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诺时空zolsky.com
首页
新闻资讯
反病毒中心
qq表情大全
软件下载
科技与教育
文秘与写作
电视剧
电影
实用查询
上网导航
技术论坛
电视剧频道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牌坊下的女人

片名:《牌坊下的女人》

导演:陈伟祥

演员:

寇振海....佟善群     刘思彤....佟庆

马雅舒....方谨      邓萃雯....何其贞

岳跃利....季海青     苗乙乙....凤琴

王驾麟....高立天


点这里下载电视剧 -> 下载地址 [本地下载]




剧情介绍


  第一集

  青河镇上季家的老娘苦守几十年获得了镇上第一座贞节牌坊,顿时成为镇上的热门话题,季家男主人季海青感到无比荣耀并且大摆酒席庆祝,殊不知老娘心里的苦闷和痛苦。另一边,青河镇名门望族佟家男主人佟善群,眼红且妒忌这座贞洁牌坊,于是表面上前来祝贺,实则挖苦、羞辱老娘,引起了佟、季二人的打斗,更是掀开两家明争暗斗的序幕。在佟家二姨娘徐凤琴的唆使下,佟善群决定佟家也一定要守出一座贞洁牌坊!

  在热闹的旌表揭牌庆典上,季家马队负责人高立天发现刺客,不顾自己安危为前来颁发旌表的前朝公公,更是当今鼎贵的单福安挡了一枪,单福安感激不尽并与高立天结拜,从此二人以兄弟相称。


  第二集

  徐凤琴提议让佟善群的弟媳妇何其贞守牌坊,她却不知道原来佟善群与何其贞已经私通了八年,但是自私伪善的佟善群只想到自己的利益、只想到佟家也要得到一座牌坊,不惜牺牲何其贞,而何其贞以为可以跟大哥保持和以前一样的状态,并且可以帮他完成心愿,便答应了。

  高立天将单福安给他的翡翠扳指送给了青梅竹马的恋人方瑾,并告诉她要找媒婆去方家提亲,方瑾开心不已,却没料到阴错阳差的答应了佟家找的媒婆上门的提亲。方瑾知道许错人家后,本想力争和高立天在一起,但无奈父亲病重,弟妹又年幼,需要得到佟家财力上的支持,只能向现实低头,答应嫁进佟家,嫁给只有九岁的佟家独子佟喜做童养媳,从此方瑾与高立天的命运陷入绝境、二人的爱情越发艰难。


  第三集

  佟善群继续扮演大善人的角色,在儿子成亲当天还坚持义诊,引得镇民的爱戴。高立天假装看病,上门与佟善群接触后发现此人思想陈旧,打心眼里瞧不起女人,觉得方瑾在佟家一定会受苦,决心带方瑾私奔。当二人满怀希望逃到江边,却因为雨太大又没有船夫而无法渡江,善良懦弱的方瑾又一次向现实低头,坐回花轿被抬到了佟家。

  不料花轿刚落地,佟喜却头破血流的被管家佟守成抱了回来,原来是因为与小朋友玩闹被重物砸伤,昏迷不醒。徐凤琴怒打方瑾,认为她是扫把星,立天看到后心疼不已,劝方瑾的父母将方瑾接回家,善良单纯的方瑾认为因自己私奔误了吉时,而造成了佟喜的受伤,竟然决定留在佟家,众人惊愕。


  第四集

  方瑾在佟喜房外跪求老天让佟喜能醒来,期间何其贞出现给予安慰和希望,一夜过去,佟喜醒了,方瑾暂时逃过一劫,因体力不支昏倒。佟善群为了跟季家攀比而决定补办婚宴酒席,徐凤琴的威胁让方瑾更加见识到她的喜怒无常,对自己未来的生活,方瑾感到惴惴不安。

  佟善群的女儿佟庆留洋回国,在未婚夫黄平昭的陪同下回到青河镇参加弟弟的婚宴,因为要甩掉自己不喜欢的未婚夫骑走了高立天的马,就这样二人相识了,高立天毫不掩饰自己对佟家的厌恶,而反叛的佟庆故意不透露自己的身份,并且看上了俊朗正义的高立天,觉得他比父亲为自己选的未婚夫强多了,从此便缠上了他,誓要让他成为自己的爱人。


