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诺时空zolsky.com
首页
新闻资讯
反病毒中心
qq表情大全
软件下载
科技与教育
文秘与写作
电视剧
电影
实用查询
上网导航
技术论坛
电视剧频道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紧急追捕

片名:《紧急追捕》

片长:20集

地区:中国大陆

类型:警匪

出品:湖南经济电视台

演员:申军谊  陈小艺  孙淳   方子哥   丁嘉丽


点这里下载电视剧 -> 下载地址 [本地下载]




剧情介绍

  星期天大清早,周正保绑了炸药,到兴艺古玩店找谢元泰,胁持人质叫嚣归还彩面玉佛,或者给他二十万块钱,否则炸毁店铺及店员。他所说的谢元泰真名叫张子贤,公开身份是本市贤达书店的经理,实际是一个负案在身的罪犯,私底下干一些倒卖文物的勾当。张子贤和另一个身份是出租车司机的何必与周正保一同盗窃一尊珍贵文物彩面玉佛时,周正保因逃跑不及被张、何二人活埋,周正保醒来后前来寻仇,因为张子贤留给他的名片是谢元泰,地址是兴艺古玩店,所以他径直找上门来。古玩店是天涯夜总会的老板黄大康的产业。大家都没听说过谢元泰其人。

  周正保闹事,有人报了警,刑警队长江武、刑警郝树、冠军及刑警队副队长赵天虎等人赶到。在大家的共同周旋下,救出了人质,周正保被狙击手击毙的刹那间按下起爆器,引爆身亡。破案过程中,大家查清了周正保的身份,又发现谢元泰和所谓的何三已经在深圳自杀。所以案子结束。

  江武、赵天虎和牺牲了的左伟号称开城三剑,江武原来爱过左伟的遗孀李群英,加上跟左伟的关系,对李群英照顾有加。引得江武爱人虹云醋意十足。其实真正爱上李群英的是郝树,但是郝树拙于言词,不会表达。 赵天虎也是一员虎将,由于性格原因,他对江武不太服气。

  张子贤拿了彩面玉佛到外地准备卖个好价钱,结果中间出了纰漏,险些被警察抓获,半路还扭伤了脚。回来看伤时在医院碰上带儿子硕硕看病的李群英。硕硕不太正常,医生怀疑得了孤独症。
黄大康怀疑所谓的谢元泰就是张子贤,他找来张子贤,逼他和何必交还借他的八十万块钱。话里话外对张子贤和何必的行动了如指掌。张子贤不吃他那套,答应尽快还钱。

  张子贤等人计划抢钱,但是第一步先要弄到枪。何必的弟弟何为养的一只猴子十分机灵,他们训练它见枪就拿。在猴子的帮助下,他们盗走了同伙杜卫可所在电厂保卫处的一支枪。江武等人寻找各种线索破案,最后抓获的几个涉枪案都与本案无关。这时,张子贤们盯上了李群英所在单位科协的住房集资款。张子贤找机会与李群英接近,套出了一些情况。抢劫那天,张子贤把李群英设法调开,趁出纳拎钱出来时,何必持枪和杜卫可上去抢劫。杜卫可抢到钱袋逃跑,因有群众追赶,无奈之下,负责接应的张子贤将杜卫可撞死。

  张子贤成了英雄,赢得李群英爱慕。俩人来往更加密切。这些郝树不知情,别人也都不太知道,只有赵天虎有次偶然看到,但因为他自己此时也被黄大康拉下水,与一个姓赵的女子有了不正当关系,心不在焉之际也不及深究,所以没有向任何人吐露这一情况。

  电厂的枪支失窃案因为没有头绪,江武不死心,带人又一次勘察现场,发现了几个爪印,请教了动物园的人,得知是猴子,江武又开始到处调查有猴子的人。

  抢劫行动失败后,何必带了一个小混混刘力上门抢劫,杀死了一个老太太和小孩,刘力成为这个团伙的一员。刘力吸毒成瘾,粉友吸毒过量死后留下一支枪。

  黄大康逼张子贤等人还钱,张子贤计划抢劫何为所在的银行。银行金库管库员孟宪跟何为相熟,好赌成性,张子贤等拉孟宪打了几次牌以后,孟宪负债累累被拉下水。经过周密计划,几个人蒙面抢劫了市工商银行,银行的多位储户、警员、职员被杀,孟宪也被杀灭口。为让何为逃脱怀疑,张子贤给了他一枪。等江武赶到现场时,现场惨不忍睹。当时李群英正在银行取款,硕硕也在场,并似乎认出张子贤,以后硕硕看到张子贤就哭。

