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诺时空zolsky.com
首页
新闻资讯
反病毒中心
qq表情大全
软件下载
科技与教育
文秘与写作
电视剧
电影
实用查询
上网导航
技术论坛
电视剧频道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火玫瑰
主要角色

温碧霞饰海潮


温兆伦饰乔立



罗嘉良饰乔历


尹扬明饰方有为







片名:火玫瑰
英文名:Vengeance
地区:中国香港
类型:时装情仇
片长:40集
监制:刘仕裕
编审:陈惠妍   莫淑娥
演员:温兆伦   罗嘉良   温碧霞   尹扬明


点这里下载电视剧 -> 下载地址 [本地下载]




剧情介绍

  第一集

  乔永发威逼下属欧阳中与之合作,以欧阳中名义亏空乔永发岳父公司的公款去炒金,欧阳中因此惶恐终日。

  没过多久,金市下跌,亏空公款之事败露,乔永发将所有罪状推卸到欧阳中身上,更怂恿岳父将其法办。

  欧阳中走投无路,不想连累家人受苦,一时冲动放火烧屋,欲与家人同归于尽。欧阳中的妻子钟碧玉梦中惊醒,拖着女儿欧阳海潮冲出火海,随手把她交给邻家妇笑姑,然后再冲入火场救出大儿子欧阳海峰,可惜欧阳海峰已重伤昏迷,而欧阳中则已葬身火海。

  钟碧玉悲愤至极,对使自己家破人亡的乔永发十分痛恨,遂不顾一切拿刀去找乔永发算账,却错手杀了老花王,因误杀罪名成立,被判入狱十年。

  笑姑照顾了海潮很短一段时间,知道其母亲杀人,怕惹事上身,就把海潮带到街边遗弃。后来,海潮被人送到孤儿院。

  海潮在孤儿院长大,成为一个活泼开朗、积极向上的少女。多年来她遇到不平的事情或有什么合理的要求,便与助养全院孤儿的Uncle Rain通信,每次必得到回应,她渐渐地将Uncle Rain当作至亲。

  伴着海潮的成长,还有两个同龄的好朋友金莲及范一珠。三人商科毕业后,因已有自立能力,便搬离孤儿院。金莲趁其母亲汤小翠的物业连出命案,便以低廉价钱租下,作为三人之新家。

  海潮临离开孤儿院前,获悉Uncle Rain将探访院长,欲结识他,因怕会破坏在她心中的美好形象,只有强抑好奇之心。

         

  第二集

  海潮与一珠在街上遇到聚众斗殴,险些被打伤,幸好被方有为所救,二人对方有为留下深刻印象。

  方有为负伤前去找妹妹方有宝,方有宝不在家中,却因此惊动了隔壁正在装修新房的海潮等人,海潮镇定地为他止血,有为感激而去。

  有为自幼丧母,其父方正是职业扒手,并兼职替人顶罪及坐监,对儿女疏于照顾,有为自小沦为街童,不务正业。

  有宝与表姑妈一家同住,在同学面前对其父坐监之事避而不谈。虽然常遭银妹白眼,却很少出言顶撞,对天霸较有好感。

  海潮离开孤儿院当天百感交集,对伴着自己成长的人与物依依不舍。

  海潮午夜做梦时,常见一老妇哼着悦耳的童谣,时而又见烈火熊熊之火场,使其百思不得其解,更对自己的身世十分迷惑。

  有为在武馆任教练一职,晚上则在夜总会兼职水吧,因为够义气,众小姐将他视为好友。海潮见他身边经常有几个舞女相伴,误会他吃软饭,对他很反感。

  乔立是乔永发与外遇所生的长子,乔力的母亲去世后,乔立与其弟乔历获乔永发之妻陈淑娟允许入住乔家。乔立不甘心过寄人篱下的生活,不求祖业荫庇,好学不倦,在建筑界略有盛名。

