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剧 | 电影 | 常用软件 | 杀毒技术 | 装机必备 | 设计之家 | 小说阅读 | 网页素材 | 实用查询 | 学院 | 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银楼金粉》
 
主要角色

赛小蝶--薛家燕饰

程秀杏--伍咏薇饰

秋菊--杨思琦饰

连年旺--陈秀珠饰

霏霏--胡定欣饰

尚铿--秦沛饰

尚鋆--伍卫国饰

周至诚--胡诺言饰

沈咏彤--杨婉仪饰

尚可怡--李思欣饰

《银楼金粉》
片名:《银楼金粉》

演员:

薛家燕 饰赛小蝶  伍咏薇 饰程秀杏
杨思琦 饰秋 菊  陈秀珠 饰连年旺
胡定欣 饰霏 霏  秦 沛 饰尚 铿
伍卫国 饰尚 鋆  胡诺言 饰周至诚
杨婉仪 饰沈咏彤  李思欣 饰尚可怡
 


点这里下载电视剧 -> 下载地址 [本地下载]




剧情介绍

  第一集

  老太爷尚在山七十大寿,尚家上下忙于筹备宴会,尚家大太太小蝶负责打点一切,而家中各人对她甚为尊敬。二姨太年旺则忙于挑选上等布做衫,对丫环兰玉兰常又骂又打。旺恃为尚家诞下长子嫡孙,在家中横行霸道,更抢去三姨太秀杏的布匹,惟杏处之泰然。旺在家中大吵大嚷,终触怒尚家大老爷尚铿。山非常挂念二子尚鋆,希望对方能从外国回来出席其寿宴。鋆与太太咏彤回来欲替山拜寿,但他经过尚家建立的‘尚银楼’过门不入。下人通报鋆回来,铿亲自到旅馆邀彤与侄儿世胄返尚家,令鋆自动回家,两兄弟再碰头,即发生冲突争拗;此时,更传来山突然昏倒的消息……

  第二集

  旺当众指山急病死去,原因是为了铿鋆兄弟与杏之间的暖昧关系;彤得悉丈夫欺骗自己大为心痛。鋆对妻子坦白,原来两人自小相识,鋆原配离世后杏常照顾胄而与他发生感情,更到达谈婚论嫁的阶段。但当时尚银楼遇上经济困难,铿使计调开弟弟,更联同蝶骗杏令她改嫁铿。鋆最后为了大局屈服娶了家是开采金矿的彤解救了尚银楼;但鋆却与彤到了法国八年。彤原谅丈夫,但鋆却要她不让杏得知此事。鋆在尚银楼发现有女子自称是尚家四姨太。铿把怀有身孕的霏娶入尚家成为四姨太。晚上杏与鋆遇上,杏竟说出要他带自己私奔……

  第三集

  吃早饭时,旺在席上不断发噜苏,原来她见霏嫁入尚家后,因没有依传统于早上拜访各房并给长辈们敬茶而心有不甘。杏的婢女秋菊担心尚未诞下一儿半女的杏在家中地位不保,不惜以所有积蓄向友人买下灵验的多仔佛;但诚在茶楼误会菊被骗,竟出手将多仔佛像打烂。诚答应赔偿菊损失,却带她到尚银楼;原来是铿派他往东北学师,现满师归来。众人打麻将期间,霏受到旺针对,竟说出旺以奴婢身分引诱铿嫁入尚家的往事来反击。菊与可怡情同姊妹,更替她购入坊间小说,却被铿发现;菊受铿独子世祖作弄,欲扮作受惊但却诚介入。

  第四集

  诚发现有人欲卧火车轨自杀,他将对方救回后,始发现是前打金工人牛;原来他被铿指控偷窃了首饰的设计而被辞退,最后更走投无路。兰晚上夜祭山,更被菊得知山被气死的秘密。霏喝酒游玩时动了胎气,因蝶不在家,旺趁机要菊到远方请大夫;霏虽能保住胎儿,但旺却借此事对菊执行家法,毒打她一轮。蝶偕女儿可怡探望菊,菊私下向蝶说出听到山之死的秘密。祖不满母亲毒打下人,赌气爬上屋顶;蝶为劝他竟也爬了上屋顶。牛遇上祖与胄,更发现自己被辞退是因为祖,盛怒的牛不停追打他,祖竟弃下胄自己逃回家。