  案子再次惊动省公安厅,王局长亲自坐镇指挥。分析案情、勘察现场,定性,技术鉴定等等。确认了此次银行案和上次枪支案并案处理。硕硕恰在此时失踪,郝树分身乏术,尽力帮忙,但偶然看到李群英跟别的男人亲密,郝树非常痛苦。

  作案后,张子贤等人留在本市,何为因伤在胸部伤势严重,住院治疗。因为张子贤没按计划向何为腹部开枪,何必持枪找张子贤算帐,被张巧言骗过。电厂偷枪案后何为不忍对自己的猴子下手,他把猴子送给了乡下的亲戚,猴子又几经转手,被派出所所长发现它对枪有兴趣。叫来江武一番追查后,得知是何为的猴子。与此同时,刘力到天涯夜总会里喝酒,酒后乱说,被黄大康手下盯上,黄大康手下对刘力拷打逼问,对张子贤的怀疑得到证实,黄大康手下到何必家里乱翻找钱。何必发现后大惊,几个人决定出逃。何必跑到医院将监视的警察打昏,将重伤未愈的何为带出医院,他们俩及刘力一同逃出本市。张子贤则留在市内。

  何为伤重,何必带何为看病时被发现,公安方面大举搜捕,何必将何为击毙,自己再度逃走。刘力被捕。刘力供出张子贤。

  张子贤此时已从原住所转移,他假扮腿骨折,隐居下来,由李群英照顾其起居。
  在调查与张子贤接近的女性时,摹拟像有一幅象李群英,只有年轻刑警冠军注意到这一点。冠军和江武去内蒙追捕何必时,被何必用枪击中,冠军牺牲。何必被捕。

  郝树这时发现李群英也几近失踪,单位没在,家里也总是空城计。经多番努力,终于等到李群英,郝树证实与张子贤来往的女性真是李群英,大家都十分震惊。为了不使张子贤伤害李群英,郝树在李群英去见张子贤时冒然行动,致使张子贤逃脱。李群英痛苦万分,大家也心情复杂。这种情绪影响到办案,以至于忘了去搜查李群英家。次日当局长提醒,江武等去搜查时,张子贤放在李群英家里的两箱书失踪。
  江武因重大失职被解职。赵天虎代理江武之职。
  张子贤诈死,潜回本地。与赵天虎过从甚密的丁区长是个贪官,他的儿子丁小山在本地抢男霸女,也不是什么好人。张子贤找到丁小山,与之达成交易。张子贤将丁小山的几个手下借来使唤。他先找李群英,弄清李群英对钱的事不知情,然后他把目标锁定在黄大康身上,黄大康被绑架。经过严刑拷打,黄大康承认那笔钱被他拿了,且已挪作他用。张子贤逼他还钱,黄大康让手下及老婆将五十万块钱给他送来。黄大康的老婆李月月报警。

  几次交款,狡猾的张子贤派来的人都滑脱。其中一个小个子在出来寻欢作乐时被抓获,张子贤的行踪被发现,但是江武等赶到时他们又已转移。

  黄大康跟张子贤说出了赵天虎,让赵天虎帮忙。并告诉他他的某些不良行为已经被留下证据,如果不合作,他的前程会毁之一旦。赵天虎很愤怒。这时他的情人小赵告知黄大康办公室有一个保险柜,存放着这些东西。赵天虎以贩毒的借口组织了一次对天涯夜总会的搜查,六子拒绝打开保险柜,被赵天虎击毙。
  赵天虎的不良证据被公安局掌握。赵天虎被捕。

  张子贤决定铤而走险,他把已经没有用处又中风的黄大康弃在路边,又去见了李群英,告诉她硕硕在河南,并把地址告诉了她。之后他准备制造一系列爆炸案,丁小山率人实施爆炸案准备炸江武,未能得逞。张子贤碰巧遇到过去曾向他讨教过京戏的江武的女儿小暄,小暄邀他来看她演出。

  张子贤准备用呼机引爆炸药,他给小暄的一个小礼物包里放了呼机。呼机未响,江武等赶到,张子贤又胁持了小暄。混乱之中,张子贤恍惚看到了李群英的身影,愣神之际的功夫被击毙。

