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诺时空zolsky.com
首页
新闻资讯
反病毒中心
qq表情大全
软件下载
科技与教育
文秘与写作
电视剧
电影
实用查询
上网导航
技术论坛
电视剧频道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钻石情缘


片名:钻石情缘

类型:生活剧 言情片

国家/地区:新加坡

主演:

林湘萍 饰 李善奇      方展发 饰 扬至耘

谢宛谕 饰 张美雅      金银姬 饰 陈宇春

陈澍城 饰 张铭生



点这里下载电视剧 -> 下载地址 [本地下载]




剧情介绍

第1集

李善奇是个土生土长的台湾辣妹,从小和母亲相依为命,后来母亲病逝,为了要养活自己,不惜卖弄色相,当起槟榔西施。善奇有个同居男友,是个小混混,为求上位,不惜把善奇拱手让给老大。善奇险些就遭老大强暴,为了逃出魔掌,把老大打伤了,因而被黑帮追杀,危急间,善奇想起了母亲的遗言,于是,带着母亲的遗物来新加坡寻找素未谋面的生父张铭生。

善奇抵新后,马上就乘着德士前往父亲家。怎知,这已经是二十年前的地址,早年的住宅区已变成高耸入云的大厦,就连电话号码也联络不上了!善奇没办法,暂时入住廉价酒店,茫然失措的善奇只好从电话簿下手,把所有叫着张铭生的联络号码和住址抄下,打算挨家逐户去寻找!

张铭生已有自己的家室,是名珠宝商,有妻陈宇春和独女张美雅,美雅是个珠宝设计师,聪慧但心胸狭隘。美雅一直倾心于杨氏集团的继承人杨至耘,正当她忙碌张罗着个人的珠宝展时,收到至耘献来的花篮,令她心花怒放,后来得悉在香港打天下的至耘已回来新加坡,倍感开心。

至耘阔别新加坡数年,十分怀念本地美食,在前往小贩中心途中,险些撞上善奇,这场不愉快的邂逅,埋下了两人日后的情缘。两人跟着又再次在小贩中心巧遇,这一次,至耘对善奇奋不顾身,行侠仗义的精神,留下深刻印象,并暗中拍下了善奇的照片。。。

人生地不熟的善奇,糊里糊涂的摸上了红灯区寻找父亲,还被阿伯误当是流莺,被调戏一番,又倒霉的遇上小偷,小包包被扒走,护照和金钱都遗失了!令善奇大表气煞,这时,善奇遇上了冷气公司的落魄小老板萧飞,萧飞误把善奇当流莺,见警察在扫黄,好心叫她逃,却害得善奇被警察逮住,还在警局蹲了一晚。

第2集

翌日,警察盘问善奇,善奇道出自己来新寻父的动机,一再的澄清自己并非来卖淫,警察不信,善奇大闹警局,惊动了陈树堂警官,善奇道出来龙去脉,同时,还出示了寻找生父的证物,一张陈年照片,树堂看了照片一眼,暗感惊讶……警方经过查证后,证实善奇的旅客身份,无罪释放善奇。

善奇带着所剩无几的钱,正苦恼的走在路上,不知何去何从时,善奇再次遇到了萧飞,马上追前去,臭骂萧飞一顿,还闪了他一拳!萧飞感到很冤枉,好心被雷劈,反怪善奇的穿着打扮,难怪人家会把你误当是流莺。萧飞道歉后,善奇还不罢休,见他有车,灵机一动,强逼萧飞载她去找人。两人找了好几间,都徒劳无功,萧飞好奇的问善奇找谁,善奇不说!善奇后来知道萧飞没助手,自告奋勇要帮萧飞,条件是要萧飞载他去找人!

善奇入住树堂介绍的酒店,用BEN给她的信用卡过帐,没想到竟然通行无阻,善奇再刷卡叫了豪华丰富套餐,一泄心头之恨,跟着还打电话回台湾,把BEN狠狠的臭骂一顿!

杨家与张家一直是友好的世交关系,宇春特地安排了宴会替至耘洗尘。宇春一直想撮合美雅与至耘,进一步巩固两家人的交情,同时,也希望借助杨家的财力,进一步拓展张家的珠宝生意。至耘的父亲在数年前过世,这些年来都是她的继母玉涵在主持大局!玉涵早有退休念头,于是把公司的大权移交到至耘手中。至耘与玉涵母子感情深厚。玉涵劝至耘别为工作,忽略了终身大事,暗示美雅是个不错的人选,至耘却反劝玉涵寻找第二春。

善奇终于找上了铭生家,正好铭生与美雅准备外出,善奇见铭生跟相片上的父亲酷似,便要求萧飞驱车紧跟,善奇后来借至耘过桥,混进了美雅的珠宝展,却被误当窃贼当场被美雅羞辱一顿!

