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剧 | 电影 | 常用软件 | 杀毒技术 | 装机必备 | 设计之家 | 小说阅读 | 网页素材 | 实用查询 | 学院 | 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血色湘西》
 
主要角色


田穗穗(白静饰)


石三怒(李桓饰)


瞿月月(宋雨霏饰)


龙耀武(高梓淇饰)


锁云超


龙耀文


麻大拐子


瞿先生(王劲松)


六伢子


田大有


童 莲

《血色湘西》
片名:《血色湘西》

主 创:
艺术总监--盛和煜 导 演--龚若飞

主 演:
穗 穗--白 静(饰)
石三怒--李 恒(饰)
锁云超--张光北(饰) 
童 莲--刘敏涛(饰)
田大有--黄若萌(饰) 
龙耀武--高梓淇(饰)
月 月--宋雨霏(饰) 
龙耀文--蔺达诺(饰)

 


点这里下载电视剧 -> 下载地址 [本地下载]




剧情介绍



  第一集

  民国十二年,深秋之夜。

  竿子营刀客田大有疾行三百里,闯进常德府水星楼。湘西最有名的大哥老――排帮大扛把子石天保正在等他。田大有一言不发,取出了短刀。石天保同样解下了枪,也没有让身边的义弟麻大拐子帮忙──从他背叛盟约,杀了田大有的父母,抢走田大有的老婆那天起,他就一直在等着这个时刻。

  两个男人如野兽般挥刀相搏,没有怒吼,没有痛呼,只有粗重的喘息与刀子一次次扎进肉体的声音……婴儿的放声啼哭仿佛注定了这个名叫穗穗的女婴未来的人生,将那样不同寻常……

  十六年后。

  竿子营最大的寨子――雷公寨里,已到中年的田大有带着女儿穗穗、徒弟六伢子,过着开榨油坊的平静生活。

  端午节将至,雷公寨的寨首五叔来到榨油坊,希望田大有这位当年最好的掌鼓手带队出征今年九弓十七寨的龙舟比赛。然而,田大有却一如既往,不愿出头,表示自己已经给穗穗打好了银锁,要带穗穗去麻溪铺拜“梯玛”。

  按竿子营规矩,男十八,戴银环,赛龙船,女十六,戴银锁,拜“梯玛”,经梯玛卜天命阴阳,即成为可论婚嫁的成年人,这是每个有子女的竿民家庭的头等大事。

  师傅不出头,六伢子却压抑不住,悄悄向寨首主动请缨,当上了雷公寨的掌鼓手。

  五月初三傍晚,中党地下党员童莲受湖南省委的指派带着一批抗日物资过雪峰山时妙遇上山打猎的穗穗。穗穗头一次看见这么多奇怪的“下江客”。童莲也被眼前这原始自然的山寨,更为这淳朴、天然得仿佛原野孕育的精灵般的姑娘所打动。穗穗将商队带到榨油坊歇脚投宿。不料,田大有的态度却十分冷淡,他拒绝了商队投宿的请求,催着商队赶紧离开。童莲与汪兆丰只得在田大有的冷淡中离开寨子,赶夜路奔往麻溪铺。穗穗被父亲的失礼弄得十分不解,田大有却一句话也不解释。

  等商队离去已久,田大有才悄悄出寨,沿着商队的去向追去,直追到三岔岭路口,找到了摆在路边的引路石。原来从商队来到榨油坊,他已经发现那个雇佣的向导老马勺一路留下这个排帮的引路标记――商队被排帮吊了尾线,这也正是他催着商队快走的原因。田大有将引路石移到岔路口的另一边。果然不多时,追赶商队的排帮队伍顺着引路石,追向了另一条路。

  夜,趁着师父不在,六伢子悄悄练起了鼓,穗穗也在一旁为他鼓劲,却被赶回寨来的田大有碰个正着。田大有没有责怪徒弟,接过久违的鼓槌,他一通“辕门听令”,直打得山为之呼应,人为之变色!穗穗与六伢子听得都呆了。

