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诺时空zolsky.com
首页
新闻资讯
反病毒中心
qq表情大全
软件下载
科技与教育
文秘与写作
电视剧
电影
实用查询
上网导航
技术论坛
电视剧频道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在那遥远的地方
主要角色
李幼斌饰韦铁

李幼斌饰韦铁

殷桃饰袁鹰

殷桃饰袁鹰

沈晓海饰丁浩天

沈晓海饰丁浩天

吴健饰吕强

吴健饰吕强

宋汶霏饰韦洁

宋汶霏饰韦洁

顾艳饰桂红云

顾艳饰桂红云

储智博饰袁有生

储智博饰袁有生

徐松子饰翠莲

徐松子饰翠莲

姬他饰方扬

姬他饰方扬

张喜前饰邵连长

张喜前饰邵连长

李屹饰文凯

李屹饰文凯

库比努尔饰阿依古丽

库比努尔饰阿依古丽


片名:在那遥远的地方
制片人:刘燕军
编剧:雷献和 仲跻敏
导演:俞 钟
主演:
李幼斌饰韦 铁 殷 桃饰袁 鹰
沈晓海饰丁浩天 吴 健饰吕 强
宋汶霏饰韦 洁 储智博饰袁有生
徐松子饰翠 莲 顾 燕饰桂红云
姬 他饰方 扬 张喜前饰邵连长


点这里下载电视剧 -> 下载地址 [本地下载]




剧情介绍

  第 一 集

  风雪中,战士们推着卡车艰难的行进,袁鹰已经处于昏迷状态。袁鹰的画外音:如果还能有一次选择,我还会选择昆仑山……

  七十年代初。昆仑军区来学校招兵。同学们都踊跃报名。袁鹰、丁浩天、吕强、方扬都报了名,接兵的连长文凯看袁鹰体质弱,不让她报名,因为昆仑山上实在是太艰苦了。袁鹰回家就缠着父母亲想办法,父亲袁有生是刚刚被解放的老干部,他同意给女儿找找人。

  丁浩天和袁鹰是邻居,平时都是丁浩天照顾着袁鹰,两人亲如兄妹。丁浩天和吕强、方扬都喜欢袁鹰,但丁浩天不敢直接向袁鹰表达心意,吕强则敢说敢干。晚上,吕强把袁鹰约到公园,向袁鹰表达爱意,送给袁鹰一个漂亮的发卡做纪念。吕强突然亲吻了袁鹰,被人发现,当作流氓一路追赶。两人跑到丁浩天家藏起来,他们的行色引起丁浩天的怀疑。

  袁鹰回到家,想到吕强亲吻之事,心里害怕,但又甜丝丝的,女孩的情窦初开。

  文凯来拜访袁有生,带来了一封信。袁有生和妻子翠莲看见信大吃一惊,以为韦铁违背了当年的承诺。袁有生和翠莲得知袁鹰要去的正是韦铁的部队,不让袁鹰当兵了。为此,袁鹰和父母亲大闹一场。翠莲生气,要打电话找韦铁评理,被袁有生按住。

  韦铁要上边防哨所去视察,桂红云在帮助整理东西,电话铃响了,女儿韦洁抢先接电话,里面却没有声音,韦铁问是谁的电话,韦洁拨过去问总机,总机说是地方的长途。韦铁没当一回事,桂红云则心里发虚了。

  丁浩天、吕强、方扬跟部队走了,袁鹰心空了,她不甘心,回家找到韦铁的来信,自己搭车去追赶队伍。

  第 二 集

  袁鹰一路艰辛的追上了军列,又被班长张保国赶走。丁浩天为此和张保国结下梁子。吕强为袁鹰担忧,一路情绪低落。丁浩天一直怀疑吕强对袁鹰做了什么,心里郁闷。

  袁有生和翠莲下班回来,看见袁鹰留下的条,知道袁鹰去昆仑山了,翠莲哭了,她担心袁鹰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回到韦铁和桂红云的身边。袁有生也有此担心,但是他不能说,他再三向翠莲担保韦铁是一个水泼出去不会收回来的人,但是文凯的到来又不好解释。

