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视剧 | 电影 | 常用软件 | 杀毒技术 | 装机必备 | 设计之家 | 小说阅读 | 网页素材 | 实用查询 | 学院 | 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主要角色

郑远海--贾一平饰

鲁淮成--王庆祥饰

陈司令--高 明饰

陈建军--陆剑民饰

秦思婷--傅 冲饰

梅 杏--何 苗饰

《旗舰》
片名:《旗舰》
片长:三十四集
出品人:陈润生、张勇、苏辰、贾云峰
总监制:姚文怀、吕志友、刘德宏
总策划:殷敦平、黄长青
总制片人:罗立平、胡大楚
编 剧:段连民
导 演:巴特尔
领衔主演:
贾一平 饰 郑远海 
王庆祥 饰 鲁淮成
高 明 饰 陈司令 
陆剑民 饰 陈建军
傅 冲 饰 秦思婷 
何 苗 饰 梅 杏
 


点这里下载电视剧 -> 下载地址 [本地下载]




剧情介绍

  第一集

  战机横空划过,战舰编队航行。

  旗舰作战室里的海军东江基地少将参谋长鲁淮成下达:向敌滩头阵地实施火力突击,为登陆部队开辟通道的命令。各舰万炮齐鸣,滩头阵地硝烟四起。水陆两用坦克前导,冲锋舟一字型排列,朝滩头战地冲去。

  冲锋舟上的陆站队大学生学员郑远海、谢庭群、于季东等在教官陈建军的指挥下,在炸弹的爆破烟雾中,攻占海滩,朝丛林纵深搜索。

  陆战队学员在丛林中与女兵侦察队展开了近战,郑远海在同陆战队女兵连一班长秦思婷的格斗中,夺过她的匕首,戏弄地朝自己大腿刺去,没料匕首是真的,由此受伤住院。在一系列遭遇战中两人不打不相识的成为了朋友。

  在残酷的训练中,“魔鬼”教官陈建军不讲情面的严格执教,使学员又怕他,又恨他,郑远海与他发生冲突,认为他是军阀作风,没有人道,陈建军则让他放下大学生的“臭架子”,在训练中似乎跟他过不去,专给郑远海小灶伺候。

  郑远海倔强和顽强的个性给鲁淮成深刻的印象,他嘱咐秘书,回基地后调郑远海的档案。

  大浪淘沙,在严格残酷的训练中,大学生学员于季东终于支撑不住了,他不

  顾老同学郑远海和谢庭群的劝阻,上交了离队申请回到地方,和来接他的林雪合

  办了公司,走上了经商的道路。

  第二集

  郑远海的妹妹秀竹来到部队训练营地看望哥哥,洗衣服的谢庭群在小河边看

  见了漂亮的秀竹,当他知道这是郑远海妹妹时,兴奋地与秀竹聊了起来。

  三个月的新兵训练结束了,郑远海豪放地宣称自己的理想是当舰长,并认为

  绝不会比现任的舰长差,鲁淮成喜欢这位有理想,有志气,甚至有些狂妄的年轻

  大学生,他默默地看着抽屉里老战友的照片:郑冀啊,你的儿子来接班了!于是,

  他开始了对郑远海特殊的励练。分配他到了基地养猪场工作。

  郑远海万万没想到,自己报着当舰长的崇高理想,放弃了北大研究生来到海

  军,不但没能上舰,还成了饲养兵。一心想留在陆地机关里工作的谢庭群却被分

  到了基地的旗舰180上任见习导水长。两人都怀着不情愿的心态来到了各自的岗

  位。

  养猪场的饲养兵姜喜子是个老兵,他愤怒地制止了朝猪发泄不满的郑远海,

  两个人从此开始了充满矛盾冲突和相互影响的生活。

  谢庭群刚刚上舰,就赶上了出海值勤的任务,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他差点

  把苦胆吐出来。他所在的180舰接到基地指挥部的指示,命令前往公海,解救正

  被两艘外国军舰驱赶的台湾渔船,紧张的临战气氛,加剧了谢庭群的恐慌,他在

  一旁观察着导水长陈建军沉着镇定地做着战斗准备。

  这时,突然一艘不明国籍的潜艇突然从水里冒出来,拦住了180舰航行的方

  向。

  第三集

  180舰警告不明国际潜艇,这是中国海军宣布的演习区域,请它离开,不明潜艇无视警告,继续阻挡180的航向。在不开第一炮的原则下,为维护我海军尊严,180舰朝不明潜艇冲去,较量中,不明潜艇终于在我舰逼近的威慑下下潜离去,在赶来增援的数艘舰艇的支援下,180舰解救了台湾渔船,外舰离去。