  五月初四,麻溪铺客栈。

  赶了半夜山路的商队刚起身,却发现几匹马都病倒了――排帮的线人、向导老马勺等不来自己的人马,趁夜给马下了巴豆。没办法,商队只能留下。

  带着穗穗和六伢子,田大有也赶往麻溪铺――穗穗的舅舅姚先生家。临近镇子,田大有与六伢子要去药号送草药,打发穗穗自己先去舅舅家。穗穗一个人经过青岩河,顿时成了众人眼中的焦点,年轻的石三怒那凶野野的目光首先跟上了她。石三怒野野的荤情歌惹恼了穗穗,也惊动了正带着团丁巡街的龙太爷的长孙耀武,听见喧闹,他一眼看见了桥上的穗穗。于是出来抱打不平,不料一个不小心,却把穗穗腰上的银锁失手打落河里。耀武二话不说,跳下河去,帮她寻找银锁,但连扎了几个猛子,还是两手空空。等他折腾够了,石三怒这才游鱼般跃入河中,只一下,便将银锁从水中捡了出来。接过银锁,穗穗逃也似地跑去。

  青溪书院。龙太爷的二孙子龙耀文也来拜访参加的老师姚先生,并向姚先生讲起了他所知道的抗战情况,下个月就要高中毕业的他,正在担心战乱中自己的升学问题。而穗穗的出现令龙太爷的二孙子龙耀文眼睛为之一亮。在这里,穗穗第一次听到“日本鬼子”这个词。听说单薄瘦弱的六伢子明天竟要为雷公寨的龙舟掌鼓,穗穗最要好的朋友月月不禁开起了他的玩笑,六伢子害羞得不敢接口,只见过山里妹伢的他,还从来没有想到世上竟有月月这样不一样的女孩。

  第二集

  夜,比试着各自绣的荷包,穗穗与月月也在憧憬着明天,梯玛将会给自己预测什么样的婚姻命运——月月觉得理想的对象就应该是像耀文那样有学问的体面人,穗穗说不清自己喜欢什么样的,心中不知怎么,却想起了那个粗野得那么讨厌、却又帮自己下水捡回银锁的石三怒。

  与此同时,龙家,耀武、耀文也在谈论明天的拜梯玛与龙舟赛,耀武兴奋地讲起今天碰上了一个从来没见过的漂亮妹伢,他信誓旦旦:自己明天一定要在龙舟赛上夺魁,赢回牛角刀,亲手送给那个妹伢。本来对赛龙舟之类的传统风俗毫无兴趣的耀文也改变了主意,决定明天与月月她们一起,去看赛龙船。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对明天有了几分憧憬……

  端午节。这一天,按惯例,一大早是属于未婚女孩的拜梯玛,之后是男人们一较高低的龙舟竞渡。九弓十七寨的未婚妹伢齐聚湘夫人庙,依次求签,请梯玛法师为自己戴上银锁,预测姻缘。接过月月与穗穗拜来的签,口若悬河的梯玛却突然不做声了。――梯玛把签还给了穗穗和月月,要她们再拜一次。就有那么巧:两个人第二次拜出的,居然还是那两支签。“姻缘天定,命相无常,去吧――”梯玛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打发走了两个摸不着头脑的姑娘。

  等她们离去,梯玛这才拿起了这两支签。一排标着“上上大吉”、“上中大吉”……签盒都被妹伢们拜来的签插得满满的,只有“大凶”与“无解”两个签盒,各自插入了月月与穗穗孤零零的一支签。

  屈子祠前,人山人海,雄壮的牛角号奏响了龙舟竞渡的前奏――祭龙头。汪兆丰与童莲也来到了屈子祠看热闹,正好碰上了穗穗、月月和龙耀文,穗穗为童莲解释起了一项项古老习俗的含意。姚先生庄重古雅的《祭屈子文》中,各寨龙舟队抬着龙头,齐聚屈子祠,充满野性与阳刚的古老仪式开始了。正在这时,一群黑衣汉子抬着龙头,闯进了屈子祠。来的正是石三怒和他的弟兄们,他们的祭龙头仪式更加粗犷而血腥,声势一下子压倒了其他的队伍。

  谁也不晓得这支龙舟队的来历,但主持仪式的龙太爷分明感到了某种异样。

  他悄悄叮嘱手下团丁:“去,摸一下这帮人的来路。”