  新兵们来到军区,老兵们出来欢迎,军区医院的医生护士韦洁、阿依古丽等人也都去了。农村兵刘大昭看见女兵很是新奇,尤其是看见新疆女孩阿依古丽。

  袁鹰搭煤车来到乌鲁木齐,一路艰辛,衣衫褴褛的寻找到军区,找到韦铁。她见到韦铁就哭了,她说自己是袁有生的女儿,叫袁鹰,来找韦铁当兵。

  思念了十八年的女儿突然到来,韦铁又惊又喜。他一边安排袁鹰吃饭,一边躲到里间办公室给袁有生打电话,告诉他袁鹰已经到来。袁有生在电话那头说他相信老战友会遵守当年的承诺,也很放心,但是他不放心两个女人。韦铁听出袁有生的弦外之音,向袁有生保证,一定不和袁鹰相认,一定会把袁鹰送回去。

  韦铁打完电话出来,看见袁鹰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以为她生病了,吓坏了,亲自背着袁鹰往医院跑。

  第 三 集

  韦铁背着袁鹰习惯性的来到找当医生的妻子桂红云,走到门口才猛然想起不能让桂红云看见袁鹰,赶紧背着袁鹰上楼。韦洁就是外科的卫生员,看见父亲亲自背着袁鹰来,很意外,跟在后面张罗,她看见父亲背上的女孩衣服又脏又破,以为是个乞丐,韦铁随口承认了,韦洁对袁鹰产生了厌恶心理。

  韦铁在急救室外面等着,一直到院长出来告诉他袁鹰是因为太累,睡着了,才放心的里去。韦铁关照院长和韦洁一定要照顾好袁鹰。韦洁见父亲如此重视一个要饭的女孩,心里不服气。

  韦铁看见袁鹰如此胸有大志,高兴坏了,唱着小曲回到家。他突然想起应该给袁鹰换换衣服,就自己跑进韦洁的房间翻箱倒柜,找出韦洁最好的衣服,叫勤务员送到医院去。

  韦洁见勤务员把自己最喜欢的衣服送来给袁鹰,舍不得了,把衣服又藏起来,拿回家,向桂红云告状。韦铁见衣服又拿回来了,很生气,就让韦洁罚站。桂红云批评这件事是韦铁做得不对,韦铁得意洋洋的喝酒庆祝,他几次忍不住要说出袁鹰的事。晚上睡觉的时候在梦里笑醒。

  袁鹰想留在部队,她是一个闲不住的人,每天帮助护士们打扫卫生,脏活累活抢着干,大家都喜欢她。袁鹰不小心摔坏了桂红云的血压仪,被桂红云狠狠地批评了一顿。袁鹰再也不敢进桂红云的办公室了。

  韦铁见袁鹰身体好了,要送袁鹰回家,袁鹰不肯走。韦铁不敢让袁鹰来家里住,让院长安排,院长把袁鹰带进韦洁的宿舍。韦铁决定过几天送袁鹰回家。

  边防哨所的生活非常枯燥,而山下的人上去一趟又不容易,因此医院的医护人员除了本职工作以外,在文艺上都会一手,好在上山巡诊的时候进行慰问演出。韦洁是宣传队的创作员兼报幕员,柳荫是歌唱演员,阿依古丽是舞蹈演员,她们住在一间屋里。韦洁生性刁钻古怪,又聪明绝顶,争强好胜,看不起袁鹰,见大家都对袁鹰好,就心怀妒忌,处处为难袁鹰。

  第 四 集

  袁鹰和丁浩天、吕强、方扬联系上了,吕强假装看病来看她,丁浩天也来看袁鹰,他们因此认识了韦洁。

  桂红云来找文凯询问寻找袁有生的事,文凯因为受了韦铁的批评,没敢告诉她袁鹰已经来到部队。桂红云不甘心,又背着韦铁给袁有生写信,表达了自己思念女儿之情。翠莲见到信,心惊肉跳,夜里睡不着觉,老是梦见袁鹰不认自己了。

  翠莲打电话找韦铁,告诉他桂红云来信的事。韦铁回家向桂红云发脾气,说新账老账一起算。桂红云不相让,向韦铁要女儿。这是韦铁的软肋。十八年来,桂红云一直思念着大女儿,韦铁心有愧疚,因此每每桂红云提出要女儿的时候,韦铁就自动退避三舍。

