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诺时空zolsky.com
首页
新闻资讯
反病毒中心
qq表情大全
软件下载
科技与教育
文秘与写作
电视剧
电影
实用查询
上网导航
技术论坛
电视剧频道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地下地上
主要角色


任程伟 饰 乔天朝


韩 雪 饰 林 静


巍 子 饰 徐寅初


王雅捷 饰 王迎香






片名:地下地上
原 著:石钟山
总顾问:
刘上洋
总监制:刘 宁
导 演:
楼 健
出品人:杨玲玲 郁康淳
制片人:辜建刚、郁康淳
编 剧:汪海林、闫 刚
主要演员:
任程伟 饰 乔天朝
韩 雪 饰 林 静
巍 子 饰 徐寅初
王雅捷 饰 王迎香
苏 营 饰 彭忠良
出品方:
江西电视台电视剧制作中心
万科影视有限公司


点这里下载电视剧 -> 下载地址 [本地下载]




剧情介绍

  第一集

  1946年,解放军部队进攻中原地区时抓获回家探亲的军统北平站情报科副科长乔天朝,乔天朝交待完问题后抗拒俘虏政策,在逃跑过程中被我军击毙。上级领导谢书记分析现在军统、中统情况混乱,于是派刘克豪假扮乔天朝进入沈阳站,长期潜伏以配合我军大反攻。

  沈阳站机要秘书林静接到乔天朝后送到处座徐寅初家,没等坐下徐寅初就说马上行动。沈阳站行动队队长马天成,携同尚品等来到牙科诊所。地下工作者正在开会,讨论上级派来人之后怎样开展工作,没想到敌人破门而入,经过一番激烈的枪战,地下党成员全部牺牲。林静从地下党人钱包里搜出半张法币。洗尘宴上,徐寅初问乔天朝这半张法币应该是做什么用的,乔天朝知道这是对他的试探,回答应该是接头用的,徐满意的点点头夸他具备了一个职业特工应有的素质。夜晚,乔天朝烧了半张法币无比心痛,刚到沈阳就看到地下交通站的人全部牺牲。此刻,他更加明白这里的斗争有多么的残酷,为了配合大反攻他更要小心潜伏下去。乔天朝在沈阳站的铁面无私为沈阳站获得了大量的经费,徐寅初开始对乔天朝的能力认可。徐寅初和乔天朝一起外出遭到袭击,乔天朝为掩护徐中枪,徐下令无论如何也要救活乔天朝。乔天朝恢复后受到嘉奖,马天成心里很不是味,因为他一直想升官。

  二年后,1948年林静过生日,乔天朝等同僚来庆祝,跳舞时林静对乔天朝很亲昵,林静希望乔天朝对自己表态,这两年来她一直等待乔天朝向她表白,但一直没有等到。徐寅初突然到生日会单独向乔天朝表示有机密的事外泄让他全权负责调查内部人员。同时徐寅初向大家宣布为了稳定军心,让所有人都把家眷接来,不得违抗。乔天朝迅速把这个消息送出请求帮助。上级决定派伍珍同志配合乔天朝,游击队长王迎香负责护送。王迎香,为人直率,嫉恶如仇,在去接伍珍的路上端了一个哨卡,抓了几个俘虏,领导并没有表扬反而批评她做事鲁莽。

  第二集

  王迎香临走之前和未婚夫李志道别,她原以为只会去两三天,没想到护送伍珍的路上遇到了土匪,伍珍只来得及说出让王迎香赶快去沈阳和乔天朝会合和联络暗号就牺牲了。大院里其它的太太都到了只有乔天朝的太太还没到,他很着急,因为从徐州到沈阳并没有那么远,再不来就会被怀疑。

