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剧 | 电影 | 常用软件 | 杀毒技术 | 装机必备 | 设计之家 | 小说阅读 | 网页素材 | 实用查询 | 学院 | 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主要角色

吴奇隆

陈德容

刘佩琦


片    名:《大码头》

    导    演:尤小刚

    主    演:

吴奇隆、陈德容、刘佩琦、程莉莎
 


点这里下载电视剧 -> 下载地址 [本地下载]




剧情介绍

第1集

    月黑风高,闷雷闪电似乎预告着一个极不寻常的夜晚。广州岭南大学礼堂里,宋芳华反串“哈姆雷特”,唯妙唯肖,吸引住观众的目光。与此同时,一间三温暖浴室里,死对头水旱二码头的两位当家黄轩主、赵社主不约而同在此享受泡澡之乐,一个神秘人物暗地里买通了茶房,把黄赵二人的衣服悄悄掉了包。

    水气袅袅的浴室里瞬时枪声大作,子弹横飞,哭喊声一片。乱枪中,聚源社三当家于义龙中计失手杀了自己的帮主。小裁缝文阿陆,亲眼目睹了悚目惊心的这一幕。从不留活口的于义龙,发现阿陆成了唯一的目击者,要杀人灭口,抬枪对准了阿陆的脑袋,面对枪口阿陆死到临头,挂心的只是尚未来得及下葬的父母,一片孝心感动了义龙,枪下饶了阿陆一命。

    警察闻讯而来,把阿陆当作了杀人凶手追击,阿陆仓皇逃命,巧遇从学校驾马车返家的芳华搭救,芳华扮演哈姆雷特尚未卸妆,被阿陆误认为俊美少年。

    整个命案原来是旱码头聚源社二当家陈社主一手策划的阴谋,既藉此除去了社主,自己得以坐上正位,又陷义龙于不义,再假意不加追究,借以笼络控制义龙。得知义龙留了活口,陈社主将计就计,嘱咐忠仆陈忠设计把杀人的黑锅扣到阿陆头上。

    阿陆浑然不知大祸临头,对心莲讲述夜间奇遇,心中对芳华感激不已。心莲建议阿陆前往芳华所在学校当面致谢,校园中,阿陆与歧视华人的洋人马修一言不和,差点打起来。芳华及时解围,并答应代阿陆向“宋先生”道谢,因为此时的芳华恢复了女妆,阿陆见面却不相识。阿陆独特的个性,和狼一般的机敏引起芳华极大的好奇和兴趣。

    广州赫赫有名的“聚源社”“义水轩”两帮主双双死于乱枪之中,小小阿陆则被诬陷为夺人性命的江洋大盗,成了失去帮主的两派江湖好汉追杀的对象!

    冤家路窄,“聚源社”“义水轩”两帮送葬的队伍迎面相遇,聚源社原社主独生女儿赵翠儿寻仇心切,只见子弹横飞,顿时乱成一团!义龙英勇,诱走追兵,然而自己身受枪伤,性命危在旦夕,义龙由于失血过多,昏死在路边,心莲买菜归来,发现义龙。义龙虽然心存芥蒂,但是终因伤重,奈何不了心莲……

    心莲自然害怕义龙,但对义龙心生怜悯,便给义龙包扎伤口,并且蒙骗过了巡捕,至此心莲救了义龙一命,义龙好生感激,心里已经记下了这个善良温柔的女子。

    心莲惊魂未定地跑回家中,对阿陆好生埋怨,阿陆赶快赔礼道歉,这才平息了心莲心中的惊恐。阿陆誓言,定要师傅许配心莲给自己,心莲满心欢喜。

    第2集

    “聚源社”大败而归,翠儿报仇心切,要再去拼命,陈社主恼羞成怒,借故要用帮规处置翠儿,义龙负伤归来,以性命为翠儿求情,暗示自己亏欠了翠儿。陈社主顾及义龙坦承一切,不得不放过翠儿。

    义龙为了不让陈社主为难翠儿,被迫听命于陈社主,和陈社主与一班兄弟一起与义水轩杨副爷谈判。谈判过程中,义龙方显英雄本色,强忍剧痛,震慑住了义水轩的人马,于是陈社主趁势吞并了水码头的义水轩,如愿以偿坐上社主宝座。事情并未平息,当义龙知道陈社主嫁祸给阿陆的计谋,极力反对,与陈社主争执不下,虽然没有结果,陈社主心底对义龙抱持更深的防范。