  韦铁去军区开会,把袁鹰带到乌鲁木齐。袁鹰走得很急,没来得及和吕强他们告别。韦铁依依不舍的把袁鹰送上回家的火车。      

  韦铁开完会,在军区门口被袁鹰拦住车头,原来袁鹰从前面上了火车,又从后面下了车。韦铁没有办法,只好把袁鹰又带回军区,他的心里更加喜欢袁鹰。

  袁鹰来找吕强,营房内外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影。袁鹰推开宿舍的门,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一张张没有铺盖的床。袁鹰以为新兵们已经上山了。多日来经历的苦难和委屈洪水般的涌上来,袁鹰孩子般的号啕大哭起来。

  柳荫出主意让袁鹰去找韦铁,袁鹰对韦铁实行了死缠战术。桂红云看见每天早上袁鹰都到家门口来等候韦铁,又听韦洁说袁鹰是想开后门当兵,心里有些不屑,叫袁鹰不要再来了,袁鹰照来不误。

  韦铁被搞得很狼狈,没有办法,打电话把袁鹰的情况告诉袁有生。翠莲急坏了,和袁有生赶到部队。


          

          

          

  第 五 集

  袁鹰知道父母亲要带自己回家,躲着不肯相见。翠莲去医院寻找袁鹰,遇到桂红云。桂红云不认识翠莲,以为她是来看病的,叫她在门口排队。翠莲一听说桂红云就是韦铁司令员的妻子,吓得跑出医院。翠莲不敢再去医院找袁鹰,只能在医院外面徘徊。

  翠莲用亲情规劝袁鹰,用绝食威胁袁鹰,袁鹰就陪着翠莲绝食。

  袁有生怀念战友,韦铁带他上山,袁鹰一定要跟着去,韦铁让人拿来氧气袋,带着袁有生和袁鹰上山了。一路上袁鹰高原反应严重,袁有生关心呵护,韦铁更加着急,但他不敢表现出来,怕袁有生有想法。

  袁有生来到当年战斗过的地方,来到战友的墓地,伤痛不已,感慨万千。回想起当年和韦铁并肩战斗,把热血洒在这片土地上的往事,袁有生和韦铁都夜不能寐。

  边防连连长邵卫东在哨塔下举行了最隆重的升旗仪式,欢迎老指导员袁有生的到来。看着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袁有生激动得热泪盈眶。

  韦铁以为袁鹰害怕高原反应,不敢再当兵了,没想到袁鹰被深深的震撼了,她更坚定了留下来的决心。

  袁有生被女儿感动了,从山上下来就做翠莲的工作。翠莲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袁鹰留下,韦铁向袁有生和翠莲保证决不和袁鹰相认。

  火车站,翠莲抱住袁鹰不放,袁有生和韦铁无言相对,挥泪告别。

  第 六 集

  袁鹰参加新兵连的训练了,新兵们都情绪高涨,一个个口号喊得山响。进行个人负重考核了,战士们全副武装越野长跑。袁鹰体力跟不上,丁浩天把所有的负载物都背到自己身上,结果两个人还是超时。张保国发脾气了,丁浩天为袁鹰辩解,张保国给丁浩天下马威,罚丁浩天去操场跑步。丁浩天发了牛脾气,一直在操场跑步,被韦洁看见,韦洁好奇的在一边看着丁浩天。

  下午学习的时候,张保国突然想起丁浩天还在操场,让方扬去叫他回来,但是丁浩天坚持要张保国自己来当面下达回去的命令。文凯带着张保国来到操场,把已经筋疲力尽的丁浩天架回去。韦洁看到这一幕,对丁浩天产生了兴趣。

  新兵暗地里悄悄议论各自的去向了。韦洁看见几个新兵常常来找袁鹰嘀嘀咕咕,不顺眼,不冷不热的说袁鹰。袁鹰和她争执起来。韦洁一怒之下,摔坏了吕强送给袁鹰的发卡,柳荫用火钳把发卡粘在一起,但还是留下了痕迹,这让袁鹰心疼。袁鹰和韦洁开始产生矛盾。

  吕强加紧和张保国拉关系,送香烟给张保国,又打丁浩天的小报告。丁浩天和吕强的关系也越来越紧张。丁浩天、方扬拿吕强送烟给张保国说事,袁鹰心里袒护吕强。

  星期天,张保国叫丁浩天打扫厕所,叫袁鹰和吕强出黑板报。韦洁看见黑板报上的一首诗,就查问作者。韦洁找到正在打扫厕所的丁浩天,把他走了,却让袁鹰打扫厕所,丁浩天不服气,但是新兵必须服从老兵的命令。袁鹰有苦说不出,丁浩天只能跟着韦洁走,但是他对韦洁没好印象了。

