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剧 | 电影 | 常用软件 | 杀毒技术 | 装机必备 | 设计之家 | 小说阅读 | 网页素材 | 实用查询 | 学院 | 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主要角色

刘蓓饰安小米

冯远征饰周一鸣

万妮恩饰吴娜娜

董晴饰周甜甜

李成儒饰夏克俭

李浩轩饰夏小波

《一生有你》
片名:《死去活来》

又名:《一生有你》

出品人:尤小刚
导 演:尤小刚
编 剧:杜诗筠
制片人:杨 群

主要演员:
刘 蓓 饰 安小米 冯远征 饰 周一鸣
李成儒 饰 夏克俭 汤镇宗 饰 凌 放
唐于鸿 饰 杨菲菲 万妮恩 饰 吴娜娜
董 晴 饰 周甜甜 郑天庸 饰 周 父
宫景华 饰 周 母 刘 灿 饰 丁 勇
 


点这里下载电视剧 -> 下载地址 [本地下载]




剧情介绍

  第1集

  安小米和周一鸣结婚13年了,两人的关系表面看来不冷不热平静如水,其实内心都在受煎熬——夫妻很长时间既无真正的交谈也没有肌肤之亲了。婚姻已变成了一个空壳。周一鸣声称要赶写一本专著搬到了大学的单身宿舍。

  大年三十,一家三口到周父母家吃团圆饭,忽然周一鸣接了个电话,说系上的助教樊涛喝多了得去看看便匆匆退席。安小米觉得事情蹊跷,她追到樊涛家去看个究竟,却见樊涛和妻子正在看春晚……

  深夜,夫妻摊牌。周一鸣承认爱上了青年老师杨菲菲!他希望协议离婚。安小米拒绝了。周一鸣宣称,根据婚姻法,分居满两年就可视为夫妻感情破裂,他和安小米已分居一年,如果再申请出国做一年访问学者,法院将准许离婚。

  安小米伤心欲绝,胃里一阵翻腾跑到洗手间狂呕……第二天呕吐症状有增无减,她买了试纸测试,发现自己竟然怀孕了。她想起了两个月前她和周一鸣的结婚纪念日,已意识到危机的她把12岁的女儿甜甜支到婆家,将周一鸣请回家,那晚周一鸣喝了很多酒然后发生了那事儿……

  表妹吴娜娜认为孩子来得正是时候,让安小米在家好好保胎!等着和周一鸣展开新一轮“PK”!

  周一鸣沉不住气了,问安小米考虑好没有?安小米却告诉周一鸣他和自己分居的事实根本不成立,因为她怀了他的孩子,周一鸣一下子傻了,认为安小米想用肚子里的孩子做一篇文章,提出陪安小米去医院做无痛人流,安小米也不甘示弱,认为孩子本就是周一鸣的,二人争执不下。

  第2集

  安小米将化验单放到杨菲菲面前,把一切都告诉了她,并说周一鸣对她并不像她想像得那么认真。

  忧愤交加的杨菲菲质问周一鸣事情原委,周一鸣的一番解释却越描越黑。周一鸣打电话向安小米兴师问罪,安小米与他争吵起来,一转身却惊见甜甜就在面前!

  甜甜哭着去了爷爷奶奶家。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周母生平第一次犯了高血压。安小米要甜甜在家陪爷爷,自己打车送周母去医院,并给周一鸣打手机。看着来电显示上的“安小米”,杨菲菲要他别接,等她冷静下来再和她勾通……

  晚上,周一鸣终于赶到医院,周母使出浑身力气给了儿子一个大耳刮子,声称如果他敢离婚,就和他断绝母子关系。周一鸣误以为安小米向父母告“恶状”引发了母亲的高血压。

  周母回家休养。周一鸣不顾及众人的反对,坚持要和安小米离婚。看着突然苍老的公婆,安小米不愿再拿肚里的孩子给老人添乱添堵,毅然独自去医院做了人流。

  得知儿媳“感冒”周母不顾病体来看她。周母安慰安小米,并称为她作主。而此时的安小米却担心周母的血压。

  周一鸣却怀疑安小米的“感冒”是在演戏,认为她想拖时间不去流产,并搏取父母和女儿的同情分。他拿出离婚协议请安小米过目。看着上面冰冷的文字安小米伤透了心。

  安小米所在歌舞团宣布解散,她领到四万块买断工龄的钱后失业了。她在街上转悠,恍惚间走到了周一鸣住处。本想靠在他肩头痛快地哭一场,却遇到刚要出门的周一鸣和杨菲菲。看到二人的柔情蜜意,安小米的心彻底碎了,一个人失落地离开。