    义龙不忍阿陆莫其妙当了冤死鬼,找到阿陆,出面警告阿陆赶快跑路,其正直的个性深得阿陆尊敬,欲与之结交,义龙不想连累阿陆,冷峻拒绝。阿陆深知此地不可久留,于是打定主意,远走他乡。

    珠江边,阿陆欲走,与心莲话别。心莲本是个重情重义的女子,她已打定主意,陪阿陆一起逃走,阿陆却心存顾虑,欲放弃心莲,被心莲好一顿责骂,羞愧难当,毅然决定留下。

    阿陆转而向万师傅央求,要心莲嫁给自己,万师傅本没把阿陆当回事,见阿陆情真意切,字字当真,也拿他没了办法。翠儿正在为老社主守孝,陈社主假仁假义好言相劝,其实话里话外欲把翠儿撵走,翠儿也是个刚烈女子,哪里肯受陈社主刁难,一气之下,毅然决定亲自去押李字联号李宝寅的镖……

    阿陆一直挂念父母的丧葬,他告诉龙舟得:我这辈子就两个心愿,第一,厚葬我娘,第二,就是娶心莲!在寿材店发誓要给父母买最好的千年楠木寿材,被势利的老板八叔公无情奚落,阿陆誓言限期内一定筹足资金前来购买,否则便来他店里为奴。世家子弟李宝寅,有感阿陆的志气和孝心,为阿陆解围。

    宝寅回府路上,随身钱袋不慎被小偷窃走,幸遇翠儿机警救援,化险为夷。翠儿见义勇为令宝寅感念在心,然而她火爆的脾性又使他退避三舍,敬而远之。

    第3集

    内忧之余还有外患,目睹列强在广州巧取豪夺,德国花耶洋行把分行开到了李记百货店对面,打擂台抢生意的势头显而见之,宝寅毫无畏惧,亲往道贺。花耶洋行大班汉斯野心勃勃,努力扩张势力,生意上的竞争激烈,发展成为意气之争,汉斯与宝寅打赌,以一场拳击比赛定胜负。宝寅其实并不懂何为拳击,又不想示弱,硬是答应下来。

    芳华的父亲宋威廉,正是花耶洋行的大买办,芳华从小接受西方文明的启蒙,却又不满洋人在中国土地上作威作福,常常愤慨仗义执言,因而常与仰赖洋人的父亲发生冲突。

    翠儿押镖出行,义龙虽然恋恋不舍,却也对心莲难以忘怀,暗嘱心腹小六不惜一切寻找心莲。翠儿在路上被宝寅的下人追上,送上礼物,以表夺回钱袋的谢意,翠儿虽然收下,心里却暗自埋怨义龙。

    陈社主还是终日心神不宁,他吩咐陈忠暗中找寻义龙心系何人,然后透露给翠儿,借翠儿的手除掉这个女人,以便他永远控制义龙。同时他也没有忘了催促陈忠尽快把阿陆找到灭口,以免夜长梦多,败露了他阴谋陷害本社社主的行迹。

    这时候的阿陆正为了筹集购买楠木棺材的钱而伤脑筋。街头小贩龙舟得也是阿陆的莫逆之交,领着阿陆沿街叫卖赚外快。阿陆从擦皮鞋的客人口中得知参加拳击赛,挨打也能赚到二百块大洋,心中大喜,丢下客人跑奔赛场。 宝寅与汉斯投注的拳击赛激战正酣,中国选手不敌汉斯重金聘来的美国拳王,一个接一个惨败,被抬下阵来。宝寅虽被洋人羞辱,也没有什么好办法。阿陆赶到赛场,自告奋勇挑战美国拳王。宝寅没把阿陆当回事,准备服输认罚,阿陆却执意要比。龙舟得赶来,也吓坏了,指着被抬出来的落败者叫阿陆三思而行,阿陆义无反顾,走进了赛场……

    拳赛场,观众震耳欲聋的吶喊声中,阿陆不顾龙舟得劝阻,以及龙舟得搬来的心莲声声哀求,被美国拳王一再打倒又一再爬起来,坚持到赛事结束,虽已鼻青脸肿,全身是伤,仍屹立不倒,站在台上!不屈不挠的精神感动了宝寅和全场观众,赢得全场由衷的欢呼。他如愿赢得了奖金,更为中国人扬眉吐气!