  青岩潭,龙舟竞渡即将开始。两岸,观者如云,刚拜过梯玛的妹伢们更是纷纷挤在了最前面――龙舟竞渡的胜者,必将成为每个妹伢心目中最大的英雄。耀文陪着穗穗与月月,也来观看比赛,不知怎么,他的目光却总忍不住落在穗穗身上。一队队龙舟手炫耀着自己的强健与武力,纷纷登场,努力吸引着观众的目光。大少爷龙耀武的登场掀起了全场的最高潮,他那带着几分夸张表演出的剽悍武勇,引来了妹伢们一阵阵兴奋的叫声。――只在这一刹那,月月完全被耀武的张扬、自信与阳刚之气吸引住了。

  石三怒的登场却全无炫耀与表演,他只是径直走向观众,两道辣辣的目光直直地投向人群中的穗穗。“喂,你叫什么?”观众们都诧异了――大庭广众,公开追问一个陌生妹伢的姓名,这可有点不合规矩。石三怒不依不饶:“我问你啊,你叫什么?”穗穗身边的月月代她喊了出来:“她叫田穗穗――”石三怒扯开了嗓子,冲着穗穗,更是冲着所有的观众:“田穗穗,你听起――我石三怒今天要把牛角刀赢回来,亲手送给你!”――龙舟赛的胜者,将赢得象征胜利的牛角刀,获胜的英雄将牛角刀送给谁,就代表他看上了哪个妹伢,这是竿子营百年不变的风俗。观众们的叫好声中,穗穗的脸已经涨得通红。眼看着石三怒如此的目中无人,耀武更是气得直咬牙。

  主持龙舟竞渡的龙太爷刚刚登台,却发现来了一名瘸了条腿的不速之客――竿子营的老对头、排帮大扛把子麻大拐子。龙太爷要麻大拐子别在他的麻溪铺地头上生事,麻大拐子却表示自己只是带义子来过节,不会坏了龙太爷的规矩。团丁来报:刚才闯屈子祠的,好像是排帮的人。麻大拐子插了话:“不是好像,本来就是――看见没有,船头掌鼓的,就是我的义子石三怒,我养他到十八岁,就等着看他今天拿个头名。”“那,我孙子只好放点让了。”龙太爷客客气气。“用不着。”麻大拐口气硬得很。

  第三集

  发现麻大拐子出现在赛场,田大有转身就要走,却迎头碰上了也来看热闹的汪兆丰与童莲。得知商队还没有走,田大有提醒他们,还是早些离开的好。两个人都觉得这个冷漠的山民话里怪怪的,似乎颇有深意,但对田大有不佳的印象却使他们没往深处想。团丁代表龙太爷,将汪兆丰作为客人,也请上了台观战。眼看一番好心提醒打了水漂,田大有只得离去。

  台上,汪兆丰却得知了坐在龙太爷身边的那个人,就是排帮的扛把子。联想起田大有的话和这两天种种的不正常,汪兆丰蓦然明白了什么,他赶紧吩咐商队的保镖快回客栈查看情况。客栈里,保镖发现了正在偷看货物的老马勺与吴疤子,双方动起手来,保镖制服了老马勺,吴疤子却逃脱了。

  青岩河中,梯玛法师舞动长幡,踏水而行。在古老的祭歌中,船上、岸上,新蒸的米粽纷纷抛入河中。龙太爷一声铳响,龙舟竞发!耀武一开始就冲在了最前面,石三怒与六伢子则紧随其后。岸边,月月拼命为耀武加着油,连耀文都忍不住为哥哥呐喊起来。只有穗穗没有做声,连她自己也说不清,她的心究竟为哪条船悬着。

  台上,吴疤子与保镖前后赶回,各自向麻大拐子与汪兆丰耳语着事情的变化。迎着麻大拐子冷嘲嘲的目光,汪兆丰只觉得后背一阵发凉,他赶紧向龙太爷告辞而去。龙太爷看出了暗藏的杀机,却不动声色地与麻大拐关注着比赛。性急的耀武终于提前耗尽了桡手们的体力,石三怒后来居上,在龙太爷的失望与麻大拐子的得意中,头一个冲过了终点。在便在那一刻,穗穗仿佛才意识到,自己的心,其实一直在为这个不可一世的凶野后生悬着。

