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诺时空zolsky.com
首页
新闻资讯
反病毒中心
qq表情大全
软件下载
科技与教育
文秘与写作
电视剧
电影
实用查询
上网导航
技术论坛
电视剧频道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望族
主要角色

王斑

殷桃

富大龙

文章

毕彦君

《望族》
片名:望族
执行制片人:胡 玫
总导演:胡 玫
编剧:张强、高仲泰
导演:何燕江、杨军
主演:
王 斑 殷 桃 富大龙 文 章
黑 子 刘 科 赵雪莲 毕彦君
张 然 傅 隽 张兴哲 王志华
陈 瑞 李 桓


点这里下载电视剧 -> 下载地址 [本地下载]




剧情介绍


  民国初年,上海已是远东最大的新兴城市,这里充满着车马行旅、金融商情,西装革履与长袍马褂摩肩接踵,四方土语与欧美语言交相班驳。

  一个明媚的早晨,英国豪华邮轮载着上海商业大亨王正德的千金小姐王雨秋留学归来,刚刚下船王雨秋就遭遇小流氓偷盗打劫。此时,恰好乡下小伙子杜清远初到上海,他性情无拘无束,天生轻狂冒险,不明所以抱打不平,被误认为是流氓同伙。

  为此杜清远无端被关进了法租界的巡捕房,夜晚,清远无意中卷入帮派仇杀,其秉性仗义,在生死危急关头救了黑帮重要人物王亚龙的生命。第二天,王雨秋及时赶到巡捕房更正了自己的误解,但小小的过失几乎害了杜清远,使其险些在一夜间变成杀人犯。杜清远不屑于王家“侮蔑性的补偿”,争锋相对,与这几个“高贵”的上层年轻人结下了难以消解的怨恨。

  厄运没有挫伤杜清远的锐气,反而激发出他在这个冒险家乐园的斗志。凭借聪明机智,他走进开源钱庄当上了跑街先生。杜清远机敏、果敢,很快成长,而他清朗的外形也引起小姐于姗姗特别的青睐。

  而同期,在无锡老宅,母亲吕冠乔默认了儿子的逃婚行为,接纳杜鹃为义女,她带着二儿子杜清明在老宅艰难地支撑着家业,清明的沉稳、踏实加之杜鹃的勤苦聪明,使杜家在粮食与蚕茧生意的经营上有声有色。

  在上海滩,杜清远的事业也很快有了显著的发展,其精明的生意经、才智过人的胆识令王雨秋暗生情愫。在雨秋的相助下,杜清远的事业一帆风顺的发展起来,正当其雄心勃勃之际,英格兰人麦边与石锦麟设计的橡胶股骗局振荡了整个上海滩。杜家父子和成千上万的小股民遭受了沉重打击,最好的朋友杜无忌跳楼而亡。而王氏企业却成了这场灾难的替罪羊,使得杜清远和王雨秋刚刚产生的恋情陷入低靡。

  生意一蹶不振,清远的父亲由此染病而亡。杜清远不相信王氏企业的清白,利用王氏投资洋径浜房产项目上的疏漏,他精心策划对王氏企业的报复,王正德蒙受沉重打击,终身瘫痪。父亲几乎丧命的悲剧像一把利剑斩断了雨秋和清远的恋情,为了重振王氏家族,在哥哥的安排下雨秋无奈另嫁日本商人渡边一雄。

  得知雨秋嫁人的消息,杜清远心如刀绞,绝望中他依从了母亲的安排,与家乡的茶商大户闺秀朱时雨结为夫妻。为了新的事业,弟弟清明和杜鹃也转辗来到上海,帮助杜清远成立了“聚金钱庄”。

  抓住这次事业上的转机,杜清远与杜清明兄弟俩攫取了生意上的第一桶金,成功的扩大经营,创办了以面粉生产和棉纱纺织为主业的杜氏企业,本着从“衣食入手”办实业的经营策略,攸关民生,攸关千万老百姓吃饭穿衣的企业发展定位使他们获取了深厚的市场基础,发展迅猛,在无锡商帮中树立了很高的威信,成为上海滩声名显赫的新兴资本家。

  而此时,王氏企业在王正德的主持下完成了权力的交替,王雨秋离婚后和哥哥王雨实成了家族的继承人。王氏企业也成为了杜氏企业生意上最大的竞争对手,双方在商场上不断明争暗斗,此消彼长,互有胜负,揭开了十里洋场新一轮的生意角逐。而杜清远和王雨秋昔日的感情也淹没在了无情的商场纷争之中。

  随着杜氏企业的壮大,在无锡商帮的合力争取下,杜清远被推举为上海商会会长,他敢于冒险,将全部精力投入到交易所,而性情稳重,行为谨慎的杜清明则反对哥哥冒险的投机生意,兄弟俩为此时常爆发分歧与激烈的争执。杜清明把重心放在了发展实业上,受西方文明的影响,对杜氏企业全面进行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改革,在上海的华埠引起巨大反响。

  1925年的上海租界商埠处于外国列强的殖民统治下,被洋商和官僚资本双重压榨,尤其是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虎视眈眈,日商纱厂残酷剥削中国工人,引发了著名的“五卅运动” ,上海商埠风起云涌,罢市、罢课浪潮席卷整个上海。杜氏企业和王氏企业由互相竞争,逐渐走向相互联合,参与抵制外国势力,把运动推向高潮。英、日当局最终不得不满足了部分复工复市的条件。