  第五集

  徐凤琴又找茬殴打方瑾,没想到富有正义感的佟庆站出来帮助方瑾,从而与凤琴结下了梁子。佟庆钟情高立天,立天虽然知道这样做不好,但是不得不利用佟庆来了解佟家发生的事情,了解方瑾的情况,不知情的佟庆甘愿为了立天而想尽办法留在青河镇。

  此时佟善群意识到长年依靠季家马队为自己的药铺送货,货捏在别人手上简直犹如芒刺在背,他想要组织佟家自己的马队,断了季家的财路,也好出口气,他想到可以利用高立天的能力和经验,于是想把他笼络到自己门下,从而引起了海青的误会。姚向云是个女中豪杰,追随季海青十多年,她与海青有儿女私情且一直没奢望名分,更是协助季海青打下了一片江山,可是她的儿子宋少川不满意自己只是个“拖油瓶”,一心想成为季海青的养子,成为名正言顺的“季”少川。

  第六集

  佟善群使计将黄平昭支回了省城,并想利用女儿佟庆将高立天拉拢到自己门下,佟庆为了自己所爱,也为了证明女儿不比儿子差,更为了替娘争口气,不遗余力的把高立天带回家作客。高立天进了佟家,拒绝了佟善群的笼络,并且目睹了方瑾在佟家的悲惨生活,他通过方瑾的妹妹传信,要跟方瑾见上一面。

  方瑾也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立天,想要回娘家找机会与他见面,但是凤琴一定要她带佟喜一起回去才答应,方瑾无奈答应了。凤琴受人挑唆,想跟去方瑾娘家发发威,遭到所有人反对,却只有其贞一个人帮她说话,最终凤琴如愿以偿。另一边,这对小情人在大雨中的亭子里见面互诉衷肠,没想到佟喜半夜醒来找了过来,并目睹了二人相拥的情景,转身就跑并扬言要告诉父母,方瑾和立天连忙追赶,在追逐中佟喜出了意外。


  第七集

  就在佟喜出事当晚,其贞进了凤琴的房,上了凤琴的床,并与佟善群共度一夜,圆了自己的夫妻梦。清晨,凤琴前呼后拥抱着昏迷的佟喜赶回来让善群诊治,慌忙之中方瑾看见其贞从凤琴的房中出来,佟喜昏迷不醒,方瑾再次陷入了慌乱和自责之中,高立天因为方瑾回到佟家的决定而默默离开了青河。佟善群觉得是因为自己与弟媳妇的私情引起了天怒才会怪罪到独子佟喜的身上,因而与其贞发生了争吵。

  佟喜一直昏迷不醒,被带到了庙里收惊也没有效果,众人陪伴身边,方瑾后悔不已,她觉得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佟喜就不会出事,她决定用自己的死换佟喜的生。方瑾上吊自尽的一幕被其贞看见,经过内心的挣扎,其贞救下了方瑾,而佟喜不治而死。


  第八集

  善群、凤琴合谋要逼方瑾自尽,好为佟家带来一座与贞洁牌坊一样光宗耀祖的烈妇碑,方瑾太懦弱,认为是自己害死了佟喜,竟然同意以命偿还。佟家大奶奶素蓉长年念经吃斋、菩萨心肠,她很后悔把方瑾娶进佟家,所以暗中派人救了她,并且苦口婆心说服善群让方瑾活着和其贞一起守贞洁牌坊,总算保住了方瑾的命。凤琴利用善群想要儿子的心理将他牢牢拴在身边,善群就此疏远了其贞,其贞委屈但无处倾诉。

  佟庆一路追到了省城客栈寻找立天,同时福安也来找立天并与佟庆打了照面,并以为她是立天的心上人,谁知黄平昭也闻讯找到了客栈,还出言气走了单福安,平昭为了捍卫自己的爱情,拜托高立天拒绝佟庆的追求。高立天从季海青处得知佟家对方瑾的压迫和威胁,心疼不已,暗暗决定一定要救出方瑾。