第3集

善奇不甘被美雅诬蔑,还以颜色。美雅得悉原来是至耘带善奇入场,心里更不是滋味!下令搜查善奇,却让铭生意外的发现了戴在善奇身上的信物-项链!铭生私下追问善奇,善奇终于表露这是父亲留给母亲的定情信物,铭生震惊。善奇看得出父亲的疑虑,拔了一根头发叫他去验DNA就气愤的离去!

至耘,美雅,树堂这三位好友出海滑浪,美雅畅快的在海水滑浪时,却意外的坠入海里。树堂紧张,忙跳下水里去救美雅,树堂把美雅抱上岸后,美雅故意支开树堂,让至耘送她回家,美雅乘机挨近至耘。。。

善奇在期待着父亲跟她相认,奈何,一天天过去了,都没消息,善奇担心已没钱缴酒店钱了!萧飞好心提议善奇来他家暂住,善奇犹豫了一下,接受萧飞的提议。

善奇与萧飞去商场购物时,见到爱喜在大力推销保健品,同时还跟女儿婷婷合演一场戏,顾客纷纷掏钱购买,萧飞看在眼里,很不满爱喜利用这个方式欺骗顾客,两人吵了起来,善奇看在眼里,认定爱喜跟萧飞关系匪浅。

善奇便回酒店准备退房时,信用卡出现状况,善奇要求赊帐,酒店职员以为她诈骗,不允许,善奇生气的跟职员起争执。时至耘正好在酒店巡视业务,了解情况后,替善奇解围,善奇很感激,表示日后一定会还钱给至耘,美雅与铭生正好来到,两人看到至耘跟善奇言谈甚欢,各有惊愕反应。见善奇充满着期待的目光看着铭生…

第4集

善奇见铭生对她视若无睹,失望的离开,那边铭生忍不住向至耘打听善奇背景,至耘把所知道的告诉铭生。铭生终于去领取验血报告,证实跟善奇有血缘关系,铭生一时间不知所错。

萧飞把善奇带回家,却没知会父亲一声,萧老一如往常回到家里,上厕所小解时,没掩上门,善奇闻声进去张望,惊见在小解的萧老,两人惊叫!萧老因此仓促拉拉链时“夹到”,痛叫!后来爱喜来到,见善奇与萧老关系似乎很暧昧,还取笑萧老,萧老忙澄清是萧飞的朋友,善奇又误以为爱喜是萧飞的“女人”,担心爱喜误会,忙解释跟萧飞的关系,后来,善奇才从萧老的口中得悉爱喜是他们的邻居。

萧老发现萧飞的店欠下数个月的水火费,才知道萧飞的生意已经陷入困境,善奇不小心听到,给萧飞提了不少点子,萧飞心情不好,根本没放在心上。善奇半夜睡不着,突然灵机一动,决定替萧飞搞促销大赠送。见善奇穿着性感,来到大街上大派传单,萧飞看到传单后,忙把善奇给找回来,不但不感激,还把她臭骂一顿,善奇还夸海口说会找父亲要钱买赠品,萧飞气在头上,说铭生根本不想跟他相认,不然早就来找善奇,说中善奇的隐忧!善奇后来还跑去店里,要找铭生,却不得要领!萧飞见善奇迟迟未归,出去找她时,发现善奇呆呆的坐在公园里,很失落。

铭生为了给美雅与至耘制造机会,让机会给他们独处,谈论合作事宜。美雅捉紧机会,对至耘显得百般关心,怎知,至耘对她还是保持着一段距离,令美雅若有所失。树堂约至耘出来喝酒,树堂暗示自己已有心仪的对象,并探听美雅与至耘的关系。至耘进而提起最近遇到一个台湾女孩,跟他的前女友长得几分相似。

铭生找了私家侦探调查善奇的背景,一阵犹豫后,决定来找善奇。

第5集

铭生带善奇去高级餐厅用餐,善奇很开心,以为铭生决定跟她相认。铭生问起善奇的童年往事,善奇诉说着过去和母亲相依为命的日子,母亲为了父亲终身不嫁,一直等待父亲来台湾找她!铭生听了后,心里万分感慨,但还是狠下心肠,否认跟善奇有血缘关系,开了张支票给善奇,善奇很失望,认定铭生是准备用钱打发她,拒绝收下。

善奇约萧飞出来喝酒,心情很低落,萧飞已从爱喜口中得悉铭生来找过善奇,善奇道出铭生不肯认她,心里虽难过,却故作坚强,表示反正这些年来,没有父亲还不是活得很好!