  工潮后,杜清远成为了大上海颇具影响力的人物。是日本在华势力的眼中钉,他们一面在商业上打击杜氏企业,一边阴谋设计陷阱绑架杜清远,危机关头,神秘人物王雨秋帮助杜清远扭转了局面。

  经历两次人生重大的打击,杜清远更加意识到民族与家族的命运息息相关,他对十里洋场的名利逐渐淡然。奸商石锦麟趁机篡夺总商会会长位置。

  一•二八事件后,在虹口的日本人更加肆意的欺辱中国人。杜氏企业坚决站到了民族的立场上,杜清远主动与王氏企业取得共识,王雨秋与杜清远此时已步入中年,多年的情感纠葛经历风雨之后终于化解,在两个人的号召下,宁波商帮和无锡商帮相互冰释前嫌,江浙沪华人商帮纷纷携手走上街头,抗议日本人的侵略行径,抵制日货的运动在上海乃至全国波澜壮阔的开展起来。杜清远则日夜奔波声援抗战,积劳成疾,病床上他与王雨秋约定情感未来,两人渐渐淡出风云动荡的上海滩……


第一集

二十世纪初的上海。上海滩金融大亨王正德之女王雨秋从英国学成归来,王正德一家在码头迎接。无锡杜家湾商人之后杜清远从老家逃婚来到上海,刚一下船,就遇到王雨秋皮箱在码头被偷,王家养子石锦麟和王雨秋的哥哥王雨实赶紧追赶逃跑的小偷,一时间,整个码头一片混乱。小偷慌不择路将偷来的箱子扔进正好路过的杜清远手中,杜清远被卷入其中,被误认为是小偷抓进巡捕房。王雨秋回家与家人团聚后,发现自己带回的行李中多了一个皮箱,心生好奇,打开箱子一看,发现自己原来冤枉了白天在码头被当作“小偷”的杜清远,心地善良的王雨秋不想因为自己的误会而连累无辜的人,赶紧找到父亲,跟父亲说要去巡捕房还杜清远清白。深夜,巡捕房监牢里有人暗杀四海帮头目王亚龙,被杜清远发现并救王亚龙一命。巡捕指认杜清远为杀人凶手。第二天王雨秋兄妹早早来到巡捕房,为杜清远澄清事实,他被释放。王雨实和王雨秋提出支付杜清远一笔钱作为赔偿,但杜清远误会王雨秋兄妹是在侮辱自己,拒绝了王家的“施舍”。

杜清远本想指望投靠父亲帮助自己留在上海,却意外发现父亲在上海的偏房阿巧和同父异母的弟弟杜清达。父亲拒绝了儿子要留在上海谋生的要求。

杜清远决定去找同乡好友、在洋行工作的买办杜无忌,希望他能帮助自己留在上海。杜无忌一口应允,他带杜清远到开源钱庄找到老板于甫元。杜清远凭借自己的能力和杜无忌的帮忙,为自己在开源钱庄找到了一份跑街先生的差事,杜清远喜出望外。

王雨秋在与嫂子罗静波的谈话中,隐隐感到她与哥哥王雨实之间的异常,并尾随罗静波来到燕子窝,在这里竟发现哥哥王雨实正在抽大烟。

第二集

罗静波大闹燕子窝,王雨秋也气愤于哥哥的荒唐。王家一家人来到教堂,王正德对儿子的不争气失望至极,嘱咐女儿和嫂子一起帮助雨实戒烟。

留在上海的杜清远,十分珍惜眼前的这份工作。他与生俱来的能力和智慧也在工作中得以展现,逐渐成为于老板生意上的得力助手,并得到老板的重视和欣赏。一次在和杜无忌在吃馄饨的小巷,杜清远碰到在巡捕房监牢被自己救下的王亚龙,王亚龙告诉杜清远以后有事,可以到四海帮去找他。杜无忌叮嘱杜清远不要和上海的黑帮来往,要杜清远知道上海是鱼龙混杂之地。

日本军人渡边一雄被委派到中国实施樱花计划,借王家大康银行开业宴会的机会,直接进入上海滩的金融界。

王家大康银行开业在即,王正德见儿子丝毫没有长进,决定将银行总经理的要职交给养子石锦麟。在银行开业的宴会上,王雨秋意外发现随同于老板一同前来的杜清远。王雨秋主动去找杜清远,她很高兴地把杜清远介绍给自己的父亲。王雨秋希望能和杜清远成为朋友。上海滩商贾名流聚集在这里,使杜清远大开眼界。宴会上,王正德正式宣布石锦麟担任大康银行总经理,这使儿子王雨实感到失落。王正德赠送戒烟成功的儿子王雨实一辆豪华轿车。王雨秋邀请杜清远一同乘坐,却遭到石锦麟的奚落拒绝,杜清远尴尬离去。

失落的杜清远找到杜无忌,杜无忌带杜清远见识上海的繁华,他告诉杜清远,在上海只有沾上洋字,才能有出路,杜清远决定去学英语。王雨秋到夜校任英文教师,魏晓风也来上课。课堂上,王雨秋发现杜清远,双方意外相对。

为了拉近和王雨秋的距离,石锦麟带雨秋来到孤儿院,把他的身世告诉雨秋:原来石锦麟是雨秋父母收养的一个孤儿。雨秋终于明白为什么父母总是不许她和哥哥提起锦麟父母的事情。

