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诺时空zolsky.com
首页
新闻资讯
反病毒中心
qq表情大全
软件下载
科技与教育
文秘与写作
电视剧
电影
实用查询
上网导航
技术论坛
电视剧频道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罗武林向前冲
主要角色

罗武林(梁静雅饰)

沈佑璨(李毕茂饰)

金宰光(李世昌饰)

洪幼蘭



片名:罗武林向前冲

主    演:

罗武林(梁静雅饰)

              沈佑璨(李毕茂饰)

              金宰光(李世昌饰)


点这里下载电视剧 -> 下载地址 [本地下载]




剧情介绍


《罗武林向前冲》描述一个全心让老公成为大学教授,自己却拚了老命在市场开店赚钱的欧巴桑罗武林,有一天发现老公偷腥以前的初恋主播女友,厨艺精湛的她以参加电视台的亨饪比赛成为电视女主播,以成功变身来复仇。导演把1993年的韩国小姐梁静雅打造成一个俗气的欧巴桑,剧中不计形象的她在老公刷牙时上大号,令老公倒尽胃口;为了向一个准备开卡车逃跑的客人讨饭钱竟然躺在大马路上,厚脸皮的模样,令观众拍案叫绝……

分集剧情介绍:

第一集

罗武林是一位中年妇女,在永登浦市场李开了一家「嘟嘟小吃店」,丈夫宰光在大学里面当讲师,10年来一直升不上教授。武林和丈夫、女儿小爱、妈妈、婆婆共五人住在一起,因为房子太小,这天,武林去法拍屋的会场,用两亿元标到了一间有五个房间的房子,欣喜若狂的武林带着家人一起去看房子。武林原本也想带着宰光一起去看新屋,但宰光一直推托说在上课很忙,其实宰光是和外遇幼兰约会,幼兰是宰光的大学学妹,10年前抛弃宰光去和有钱人交往,但最后也被抛弃。佑璨因为父亲住院紧急从巴黎赶回韩国,原本和父亲的相处就不是很好,两年前因为父亲反对佑璨的结婚对象孝茱,佑璨一气之下和孝茱跑去巴黎,现在却又因为父亲生病不得已回国…

第二集

武林为了凑足房子的钱,在俊泽家里当帮佣,刚好幼兰又和俊泽住在同一栋公寓里,武林在俊泽住的电梯里遇到宰光,惊慌失措的宰光骗武林是来见系主任,不以为然的武林硬拉着宰光回家,说有好消息要公布,但是宰光只是和幼兰说要出来买酒,所以必须要返回幼兰家,宰光一路上都不知所措。武林带着便当到学校找宰光,无意间听见系主任生日要请客的事情。佑璨告诉俊泽,与孝茱分手的的原因是孝茱曾经怀了他的孩子,最后却堕胎,他无法原谅孝茱。佑璨与庆焕从吵架延伸到动手,导致佑璨使用暴力而被庆焕拉到警察局,接到电话的武林跟母亲金花赶紧到警察局,这是武林与佑璨初次相遇,抵不过武林一家人攻势的佑璨,只好拿出二百万的和解金……

第三集

为了欢迎退伍的庆焕,武林一家人在家里举办了欢迎派对。帮沈会长开刀的朴医师是秀妍的老朋友,当朴医师建议秀妍相亲结婚时,秀妍一怒之下一走了之。确认家人都已睡着的武林,营造出浪漫的气氛,但是被宰光拒绝。第二天,武林在俊泽家打扫时,看见一箱要丢的衣服,里面有孝茱的衣服,武林想反正要丢掉,就穿着去参加宰光系主任的庆生。秀妍刚好拿吃的去俊泽家,而秀妍在走廊遇到穿着孝茱衣服的武林,就误认为武林是孝茱。武林出现在庆生会的现场,没想到武林会参加的宰光,因为是与幼兰一同参加而吓得花容失色。在系主任的庆生会上,武林不断地闹出笑话,让宰光在众人面前颜面扫地,在气头上的宰光,回家的路上无视于武林的存在,武林一直想要让宰光消气,却毫无办法……

