了声祝你生日快乐。

  保良和张楠的恋情平稳地进展着,经常一同出去,不时还去光顾刘存亮的小店。

  李臣告诉保良,菲菲已经不在他那里当坐台小姐了,她已经被一个以卖摇头丸为业,叫老丘的老板包下了。这令保良大吃一惊。

  保良找到菲菲,劝她离开老丘。菲菲哭了,反问不这样做的话,怎么交得起妈妈高昂的手术费。保良无法做出回答。从那时起,保良下了一个决心,一定要筹到钱,将菲菲从老丘身边赎出来。

  菲菲看见保良身上穿着名贵的衣服,讽刺他和自己一样不要脸。保良的精神再次经受了打击,此刻他就想做一件彻底不要脸的事。

  第十七集

  保良穿着名牌套装,举着牌子到地铁站口乞讨,引起路人的好奇围观。随后他又去了一家超市门口。那一晚,连他自己都难以置信,竟得到了四百多元的善款。

  那段时间,保良每天下班后去进行乞讨,然后再和张楠会面。这样的日子并没有维持太久。保安们开始驱赶保良,一个记者也盯上了这个奇怪的乞讨者。

  保良将得到的钱交给菲菲,却引起菲菲的强烈厌恶。

  当他再次乞讨的时候,遇到了夏萱的巡逻,被带到警局。离开警局时,夏萱私下塞给保良二百元钱。

  保良又将钱交给菲菲的时候,遭到那个尾随而至的记者不停纠缠。

  中秋之夜,张楠把保良接到自己家中一起过团圆夜。那天夜里,保良和张的家人气氛融洽。饭后,张母从报上看到一则消息——一年轻白领为给女朋友母亲治病上街乞讨。

  李臣告诉保良,菲菲不仅还跟着老丘,而且被逼卖了摇头丸。

  保良再一次向张楠提出借五万元钱。这次,他没提菲菲,但张楠情绪激动。保良明白了,张楠并不是在意菲菲,而是在意借钱行为的本身。

  张楠约保良到一个高档会所,打算将钱如数给他。保良却在过道里遇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马老板。

  张楠开车帮忙追踪,保良拨通了金探长的电话……

  第十八集

  他们一直跟踪到小乖原来的住所,等待金探长的来到。

  张楠告诉保良,她家原来有过一个很单纯的小保姆,事实却证明那是个骗子。张楠将装有巨款的皮包交给保良,只是问保良在菲菲之前是否还有别人,保良肯定地说没有。张楠要他保证做一个诚实的人,保良表示可以对天发誓。

  金探长出动警力,在保良和张楠的带领下直闯小乖的原住所。

  马老板被抓住了,但张楠却看见了不该看见一幕——小乖和保良原来在一起疯玩时看似亲昵的照片。伤心欲绝的张楠旋即离去。

  下车时,张楠发现那装有五万元钱的皮包还在车座上丝毫没动,但此刻她的心已经不在乎这个了。她不再是伤心,而是对谎言愤怒。

  在家人的劝解之下,张楠表示自己会做出正确的决定。

  根据马老板的交代,权虎的船运公司在泽州,一个鉴河下游的县级市。

  张楠彻底联络不上了。似乎保良的这段感情已经终结。

  苦闷非常的保良感觉自己几乎成了一具行尸走肉,没有快乐,没有思想。他利用双休日,又回了一趟鉴河老家。

  老家的屋子破败依然,空洞依然。

  刘存亮和李臣又一次买了彩票,要求保良为他们刮奖。保良令人惊奇地刮出了一个一等奖。三个人欢呼雀跃。

  刘存亮焦急地告诉保良,李臣失踪了,拿着自己的身份证提钱后就人间蒸发了。

  尽管保良不愿意相信如此荒唐的消息,但他很快就知道了,这一切都是事实。李臣已经用那笔钱买下了他家一个远亲的饭馆。

  刘存亮匆匆赶赴鉴宁。保良知道已然出离愤怒了的他不会善罢甘休,于是也来到鉴宁李臣的家中。

  第十九集

  看到鼻青脸肿的李臣,保良知道兄弟间的战争已经开始。

  李臣告诉保良,刘存亮要和他把官司打到底,并央求保良帮他出庭作证。

  李臣的母亲更是抛出杀手锏,说只要保良帮他们出庭作证,就有他姐姐的新消息可以告诉他。保良淡淡地说,不找姐姐了。

  疲惫不堪的保良打算离开。

  临走时保良再次拒绝了李臣父亲拱手相送的一大包钱。此时心存愧疚的李臣告诉保良,他姐夫权虎在鉴河上有条船叫“强龙号”……

  保良没能联络上金探长和夏萱,便向单位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期,打算独自沿着鉴河寻找“强龙号”的踪迹。

  第二十集

  保良在沽塘码头发现了“强龙号”,他毫不犹豫,纵身一跃上了船。

  为了既解决生活开销问题,又可以沿河注意有关线索,保良主动提出愿意给“强龙号”的船老大做船工,开始了寻姐之路。

  在“强龙号”上,保良逐渐了解到,权虎似乎并不出面打理生意,而由一个叫冯伍的人充当表面上的老板按时前来收帐。

  驳船一路前行。保良干着手中的工作,一边耐心地等候着冯伍的出现。

  和酒店请的假很快就到期了,但此时保良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船到涪水码头,冯伍终于出现了。保良一路跟踪冯伍,一直到了一个院子外。保良向周围人打听,却无人了解院子里住的是什么人。保良只能在对面蹲守。

  院子里的人终于出现了——姐姐和姐夫。

  等权虎走后,保良梦醒般在身后叫了一声“姐”。

  久别重逢的姐弟俩抱在一起。保良发现姐姐已变得瘦骨嶙峋,他将母亲的死和自己一直带着金耳环的原由告诉了姐姐,两人抱头痛哭。

  姐姐告诉保良,他们有了一个孩子叫雷雷,权虎对她不象以前那样了,还生怕她会逃走,因此他不管去哪都一直亲自带着雷雷。保良看得出,姐姐对自己甚至也心存怀疑……

  保良留下来照顾身有疾病的姐姐好几天,一直到权虎回来,他才悄悄离开。

  保良将这里的情况报告了夏萱,并要求警方协助自己找到爸爸。夏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在保良的眼里,她的笑容,依然是那么端庄美丽。

  在夏萱的带领下,保良在一个武警 医院再次见到了风烛残年的父亲。然而父亲的表情冷酷而漠然……

 



                    页码: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精美剧照

精美剧照
精美剧照
精美剧照
精美剧照
精美剧照
精美剧照
精美剧照
精美剧照
精美剧照
精美剧照
精美剧照
精美剧照
精美剧照
精美剧照
精美剧照
精美剧照
精美剧照
精美剧照
精美剧照
精美剧照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