第三集

课堂上,杜清远与同学打赌,故意捉弄王雨秋。事后,王雨秋并没有责怪他,杜清远心里不安。王雨秋主动打破两人之间的尴尬,说到自己无意看过杜清远行李里的泥人,杜清远答应有空亲自做个泥人送给王雨秋。

英国商人麦边到码头接海默尔,让这个英国流浪汉在上海和他一起实现发财的梦想。麦边来到上海众业公所,看到这里的人声鼎沸,一个“伟大”的计划诞生了。

于甫元得到广州战乱的消息,粮食供应可能会紧缺,于是决定从广州购进大批粮食,杜清远大胆地向老板献策,得到于甫元的肯定。

一心追求王雨秋的石锦麟求罗静波转送礼物讨好王雨秋,王雨秋委婉地拒绝了。通过与杜清远的接触,王雨秋心里越来越放不下这个与众不同的年轻人。

石锦麟为追求王雨秋,买了高价戏票到夜校门口约她看戏。结果看到刚下课的王雨秋与杜清远在一起,便妒火中烧,出言侮辱杜清远,杜清远与石锦麟再次发生冲突。王雨秋生气石锦麟的心胸狭隘,质问他为什么现在会变得这般的不讲理。王雨秋没有理会石锦麟的相约,愤然离开。

自从在夜校与石锦麟发生冲突后,杜清远再也没有来夜校上课。王雨秋因此也刻意地疏远石锦麟,石锦麟郁闷地到酒吧喝酒。酒后,在土耳其浴室,他碰见了麦边。麦边希望借助石锦麟大康银行经理的身份和王家雄厚的财力来实现自己的“伟大”计划。麦边提出与石锦麟共同谋划橡胶股票骗局,他为石锦麟描绘出一幅宏大的蓝图,石锦麟虽然心里为此意动,但重于心机的他表面上仍装出不屑一顾。

王雨秋向魏晓风打听到杜清远在开源钱庄做事,亲自来到开源钱庄找杜清远,劝说他不要轻易放弃。了解到杜清远的为难后,王雨秋答应可以私下为他补课,杜清远十分感动。

第四集

石锦麟告知义父王正德,说王雨秋有了心上人,并在王正德面前诋毁杜清远,说他故意接近王雨秋,其实真正的目的是想巴结有钱人。王正德叫石锦麟带自己去见识一下那个让女儿“动心”的杜清远,却从杜清远身上发现自己当年的影子,流露出对杜清远的赏识,断定他将来一定会有大作为。石锦麟郁闷至极。

王雨秋与杜清远相约来到杜清远住的鸽子笼补习英文。补习中,王雨秋与杜清远越走越近,互生好感。

众业公所里,橡胶股票成为最火、最引人瞩目的一支股票。整个上海滩掀起一场购买橡胶股的热潮。王正德也为此心动,他征求石锦麟的意见,石锦麟表现得很保守,这让王正德很意外。麦边再次找到石锦麟,继续劝说他答应拉王正德入市。石锦麟心中有了盘算。石锦麟与麦边勾结,橡胶股成为上海众业公所最热的一支股票。杜无忌果断下单买了股票,他又兴致勃勃地劝说杜清远不要错过这个发财的大好机会。

在上海的南京路,中国的第一辆有轨电车开通仪式上,王正德携王雨秋和石锦麟共同出席,在麦边的精心安排下,当场赠送王正德一百万股橡胶股票。正在跑街的杜清远恰好碰到电车开通仪式,车上的王雨秋发现人群中的杜清远,高兴地要杜清远上车。石锦麟发现在车上的杜清远,非常生气和妒忌,故意让人出言侮辱杜清远并赶他下车,杜清远再遭石锦麟的侮辱。

石锦麟故意向王正德提起橡胶股票红遍上海滩的事,王正德思量之后,决定调动八百万现金,来一个大手笔吃进。

杜无忌看着疯涨的橡胶股票,其得意之情让杜清远也为之心动。杜清远来到父亲杜天祥家,告知父亲自己在开源钱庄做跑街先生,杜天祥为之欣慰。杜清远向父亲提起橡胶股,杜天祥决定支持儿子,并拿出全部积蓄,交给儿子购买橡胶股。杜清远也取出自己的全部积蓄,连同父亲的全部积蓄,买进橡胶股票。

第五集

杜清远拿着从父亲那里筹来的钱和自己的全部积蓄,和杜无忌来到众业公所,购买了大量的橡胶股票。

因为有了王氏的入市,橡胶股涨得更厉害了。麦边非常高兴,他给了石锦麟一笔钱作为答谢他的推波助澜,并叮嘱他一定要拉住王正德。

一直向大来洋行提供生丝的杜家丝行因为有了湖丝的比较而因质量不佳而被退货。杜天祥焦虑万分,决定回到无锡老家收丝。

一直在老家操持家业的杜母吕瑞兰收到二儿子杜清明在学校寄回的信,欣慰于小儿子的好学。杜天祥回到无锡,同管家杜菊如商量后,决定先向乡亲们赊取蚕丝稳住客户。结果,重新收上来的丝仍被大来洋行拒收。杜家丝行面临倒闭的威胁。杜无忌告知杜天祥大来洋行拒收的原因是因为杜家丝行的生丝质量不如湖州的丝。杜无忌说服渡边一雄看在杜家丝行一直都能保证按时交货,遵守信誉的面子上,同意宽限交货时间,让杜天祥重新筹丝。渡边一雄欣赏杜无忌的诚实,答应只要蚕丝的质量达到湖丝的标准,他就给杜无忌一个面子。