第四集

秀妍对祐璨说她看见孝茱了,搞的祐璨和俊泽一头雾水,两人仔细推敲后,发现是家里的帮佣穿上孝茱的衣服离开,所以只好计画让帮佣假冒孝茱,为了此事俊泽叫武林到家里一趟,当祐璨知道帮佣就是武林,就拒绝让武林假冒孝茱的计画。在偶然的情况下,武林接到幼兰打给宰光的电话,知道这件事情的宰光紧张的坐立难安。庆焕刚好遇到利用偷拍商人违法行为来赚取奖金的秀婷,刚好秀婷遗失的笔记本被庆换捡到。沈会长为身体着想,让祐璨接下了企划室长的职位,帮祐璨将来当继承人铺路,心中盼望此职位的俊泽,听到此消息而失落。祐璨跟俊泽一起去喝酒,俊泽藉着酒意指责祐璨对孝茱的不当行为。为了身体状况不佳的父亲,祐璨决定再次去找武林…

第五集

祐璨为了让武林假冒孝茱而说服武林,但是对于祐璨的黏人攻势,武林完全无动于衷。幼兰为了得到新节目的主持机会,想要讨好俊泽跟度卿,但是却被度卿挖起几年前被某企业的第二代甩掉的丑闻。为了让幼兰开心的宰光,带着幼兰去吃龙虾大餐,但是因延迟缴费而宰光的卡被暂停使用,不得已只好请幼兰付账,搞得幼兰幼生气离开。祐璨终于约到武林见面,一见面就对武林说”请妳当我未婚妻”,武林当场吓到,祐璨把来龙去脉说明,而且说愿意付钱,武林觉得祐璨是在用钱买女人,气得随手拿起一杯水泼向祐璨。祐璨觉得被侮辱,也气得向武林大吼,武林为了测试祐璨,说要祐璨的那台中古车做条件,祐璨想了想就答应了,对于一口答应的祐璨,武林认为祐璨对自己另有所图不怀好意,而拒绝祐璨的提议。到武林的小吃店进行偷拍的秀婷,被庆焕捡到记事本,庆焕知道秀婷是为了检举费而到各家小吃店搜证,要秀婷用相机来换回她的笔记本…

第六集

祐璨决定接受父亲的提议,当电视台的企划室长。宰光为了累积未缴的卡费,向妈妈提出卖掉乡下老房子的提议,但是被妈妈拒绝,说那栋房子有美好的回忆,觉对不能卖。宰光去幼兰家找她,看到幼兰从一辆轿车中下车,而且开车的还是一个男人,上楼和幼兰大吵一架。缺钱的宰光妈妈路过三温暖,看到徵求清洁工的传单而进去洗澡,突然看到几个欧巴桑在里面打花牌,忍不住勾起了兴趣也下场玩两把,却大赢了一把。武林得知祐璨找她假冒未婚妻的原因,是为了病危的父亲,对祐璨另眼相看。为了逼不见面的幼兰,宰光把自己灌醉而不醒人事,导致祐兰与武林同时出现在宰光喝醉的路边摊,幼兰看着被老婆带走的宰光,难过的坐下来喝酒。武林想了想,打电话拒绝祐璨,但是又想到宰光每天辛苦的去上班,又改变了心意…

第七集

武林改变心意决定答应祐璨,祐璨的电话却一直打不通,武林不得已直接到俊泽家找祐璨,这时祐璨的阿姨突然提前到了俊泽家。宰光妈妈持续沉溺在花牌的世界,被武林妈妈怀疑是不是在外面交了男朋友。宰光决定和幼兰分手,幼兰也把宰光的东西通通丢出来,两人又大吵一架,宰光走出幼兰家,幼兰忍不住还是追了出来。武林认真的和祐璨开始谈条件,最后以送车和付一星期帮佣的费用还有一周的收入达成共识,两人还因此签了契约。宰光受了幼兰的怂恿,决定和武林离婚,但看到武林的脸却又说不出口。庆换去秀婷家找她,刚好救了被高利贷业者追着跑的秀婷。武林骗母亲说往后一星期,要去做高报酬的打工,请母亲独自顾店一星期,之后就来到祐璨家报到。祐璨开始帮武林上课,第一步就是教她简单法文…