  接过龙太爷送上的奖励――代表胜者的牛角刀,三怒成了全场的英雄。众多妹伢纷纷向三怒抛来了绣荷包,期待着他的选择。但是三怒当众将牛角刀送到了穗穗面前。满场欢呼中,穗穗接过了刀,这一刻,她是那样慌乱而甜蜜。失利的耀武眼看着石三怒得到了穗穗送出的绣荷包,懊丧中,他全然没理睬来给自己送荷包的月月,月月不禁大失所望。关注着两个孙子的动向,龙太爷也注意到了穗穗与月月,当得知穗穗是田大有的女儿,而月月是姚先生的女儿,他的目光转到了月月的身上。只得了第三的六伢子悄悄捡起了月月那个被耀武扔掉的绣荷包。

  客栈,汪兆丰与童莲赶回,商队赶紧收拾上路。与此同时,麻大拐子也在安排手下劫货,师爷大先生提醒他,麻溪铺可是龙家的地头。麻大拐子却豁出去了:“一不抢他龙家的金,二不抢他龙家的银,排帮留下江客,关他龙家卵事!”他估计得没错:就在他安排弟兄动手的同时,龙太爷也正在吩咐耀武和各寨寨首:严密戒备,但只要麻大拐子不动竿子营的人,就不许跟他起冲突。

  田大有吩咐穗穗与六伢子,先回舅舅家,不要留在街上――他已预感到就要出事。果然,穗穗他们刚离开,平静的河街上突然响起枪声:麻大拐子率领众多早已埋伏在河街上的排帮帮众杀出,包围了正在匆匆赶路的商队,两名商队的武装保镖刚想反抗,已被当场击伤。汪兆丰和其他的人吓得全趴下了。“我是排帮的麻大拐,今天借贵宝地发个下江财,同竿子营各位乡亲无关,诸多打搅,烦请避让!”所有的竿民默默地退到了一边,团丁们也只是远远戒备着:照规矩,排帮抢“下江客”,与竿民无关。人群中,田大有低下了头,转身要走。

  谁也没想到,那个商队中唯一的女人童莲却冲了上来,死死护着货:“这是省城各界募捐的抗战救济物资,谁都不许动!”田大有站住了:这个表面文弱的女人,居然有如此的胆色!“我管你什么物资,到了这里就是麻爷的,不想死就滚开!”麻大拐子的枪口对准了童莲。迎着枪口,童莲一步不退。

  就在这一刹那,田大有一步拦在了童莲前面。麻大拐把枪口对准了田大有,却发现整条河街上千竿民都默默地操起了腰刀、棍棒,站到了田大有的身后,耀武和团丁们也都端起了枪。麻大拐子放了下枪,但要田大有留个字号。

  田大有闷闷地低着头。“他叫田大有!”不服气的五叔忍不住喊了出来,喊得自豪得很,“我们竿子营头一号好汉,怎么样?”

  麻大拐子蓦然一震,他这才认出,此人就是当年杀了自己的义兄石天保的仇人。“好,今天我就给你面子。”麻大拐子放弃了抢劫,带手下离去――找到了田大有,比什么都要紧。

  童莲第一次发现田大有的不简单,这个表面木讷冷漠的山里汉子,原来竟有如此气慨。

  第四集

  听到枪声,穗穗与六伢子赶来。听说老实巴交的父亲竟舍命救了人,穗穗简直不敢相信。

  麻溪铺镇外,麻大拐子单单留下了石三怒:“杀了田大有,带他的人头回来见我。”

  田大有告诉穗穗,自己还要顺路采几味草药,叫她与六娃子先走一步。从阿爹的眼中,穗穗明显感到了某种异样,但父亲的态度却不容商量。等女儿与徒弟离去,田大有却来到了龙家:“十四太爷,我想借样东西。”龙太爷根本不问他要借什么,一把就掀开了盖枪架的毡布,露出了整排的钢枪。田大有挑一杆老式火铳,匆匆离去。

  阿公耀武耀文两兄弟,田大有就是当年竿子营的头号刀客、手刃石天保的传奇英雄田一刀。龙太爷告诉两个孙子,当年麻大拐子的义兄石天保就死在田大有手上,十六年了,今天他既然跟麻大拐子照了面,麻大拐就绝不会放过他。