  那笔银行的巨款其实在李月月手中,当一切结束,她去银行办汇票时,被江武和郝树抓获。


第一集

  星期天大清早,正被公安机关通辑的文物贩子周正保腰里绑着炸药,到兴艺古玩店找谢元泰寻仇。店员小罗不知有此人,问老板黄大康及其手下,也没听说过谢元泰。周正保威胁要么交出谢元泰和一个什么玉佛,要么给他二十万块钱,不然他要与店里的人同归于尽。
  接到报案的公安局长王海波迅速召集正在休息的刑警队员们赶往事发地点。喊话劝解数轮,刑警队副队长赵天虎甚至在近距离内与之对话均告无效。经过侦察,现场没有有利地形可以利用,只有人员进入才有可能制服歹徒。刑警队长江武、副队长赵天虎等都积极请战。最后江武假扮兴艺公司职员,进入绑匪所在地。绑匪周正保情绪激动,腰里的炸药一触即发。江武将五万块钱交给周正保,周正保见钱不够,举起起爆器威胁,江武拖延说财务正在银行取钱,一会儿就到。他使出浑身解数,希望能够趁周正保的手离开起爆器的瞬间将之制服,不料周正保十分狡猾,江武一直没能找到下手机会。在与周正保周旋中,人质小罗先被设法送走。最后,江武与队友里外配合,谎称送钱的车到了,趁周正保转身之时,江武撞开周正保冲出门外,在周正保错愕过后,穷凶极恶地向人群冲过来,狙击手及守候的公安人员开火将之击毙。周正保倒地的同时按下了起爆器。


第二集

  兴艺古玩店被炸毁。公安机关开始追查案件始末,焦点集中在周正保寻找的谢元泰身上,追查结果谢元泰在深圳失踪。而事实是谢元泰不过是本市贤达书店经理张子贤的化名。张子贤伙同出租司机何必和周正保偷盗珍贵文物彩面玉佛后,周正保因为在偷盗地的一个山洞里没能及时出来,被张子贤和何必封在洞内。周正保侥幸生还后出来报复,引出了前面的爆炸案。
  与此同时,张子贤身上带着那个彩面玉佛,去南方某城寻找买主,被一个半大小子盯上遭抢。虽然警察赶到扣留了半大小子,张子贤也被要求到公安局作证。张子贤半路逃走。因为扭伤了脚,回到开城医院治伤时,碰上了牺牲的刑警左伟的妻子李群英和她的儿子硕硕。张子贤对李群英印象深刻。硕硕被诊断患有孤独症,李群英准备带他到北京治疗。江武、左伟还有赵天虎曾被誉为“开城三剑”,犯罪分子对他们三人多有忌惮。所以江武与左伟的关系非比寻常,左伟牺牲后,江武对李群英自然照顾有加。江武和郝树送李群英去车站,郝树对李群英有意思,但不敢表达,队里最年轻的刑警冠军和前来复习考研究生的女朋友肖兰为郝树凑钱,让他给李群英。而江武也私自从妻子虹云开的小饭馆里支了几千块钱给李群英。
  被炸毁的兴艺古玩店的真正老板是开城一个叫黄大康的富豪,张子贤和何必欠黄大康八十万块钱。张子贤回来后,黄大康催张子贤和何必还钱,张子贤答应两个月内把钱还上。


第三集

  “开城三剑”之一的赵天虎也是一员虎将,由于性格原因,对江武一直不服,对领导重视江武也是不以为然。接下来侦察的一起贩毒案中,他不让江武参与,带领郝树和冠军将一名大毒贩缉拿归案,因此而立功受奖,赵天虎很是得意。 赵天虎跟区委的一位丁区长关系密切。他自己生活中最不如意的地方,是一直没能生个孩子。
  公安局追查谢元泰的下落,得到的消息是谢元泰已经自杀。实际情况是张子贤因诈骗罪在警方通缉的压力下,杀了一个与他面貌相似的青年,用炸药炸毁了该人的尸体,他自己畏罪潜回开城继续犯案。从黄大康那里出来后,他们设计了一出黑吃黑的戏,想弄点钱还黄大康,结果被黄大康的手下六子识破。张子贤大丢其脸。
  电厂工人杜卫可跟何必张子贤是难兄难弟。杜卫可家里有人生病,找何必设法弄钱。俩人计划炸警车抢枪之后作大案。他们准备了炸药雷管,蹲在某个路口等着警车路过。张子贤得知事情始末后大惊……