  分兵工作开始了,张保国暗示新兵写血书表示决心。吕强找来猪血。吕强和方扬、刘大昭偷偷用猪血写成决心书,被丁浩天发现,事闹大了。文凯大发雷霆,叫他们卷铺盖回家。韦铁教导文凯、张保国如何爱兵带兵。

  韦铁亲自来新兵们颁发领章帽徽。韦铁告诉新兵们领章帽徽是烈士的鲜血染红的。韦铁烈士们是为祖国和人民献出宝贵的生命。韦铁要新兵们永远记住:一切为了祖国,一切为了人民!

  军区开联欢会。新兵们穿着崭新的军装,高高兴兴的来到礼堂。联欢会上,柳荫演唱了丁浩天作词,韦洁谱曲的歌子。这让吕强嫉妒。阿依古丽擅自把舞蹈《美丽的新疆姑娘》改成了《美丽的新疆老大妈》,受到热烈的欢迎。

  表演结束,新兵分配。吕强、丁浩天、刘大昭被分配到圣女峰哨所,方扬留在了军区汽车团,袁鹰被留在医院当护理员。

  袁鹰想上昆仑山上的医疗站,跑去找韦铁。韦铁很严肃的下了命令,并告诉袁鹰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袁鹰无话可说了。

  要分手了,几个人依依不舍,在新兵连的这段日子里,他们的情意更加深了。他们互相题写临别赠言。丁浩天给袁鹰写了一首诗,悄悄放在袁鹰的笔记本里,被吕强看见,取出来,当作自己的送给袁鹰。袁鹰相约昆仑山上见。四个人激情满怀,面对着遥远的昆仑山背诵“横空出世莽昆仑……”。

  第 七 集

  昆仑山上严重的缺氧让吕强和刘大昭都病倒了,这是每一个上山的人都要过的关口。炊事员老蔫来检查吕强的身体,吕强不愿意,和老蔫闹别扭。丁浩天还在坚持着,老兵们都关注着他,还有些幸灾乐祸的等着他病倒。

  老蔫带着丁浩天到几里外的河里去凿冰回来化水吃,因为河里的水甜。老蔫告诉丁浩天,除了丁浩天,边防连还没有一个人上山来没有反应,所以大家都特别的关注着丁浩天。

  吕强吃不了山上的苦,想下山。文凯和方扬运送物资来到边防连,离开的时候,丁浩天发现吕强和他的包不见了,他爬山走近路追车。为了拦住下面的车,丁浩天从山上推下石头示警。石头差一点就砸到方扬的车。

  吕强果然躲在方扬的车上。吕强痛哭流涕,请求丁浩天和吕强为自己保密。丁浩天和方扬答应了吕强。大胡子也请文凯为了圣女峰哨所的名誉保密。大胡子、丁浩天把吕强带回了边防连。大胡子批评了两个人,把这件事压下来了。

  医院,大家都想接受党的考验,踊跃报名参加医疗队。袁鹰也报了名。因为名额有限,大家又都想去,就必须进行业务和体能方面的考核。桂红云对袁鹰有成见,说新兵会成为累赘,并且业务上还没有入门。袁鹰找到院长请战。桂红云认为袁鹰是拿院长来压自己了,勉强同意让袁鹰参加考核,让她用成绩说话。

  袁鹰起早贪黑的进行业务和体能训练,阿依古丽和柳荫都帮助她。袁鹰的业务和体能都考了第一名,桂红云这才无话可说。

  医疗队的人选定下来了,由桂红云带队,有韦洁、阿依古丽、柳荫,袁鹰也参加了。上山那天,韦铁来送行,他悄悄告诉桂红云多关照袁鹰,桂红云不以为然。韦铁再三叮嘱袁鹰要保重身体,不要逞强,而韦洁就在一边,韦铁就好像没看见,韦洁心里不高兴。

  第 八 集

  边防连接到医疗小分队要来体检并慰问演出的消息,战士们都高兴得疯了,一个个忙着做准备工作。可是医疗小分队跟着车队上到一半,女兵们坚持不住纷纷倒下了。袁鹰高原反应也很严重,她咬牙坚持着。到了三十里营房医疗站,桂红云决定女同志留下,男同志继续上山。袁鹰说自己能坚持。桂红云同意她上山了。韦洁让袁鹰带一封信给丁浩天,向他约稿。