美雅请树堂吃饭,一直打听至耘的事情,树堂很不是滋味,问美雅是不是对至耘有意思,美雅大方承认,并希望树堂能助他一臂之力。树堂大表失望!美雅跟着向玉涵下手,借故亲近玉涵,博取他的好感,玉涵也看得出美雅对至耘有意,穿针引线买了音乐门票,要至耘请美雅去观赏音乐会。两人共渡了开心的一晚,美雅临下车前,还亲了至耘的脸颊,至耘感错愕。

善奇重遇至耘表示即将回台湾,不想欠至耘人情,坚持要还钱,至耘只好叫善奇来公司以工作还债。善奇隔天就到公司报到,至耘一直忙碌工作,而冷落了善奇,令善奇倍感无聊。终于挨到了午餐时间,至耘带善奇去用餐,善奇心急的追问什么时候开始工作,至耘表示工作已经开始,善奇好奇,至耘道出她的任务是陪他轻松一天,看看新加坡…

两人来到圣陶沙尽兴的游玩,交情更进一步,至耘还买了一个小礼物送给善奇,善奇也随手在沙滩上拾了一个贝壳送给至耘。

爱喜介绍善奇去餐厅当侍应生,怎知,张铭生一家人以及至耘在那边用餐!善奇看着铭生,见他似乎有意避开他的眼神,善奇心里很难受,在捧酒进来时,还不小心打破冰酒!被宇春损了几句,铭生却只是沉默无言,倒是至耘挺身而出,替善奇解围。。。善奇越想越不甘心,决定去找铭生。


第6集

善奇前去质问铭生,要他出示DNA报告,好证实他不是自己的生父,铭生终于承认自己不认善奇是有苦衷。怕善奇的出现影响自己的家庭幸福,还劝善奇回台湾,愿意给她一笔钱重新开始。善奇激动,表示只是要亲情,钱不是她的目的,责怪铭生无情!铭生表示已找人查过善奇背景,因为走投无路才来的,善奇説既然这样,不会求他,也不拿铭生一分钱,倔强离去。

善奇心情不好,得罪萧飞顾客,被萧飞骂,感觉寄人篱下,赌气离开。自己一个人到公园喝酒,怎知被两个混混调戏,善奇和他们打起来。至耘接到善奇的求救电话,赶去时,见善奇鼻青脸肿,关心,善奇谎称只是跌倒。

美雅知道至耘仍在公司加班,还没用晚餐,马上换衣服,买了晚餐赶去他公司,想给他一个惊喜,却扑了个空。未几,至耘扶着善奇回来,帮她敷药。至耘关怀的温情,让善奇感触万千,竟伏在他肩膀上大哭,至耘意外,让她发泄。美雅躲在暗处看着一切,心中妒忌惊疑,猜测二人关系。

至耘陪善奇喝酒,听她诉苦,知道她这次来新加坡是为了一个人,可是对方的无情让她失望。至耘好奇,却只是静静听着。善奇说到激动,把母亲留给她的项链丢弃!第二天,善奇发现自己在酒店醒来,原来是至耘的安排。善奇表示自己要回台湾了,但是不会忘记他这个大好人。

善奇回家,知道昨晚萧飞开车出去找了她一夜。二人于是和解。萧飞了解善奇为何心情不好,为她受到铭生如此的对待而愤愤不平。知道善奇灰心要回台,萧飞心中有不舍,但不知如何挽留她。此时,善奇发现项链不见,着急,打电话给至耘,知道项链在他那里,忙赶去他公司取回。

铭生刚好上来和至耘的公司签约。美雅因为昨晚见到至耘和善奇的亲密举动,心中耿耿于怀,对至耘冷淡。乍见善奇出现,铭生吓一跳。善奇本紧张要拿回项链,见到铭生假装不认识他,赌气要至耘把项链丢掉。至耘莫名其妙,铭生则内心有震撼。

萧飞没办法办居留,只好前往找铭生,告知善奇为了成全铭生的家庭幸福,做出的牺牲,就是冒着生命危险回台湾。铭生似乎无动于衷,其实回去找至耘,要借善奇的项链。至耘猜测善奇和铭生的关系非比寻常,但含蓄不过问。美雅在铭生抽屉发现项链,惊讶,但忍住不问铭生。