第八集

祐璨带武林去高级餐厅吃法国料理,吃到一半宰光来电,原来宰光又想跟此武林提离婚的事情。宰光约武林到咖啡厅提出分手,受大莫大打击的武林不知所措,这时宰光接到幼兰的电话,幼兰叫宰光取消离婚,赶快回去找她,宰光就把武林丢在咖啡厅,一个人急急忙忙的走掉。宰光回到幼兰家,幼兰说有一个房屋仲介找宰光,说宰光有一块七千坪的地。一直沉溺在花牌世界的秀子,身上的钱用完之后,开始偷起金花的钱来用。沈父为了让秀妍结婚,所以用欺骗的方式让秀妍去见相亲的对象。庆焕把秀婷安排在学长的工作室,秀婷对庆焕一点感激之意都没有,庆焕气得把秀婷丢在那离开。要到俊泽家里接受训练的武林,刚好在电梯口遇到幼兰,紧张的幼兰以为武林知道实情后来找她算帐。为了相亲的事情,既难过又伤心的秀妍,告诉沈父打算搬出去住…

第九集

祐璨试着在中间化解爸爸和阿姨的心结,告诉阿姨爸爸是因为大哥的忌日快到了所以才会心情不好。金花与咖啡大婶一起去洗三温暖,刚好看到为了打牌和别人吵起来的秀子,两位亲家母联手击退其他欧巴桑,还把秀子输的钱都要回来。金花与秀子洗完三温暖一起回到家,这才发现两个人今天都不在店里跟家里,导致小爱不知去向。武林一家人到处去寻找小爱,刚好宰光又和幼兰在一起关机不接电话,让武林紧张万分,这时祐璨打电话责骂武林一声不响的离去,武林一气之下挂上电话,祐璨以为武林在说谎而来找武林,刚好在超市遇到小爱。宰光回到家,说自己因为有夜间部的课要上所以晚归,但武林明明就向学校询问过,宰光今天并没有课要上。正在开罚单的秀婷,遇到恶劣的民众对她咆啸,还准备要动手打人,庆焕刚好出现,又救了秀婷一命。系主任突然建议宰光来接受之前自己在写的专栏,开心的宰光这才知道,这都是幼兰的功劳…

第十集

会长捨弃了祐璨的企划案选择了俊泽的企划案,秀妍叫会长不要对祐璨太苛责,他永远无法变成哥哥祐泽的代替品突。宰光和幼兰去卖土地,对方出价两亿,幼兰竟然喊出七倍十四亿的价钱。对突然出现的土地,又要接手专栏,还有很有能力的女朋友,这让宰光感到无比的幸福。但悲哀的是小爱看到幼兰送宰光回家,害怕的宰光告诉小爱绝对不可以告诉其他的家人。但是不会说谎的小爱,还是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武林。武林发现了宰光因为积欠卡费,银行寄来的存证信函。开始对宰光起疑心的武林,偷看老公的通话纪录,但是没有找到证据。这天祐璨带着武林去百货公司买全身的行头时,武林看到宰光,但是以为自己看错而继续逛街,但心中始终存着疑惑的武林,跟祐璨请假后冲回家,但是宰光跟小爱却在家里…

第十一集

确信宰光出轨的武林,叫了一台计程车冲去江华岛,到达度假村的武林,刚好目睹宰光跟幼兰很甜蜜的进房间,愤怒的武林,冲进房间抓着幼兰的头,两人扭打成一团。今天是约好与沈父见面的日子,祐璨跟俊泽等不到武林,武林电话也一直关机,导致两个人忐忑不安,惊慌失措。武林终于想起和祐璨的约会,急忙又从江华岛坐计程车回首尔,途中打电话给祐璨,俊泽则先到会长家拖延时间。祐璨和武林终于到了会长家,秀妍精心为晚餐准备了韩国料理,没想到武林一闻到牛骨的味道就开始反胃。武林母亲猜到钱是武林婆婆偷的,旁敲侧击的问亲家母钱的事情,亲家母就随口说她打牌的钱是武林给的…

第十二集

因为祐璨把车送给了武林,武林抱着小爱沉醉在幸福里。因为武林在吃饭的时候反胃,吃水果时又吃酸的柳橙,秀妍怀疑武林是不是怀孕,但又不敢问祐璨,决定直接问武林。武林因为胃口改变,生理期又不准,也怀疑自己怀孕了,就去买了验孕棒。秀妍约武林吃饭,想问的话支支吾吾说不出口,武林为了赶快逃离现场,故意找藉口落跑,却忘了自己的包包。秀妍把武林的包包带回家,忍不住打开的包包,发现了验孕棒。庆焕和秀婷开始合作,到处检举不法的行为来赚钱。因会知道假孝茱有可能怀孕了,会长要求再见孝茱一次把说说清楚,祐璨也不得已在打电话给武林。会长和秀妍对武林怀孕的事情穷追猛打,还要武林立刻去医院检查…