  基地司令陈敬国亲自来到军港,嘉奖180舰的勇敢行动,并向军港告别,他将上调东方舰队任副司令,临行前他嘱咐儿子陈建军抓紧学习,迎接舰长的竞争。

  沮丧无奈的郑远海把一切不满发泄在猪的身上,姜喜子严肃地谴责他这是损害军事财产,搞得郑远海哭笑不得。

  心仪郑远海的秦思婷探亲回到中南市,顺便来到了郑远海家探望他的母亲许欣芳,在那里见到了也来探望的于季东。于季东对秦思婷情有独钟,他高兴的请秦思婷吃饭。

  谢庭群来到猪场,向郑远海讲述了自己第一次出海的感受,更激起郑远海上舰的欲望。晚上,姜喜子给郑远海讲述了一个老兵坚守理想的故事,使他似乎悟道了鲁淮成让他到猪场是励练自己意志的真正意图,开始静心地搞起了科学养猪。

  鲁淮成看到了郑远海进步,开始了第二步对他的考察,让他带队到深山里维护军事通讯线路的畅通,并不准带钱和干粮,考验他野外生存的能力。

  第四集

  郑远海的护线小组沿着军用线路在深山中行进,几天下来,负责伙食的姜喜子用聪明才智使大家吃着野菜野果,喝着是山泉小溪,包括烤熟的大蚂蚁。虽苦但没饿着。这天,姜喜子在山里发现了一头山羊,战士们高兴坏了,但郑远海严令不准把它弄死,要等老百姓上山来找。这下可把大家馋死了,他们只能拉着这头羊继续巡逻。

  终于在一个悬崖边,山羊失足掉到了山涧摔死了,郑远海只得下令把山羊烤着吃了。大家欣喜若狂的刚吃完烤羊,一个小姑娘站在了郑远海身边,她坚持说这羊是她家的,要索赔。这下难坏了郑远海,他好言相说没钱,等护线任务结束了一定加倍偿还,但小姑娘说什么也不行,最后她哭着而去。

  一天清晨,郑远海在丛林巡逻中,看见一个小伙子在欺负那个小姑娘,他赶上去一顿爆打,小姑娘赶紧拉住,说是自己的男朋友,郑远海惊讶地停住手,小伙子连滚带爬地逃下山。

  郑远海后来才弄清,这个小姑娘叫梅杏儿,在县成上高中,放假回来帮她爹放羊,顺便复习功课,准备明年的高考,那个小伙子叫柱子,她爹为了供她上学,找柱子家借了钱,并承诺把梅杏儿将来嫁给柱子。郑远海惊讶地看着梅杏儿,告诉她这事要自己做主。并劝她报考军校,这样很多费用可以国家负担。梅杏儿感激地看着这个解放军大哥。

  基地为了考核陈建军,专门安排他以舰长身份指挥一次实弹演习,谢庭群为了巴结陈建军,从基地作战处的一个老乡处打听到了标靶的位置,悄悄地告诉了他,结果陈建军准确无误地击中目标。但最后陈建军诚实地告诉了鲁淮成,自己这次打靶算作弊,请求处分。鲁淮成其实心中有数,就看陈建军能不能自己承认错误,现在他不但没有给他处分,而且同意送他到舰艇学院参加舰副长班的学习。

  郑远海很好地完成野外护线任务,当鲁淮成来接他们的时候,看见了送行的梅杏儿,他仿佛看见了自己丢失了十多年的女儿。

  第五集

  鲁淮成给陈建军下达命令,在上学之前,完成对海风导弹的自动化指挥控制系统。陈建军觉得自己解决这个问题难度太大,他想到了大学生郑远海,于是,郑远海兴奋地来到了自己朝思慕想的舰艇上。

  心胸狭窄的谢庭群对陈建军请来郑远海,只让自己负责郑远海生活,而心怀醋意。几天下来郑远海出色的完成了控制系统的数据计算,陈建军对他大加赞赏,并答应他跟舰实施海风导弹的实弹射击。在郑远海准确的数据提供下,海风导弹试射成功。

  生意做得不错的于季东来到东江,说是来谈合同,顺便看看老同学,实际上是想见见秦思婷,三个同学自分手后再次聚到了一起,喜欢秦思婷的于季东劝她复员和自己一起办公司,郑远海则劝她不要离开部队,希望她报考军校。

  鲁淮成暗暗地喜欢着郑远海,他没有让郑远海看出自己已经知道他是去世老战友的儿子。他开始了对郑远海培养的第三阶段,命令他读书几个月,报考舰艇学院的研究生,考不上永远不许上舰。郑远海无奈地离开自己刚刚登上的舰艇,回到了陆地宿舍,开始了枯燥,单调的复习生活。