翌日,善奇准备出发去机场,铭生赫然出现,告诉善奇她可以留下来,善奇激动,抱着铭生哭。不远处,原来美雅跟踪铭生到来,看到这个情景,震惊。

第7集

铭生和善奇相认后,仍叫她暂时对外保密,包括至耘,因为他要找机会向加入解释善奇的身份,才能接她回家。善奇有些委屈,仍无奈答应。铭生答应帮善奇找一份工作,申请居留,善奇又回复好心情。

美雅故意去找至耘,向他透露善奇是铭生情妇的事情,表现伤感,至耘也因为善奇的身份而觉得一丝失落。美雅胃痛发作,吃了药之后在至耘车内昏沉睡去。醒来,见车子停在山顶,已是黄昏。二人看着夕阳,美雅説永远会记住这一天,至耘陪她的情景,至耘有些心动。

善奇得知铭生安排她去至耘公司工作,有些尴尬。到了杨氏时,因至耘不在,善奇被错误安排和其他应征者在一起面试。负责面试的梁主任见善奇没有学历,英文很差,稍加奚落,善奇反唇相讥。事后,至耘叫梁主任安排工作给善奇,梁主任暗不满,故意叫她做些跑腿的工作。至耘知道后,安排善奇当他的私人助理。

萧飞知道善奇帮至耘打工,有些醋意,决定积极工作,以免比不上年轻有为的至耘。他有意承包一公寓的冷气工程,以为十拿九稳,率先进了一大批冷气机。爱喜也代替善奇去冷气店帮忙。

美雅来杨氏找至耘,孩儿发现善奇在这里上班。一时激动,她前去斥责善奇破坏她的家庭,善奇啼笑皆非,故意刺激她,被美雅泼了一身水。美雅在至耘面前失态,尴尬离去,至耘追出。美雅除了向至耘倾吐害怕家变的痛楚,乘机向至耘示爱,吻了他一下。至耘很有风度给她一个拥抱,两人感情有了进展。

第8集

善奇因为被误会是铭生的情妇而闷闷不乐。她做了母亲生前拿手的茶叶蛋给铭生吃。那边,美雅也向铭生试探,到底和善奇什么关系?铭生见称只是朋友的女儿,刚好善奇打电话来,铭生不敢接,美雅看在眼里。

翌日,铭生吃着善奇的茶叶蛋,听她叙述悲惨的童年。虽然动容。但也不忘告诉善奇不要主动打电话给自己,避免麻烦。善奇心里委屈。善奇回公司,又和美雅不期而遇。美雅冷言,在铭生心里,她和母亲才是最重要的,让善奇更觉受伤。

善奇帮同事复印,因心神不属,弄错。同事背后议论善奇糟透的英文和她的工作能力,善奇失落。至耘带善奇出去开会,善奇问至耘为什么要聘请她?至耘略加安慰。后来见她有心自修英文,帮她选课本和字典,善奇感激。

至耘在停车场碰见路霸,善奇使出“恶女”本色,凶巴巴把路霸赶跑,至耘惊叹善奇的勇气,也为她的忠心感动。

美雅邀请至耘和他一起去意大利看珠宝展,至耘表示要考虑,但答应出席铭生的生日宴会。当日,宇春叫了太太团来看美雅的男朋友,炫耀,让至耘好不尴尬。此时,铭生接到善奇的电话,知道她就在附近,顿时脸色一变。

铭生来到公园,善奇本好意来送他生日礼物。铭生责备善奇不懂事,竟然来到他家附近,万一让人看到怎么?善奇突发奇想,乘着人多,把自己的身份公开不是很好?宇春应该不会发作。铭生受不了善奇的幼稚,说出重话,让善奇恍然在铭生眼中,她是难登大雅之堂的,铭生根本以有自己这样的女儿为耻。二人最后不欢而散,至耘刚好寻至,看在眼里,以为二人是分手了。

善奇回公司,见同事们又在欺负华嫂,当场翻脸,仗义执言。至耘看在眼中,不想她为失恋而影响工作,决定放她半天假。善奇不知至耘好意,坚持不肯。至耘让方秘书代替善奇送纪念品去某KTV,方秘书临时有事,结果人物交回给善奇。善奇才知必须到铭生的珠宝店拿货。善奇在天星珠宝店登拿纪念品,巧遇宇春,还帮她和有人选珠宝。铭生除了,以为是善奇预谋,吓出一身冷汗,善奇只是淡然离去。

萧飞进了大批货,想承包的工程却可能泡汤。爱喜提议他巴结建筑承包商。当晚,知道善奇要去KTV送纪念品,萧飞觉事有蹊跷,于是也到同一家KTV应酬。至耘见善奇来到,也意外。刚好来客是台湾人,坚持要善奇作陪,善奇怕至耘被灌酒,答应留下。萧飞见善奇大醉,误会至耘利用善奇当陪酒女郎,冲入质问。至耘和他起口角,萧飞冲动,把至耘推倒在地。