  第3集

  安小米不愿意再回到那个没有丈夫的冰冷的家,她来到表妹吴娜娜家,找她倾诉。

  周一鸣约安小米谈谈。一上来就直奔主题,让安小米感冒好了就该尽快去做手术。他还谈到许多离婚的技术性细节。本以为丈夫对自己还有一丝情意,没想到周一鸣却说二人一开始就是个错误,他根本就没有爱过自己。

  终于,两人瞒着家人在民政局办了离婚手续。

  这天周母象有不祥预感来到儿子媳妇家。正巧吴娜娜来看安小米,告诉了周母安小米流产和失业的事。这时安小米回到了家,手里攥着离婚证,二人一下子呆在那里。在婆婆的安慰下,安小米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悲痛,哭倒在婆婆怀里。

  两年之后。

  安小米换了几次工作,到保险公司见习三个月业绩还是零,面临被扫地出门!正当她为此焦头烂额时,永远考第一的甜甜半期考试竟跌到了第四!他和女儿谈心寻找失误原因,女儿却显得心有旁骛,安小米觉得天快要塌了!

  她紧急约见周一鸣讨论女儿的问题,把拚命压抑的愤懑和屈辱一股脑发泄在前夫身上,周一鸣似乎洞悉了内中的隐情,一反常态检讨自己不是合格的父亲甚至也不是合格的丈夫。他还主动掏钱为甜甜买了份健康保险,让安小米的“业务”总算开了个张!安小米内心涌起一股暖意。她突然感到独自打拚了两年后,自己已心力交瘁,而芸芸众生中她最信任最依赖的还是前夫。

  不知为什么离婚后周一鸣并没有和杨菲菲走到一起,安小米不由得浮想联翩,周一鸣似乎也欲言又止……

  吴娜娜与丁勇复婚,这件事对安小米触动很大。在吴娜娜的鼓励下,安小米燃起了复婚的希望,却不知此时杨菲菲已悄然从广州赶回,与周一鸣定婚。

  第4集

  周一鸣的父母对儿子的“出轨”乃至离婚极为不满,索性认安小米做了干女儿。二老也认为时机已到,鼓励安小米主动迈出复婚的第一步。

  安小米试探地问甜甜如果爸爸回家她会怎么想?女儿告诉她,好马不吃回头草,而安小米却执意要吃下周一鸣这颗有“营养”的回头草。

  周末,安小米精心准备了一桌菜请周一鸣过来,鼓起勇气提到“复婚”二字。不料周一鸣说他当初因为对不起安小米而一再推迟和杨菲菲的婚期,现在他不能再对不起杨菲菲了,他马上就要调到杨菲菲所在的南方的大学工作,所有调动手续都办完了只等调令了,两人的婚期也定了。

  安小米感到再一次被欺骗被抛弃了!更重要的是周一鸣还抛弃了甜甜!周一鸣声称他不会推卸一个父亲的责任,安小米冷笑着质问周一鸣是不是想坐着飞机回来给女儿开家长会,同时她也明白甜甜为什么会考第四了,原来女儿早就知道这件事!

  午间,安小米顺道去学校看女儿,发现同学都在食堂吃着热腾腾的饭菜,只有甜甜躲在教室啃着她烤的干面包!她骗母亲带个面包课间加餐,其实是为了省下一顿午饭钱!安小米还发现甜甜为她自己的花销记的小帐本!女儿的早熟和没有安全感让安小米心里一阵绞痛,她决心要为女儿保住爸爸!

  周一鸣带杨菲菲拜会未来公婆。二人推门进屋,赫然看见安小米正给周母按摩,娘儿俩亲热地唠着家常!原来周母患严重的风湿病双手抬不起来,多年来一直是小米帮她洗头和按摩,这个“传统”在离婚后也保持下来。不过今天的“按摩”是周母刻意安排的,事前她慌称头痛将安小米“骗”到了周家!为的是让杨菲菲看清楚这个家是属于安小米的,让她知难而退。两个女人狭路相逢,陷入尴尬。甜甜放学回来,出于某种本能安小米要她叫杨菲菲“姐姐”!在难堪和恼怒中杨菲菲拽着周一鸣逃也似地离开了那个家!