第十三集

祐璨被逼得没办法,只好向爸爸说实话,说他在巴黎就已经和孝茱分手,武林是他找来冒充孝茱的。会长气得动手打了祐璨,武林觉得是自己害祐璨变成这样,心里觉得很对不起祐璨,就把车还给了祐璨。宰光和幼兰开始计画如何让武林离婚,最后想出了”假离婚”这种方法。幼兰叫宰光最近要对家人好一点,免得被家人看出什幺,宰光就买了一条项鍊送武林,武林以为老公是记得明天是向她求婚的纪念日,才买礼物送她,让武林非常高兴。因为筹不出新房子的钱,武林打算拿房子去办贷款,却发现房子早就被宰光拿去办抵押,而且因为延迟缴款,房子有可能会被查封…

第十四集

因为房子有可能会被查封,这时宰光突然提议要办假离婚,办了假离婚把房子转到武林名下,这样就可以保住房子,武林完全无法接受这荒谬的提议,觉得家人就是要同甘共苦,所以并不接受假离婚这提议。幼兰怪宰光办事不利,但宰光说其实抛弃糟糠之妻也不是这幺容易的事情,幼兰很生气,觉得宰光是心软了,气得狂揍宰光。武林跟了两年的会头拿钱跑了,金花和武林的心情跌到谷底。祐璨去武林家附近牵车,看到垂头丧气的武林,就带她去吃饭,武林对祐璨说她真的怀孕了,但是老公不想要第二个孩子,祐璨好好的安慰了武林。标到的新房子必须放弃了,为了守住现有的房子,武林想起老公的提议…

第十五集

秀子拿出藏了很久的房契,想当作人情来报答武林妈妈,决定去仲介公司要把乡下老房子卖了。市场的大婶们,通通跑去嘟嘟小吃,要金花还她们会钱,因为当初那个会头是金花介绍的,一群人把小吃店搞得一团乱。宰光拦截到准备去仲介盖章的妈妈,告诉妈妈自己信用有问题,要妈妈先把地契给他,让他解决他的信用问题。武林终于决定去办离婚,但在进法院前,她要求宰光写一份一年后还要再结婚的切结书。武林和宰光终于到法院办完离婚手续,武林对家人说谎,说宰光因为当上教授所以要搬到济州岛。难过的秀子想让宰光离开之前,弄一些宰光喜欢吃的东西,所以半夜出门去超市买东西,却看到宰光在巷口抱着幼兰。金花不小心从武林房间发现了离婚协议书,赶忙把离婚协议书拿给秀子看…

第十六集

金花不小心从武林房间发现了离婚协议书,吓得简直不敢相自己的眼睛,等武林回来,妈妈一直逼问是怎幺回事,武林没办法只好说了实话,金花一直骂宰光,秀子因亲眼瞧见宰光跟别的女人抱在一起的画面,心里理亏所以什幺话都不敢说。庆焕去区公所找秀婷,刚好宰光带着离婚协议书去办申告,庆焕看见宰光上了一个女人的车子,回家把此事告诉家人,知道实情的秀子一直忐忑不安。秀子偷偷找宰光见面,劝宰光早点收心回家跟武林复合,但宰光已铁了心,说决对不会回到武林身边,秀子担心的坐立难安。秀子发现武林怀孕了,叫武林一定要告诉宰光,这样宰光一定会回头的…