第9集

萧飞在KTV喝至耘打起来,让善奇很生他的气。二人大吵。善奇叫萧飞以后不用管她的事,让萧飞伤心。幸好当晚靠萧老帮忙,二人又和解。善奇回想这几天的不愉快,打电话回台湾,知道黑道大哥已不和她追究,决定回去。

至耘知道善奇心灰意懒要回台湾,设法挽留,除了用言语激励善奇,还安排她去上英文和电脑课。善奇感激,答应接受至耘的挑战。

萧飞眼看要到手的工程又泡汤,大耳窿开始上门讨债,爱喜才知道萧飞竟然借高利贷去入货。二人担心该怎么收拾这个烂摊子?

善奇因为没电脑,必须乘傍晚回公司做电脑功课。至耘帮她解决电脑的问题,让美雅看到二人的合拍,心中不是味道。美雅质问至耘为什么还没解雇善奇,至耘告知善奇和铭生已经分手,不会破坏美雅的家庭,就没必要让她回台湾。

美雅内心更害怕,去找善奇摊牌。美雅直斥善奇卑劣,利用铭生,其实是要接近至耘,让善奇啼笑皆非。美雅用钱打发善奇,善奇拒绝接受,故意故意刺激嚣张的美雅,説如果她的目的是至耘,美雅的钱怎么能打动她,美雅对善奇更加痛恨。美雅前往意大利公干,希望至耘只想着他一个,至耘没有正面回应。

爱喜告诉萧飞他想承包的工程,其实属于杨氏集团,萧飞推测一定是至耘对他怀恨,从中作梗,让他得不到工程,沦落至此。爱喜提议让善奇説项,叫至耘把工程给他,就解决一切难题。萧飞坚决不肯,还因为爱喜不顾他反对告知善奇这件事,和爱喜闹翻。萧飞警告善奇,不可向至耘求助,否则绝交。

善奇和铭生正在冷战,此时无奈向铭生求助,铭生却不听她电话。善奇内心交战,终于还是向至耘开口,希望他用自己的影响力帮萧飞拿到工程。至耘有些为难,但答应尝试。翌日,善奇来试探至耘口风,得知至耘发高烧。善奇来至耘家,彻夜不眠细心照顾他,至耘病情终于好转。他以为善奇照顾他是为了萧飞的事,善奇听了大受伤害,愤然离去。至耘歉疚,拉着善奇,但因虚弱而倒回但因虚弱而倒回床上,连带善奇也倒在他的身边,二人脸贴脸,十分靠近……

第10集

善奇和至耘跌倒在床上,二人脸贴脸,都尴尬不已。刚好美雅打电话来,善奇借口走开。之后至耘开了一张支票给善奇,希望能帮到萧飞,善奇沉下脸,説只是要求一个给萧飞翻身的机会,而不是要至耘的钱,至耘无奈。

萧飞被大耳窿上门追债,萧老十分震惊和伤心。为了帮儿子,他考虑卖房子,萧飞无限内疚。善奇看在眼里,于是放下之前的尊严,回公司向至耘要回那张支票,还要求爱喜假装是她朋友的钱,借给萧飞。萧飞不疑有他,感激收下。

方秘书要请长假,至耘打算让善奇尝试学习接手秘书的工作,再度引起其他职员的蜚短流长。美雅从意大利回来,看到善奇和至耘感情好像更好,不是味道。而萧飞在银行,发现那张支票属于至耘的,激动被爱喜和善奇耍了,上了善奇办公室找至耘摊牌!在美雅面前,萧飞骂至耘想用钱收买善奇的心,还想一脚踏两船,让至耘啼笑皆非。善奇气愤拉萧飞走,萧飞一时冲动,问善奇是不是出卖自己才得到那张支票,被善奇打了一记耳光!善奇不接受他的道歉,决定搬走。

铭生终于想通,接受善奇的不完美,承认这是因为他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希望和善奇重新开始。父女和解,一起去逛街,怎知被宇春看见。宇春不肯定,向美雅倾吐心声,美雅原本替铭生隐瞒。直至她发现铭生在帮善奇找屋子,决定借宇春之手除掉善奇。

善奇在看房子,宇春带着太太团来打善奇这个“狐狸精”。善奇不甘被辱,和宇春扭打起来。之后,宇春要铭生做一个选择:一无所有还是回头是岸?铭生终于忍不住,说出善奇是自己女儿的事实!




                         页码:  第1页   第2页


精彩剧照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