  战士们做好了迎接医疗队的准备,但是又得到医疗队的女兵们来不了的消息,情绪一落千丈。袁鹰跟方医生来了,就象仙女从天而降,战士们喜出望外,热烈欢迎她的到来。吕强心虚,躲着袁鹰。袁鹰给方医生当下手,给战士们检查身体。一些调皮的战士没病也说有病,反复的去体检,为的是多看一眼袁鹰。体检结束,战士们兴致高昂,要袁鹰表演节目,袁鹰和战士们唱了一首又一首歌,袁鹰突然因为缺氧晕倒了。

  战士们都争着抢着给袁鹰干活,拿出自己最好的东西给袁鹰。夜里刮起了大风,门被刮开了,袁鹰害怕,跑到男兵宿舍,张保国帮着在最里面铺了一张床,紧靠着吕强。战士们即高兴又嫉妒。

  老蔫每天都要带着丁浩天到几里外的河里去凿冰回来化水吃,因为河里的水甜。袁鹰就跟着老蔫、丁浩天去看凿冰,搭搭手。

  丁浩天几次暗示写给袁鹰的诗,袁鹰以为丁浩天知道了吕强给她的诗,不好意思,回避这个话题。老蔫看出丁浩天的心思,告诉他男子汉看上了就要大胆的冲上去,不要婆婆妈妈。

  袁鹰责怪吕强怎么让丁浩天知道了诗歌,吕强说他就是要让边防连,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喜欢袁鹰。袁鹰感到很幸福。吕强说了山上的艰苦,连一点绿色都没有,他想下山。袁鹰鼓励吕强坚定信念。

  第 九 集

  老蔫要回家和一个小寡妇结婚了,他向大胡子推荐丁浩天代理自己的工作,丁浩天不愿意当炊事员,心里很委屈,他不再搭理老蔫,暗地里和老蔫较劲。吕强对老蔫检查他身体的事一直耿耿于怀,他把小寡妇的事情告诉了大家。老兵们拿老蔫开玩笑,激怒了老蔫。老蔫一怒之下不小心砍伤了自己的腿。

  袁鹰要搭车下山了,丁浩天为袁鹰找雪莲去了,吕强舍不得袁鹰走,自己躲起来抹眼泪。战士们收罗自己的东西,要送一个最好的礼物给袁鹰。邵卫东说哨所缺氧不缺精神,最好的礼物就是精神,他们把精神送给袁鹰。袁鹰在战士们的簇拥下登上哨塔。她站在哨塔上,亲手升起国旗。袁鹰看着头上飘扬的五星红旗,心里无比的自豪。

  丁浩天寻找雪莲走出很远,夜里没赶回来。边防连炸锅了,邵卫东派出人马出去寻找。第二天丁浩天回来了,被关了禁闭。

  大胡子叫老蔫跟袁鹰一起下山。老蔫临回家之前又去河里凿冰块,准备让战士们多吃一段日子。丁浩天被关了禁闭,袁鹰知道老蔫腿上有伤,不放心他一个人去,就跟着去了。路上,老蔫心脏病突发,牺牲了。

  桂红云闻讯带着医护人员赶到边防连,她找袁鹰了解情况,袁鹰只说都怪自己。韦铁赶来了,一路上他心急如焚,他一来就去看望袁鹰,桂红云认为韦铁太袒护袁鹰了,两个人发生了争执。战士们集体来为袁鹰请功。

  韦铁带着袁鹰下山了,桂红云和韦洁搭车同行。战士们念念不舍的和袁鹰告别。韦铁见战士们这样喜欢袁鹰,心里很感动。韦洁感到落寞。丁浩天悄悄把雪莲塞给袁鹰。

  韦铁的车上,韦洁反应严重,向桂红云撒娇,桂红云把她抱在怀里,小心呵护。袁鹰则自己蜷缩在车的拐角。韦铁不时地从后视镜里看着后面的母女三人。看着袁鹰和韦洁巨大的反差,他实在忍不住了。他把桂红云和韦洁叫下车,让她们搭后面的大卡车。桂红云不解,问为什么,韦铁吼起来,说袁鹰也是一个女儿,桂红云为什么就不能像对自己的女儿一样对待她,给她一点关心和照顾。