杜清远在钱庄的出色表现,不仅得到于老板的赏识,也得到了于老板女儿于姗姗的青睐。王雨秋约杜清远到福利院帮忙,两个彼此心仪的年轻人之间的距离又拉近了。

虽然争取到重新筹丝交货的机会,但没有资金,杜天祥一筹莫展。杜清远劝说父亲抛出股票换取现金。杜天祥不舍得飞涨的股市,不愿意抛出。杜清远因为父亲丝行的困难而无心上课,王雨秋发现,告知自己可以帮他。王雨秋让杜清远准备好贷款所需的材料,约他第二天到大康银行办理贷款手续。结果,石锦麟故意当众出言侮辱和讽刺杜清远,杜清远愤然离开。无奈之下,杜清远决定抛出股票以帮助父亲。

第六集

来到众业公所的杜清远,看到一直在涨的橡胶股,看到周围人的疯狂,他犹豫了,最终还是没有舍得抛出。

赚到巨额利润的麦边,决定趁早卖出手里的麦边洋行,为日后的逃跑做准备。但他和渡边一雄的第一次谈判以失败告终。

杜清远听说广州爆发护法战争,他担心粮船被扣,提醒于老板采取防范措施,但于老板没有在意。结果,护法战争爆发,粮船被扣,开源钱庄因此遭到挤兑,眼看就要破产倒闭。

于老板无奈之下,恳求杜清远利用和王雨秋小姐的关系,去求王正德的大康银行给予帮忙,杜清远告诉于老板自己前几天曾和大康银行经理石锦麟发生口角,恐怕自己也没有能力帮忙找到大康银行贷款。但于老板说,依照开源钱庄眼下的情况,只有大康银行才能挽救,否则,自己一生的心血就要付诸东流。杜清远为了于老板,只好硬着头皮答应去找王雨秋帮忙。两人在江边见面,杜清远向王雨秋说了情况,王雨秋答应帮忙。回到家后,王雨秋跟父亲提起贷款帮开源钱庄的事情,王正德答应帮忙,并提出要单独与杜清远见面的条件。

杜清远赴约到王家见到王正德,王正德答应帮助开源钱庄,但前提是杜清远要断绝与王雨秋的来往,遭到杜清远的拒绝。开源钱庄开张遭挤兑,王正德出乎意料地出现并当众存款一百万,化解了挤兑风波。于老板误以为是杜清远帮忙请来的王正德,提出要分给杜清远钱庄的股份作为报答。杜清远知道王正德是有意逼迫自己与王雨秋断绝来往,杜清远找到王正德,答应他从此不再和王雨秋见面。杜清远来到江边,发誓一定要在上海滩打拼出一片天下。


第七集

王雨秋无意间听到哥哥和石锦麟谈论杜清远和父亲的事情,王雨秋预感到,杜清远有意地疏远自己一定是有原因的。他们之间一定有着很大的误会。王雨秋苦恼不已。

王雨秋发现杜清远好久没来夜校上课,心生疑惑,来到开源钱庄找杜清远,杜清远故意不见她。王雨秋留下戏票约杜清远看戏。为了断绝和王雨秋的关系,杜清远故意带于姗姗一块来到戏院,故意当着王雨秋的面和于姗姗有说有笑,并欺骗王雨秋说于姗姗是自己的女朋友。王雨秋伤心至极。于姗姗也明白了杜清远突然约自己来看戏的目的,愤怒地离开。

为了弥补广州粮食生意的损失,杜清远在合同中找到因不可抗力而造成的损失应风险共担的条款,决定亲自去广州办理索赔事宜。

杜清远的弟弟杜清明来到上海找哥哥。得知哥哥要去广州打官司,杜清明要求陪哥哥一起去,并说自己在广州认识一个粮商殷达成,到那边可以有所照应。临行前,杜清远嘱咐杜无忌要见好就收,趁早抛出橡胶股票。

广州,杜清远成功地替于老板赢得了官司,追回了赔款。他在殷达成的介绍下,认识了一位琼州的商人并向其打听有关麦边口中的琼州橡胶园的情况,结果却被告知,在琼州根本就没有橡胶园。

眼看因为王正德的大笔吃进,橡胶股票已经被抬到了顶点。麦边和海默尔两个人认为是该收手的时候了,他们低价将麦边大厦转让给渡边一雄后,又陆续抛出手里的股票,为最后的逃离做准备。

石锦麟来到麦边办公室,无意中得知麦边正在抛售橡胶股的消息,恼火于麦边连自己都耍。他将此消息告诉王正德,王正德决定第二天抛出手里的全部股票。

杜清远匆匆从广州赶回来,告诉杜无忌橡胶股票是一个巨大的骗局,要他赶紧抛出手里全部的股票。此时杜无忌才告诉杜清远自己为了买橡胶股,借了高利贷。

第八集

麦边与海默尔销毁手里的证据,麦边连夜离开上海,海默尔化名为英国建筑师汉内继续留在上海。

从广州回来杜清远感染风寒卧病在床,他让杜无忌和弟弟杜清明第二天一早就去众业公所抛掉所有股票。

第二天,王正德在石锦麟的陪同下亲自来到股市,在石锦麟的安排下,王正德明着买进,暗地里又卖出,因为麦边的离开和抛售,还有王正德的大笔抛出,橡胶股迅速崩盘。众业公所一片混乱。王氏企业也因此元气大伤。