第四集

  张子贤赶到何必和杜卫可埋伏的地方,阻止了他们的行动。张子贤认为炸警车目标太大,得不偿失。他们盯上了杜卫可所在电厂保卫处的枪。何为养的猴子被训练用来拿枪。趁保卫人员洗澡之机,猴子从窗户爬进保卫科,将枪窃走。电厂保卫处的两个干部遍寻枪无着后,知责任重大,迅速报案。正给虹云过生日的江武等人赶到现场勘察,虹云对此显然已经习惯,所以虽然无奈,也没有太多怨言。
  偷到枪的何必等人迫不及待地在何必家里玩枪,大家发现张子贤动作娴熟,对枪械十分熟谙。这时突然门外有人敲门,何必等人心惊胆颤,开门一看,是何必的前女友娜娜,找何必希望重修旧好,被何必轰了出去。
  黄大康看上了赵天虎老婆所在单位点点利超市的地皮,想以五十万的低价弄到手,超市业主不干,黄大康雇流氓前往捣乱。赵天虎被超市经理请去,出面与黄大康交涉。黄大康卖人情给赵天虎,不再提超市地皮的事。


第五集

  江武等人加紧侦查电厂丢枪案,经过仔细勘察,郝树发现一个类似动物爪印的痕迹。由于案子进展较慢,郝树和冠军又多次复查现场。冠军跟女朋友在一起时谈的都是盗枪的事。这时,李群英带着硕硕从北京回来。由于虹云的提醒,江武明白了郝树对李群英的那点心思,他决心努力撮合他们。郝树被派去接李群英,得知硕硕被确诊患上了孤独症。面对李群英,郝树不知所措。
  张子贤和何必等人蒙面持枪抢劫了一对新婚夫妇,抢得一盏价格不菲的祖传青瓷鹿灯。那对夫妇惊吓之余什么都没有看清,所以证言不准。赵天虎觉得应该与电厂失枪案并案侦察。
  冠军分析案情后对电厂的两个保卫干部表示怀疑,他认为也许还有第三人参与其中,建议用测谎仪。请来省厅的心理专家和测谎专家测试后,两个保卫干部的嫌疑基本被排除。这时有人报案,说天涯夜总会有人携枪。江武和赵天虎匆匆赶到,将携枪人丁小山拿下,发现枪是一支仿真手枪打火机。

第六集

  丁小山给三陪小姐付钱时,一张青瓷鹿灯的照片从其钱包中掉出,丁小山被江武带回局里问话。因为丁小山是丁区长的儿子,赵天虎为丁小山说情,将其放走。由于赵天虎的缘故,超市的地皮未被黄大康强买去,赵天虎老婆得了五万块钱,家里换上了大彩电。赵天虎虽然说这钱拿着不踏实,但是老婆喜欢,也就留了下来。
  江武和局里档案室的警察古文豪不约而同地想到郝树发现的那个爪印可能是猴子爪印,经专家鉴定,确认了他们的分析。案情有了一点推进,江武等人开始寻找对枪有兴趣的猴子。蛰伏一段时间的张子贤何必等开始准备下一次行动。张子贤觉得职工买房的款子是一笔大数,他们盯上了李群英所在的单位科协。张子贤先设法接近李群英,他在李群英接孩子时寻找机会接近李群英,送李群英母子回家,赢得了李群英好感。
  丁区长给黄大康批了啤酒厂的项目,赵天虎跟黄大康的关系由此拉近。赵天虎跟黄大康喝酒后,酒醉中与陪酒的公关小姐小赵发生了关系。


第七集

  赵天虎显然是受丁区长委派,向黄大康表达丁区长想要点好处的意思。黄大康将二十万块钱与一堆土特产放在一起交给了赵天虎,赵天虎受到很大震动。
  张子贤觉得时机成熟,开始行动。同时,他不自觉地被李群英吸引,他不断接近李群英,给李群英送书,又请她吃饭,趁机套出了科协集资的一些情况。
  张子贤向科协下手。他先冒充幼儿园老师说硕硕有事,把李群英支开。何必和杜卫可在科协两个出纳拎钱出来后,将钱抢走。张子贤本来负责接应,但由于出纳呼救,召来众多群众,杜卫可抢了一辆摩托逃跑,仍被群众追赶。张子贤情急之下驾车追上杜卫可,将杜撞死。抢来的钱一分不少物归原主。