    一直对芳华穷追不舍的马修,故意邀请芳华来观赏这场实力悬殊的比赛,不想适得其反,使芳华更近一步认识了阿陆的毅力勇气,一片芳心荡起波澜,从此不曾平静。

    报纸连篇累牍报道穷小子大战洋拳王的消息,义龙看到报载,深深为阿陆担忧。义龙的担忧很快就成了事实,狡猾的陈社主不但诬指阿陆就是杀死赵、黄二位首领的真凶,而且暗指义龙外面有了女人,意图利用翠儿报仇心切及不问青红皂白的急躁鲁莽,借刀杀人。

    万师傅见到鼻青脸肿的阿陆一顿臭骂,当得知阿陆的一片苦心之后,又对阿陆的勇气感到佩服惊讶。

    第4集

    芳华的嬷嬷看出芳华心系阿陆,魂不守舍,借故邀请阿陆至宋府量身做衣。

    阿陆依约前往,阿陆为芳华家的富丽堂皇而惊叹,芳华超凡脱的气质及与众不同的见地,为阿陆打开了另一个世界,二人相谈甚欢,情愫暗生。离开芳华家,阿陆暗下决心,他似乎已经找到了自己未来的生活。

    汉斯找到阿陆,欲拉阿陆下水,共同对付宝寅,阿陆严词拒绝,两人不欢而散。但是临走时,阿陆带走了汉斯的名片。阿陆刚用楠木棺厚葬了父母,翠儿就带领人马赶到,强捉拿阿陆,要为父亲血仇。心莲和龙舟得急忙跑到芳华处求救,然而芳华却表现出了冷漠,心莲含泪离去……

    翠儿伙同水码头归并过来的黄轩主亲信杨副爷,把阿陆绑在江边,声言活剐他,复仇血恨。陈社主暗喜,急于下手,阿陆命在旦夕;义龙闻讯赶到,他暗示陈社主若一意孤行,便要坦白一切,没想到陈社主狗急跳墙,首先开了枪,小六及时出手,才又救了阿陆一命!义龙挺身镇住其他兄弟,翠儿红了眼,拔刀刺向阿陆,结果阿陆血流不止,正当其时,龙舟得带着芳华和心莲,带领巡捕大队赶至,陈社主急令大家做鸟兽散。阿陆终因失血过多体力不支倒下,芳华抱住阿陆忘情哭喊,疼惜之情溢于言表,心莲见状错愕,女性的直觉令她微觉不安……

    阿陆从病榻上醒过来,对芳华的救命之恩溢于言表,而心莲口口声声誓言与阿陆同生共死,芳华惊觉,她和阿陆相识恨晚,惆怅满怀,而阿陆心里也顿生涟漪。

    陈社主因为义龙抗命大为不满,他深知义龙将给他带来更大的麻烦。宋威廉因为芳华冒用洋行的名义去救阿陆而责怪芳华,马修则站出来替芳华解围,芳华大感意外。杨副爷欲挑拨义龙与陈社主之间的关系,陈社主则老谋深算,不但在杨副爷面前表明了态度,而且还认了杨副爷为义子,使自己多了一条忠实的走狗。

    第5集

    义龙见到心莲,欲向心莲表白,谁知道被翠儿撞见,破口大骂,说是非要手刃心莲。转而翠儿又和义龙扭打在一起,转而又吻着义龙不撒手,情急之下,义龙道出自己失手杀了老社主的真相,翠儿不信,愤而离去。没有心机的翠儿,把义龙已承认是杀父仇人的事向陈社主和盘托出,陈社主心惊,假意要用极刑惩治义龙,翠儿吓得跪地求情,陈社主的诡计已定,这才答应亲自出面,为翠儿义龙撮合婚事。 阿陆去学堂请求芳华,希望通过她在花耶洋行当办买的父亲帮助他进入洋行,立志学做生意,芳华满心欢喜。

    阿陆把要去洋行的事告诉了万师傅,万师傅无可奈何,阿陆却已经对新生活充满了憧憬,就此这个小人物正式走到了前台。阿陆告知李宝寅自己准备去洋行上班,宝寅虽然心里难过,但还是很克制,结果则是阿福看不过去,斥责阿陆恩将仇报,欲拳脚相加,被宝寅制止,宝寅虽然内心痛苦,但是还是感叹人各有志,并祝阿陆能够日后飞黄腾达。