  第5集

  父母正式向周一鸣推牌——不接纳杨菲菲为儿媳!他们唯一的心愿就是周一鸣重新回到安小米和甜甜身边!周一鸣万万没想到,在法律上已经没有任何权利的前妻会对自己的再婚形成如此大的阻力!他痛责安小米成心搅局,而面对杨菲菲一连串地责问,他又百口莫辩。

  周一鸣绞尽脑汁想要父母认可杨菲菲。为避开安小米他安排一家人在外面聚餐。杨菲菲很卖力地在未来的公婆面前表现一番。席间周一鸣的老胃病犯了,周母拿出一瓶胃药说是安小米特意为周一鸣备下的,杨菲菲的脸色很难看。饭桌上频频出现冷场的局面。洗手间,周母忽然向杨菲菲深深鞠躬,声泪俱下地请求她离开周一鸣!杨菲菲无言以对,陷入深深的痛苦中。

  而安小米也开始了自己的战斗!她约见杨菲菲。回顾自己与周一鸣的恋爱史和婚姻中的诸多无奈,提到杨菲菲和周一鸣的代沟,还有这一切对甜甜的伤害,不料杨菲菲坚称她不会放弃周一鸣。两人话不投机不欢而散。杨菲菲深恐夜长梦多。当晚她身着性感的睡裙投怀送抱,宣布要为周一鸣怀一个孩子。不料周一鸣表示孩子的事需从长计议。半夜,杨菲菲看见周一鸣独坐客厅久久端祥甜甜的照片,她的危机感更强了。她也开始行动了!

  第6集

  周一鸣带女儿甜甜去吃饭,没想到杨菲菲半路杀出。杨菲菲想与甜甜搞好关系却遭冷遇……晚上,安小米在楼下等周一鸣送女儿回家,却发现杨菲菲也和他们在一起,安小米误把女儿当作“叛徒”,有些失控,痛心地冲她喊叫,面对女儿无辜的眼神,安小米陷入深深的自责……

  为了拉到更多保单,安小米四处“陌拜”(陌生拜访,保险术语)。在一家高档餐厅里,她遇到了某公司经理凌放。对保险业务员心存偏见的凌放,面对安小米无休止的推销,恼怒地赶她走,在服务员的冷眼中,安小米忧愤交加地离开。

  周一鸣调走的最后日子逼近,吴娜娜带安小米去咨询律师,女律师为她支招,要她以维护女儿的权益为由,要求周一鸣再婚前作一个“婚内公证”。吴娜娜拍案叫绝,认为杨菲菲在情感上接受不了这份东西,肯定跟周一鸣翻脸!而安小米却有些犹豫,觉得这一招太“损”了!

  杨菲菲打证的“吉日”快到了。看着因此茶饭不思的女儿,安小米终于下了决心。她约见周一鸣,拿出请律师替周一鸣草拟的婚内公证的“协议书”。协议中就周甜甜的生活费、教育费和将来可能产生的留学费用作出了若干规定。周一鸣既惊且怒,认为安小米的手伸得太长了,而安小米说作为甜甜的母亲她担心他再婚后特别是有了另一个孩子后,不能兑现承诺,所以想替他把把关。周一鸣断然拒绝了她的无理要求,将那份东西束之高阁,对杨菲菲只字未提。

  杨菲菲忽然向周一鸣提出提前在本市领取结婚证,甜甜无意间听到了这个消息。本想瞒着母亲和爷爷奶奶,独自守着这个痛苦秘密的她,面对日渐憔悴的母亲,终于憋不住了……

  安小米如五雷轰顶!恍惚中,她独自来到街上四处游荡,差点被汽车撞倒。有人摇下车窗喊着她的名字,是那个帮她支招的女律师。安小米告诉她自己已经回天无力了,女律师却说她其实还有一个“杀手锏”——以无法承担女儿的抚养义务为由,向法院提出变更女儿的抚养权!