第十七集

庆焕觉得其中必定有怪,决定到学校去找宰光问清楚,秀子想要打电话警告宰光,但又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为了新节目的企划,祐灿去找武林,想听听主妇对料理节目的看法。武林到宰光的宿舍找宰光,想告诉他自己怀孕的事情,但管理员说宰光已经很多天没回宿舍,武林进到宿舍一看,连一件衣服都没有。秀子好不容易联络上宰光,约在餐厅一起用餐,而幼兰也出现在餐厅,但被秀子拒绝一起用餐。秀子告诉儿子武林怀了第二胎,要宰光赶快回心转意。前一天宰光的宿舍明明没有任何的衣服,但是第二天衣服却挂满衣架,让武林当场傻眼,刚好在衣服上看到乾洗店的收据,而上面注明是幼兰家的地址,发现这件事情的武林,冲去幼兰家,刚好目睹甜甜蜜蜜要外出用餐的宰光跟幼兰,只能目送他们离开的武林,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遇到回俊泽家拿报告的祐灿,就在祐灿的怀里晕过去。武林在俊泽家休息没多久,又冲去幼兰的家门口大喊大叫。但是宰光跟幼兰在外开心的用餐…

第十八集

在俊泽家休息没多久,武林就冲去幼兰的家门口大喊大叫,但是宰光跟幼兰在外开心的用餐。回到家的武林,躲在被子里大哭一场。武林回想起以前跟幼兰的对话,还想起宰光曾叫武林对幼兰下跪,这时刚好宰光打电话来约武林在外面见面,武林听到宰光要他拿掉孩子后,打了宰光一个巴掌,留下错愕的宰光离去,这时武林暗自下定决定一定要报仇。武林决定闯入幼兰家摊牌,在电梯里遇见俊泽,俊泽见武林怪怪的,打电话告诉祐璨这件事情。武林闯入幼兰家大闹一场,但是被宰光制止,武林希望宰光跟自己回家,但是宰光说他爱的人是幼兰。民静又跑到泰俊家,问秀妍跟祐璨,知不知道泰俊没有再婚的原因,听到这段话的泰俊下了逐客令。和武林谈完的宰光,回到幼兰家,幼兰打包好宰光的行李要他做决定…

第十九集

知道宰光跟幼兰诡计的武林,忍着心中的悲痛回到家,但是看到秀子后就泪流满面,秀子安慰武林说,她一定会把儿子劝回家,宰光只是一时头脑不清楚。宰光因为对不起武林跟想念女儿而感到心烦意乱,幼兰说愿意接受小爱。祐璨一大早没进公司,会长很生气,原来祐璨跑去武林家附近等武林。金花觉得秀子的行踪可疑,而叫庆焕跟踪秀子。秀子带着小爱到约定的地点,没想到幼兰也在,幼兰不惜对秀子下跪来证明她对宰光的爱,但秀子并不领情。庆焕目睹宰光跟幼兰在一起,愤怒的庆焕在一气之下打伤了宰光。祐璨因为武林而怠忽职守,被会长狠狠的骂了一顿。武林知道小爱跟幼兰见面后,一气之下去找宰光,宰光说尽了难听的话,还说如果武林执意要生下第二胎,他也不会让孩子入他户籍…

第二十集

幼兰决定把卖地赚来的钱,全部投资在开发银色社区,宰光虽然觉得这样太冒险,但还是都听幼兰的。金花偷听到了秀子和宰光通电话,知道了一切真相。武林实在气不过,直接到电视台找幼兰,但是幼兰却是理直气壮的表明,她跟宰光的爱情有多坚定,还说宰光曾经和她约定,不会碰武林,武林说出怀孕的事情,幼兰气急败坏。金花简直不敢相信宰光会恩将仇报,亲自打了电话给宰光要求见面。祐璨请求爸爸再给他一次机会,但是沈父还是坚持制作俊泽的节目。愤怒的幼兰回到家质问宰光,确定武林是怀孕之后,一气之下就跑了出去。知道实情的金花约宰光在外面谈判,却是哀求宰光跟武林复合,但是宰光拒绝金花后走掉。电视台取消幼兰制作的节目,幼兰气愤的要宰光马上回家,但是宰光跟金花在一起无法抽身,幼兰离家出走消失了,回到家看到行李都不见的宰光,整个人一时间无法接受而崩溃…

第二十一集

幼兰失踪,宰光整个人快崩溃了,秀子看着这样的儿子,伤心难过得要命,却又无计可施。祐璨帮武林约好律师,但因为律师在辩护中,两人白跑了一趟,就跑去喝酒,祐璨对武林说出自己和孝茱的过去,武林也对祐璨说出她的事情。祐璨为了让武林转换心情,开着车到外面大喊大叫,发洩心中的怨气。宰光跟幼兰再次合好,下定决心的两个人,想尽办法要让武林拿掉孩子。祐璨把企划修改之后,会长同意制作祐璨的节目,祐璨开心地告诉幼兰此事。宰光约秀子出来,拜託秀子去劝武林堕胎,秀子觉得儿子简直是丧心病狂。宰光只好约武林出来谈判,一开口又叫武林去堕胎…