第八集

  张子贤被公安局叫去了解情况,电视台和科协的工作人员对张子贤也大加赞赏。只有何必十分生气。争执下,张子贤拿出一沓钱让何必交给杜卫可的奶奶。
  江武回到开城,对张子贤撞杜卫可一事有点怀疑,因媒体将张子贤炒得火热,局长王海波建议暗中调查。案子的主攻目标仍然是猴子。冠军扮成防疫站工作人员到何必家调查,没有发现疑点。何必怪何为没有将猴子处理掉。张子贤觉得现在处理时机最好,可以借口怕有传染病。何为准备将猴子杀死时又改了主意。
  张子贤显然成了李群英心中的英雄。李群英主动来看张子贤。纯情又木讷的郝树几番欲对李群英说点什么,均被李群英巧妙地挡回。张子贤们仍然没有停止他们的犯罪活动。
  与赵天虎有了瓜葛的小赵又来找赵天虎,赵天虎春心荡漾,不知原来都是黄大康的安排。

第九集

  江武让赵天虎和冠军盯着张子贤。冠军去接女朋友的电话,赵天虎看着张子贤和李群英出来,因为李群英包得比较严实,赵天虎没有认出来。张子贤和李群英此时来往密切。李群英路遇流氓受了委屈,正巧江武来看她,李群英扑在江武怀里尽情哭泣,被虹云看见,引起江家家庭矛盾。
  刘力是开城一个小混混,吸毒,与何必有些交道。何必拉上他到一个老太太家抢劫,何必将老人杀死,为拉刘力下水,何必逼他将老太太的小孙子一起杀死。回来后,被张子贤痛骂,初次杀人的刘力异常神经质,令张子贤十分担心。
  丁区长升到了副市长的职位上,给赵天虎安排支队政委的工作。赵天虎这时却碰上了麻烦,小赵找到他,说自己怀孕了。赵天虎和妻子多年未孕,所以他怀疑自己的生育能力,到医院检查发现正常。
何必和刘力偷汽车准备抢银行,偷的车不巧是黄大康老婆李月月的,何必跟黄大康手下的六子又因此发生一些龉龃。张子贤找黄大康摆平此事后着手抢银行的准备。他们这次瞄上的是何为工作的银行,先要做的是将管库的孟宪拉下水,几次赌博后,孟宪跟何必喝了血酒。选了一个中午,几个人冲进银行,李群英恰好带着硕硕在取款,蒙面的张子贤等人向银行的工作人员大开杀戒,抢走三百多万现金。为不使公安局怀疑何为,何为也被按计划击成重伤。


第十集

  惊天大案惊动了公安部和省市领导,公安厅郑厅长亲自到开城督促办案。抢到现金的众人只有刘力欣喜若狂。因怀疑硕硕认出了自己,张子贤对硕硕动了杀机。何为伤势严重,何必被银行叫到医院守护何为。公安方面也派了警察在医院监视何为。由于张子贤没按计划枪击何为的下腹,而是击向何为的胸口,何必气愤不已,找张子贤理论,被张子贤巧言说服。
  因劫匪开的车是黄大康老婆丢失的汽车,黄大康被赵天虎叫去问话。黄大康似乎知道劫匪是谁,他很快找到何必催其还钱。何必跟张子贤商量,张子贤让他先还二十万。黄大康更加料定钱是张子贤何必抢的,他跟六子说要来个黑吃黑。
  正在江武等加紧破案的紧要关头,硕硕丢了。李群英找谁都找不着,张子贤则一直守在她的身边,帮着她跑里跑外。郝树知道后抽空去李群英家,李群英不在,郝树只能托派出所的同志帮忙,他又忙着跟江武去抓捕黑子、冯双杰等持枪抢劫逃犯,为银行案寻找突破口。