  第九集

  高立天回到了青河镇,找到佟善群假意要进佟家帮助他组建马队,佟善群当然热烈欢迎,为此立天遭到了宋少川的羞辱,为了救出自己的爱人,也为了自己的幸福,立天不顾马队兄弟们的误会离开了季家搬到了佟家。其实这一切都是海青的计谋,他想让立天带走方瑾,好让佟家出丑,更别想得到贞洁牌坊。

  佟庆要求管理马队、参与佟家事业遭到了善群的反对和凤琴的讽刺,凤琴还趾高气昂的宣布自己又怀孕了,佟庆气愤找其贞诉苦,她却不知道其实其贞的内心更加痛苦,并险些晕倒。善群勉强前来探望,表面安慰却不小心说出了心里话,想与其贞了断让她离开佟家,这话深深刺激了其贞,她开始觉得八年的感情并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第十集

  立天又与海青私下见面,海青催促他尽快与方瑾接触并带她离开佟家,立天态度坚定,但是方瑾却觉得自己愧对佟喜,觉得自己不配过好日子,要用自己的后半辈子来弥补对佟喜的歉疚,她甘愿忍受凤琴对自己心理上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也要留在佟家,立天痛惜、佟庆纳闷,但都改变不了方瑾的决定。

  善群携众人拜谢祖宗时,凤琴挑事说其贞没来,不愿意谢祖宗,善群这才发现其贞不在家中,他为了顾及颜面决定不找。其贞独自离开是为了想引起善群注意,想让他来寻找自己,没想到找来的不是佟善群,而是管家佟守成。佟守成对这个貌美的佟家二奶奶垂涎已久,并且早已察觉她与老爷之间有不可告人的关系,他找到这个机会将其贞奸污,并且认定其贞没有胆量说出来,就算说出来了,佟善群为了面子也不会追究。

  第十一集

  其贞终究没有告诉善群这件事情,只是赌气说要离开佟家,善群为了安抚其贞,也怕她再惹出什么事端,决定让素蓉跟其贞一起搬出去住,遭到了佟庆的强烈反对。佟庆向平昭和立天诉苦,立天提议可以让方瑾跟其贞搬出去住,心想这样可以有机会带走方瑾,佟庆为了母亲着想,也为了方瑾着想,便去说服了方瑾,让她提出愿意跟其贞搬出佟家。

  平昭发现立天竟然私下里与季海青见面,在平昭的追问下,立天全盘托出自己的故事,平昭大吃一惊,他不齿佟善群的狠毒,也同情方瑾的处境,更为了自己能顺利的娶到心爱的佟庆,于是答应帮助他们。在平昭的添油加醋和其贞的误打误撞之后,徐凤琴答应了让方瑾搬出去住。


  第十二集

  其贞和方瑾搬到了佟守成精心找的宅子---“守贞堂”,佟善群当众宣布二女搬到此地守节,要街坊邻里多关注。方瑾本以为跟小婶婶生活在一起,不待在徐凤琴身边,可以活得轻松很多,没想到新的难题出现了,佟善群暗示让她盯住其贞,有什么风吹草动都要向自己汇报。其贞精明,自然懂得佟善群的用意,她悔、她恨,悔自己爱上的是伪善的佟善群、恨自己为什么到现在还是爱他。佟庆留过学,接受过新思想,她认为方瑾太年轻,不应该把自己的一生耗费在佟家,劝方瑾离开,佟家由其贞来守牌坊,没想到被其贞听见了,她迁怒到方瑾身上,还不惜伤害自己,利用佟守成来刺激佟善群。


  第十三集

  经过一段日子的相处,其贞渐渐感觉到方瑾与高立天的暧昧,于是告诉方瑾她俩是坐在一条船上的,别多问、别多看、别多管,日子自然太平。其贞本以为佟善群还是爱自己的,只是因为自己是守寡之身不能像以前一样罢了,但是佟善群的上门又一次给了自己深深的打击,也让她感到了侮辱。方瑾虽感觉到其贞有异常,也觉得她喜怒无常很难理解,但善良的主瑾仍然用自己的真诚来对待其贞,二女的关系比之前缓和了许多。