第二十二集

宰光强拉武林去堕胎,还帮她把医院都预约好了,武林对宰光失望透顶,心灰意冷的说会承认离婚,但希望宰光不要过问孩子的事情,以后大家互不往来。当幼兰得知孩子的事情依然没有解决,决定亲自出马把话讲清楚,但是后来两个人起了争执,幼兰把武林推倒在地。刚好祐灿打电话给武林,让武林紧急送到医院,当武林听到胎儿流产之后,在抗拒中被麻醉进行手术。醒来的武林倒在地上痛苦失声,把所有的错都怪罪在自己身上,看到这一目的祐璨,抱着武林让她尽情的哭。也因这件事情,祐璨决定送走在心中多年的孝茱。武林整晚没有回家,秀子担心她有什幺不测,所以去找宰光,幼兰得知见完自己后武林彻夜未归,内心忐忑不安。武林为了报仇到律师事务所,想办法把离婚改为无效…

第二十三集

圣诞节宰光回家看小爱,幼兰不安心所以跟着来在外面等。一直等不到宰光出来,幼兰悄悄的跑到武林家大门口张望,正好被回来的金花发现,匆忙逃跑,却被金花认出自己的脸。宰光和幼兰两人落荒而逃,幼兰气不过,决定把婚礼提前,想说成了正式的夫妻,武林一家就没辄了。武林告诉家人自己已经流产了,还叫金花和庆焕不要再管这件事,她自有解决办法。金花不甘女儿受辱,逼秀子带她去找宰光和幼兰。金花冲进幼兰公寓,狠狠地教训幼兰,这时宰光回来阻止金花,对于宰光和幼兰的态度,金花惊讶得说不出话,不敢相信这个男人,竟然是自己的女儿辛辛苦苦为他付出的女婿。怒气冲冲的金花,叫秀子回去儿子的家…

第二十四集

祐璨知道武林心情不好,找她出来放气球,要武林把伤痛装进气球,气球飞走也带走伤痛。祐璨鼓励武林去参加电视台举办的料理竞赛,但武林兴趣缺缺,因为她目前的目标就是要向宰光和幼兰报仇。决定要对宰光跟幼兰展开复仇的武林,采取同样的手段回报他们。毫不知情的宰光和幼兰,因为准备婚事而忙碌,幼兰也通知了媒体她要结婚的消息。武林为了感谢祐璨,带了午餐要去给祐璨吃,祐璨璨突然发觉到自己对武林产生不一样的感觉,心里吓死了。因为民静的出现,让秀妍决定要班出去住,泰俊也觉得很为难。祐璨发现自己喜欢上一个不能喜欢的人,因此苦恼着喝酒。宰光和幼兰开开心心去办婚姻登记,赫然得知宰光已办了婚姻登记,而且对象是罗武林,如果要取消宰光的婚姻登记,必烦再跟武林离婚一次。已经把结婚的事通知所有人的幼兰,气得怪罪宰光没有把事情办好…

第二十五集

宰光虽然找到武林,但是武林态度非常强硬,说自己绝对不会签字离婚,要离也是等到她想离才会离。因为所有媒体都知道又兰要结婚了,着急的幼兰决定亲自找武林解决这事情,但是武林却避不见面。祐璨一直等武林打电话来,要他归还便当盒,但武林根本忘记此事,祐璨看着便当盒坐立难安,想打电话又不敢打,最后终于鼓起勇气去找武林。小爱的同学嘲笑小爱,因此和同学打了起来,武林被老师请到学校,而对方的母亲,知道武林在市场开小吃店,而羞辱武林没有水准。庆焕看到欧巴桑料理王的报表明之后,一直怂恿武林参加,一开始抗拒的武林,慢慢的开始动摇了起来。幼兰一直找武林出来谈判,最后答应见面的武林,找宰光一起出来,把切结书拿给他们看…