第十一集

  郝树在李群英家看到了张子贤抚慰李群英的背影,十分痛苦。公安局长不知详情,批评郝树不分主次。赵天虎因为小赵的关系,已经成了黄大康身边的常客。
  刘力在天涯夜总会里喝酒跟小姐厮混时,说了些不该说的话,黄大康及其手下六子将刘力绑架,逼问刘力最近的行踪。尽管刘力不想承认,话里话外黄大康的猜测还是得到了证实。
  何必回家发现家里被翻得乱七八糟,意识到出事了。他找到张子贤商量对策,俩人一起到刘家寻找刘力,刘力被打伤躺在床上。张子贤觉得事情已经败露,起码黄大康是知情者。何必赶到医院,把银行的陪护支走,又把监视的警察打昏,将何为带出医院。
  与此同时,那只盗枪的猴子在某乡镇被发现,江武和冠军赶去处理,经过了解,发现猴子是何为的,江武迅速通知王海波,然而,等他们赶到时,何为已经失踪。

第十二集

  警察包围了何必家院子,早已人去屋空。全城警力迅速出动,设卡检查。郝树在追赶一辆逃避检查的车辆时受伤,冠军和江武建议告诉李群英,郝树阻止。逃跑的车辆里面的人被抓到,是俩偷车贼。冠军的女朋友肖兰身边又多了一个追求者,是肖兰过去的同学刘亚军。肖兰患急性胃肠炎,刘亚军照顾。冠军匆匆赶到时对刘亚军没有好声气,肖兰不满。公安方面在寻找与何必有关的人员查证时,分别找到了黄大康和何必的前女友娜娜,都没有问出什么情况。
  此时公安局发现一辆烧毁的出租车,里面有一具烧焦的尸体,警方一时无法判断尸主是谁。何必何为和刘力三人逃到了郊外的某处山上,由于何为持续高烧,何必带何为到山下医院就诊,胁迫医生看过病后,何必等人的行藏暴露。江武带人搜山,何为被何必打死,刘力被捕获,何必再次逃走。几经审问,刘力供出张子贤。众人大惊。赶到张住所时,张子贤已经逃走,并且在衣柜上留下字条:你们来晚了。根据张子贤邻居反映的情况,开始寻找与张子贤在一起的女人,经电脑画像,一个与李群英很像的画像进入人们视野,但公安方面谁都没往那儿想,只有冠军注意到此人跟李群英有点象。

第十三集

  郝树匆匆赶到李群英单位,见李群英与一男子上了出租车,男子并不是张子贤,郝树放了心。小赵隔三叉五的找黄大康要钱。小赵感觉赵天虎跟其他交往的男人不一样,渐渐生出好感。
  肖兰决定搬到学校去住,冠军去送时又碰上了不知趣的刘亚军,刘亚军甚至跟冠军说他有追求幸福的权利。冠军生气与肖兰拌嘴。
  受伤的郝树带病搜查何必家,找到一个内蒙的地址,经调查是何必的一个姑姑。江武判断何必有去内蒙和张子贤会合的可能。他和冠军决定去内蒙。火车上他们碰到一个相貌与何必相像的人,为不惊动车上旅客,他们没有动手。到达内蒙等了一夜后,何必果然到了他的姑姑家。追捕过程中,拦截何必的冠军被何必用枪击中。何必被愤怒的江武抓获。

第十四集

  冠军伤重不治身亡。小肖决定离开本市,过几年再考刑侦专业的研究生,她想继续冠军未竞的事业。刑警队全体人员都因冠军的牺牲而情绪低落。郝树忽然想起冠军说过,他觉得张子贤交往的女人的画像跟李群英很像。郝树冲出门去寻找李群英。李群英一方面因硕硕失踪后不愿一个人呆在家里,另一方面为照顾装病躲在家里的张子贤,很少回家。经过多次登门,郝树终于找到了李群英。开始交谈一切正常,当郝树拿出张子贤的画像问李群英是否认识,并说这个人是抢劫银行的嫌疑犯。李群英忽然翻脸,她认为郝树他们干涉她的私生活,她将郝树轰出门去。郝树万分委屈,他将情况报告江武,要求回避。江武赶到李群英楼下,李群英从家里出来,江武和郝树跟在她后面,发现了张子贤的住处。
  李群英试探张子贤,终于明白了一切,但是一切为时已晚。郝树意识到李群英危险,不顾江武的劝阻冲上楼去,张子贤胁持李群英到窗边,跳楼逃走。


