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诺时空zolsky.com
首页
新闻资讯
反病毒中心
qq表情大全
软件下载
科技与教育
文秘与写作
电视剧
电影
实用查询
上网导航
技术论坛
电视剧频道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真情无限之养母生母
主要角色

王茜华饰正梅

徐露饰夏蓉

李菁菁饰五妹

李小萌饰欣妍

王雷饰家辉

王志刚饰明远




真情无限之养母生母
片名:真情无限之养母生母
艺术总监:郑晓龙
出品人/制片人:刘戈建
编剧/导演:周耀杰
执行制片人:李静
领衔主演:王茜华饰正梅 徐露饰夏蓉
     李菁菁饰五妹
联合主演:
李小萌饰欣妍  王雷饰家辉
王志刚饰明远  任山饰健恒
秦卫东饰老歪  牛飘饰伟强
李 颖饰莎莎  国歌饰美琳
拍摄单位:北京电视艺术中心
北京奇思正维文化发展有限责任公司
出品单位:北京奇思正维文化发展有限责任公司


点这里下载电视剧 -> 下载地址 [本地下载]




剧情介绍

  第一集

  家庭主妇正梅在收拾屋子的时候发现了一枚女人的耳环,为此和她一直怀疑的第三者美琳正式谈判,对丈夫明远进行最后通牒,如果离婚,女儿欣妍和全部财产都归自己所有。

  一年后,正梅独自经营着当初和明远一起开办的美术用品店,和欣妍相依为命。某天,正梅意外发现欣妍出现在电视里正在直播的“梦幻女生”比赛十强现场,激动不已的她急忙赶往电视台准备为女儿现场助威。于此同时,比赛后台的欣妍也拨通了妈妈的电话报喜,谁知,话未说外,却突然晕倒在地,被送到了医院急救。

  诊断结果让正梅悲痛欲绝,欣妍换上了急性粒细胞性白血病,根治的唯一方法是寻找到合适的骨髓进行移植。正梅立即准备为欣妍捐献骨髓,血型却不合适,无奈之下只好找到前夫明远,为此还引发了明远现任妻子美琳的醋意。明远的血型和欣妍也不匹配,医学证明,欣妍不是正梅和明远的亲生女儿。

  明远万般无奈下说出了二十年前的真相。正梅发现的那枚耳环是欣妍生母的,她的生母当年未婚先孕生下了一对龙凤胎,而同在医院生产的正梅由于大出血失去了孩子和生育能力,一筹莫展的明远和欣妍生母的父亲遇到了一起,讲起各自的遭遇后,明远跟老人抱养了龙凤胎中的女孩欣妍,并留下了生母的一枚耳环作为纪念,这一切正梅都被蒙在鼓里。正梅听后犹如晴天霹雳,痛不欲生……

  第二集

  正梅含泪接受了欣妍并非自己亲生女儿的事实,重新振作起来决定竭尽全力把欣妍的病治好。醒来的欣妍发现爸爸妈妈都守在自己的病床前,心里倍感温暖,甚至感谢自己的这场病让一家重聚。美琳在家里等不到明远回来,手机也联系不上,只能借酒消愁。

  正梅和明远前往欣妍当年出生的医院寻找孩子亲生母亲的线索。而此刻的欣妍乔装逃出了医院准备回去参加“梦幻女生”的比赛。在路上,欣妍遇到一伙追跑斗殴的社会青年,在前面跑的是骑自行车的小五和坐在后面的家辉。自行车不慎将欣妍撞到,欣妍流血不止。小五不顾一切继续跑路,家辉却良心不安立即跳车跑去关心欣妍的病情,被追赶的社会青年打了个头破血流。

  正梅和明远的寻找没有一点线索,却接到了医院打来的电话,告知欣妍再度出血昏迷。正梅和明远赶回,疯狂的正梅对撞到欣妍的家辉厮打责骂,却意外发现家辉身上有一枚和欣妍生母留下的一模一样的耳环。家辉的身份证显示,他和欣妍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人,这惊人的巧合让正梅和明远倍感意外又异常惊喜。经过医学检验,家辉和欣妍的配型完全一致,他正是欣妍的孪生哥哥!