因为利益的诱惑,杜无忌不顾杜清明的劝说,一直没有抛售。结果,一瞬间所有积蓄都化为乌有。不堪面对巨额高利贷的压力,杜无忌跳楼自杀,死在杜清远面前。无数人因为橡胶股家破人亡。悲伤至极的杜清远来到众业公所,听到股民们对橡胶股的分析,误认为所有的一切都是王正德和洋人勾结策划而导致的。

橡胶股的崩盘使杜天祥血本无归,经受不了打击而病倒,病榻前杜清远倍感愧对于父亲。王雨秋从报上看到杜清远好友跳楼身亡的消息,非常担心杜清远,来到开源钱庄找他。遭受丧友和破产之痛的杜清远,按捺不住心中对王正德勾结洋人坑害所有股民的气愤,把对王正德的怨恨全都撒在了王雨秋身上。王雨秋面对杜清远的不讲理和误会伤心至极,激愤之下给杜清远一际耳光!两人关系濒临决裂的边缘。

同父异母的弟弟杜清达来到钱庄找杜清远,杜清远故意不见。杜清明知道了父亲在上海有外室的秘密。杜清远不愿意接受这个弟弟,但于老板劝说其理解父亲,毕竟是骨肉相连,杜清远决定为了父亲,接受这个弟弟和阿巧。

第九集

杜清远来到杜无忌的墓前,回忆起与好友共同奋斗的日子,杜清远痛苦万分,他答应一定会查出橡胶股骗局的真相,为冤死的无忌和其他受害者讨回公道。杜清远拜托王亚龙调查橡胶股骗局的内幕,得知骗子麦边的女秘书安露是知情人之一。杜清远决定从这个秘书处下手,查出海默尔、麦边等的阴谋,将他们绳之以法。

杜清远找到安露和她的未婚夫詹姆斯,请求其出面拆穿橡胶股骗局并指控骗局的策划者--化名为汉内的海默尔。安露经过一番内心挣扎,终于良心发现,她答应杜清远,她会交出手里的证据并出庭作证。一直盯着安露行踪的海默尔发现杜清远和安露见面后,威胁安露让她不要管杜清远的事情,否则自身会有危险。安露斥责海默尔的无耻行为,依然坚持出庭作证。安露与詹姆斯分开后,自己一人回到公寓整理证据,突然一条黑影闪进了安露的家中……

安露被海默尔派来的杀手谋杀,并被伪造成吸毒过量而死。詹姆斯悲痛万分,杜清远也深感自责。他拜托王亚龙调查安露的死因,结果查出安露的死很可能和海默尔有关,杜清远决定亲自调查海默尔。

詹姆斯在收拾安露的遗物时发现了安露作为麦边秘书时的工作笔记,里面记录着整个橡胶股骗局的内幕,还有麦边与石锦麟的合影照片。詹姆斯把工作笔记交给了杜清远,希望能对杜清远有所帮助并能抓住杀害安露的凶手。杜清远发现石锦麟也参与其中,更加印证了心里对王正德的猜疑。杜清远找到海默尔居住的大华饭店,假冒服务生进入已更名为汉内的海默尔的房间……

第十集

酒店房间里,杜清远逼迫海默尔承认参与策划了橡胶股骗局并派人杀害了安露,让其在证据上签字。海默尔表面上答应认罪,暗中却按动警铃,叫来巡捕将杜清远带到巡捕房。杜清明拜托于老板和王亚龙托人将哥哥保释出来。

被释放的杜清远更加坚定了一定要和海默尔斗争到底,一定要找到证据把他绳之以法。杜清远在街头发起万人签名,让受橡胶股欺骗的人们联合起来,并把海默尔告上法庭。法庭上,法官对杜清远的所提的证据怀有质疑,宣布暂时休庭,这给了海默尔暗中“安排”的时间。杜清远与王亚龙商议,觉得取得胜诉的唯一办法就是请安露的未婚夫詹姆斯出庭作证,因为詹姆斯目睹了海默尔对安露的恐吓。詹姆斯同意指证海默尔,但在出庭前受到了同安露一样的威胁,并用金钱来收买他。再度开庭时,海默尔的律师拿出了伪造的证据,证明他的当事人的真实身份是大英帝国的建筑师汉内而非杜清远口中的海默尔,杜清远处于非常不利的处境。关键时刻,詹姆斯在王亚龙的陪同下如约出现在法庭上,杜清远等又看到了胜诉的希望。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詹姆斯却作出了让所有人瞠目结舌的证言。最终,因为詹姆斯做了伪证。杜清远败诉,海默尔被宣布无罪,并当庭释放。杜清远等来到和杜无忌常来的馄饨摊,杜清远发誓,一定要讨回公道。

出庭后的海默尔,用建筑师汉内的身份,再度与石锦麟勾结,共同开发洋泾浜房地产。石锦麟开发洋泾浜房地产的建议与王正德的想法不谋而合,王正德决定投入巨资,开发洋泾浜房地产。

第十一集

于甫元不忍心埋没杜清远的经商才华,忍痛提出让杜清远自立门户的建议,并拿出杜清远从广州追回的赔偿金作为创业的第一笔资金。杜清远在好友魏晓风的帮助下,选址开设了在上海的第一家产业——聚金钱庄。