  韦铁脱下身上的大衣,铺在后车座上,叫袁鹰躺下,那样可以舒服一点。桂红云和韦洁看着韦铁,她们不明白韦铁为什么会变得如此柔情。

  车往山下走,袁鹰躺在后车座上,想着老蔫,默默地流泪。韦铁心疼袁鹰,心里在流泪。

  袁鹰回到医院,因为在山上表现特殊,受到嘉奖,韦铁高兴得什么似的,亲自来医院慰问。桂红云也另眼看袁鹰了,还向院长提出要送袁鹰去进修。

  第十集

  一年过去了,袁鹰已经熟练的掌握了护理业务,桂红云把她要到了她的科里。袁鹰还写了入党申请书。

  翠莲得知桂红云把袁鹰要到自己的身边,心里忐忑不安。

  袁鹰惦记着吕强,几次向方扬打听吕强的情况,方扬支支吾吾。袁鹰不放心,写信鼓励吕强,要和他比赛谁先入党。

  天气预报即将有强暴风雪来临。军区下达了紧急命令,要求各单位做好抗击暴风雪的准备,要不损失一台车,不牺牲一个人。

  边防连,一群牧民转场,粮食不够,丁浩天拿出一些馒头给他们。丁浩天发面准备做馒头。丁浩天看见天不好了,赶紧去后山凿冰,想在暴风雪来临之前做些储备。

  文凯的车队路上遇到塌方,车队被堵在路上。边防连得到消息,邵卫东带领战士们准备出征抢险,他发现平时储备的备战馒头很少,又找不到丁浩天,只好留在刘大昭值班,自己带着队伍,带着仅有的几个馒头出发了。

  韦铁上山视察,也来到塌方现场,他指挥车队驾驶员们在这边抢险。大胡子带着边防连战士在那头抢险。丁浩天回到边防连,得知情况,知道自己闯祸了。

  一对维族夫妇送来受伤的孩子,是个稀有的RH血型,库里没有储备了,韦洁出来献血了,但是不够,桂红云着急了,叫人赶紧寻找血浆,袁鹰说自己也是RH血型,桂红云没有多想,就叫人赶紧给袁鹰抽血。袁鹰和韦洁同时躺在对面床上,韦洁觉得奇怪,为什么自己的血型和自己最不喜欢的人一样。袁鹰问韦洁自己今天为病人输血,像不像一个党员。

  第十一集

  天边,乌云压上来,暴风雪要来了。抢险的战士们又累又饿,加上缺氧,已经倒下好几个人。邵卫东鼓动战士们加油,在暴风雪到来之前打通道路。韦铁也亲自上阵了。道路打通了,吕强晕倒了。

  抢险的战士和韦铁回到了边防连。吕强病情严重,昏迷不醒,韦铁让文凯、方扬和张保国送他回军区医院。他们连夜赶路,吕强生命垂危。

  边防连,大家开会帮助丁浩天,韦铁要求严肃处理丁浩天。邵卫东问丁浩天为什么不准备战备粮,丁浩天不解释。邵卫东为丁浩天求情,说丁浩天是一个难得的人才。韦铁把邵卫东熊了一顿,说保卫祖国边防靠的是战士,而不是秀才。韦铁从此不喜欢丁浩天。

  丁浩天来到老蔫的坟上,向老蔫诉说。邵卫东寻找过来,他叫丁浩天振作起来。

  医院,袁鹰精心护理吕强,她把丁浩天送的雪莲给吕强吃了,两个人的感情得到进一步发展,但是他们都是战士,不敢公开的恋爱。袁鹰把自己写的第二份入党申请书拿给吕强看,请吕强提意见。吕强惦记着下山,他把希望寄托在袁鹰身上,不断的打听韦铁的情况,试探袁鹰的口风。

  韦铁来医院看望吕强,他叫韦洁为吕强写一个节目,表扬边防战士这种为国献身的精神。韦铁看出袁鹰和吕强关系不一般,询问吕强,吕强说他们仅仅是同学关系。韦铁警告吕强和袁鹰要遵守条令。韦铁其实是心里喜欢上吕强,有心栽培吕强了。