  离开麻溪铺,田大有身上的木讷、笨拙突然一扫而光,此刻的他,仿佛突然又变回了当年那个剽悍敏捷的刀客……险峻的山路隘口,石三怒给田大有设下了埋伏。两人的较量险相环生,早有防备的田大有最终技高一筹,经验略欠的石三怒反而被他制服。枪口顶着石三怒,田大有却从石三怒的话中,猜到了他竟是石天保的儿子,他不由得放下了枪。高手相搏,只争一线,石三怒趁机反扑,反占上风。

  就在这时,穗穗返回来找父亲,正好碰上了这生死一幕。拔出牛角刀,穗穗顶住了石三怒的后心:“放了我爹,不然我杀了你!”“他是你爹?”震惊中,石三怒收起了枪。一场生死之搏就此了结。

  回到山寨,满腹疑问的石三怒没有讲真话,只是告诉义父自己失了手,他追问义父,为什么田大有会知道他亲爹的名字,为什么听到自己是石天保的儿子后,竟会放过自己,麻大拐子却支吾着不肯回答他。

  发现石三怒竟是排帮的人,穗穗同样惊讶而失落。田大有却从石三怒与女儿方才的表现中起了疑,得知穗穗的牛角刀的来历,他的眉头皱了起来。田大有要穗穗把石三怒送给她的刀还给他。

  童莲把险些被劫的物资安全送到了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中党地下党员刘主任告诉童莲:周副主席特别指示党员要动员群众,发动群众,保障雪峰山运输线的畅通。

  童莲又一次来到榨油坊。田大有才知道,原来童莲是湖南各界抗日救亡慈善总会的工作人员,这次押送的,是慈善总会募集善款,委托汪兆丰从后方采购来救济难民的药品,随着日寇占领半个中国,原有的商路为之断绝,通过雪峰山开辟新的物资交通线以支援湖南抗战,已成为慈善总会的重要工作。此次被抢,使他们意识到,没有竿民的支持,商路将无法保证安全,看到田大有在竿民中的号召力后,他们希望通过他,得到竿民的支持。田大有犹豫了。

  得知童莲对竿子营独特的民俗生活感兴趣,对她颇有好感的穗穗请她住下。在田家,童莲第一次看见了看到了田大有粗犷的榨油过程,也从穗穗这里看到、听到了那么多山里有趣的事……

  月色下,雷公寨的溪水是那样清澈,童莲忍不住下到了水里,却碰上练完武的田大有也来洗澡。中年人自不会像年轻人那样扭扭捏捏――一时的尴尬转为了溪边娓娓的聊天。田大有讲起了竿子营古老的来历,竿兵祖先数百年保家卫国的赫赫战绩,向来是每一个竿民后裔的骄傲。短暂的骄傲却未能维持――对比眼前这个为了众多难民奔波劳顿、不辞辛劳的女人,田大有突然发现,自己那来自祖先的骄傲,是那样的虚弱。同样的夜晚,穗穗把玩着那把牛角刀。那居然是个土匪!她把刀扔进了背篓。

  同样的夜晚,姚家,月月又在绣着新的荷包,跟被耀武扔掉的那个一模一样的荷包。

  同样的夜晚,六伢子把捡到的荷包贴心口收好,仿佛珍藏起一个遥远的梦幻。

  同样的夜晚,天坑岭山寨里,父子俩正喝着烧酒。

  “你送了刀子,怎么不去打听那妹娃家在哪里?”

  石三怒没说真话,只是将碗里的酒一饮而尽:“我明天就下山。”

  “找到了,记得领来给老子看看。”

  第五集

  初夏的山林,打猎的穗穗一枪击落山鸡,山鸡却掉下悬崖,挂在了树枝上。她想试着爬下去捡,有人却如猿而下,先她一步捡到了猎物。那是石三怒。穗穗气得掉头就走。

  那只山鸡却摆在了她必经的路上,一声枪响,石三怒还多给她提来了一只:“给你凑一双。”穗穗拿了自己打的那只就走。身后,是石三怒野野的、乱人心扉的情歌。

  跑出老远,她突然想起那把刀还没还给这个土匪,但等她转回去找,情歌已远,飘散在山林之外。

  暮色中,溪水边,来洗衣服的穗穗闻到了香气――石三怒正在不远处烤着那只山鸡。

  他撕下了半只山鸡:“吃不吃?”穗穗不理他。

  “你不吃?我喂野狗子了。”石三怒真的把半只山鸡喂了野狗子:溪边岩窝子里,有只野狗子刚下了一窝仔,虎虎地不准石三怒靠近。溪边,石三怒露宿于野,跟野狗子作起了伴。“不理我就不理我,三年六个月我不怕等!”他跟这妹伢耗上了。