  大奶奶素蓉可怜其贞没有丈夫,一个人孤苦伶仃的,老了也没有依靠,于是提议要其贞过继个孩子过来陪在身边,有个精神上的寄托,等孩子长大了也有个依靠,其贞不愿意。另一边,黄平昭也积极的协助立天保持与方瑾的联系,他通知方瑾立天会伺机带她私奔,并鼓励她要积极的争取自己的幸福,没想到被佟庆看在眼里,她误会平昭变心了,认为他是想要和方瑾私奔。


  第十四集

  树林里,立天向海青拜别,告诉他今晚便会带方瑾离开青河镇,没想到被跟踪来的少川听了个一清二楚。守贞堂里,方瑾也在向其贞辞别,其贞虽不舍,仍然祝福她。佟宅里,佟庆逼平昭在休书上按了手印,她想成全平昭和方瑾,自己没有意识到,其实她对平昭是有感情的,平昭更加是一头雾水。

  守贞堂里,方瑾慌张的收拾着包袱,其贞前来安慰,并送上一只金镯子备用,告诉方瑾要记着,出去了就别再犹豫,不能腿软,不要回头,而佟庆的突然出现让刚刚定心一些的方瑾又立刻紧张起来。佟宅里,立天向平昭交代马队跑货的有关事宜,平昭也鼓励和祝福立天二人,但单福安的突然出现让二人措手不及。季宅里,少川要求母亲作伪证协助自己,向云有种不详的预感。


  第十五集

  守贞堂外,立天、方瑾这对可怜的小恋人刚刚见面准备逃走,突然有人敲锣惊动了街坊邻里,闻讯而来的男丁们通通去追立天和方瑾,佟庆虽然气愤方瑾的背叛,但还是赶紧追上二人并替换回了方瑾,让方瑾在闻讯赶来佟善群和佟守成以及街坊邻里面前及时出现,化解了危机。方瑾感激佟庆的救命之恩,也感觉到佟庆对立天的痴心,她决定退出,把立天让给佟庆,并把立天送给自己的定情物翡翠扳指送给了佟庆,希望能成全他们,但因为经常与佟庆接触而遭到了徐凤琴的严厉惩罚。

  立天向福安说出了与海青的计划,福安痛斥他糊涂,认为这一切乃是海青的计划,只是牺牲了立天,并说出在立天和方瑾私奔那夜曾亲眼目睹敲锣之人乃是宋少川,立天震惊。

  第十六集

  平昭同意成全佟庆和立天,可是佟善群知道了立天与福安的兄弟关系,为了自己的家业,为了能得到单福安的帮助,为了笼络高立天,他不允许佟庆和平昭解除婚约,并且亲自到福安宅请回了高立天。立天并不愿意接受佟庆,他爱的只有方瑾,佟庆气急,发誓定要得到高立天的真心。立天又回到了佟家,只为了有机会接触方瑾,可惜在佟庆和平昭帮助下的再次见面,方瑾觉得一次又一次的私奔失败是天意不让他们在一起,说出分手,立天伤心,决定听佟善群的安排,带马队跑货去。

  方瑾母亲发现了方瑾的伤痕,了解女儿为了自己的贫穷家庭所承受的痛苦,也气愤二姨娘凤琴对自己女儿的折磨,上门理论不料遭到凤琴一记耳光,方瑾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但又无力反抗。


  第十七集

  高立天越想越气愤,本来可以带方瑾远走他乡,过幸福平静的生活,却被宋少川破坏了计划,于是借醉上门找少川理论,还大打出手,既破坏了少川的过继仪式,也造成少川误伤了海青,更是让海青产生怀疑决定暂停过继之事,少川怀恨在心。立天即将出发跑货,拜托马队好兄弟小六交封信给海青,想告诫海青少川的为人阴险,过继之事应该多些考虑,少川为了截信,谋杀了小六,更是嫉妒立天在海青心目中的地位,心生歹念想要除掉立天。

  佟庆发现立天和平昭竟然丢下自己先行出发了,当然知道这是善群的指示,想出门去追却被善群派人抓起来关进了柴房,善群不允许她打乱自己的计划,素蓉心疼女儿,为了放走佟庆,自己甘愿被凤琴诬陷,更让善群动怒扬言要休了她。