  安小米大惊失色,断然拒绝,女律师平静地说这只是又一个策略,是让周一鸣做的一道选择题——他不想变更抚养关系就只有跟杨菲菲做一个婚内公证,这样至少将来甜甜会有一定的保障!

  第7集

  甜甜安慰母亲,要她别想得太多,如果将来妈妈负担不了她的学费,她就报考本地的大学吃住在家里,那样既能省一大笔钱,还能守着妈妈……安小米被女儿“离经叛道”的台词吓晕了,她一把抱住甜甜,要她马上打消这个念头。经过了一夜地思想斗争,她拨通了女律师的电话……次日一早,周一鸣和杨菲菲正准备去民政局打证儿,女律师出现了,她将一份《变更女儿抚养关系的协议》放到周一鸣面前,二人一下子懵了。证儿没打成,杨菲菲也搬到同学家去了……

  周一鸣痛责安小米将女儿当牌打,愤怒之下恶言相加,说她炮制的这份协议是他见过的最丑恶的文件!要她永远断了复婚的“痴心妄想”!受到伤害的安小米早已断绝了复婚的念头,一心只是为了女儿的将来,为她留住父亲。经过内心的苦苦挣扎,杨菲菲又回到了周一鸣家,心怀愧疚的周一鸣主动与杨菲菲亲热,却被前来为甜甜取东西的安小米一头撞见。杨菲菲歇斯底里地发作,安小米的出现为二人紧张的关系又添了一层霜。杨菲菲苦苦寻思对付安小米的有效措施,她背着周一鸣来到周家,将安小米准备变更甜甜抚养关系一事告诉了蒙在鼓里的两个老人。周母急火攻心高血压又犯了!安小米赶去医院,周母痛心地责备安小米把女儿一推了之,婆婆的误解让安小米痛苦不堪有口难辩!

  第8集

  周一鸣怪杨菲菲不该把老人牵进来,不料杨菲菲却拿出了安小米留下的那份“婚内公证书”质问周一鸣,误会这份公证书是周一鸣想出的让安小米“撤诉”的办法。周一鸣摊开说他确实与前妻有协议要负责女儿中学大学及将来可能的留学费用。忽然之间,两人所有隐蔽的矛盾一一暴露出来了。一周一次父女见面的日子到了。甜甜忽然谈到自己的出生是一个错误。周一鸣悲从中来,他说告诉女儿,只要她愿意,自己会留下来的,而甜甜确表现冷漠。法院的起诉状副本送达周一鸣手中,一场官司即将上演!安小米在矛盾和内疚中不能自拔!她犹豫了。

  周一鸣在酒吧找到了躲着他的杨菲菲。杨宣布如果他不尽快将前妻搞定,两人的婚约就此作废!而周一鸣却表示,如果杨菲菲不签那份所谓的“婚内协议”,安小米就要和他打官司变更甜甜的抚养关系!一旦她签了字,安小米就再也无计可施。法院第二天就要开庭了,杨菲菲经过一番痛苦和彷徨,终于在那份婚内协议上签了字!安小米的噩梦结束了!她信守诺言从法院撤了诉。周一鸣想去领结婚证,杨菲菲却表示,她要完全摆脱他前妻的阴影,到南方去办证。

  周一鸣去大学办理相关调动手续。汪副校长忽然竭力挽留,他告诉周一鸣学校外国文学的博士点批下来了,他亲自挂帅任博士点负责人,如果周一鸣留下,学校将聘他为博士点学科带头人。周一鸣心有所动但还是婉拒了。临行,杨菲菲提出一起去为周甜甜买衣服。一向懂事的甜甜却不给这个准后妈留面子,借口和同学有约走掉了。宿舍楼的自行车棚外,甜甜看见母亲正游说看自行车的老大爷给刚出生的孙子买一份几百块钱的保险。母亲近乎献媚的笑深深地刺激着甜甜。看着母亲奔波劳碌的样子,甜甜感到前途一片渺茫,而对失去父亲的痛苦和恐惧也在升级。她独自躲在学校的操场哭泣。一个和她有一面之交的高二男生小波走来安慰她,原来他的父母也离婚了,他判给了父亲,两个同病相怜的孩子交谈起来。小波约甜甜到附近一家网吧看他存在电脑上的动漫作品……