  乔永发与陈淑娟结婚周年晚会,大宴亲朋,海潮兼职任厨房工作,竟被误会偷取乔晖之妻胡楚颜的钻戒,后终获清白,但尴尬不已。

  第三集

  乔敏回港参加父母亲的盛会,但对乔永发的态度仍是冷淡无礼。原来她当年因为发现乔永发多行不义,受到打击,淑娟不想父女关系越来越僵,不得已忍痛将她送往国外读书。

  乔历一心放在事业上,可是乔永发没有将其才华放在眼内,乔历在公事上处处受制于乔晖和乔永发,这使权力欲极强的他心中极不痛快,伺机力求表现。

  乔永发仰慕傅玉麟为地产界首富,叫乔立将其设计的艺术馆工程交给傅玉麟的公司承建,欲借此拉拢关系,乔立非常矛盾。

  乔立回到香港后,见到好拍档董心湄事业有成,且与其男朋友感情深厚,替她高兴。二人叙旧,相处甚欢。

  一珠在家政公司找到接待员一职,因其性格内向怕事,第一天上班就觉得不适合,但是为了避免增加好友负担,只有坚持继续工作。

  一珠在街上受流氓骚扰,碰巧遇到方有为。方有为送她回家,一珠不自觉对他产生好感。

  方有为实际上早已倾慕海潮,但碍于二人地位悬殊,不敢直接向海潮表达爱意,只能拐弯抹角地对她献殷勤。

  第四集

  方有为借替一珠举办生日会亲近海潮,竟令一珠误会有为对自己有意。一珠心如鹿撞,怎料后来有为被人揭穿,令一珠好梦成空。

  方有为用死缠滥打方法追求海潮,起初海潮虽然拒绝,表明有为不是自己的理想对象,但后来被其真诚所打动,接受他为男朋友。

  方有为为得到海潮芳心,故意到海潮就职的工厂工作,一扫吊儿郎当的陋习,立志积极做人。海潮渐渐对有为有所改观,二人交往渐密。

  金莲在一家商行找到一份小职位,但并不满于现状,只有期望有朝一日能飞上枝头当凤凰。

  乔永发发现乔立将工程交给另一家公司承建,非常气愤,父子倆大吵一场。

  有为获悉海潮急需要一笔钱交学费,暗中向高利贷借钱,假借一珠之名帮助她,有为因此被高利贷追杀,海潮知道事情真相后大为感动。

  第五集

  海潮知道有为为了避债到离岛独居,连忙赶去探望他,二人患难之中见真情,隔阂全消。

  乔敏到国外继续求学,要求母亲一次性给她一年的费用。后来乔立发现乔敏根本没有上飞机,四处寻找乔敏下落,要带她回家。

  原来乔敏在国外无心上学,和一些女生去色情酒吧做女侍应,碰巧移民官查到,她出言不逊,得罪官方,以学生不得工作为理由,勒令她即时离境。

  乔永发知道此事后大骂乔敏,乔敏不服,力数乔永发丑事,妇女倆大吵一场。淑娟不想父女倆为此伤了和气,劝乔永发到郊外别墅暂住。

  方正出狱后,仍抱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心态,游手好闲,对银妹的白眼一笑置之。

  第六集

  有一次,机缘巧合之下,海潮凭借项链吊坠再遇故人笑姑,在她引领下找到母亲钟碧玉。起初海潮不敢相信眼前的乞丐婆竟会是自己渴望的亲生母亲,但始终血浓于水,海潮心酸不已。