  第十八集

  素蓉意识到凤琴仗着怀有身孕,一定会越发的作威作福,自己留在佟家的日子肯定不长了,于是劝其贞过继个孩子,好在将来有个依靠,同时也劝方瑾一定要待在守贞堂里不能回佟家受凤琴的欺负。佟守成知道了此事,便算计把自己刚满月的儿子过继到其贞这房,假意与凤琴作对从而得到了素蓉的信任,成功把儿子领进了门。

  徐凤琴也不是省油的灯,利用孩子离不开母亲、母亲更舍不得孩子的心理使计逼迫佟守成妻子带着孩子投井自尽了,还栽赃说如果不是因为素蓉的提议根本就不会有悲剧的发生。善群本来就气家中死了人,丢了自己的脸,更被凤琴挑唆认为是素蓉无端生事,决定休了她,素蓉伤心不已。同时,善群对待自己至亲的冷漠延发了守成的恨意。


  第十九集

  素蓉乃是出生名门望族,不甘被休会令家族蒙辱,竟然选择了服毒自尽,临死的情景被佟守成看见,守成明白素蓉在佟家已经没有地位,竟然立刻倒向凤琴这边,并且与其合谋见死不救,素蓉就这么送了性命。善群死要面子决定不对外发丧,闻讯来到的海青和向云本想为素蓉上柱香,却遭凤琴挑拨与佟善群在灵堂上大打出手,二人因此积怨更深,佟善群更是当堂宣布禁止佟家所有人与季家人往来。可其贞、方瑾偏偏不听他的话,私下与向云见面,因为她们与素蓉感情好,不满她的丧事就这么草草了事,想为她做法事。其贞说服了善群,但凤琴因为心里有鬼,害怕了起来,求助守成要保护她,守成表面答应了,心里却有着自己的计划。


  第二十集

  深夜,其贞到了素蓉的房间,却发现善群也因为思念素蓉睡在房中,善群敌不过其贞的温柔和执着,二人重温旧梦。这时,因为第二天要做法事这件事情引起了两个人的惊慌,方瑾因为觉得愧对佟喜而睡不着来找其贞,无意中发现了善群与其贞的关系;凤琴也因为对素蓉见死不救而噩梦惊醒出来找善群,眼看就要冲进素蓉房里,方瑾情急之下大喊一声,凤琴摔倒了,方瑾掩护了其贞。虽然方瑾做出了善良的举动,但她心里却和其贞疏远了,她觉得其贞变了,其贞却理直气壮认为自己该留在佟家管理事务。

  为素蓉做法事的同时,凤琴要生了,法师说出的话让所有人震惊,其贞慌乱,善群更是恐慌,产婆跌跌撞撞冲进祠堂,通报说凤琴生下了一死胎,善群拉其贞跪下不停的向素蓉磕头认错。

  第二十一集

  凤琴失势了,其贞不想回到守贞堂,想趁这机会留在佟家,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派头开始参与家中的大小事务,善群虽头疼但也拿她没办法,只好躲着她。这时佟守成又献计要善群再娶一房,一来可以延续香火,二来也能让其贞死心,善群心动,于是守成开始张罗。其实守成是看大奶奶去世,二姨娘又装疯卖傻,想找个听自己话的女人进佟家好实现自己的计划,没想到此举动引起了其贞和凤琴两个女人的反对。善群无法忍受其贞,不想跟她再纠缠下去,提出要与她分家,其贞崩溃,在所有人面前痛哭大喊,险些暴露二人的关系,被方瑾一耳光打醒。方瑾劝其贞不要再无谓的撑下去,不如回守贞堂过清净平凡的生活,可是其贞却平不了这口气。


  第二十二集

  佟庆终于赶上了平昭和立天,佟庆好胜心强,她喜欢高立天,也想通过他来实现自己掌管佟家的心愿,更想为娘争口气,决心无论用什么办法都要让高立天成为自己的人。平昭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但出于对佟庆的爱,还不得不与佟庆立下约定,如果她不成功就自愿跟自己回家结婚生子去。三个人每天斗嘴耍乐,倒也过得逍遥自在,但都没注意到宋少川一直鬼魅的跟着他们。