  吕强成为抢险英雄登上报纸,还到处作报告。袁鹰在台下看着台上吕强的英雄形象,心里充满骄傲。

  第十二集

  吕强的出现让韦铁觉得应该在新兵里发展一批优秀分子入党,政治处把通知下发到各个单位。袁鹰、吕强都很兴奋,更加努力工作。韦洁也想入党,积极表现,也不象平时那样盛气凌人了。韦洁还拿吕强的事造势,为吕强写稿子、编节目,跑前跑后。阿依古丽和柳荫看穿韦洁的动机,到处帮助袁鹰游说、做工作。韦洁知道了,和阿依古丽、柳荫反目,回家请桂红云帮忙拉票。韦铁知道了,把韦洁狠狠地熊一顿,桂红云袒护韦洁。

  边防连通过了吕强入党,方扬为丁浩天打抱不平,暗示袁鹰吕强逃兵的事,袁鹰没听出来。吕强害怕方扬把事情挑明,小恩小惠的收买方扬。袁鹰不了解真相,帮助吕强和方扬和好。

  医院党支部投票的结果出来了,还是袁鹰的票最多,韦洁的票最少。韦洁觉得没有面子,回家大哭一场。韦铁教韦洁做人的道理,叫她向袁鹰学习。韦洁不服气,揭发袁鹰和吕强谈恋爱,这件事惊动了整个军分区。

  袁鹰很害怕,不敢去找吕强商量,偷偷给丁浩天打电话,丁浩天要袁鹰赶紧和吕强断了,袁鹰不愿意听,把电话挂了。丁浩天着急连夜写信给袁鹰。他绕着弯子表达自己对袁鹰的心意,但是看起来都是教育帮助袁鹰的话。

  这段日子里,袁鹰整天提心吊胆。阿依古丽和柳荫责怪韦洁报复,在宿舍里闹得韦洁不得安宁,韦洁只好回家住。但是韦铁平时是不许韦洁住在家里的,桂红云只好瞒着韦铁,让韦洁晚上偷偷的回家。但还是被韦铁发现了,把她赶回宿舍。

  文凯代表政治处找吕强谈话,吕强一口否认了谈恋爱的事。文凯又找到阿依古丽和柳荫谈话,两个人都说袁鹰没有谈恋爱。袁鹰装作生病不敢去医院上班了。韦铁以为袁鹰真的生病了,带着桂红云来给袁鹰看病。袁鹰怕被查出是装病,更害怕了。

  第十三集

  桂红云没有查出袁鹰是装病,说袁鹰是献血以后没有好好休息,身体太弱了,给她开了三天假。韦铁亲自买了营养品送来。文凯也没有找袁鹰谈话。袁鹰自己向韦铁坦白了和吕强的关系。

  方扬带来军区要处理丁浩天的消息,袁鹰和方扬找到韦洁,请求韦洁向他父亲求情,免予丁浩天的处分。韦洁不愿意帮袁鹰,但想帮丁浩天。韦洁回家替丁浩天求情,韦铁痛恨这种说情,把袁鹰、韦洁狠狠批评一顿,并且要加重了对丁浩天的处罚。韦洁和袁鹰后悔不已。

  晚上,袁鹰和韦洁都在宿舍里给丁浩天写信,两个人还商量着写什么内容。韦洁看了袁鹰给丁浩天的信,但是不肯把自己的信给袁鹰看。这是袁鹰当兵以来两个女孩的第一次亲密合作。

  军区的命令下来了,吕强立了功,而丁浩天则背了一个处分。丁浩天心里难过,来到老蔫坟上。当他想起做饭的时间,匆匆赶回驻地的时候,大胡子已经帮他做好了饭。大胡子给丁浩天端来一碗面汤,丁浩天的眼泪落在汤里。

  韦铁召见了吕强,他勉励吕强好好学习,积极进步,争取早日入党。为保卫边防建功立业。吕强受到很大鼓舞。

  吕强病好了,要回边防连了,他来向袁鹰辞行。吕强回到边防连,受到英雄一样的欢迎。丁浩天沉默着。

  袁鹰托吕强给丁浩天带去一罐头盒子蒜苗,鼓励他跌倒了,爬起来,向前赶。丁浩天受到启发,在罐头盒里培植蒜苗,在高原上能看着绿油油的蒜苗,战士们都很兴奋,都精心呵护着,丁浩天的脸上出现笑容了。

  袁鹰、吕强终于入党了。韦铁打电话向袁有生和翠莲报喜。文凯送来一封感谢信,感谢边防连送干粮给他们,让他们安全到家。韦铁叫通报表扬边防连。

  第十四集

  因为去年上山巡诊很多人不能抵抗高原反应,上不了哨所,韦铁耿耿于怀,他一再的说,如果战争突然来临,医院拉不上去怎么办?