  第五集

  铿没有依从鋆意见在报纸刊登道歉启事,反而悬红追缉牛;鋆不满兄长为面子不顾胄安全,特意在尚银楼的员工前说出铿冤枉牛之事。铿要求霏留家安胎,但她却偕翠竹偷到外面游玩,却不幸跌倒伤及胎儿。杏在祠堂替胄祈福,离开时却不慎把香炉灰弄泻;霏因利乘便说因炉灰而跣倒。铿发现霏小产大怒,用家法惩罚杏打得她昏过去。鋆组成的搜索队开始搜山,发现牛胁持胄只想讨回公道。当牛带众人寻找胄之际,却遇上其它追捕牛的人;为了逃命牛离开众人,却因此救回失足堕崖的胄。鋆不想铿的专横制造更多悲剧,决定留在尚家。

  第六集

  杏接受家法后痛楚难当,却拒绝吃东西又拒让菊替她清洁伤口。彤得悉此事,除亲自探访她外,更喂她吃东西、替她洗伤口。鋆到尚银楼工作,主与伙计一起吃饭;铿为阻止弟弟收买人心,铿利用打金师傅生病之事,特意在众人面前一显手艺。鋆回家时,发现彤的弟弟崇熙与女朋友自法国到来投靠。铿不想过分依靠沈家的金,欲将怡嫁给另一金矿主人邝家;蝶特意安排怡与邝家公子楝梁见面。怡发现梁只是个二世祖;怡不慎掉了祖母所赠的手帕,梁只懂叫家丁帮忙,但诚碰巧经过,二话不说就跳下水中替她拾回,令怡对他暗暗倾心。

  第七集

  晚上彤偶然看到怡提箱离家,于是通知蝶;蝶为免惊动铿,只托忠父子协助寻找女儿。蝶指责女儿不服从,怡声明不会嫁给梁,蝶一气下当众掌掴她。彤不值蝶盲目服从铿而牺牲女儿的幸福,说出她当年已毁去了杏一生之事。想不到此事却让杏听到;受此打击后的杏,病情突急转直下。杏病况日趋严重,旺怕她死去后会化为厉鬼复仇,竟劝说蝶等带她到道观作法驱邪。鋆得悉此事连忙赶到阻止,更将杏带到医院治疗。霏出外游玩时遇上旧识熙,两人更针锋相对起来。但当霏回尚家时,始发现熙原来是彤之弟,两人更扮作不相识。

  第八集

  蝶欲破坏邝家公子梁与怡间的婚约,要众人合演一场好戏,最终亦成功让邝家退婚。熙在尚家介绍西洋玩意,更在人前与女友亲热,令霏恨得牙痒痒。熙在桌球室与霏比试桌球,但霏却借机用计将熙的女朋友激走离开尚家。鋆欲向兄长提出开拓洋人生意,售卖金笔等日用品,却被铿以赶制花灯会上督军订制的‘花灯王’而欠缺人手所推辞;鋆只好私下请诚打制样版。鋆到医院探望昏迷不醒的杏,忍不住说出自己的爱意。蝶替霏请来一尊送子观音,更要求她斋戒以示诚心,但霏却阳奉阴违;熙多番挑逗,更约她出外游泳,霏终红杏出墙。

  第九集

  鋆发现杏已出院,欲向铿追问时却被彤阻止。彤向鋆说出因铿已知丈夫每天探望杏之事,更说听到丈夫对杏所说的情话,但亦相信丈夫不会背叛她,鋆感动。杏撞破了霏与熙偷情;霏以歪理解释为何偷欢。杏被霏之事影响,竟主动向鋆提出暗中发展,但却被鋆拒绝。杏提出搬到西郊别院,鋆得悉后只得暗中看她离开。为了让世祖能在铿的理事朋友前争回面子,旺买入花灯会的灯谜给儿子作弊。铿不准怡到花灯会,她只好男扮女装参加,更要诚保守秘密;怡不断估中灯谜,令世祖气愤不已。当世祖用丫叉追射诚时不慎射中花灯王,令它付诸一炬。

  第十集

  商会众人追究花灯王被烧毁的责任时,诚没有维护铿的名声,竟坦白说出是世祖所为,令铿心中大为不满,最后更取消提升诚出任师傅之事。铿不满诚私下替鋆打做日用品样版,更指忠有心讨好双方而要诚协助鋆;忠为表示自己对铿的忠诚而甘被折磨,更当众掌掴儿子。铿听到众工人欲取回卖身契,当发现诚更被推举为交涉代表而愤怒不已。蝶主动向忠提出欲撮合诚与菊,却被怡听到;怡欲向诚表白却被父母阻止。铿为此将怡的头发剪去,更把她困在高楼上。铿晚上到西郊与杏过夜,翌日早上,菊发现杏欲割脉,情急下破门而入阻止她。






                 页码:  第1页   第2页

 
精彩剧照
关于我们 | 广告指南 | 联系我们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