    阿陆在家收拾上班的行头,万师傅虽然嘴上骂阿陆不仁不义,但是见心莲倒是挺开明豁达,自己也只得在一旁生闷气。芳华送来一套高档西装,换下阿陆身上的长袍马褂,阿陆和芳华走后,万师傅忍不住提醒心莲,阿陆是否与芳华关系太过亲密,心莲虽然嘴上说相信阿陆,但是心里却渐渐不安起来……

    芳华带阿陆去见威廉,阿陆拿出汉斯的名片,要威廉给自己安排个职位。威廉一口应承为阿陆安排好入洋行工作,但条件却是芳华必须远离阿陆。威廉根本没把小小阿陆放在眼里,精明阿陆则以一句“无毒不丈夫”,让威廉哑口无言。马修却在这时出现,正好给威廉解了围,不但如此,马修还假装绅士地答应给阿陆安排职位。

    马修让阿陆去了茶水间,故意叫阿陆去打杂,妄想逼使阿陆知难而退。 第6集

    谁知阿陆不但没有被逼走,反而接受挑战,阿陆虽然心中充满怒火,但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出人头地,他决心忍辱负重。陈社主准备染指正当生意,他把眼睛盯在李宝寅身上。陈社主自从接掌了旱码头,便想坐地起价,宝寅上门理论,义龙站在宝寅一边,为了减少开支,自己仅带着小六去押货。陈社主只得作罢。

    翠儿满腹辛酸无人倾诉,暗自在花园里践踏花草发泄怒气。不巧被宝寅看见,翠儿尽情吐露心中的不满,在宝寅的好言相劝中,翠儿燃起了一线生存希望。宝寅也由此看到翠儿貌似凶狠的外表下,也有一颗容易受伤的女儿心。

    义龙终于忍不住,找上门来探望心莲。见到义龙,心莲转身欲走,义龙面对日思夜想的心上人,难免失态,然而阿陆却不觉,执意要与义龙结拜,义龙断然拒绝,阿陆满腔热情被泼了冷水,不知所措。义龙酒醉,心绪烦乱,因为押镖的事,伤了翠儿的心,翠儿满腹委屈,幸亏小六安慰。翠儿才又破涕为笑。

    龙舟得来洋行找阿陆游玩,两个穷小子苦中作乐,溜进马修办公室。第7集

    正赶上,杭州王记布庄的王老板来谈生意,误把坐在马修办公桌前的阿陆当成了马修,龙舟得正欲离开,阿陆却暗示他把戏演下去,自己冒充马修,凭着学裁缝对布料的丰富知识,说得头头是道,当场谈成了交易。误打误撞的成功,带给阿陆极大的自信和满足,期待有朝一日,真的能堂而皇之地踏入商界……

    马修回到办公室,阿陆认为自己没有做错事,就没有躲避,马修认为阿陆是来偷东西的,就把他抓了起来。

    陈社主和陈忠逛街,一单车骑士从身边疾驰而过,陈忠极为机敏,以为有刺客,忙掏出枪来戒备,不过却是一场虚惊。陈社主对陈忠刮目相看。但是,他看着疾驰而去的骑士,眼前却出现幻觉,仿佛看到了自己当年的情人(心莲的母亲),不禁感慨万千…

    马修把阿陆送上了鞭刑台。马修对阿陆施以私刑,企图屈打成招,阿陆宁死不屈,虽然饱受皮肉之苦,却绝不松口承认自己是小偷。心莲得知阿陆受了鞭刑赶来,冲到芳华家请求帮助,芳华不顾威廉的劝阻,执意要去搭救阿陆。

    马修虽然酷刑用尽,却不能让阿陆低头认罪,芳华搬来了救兵汉斯,在汉斯面前马修的气焰有所收敛,芳华又据理力争用自己的人格担保阿陆的清白,威廉连忙把女儿轰到了门外。汉斯虽然也相信阿陆不是小偷,但是为了维护白种人的尊严,他不得不顺水推舟,继续对阿陆实行鞭刑,威廉此时良心发现,为了让阿陆免受酷刑的折磨,主动提出自己去劝阿陆认罪。