  院长压力很大,开了几次会,提出在大雪封山前让医疗队上山为每一个边防战士做一次体检,同时进行高原训练,加强医护人员的战斗力。

  医疗队要上山了,医院忙着做各项准备工作,业余宣传队也忙着排练节目。袁鹰参加排练歌颂吕强的三句半《新战士吕强》,她在演这个节目的时候心里总是美滋滋的。

  韦洁因为帮助丁浩天没成反而添了乱,有心补偿,就在仓库里寻找被封存的诗集,想带给丁浩天,管理员叮嘱韦洁不要动贴着封条的书,这些书都是毒草。韦洁趁管理员不注意,偷了几本书,还偷偷的给丁浩天写了一封信,放进书里。

  桂红云身体已经不适应上高原了,院长叫她在医院留守。她不放心韦洁,想请袁鹰一路多照顾韦洁,她说看见袁鹰就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她得知袁鹰比韦洁大一岁,就让韦洁认袁鹰为姐姐。

  医疗队要出发了,桂红云还是背着背包来了,她不放心那群女孩子。

  为了欢迎医疗队,尤其是得知袁鹰也来,边防连的战士们都高兴疯了,他们拿出最好的东西,还商量着给袁鹰表演一个节目,这个任务落在了丁浩天的身上。丁浩天倾注全部感情,给袁鹰写了一首《鹰之歌》,贴在墙上,战士们都学着背诵,晚上连觉都不睡了。

  吕强从《鹰之歌》里感觉到丁浩天还暗恋着袁鹰,很不高兴,告诉丁浩天自己已经和袁鹰确定了恋爱关系,叫丁浩天不要插一脚。为了发泄心里的怨气,吕强剪了丁浩天培植的蒜苗。蒜苗都萎了,张保国认为是丁浩天没尽到责任。

  第十五集

  医疗队终于来到边防连,边防连像过年一样热闹。医疗队的女孩们为战士们体检,还给他们洗衣缝被。战士们集体表演了他们的诗朗诵《鹰之歌》,韦洁看见战士们那样喜欢袁鹰,又羡慕又嫉妒。宣传队员们也表演了节目。他们克服了缺氧带来的痛苦,努力坚持,晕倒了好几个人,他们苏醒过来继续上台。战士们感动得都不让他们再演。

  丁浩天问袁鹰吃了雪莲以后身体好些没有,袁鹰说让吕强吃了。丁浩天气坏了,揪住吕强,叫他赔一朵雪莲。吕强往地上吐一口,说还你。丁浩天要打吕强,被袁鹰拦住。丁浩天生气,不搭理袁鹰。

  丁浩天跑到老蔫的墓前坐着,袁鹰追来了。丁浩天流泪了,说要不是为了那一朵雪莲,他就不会关禁闭,老蔫就不会死。袁鹰呆住了。

  桂红云高原反应严重,袁鹰和韦洁轮流照顾她。韦洁拿出那包书准备送给丁浩天,出门的时候遇到桂红云,她不敢让母亲看见,就让袁鹰去送。袁鹰把书送给丁浩天,丁浩天把书放在桌上,吕强和刘大昭把书换了。

  韦洁一直没有收到丁浩天的回音,心里犯嘀咕,几次找丁浩天试探,丁浩天懵懵懂懂,所答非所问。当韦洁知道了丁浩天拿到的是一包毛选,震惊了,她怀疑袁鹰做手脚了,和袁鹰闹,袁鹰委屈死了。

  韦铁在军报上看见《鹰之歌》,问文凯作者是哪个单位的。文凯说是边防连那个受处分的炊事员,也就是去年牧民写信表扬的兵。战士们看见军报上的《鹰之歌》,他们为丁浩天高兴,更为袁鹰骄傲。军区来了命令,丁浩天去政治部宣传处帮助搞新闻报道,过几天准备跟医疗队一起下山。

  韦洁高兴坏了,话里话外的向丁浩天表示好感。丁浩天心里装的是袁鹰,就假装糊涂。丁浩天开始回避韦洁,韦洁感到失落。


                 页码:  第1页   第2页

精彩剧照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