  披头散发的王迎香终于来了,刚好在大门口碰到徐寅初。办公室里,生性多疑的徐打量着这个女人,一直暗恋乔天朝的林静也来看看这个乔太太到底长什么样。乔天朝一进办公室没认出眼前人,幸亏王迎香及时拿出联络暗号乔天朝才知道这是上级给他派来的妻子。徐寅初下令晚上要宴请所有的家眷。冒充王晓凤的王迎香向乔说了伍珍牺牲的事,乔天朝想了半天说出让王迎香当乔太太的想法,王想拒绝,但也没有办法。晚宴上,王迎香喝汤的声音让大家都看她,乔天朝及时拉她起来挨个介绍。徐寅初夫人沈丽娜上海人,天生的优越感。马天成夫人是基督教徒,胆子小。尚品夫人是天津人爱占小便宜。介绍到林静的时候吃醋的林静非逼着王迎香喝酒,乔天朝护着妻子让林静很生气。一个有文化、有教养的职业特工妻子是这样的粗鲁让徐寅初产生了怀疑。回到家后,王迎香说自己当不了官太太,看着特务就想毙了他们,乔天朝耐心的做思想工作。这时候林静到来让王迎香和她走,乔天朝不知道什么情况无奈跟着去了,原来是徐寅初儿子生病了,让王迎香打针,因为真正的乔天朝的妻子王晓凤是个护士。乔天朝紧张的看着王迎香,因为他根本就不了解她。王大方的上去打针,并哼着徐州小曲哄孩子睡觉。乔天朝真正的妻子王晓凤正是徐州人,这多少让徐寅时打消了一些怀疑。

  第三集:

  徐寅初并不相信王迎香,于是安排妻子沈丽娜陪她逛街。王迎香不熟这里的情况,根本不想去,硬被拉走。逛着又遇到林静,三人一起,王迎香沉默不语。沈丽娜私下里又教他夫妻之术,王迎香什么都不懂,没法回应,沈丽娜取笑她。晚上徐在家里宴请乔天朝和他妻子,王迎香吃饭的大声再次引起徐的试探,幸好王迎香也是徐州人才回答得上当地的特产是什么。他们走后沈和丈夫聊天说起了王迎香对于夫妻之术什么都不懂,徐寅初若有所思。

  马天成向徐寅初汇报觉得乔夫人很有问题,徐让他注意大院里所有的家眷。乔天朝正式的教王迎香怎样侦查。王迎香想念部队的战斗生活,想念她的男友李志偷偷的在家写信倾述,被乔天朝发现教育了一番,王迎香很不服气,因为她还不能理解在敌人心脏里工作的危险性。林静约了几次王迎香玩麻将都被乔天朝挡了回去,再挡怕引起怀疑乔天朝连夜教王迎香。本来只让她输钱。没想到王迎香的手气很好连连赢钱,尚品的夫人本来就很小气,悔牌被王迎香抓住,两人大吵,还打了起来,王迎香力气大,女人拉不开,最后由警卫员才拉开。沈丽娜向丈夫说起王迎香打架的力气像男人,徐寅初马上打电话让尚品去试探。乔天朝正教育王迎香不能这么冲动,尚品来拜访,相约第二天一起吃饭,乔天朝知道这是在试探他们两人。两个女人一见面就互说自己不好,尚品夫人说起都是林静这个狐狸精坏事,王迎香马上赞同,两个女人达到了共识的状态。 

  第四集

  家属大院里林静遇上乔天朝夫妇,乔天朝让王迎香道歉。王迎香不喜欢林静这个人,林静也从心里就看不上王迎香,两人话不投机吵起来,乔天朝假装生气的打了王迎香一巴掌。回到家乔天朝安慰,夸她演技有进步。