  第9集

  晚上,不见女儿回家的安小米心急如焚,时派出所来电话要安小米去领人,原来小波和甜甜在网吧碰见了小混混,小波为了保护甜甜与对方大打出手。安小米误以为女儿和小混混在一起,绝望中狠狠地打了甜甜一耳光。甜甜推开母亲,跑出派出所。周一鸣赶来,责备安小米不该动手,安小米愤怒地说女儿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她感到被父亲抛弃了!周一鸣与安小米分头满大街去找女儿,连爷爷奶奶也惊动了。此时的甜甜躲在小波家里。正好小波的父亲夏克俭从外地出差回来,见屋里有个女孩儿吓了一大跳,他从甜甜嘴里逼问出安小米的电话。安小米赶到好言好语地哄女儿回家。生平第一次打了女儿,安小米后悔莫及。甜甜心疼地为母亲擦去泪。安小米要她发誓不再去网吧也不再和小波来往!

  甜甜终于开口向爸爸吐露心声,她告诉父亲,他是妈妈唯一的精神支柱,如果他走了,妈妈就会一蹶不振。女儿的话让周一鸣震惊和悲哀——由于父母离婚,女儿天真活泼的少女时代提前结束了!他最担心是安小米在目前的状态下能否教育和照顾好周甜甜!大街上,周一鸣目睹推销保险的安小米被陌生男人调戏,他冲上前保护前妻,并气壮如牛地喊出“我是她孩子的爸”!这冲口而出的一句话喊醒了周一鸣的自我意识,他惊悟到内心对女儿对前妻无法割舍的痛!这句话也喊醒了他身旁的杨菲菲!周一鸣试探着提出一个方案——他们先结婚,他留在这个城市陪女儿两年,等女儿考上高中后他再到南方与她团聚,杨菲菲却明确表示不想拿着一张结婚证守活寡。她拿出周一鸣的机票,告诉他如果明天他不来机场,两个人就此结束。第二天周一鸣去了机场,却躲在柱子后没有现身。在撕心裂肺的苦痛中,杨菲菲独自离开回广州去了……周一鸣留在原来的大学做了博导和学科带头人。汪副校长十分技巧地提出希望在周一鸣新出的专著上署上自己的名字。周一鸣勉强同意了,他这才明白所谓学科带头人不过是一次幕后交易的结果。

  第10集

  周一鸣又做回了他的周末爸爸,安小米振作精神在保险公司打拚,杨菲菲独自在广州苦苦守候那一份遥遥无期的爱情。周家一对老人又开始筹划儿子和安小米的“复婚工程”。周父周母的结婚纪念日,周父一段“感言”话里有话,而甜甜也“处心积虑”地要爸妈和她一起参加学校举办的“亲子运动会”。运动会上,周一鸣的脚抽筋了,但一家三口互相撵扶着来到了终点,获得了“最佳患难与共奖”!甜甜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周一鸣运往广州的家具又运了回来。安小米不请自来地前去替他收拾,俨然家庭主妇的模样。周一鸣的西装扣子掉了,安小米找来针线为他缝上,忽然她动情地靠在前夫怀里……周一鸣推开了她,说他留下是因为女儿,请她别想入非非,更不要利用女儿和老人给他施加压力!

  安小米感到一阵幻灭。激愤中,她把刚知道的一个“秘密”给他端了出来,她误会周一鸣没去广州的原因只是为了一个博士点带头人的职位,并因此抛弃了杨菲菲。面对这样的“栽赃”,周一鸣气得脸都白了,他拿出之前安小米要求变更子女关系的事当由头,反唇相击……甜甜听见两人争吵,这才知道妈妈居然曾想将自己推给爸爸!而爸爸留下也另有原因!甜甜的心冷了,她关在屋里不吃不喝,安小米向女儿解释所谓变动抚养权只是做做样子吓唬吓唬杨菲菲,最终为甜甜留住爸爸!但甜甜无法认同母亲将自己作为一张牌来要胁父亲。甜甜告诉小波她永远也不想长大,大人的世界太复杂大人的内心太让人琢磨不透,她生平第一次怀疑母亲对自己到底有多爱……

                    页码: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精彩剧照
关于我们 | 广告指南 | 联系我们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