  家辉认出了欣妍是自己的小学同学,当年的小欣妍就对小家辉非常照顾,家辉一直念念不忘,望着病床上熟睡的欣妍,百感交集。此刻的正梅找到了家辉养父母家,告知家辉和欣妍是孪生兄妹,希望他们能答应家辉为欣妍捐献骨髓。刁钻爱财的养母五妹经嗜酒如命的养父老歪提醒,灵机一动,决定借机敲诈正梅一笔……

  第三集

  五妹和儿子正式摊牌,希望家辉卖骨髓挣来十万块钱。家辉非常生气,称如果是救人,他愿意无偿捐献,如果是卖骨髓挣钱,他坚决不干。五妹不理会儿子的反应,骗正梅家辉非常愿意捐献骨髓。正梅很高兴,答应第二天就把十万块钱拿给五妹。五妹看到正梅这么痛快答应了,反而觉得自己要钱要少了,后悔不已,决定临时加码,再加十万。正梅对五妹的出尔反尔万般无奈,只能把自己经营的美术用品店送给五妹。五妹却看不上,想要现钱,且态度不容商量。正梅心急如焚,打算直接找家辉谈判。

  家辉带着礼物再次到医院看望欣妍,经过家辉的提醒,欣妍才认出来家辉是自己多年未见的小学同学,惊喜不已。美琳终于明白了正梅没有说谎,欣妍确实得了白血病,知道冤枉了明远,心里很是懊悔。不知欣妍病情真相的家辉在欣妍的央求下带她逃出了医院,并陪她到打工的酒吧练歌。正梅回到医院发现欣妍不见了,忙打电话给女儿,懂事的家辉用欣妍的手机给正梅发来了报平安的短信,正梅稍感安慰。

  为了多一手准备,明远辗转多处,终于找到了欣妍生母的父亲。老人见到明远,紧张不已,对明远的要求爱莫能助,恳求明远不要破坏自己女儿好不容易得来的幸福生活。明远万般无奈,在海边徘徊。五妹继续逼迫正梅筹集二十万元现金救欣妍。对一切毫不知情的家辉和欣妍享受着重逢的美好,感情在逐渐萌生。欣妍生母的父亲经过一番斗争,把女儿的地址交给了明远,明远感激不已。家辉为了保护欣妍不受欺负,打人致伤被抓进了派出所……

  第四集

  正梅答应五妹会为家辉的事情负责,也答应第二天在银行门口把二十万块钱交给五妹,五妹大喜过望。老歪见家辉彻夜未归,心神不宁,五妹隐瞒了家辉待在派出所的实情,敷衍老歪了事。

  明远按照地址找到了欣妍生母夏蓉的广告公司。此刻的夏蓉正在面对昔日歌厅姐妹莎莎的威胁,扬言夏蓉若不肯借钱给她就把夏蓉的过去揭发出来。夏蓉万般无奈回到公司给莎莎取钱,这已经数不清是莎莎第多少次跟自己要钱了。等在公司大堂的明远和夏蓉正式见面,并拿出了属于夏蓉的那枚耳环……明远把事情的经过和夏蓉交待清楚,夏蓉却无动于衷,叫保安把明远赶出了公司。公司门外的莎莎看到了这一幕,心中若有所思,怀疑夏蓉的那对龙凤胎并没有被打掉……

  回到家中的夏蓉心绪难平,二十几年前的歌厅生涯重新浮现在眼前。女儿诺诺的出现把夏蓉拉回到现实当中,丈夫健恒的体贴入微更让夏蓉五味杂陈,矛盾不已。欣妍担心家辉,十分着急,此刻的五妹又找到医院和正梅理论,骂正梅言而无信不给钱,还把家辉害进了拘留所。欣妍得知家辉要被拘留三个月,央求明远带自己去见家辉,赶紧想办法把家辉救出来。

  明远告诉正梅夏蓉不肯帮忙,正梅气愤至极,亲自去找夏蓉理论,让夏蓉跟自己去做亲子鉴定,夏蓉断然拒绝,但愿意无偿资助欣妍的治疗。关键时刻,正梅拿出了欣妍健康时的照片和如今病床上的照片,并用手机播放了欣妍的歌声,这一切让夏蓉再也无法承受,决定去看望欣妍……

  第五集

  在明远的恳求下,美琳找到自己在拘留所工作的老同学谢平帮忙,希望能让欣妍和家辉见上一面。明远告诉谢平,这是为欣妍争取骨髓移植的最后机会了。美琳正式向明远表达了歉意,二人和好如初,美琳愿意和明远一起帮助欣妍度过难关。欣妍和家辉在拘留所见面,百感交集,感情更近了一步。家辉并不知道需要他捐献骨髓的人是欣妍,对明远和正梅也表明了坚决不卖骨髓的决心。明远和正梅不好继续挑明,哑口无言。