  尚品向徐寅初汇报没发现乔夫人的异样,徐寅初表面上没事但这并没有打消她的怀疑。经过一段时间对王迎香的训练,乔天朝首次给她任务,让她去公园里送情报,并不许她多问。公园里王迎香紧张的盯着各种各样的人,被两个男人盯毛了,拔腿就跑。王迎香气喘吁吁跑回家,乔天朝已经知道她的任务失败了。公园里那两个人是他安排的,就是为了训练她,王迎香很不服气,认为敌后工作也没啥了不起。乔天朝让她记住那张脸,以后再有事就可以找他,叫吴老洪。自从乔天朝升职后马天成很是不服气,工作也更加卖力,最近总是神神秘秘,乔天朝故意激他,马天成上当宣称以后要死盯着乔天朝。尚品来找乔天朝借钱炒黄金,乔天朝利用尚品爱钱,这两年两人的关系很好。尚品知道乔天朝和马天成不对付,为了讨好乔天朝向他透露上级给了马天成一笔经费让他跟一条地下党的线,已经有奸细打入地下党外围了。乔天朝跟踪马天成,发现了马秘密会面的地方。马天成也反派人跟踪乔天朝。乔天朝对林静说怀疑马天成是内奸,林告诉他不可能,因为马只爱权力。

  晚上乔天朝又向王迎香讲解敌后的侦察工作,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王开始心悦诚服。乔天朝请林静吃饭,故意向林诉苦和马天成的过节。乔也故意说马天成破坏林静和他的名声,林静反而说真希望和乔有点什么。乔天朝周旋在与这个女人之间的关系上,他明白既不能太近也不能太远。乔天朝现在整天被马天成的人盯着,只好让王迎香去送情报。

  第五集

  这是王迎香上次送情报失败后再一次行动,向死信箱那送份情报。正巧林静在路上截住王迎香非要和她聊聊她们三人之间的关系,王迎香没办法只好上了车。马天成发现了死信箱并在那布下眼线。向徐寅初报告,徐让马天成出两套方案,马天成保证一定能抓到人。李露启动紧急联络方式找到乔天朝,要乔尽快取得沈阳城防图配合沈阳解放。死信箱已暴露,不能再用。乔天朝大惊,因为王迎香正是要去那个死信箱传递情报。乔天朝要李露注意沈阳大学的情况,因为已经有敌人渗透到了沈阳大学。

  咖啡厅里林静指证他们的婚姻并不幸福,自己喜欢乔天朝,要王迎香让位,两人争执起来。王迎香着急送情报,情急之下打了林静一耳光,急急朝死信箱方向赶去。死信箱附近吴老洪带一群人要刷标语,与马天成的人争执起来。王迎香远远看到吴老洪,知道情况不对,吞下情报,让黄包车转回家。徐寅初知道任务失败让马天成把沈阳大学的线先停一下,马天成很气愤的说有内鬼,一定要把他抓出来。晚上林静等着乔天朝告诉他王迎香打她的事,林静在逼乔天朝选择,希望乔天朝选自己。乔天朝并不知道她们争执的事,回家后生气的训斥王迎香没有组织纪律性,耐心的劝她以后事无巨细一定汇报,不能再出差错,以免破坏他们的工作。咖啡厅里乔天朝发现那个服务员就是上次刺杀他和徐寅初的人。侯刚也认出他,僻静的地方想再次刺杀乔天朝,乔天朝说出当日是他故意放走侯刚的。把侯刚发展成替他做事的人。

  日本人川口不想回日本,一心想抓住代号“鱼雷”的地下党,被徐寅初召去。走廊里,川口碰上了乔天朝,觉得乔面熟,于是上前搭话问起乔天朝以前工作的事。并问起民国三十一年也在北平?当时是否去过太原,乔天朝一振因为那年刘克豪确实去过太原。川口对乔天朝起了怀疑。乔天朝故意和尚品聊起了川口,川口善长搞监听设备,以前曾多次和“鱼雷”打过交道。这次搞技术的川口和搞抓捕的马天成搞在了一起,不知道要干什么,乔天朝知道决不能留着他。川口家附近吴老洪想杀他,被他躲过。川口更加自信,“鱼雷”已在沈阳,发誓一定要捉住他。川口向徐寅初问起乔天朝的职务,徐寅初知道川口可能对乔产生了怀疑。

第六集:

乔天朝再次出言讥讽马天成,马天成怒不可言。会议上,徐寅初讲话“鱼雷”来了沈阳,让大家群策群力一起捉拿。乔天朝让王迎香给林静道歉,并引导她一个妻子应有的反应。乔天朝以前曾借钱给尚品炒黄金,一直未收回,借此向尚品要了一张空白的蓝色派司,声称有东西要运出。尚品也以为他在赚钱没有怀疑。乔天朝和王迎香一起去烧香,实则是和李露碰面。川口一直在跟踪。王迎香拿了李露给的签文,川口追着王迎香一定要帮着解签文。乔天朝也说给他看看,王迎香烧了签文,气愤的要回家。两人正往外走川口冲出来给两人拍了张照片。乔天朝知道特务是从来不拍照的,川口可能一定是发现了什么,必须要除掉他。

乔天朝在徐寅初的办公室外大嚷为什么没有川口的档案,并告诉徐寅初川口正跟踪自己,徐笑着安慰他并告诉他一会有行动,让他也参加。走廊里碰到林静,林静还是要他一个交待,乔天朝说晚上王迎香请她吃饭、道歉。行动组催着乔天朝去,乔没法对外联络,只好上了马天成的车。晚上林静到乔天朝家,王迎香一愣,但还是很快说请她吃饭,但饭桌上两人又争执起来。王迎香说他的丈夫是优秀的人,喜欢他的女人多了,林静绝不是第一个,告诉林静不要痴心妄想了,言语之间尽是挖苦,两个女人正式宣战。

车里马天成抽着烟和乔天朝聊着天,乔天朝一句大晚上点烟给谁信号,让马天成差点没呛到。终于等到凌晨,接到处座徐寅初命令所有人去东北饭店,那边有情况。路过咖啡厅乔天朝声称着急上厕所,暗地里递了个纸条给侯刚。徐寅初分派任务,单没给乔天朝分配,要乔陪他下棋,并传下了今天的行动口令。“鱼雷”此次的任务就是来策反沈阳市市长,今天是市长最后的答复期限,并派出了一位特使在这里密会“鱼雷”。今天会入住东北饭店。下棋时徐寅初问了乔天朝如果你是“鱼雷”会怎样做,乔天朝按照“鱼雷”的思想一一做答,并说出自己会怎么抓,徐寅初没说话。总机房里川口对马天成说一知道自己很快就能抓到“鱼雷”就兴奋。马天成浇了他一下冷水,要川口把枪交出来,按规矩办事。枪对于川口就像儿子一样,川口很不高兴。下棋中徐寅初也认同乔天朝刚才说的不错,于是同意乔天朝去总机房。特使沈阳大学教授终于来了,东北饭店里已布满了特务的眼线。尚品也随之入住东北饭店。大学教授也签名入住417房间。总机房里大家监听着大学教授拨的外线,但同时李露那边一直不停的打入问是哪位要的五两三鲜馅饺子扰乱了川口等人的监听。

第七集:

417房客人电话讲完了也没有电话再打进来,没有异常。尚品突然想起来417客人入住时曾跟在一个洗衣房服务生后面,徐寅初下令逮捕那个服务生并控制住饭店的客人。徐寅初亲自到417房向这个大学教授盘问起来,但也没问出究竟。服务生交代刚送东西到了312房间,马天成带人冲上312房的时候,已经人去楼空。打电话问警长有没有人出去,回答只有一人55军谍报人员出去,有蓝色派司有并对上了口令。徐寅初大惊口令是刚改的55军的谍报员不可能知道。乔天朝拦着马天成不能开枪,万一是市长一开枪那就出大事了。