  向云找到其贞,劝她早日离开佟家,远离事非,因为官府已经在着手调查佟家的事了。其贞却另有打算,因为她怀孕了并暗示了善群,善群以为那是自己的孩子,考虑到佟家的血脉不能断,善群不惜跪求其贞不要离开,生下孩子,这一幕又被方瑾撞见,不禁对这个家失望透顶。


  第二十三集

  单福安为了帮助立天,来到佟家向善群讨要方瑾,借口是找个人为自己打理宅子,佟善群老谋深算,自然不想得罪单福安,一面答应了单福安一面在方瑾的手臂上点下了守宫砂。同时,善群听说官府已经在调查,也听说季家一直在关注自家的情况,未免其贞怀孕的事情暴露而丢了佟家的脸,更怕不能守到贞节牌坊,决定将其贞送到别的地方去,好避人耳目。

  佟庆觉得不能再拖下去,要使出杀手锏那就是直接上高立天的床,平昭奋力阻拦并请求立天帮忙调换,谁知道却成了立天的替死鬼,莫名其妙死在了宋少川的刀下,少川逃走后佟庆和立天赶到房间,却被昏官冤枉成杀人凶手。在刑场上二人即将被枪毙的紧急关头,福安及时出现解救了二人,并暗示佟庆不能只顾儿女私情而忘记了自己的母亲。


  第二十四集

  佟庆在立天的陪同下赶回家,她难以接受母亲去世的事实,更恨徐凤琴和佟善群间接逼死了自己的母亲,和徐凤琴打了起来,前来劝架的其贞不慎摔倒在地,善群和守成的紧张模样引起了徐凤琴的怀疑。凤琴终于证实原来其贞怀孕了,还自以为是的断定其贞是和佟守成有私情而怀了孩子,想利用这件事把其贞赶出佟家,但她不知道的是善群早就已经计划好了接下来所有的事情。

  善群让守成在凤琴面前承认孩子是自己的,又说将来把孩子过继到方瑾的房里从而安抚凤琴好让她不会将消息散播出去,并且安排其贞尽快离开佟家躲到乡下去生孩子。清晨,其贞出发离开,回头望着善群这个她错爱的男人,感慨万千,但事已至此,她只能一步一步走下去了。


  第二十五集

  其贞临走前与方瑾辞别,并告诉她立天陪佟庆回来过,但又双双离开去省城了,方瑾一心只想好好守节,忘记立天,却发现要做到并不容易。另一边立天绝情的拒绝佟庆,佟庆气愤又伤心,立天离开后竟然遇见了好兄弟小六,原来小六没有被宋少川杀死,躲在省城不敢回青河。立天听完小六的讲述,又想起平昭被害当晚的情形,确认一定是宋少川想杀害自己却误杀了平昭,发誓一定要替好兄弟报仇,讨回公道。可惜海青并不相信立天的话,他已经认少川为义子,还认为立天无理取闹诬陷少川,将立天赶出了季家,立天寻找福安求助无果,更觉得福安太自私而与他大吵了一架离开,立天气愤之余借酒消愁,正好被外出抓药的方瑾看见,两人相拥而泣。

  第二十六集

  善群和凤琴借口探望福安突然上门拜访,实则是想看看方瑾在福安宅是否老实。而此时的方瑾与立天正互诉衷肠,虽然已经过去了两年,但立天对方瑾的爱一直未变,坚持要带她走,去过自由自在简单快乐的日子。此时的方瑾也不再是两年前懦弱的小女孩,她不堪忍受佟家龌龊肮脏的人和事,更加不想再继续做佟善群的棋子而耗费自己的后半生,于是一路跑回福安宅跪求福安的帮助。

  福安深谋远虑,知道不能让方瑾平白消失,于是带方瑾回佟家,借口要出去游山玩水需要方瑾作伴,善群自然不会得罪福安,当即答应。凤琴因不满善群对自己的冷淡,便拿其贞怀孕的事来要挟善群。