第十五集

  李群英无论如何没有想到张子贤是这么个人,受到的打击可想而知。江武等人显然受到的震动也非同小可,他们忘了搜查李群英住处。第二天王海波问起时再去搜时,张子贤存放在李群英家地下室的据说是两箱书不见了。由于重大失职,加上一直想让赵天虎出任支队政委的丁区长的过问,省厅郑厅长也对江武和左伟李群英的关系提出疑虑,领导决定让江武回避这一案件,江武被调职到治安处。黄大康对刑警队又捐钱又捐汽油,江武觉得受之不妥,跟赵天虎提起,赵天虎不以为然。
  丁小山跟黄大康在经济利益上起了冲突,双方手下发生械斗,警察赶到时又都装作若无其事。
  古文豪重新研究了硕硕失踪的卷宗,发现硕硕丢失和张子贤等人抢劫银行在日期上的巧合。他让郝树陪着去李群英家了解情况,李群英不配合,且情绪激动。江武让虹云去看李群英。过后不久,李群英接到张子贤一封信,李群英看到,如雷轰顶。

第十六集

  李群英叫来江武,把信交给他。信中张子贤称自己内脏受了伤,可能活不长了。并说在什么地方给李群英存了一笔钱。江武将信拿到公安局,因王海波在外开会,赵天虎看后感谢江武,令江武一下意识到自己已经是局外人。按信上邮戳,赵天虎带人到建安去寻找张子贤下落,郝树则去找张子贤声称藏在某处的钱。赵天等人来到建安后,当地公安局发现张子贤留在一个岩洞里的东西,给人印象他已经自杀。实际上张子贤此时已经潜回开城,他找到丁小山,跟丁小山谈成一笔交易,丁小山将手下几个人交张子贤使用。而公安局一直在查找的青瓷鹿灯此时已落入丁区长手中。
  李群英在回家路上被一个小子诳骗,说是有硕硕下落,到目的地后,李群英被蒙上双眼,张子贤正在此处。这伙人让李群英说出地下室里书的去向,李群英忽然觉得张子贤就在这里,他叫张子贤的名字,张子贤没有吭声。最后,李群英被毒打后扔到马路上。张子贤把目标转向黄大康,公安局方面,对黄大康也产生了怀疑。

第十七集

  黄大康被张子贤绑架,张子贤让黄大康交出那三百万块钱。黄大康起初不承认,后来被打不过,说出钱已挪作他用。张子贤令他赶紧凑钱。黄大康分别给自己的财务处长和老婆李月月打了电话,说了要钱的事。财务处长的钱很容易就拿到了。老婆那儿费了点周折,因为黄大康的手机被关,张子贤的同伙小个子拿走十万块钱后,李月月找黄大康找不着。正好此时江武等人上门调查黄大康,怀疑黄大康可能被绑架。李群英和李月月都见到了小个子,小个子的形象纳入公安人员视野。李月月的电话也被江武等监控起来。这时张子贤的手下对黄大康百般折磨,黄大康试图逃走未遂。张子贤来电话通知李月月,晚上七点到人民广场交钱,三十万。李月月拿着钱到人民广场,一个中年妇女拿了箱子后来到某大杂院将箱子交给一个男青年,之后男青年跳窗而去,尾随的江武等扑空,讯问得知中年妇女受雇于人,与那些人并不认识。由于三十万块钱只有表面是真的,黄大康家被砸。李月月央求黄大康的手下六子设法,六子不理不睬。
  江武审问何必时,何必供出张子贤曾经与一个神秘人物交易彩面玉佛和青瓷鹿灯。具体情形他也不知道。
  耐不住寂寞的小个子在舞厅跳舞时被抓获,同来的苦瓜逃走。

第十八集

  小个子带江武等人赶到张子贤等人关押黄大康处时,张子贤等已经转移。天涯夜总会里,丁小山带人来跟六子叫板,想要黄大康百分之四十的股份。现在的丁副市长敏感到有人在查丁小山和自己,找赵天虎问情况,丁小山催张子贤抓紧弄钱。郝树和赵天虎守在李月月家对面,监控来往人员。张子贤派人送纸条给李月月,让她准备好钱,晚上继续交涉。晚上,全副武装的刑警和特警们赶往纸条上指定的地点埋伏,李月月拎着钱箱在寒风中等候。结果是张子贤调虎离山,他把赵天虎叫到了关押黄大康的地方,黄大康哀求赵天虎帮忙。赵天虎不肯,黄大康跟他说如果不帮忙就让他身败名裂,因为他的所有劣迹都在黄大康手中有记录。赵天虎对黄大康充满仇恨。
  丁小山一伙开始对江武发难。有恐吓电话打给虹云,还有恐吓图画留在门口。
江武继续审讯小个子,小个子终于将丁小山供出。并说出他们是丁小山派去跟着张子贤干事的。公安局抓捕丁小山未果。
  赵天虎找六子希望要回黄大康留下的材料,六子拒绝。小赵找赵天虎,赵天虎对她态度冷淡,小赵告诉赵天虎黄大康的办公室书柜后面有一个保险箱。