乔天朝受命审查这次行动的所有人,势必要抓出这个内奸。马天成和乔天朝又互相掐起来,乔天朝指责马天成这次行动是他总负责的,所以他一定要负上全部的责任。马天成也说了“鱼雷”有谍报员的身份并有口令,他也没办法,并反问乔天朝有没有单独行动过。徐寅初也问起乔天朝是否去过312房间,乔否认,徐寅初若有所思。尚品着急的找乔天朝要那个空白蓝色派司,乔说在家,回去就烧了,并安慰尚品不会有问题的。“鱼雷”彭忠良安全的回到了家,李露很高兴,彭忠良和李露结婚多年但为了解放事业一直分多聚少。审讯室里马天成还在对那个服务生用刑,林静看不下去,屋外碰到乔天朝,林静觉得还是个孩子不应该这样对待他,马天成却杀了他。乔天朝查了林静的档案,对她的履历产生了怀疑,不知道林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有时候狠毒,有时候又极有同情心。

川口一直在监听电台,监听到了“鱼雷”的最新动向,但他没有报告徐寅初,而是自己带人想亲手抓住“鱼雷”。郊外大桥上,川口和鱼雷终于见面了,两人像熟络的朋友一样聊着家里的事。川口带去的人被吴老洪等放倒,川口突然明白“鱼雷”这是故意引他过去想杀他。川口利用经过的巡逻队逃身,但还是中了一枪,川口回家自己把子弹取出。乔天朝约林静一起吃饭,试探林的过去。晚上,王迎香和乔天朝吵架说他就是借着工作和林静寻私情。林静秘密来见孙玉民,他就是藏在东北大学里的内奸,是马天成的线人。林静要求孙玉民以后也把情报给自己一份。

第八集

川口从总机房出来经过312房间终于发现不用进屋怎么把蓝色派司送到屋里。川口到菜市场等着王迎香,言语之间尽是试探。徐寅初很相信川口,要他可以怀疑局里的每一个人,并把局里所有人的名单给了他,川口表示一定会抓住这个人。咖啡厅外,川口假装偶遇乔天朝,并邀请他一起喝杯咖啡,乔天朝邀请川口明天到家里吃晚饭。咖啡厅里川口盯上了侯刚。川口绑架了侯刚,审问但什么也没问出,因为乔天朝也一直没告诉他自己为谁工作。王迎香很不高兴乔天朝把日本人请家里坐客。乔天朝这么做是因为他知道川口在怀疑自己,也想打听川口到底掌握了多少自己的情况。川口带来了烧酒,和乔天朝喝起来并说早日消灭共党,恢复国民党统治的局面,王迎香生气了的听着这一切。乔天朝须臾奉承着,两人边说边聊。川口也是有目的而来就是想打听出东北饭店行动的事。很快就喝完一瓶,川口让乔天朝再去拿酒并做个凉菜,乔天朝去厨房。川口又对王迎香说起徐州,说起自己的枪的事,并说把枪夹拿下来,还能打死人,因为里面还会有一发子弹。并让王迎香摸摸他的枪。借着酒劲川口一直不停说着怎样杀共产党,杀中国人的事,王迎香实在忍不住,拿起川口让他摸的枪,一枪打中了川口的脑袋上,当场死亡。乔天朝刚好从厨房里出来,马上让王迎香尖叫。

枪声,尖叫声把徐寅初他们都引来了。徐寅初下令把乔天朝和王迎香都抓起来。林静负责审问乔天朝,乔天朝说了当时的经过,川口在炫耀他的枪有多亲切,让他太太拿着,枪不小心走火了。所以打中了川口。徐寅初问马天成认为川口是怎么死的,马天成一口咬定是乔天朝杀的,徐寅初对于两人很深的矛盾很是无奈。

第九集

徐寅初审问王迎香,问王为什么会拿着枪,怎么知道又叫弹夹,她是坐着的,子弹又怎么从上面打下来呢,徐提出了无数个问题,王迎香硬着头皮回答,不停的在哭诉真不是我杀的。乔天朝出来了,他很担心王迎香,因为她是一个新手,没有对抗审问的经验,而徐是一只老狐狸一个细微的动作都能引起他的怀疑。乔天朝去找徐求情,徐笑着说事情很快就水落石出了。乔天朝去找尚品帮忙去见妻子一面,尚品安排,其实徐寅初一直在背后听着整个过程。监狱里两人双手紧握,互望却只能说着一些无关痛痒的话,因为他们都知道有人在监视着他们。徐寅初问尚品怎么看这种事,尚说在自己家里杀人不是傻子就是疯子。徐寅初最后一次审问王迎香又问起一些小问题,没有找到破绽。监狱外,乔天朝来接王迎香,两人互相对望,乔天朝心疼不已,王迎香也表现出了深深的依赖。

