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剧 | 电影 | 常用软件 | 杀毒技术 | 装机必备 | 设计之家 | 小说阅读 | 网页素材 | 实用查询 | 学院 | 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主要角色

张默饰刘卫强

叶璇饰简小单

孙菲菲饰圆月

张天霖饰迈克

片名:《叫一声妈妈……》

导 演:张晓光

主 演:
    张 默--饰刘卫强
    叶 璇--饰简小单
    孙菲菲--饰圆 月
    张天霖--饰迈 克
 


点这里下载电视剧 -> 下载地址 [本地下载]




剧情介绍

  第一集

  简小单走进看守所探视室,简圆月凑近小单的耳根,狠狠地说,你死定了,简小单!我们从小就斗,现在你可以认输了吧!忍无可忍的简小单猛地挥手打了圆月一巴掌!

  故事回到二十年前。

  1976年。简丽得知丈夫马成在唐山遇难的噩耗后生下女儿简小单。同时,简丽在医院厕所捡到一个被遗弃的女婴,她把孩子送还给了弃婴的母亲廖中秋。但是简丽的父亲简老伯在福利院门口又捡到了廖中秋偷偷扔下的孩子。简丽再次去找廖中秋,却发现廖中秋留下一封信,不辞而别了。善良的简丽收养了孩子,取名简圆月。

  两姐妹十四岁那年,简丽与照相馆的摄影师艾文明结婚了。其实小叔马忠一直深爱着简丽,但简丽碍于世俗的眼光拒绝了他。马忠找简老伯借酒消愁,不经意间说起了圆月的身世,被没有睡着的圆月听到,大吵大闹。虽然被众人敷衍过去,但圆月对自己的身世开始心存怀疑。

  艾文明怀疑简丽和马忠有暧昧关系,大发脾气,动手打了简丽,圆月为了报复艾文明,偷了他的相机扔进厕所,害得艾文明丢了工作。圆月与艾文明水火不容,一次吵架之后,圆月一怒之下掀翻了饭桌。简丽气急,打了圆月一巴掌,这是简丽第一次打圆月。圆月感到无比委屈,跑到一个废弃工地的水泥管中躲起来,遇到了邻居刘卫强。

  圆月回家时无意中听到简老伯与简丽的谈话,得知自己确实是收养的,她在家中翻箱倒柜地找到了当年廖中秋遗弃圆月时留给简丽的信,受到了巨大打击!

  刘卫强对小单和圆月格外照顾。圆月向刘卫强表白,但是刘卫强喜欢的人是小单,还刻了一个小木人送给小单。圆月十分嫉妒,想据为已有,两人争夺中引起火灾,小单被烧伤了手。

  一个雨天,小单和刘卫强在水泥管里遇见,两个人羞涩地说着话,圆月带着校长突然出现,两人被指责早恋,小单转学,刘卫强也搬了家。

  第二集

  转眼,小单和圆月上了高中。圆月暗中破坏小单的名声,小单非常气愤,对着墙壁哭泣,遇到新来的实习老师龚克,两个人互相鼓励。

  圆月不小心被汽车撞倒,龚克正巧经过,背着圆月去医院。圆月第一次遇到对她好的男人,不可救药地爱上了龚克。圆月到处寻找龚克,当她和龚克终于又在街头相遇的时候,圆月情不自禁地扑上去抱住了龚克。

  小单与龚克不知不觉地产生了纯洁的感情,他们手拉手的一幕被尾随的圆月看到。于是,一封匿名信举报龚克与小单师生之间有不正当男女关系,龚克被学校辞退了。

  高考前夕小单发高烧,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而圆月顺利地上了大学。圆月在乡下一所学校找到了失意的龚克,鼓励他考研,对他展开了热烈追求,还说小单考上了北京的大学,早已忘记了他。龚克被动地接受了圆月。

  上大学后三年未回家的圆月突然带着龚克回家,龚克重遇小单,才知道小单和圆月是姐妹。得知小单的真实情况后,龚克感到圆月欺骗了他,两人大吵一架。

  龚克约小单见面,两人相对却都无言,唯有心中仍然珍藏着美好的感情。

  第三集

  圆月对龚克一往情深,她不容许小单把龚克抢走,为此她可以不惜一切。圆月冲进龚克上课的教室大声说:我来找孩子的爸爸!