第十九集

  赵天虎借口有人在天涯夜总会走私文物,带领十几名警察前去搜查,郝树正好赶上,一同出发。在黄大康办公室内,赵天虎逼六子打开书柜后的保险箱,六子拒绝,持枪与赵天虎对峙。郝树带人进来时,六子掉转枪口赵天虎一枪将六子击毙。
  此时有人在江武回家的路上暗算他,审问之下,又是一个雇佣打手。
  赵天虎被警纪人员追查,古文豪在天涯夜总会收缴的录像带中发现赵天虎。赵天虎知道事情已经败露,跟江武坦白了自己陷入泥淖的万般悔恨,他把自己的呼机交给江武,说张子贤如果跟他联系,会打传呼。赵天虎被捕。
  张子贤果然开始呼赵天虎,通过呼台约好时间地点后,江武和郝树等带着赵天虎出发到东郊宾馆等待。张子贤派苦瓜去接应,一番折腾后,苦瓜被抓。约定的时间过去后,张子贤知道苦瓜被抓,赵天虎也出了问题。正准备再次转移,丁小山出现在张子贤面前。丁小山也已走投无路。张子贤决定孤注一掷。他去找李群英倾吐衷肠,又告诉李群英硕硕的下落,原来硕硕被他卖到了河南。
  黄大康现已中风,张子贤让人将其弃之路边,被人发现后送到医院急救。
  张子贤酷爱京戏,小暄曾经因为买磁带在贤达书店见过张子贤,这次再度相遇,小暄邀张子贤去学校看他们演出。张子贤莫名的兴奋。

第二十集

  张子贤躲到了一个地下室准备炸药。张子贤另一个手下阿边捏着嗓子冒充派出所的向市局报告发现张子贤行踪。江武带人往过赶时,丁小山和手下胡军举着起爆器准备制造流血事件。幸亏小个子听出电话录音是阿边的声音,江武幸免于难。另一辆警车被炸翻。
  张子贤赶到小暄读书的101中学,托一个学生把一个小礼盒在小暄演出完以后交给小暄。
  阿边的住地被发现,阿边被捕,审问之下知道张子贤想利用呼机制造爆炸案。全城紧急搜索。江武在小暄的学校发现张子贤偷来的松花江面包车,此时小暄的演唱已经结束,张子贤向呼台请求寻呼,呼台根据警方要求制造线路故障,没能呼成。江武发现了混在礼堂的张子贤,小暄也看到了张子贤,她抱着那个盒子奔向张子贤,张子贤胁持小暄。围观人群中忽然有一女人身影掠过,酷似李群英,张子贤一愣,刹那间,小暄闪开,张子贤被神枪手击毙。
  在一栋居民楼负隅顽抗的丁小山被捕获。
  银行被抢的三百万原来在李月月手中,李月月在银行办理手续准备携款外逃时被江武和郝树抓获。


其他:

  华夏影视有限公司继《还珠格格》后又一力作,也是华夏影视有限公司首次大投入、大制作关于刑警题材的第一部电视连续剧。

  由业内资深导演赵镭执导并担任首席摄影师。

  演员阵容强大,中国当代十大影视明星之一申军谊出演男主角,陈小艺担纲出演女主角,孙淳、丁嘉莉、方子哥等众多实力派演艺明星倾情演绎。

  本剧在情节设计、角色关系构造上力创新意——刑警遗孀与头号通缉犯发生恋爱关系,情与法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斗争。

  新式警服在影视作品中首次公开亮相,观众可以从同角度充分领略新时代中国刑警的风采。

  20集电视剧《紧急追捕》是根据黑龙江省公安战线近年来破获的哈尔滨爆炸案、五大连池银行抢劫案等若干大案原型改编的。演员阵容中除了申军谊和韩青,还有方子哥、丁嘉丽、陈小艺、袁苑等国内知名演员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