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诺时空zolsky.com
首页
新闻资讯
反病毒中心
qq表情大全
软件下载
科技与教育
文秘与写作
电视剧
电影
实用查询
上网导航
技术论坛
电视剧频道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香樟树
主要角色

夏心洁(潘虹饰)


司马小杉(梅婷饰)


吴芳芳(谢润饰)


陶妮(刘琳饰)


韩波(赵峥饰)


司马小柯(刘冠军饰)


宋柳


片名:香樟树
片长:三十二集
制片人:郭新强
总导演:胡 玫
编 剧:顾伟丽
导 演:朱德承、谢 钢
艺术总监、总摄影:池小宁
主题歌演唱:蔡 琴
主要演员:
潘 虹--夏心洁
梅 婷--司马小杉
刘 琳--陶 妮
谢 润--吴芳芳
赵 峥--韩 波
刘冠军--司马小柯
闾汉彪--陶 汉
王伟华--司马小松


点这里下载电视剧 -> 下载地址 [本地下载]




剧情介绍


  第一集

  2002年春节,上海。陶妮陪着怀孕并且病弱的司马小杉在青浦的监狱门口等待着她们的好友吴芳芳过年放假出来团聚。但芳芳最终没能出来。因为她固执地想把这珍贵的一天假期,挪到和陶妮、小衫十年前就约好了的开春后的四月二十八那一天。那是十年前她们盟誓约定要团聚的一天。十年前在离开校园走向社会之际,她们对今后可能会发生的世事常情以及人生变故充满忧虑,所以她们才会盟下这个誓约。那时侯,她们还是天真烂漫的女大学生……

  1991年秋。申江大学举办的冬运会上,芳芳给最亲密的好友陶妮打气,要她一定拿下800米冠军,以便评为最后一期的优等生,这样选择留校就可以十拿九稳了。陶妮最强的竞争对手就是同系同级另一个班的司马小衫。小衫为人比较孤傲,四年来没在学校交过一个朋友。这时她也站在陶妮相邻的跑道上。开跑后,在弯道上小衫被操场上的一个队员干扰,踩错了跑道,被陶妮碰撞摔倒,陶妮放弃了成绩扶起小衫并把她送进医院。在医院里,陶妮和芳芳惊奇地发现,小衫竟也和他们同年同月同日出生。她们立即成了好朋友。后来她们又要求老师把她们调到一个寝室,又成了形影不离的室友,由于芳芳是从安徽考来的孤儿,在上海无亲无故。小杉虽家在本地,但因与母亲不和,也极少回家。结果陶妮家便成了三个人逢年过节以及周末聚会的好地方,陶家也把芳芳,小杉当成自己的亲人对待。小衫与她们迅即成为铁三角。

  然而,她们的铁三角关系立刻面临考验:小衫的哥哥司马小松开始觊觎芳芳的美丽,正直的小衫冷静地提醒芳芳小松是个危险的陷阱,天真的芳芳却不以为意。小杉的二哥小松应其母之命,来邀请“铁三角”到他们家过生日的。小松是一家歌厅的老板,从小娇生惯养,不学无术,看到漂亮女孩会产生一种强烈的占有欲。他眼见芳芳温柔漂亮,便极力怂恿两人接受司马家的邀请。由于大学四年,陶妮和芳芳从来没到过小杉家,于是就自作主张答应了下来。小杉知道后,非常不满,但事到如今,也只好随大流。到了司马家,陶妮,芳芳才知道什么叫“阔。”司马母是上海滩赫赫有名的心洁保健品公司董事长,家里住在一所西式洋楼里,除了已退休的司马父,家中还有一个当医生的儿子小珂。人很厚道,就是有些迂。在玩卡拉OK时,芳芳嗓子一亮,立即镇住了小松。他极力邀请芳芳到他的歌厅上班,但芳芳没有答应。

  司马母表面上彬彬有礼,但骨子里却很世故。当她得知陶妮不过来自普通的工人家庭,而芳芳又是一个孤儿时,鄙夷之情溢于言表。同时她也看出儿子小松似乎在打芳芳的主意,在私下教训他时,恰被陶妮听到。两人发生了龃龉,司马母对陶妮更加是厌恶有加。

  小衫告诉陶妮和芳芳,这就是自己为什么不回家的原因了,她埋怨她们不听她的话与,俩人发生了严重的口角;小衫又跑回家和母亲夏心洁大吵一架。深夜,小衫回到寝室,看到陶妮买给她们的三只形态各异的小狗挂件,想起三个人都是70年生属狗的,不禁为陶妮的细心笑了。也消除了当晚互相争执产生的隔阂。

  第二集

  爱情在春天的季节悄然造访了她们三人。小衫和陶妮发现篮球队长和芳芳互有好感,于是她们俩冒充篮球队长给芳芳写了封辞情兰俗的信,不知情的芳芳兴奋不已。

  一天早上,陶妮在清晨跑步时,遇到一位叫韩波的英俊青年。韩的仪表与谈吐深深打动了陶妮,那日,陶妮与他竟然三次不期而遇,她坚信自己遇到了一见钟情。当陶妮还陶醉在这段不期而至的少女憧情时,她突然发现,原来韩波是她们新来的辅导老师。而小衫见到韩波后大惊失色。原来他也正是小衫少女时代的一见钟情——在福建时无疾而终的初恋。