第二十六集

将了一军宰光和幼兰后,武林一个人跑去KTV唱歌。秀妍开始改变对泰俊的态度,不再干涉泰俊,还催促泰俊去约会,泰俊也正式约民静出来约会。秀子回到金花家,一时嘴快说出宰光变富翁的事情,金花告知武林这件事情,这让武林下定决心整死那些人。束手无策的宰光跟幼兰只好在武林面下跪,以为这样就可以跟武林离婚,但是武林并没有答应,宰光气得对武林出言不逊。宰光跟幼兰的喜贴都发出去了,但是逼不得已只好延期婚礼。俊泽告诉祐璨,武林报名参加节目比赛,让祐璨感到雀跃不已。现在最大的问题就出在那张切结书,宰光先打电话探听武林在不在家,知道武林和岳母都不在,再支开庆焕,回到家翻箱倒柜找切结书…

第二十七集

度卿觉得武林参加比赛的动机很好玩,决定让她通过初选,这让幼兰以为武林是冲着她来报名的。回到家的武林跟金花,看到家里乱七八糟,以为是遭小偷,但是后来才确定是宰光所为。宰光带了一千万去小吃店找武林,要武林交出切结书,但武林不可能因为这一千万就改变心意,宰光气不过还想动手打人。秀妍决定重新画画,而沈父决定慢慢退出公司的经营。俊泽恭喜祐璨获胜,拿到开档节目,之后俊泽听到公司的员工,在背后说他是假王子,心中感到不是滋味。因为幼兰动了手脚,使得武林没有在入选的名单,祐璨生气的痛骂度卿怎幺办事的。不甘心的武林,决定到电视台问个清楚,结果到了电视台看到海报后吓了一跳,原来这个节目的主持人是洪幼兰。祐璨为了找到武林的合格报名表,一个人躲在仓库翻了半天,终于找到了…

第二十八集

俊泽为了试探沈会长的心意,留下辞呈离去。宰光喝得烂醉回家,回到家叫母亲帮他去偷切结书,秀子一口拒绝。为了感谢祐璨,武林请祐璨吃东西,两人度过了愉快的夜晚。幼兰为了讨好秀子,给了她一笔零用钱,秀子原本想把那笔钱还给金花,却被金花误会她是来偷切结书的。终于到面试的时间,看到别人的料理常识和口才,武林惊讶不已,并觉得汗颜。在面试时,武林被幼兰恶整,才发现到自己的不足后,武林非常的懊恼及沮丧,因此拜託祐璨帮助她学习有关料理相关知识,祐璨帮武林找了许多料理相关书籍,还帮她申请了一个电子邮件帐号。武林威胁幼兰会在电视上说出她的事情,幼兰一气之下跑去血拼…

第二十九集

祐璨到了俊泽家发现,他已经回到了老家,跟会长报告后,就开车前往俊泽家开的钓鱼场。面试后还有实力测验,武林决定煮红烧鳟鱼。为了买鳟鱼,武林跟着祐璨一起到俊泽的钓鱼场。自尊心很强的俊泽,因为受不了挫败感,以及一直以来跟祐璨之间的自卑、嫉妒等等的心结,但祐璨并不能理解俊泽的心态,两人开始打起架来,而武林的劝阻两人也重新合好。终于到了武林要实力测验的日子,再出发的路上,接到婆婆秀子的电话。武林最终还是改变心意,去百货公司找秀子。从百货公司救出被误解是偷窃犯的秀子,把她带回家里。这时候武林终于想起自己要去电视台的事,要赶紧出门时,又想起把鳟鱼遗留在百货公司…

第三十集

武林终于想起她要去电视公司考试,又想起把鳟鱼遗留在百货公司,赶紧叫金花随便把家里有的食材打包。宰光想从小爱那里下手,想藉着讨好小爱获得监护权,进而让武林妥协。俊泽回到电视台,希望会长接受他的辞呈,但是他想重回导播的职位重新开始。不管三七二十一,武林揽了计程车到电视台,但是已经迟到了。迟到的武林千拜託万拜託,度卿好不容易答应让武林参加测验。虽然武林把烹饪实力和创意发挥得非常好,但是因为搞丢鳟鱼,所以随便更换菜单,再次让她陷入困境,面临被丧失资格的边缘。在度卿公布入选名单时,武林却接到女儿小爱受伤的消息而急忙冲出去…

 

                 页码: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精彩剧照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