  这夜里,童莲看见穗穗在屋门口的溪水边坐了半晚,听见她哼着一曲婉转而凄柔的歌子。

  “这是翠枝唱与傩送的歌子。”穗穗跟她讲起了这条溪水与天坑岭的古老传说,那流传于竿子营的凄美而壮烈的爱情神话,是那样深深打动着童莲。她就在那一刻打定了主意:她不能破坏这祥和的山里生活,她明天一早就走。

  “阿爹!”那晚上穗穗再忍不住了,尽管相处短暂,但她已经那样喜欢这个一肚子墨水的佟姨,她无法理解,阿爹怎么就不肯帮她。,田大有改变了主意,尽管他对抗战的需要不甚清楚,但竿民也是中国人,包括他。第二天一早,童莲走出田家大门的时候,才发现田大有已经收拾好在等着她:“我陪你去找龙十四太爷,竿子营的大事,只有他,才做得主。”

  龙太爷没有答应童莲与汪兆丰的请求,童莲、汪兆丰只得失望而归。但田大有却是龙太爷与耀武共同欢迎的对象:耀武记挂的是穗穗,他使劲亲近田大有,他拐弯抹角地打听,他得到了去雷公寨田家做客的机会。龙太爷关心的,则是田大有是月月的亲姑父,要是谈婚论嫁,姑父老爷的份量可不轻。打听清楚了月月还没有许人家,借着送田大有的机会,龙太爷拉上耀武,一起登了姚家的门。月月开心得完全没注意跟姑父一起来的六伢子微妙的神情,她眼里只有耀武,龙太爷趁机把这对年轻人打发出去,让他们单独相处了。

  青岩河边,耀武与月月玩得好开心。

  唯一不同的,是月月把耀武打听表妹穗穗的话,没往心里去。

  汪兆丰却不甘心,深夜,他再次拜访龙太爷。

  见龙太爷乃精明之人。汪兆丰只能露了底:运送抗战物资的确不假,但顺便建立起战争期间联接湘黔川三省的秘密走私商路,贩远在湖南价格爆涨的大烟才是他真正的目的,有慈善总会的金字招牌,大烟就能一路畅通无阻,那将带来惊人的财富。只要龙太爷肯合作,保证商队的安全,他愿意跟龙家五五分成。巨大的财富令龙太爷为之动容,但是,竿子营有禁烟的老规矩,他怎么好带头违规呢?龙太爷一时难以决断。

  雷公寨,一个人在家的穗穗又一次听到了那熟悉的、野野的情歌,她找出那把牛角刀,追了出去。送给你的刀我不会收回,石三怒比她跑得快。

  但又不是太快――穗穗追,追不上,不追,那个土匪又总在不远的前面。

  情歌也总在前面的不远,而且更加下流,更加挑逗。

  穗穗恨不得扔了那把刀,但石三怒不在乎:“送出去就是你的,只要不是还给我,你爱怎么丢怎么丢。”

  这个坏土匪!穗穗被他气死了。

  第六集

  田大有告别了童莲,龙太爷不答应,他也实在想不出办法了。

  事情虽然不成,童莲却仍很感激他。

  回家的路上,耀武追上了田大有――到雷公寨做客可是田大有答应过他的事。

  月月在娘娘庙等了耀武整整一天,但落空了,她只得去龙家。龙太爷热情地接待了月月——这个知书识礼的妹伢,他真是越看越喜欢。

  在雷公寨, 耀武跟穗穗逛遍寨子,他帮穗穗采集草药,他学着跟田大有一起推动榨油槌,他打拳、开枪,恨不得一下子显示出自己所有的长处。穗穗只觉得这个龙大少爷夸张得有趣。田大有却明显感觉到了耀武对穗穗的心思并不那么简单。趁着穗穗做饭,酒桌上,他试探耀武。

  耀武说了真话:“哪怕给穗穗唱三年六个月的情歌,我也要娶到穗穗。”