  夏蓉来到了医院,向正梅和明远表达了忏悔和感谢,明远和正梅喜出望外。夏蓉掩饰着内心的激动以表姑的身份和欣妍见面,欣妍对这个从未谋面的表姑有种天然的亲近和好感。得知表姑曾经当过歌手,欣妍更是激动不已,缠着夏蓉给自己歌唱上的指导,帮助自己拿下“梦幻女生”的冠军。离开欣妍的视线,夏蓉忍不住失声痛哭,平静下来后立即做了骨髓配型的检验,打算为欣妍捐献骨髓。

  老歪知道家辉为欣妍入了拘留所,心疼之余撺掇五妹向正梅索要儿子的精神损失费。检验结果表明,夏蓉完全符合条件,可以为欣妍捐献骨髓。夏蓉回到宾馆休息,准备第二天为欣妍捐献骨髓。五妹在医院里听到了护士对夏蓉的议论,知道了夏蓉的真实身份和准备捐献骨髓的事情。害怕失去发财机会的五妹跟踪到了夏蓉所住的宾馆……

  第六集

  五妹直接向夏蓉表明了身份和来意,跟夏蓉哭诉抚养家辉的不容易,索要自己对家辉二十年来的抚养费。夏蓉惭愧不已,眼泪止不住地流淌,愿意用经济弥补五妹一家。美琳拿出了自己的私房钱交给明远给欣妍治病,明远对妻子的深明大义很是感动。老歪带着食物到了关押家辉的教养所门口徘徊,对儿子的思念之情不言而喻。老歪心事重重地回到家里,五妹却心情大好,喝起了小酒,觉得自己发达的日子真的到了。

  夏蓉的思绪又回到了二十一年前,一直苦苦追求自己而不得的暴发户袁伟强利用加在酒里的迷药强奸了她,不幸怀上了欣妍和家辉这对龙凤胎。正当夏蓉陷入痛苦的回忆无法自拔的时候,丈夫健恒带着女儿诺诺突然出现在宾馆的门口。鲜花,生日蛋糕,可爱的女儿,关爱的丈夫,夏蓉面对着这一切彻底沦陷,她无法对丈夫说出真相,她害怕失去现在的幸福生活,只好背弃了对正梅和明远的承诺,怀着对欣妍的歉疚跟丈夫回到了家里。正梅和明远联系不上夏蓉,发现她已经退房离开,留下了一张字条对正梅和五妹两位养母表达感激之情和愧疚之意,还答应给欣妍七十万元用于治病,三十万元留给家辉。正梅对夏蓉的不辞而别气愤不已,五妹则对夏蓉给家辉三十万、欣妍七十万耿耿于怀。

  医生告诉正梅和明远,欣妍即将错过最佳移植期,一旦错过生存的机率将只剩下60%。正梅和明远焦急万分,回到家中的夏蓉也是坐卧难安,把欣妍的经历编成表姐家的遭遇讲给健恒,健恒通情达理,痛快表示愿意拿出一百万帮助欣妍。莎莎回忆着当年夏蓉怀孕之后的点点滴滴,愈发怀疑孩子没有被打掉……

  第七集

  一筹莫展的正梅打算再去找夏蓉,明远觉得夏蓉心意已决再求也没用,不如托关系想办法让家辉能从教养所来到医院为欣妍捐献骨髓。五妹表示,只要夏蓉的一百万都给自己,家辉的骨髓随便抽。正梅对五妹不再信任,觉得她是个无底洞,一定会纠缠不清,还是决定去找夏蓉,即使夏蓉不肯来至少可以问到欣妍生父的下落。

  莎莎依然在隔三岔五地拿夏蓉过去的往事为把柄变相勒索,夏蓉只能默默忍受。夏蓉决定彻底忘掉往事,保全自己的家庭,却发现正梅再次来到了自己的广告公司门口。正梅和夏蓉在山顶进行了最后的谈判,两位母亲都表明了自己的苦衷。正梅见夏蓉心意已决,向夏蓉索要欣妍生父的地址,夏蓉却谎称孩子的生父早已去世,正梅万念俱灰。

  莎莎心怀鬼胎地去看望夏蓉的父亲,骗得了夏父的信任,得知了欣妍的现状。美琳到医院看望欣妍,换来的却是欣妍的冷言相对,美琳含泪忍耐了下来,欣妍对美琳的这个反应倒是心中一愣。明远背着正梅同意了五妹的条件,五妹满心欢喜。欣妍反复思量着美琳的反应,开始对自己的真实病情产生了怀疑,问正梅自己是不是得了绝症。正梅觉得是美琳告诉了欣妍的真实病情,勃然大怒,对美琳大打出手,明远情急之下回打了正梅。明远懊悔不已,同时也向正梅表明她确实冤枉了美琳,自己当年离开她的真实原因就是忍受不了正梅的疑心和武断。这番话让正梅陷入了反省……