    心莲和威廉都在劝阿陆认罪服法,阿陆却咬紧牙关坚决不承认自己是小偷,于是一顿惨无人道的鞭刑抽打到阿陆的身上,阿陆的信念中只有自己无罪。鞭子抽打在阿陆的身上,而自始至终芳华一直用坚定的眼神支持着阿陆。直到阿陆被打得皮开肉绽,龙舟得请来了之前的布商,马修的诬告不攻自破,阿陆这才倒了下去。芳华真情毕露,当众放声痛哭。心心相印的感觉,在阿陆眼中与芳华交汇,心莲再也不能视而不见,先前的不安,转为深深的危机感。

    义龙踏上征途,为李字联号押解货物,一路风尘仆仆,对心莲的思念却与日俱增。谁知在返回途中,已进了广州地面,却遭遇抢匪,货物全泡了汤。这一切全在陈社主的设计安排中,这样不但害宝寅遭受损失,也暗中给义龙一个教训。

    就在义龙为难之际,翠儿却拿出自己多年积攒的金条,为义龙抵债赔偿,义龙为难最终没有接受,虽然如此义龙依然感到了翠儿对自己的一片真心。

    此时的阿陆和芳华已经是心心相印的一对,虽然彼此相隔,但是他们的真心对方都已经能感觉到,思念自始至终地牵动着两个少男少女……

第8集

    在江边与心莲照过一面,勾起了陈社主对十八年前一个从他身边逃走的女人萍儿的思念,但由于时间久远,而且太过巧合,他也并未认真追究。心莲再次拒绝了义龙的示爱,这让义龙的心里非常难过。

    义龙把香料货物被劫的实情告知了宝寅,自知羞愧难当,而阿陆也因为之前在洋行误打误撞而谈成的那笔生意而得罪了宝寅,这让阿陆的心里着实感到自责。

    杨副爷讨好翠儿,教唆翠儿杀死义龙倾心的心莲。翠儿告诉义龙,杨副爷身上有股八角大料的味道,义龙推断杨副爷内神通外鬼,勾结外人吃里扒外,香料被劫的事一定与他有关。义龙把自己的推测告诉陈社主,陈敷衍他并把话题叉开,提醒义龙再过三天就是老社主西归的百日,还提醒义龙该成个家了,于情于理应娶翠儿为妻,并告诉他翠儿不计他杀父之仇,只求他的一片真心。义龙无言的抵抗忍无可忍争辩道:我的心已有所属,我的命翠儿可以随时拿去,然后离开。翠儿很失望,但陈社主承诺一定要让她当上新娘。

    阿陆伤愈,芳华送来了精心写就的诉状,鼓励阿陆诉诸法律,要花耶和马修赔偿他肉体精神和名誉的损失。

    阿陆却另有打算,他以讼诉为由,逼汉斯和他签合作条约,今后,他再也不是卑下的打杂工,而是为花耶推销商品从中抽成的合作人。

    汉斯不得不对他曾经极为蔑视的这个黄种穷小子刮目相看了,马修却怎能就此罢休?刚好花耶洋行新进了一批留声严重机滞销,他灵机一动,逼阿陆打扮成小丑,沿街推销,意图逼阿陆知难而退。谁知阿陆二话不说就接受,打扮得奇形怪状,挎着留声机,坦然走出了大门。

    马修随后到学校,找到芳华,要带她去看阿陆的“堕落”。

    宝寅见到当活人广告的阿陆,与他争执说他丢脸,阿陆理直气壮地说我没偷没抢凭心智力气推销,挣的是志气钱。

    广州,一个小丑背着留声机做广告,前所未有,一时之间蔚为奇观,人们奔走相告驻足围观。

第9集

    龙舟得气急败坏,把这惊人的消息告诉了万师父和心莲。看到阿陆的奇形怪状,万师父气得差点吐血,心莲也觉得丢脸到家了,父女二人加上龙舟得,软硬兼施,逼阿陆立即辞工回家,连宝寅见了,也愤然要跟他断绝来往。紧接着马修带来了芳华,也看到这一幕,对阿陆自我作贱,芳华很不谅解。阿陆面临前所未有的孤立。