静波服装店里,罗静波劝说王雨秋不要再理睬杜清远了,王雨秋低头无语。

海默尔来到了工部局,以股份形式贿赂了总董事,为开发洋泾浜做了准备。

杜天祥的病越来越重,危在旦夕,杜天祥提出不想客死他乡,要求回无锡老家。杜清远和杜清明带着危在旦夕的父亲和阿巧、弟弟杜清达回到无锡。杜清远不敢让母亲知道阿巧母子的事情,让杜管家瞒住母亲他们是照顾杜天祥的佣人。杜天祥临终钱嘱托杜清远要照顾好阿巧母子,为避免吕瑞兰的猜疑,杜清远让阿巧母子暂避别处。

悲痛之中的杜清远让杜清明在家照顾母亲,自己重回上海。聚金钱庄人手严重不足,于甫元让荣先生帮助杜清远,杜清远非常感激。杜清远发现王正德开发的洋泾浜房产旁有一片垃圾场,决定把它买下,利用这个垃圾场实施他的复仇计划。

杜清明准备带杜娟同往上海,眼看着两人的关系发展得越来越密切,吕瑞兰决定分开他们,她委婉地把杜娟留在了无锡老家,杜清明心里明白了母亲的意思。

杜清远将洋泾浜房产旁边的垃圾场买下。杜清明处理好无锡家里的事情,来到上海。杜清远告知弟弟自己正在计划用垃圾场打垮王正德和汉内开发的洋泾浜房产,为死去的杜无忌和父亲报仇,杜清明觉得这样做并不光彩而且很有风险。

王雨秋因为和杜清远之间的误会,每天都生活在痛苦里。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和杜清远之间究竟因为什么原因,发展到如今痛苦的局面。

第十二集

看到王雨秋因为杜清远而变得沉默不语,终日郁郁寡欢,罗静波心中不忍。她决定去找杜清远替王雨秋问个明白,结果在聚金钱庄,面对杜清远的“冷酷”和“无情”,二人话不投机,不欢而散。罗静波离开前,杜清远暗示自己很快就会请王家人看一出好戏。

杜清远为聚人气在聚金钱庄推出了很多免费措施,生意越发的红火,杜清明不理解哥哥的做法。尽管如此,杜清明表明会全力支持哥哥。

夜校里,王雨秋看到杜清远的位置空着,心中难受。魏晓风对王雨秋透露了实情,说当初杜清远为了挽救开源钱庄,无奈答应王正德提出的断绝与她来往的要求,并建议王雨秋去找杜清远当面谈清楚。王雨秋不愿意就此放弃与杜清远的感情,来到鸽子笼找到杜清远。王雨秋想挽回与杜清远之间的感情,并表明了对杜清远的爱意。杜清远深爱着王雨秋却无法割舍心里对王正德的恨和怨,留着眼泪狠心拒绝了王雨秋的爱。

汉内建筑公司的售楼处,人声鼎沸,生意红火。眼看洋泾浜房产进展的如此顺利,王正德非常满意。石锦麟为了趁机讨好王雨秋,送给她一条项链,结果被雨秋转送给罗静波,石锦麟非常失落。王雨秋不爱听嫂子拿自己和锦麟开玩笑,生气地离开。花园里,石锦麟再次向王雨秋示爱,王雨秋告诉石锦麟自己对他一直以来只有兄妹之情。

上海众业公所,洋泾浜股票一路飙升,人们对洋泾浜的热情丝毫不逊色于当初的橡胶股,洋泾浜房产的别墅住宅也吸引了很多的购买者。汉内俨然已经成了最成功的商业家,风光无限。可他不知道,杜清远的一双眼睛一直在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杜清远在紧邻别墅的垃圾场焚烧垃圾,阵阵恶臭吸引来了众多的购房者。杜氏兄弟趁机召集记者来到垃圾场,告诉大家王氏家族和汉内公司不顾住户的利益,无视垃圾场的存在,做虚假广告,欺骗消费者。各大报纸纷纷做了报道,消息传遍上海滩。洋泾浜房产售楼处一时间挤满要求退房的客户,洋泾浜股票的股价也因为垃圾场的存在而迅速下跌。汉内答应客户,三天之内一定让垃圾场消失。汉内和石锦麟为了报复杜清远,在报纸上登出杜清远因为购买垃圾场和周边的地而造成资金不足,导致杜清远的聚金钱庄遭遇挤兑。

第十三集

聚金钱庄所有的客户都挤到钱庄要求提钱,关键时刻,杜清远请于甫元和无锡商会的同乡帮忙,大家答应在各自的钱庄为聚金钱庄开设分号,聚金钱庄平稳地渡过了危机。

杜清远乘胜追击,利用名下的垃圾场大肆炒作,导致众业公所内的洋泾浜股票股价大跌,大康银行和汉内建筑公司挤满了要求退钱和退房的人。

王正德为了挽救洋泾浜房产,亲自设宴款待杜清远,并开出一百万的高价回购垃圾场。此举遭到杜清远的断然拒绝。洋泾浜股票一泄千里并联发引起了大康银行股价的暴跌,大康银行面临挤兑的危险。石锦麟为了保全自己的利益,抛出手里所有的洋泾浜股票,导致洋泾浜股价继续暴跌。

王正德被迫紧急变卖手里所有的公债并变卖了手下其他产业的股份,跟仓补进,全力救市。但这些都无法抑制股价的暴跌,王正德情绪激动晕倒,不堪打击,中风住院。这个昔日商场大亨在洋泾浜房产事件中损失惨重,虽然保住了性命,但却落得全身瘫痪。面对濒临倒闭的大康银行和昏迷不醒的父亲,王雨秋心痛万分,她想不明白,为什么杜清远要这么对待她,对待他们王家。