  原来,钟碧玉在狱中惦记儿女,终日以泪洗面,使其视觉变得模糊不清。 出狱后,碍于能力有限,酗酒成性,不顾身世,渐渐失明,路人都当她为疯妇。

  海潮经有为劝解,终于面对现实,决心与生母相认,同时她又知道大哥海峰在精神病院里,决心努力工作,好好奉养母兄。

  金莲注意到一部门经理,趁机接近他,并迅速搭上,成为他的秘书,为她飞上枝头踏出了第一步。

  乔永发不想乔敏荒废学业,强行安排她到国外继续上学,而乔敏却以为乔永发为了除去眼中钉,对其父更加不满。

  乔永发决心进军地产界,欲与傅玉麟合作,可惜傅玉麟并不买账,乔永发设法投其所好,果令二人关系密切。

  第七集

  海潮前往精神病院探望海峰,发现他多年前发生火灾时,被硬物伤到脑部,变得痴呆,海潮见状,非常心酸,决心尽量抽出时间教导其兄,希望他智力可得到恢复。

  钟碧玉得回女儿非常高兴,同时也在她心中燃起仇恨之火,遂向海潮细说欧阳家与乔家的恩怨仇恨。海潮劝母亲放弃仇恨,以后好好地过幸福快乐的生活。

  傅玉麟为进行一宗大收购,欲出售两幢祖业套现,其子傅少杰以该物业为其母亲遗产为借口,拒绝出售,故意与其父作对。

  原来傅玉麟与其妻性格不和,同床异梦,当他遇到汪晴后,觉得彼此志趣相投,二人便发展成一段忘年恋,直到傅玉麟之妻去世后,二人甘心忍着别人冷言冷语,生活在一起。

  傅玉麟不忍心汪晴受委屈,决心与她正式结婚,其子少文、少杰极力反对,以汪晴气死母亲为借口,背弃父亲。

  乔历见银行贷款部经理之位空缺,设法讨好乔永发,欲登此位,怎料乔永发对乔历没有多大信心,加上乔晖对他诸多批评,令乔历好梦成空。

  乔历失意,到夜总会借酒消愁,与有为发生争执,闹到不欢而散。

  第八集

  金莲只顾寻觅阔少公子,无心工作,常受老板KENT责备,她亦在所不计。

  金莲得到一机会代表公司参加一珠宝行开幕酒会,结识了总经理何耀亨,向他大献殷勤。何耀亨果然为其所动,迅速与金莲搭上关系。

  有为见金莲突然变得珠光宝气,不可一世,怀疑她被富商收为情妇,叫海潮提醒她世途险恶,但金莲为满足虚荣心,甘作情妇。

  钟碧玉经常醉酒而晕倒,并会在醉酒后伤及海潮,海潮于是劝服碧玉戒酒以免病情恶化,碧玉为女儿着想,终于下定决心戒酒。

  傅少文、傅少杰以公司名义向客户收取利益,中饱私囊,被傅玉麟揭发,削弱二人权力。

  傅少文、傅少杰内心不服,故意将名下“恒达”股份卖给他人。傅玉麟最后取回股权,但此事成为上流社会之笑柄。

  第九集

  海潮就读的夜校新来一位老师叫钱永达,甚为喜欢海潮勤奋好学的态度,对海潮尤为照顾。

  吴德坚与表妹方有宝青梅竹马,更认定她为终身伴侣,做其护花使者,却不得要领,反而常惹有宝厌烦。

  钟碧玉见有为对海潮关怀体贴,欲撮合二人,可惜海潮表明态度不可能与有为成为爱侣,有为听到后惆怅。

  有为接海潮放学,见她与钱永达甚是热络,以为钱永达追求海潮,自卑感油然而生。有为事后得知海潮与钱永达并非发生感情,恢复信心。

  有为答应做电影替身,十分危险,海潮非常担心到现场探班,情急之下现真情,二人感情向前跨进一大步。

  有为受海潮鼓励,一改以往吊儿郎当的陋习,为将来未雨绸缪,性格变得开朗积极。

  第十集

  海潮见有为终于走正路学做中厨,甚为安慰,放心将感情托付给他。

  董心湄觉得自己年纪渐长,事业稳定发展,便将心思转移到个人感情方面,最终答应PHILIP的求婚,乔立亦替她高兴。

  乔立无意中发现PHILIP与秘书鬼混,知道他对心湄并非真心,出言警告他,并暗示心湄要提防PHILIP。

  乔立见PHILIP并未改变,遂向心湄直言。心湄在亲眼揭穿PHILIP后大受打击,决心与他分手。

  心湄伤心欲绝,以工作来麻醉自己。乔立深表同情,尽力劝解。

  金莲不顾廉耻,甘被金屋藏娇,海潮等屡劝无效。

  第十一集

  钟碧玉晕倒,被送往医院检查,发现她双目失明的真正原因是脑瘤所致,必须尽快做手术以防止病情恶化,海潮劝服母亲做手术。

  海潮四处筹集手术费用,但仍差一大截,有为呼吁亲朋好友筹集资金。

  金莲认为以自己和何耀亨的关系可轻易向其借钱给海潮,但何耀亨却以为她诸多索求,断然拒绝,令金莲在好友面前丢脸。

  乔历看准投资外币良机,擅自动用银行资金用作买卖,虽为公司带来利润,却遭乔晖亲信Raymond嫉妒,故意在乔晖面前中伤他。

  乔永发知道乔历所为后,痛骂乔历破坏公司规矩,乔历大感失意。

  乔历满腔抑郁,借酒消愁,在街上惹事生非,与方正打架,闹到警察局。乔立前去保释乔历,顺便开解他一番。

  方有为全力帮助海潮筹集手术费,决心去做电影替身,拍一些危险镜头赚取丰厚报酬。海潮见方有为身上有伤,误会他作奸犯科才筹到钱,后来知道他卖命,大为感动,二人感情再迈进一步。

  第十二集

  钟碧玉的脑部手术做得很成功,恢复了视力。海潮开心之际,适逢当天是她的生日,有为秘密为她安排庆祝,令海潮兴奋不已。

  Philip遭心湄拒婚,心生不忿,想以强暴手段得到她,然后逼婚,但心湄不肯就范。Philip一怒而去,决心向她报复。

  心湄满腔愤怒,向乔立倾诉,后来在乔立劝解下才放下心事,并开始对乔立重新产生感情。

  钟碧玉康复后,挂念儿子海峰心切,第一时间去探望他,却发现海峰比自己想象的情况更差,震惊莫名之际,碰巧遇到乔永发父子在精神病院视察,钟碧玉冲到他们面前辱骂,混乱中钟碧玉被踢倒地上受伤。海潮赶到,亦悲愤不已。