回到家,王迎香深刻的检讨自己,以后不管怎样为了党,为了乔天朝也一定要忍。乔天朝又去咖啡厅喝东西不见了侯刚,终于找到他告诉他绑架他的人死了,他可以回咖啡厅工作了。侯刚说太危险表示不干了,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乔天朝已完全相信侯刚,说出自己是共产党,侯表示愿意为此而工作。办公室乔天朝发现了一封不知道是谁寄给川口的信。他想偷没偷到,于是和林静说自己刚好去处座那可以带过去。事实上,他很快又草拟了一封家书拿给处座看,把原信烧了。徐寅初问林静对王迎香怎么看,问她误杀川口合理吗?林静认为这个女人有点缺心眼,可能当时受不了刺激所以杀人,总之在自己家里杀人是不合理的。徐说有没有可能王迎香带着的是一张假面具。徐寅初并没有打消对王的怀疑。徐寅初让妻子出面请王迎香到家里作客。王迎香在陪徐寅初的孩子玩的时候哼的沂蒙小调引得徐的一愣,一个徐州人不应该会沂蒙小调的。吩咐人马上把王晓凤的照片寄来,并派人盯着王迎香的行踪。

第十集:

林静约乔天朝一起吃饭,乔本不想去,但也想从林静那打探口风,因为他知道王迎香杀人这事还没有过去。王迎香想去,乔天朝说不用。西餐厅里林静说以前她从不等人,自从认识了乔天朝就等他了,同时林静也问了为什么请川口吃饭,川口在出事之前曾去过东北饭店312房。林静说起现在全局都认为他们夫妻不像两口子,一个文雅,一个粗鲁。吃饭的时候乔天朝发现一直有人盯着他们。饭店门口王迎香大闹说林静勾引他丈夫,这么晚不回家。回到家里,王迎香说发现乔天朝被人跟踪所以去闹的,乔天朝夸奖王迎香这举动越来越像乔太太该干的事了。

徐寅初的儿子气管炎一直不好,妻子想带他回上海,但徐不同意,把家眷接来沈阳是他的主意,怎么能让他自己的妻儿先走呢。乔天朝不明白到底有多少人在怀疑王迎香,林静又为什么把川口的一些事透露给乔天朝,林静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徐寅初借着儿子的生日把大家都请到,王迎香一席晚礼服打扮惊倒众人,林静请乔天朝跳舞,王迎香直接挡了回去,和乔天朝跳了起来。尚品走了过去要请林静,林静生气的走开。两人还有说有笑让林静生气不已。

正在此时徐寅初接到了乔天朝的妻子王晓凤的真正照片,根本就不是王迎香。徐把行动组的人调来,恰在此时外面来了个自称是王晓凤的女人找乔天朝。乔天朝面对真的王晓凤不敢言语,因为她不知道王晓凤的真正来意。就在此时王晓凤上来就打乔天朝说他无情无意,王迎香冲出来不让打,两个女人为一个男人打了起来。徐寅初看着突发的状况。让大家散了单留下乔天朝。徐寅初问了王晓凤很多问题,令乔天朝和王迎香惊心不已,生怕真的王晓凤回答有什么对不上,但还好没有破绽。徐寅初让乔天朝把两个女人都带走,自己处理好,并命马天成监视他们,林静看到这种情况心里很失望。一到家,乔天朝让两人马上吵架,争着让对方滚,吵得整橦楼都出来看热闹。尚品夫人说还有一个人更伤心,林静啊。吵架声让林静睡不着觉,跑到乔天朝家冲天花板开了一枪,这一枪让吵架声停了下来。原来真的王小凤两年前已加入组织,这次是专门来给乔天朝解围的,并给了王迎香新的身份叫李爱香。第二天,乔天朝去上班,留下两个女人继续吵架。乔天朝递上了自己的检讨还有李爱香的资料,徐寅初表面上客客气气让他走了,但并没有打消疑虑。徐寅初问林静、马天成、尚品三人的意见。尚表示可信,马天成说把他们三人刑讯逼供肯定能问出来。徐寅初把王迎香改名李爱香的资料递给林静,要她查。