  龚克忍无可忍,提出跟圆月分手。圆月却告诉龚克,她已经有了龚克的孩子,龚克惊呆了。

  小单抓紧时间复习功课,准备参加托福考试。圆月跪在小单面前,求她不要再见龚克了,如果小单不答应,她就不起来。善良的小单只能答应了圆月的要求。

  圆月因怀孕休学回家,简丽劝圆月慎重考虑,但圆月固执地要生下这个孩子。龚克思前想后,出于对孩子的责任,决定和圆月结婚。

  简丽突然打扮得很漂亮,说是去参加同事聚会,引起了圆月的怀疑。她跟踪简丽,发现是出国多年的马忠回来看简丽。马忠和简丽轻轻地拥抱,但简丽还是没有勇气接受他的爱。

  圆月在艾文明面前添油加醋,说简丽红杏出墙。艾文明气急败坏地打了简丽,简丽坚决要求离婚,连夜搬到简老伯那边去住了。

  第四集

  简丽与马忠在机场依依惜别,马忠表示对简丽的爱不会变,两人泪流满面,相拥而泣。这一幕被跟踪而来的艾文明看到,脾气更加暴躁,对简丽百般折磨,死活不同意离婚。简丽对艾文明非常失望,向简老伯诉苦。小单无意中得知圆月是简丽抱养的孩子。

  圆月在艾文明和简丽离婚问题上煽风点火,刚好被前来准备找艾文明谈话的简老伯听见,简老伯气得心脏病发作当场死了。

  龚克因为圆月怀孕的事被学校勒令退学,对圆月的所作所为深感失望,想要逃离圆月,临别时龚克拥抱了小单,不巧又被圆月看到,认定是小单抢走了龚克。圆月找上门质问龚克,龚克表示自己可以为了孩子跟圆月结婚,但对她并无一点爱意。圆月气急,称自己会把孩子生下来但让龚克永远见不到孩子。

  圆月一个人到医院生下了女婴。产中,痛得几乎要昏过去的圆月,不断地叫着龚克的名字,话中有真心的爱,也有刻骨的恨!圆月托医生徐曼找人收养她的孩子,从医院逃走了。圆月也不自觉地重复了亲生母亲廖中秋的悲剧,狠心抛弃了自己的孩子。

  廖中秋回国,和老同学徐曼见面。如今的廖中秋已经脱胎换骨,改名凯西,成为了邵氏公司的总经理,也是老板邵源甲的地下情人,苦等多年,一直没有名分。寂寞的廖中秋正想收养一个孩子,经徐曼牵线,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收养了圆月的孩子,取名罗拉。

  简小单想学一门手艺养家糊口,她来到理发店,从洗头工开始做起,发奋努力,决心做一个出色的发型师。

  第五集

  圆月告诉简丽,说她生的孩子死了。圆月产后体虚,出于母爱,简丽搬回艾文明家照顾圆月。

  龚克到夜校任教,和小单再次相遇。小单因为圆月的关系,拒绝了龚克的爱意,把这份感情深深埋藏在心底。

  龚克来找圆月,本想和她做个了断,可以和小单重新开始。圆月告诉龚克说孩子死了,拿出孩子的遗照给龚克看,还谎称自己以后再也无法生育,龚克感到深深的内疚,痛苦地决定重新回到圆月身边。圆月得意地当众宣布要和龚克结婚。龚克找小单倾诉苦闷,却听说圆月体虚晕倒。简丽责怪小单不该这时与龚克来往,小单委屈又无奈。

  圆月康复了,简丽要离开艾家,艾文明死缠烂打不让简丽走,争执中砸伤了简丽的眼睛。艾文明懊悔不已,殷勤地照顾简丽。简丽心如死灰,不再提离婚。

  圆月对龚克和小单的关系耿耿于怀,两人常常为此吵架。龚克心烦意乱,无法面对圆月的多疑和猜忌。

  简丽瞎了,生活非常不便,简直是度日如年。小单看到简丽的苦楚,在理发店拼命工作赚钱,希望有一天能独立照顾妈妈,让简丽可以摆脱艾文明。

  第六集

  圆月与龚克订婚,小单送去了一对娃娃,祝他们幸福,圆月心中不快。圆月去艾文明的影楼拍婚纱照,故意让小单给她发型,话中带刺,小单愤而离去。

  廖中秋拍照片时认识了艾文明,由于刚回国人地生疏,廖中秋请艾文明当她的导游。艾文明误以为廖中秋对自己有意思,兴冲冲地跑去约廖中秋吃饭,但邵源甲一出现,廖中秋就刻意做出冷淡的样子。艾文明看出廖中秋和邵源甲的特殊关系,愤愤不平。