  田大有不语,后生伢崽可以冲动,他不行,两家不般配且不论,上次在麻溪铺,他已经感觉到龙太爷对外甥女月月的态度并不一般,似乎对他这个姑父有所暗示。

  更加惊讶的,是偷听到谈话的穗穗,她怎么也没想到,耀武竟会对她有这番心思。

  送走耀武的路上,远远飘来了穗穗熟悉的情歌声,看见远处那个熟悉的、始终跟随的身影,穗穗更加心乱如麻。

  耀武并没有想到,远处的情歌,竟是唱给自己身边的妹伢的。

  石三怒却咬起了牙,看到穗穗身边有别人,他就不高兴。

  童莲对龙太爷彻底失望了:新的一批物资正急待从重庆起运,她不能毫无希望地耽搁在这里,她准备离开麻溪铺,另想办法。但汪兆丰却要她再等等。

  龙太爷这时也一肚子烦恼,为了钱:青岩河上的桥要修了,梯玛讲要修庙做法事,姚先生上次提到想扩大青溪书院,青黄不接的季节,十七寨还有不少贫寒人家照例要靠龙家救济……更重要的是,麻大拐子上次胆敢在麻溪铺公然动手,证明他龙家的枪还不够多。长此以往,龙家几百年的基业,何来保障?

  龙太爷上了天坑岭的祖坟山——那里埋葬着龙家十三代祖先和竿子营数百年来最有名的英雄好汉们,历来是竿民们心目中的神圣之地。祖先的坟前,太爷长跪不起:假如祖先应允他为了龙家的未来坏一次规矩,就让神风扬起纸钱,给他一个答复吧。山风在太爷即将绝望的时候,突然降临,那飘飘洒洒的纸钱,是祖先是答应了他作一次变通吧?

  回到麻溪铺,他请来了童莲与汪兆丰,答应帮他们运送物资。

  耀武把扩建书院的钱送去了姚家――最近爷爷好像老是打发他去书院办事,不过能和那个让人挺开心的月月见见面,他倒也不反感多跑几趟腿。

  何况,他还想跟月月谈谈雷公寨,谈谈穗穗。

  月月好开心,能见到耀武她就开心,她要把新绣的荷包送给耀武,她愿意顺着耀武感兴趣的任何话题往下谈。但是耀武谈的话题都是关于穗穗的,月月的脸上有了异样的表情。

  耀文的出现却打断了他们的谈话。送走耀武,耀文也向月月拐弯抹角打听起了穗穗。 月月问他是不是喜欢上穗穗了?

  耀文愣住了:这就是喜欢么?可他自己都没想过啊。他只是忍不住想知道那个山里女孩的一切。

  回到家的耀文头一次乱了心思:月月的话让他头一次意识到,他可能是真的在喜欢一个人。他心慌意乱,他想跟哥哥说说。但不等他开口,早就憋得难受的耀武却抢先向他讲起了穗穗,他告诉弟弟,他喜欢上了穗穗,喜欢得要疯,他下了决心,哪怕去唱三年六个月的情歌,也要追求到穗穗,对,他不应该拖,他明天就去雷公寨,铁打的草鞋要走烂,钢硬的岩头要站穿,他明天就去唱!本来想跟哥哥商量心事的耀文只能收住了话……

  这个夜晚,大雨瓢泼。穗穗突然觉得那么坐不住,雨声中,碾茶籽的石碾子都转得让人烦。 田大有也奇怪,女儿怎么有点魂不守舍,黑天瞎火下大雨的,居然披了蓑衣、拿了毡布要出门?“溪边有只狗娘娘下了仔,我怕雨淋了狗仔。”雨没有淋狗仔,只淋了露宿的石三怒――他脱了衣服给岩窝子挡雨,自己在雨中冷得直哆嗦。狗娘娘一家子跟他已经熟得很,老狗也放心他跟小狗挤在一起。穗穗把毡布扔给他。“这是给野狗子挡雨的!”她特别声明。

  田大有看到桌上还摆着那把牛角刀,询问穗穗。穗穗撒谎了。

  第二天夜晚,耀武上了雷公寨为穗穗唱起情歌。穗穗听见了,田大有也听见了,半个雷公寨的乡亲听见了,溪水边的石三怒也听见了。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两个人一齐拔出了枪!


                   页码: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精彩剧照
关于我们 | 广告指南 | 联系我们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