  因为知道钟碧玉根本无能力阻碍自己,所以乔永发不把当年与欧阳家的恩怨放在心上,但乔历却想在父亲面前有所表现,遂向成昌打探来龙去脉,买通钟碧玉邻居彭建明放火烧死她,认为铲除钟碧玉定可博得乔永发欢心。

  第十三集

  海潮见母亲惨死,悲痛不已,精神沮丧,众人纷纷劝慰她。

  乔永发得知钟碧玉死讯,感到事情有些蹊跷,便追问成昌,才知道是乔历所为,遂责备乔历处事过于冲动,乔历更感不忿。

  有为觉得钟碧玉死因可疑,暗中追查,后来知道此事与彭建明有关,向他质问,彭建明绝口不提。

  彭建明感到处境危险,便想向乔历勒索一笔钱后远走高飞。乔历四处筹钱,惊动了乔永发。

  乔永发怕彭建明说出真相,以约他到郊外把钱交给他为借口,买凶杀他灭口,碰巧有为跟踪彭建明赶到,彭建明临死前说出是乔历指使他杀死钟碧玉。

  第十四集

  方有为向警方告发乔家杀害彭建明之事,想把乔永发与乔历绳之以法,可惜死无对证。

  乔永发害怕有为多管闲事,派人到其家中捣乱并殴打方正,借此恐吓有为。有为气愤不平,闯到乔永发办公室,当众揭发其丑事,令乔永发非常尴尬。

  乔永发大感受辱,历言责备乔历惹下祸根。乔历把心一横,以苦肉计反告有为蓄意伤人,意图说他诽谤和恐吓。

  有为为洗脱嫌疑,极力想找出不在场的证据,可惜证人被乔永发收买,只有海潮才可以证明他无罪。

  与此同时,夜总会一小姐欧阳莉被误认为是海潮而死于非命,欧阳莉临死前向有为说出那帮人本来是想杀海潮灭口的。有为知道是乔家所为,拒绝让海潮出庭作证,把她困在家中,怕她惹来杀身之祸,而自己在法庭上违心认罪。

  第十五集

  方有为罪名成立,被判入狱两年。海潮觉得连累有为,伤心不已。

  经过此事后,乔永发感觉乔历不长进,对乔历态度更差。乔历不获信任,更愤世不俗。

  海潮清醒后仔细思考,知道自己再在乔家面前强来,已于事无补,因为乔家知道她身份后,必然会对自己不利,但为了完成母亲的遗愿,决定伺机报仇。

  海潮痛定思痛,搜集乔家与自己父亲的过往事件简报分析,决心要让乔家身败名裂,家破人亡。另一方面,海潮为了沉着行事,决心从此断绝与Uncle Rain通信。

  Philip对心湄余恨未消,恶意制造丑闻中伤她与乔立。乔立虽不在意,但心湄却感到内心不安。

  海潮起初对报仇毫无头绪,以为进入乔氏工作就有报仇机会,然而她进入乔氏后只是一名普通文员,根本不能接近乔家父子,这让她更加痛苦。

  第十六集

  海潮恐怕有为知道其复仇计划而节外生枝,并且可能连累他,决定与他保持距离,用尽一切办法使有为相信自己变心,但自己内心却痛苦万分。

  金莲过惯优哉悠哉的生活,更满怀信心,希望留住何耀亨的心,嫁入富户。 怎料耀亨喜新厌旧,一脚将她踢开。

  金莲的自信心和面子受到巨大打击,萌发自杀念头,幸亏得到海潮和一珠的帮助和扶持,终于事过境迁,重新振作做人。

  心湄因工作关系和乔立朝夕相处,且乔立怕心湄失意伤心,对她刻意奉迎,二人关系再度密切。

  傅玉麟看透人生,婚后以玩世不恭、得快乐时且快乐姿态出现,被社会人士误认为老尚风流。

  海潮在偶然机会下得知乔氏也要讨好傅玉麟,决定借助傅玉麟的力量报仇,随后破釜沉舟进入“恒达”工作,伺机博得傅玉麟欢心。

  海潮获悉傅玉麟有看赛车的嗜好,随即开始练习驾驶摩托车。在公司举办的摩托车比赛中海潮尽显英雄本色,并且取得了优异成绩,给傅玉麟留下深刻印象。

  第十七集

  当初,傅少杰知道父亲傅玉麟决定与汪晴结婚时,大为反感,一怒之下离开香港。当傅少杰重回香港,在一间餐厅偶遇傅玉麟时,竟然当傅玉麟为陌路人,连招呼也不打,这让傅玉麟十分痛心。