  廖中秋来到原来丢弃女儿的福利院,福利院已经拆迁,她回忆起往事,有着深深的痛苦。

  廖中秋找小单做发型,和小单一见如故,让小单陪她去买衣服,还送了一套昂贵的衣服给小单,小单穿上后令人惊艳。走出商店时,廖中秋与圆月撞了一下,圆月蛮横无理的态度让廖中秋非常生气。小单穿着廖中秋给她买的衣服,碰上在商店门口等圆月的龚克,龚克情不自禁地抓住小单的手,圆月嫉妒得大发脾气。

  圆月知道廖中秋是邵氏公司的总经理后,匆匆赶到邵氏公司向她道歉,想巴结廖中秋,廖中秋对圆月很是反感,不客气地拒绝了她。

  圆月跟踪廖中秋,惊讶地发现廖中秋和艾文明在茶馆见面。圆月从艾文明那里知道了邵氏公司的大老板是邵源甲,她打定主意一定要寻找机会进入这个大公司。

  圆月突然向龚克提出要推迟婚礼,她现在的目标是做一个事业成功的女人,那样才可以要什么有什么。龚克对圆月的变化痛心疾首。

  第七集

  邵源甲的太太梁美诗多年来身体有病,出于道义,邵源甲不能和她离婚,还要在人前扮演好丈夫的角色。邵源甲陪梁美诗到大陆治病,廖中秋非常失落。

  圆月施展苦肉计,故意撞上邵源甲的车。邵源甲被圆月表现出来的善良宽容所感动,介绍圆月进公司,安排她到廖中秋手下工作。廖中秋对圆月的不择手段十分厌恶,根本不给圆月任何机会就解雇了她。圆月对此怀恨在心。

  艾文明把马忠寄给小单出国留学的资料交给了圆月。圆月暗中修改资料,准备顶替小单出国,被龚克发现。愤怒的龚克和圆月爆发激烈的争吵,声称要把事实告诉小单。圆月突然说出孩子没有死的消息,威胁龚克,如果他敢对小单说出半个字,他就永远别想见到孩子!龚克大惊,痛苦不堪。

  圆月故意轻蔑地对简小单说,她已经不要龚克了,小单可以随时把他拿走。小单不知道圆月在打什么鬼主意,她一直刻苦学习,满怀希望地等待着马忠给她寄来出国留学的资料。

  孩子还活着,却不知道在哪儿,这成为龚克放不下的心病,他一次次地问圆月,圆月就是不告诉他。她要让龚克的心中留下阴影,不得安生。

  其实他们的孩子已经被廖中秋收养了,廖中秋对罗拉疼爱有加,常常给徐曼寄来罗拉成长的照片。

  第八集

  圆月嘴上强硬,心中也惦记孩子的下落,到医院找徐曼打听孩子的下落,提出想见孩子一面,徐曼拒绝了她的要求,但又不忍心,就给了圆月一张孩子的照片。

  龚克上医院查询了圆月的婚前检查报告,发现圆月的身体正常,根本没有不孕症,感到震惊。

  龚克找到小单,想要告诉她事情的真相,又想起圆月的恐吓,欲言又止。小单正在给龚克刮胡子,圆月突然出现,拿出孩子的照片。龚克本能地抬头去看,不料小单手上锋利的刀片正对着龚克的颈动脉。

  龚克死了。小单涉嫌故意杀人罪入狱。在看守所探视室,圆月凑近小单的耳根,恶狠狠地说,简小单,你死定了!你要坐牢了,我要出国了!你永无出头之日!忍无可忍的简小单猛地挥手打了圆月一巴掌!