  苦尽甘来,郑远海终于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舰艇学院的研究生。

  心仪郑远海的秦思婷也追随着他,报考了军医大学,他们又相聚到了一个城市。

  梅杏儿受到当年郑远海的鼓励,也报考了军医大学,父亲梅得贵得意地和柱子把她送到了省城,正好和秦思婷分到一个班,秦思婷是她的班长。

  第六集

  舰艇学院读研究生的郑远海,在一次海上测量课时,为了使水上测量数据更为准确,擅自将测量艇开出教学规定的范围以外,结果与一条渔船相撞,致使渔船撞翻,渔民落水手臂骨折。

  学院对郑远海提出停课检查,听候处理的决定,郑远海悔恨自己的冒失,他来到医院探望受伤渔民,但被赶出了病房,他无奈地在一个餐厅独自喝酒,寻来的秦思婷发现了他。严厉制止了郑远海借酒消愁的行为。

  于季东闻讯,带着钱赶到省城医院,但受伤渔民不要钱,他要求舰艇学院免考招收自己儿子入学,不然就要求学院将郑远海除名。

  舰艇学院对受伤渔民的前一个要求无法接受,只能考虑把郑远海出名了,陈建军紧急报告基地,鲁淮成赶到舰艇学院,拜见了自己的老同学,舰院院长,强调郑远海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希望学院能网开一面,并亲自到医院慰问受伤渔民,最终受伤渔民同意收回条件,事情圆满平息。郑远海得以继续自己的学业。

  一天,舰艇学院研究班和军医大学女学员一起完成一次海上救护的演练。郑远海和梅杏儿被分配到一艘救生艇上,两人相见分外惊讶和兴奋,以至怠慢了演练的任务,当秦思婷在另外一条救生船上招呼他们,两人才醒过神来,这时别的学员已经将海上置放的假伤员都收到自己的艇上,只剩一具假伤员远远漂在海上,郑远海和梅杏儿决定不管多远也要把“伤员”救上来。他们朝远处划去。

  岸边,教官对郑远海不放弃一个战友,伤员的行为表示赞赏,大家休息等待。

  海上,那具“伤员”越漂越远,橡皮艇上的郑远海和梅杏儿奋力朝“伤员”划去。

  岸边,秦思婷有些不安地看着海上远远的小点。

  第七集

  郑远海和梅杏儿终于将“伤员”抬上橡皮艇,这时,他们离海岸已经很远了,梅杏儿有些恐惧地看着黑云压城的大海告诉郑远海,听说有鲨鱼在这一带出现,郑远海告诉她,救生衣下面有防鲨装置,可以躲避鲨鱼的侵袭。

  岸边,人们已经看不见海面上的橡皮艇了。秦思婷听说今天傍晚有暴风雨,更是担心起来。

  在郑远海和梅杏儿准备往回划的时候,鲨鱼出现了,它朝他们冲了过来。

  晚上,海上几艘舰艇开着探照灯在寻找。

  郑远海和梅杏儿的失踪,惊动了舰艇学院和军医大学的领导,双方领导开始布置了紧急寻找方案。

  清晨,一个荒岛的沙滩上,梅杏儿醒来,她看着这陌生的环境,哭了起来,郑远海则安慰着她,他拿出医药箱里面的放大镜,利用阳光点燃了篝火,利用针头和鞋带在礁石旁钓起了鱼。篝火旁,两人吃着烤鱼,畅谈着天上的星星,彼此都产生了喜爱。

  就这样,郑远海开始用自己曾经野外生存过的经验实践了小岛生存,经过经过了三天三夜,他们终于被海航的直升飞机发现。

  心情焦急,不吃不喝的秦思婷看见他们平安的返回时,激动地扑向郑远海,把他紧紧抱住,她这时才感到自己深深地爱着郑远海。

  怀才不遇的谢庭群听说陈建军的父亲是他的老乡,提着两瓶药酒,以老乡的身份来到了陈敬国家,使得陈敬国对他颇有好感。

  郑远海两年研究生毕业回到基地,满心欢喜地以为可以上舰了,但鲁淮成将一堆书放在他面前,命令他一年内熟练地掌握法语,郑远海呆了。

  第八集

  郑秀竹和郑远海的大学同学马一凡在东江基地旁边开了一个军迷吧,把许欣芳也从中南市接了过来,终于一家三口团圆了。郑秀竹把自己的男朋友潜艇学院毕业分到基地的南克江介绍给了哥哥郑远海,两个年轻人发出誓言,水下水上齐头并进,为中国海军的强大贡献青春。