  第二十七集

  凤琴得意将来孩子要收到自己这房,还想以此把守成踩在脚底,但精明的守成早已看出凤琴在佟家已经失势,又不能再有身孕,善群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了,所以守成压根不怕凤琴,还挑唆善群对外宣布凤琴疯了,这样就不会有人相信她的疯言疯语了。凤琴在大街上拦住单福安和方瑾的马车,向单福安告状,可惜善群和守成早有所准备,凤琴不但没能得逞,还被乡亲们认定是疯了,被善群毒打一顿关进了柴房。

  少川了解了事情的大概,为了讨好海青,提议应该借这件事情来打垮佟家,海青积极响应,但是却遭到了向云的强烈反对,从而导致二人激烈争吵,向云更是负气要离开季家。


  第二十八集

  凤琴思前想后,认定了其贞怀的孩子是佟守成的,并且以此威胁守成,让他想办法放自己出去,继续做二姨娘。守成表面唯唯诺诺的答应,心里却想不能再留她的活口,否则自己和其贞的计划迟早要败露,于是下毒谋害凤琴,凤琴撑着最后一口气爬到了季家,被少川和海青救活,海青同意收留她,为了让她成为对付佟家的一颗棋子。守成欺骗善群说凤琴打伤了自己逃走了,于是在镇上散发告示寻找凤琴,大家都没想到凤琴会躲在死对头季海青的家中。

  少川觊觎云南白药这块肥肉,但如今善群对守成万分信任,已经将这件事全权交给守成处理,少川无处下手。佟庆回到了青河看到了告示,少川向她讲述了事情的全过程,提出与佟庆联手打天下,被佟庆拒绝。


  第二十九集

  佟庆本以为佟家只剩她一个子女,爹一定会重用自己,把佟家的事业交到自己手上,无奈善群心系其贞肚子里的儿子,认为那才是佟家的继承人,根本不想让佟庆参与。佟庆气愤,答应跟少川合作,少川带佟庆见到了凤琴,了解了事情的真相,她不相信小婶婶会背叛娘,决定去找其贞,少川借口要一起去是为了亲眼确定立天离开青河才放心,其实是想把大着肚子的其贞带回青河,好扳倒佟家。

  另一边,方瑾提出想去和其贞道别,遭到福安反对,福安不想方瑾和立天再与佟家人有任何联系,免得再生枝节,三人闹了不愉快,福安就此与二人分别。方瑾和立天来到其贞住处,没料到佟庆也在,并在质问其贞,几人争执时宋少川伺机劫持了其贞,佟庆和立天为救其贞,也为替平昭报仇,杀死了少川。


  第三十集

  方瑾见其贞险些流产,本性善良的她竟然又决定暂时不走,留下来照顾其贞,立天虽然反对,但面对方瑾的倔强也无可奈何,只得同意。向云回季家寻找少川,发现徐凤琴竟然住在自己家中,还穿着自己的衣服,气急败坏的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佟善群,善群和守成立刻赶到季家,要强行将凤琴带回去,海青报复心作祟,竟然插手将凤琴留了下来。向云气急,大闹一场,并从凤琴处知道了少川是和佟庆一起出去的,于是又找到了佟庆问询少川的下落,佟庆虽然愧疚于这个可怜的母亲,但是为了其贞的名誉、更为了佟家的名声,只好对向云说了谎。

  佟善群突然出现在榆县,立天及时带走了方瑾,善群对其贞说出了对这孩子将来的安排。

  第三十一集

  向云找到了榆县其贞住处,远远望见立天送方瑾进门照顾其贞,意识到佟庆在说谎,并闯入了其贞住处。向云不断逼问少川的下落,其贞和方瑾措手不及,更是不想出卖立天和佟庆,在紧张、压抑的气氛之下其贞早产了,方瑾慌张得不知所措,向云虽然有不详的预感自己的儿子可能已遭不测,但出于同为母亲的共性还是帮其贞接生,产下一个儿子,且母子平安。

  佟庆发现佟守成似乎越来越有野心,更是蔑视他那副假装谦卑的下贱模样,赶他出了佟家。谁知善群又将守成请回来,还教育佟庆,用人就应该用这样愿意做奴才的人,佟庆虽然不乐意,但不得不为之。佟庆知道父亲想把药材市场往云川贵发展,可惜家中并无人手从事此事,高立天也不可能再回来,于是上门求助季海青,想佟季两家能够精诚合作,海青拒绝。