  其实,对于龚克的死,圆月表面上装作不在乎,内心也极度痛苦,她用刀把结婚照划得粉碎,甚至一度想自杀。圆月使劲煽自己的耳光,直到筋疲力尽,瘫倒在地上。

  无辜的小单等待着法庭为她指派的辩护律师,没想到来的居然是多年杳无音讯的刘卫强。现在的刘卫强已经是一个事业成功的律师,他在小单最无助的时候出现在小单身边,告诉小单,他会尽全力帮她。

  刘卫强向圆月调查取证,圆月惊讶地看着面前这个英俊成熟的男人。刘卫强告诉简丽,圆月的口供对小单极其不利。简丽声泪俱下地求圆月放过小单,并把苦守多年的身世秘密告诉了圆月。

  最终,小单因过失伤人被判刑一年零六个月。同时圆月出国留学。简丽也终于和艾文明离婚了。

  在美国,马忠对圆月十分关照,圆月在马忠面前变得天真纯良,她对马忠隐瞒了家中的变故,没有说出简丽已经离婚的事,甚至想勾引马忠,被马忠拒绝。

  第九集

  马忠告诉圆月,简丽是自己的信仰,他一生只爱简丽一个女人。

  小单出狱后和简丽相依为命。由于有坐牢的历史,小单找工作处处碰壁,情绪低落。刘卫强一直默默地照顾着小单母女。尽管生活十分艰难,简丽还是时时牵挂着远在美国的马忠和圆月。

  小单找到了一份打扫陵园卫生的工作。上班第一天,刘卫强来到陵园看望小单,鼓励小单振作起来。但是小单心里有阴影,为了逃避刘卫强,她又来到洗车行当洗车工。

  圆月看到国内的网络公司十分红火,决定提前回国,大展宏图。圆月回国,到同学贾小庆的网络公司当总经理,和公司的法律顾问刘卫强再度相遇。

  艾文明在圆月的资助下开了家影楼,当上了老板,对圆月俯首帖耳。听说小单在做洗车工,圆月故意趾高气扬地去洗车,趁机羞辱小单。

  圆月好大喜功,经营不善,导致公司陷入了困境,圆月一时间焦头烂额。刘卫强劝圆月引咎辞职,但圆月还是一意孤行。贾小庆瞒着圆月转卖了网络公司,自己卷钱跑了。圆月这才明白被贾小庆算计了。圆月急忙找刘卫强帮忙,刘卫强站在法律的角度义正辞严地拒绝了圆月的要求。

  富家女莘蒂来洗车,看到小单眼睛一亮,非要她假扮哥哥迈克的女朋友。原来迈克是邵家长子,一直被母亲梁美诗逼着相亲,苦不堪言,莘蒂为了帮哥哥解围不得不出此下策。小单为了保住工作只得答应了莘蒂的要求。

  小单被莘蒂打扮得异常美丽,梁美诗见了很是满意。迈克本来不满,但在看到小单的瞬间,他的眼睛亮了。迈克送小单回家,发现小单居然是个洗车妹,但小单的落落大方、坦率纯真使迈克对她产生了强烈的好感。

  迈克热烈地追求小单,不管小单怎样拒绝,他都傻傻地跟在小单身边,闹出了不少笑话。

  第十集

  小单对单纯热情的迈克也有好感,但她感到两人差距太大,为了躲避迈克的痴缠,她辞掉了洗车行的工作,不告而别。迈克登了寻人启示,到处寻找小单。

  小单又找了份卖报的工作,刘卫强诚心想要帮助小单,小单心里自卑,刻意躲着他。

  圆月回家看望简丽和小单,假意示好,小单一眼看穿圆月的用心,与她针锋相对。圆月发现刘卫强又刻了一个小木人送给小单,心里十分嫉妒。

  圆月准备卖掉给艾文明的房子还债,艾文明吓得躲起来不肯见圆月。圆月事业失败,四面楚歌,连车子也卖掉了,变得一无所有,她来到龚克墓前哭泣,心有不甘。刘卫强把贾小庆留下的一点钱交给圆月,算是补偿,圆月愤怒地撕掉了支票。

  迈克终于找到了小单,万分惊喜的他带着小单来到一块空地,告诉小单,他要在这里盖一所新的福利院,给孩子们快乐的生活,小单为迈克的善良心生感动。

  迈克总是来报亭找小单,还雇人一次买走很多份报纸。面对迈克的痴情,小

  单哭笑不得。

  小单和迈克一起吃饭的时候被刘卫强撞见,迈克兴奋地自称是小单的男朋友,两个男人敏感地视对方为情敌,互不退让,让小单左右为难。刘卫强忍不住向小单表白,小单心乱如麻了。

  刘卫强在街头遇到失意的圆月,好心送她回家,圆月情不自禁地流露出软弱的一面。



                    页码: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精彩剧照
关于我们 | 广告指南 | 联系我们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