  谢庭群经过钻营,终于接替已经荣升副舰长的陈建军当上了导水长,他来到军迷吧,见到了心中一直喜爱的秀竹,从此这里他成了长客。

  郑远海来到180舰上,缠着陈建军,叫他想办法把自己要到舰上来工作,陈建军也希望郑远海来帮助全舰提高文化素质,为自己将来竞争旗舰舰长打好基础,于是从来不求父亲帮忙的陈建军回到家,恳请陈敬国向鲁淮成打招呼,终于把郑远海要到了180舰,担任了航海长。

  欣喜若狂的郑远海全没想到,迎接他的是翻江倒海的呕吐。他清楚的意识到,要想实现自己当舰长的理想,就必须闯过这一关,倔强的郑远海利用各种手段和办法,终于克服了晕船现象。

  在郑远海的鼓动下,陈建军把姜喜子也要到了180舰上,利用业余时间研究声纳的姜喜子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柱子来到省城,以梅得贵借钱不还为由,要求梅杏跟他回去结婚,梅杏儿不肯,于是柱子在军医大学的门口拿着喇叭打闹,惊动了学校领导。

  梅杏儿面临着学校的除名。

  第九集

  秦思婷叫来了对她有求必应的于季东,帮梅杏儿还了她父亲借柱子家的钱,同时求副市长的父亲给学校打招呼,事情终于平息了,梅杏儿深深地感谢秦思婷,两人成了好姐妹。

  186新型驱逐舰就要列装,鲁淮成要求所有候选人撰写一篇关于海上高科技战争的论文,这可把不文化水平不高的陈建军难坏了,在与郑远海沟通后,两人达成默契,陈建军出论点,郑远海出论据并执笔一起来写这篇论文。

  论文很快地写出来了,送论文到基地的谢庭群看见论文上有郑远海执笔的字样,觉得很不妥,为了帮陈建军竞争新驱舰长,他擅自将郑远海的名字删掉,并劝郑远海向陈建军道歉。

  鲁淮成看了论文很赞赏,作为样板将论文下发全基地学习。正直的陈建军发现后,严厉的斥责谢庭群,并主动向鲁淮成承认,论文是和郑远海两人合作,是自己一时糊涂删去了他的名字,陈建军的坦诚得到了鲁淮成的谅解。

  结果,在陈建军和郑远海相互道歉过程中产生了误会,成了两人的过节。

  在我领海线内,再次出现不明国籍的潜艇,180舰奉命前往追赶俘获。为了提前赶到不明潜艇前面进行拦截,最快的办法就是穿过八号“死亡”海域,郑远海拿出父亲留下的老海图和当年有关的海况资料,力主穿越,陈建军则认为这样太危险,反对穿越。最终基地同意了郑远海的方案,180舰开始了对八号海域的冒险穿越。

  但终因对海况缺乏现实的了解,180号触礁,舰艇受损,舰队派来调查组,了解事故情况,180舰主要干部面临着舰队的处罚。

  征服八号“死亡”海域,成了鲁淮成的一块永远的心病。

  第十集

  鲁淮成为此向舰队写了自己承担一切责任的报告,后经舰队调查组核查,认为180舰的受伤情况够不上重大责任事故,由基地自行处理。但这更加强了郑远海征服八号“死亡”海域,完成父亲未完成的事业的决心。

  一艘渔船触礁,180舰接到基地命令,前往救援。由于礁石很多,舰艇无法靠近站在礁石上等待救援的船员,只能小艇靠近,郑远海不顾陈建军的命令,毅然跳上小艇,朝落海船员开去。由于小艇超员,陈建军只身留下,命令郑远海带小艇回舰,郑远海又一次违反命令跳到了陈建军身边,两人站在即将在涨潮中淹没的礁石上,相互吐露真心,彼此消除了误会。

  186新型驱逐舰终于停靠在东江基地的码头,郑远海接到鲁淮成让他下舰的命令,他满以为是调到新驱上去,可没料到鲁淮成这次是让他彻底下舰攻读法语。郑远海又开始了顽强的攻读,一个月后,在总参组织的陆海空考官面前,郑远海用流利的法语通过了考试,即将成为远赴法国三军防务大学留学的博士生。

  临行前,郑远海很想告诉鲁淮成自己是他老战友郑冀的儿子,鲁淮成制止了,告诉他,出去好好学习,将来当了舰长,再把心里话说出来。郑远海默默地向乘车离去的鲁淮成行礼。

  郑远海肩负着鲁淮成的希望,带着母亲的嘱托飞向法国。

  秦思婷和梅杏儿即将毕业,她们怀着各自对郑远海的爱恋,都把志愿填写到了海军东江基地。

                页码: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精彩剧照
关于我们 | 广告指南 | 联系我们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