  第三十二集

  向云找到佟庆,佟庆承认杀了少川,并强调是她一个人杀的,因为不想连累立天等人。向云虽然早有预感,但亲耳听到还是难以接受,佟庆解释杀少川是因为他为人歹毒、杀害了无辜的黄平昭,向云刺了佟庆一刀,当作报了仇,并告诉她何其贞已经生了。善群闻讯赶到其贞住处,方瑾来不及离开只好先藏了起来,其贞看到善群非常疼爱孩子而感到欣慰,不过当她确定非要依靠方瑾才可以让自己的儿子回佟家之后,她出卖了方瑾。方瑾回想其实其贞早有暗示,要自己把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只是自己没放在心上,不免后悔自己的愚蠢,更是气愤其贞的背叛,她收拾了包袱去客栈找立天。立天早就被其贞使计骗走了,其贞又说服方瑾跟自己回佟家,答应等孩子进了佟家门便放她走,善良的方瑾再一次妥协了。


  第三十三集

  季海青终于忍受不了凤琴把她赶出了门,凤琴开始了像乞丐一样的生活,在大街上看见其贞和方瑾回来又想揭穿,可惜其贞不可能把孩子带回来,众人只当凤琴是个疯女人,没有人相信她。善群当众宣布了要过继孩子的事情,佟庆虽然答应不过条件是要让自己当佟家的主事,善群犹豫,其贞觉得可以趁机除掉佟守成,便在善群面前替佟庆美言,守成偷听到愤恨。

  佟庆找到向云要和她合作并说明这是少川的遗愿,向云心动。立天和福安追寻回青河,经过调查开始意识到整件事情有可能是其贞在搞鬼,立天担心方瑾安危,请求福安帮忙。凤琴无意中跟踪守成发现了孩子藏在哪儿,虽然历经了那么多事情,她仍然不放弃,还想回到佟家,她心里又有了计划。


  第三十四集

  守成看完孩子回到家,发现其贞坐在房里等他,质问他把孩子藏在哪里,二人的争吵又被早起的方瑾听见,原来孩子是佟守成的,二人合谋只为了要钱的得钱、要权的得权,方瑾觉得佟家可怕、佟守成可怕、其贞更加可怕。但是方瑾也明白了,佟家是个处处谈条件的地方,彼此的私欲就是对方的筹码,她和其贞达成协议,只要顺利帮助其贞把孩子带回佟家,她就可以获得自由。福安登门拜访并替立天给方瑾传了纸条,方瑾跑出来见立天,二人见面场景偏偏被来找孩子住处的凤琴碰见,凤琴拖来善群,善群不敢相信胆小听话的方瑾竟然也外面有人,考虑到佟家的脸面,考虑到现在方瑾是佟家唯一能守到贞节牌坊的人,善群为防凤琴把事情张扬出去,竟想杀人灭口。


  第三十五集

  凤琴没有被杀死,她去奶妈那里骗走了孩子,并且在大街上公开卖孩子,并且要在赶来的其贞的面前摔死孩子,为的就是要揭开佟家的丑,证明自己没疯。就在其贞即将说出孩子的生世时,善群和守成赶到,善群劝其贞不能冲动,自己更是不敢承认,就在孩子就快落地时,守成本能的跳起抱住了孩子,佟庆也及时赶到,当众承认这孩子是自己与人私通所生,至此才将这场闹剧结束。

  善群怀疑孩子的生世,逼问其贞,其贞恨善群的冷漠,说一辈子都不会让他知道真相。守成绑架了善群,原来他不单单为了佟家的财产,他想要的是云南白药的秘方,他为了抢秘方想要掐死佟庆,紧急时刻其贞出现杀了守成,因为她不想自己的孩子长大后知道自己有个这样不堪的父亲。

  八年过去了,所有的不公平的封建条例全部都废除了,其贞、方瑾、佟庆三个女子从破旧的牌坊下走过,她们传奇的经历向我们展示了社会的进步。



精彩剧照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