  海潮知道傅玉麟爱欣赏兰花,为投其所好,又再努力研究一些栽培兰花的资料,故意在兰花展中卖弄心得,果然再得到傅玉麟赏识。

  其实傅玉麟早已知道海潮有计划地亲近自己,误会她只是贪慕虚荣,欲在他身上得到成名捷径,故不理睬她,但海潮毕竟以自己的聪明才智及独特见解让傅玉麟生活平添不少乐趣,所以傅玉麟要观察海潮,看其用意究竟何在。

  何耀亨抛弃金莲,还到处宣传侮辱她,金莲大为难受,心一横,决定做舞小姐以求虚荣,最终被海潮和一珠劝阻。

  海潮为了参加傅玉麟的游艇宴会,竟然变卖父母所传的链坠,用于购买名贵泳衣。一珠见状,认为海潮贪慕虚荣,忘情负义,对她误解更深。

  有为获悉海潮变心,欲加质问,但海潮始终不来探望他,遂把心一横,越狱出来质问海潮,怎料海潮已狠心提出分手,让有为极为绝望,自首重回狱中。

  第十八集

  海潮善解人意,在傅玉麟的生日宴会上预先为他带来最疼爱的孙子,让傅玉麟对海潮更生好感。

  汪晴从海潮身上找到自己过去的影子,二人和平相处,加上海潮做事不贪功,汪晴认定海潮为可造之材,决定与玉麟收她为干女儿,这反而让他们夫妇关系更加密切。

  乔立在一次舞会中,在孤儿院院长介绍下,见到海潮。他怕助养人身份会使海潮对自己观感有所影响,遂把助养人身份隐瞒。

  另一方面,乔立虽然邀请海潮共舞一场,但因海潮知道他是乔家二公子,再加之心中有报仇之念,所以并未觉查乔立的好意。

  乔永发老病复发,众人大献殷勤,乔立见自己年纪渐大,多年来未尽做儿子的责任,开始争取机会关心父亲,怎知道乔永发以为乔立和乔历想通过奉承得到好处,当面侮辱二人,乔立大怒。

  第十九集

  乔立自从和海潮相遇后,对她产生好奇和爱慕,但对海潮突然中断来信及骤然的变化,与他从信中所认识的海潮截然不同,这让他十分费解。

  心湄怂恿乔立来香港发展可大有作为,乔立于是决定留港与她合作搞建筑设计。心湄误会二人可重修旧好,其实乔立只视她为好朋友。

  海潮凭其积极勤奋的态度,不但在私底下成为傅玉麟和汪晴的知己,而且在公事上亦是傅玉麟的得力助手,成为“恒达”新贵。

  海潮安排金莲入“恒达”工作。金莲偶尔听到其他同事讲海潮的闲话,转告海潮,海潮泰然处之。

  海潮在一次生意场合中遇到乔历,乔历知道其父苦无机会拉拢傅玉麟,而海潮正是傅玉麟身边的红人,遂故意用计与海潮交往,以便搭线。

  另一方面,海潮亦想利用乔历关系打入乔家,故二人一拍即合,各怀鬼胎。

  第二十集

  有为出狱后欲找海潮再续前缘。海潮不想有为再为自己家仇所连累,坚决与他分手。有为误会海潮贪慕虚荣,对她甚为怨恨。

  海潮接受乔历的热烈追求攻势,在所有人眼中他们是一对令人羡慕的金童玉女,海潮亦开始打入乔家。

  有为爱情失意,事业上更到处碰壁。一珠虽然在有为身边支持照顾他,但有为心里仍惦记海潮,故对一珠毫无感觉,一珠黯然神伤。

  乔永发一直找机会想与傅玉麟合作,碰巧玉麟因收购另一间公司而资金不足,于是借口给海潮和乔历面子,与乔氏合作地产计划。乔历因此事在父亲面前争光不少。

  有为在酒廊烂醉如泥,与女老板韦仲楠发生争执,不欢而散。

  原来韦仲楠的父亲以前是黑社会老大,但在死前已经淡出黑道转做正当生意,仲楠的哥哥更尽全力令父业合法化,可惜父子为仇家所杀,于是仲楠与嫂子被迫出来支撑大局,合力经营父兄所留下的生意,黑道上的叔父亦留几分面子给仲楠。

  乔立因公干离港一段时间,回家时却发现海潮已经是乔历公开的女朋友,令他大感突然。


                 页码:  第1页   第2页

 
精彩剧照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