  第八集

  夏蓉看着诺诺房间里挂着的欣妍海报默默垂泪,心中满是担心和愧疚,这一幕却被诺诺意外撞见。诺诺听到了夏蓉对着欣妍的海报说“妈妈对不起你”,这句话让诺诺心中充满了问号。正梅对医生提出了让欣妍暂时出院的建议,只有这样才能让欣妍相信自己没有得绝症。医生勉强同意了正梅的想法,但提醒正梅一定保证欣妍不要在出院期间患上任何疾病。

  莎莎有了新的主意,她打算把夏蓉生下龙凤胎的事情告诉孩子的生父袁伟强,狠狠敲他一笔。时间越长,夏蓉越寝食难安,这些丈夫健恒和女儿诺诺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诺诺告诉健恒妈妈对着欣妍海报叫女儿的事情,健恒震惊不已。正梅主动去找美琳道歉,美琳意外又感动,两个敌对的女人产生了难得的谅解。

  夏蓉和健恒、诺诺一起吃饭,电视里又出现了欣妍的画面,诺诺的痴迷刺激了夏蓉,表现失态,这让健恒更加怀疑欣妍和夏蓉的关系,夏蓉也渐渐感觉到健恒的疑虑。五妹找到正梅家里上门要钱,正梅万般无奈。健恒去看望夏父,夏父对夏蓉表姐的事情毫不知情,说漏了嘴。健恒万分激动,跪地求夏父告诉自己欣妍是不是夏蓉的亲生女儿,并保证会像原来一样对待夏蓉。夏父把真相全部告诉了健恒,健恒一时之下还是很难接受,气愤地离去,夏父心急如焚……

  第九集

  正梅不同意让家辉知道和欣妍是孪生兄妹的事情,只给了五妹夏蓉汇来的三十万元,还是想另找办法为欣妍捐献骨髓。五妹回到家里和老歪越想越不平衡,决定还是在夏蓉身上打主意,从她那里想办法要来更多的金钱。

  健恒的愤怒渐渐平息下来,开始回忆和夏蓉相识以来的点点滴滴,共同创业的艰辛不易,觉得夏蓉跟自己在一起以后确实是个称职的妻子和妈妈,事业上更是总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携手共度难关。健恒考虑自己是否应该宽容一些,原谅妻子不得已的过去。诺诺再次看到夏蓉对着欣妍的海报垂泪,问妈妈是不是认识欣妍姐姐。夏蓉敷衍了诺诺,劝她好好学习,不要盲目崇拜偶像,还愤怒地撕掉了欣妍的海报,摔坏了她的CD。诺诺吓坏了,不理解妈妈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委屈地哭了,悲愤地离家出走。夏蓉的精神近乎崩溃。

  欣妍又在美琳同学谢平的帮助下见到了家辉,欣妍把自己的新歌放给家辉听,家辉享受着,眼里充满了对欣妍的爱意。谢平不理解美琳的大度,替她惋惜抱不平,美琳却无怨无悔,觉得她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离家出走的诺诺委屈地给爸爸打电话求助,健恒安慰诺诺应该理解妈妈的良苦用心,送她先去了爷爷奶奶家。尽管心事重重,但健恒在夏蓉面前还是尽可能地表现得像毫不知情一样……

  第十集

  夏父给健恒打来电话,称千错万错都是自己的错,不要难为夏蓉。健恒对夏父承诺,自己知道应该怎么做,这让夏父稍感安慰。夏蓉对健恒承认自己对待诺诺的态度过于粗暴,愿意向女儿道歉,亲自去爷爷奶奶家接诺诺回来。莎莎已经到了当年和夏蓉当歌女的城市,寻找袁伟强的下落。夏蓉和诺诺都看到健恒在默默抽烟,夏蓉更有种不祥的预感。

  莎莎找到了袁伟强的别墅,来开门的是袁伟强的小情人蕾蕾。蕾蕾给了莎莎袁伟强的电话号码,袁伟强对莎莎的突然出现充满了问号。欣妍在家中练歌,却突然晕倒在地,正梅被吓坏了,急忙再次把女儿送进了医院。医生通知家属,欣妍已经错过了最佳的移植期,再拖延下去,生存希望不足50%。