    义龙虽然粗豪,但是对于误杀赵社主之事,始终心存疑惑,私下约了心腹小六决心往事发当时的澡堂寻找蛛丝蚂迹。半路上,他遇见了被路人小孩围观耻笑的阿陆,侠肝义胆的义龙又促使自己向阿陆伸出援手,不假言词、面恶心善,给被师父拒于门外的阿陆送去一捧热包子。

    毕竟宋威廉从小在洋行打滚,有过来的人经验,他看出了阿陆勇于尝试,出奇制胜的聪明,啧啧赞赏。一语惊醒梦中人,芳华这才恍悟,她竟没有理解阿陆的苦心。

    晨雾迷蒙中,阿陆毅然背起留声机,孤独地走在弄堂里,准备面对又一天异样的眼光和羞辱。芳华从晨雾中飘然而来,会心一笑,义无反顾和他并肩而行。

    翠儿兴奋地来到宝寅的店铺,拐弯抹角地说出自己想买一套嫁衣,来体现女性独有的温柔。宝寅则对她说温柔不能单靠一件衣服来体现,那关键在于自己的内心和品性。

    本来就奇怪的小丑身边多了个女学生,简直成了爆炸性的新闻,记者们争相采访,看稀奇的民众水泄不通。芳华和阿陆一唱一和,介绍起了留声机,达成了最佳广而告之的效果,花耶洋行滞销的留声机很快被一抢而空。

    阿陆经过与汉斯和马修的斗争,汉斯和马修不得不和阿陆正式签约。

第10集

    心莲找到芳华说出自己对阿陆情真意切,希望芳华劝他回到裁缝店过安份的生活。芳华此时以很支持阿陆的想法,并不把心莲的话放在心上。

    不速之客陈忠,举止诡异,言语闪烁探听着心莲身世,万师父不由得起疑。陈忠刚走,杨副爷就赶到逼问万师父要他交出心莲,万师父不肯被杨副爷用刀刺伤。

    严刑逼迫万师父交出心莲,万师父宁死不屈,带着刀伤冲破重围,赶在心莲回来路上向心莲发出警告,并郑重告知心莲,她的确不是亲生。心莲肝胆俱裂,在最危急时,也不肯丢下万师父自顾逃命,双双被追至的翠儿等人断了去路。万师父伤重含恨而终,心莲孤身无援,被杨副爷押走。

    阿陆和芳华虽然受到马修等人的奚落,然而真挚却让阿陆和芳华感到了彼此的爱意,但是回到现实中,两个人必须分开,离别时两人互道珍重,心下明白,再也不会相见。

    回到裁缝店,赫然看到师父的尸体,听到心莲失踪的消息,阿陆几乎崩溃,失魂落魄之下,他求助于义龙,义龙极为震惊,十分挂念心莲。

    深深自责也波及芳华,他以为,若不是心软,拒绝不了芳华,心莲和师父便不会发生不幸。阿陆的指责令芳华受伤甚剧,从此心灰意冷,二人刚萌发的情愫硬生生被懊悔掩埋。

    汉斯和马修的野心日益膨胀起来,他们决定利用伊娃扩大自己的势力,染指广州的民族工业。

    阿陆漫无目的地四处寻找心莲,遇到从澡堂探究误杀社主因由走出来的义龙。听说心莲失踪,而当时阿陆却不在她身边,义龙差点要了阿陆的命,他却不知道自己暗中查探误杀案情的举动,已经被陈社主盯上。

    芳华虽与阿陆决裂,也心系着心莲的命运,打算即使走遍天涯角,也要把心莲找到,还给阿陆。芳华和佩佩打算扮了男装,假借寻花问柳,打探心莲的下落。然而在街上,芳华又与阿陆偶遇,两个人的心里又是另一番滋味……

    陈社主害怕夜长梦多,于是催促翠儿赶紧和义龙成婚,并且主动提出为翠儿操办婚礼,翠儿满心欢喜。心满意足的翠儿偶然发现杨副爷打算把心莲卖到青楼,面对正在四处寻找心莲下落的义龙,嫉妒让翠儿隐瞒了真相。

    陈社主设计让义龙误打误撞地进了翠儿的洞房,义龙虽然酒醉却坚决不同意和翠儿成婚,然而在陈社主的威逼利诱下,义龙陷入两难的境地…… 

                页码: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大码头》精彩剧照

关于我们 | 广告指南 | 联系我们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