王雨秋为救父亲,写信给杜清远约他在江边见面,想让杜清远把垃圾场转让给王家。得到王雨秋送来的消息,杜清远一度非常犹豫,虽然大家都对他在这个时候去见王雨秋持反对态度,但他知道这是唯一可以向王雨秋解释自己行为的机会,他决定与王雨秋见面。

第十四集

杜清远在去见王雨秋的路上,遭到了受石锦麟指使的刀疤的毒手,侥幸躲过致命的偷袭,他与刀疤拼死搏斗,路经此处的巡捕赶来,刀疤逃跑,杜清远却躺在血泊之中。在黄浦江边,王雨秋没有等来杜清远,她独自面对滔滔江水,流淌的泪水遮蔽了视线,王雨秋的心冷了……

杜清远相信他被暗害绝不是王雨秋指使,他委托王亚龙查清真凶。杜清远与于甫元商议,要趁洋泾浜股票低价时大笔吃进。杜清远、于甫元联合无锡商帮购入洋泾浜股票并登报宣扬要将垃圾场建成游乐场,一时间,洋泾浜股票大涨。

杜清远因为成功地利用垃圾场反败为胜,一时间在上海滩风光无限。而另外一边的王氏企业却濒临倒闭,石锦麟故意在王雨秋面前说出现在王家的一切都是因为杜清远的报复,王雨秋的心里乱极了。

汉内破产,找到石锦麟帮忙,石锦麟不肯借钱给汉内,汉内怀恨在心,把石锦麟如何操纵橡胶股票、如何谋害杜清远的证据卖给杜清远,杜清远恍然大悟,原来罪魁祸首都是石锦麟,连王家都是受害者。魏晓风告诉杜清远王正德因为洋泾浜事件的打击瘫痪在床,杜清远非常震惊,他急于向王雨秋解释原委,于是请魏晓风约王雨秋见面。王雨秋拒绝赴约,杜清远只得请魏晓风把记录石锦麟种种罪行的材料交给王雨秋。看到这些证据,王雨秋彻底认清了石锦麟的卑鄙和凶险。

王雨秋向父亲请求可以去大康银行做事,帮助哥哥打理银行的生意。其实她是要暗地里搜集石锦麟吃里扒外的证据。

第十五集

石锦麟死死纠缠王雨秋,送她昂贵的首饰和礼物,带她出入于饭店酒楼。王雨秋不露声色地和他周旋,暗地里为铲除他做准备。在石锦麟拯救王氏大康企业的吹嘘下,王正德和王雨实均希望王雨秋尽快和他结婚。看到父亲病情稳定,王雨秋将有关石锦麟所作所为的全部真相告诉了父亲和哥哥,王正德父子大为震惊,王正德不顾身体虚弱,坚持要清除家族祸患。王正德请求王雨秋到大康银行帮助王雨实打理生意,王雨秋答应了父亲。

在病床前,王正德召集宁波商帮理事开会,石锦麟得意洋洋,以为多年苦苦期盼的一天就要来到,他不仅会成为王正德的女婿,而且会成为王氏企业理所当然的合法继承人。不料,王正德在会上毫不留情地把他的所作所为公布于众,并宣布将他逐出家门,断绝石锦麟与王氏家族的所有关系,并由儿子王雨实和女儿王雨秋全面接替自己掌管家族企业。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决定,石锦麟惊恐万分,他拼命恳求王正德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不肯承认以往的所作所为,却没有人会再相信他了,他灰溜溜地离开了大康银行,离开了王氏家族。

石锦麟来到酒吧借酒消愁。罗中立与英国人菲利普进行军火交易时,石锦麟来见罗中立,他与罗中立、菲利普一拍即合,石锦麟与菲利普合资开了一家五金行,表面是为黄浦江上的大小船只提供零配件,暗地里却与罗中立联合起来,大做军火生意,牟取暴利。

虽然王氏家族已经将石锦麟逐出家门,但石锦麟在外面仍以王正德义子自居,动不动就打起王正德的招牌,王雨秋告诉王雨实不以父亲的名义登报声明,断绝和石锦麟的所有关系,并报宁波同乡会备案,以正视听。对王家获取到有关他的罪证材料的事情,石锦麟始终疑惑不解。石锦麟新的合作伙伴菲利普带石锦麟去赌场玩乐,巧遇汉内,在汉内言谈中,他恍然大悟,事情败露于这个贪婪卑劣的洋瘪三。石锦麟气愤难平与汉内扭打在一起,却不是汉内的对手,被汉内打伤。恼羞成怒的石锦麟决定买通刀疤,除掉汉内。

第十六集

刀疤受石锦麟指使,在汉内回酒店的路上,将其杀死。巡捕房发现汉内的尸体,开始调查杀死汉内的凶手。因为汉内死前和石锦麟在酒吧发生冲突,于是石锦麟成为巡捕房重点调查的对象。狡猾的石锦麟故意对调查的巡捕说杜清远和汉内有仇,巡捕将杜清远抓进巡捕房加以审讯。

石锦麟来到王家送来一个大花篮,王雨实吩咐仆人不准石锦麟进门,并把大花篮从大门口搬走。石锦麟在王家门口大吵大闹,报社记者闻讯赶来采访拍照,正当不知所措之际,来王家做客的渡边一雄突然走出人群,以武力吓跑了石锦麟,渡边一雄的气势没有打动王雨秋,却吸引了罗静波的妹妹罗曼丽。