  第十一集

  王晓凤和王迎香每天装着争风吃醋,吵吵闹闹,乔天朝哎声叹气,也顺此提出送王晓凤走。车站里王晓凤和乔天朝道别,乔天朝发现车站里有人跟踪但他不露声色离开了。火车上王晓凤被马天成带走,被关到了一个破楼里。每天有人送饭,有人看守,王晓凤惊恐万分。林静去审过王晓凤,没有发现端倪。徐寅初提审王晓凤,王晓凤反演了一场置问说乔天朝为什么要杀自己,就为了和王迎香在一起的戏打消了徐寅初的疑虑。有人捎信说王晓凤没回家,夜晚乔天朝犹豫半天敲开了林静的门。林静心里颇不服气置问为什么要有像王迎香这样爆皮气的情人,而不是自己,很失望。但还是告诉乔天朝最近马天成常去的地方。乔天朝留下了一沓钱,林静很无奈。徐寅初让林静去秘密搜索乔天朝的家,没有什么特别只好放了王晓凤,乔天朝连夜将王晓凤送走。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唯一见过乔天朝的毛人凤来到了沈阳。乔天朝担心他会认出自己是冒牌的,让王迎香离开,王坚定的表示做好饭等他回来。训练场上乔天朝在毛人凤的耳边说了几句逗得毛人凤大笑,事情顺利的掩饰过去。因为毛人凤见过的人太多了,他也记不住谁是谁。乔天朝正是利用了这点。徐寅初和马天成狐疑的看着这一切。毛人凤来沈阳带来了一个守城的能手赵重光。握手时赵重光交给了林静一张纸条约她在餐厅见面。晚上,王迎香和乔天朝高兴的庆祝七﹒一党的生日。

  第十二集

  赵重光是林静父亲的学生,都效忠与国民党,但后来赵重光投靠日本人。林静父亲不愿意和日本人合作而被日本人抓捕,林静为救父亲委身于赵重光。越重光很想和林静再续旧情,但现在林静的恨不得杀了赵重光。林静徘徊在乔天朝家的门外渴望这个男人能安慰自己现在这颗受伤的心,但最终没有进去。林静发展的外线学生孙玉民说能捉住鱼雷,于是他们用一半的美国提供的物资清单作饵。利用李乐群找到了姐姐和姐夫交了这份清单。彭忠良知道这是真的情报,想再找到另半部分。

  马天成也找到了孙玉民,和林静争吵了起来都想立功,徐寅初生气的教训了他二人。接头地点他们活捉了前来碰面的共产党人,但他并不是“鱼雷”。徐寅初下令杀了此人。家里王迎香为死了一个共产党人气愤不已,乔天朝亲眼看着这个共产党人死也很痛心疾首,更坚定了自己的工作。孙玉民找到李乐群说行动暴露,要她带着找她姐,李露家门口李乐群发现上当。但特务也没有捉到李露,她们已经撤走,李乐群被捕。彭忠良不肯撤走,发电报告诉上级已经找到了一半物资清单,想再拿到另一半。乔天朝得知徐要在今晚捉拿“鱼雷”,要王迎香把这个情报送出。但为时已晚,徐寅初用虚的一招晃过了乔天朝,老彭还是去了,公馆里静悄悄,徐寅初包围了这些,捉住了“鱼雷”。


                 页码: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精彩剧照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