  莎莎告诉袁伟强他有一双龙凤胎儿女,袁伟强极其理智,让莎莎拿出证据给自己看。正梅再次拨通了夏蓉的电话,告诉夏蓉欣妍的情况很危险。夏蓉依然希望正梅不要为难自己,用她给的钱去寻找合适的配型。此刻的美琳找到谢平,希望谢平能做通领导的工作,让家辉去医院为欣妍捐献骨髓。

  正梅找到了夏蓉家,冒雨在楼下淋了半夜,夏蓉实在坐不住了,到楼下和正梅见面,失声痛哭,希望正梅放过自己,下辈子愿意给她做牛做马。这一切都被健恒看在眼里。

  正梅伤心地离去,健恒主动找到正梅,愿意为欣妍的病出自己的一份力,和夏蓉共度难关,正梅意外之余感激不已。谢平把劳改局的关局长引见给美琳,关局长表示,只要家辉本人同意,他们同意家辉去医院捐献骨髓。美琳亲自去找家辉谈话,希望他能为自己的孪生妹妹捐献骨髓,家辉被这番话惊呆了……

  第十一集

  家辉误以为美琳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为了让他捐骨髓才来找自己,否则一辈子都不会见自己,愤然离去。家辉脑海中浮现出自己这二十年来被亲生父母遗弃的辛酸生活,又回想着美琳说孪生妹妹有生命危险的话,矛盾不已。五妹忧心忡忡正梅怎么还不给自己钱让家辉捐骨髓救欣妍的命,老歪则沉浸在对家辉的思念中。

  健恒正式对夏蓉表态,要帮助表姐和她的女儿。夏蓉心神不宁,又忍不住发起了脾气。关局长告诉家辉,美琳不是他的亲生母亲,但孪生妹妹需要他的救助却是千真万确,希望家辉考虑清楚,这也有助于他弄明白自己的身世。

  健恒和诺诺谈话,问她如果欣妍姐姐需要诺诺的帮助,诺诺愿不愿意,诺诺说她当然愿意。同时,关局长也高兴地通知美琳,家辉同意捐献骨髓了。健恒告诉了正梅他的打算,他要让诺诺去为欣妍捐献骨髓。正梅坚决不同意,健恒的态度却很坚决,说对诺诺不会造成任何伤害,也是减轻夏蓉痛苦的最好办法。家辉在关局长的陪同下来到了医院,见到的却是明远。家辉一下子联想到需要他捐献骨髓的人是欣妍,精神近乎崩溃……

  健恒带着诺诺随正梅去医院看望欣妍,夏蓉被蒙在鼓里,到处寻找健恒和诺诺。五妹到劳改局找儿子,却得知家辉跟关局长去了医院,顿觉大事不妙。家辉想通了,愿意为欣妍捐骨髓。五妹在家辉即将进行手术的关键时刻赶到医院大闹。夏蓉越想越不对劲,拨通了正梅的电话……

  第十二集

  健恒让正梅别接夏蓉的电话,否则一切的努力就都白费了。关局长和五妹恳谈,说家辉捐献完骨髓后就可以假释回家了,还会号召其他服刑人员向家辉学习。五妹坚决要见到正梅,才能彻底答应。正梅得知家辉可以捐献骨髓了,喜出望外,让健恒赶紧带诺诺回家,别让夏蓉着急,诺诺却执意要去见欣妍,正梅只好答应。

  五妹见到正梅,再次提及钱的事情。诺诺见到了欣妍,姐妹俩相处得非常愉快。夏蓉拨通了诺诺的电话,诺诺说漏了嘴,夏蓉知道健恒带着诺诺去见欣妍了,心里乱急了。五妹在电话里说穿了诺诺要给欣妍献骨髓的事,夏蓉把愤怒都投在了正梅的身上,报警说正梅拐骗了自己的女儿。健恒给夏蓉发短信说带诺诺去给同学过生日,夏蓉这才明白健恒其实早已知情……

  欣妍通过种种迹象觉得自己一定得了绝症,但正梅坚决否认,因为她不能让欣妍知道自己的身世。夏蓉在打给正梅的电话里再次失声痛哭,告诉正梅欣妍是自己当年被强暴生下的孩子,她对欣妍没有亲情,跟诺诺不一样,既然正梅养育了欣妍,就应该承担起一个母亲的全部责任,不应该再来破坏她的幸福,正梅一时语塞。夏蓉狠下决心,一定要正梅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欣妍趁夜偷偷跑到了护士办公室查到了自己的病历……


                 页码:  第1页   第2页

 
精彩剧照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