相貌堂堂的日本大来商社的大班渡边一雄格外引人瞩目,这个日本贵族的子嗣势力雄厚,背景不同寻常。他一出现,视线就紧盯着王雨秋,并且直言不讳地向王雨实道明自己的动机,说他喜欢王雨秋,希望能与王雨秋结成姻缘,并答应筹资八百万帮助大康商行渡过危机,否则大康目前的境地势必元气大伤,无力在上海滩称雄。王雨实瞠目结舌,一时不知如何应对。渡边一雄的提议让王雨实多日不得安宁,几经思索,他认为这是个拯救王氏家族的机会,他以兄长的身份希望妹妹成全王氏家族,这让王雨秋进退两难。

巡捕房为了早日结案,诬陷杜清远买凶杀人,杜清远受尽折磨却坚决不认罪。杜清明等非常焦急,他们请于老板帮忙,让无锡同乡会出面担保杜清远,却遭到巡捕房的无理拒绝。从种种迹象推断,这些很可能都是石锦麟使的诡计,但时间紧迫,杜清远随时有可能被判杀人罪。关键时刻,魏晓风说出目前只有一个人可以救杜清远。

第十七集

原来魏晓风口中目前唯一能证明杜清远清白的人就是王雨秋。魏晓风告诉杜清明,当初杜清远从海默尔手中买来的有关石锦麟的罪证是可以证明杜清远清白的唯一证据,而这份重要的证据就在王雨秋手里,再加上王雨秋又是英国剑桥法律系毕业生,如果王雨秋愿意拿出手里的证据,并且答应当杜清远的辩护律师,那么官司一定会打赢。杜清明知道哥哥与王氏的仇怨,为了哥哥,他决定去求王雨秋帮忙,得知来意,王雨秋拒绝了,因为此时的她,实在没有勇气面对如果帮了杜清远,家里人会怎么看她的后果。渡边一雄那边,又利用大康银行急需资金扭转局面的机会,逼迫王雨实劝说王雨秋答应他的求婚。

善良的王雨秋最终不愿意看到杜清远蒙受不白之冤,甚至为此付出生命。她决定帮助杜清远。由于王雨秋的出面,杜清远的官司峰回路转,她以充分的证据和理由,证明汉内这个建筑师的身份是伪造的,法庭撤销了对杜清远的控告。

杜清远为了表示对王雨秋的感谢,请她到咖啡厅。他们俩人默默对视,心中百转千回,王雨秋主动要与杜清远跳舞,用她独特的方式与心上人告别。她坦言自己此次是帮忙,希望对过去的情缘就此了断,从此两个人今生互不相欠,随即转身离去。

正当杜清远以为可以和王雨秋重新开始的时候,却看到报纸上刊登出渡边一雄与王雨秋结婚的消息。

渡边一雄和王雨秋的婚礼隆重举行,消息传遍了整个上海。婚礼场面盛大,极尽奢华,上海滩政界、商界等众多名人和富商都出席了婚礼,端庄高贵的王雨秋平静地将自己嫁给了渡边一雄。杜清远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最爱嫁作别人。王雨秋结婚后,杜清远心神恍惚,他把主要的生意都交给弟弟杜清明。于姗姗向杜清远表白心迹,遭杜清远的拒绝,于姗姗伤心不已。杜清明想要开导杜清远使其重新振作,结果杜清远喝得酩酊大醉。

第十八集

杜清远为了与于姗姗和解,去参加于姗姗的毕业典礼,并请她去看电影。杜清远委婉地把自己心里无法接受于姗姗的想法说出来,他告诉于姗姗,自己一把当她成妹妹,于姗姗负气而去。石锦麟让刀疤跟踪调查杜清远,意外发现了杜清远和于姗姗的关系,石锦麟心生一计,暗自谋划起来。

杜清明认识到要想长远立足,必须改变目前的经营模式,在实业上另辟蹊径。他的话语打动了杜清远,按照杜清远的个性,他更喜欢交易所里的生意气味,但弟弟的思考还是引起他的震动,于是经过兄弟俩的商议,他们决定出让游乐场和洋泾浜房地产的股份,在无锡老家创办永兴面粉厂。两人托魏晓风的关系偷偷进了洋人的面粉厂“取经”,杜清远凭其机智巧妙“取经”成功。

石锦麟为了接近于姗姗,设计让刀疤调戏于姗姗,关键时刻石锦麟出面,演了一出英雄救美的把戏。于姗姗对石锦麟心存感激。石锦麟趁机对于姗姗大献殷勤,很快博得了于姗姗的好感。他故意在于姗姗面前数落杜清远的不是,加重于姗姗对杜清远的恨意。

杜清明回到家乡,与杜娟四处寻找办厂的地点,终于找到一块非常好的地用来建厂。吕瑞兰眼看清明早已到了成家的年龄,而且和杜娟的关系愈加亲密,她担心会出事情,趁儿子回来办厂,为其定下亲事,娶粮商之女吴若英为妻。忠厚的杜清明根本无力把握自己与杜娟的命运,只能听从母亲的安排,让杜娟伤心不已。

王雨秋与渡边一雄的婚姻不过是一场交易,渡边一雄不满王雨秋对他的冷漠,认为王雨秋对杜清远余情未了,心中暗恨杜清远。




                 页码:  第1页   第2页



精彩剧照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