  原来小衫在厦门读高中时,在海边遇到当时正准备研究生考试的韩波。他们一见钟情。然而小杉的初恋遭到母亲的强烈反对,小衫和母亲发生了严重冲突。在小衫全家就要离开厦门搬回上海的时候,小衫发现她无论如何都再也找不到韩波的身影了。在上海填高考志愿时,小衫有意远离父母,全部填了北京的学校,夏心洁未经与小衫商量,擅自把她的志愿改为上海的学校。小衫入学后便不再回家了。与韩波的相见,过去的伤疤又被揭开。小衫的心情极度低落……

  因为韩波是他们新调来的辅导员,陶妮变得有点不好意思了。这天,陶妮把芳芳,小杉领到家里,像往常一样过周末。到了家,才发现开公交车的哥哥陶汉郁郁寡欢。原来他已经交往了一段时间的女朋友苏玲玉又把他蹬了。而在此之前,“铁三角”刚刚凑钱为苏买了一个钻戒。陶妮当即率领芳芳和小杉去讨回戒指,但戒指没讨回来,三个人却把苏玲玉邻居家的玻璃砸了。“铁三角”忐忑不安地回到学校,等待邻居的告发以及学校的处罚。

  “铁三角”找到韩波,原本想打探苏玲玉邻居举报问砸玻璃的事,却意外听到小杉母亲在底下活动,企图通过金钱赞助使她毕业后留校。但如果她留下来了,陶妮的名额就会被占去,韩波坚决抵制学校这么做。尴尬的小衫找到母亲夏心洁,让她停止这种不光彩的活动。司马母振振有词,两人不欢而散。小衫和陶妮也因为这事变得有些疏远了。

  韩波终于把铁三角叫到办公室,询问砸玻璃的事情。三个人争着承认是自己干的,韩波反复启发她们只要一个人承认就可以了,但她们谁都不肯拉下似的把韩波搞得头疼不已。面对可能的处分,三个女孩儿心里都似乎有一种兴奋和悲壮交杂的情绪,她们似乎用自己的行动印证了对互相的承诺,她们在心里为她们的友谊经受了这样的考验而自豪。韩波被她们的单纯和互助感动,这才告诉他们,实际上他已经做了苏家邻居的家访,苏的邻居已经答应不追究她们了。三个女孩惊愕不已。

  第三集

  陶妮以为韩波如此的关照,是因为他对她的好感,并也对这个辅导员的感觉更好了。但小杉似乎并不领情,当韩波宣布排演自己创作的毕业话剧《昨天再来》时,她只是很不情愿地加了盟,出演剧中女一号。

  排练场上,小杉的美籍华人男友盖瑞前来探班,小杉故意做出许多亲昵动作,声称毕业后将和盖瑞一起远赴美国。这些举动更加深了小杉与韩波之间的隔阂。

  与此同时,作为助理导演的陶妮兢兢业业地做好剧组的后勤工作。当她得知韩波还没有女朋友时,欣喜过望,把手中的盘子打落在地。陶妮在心底下决定韩波即是她所要找的人。

  上次没成功的小松再次来到学校,出大价钱邀请芳芳去他歌厅唱歌。芳芳不为所动,小松悻悻而归。。

  本来就有些吊儿郎当的小杉,在开演前与男友盖瑞困在电梯里,无法参加演出。救场如救火。陶妮挺身而出,出色完成了小杉的角色。

  第四集

  陶妮为演出成功立下大功。但等小杉从电梯里出来,赶到后台时,韩波的火气仍没消。他大骂小杉纪律涣散,自私自利。小杉也不示弱,大庭广众之下,回敬了韩波几句。前来看演出的陶母在演出结束时,突发疾病。两眼一黑,变得什么都看不见。送到小柯的医院做检查,才发现陶母长了脑瘤,需立即动手术。

  陶母生病,令陶家的经济状况陷入困境。东拼西凑,手术费仍缺五千块。在紧急关头,小杉去找司马母借,但被獗了回来。芳芳则瞒着陶妮,小杉,找到小松。同意到其歌厅上班,但需预支五千元工资,随演随抵。小松欣然应允。

  手术前夕,陶母百感交集,特别是不放心陶妮的个人感情的事,怕自己以后再也见不着女儿了。陶妮强忍泪水,告诉母亲她已爱上了一个人,但还没有向对方挑明。陶母执意要在手术前见一下这个人。陶母见到韩波,非常满意,直夸女儿有眼力。

  临近毕业的这个生日,由于小衫毕业后要出国,三个人都有点伤感,她们在校园里的那棵大香樟树下订立了十年后不管她们分隔多远,都要回到香樟树下见面的誓言。

  有了母亲的首肯,陶妮决定大胆进攻。一天,她给韩波写了一封信,约他晚上出来,在操场见面。

  第五集

  毕业分配也基本上是尘埃落定。陶妮留校和韩波做了同事,芳芳分到一所中学,小杉则准备和盖瑞一起去美国。

  小杉临行前一天,在家中储藏室发现一批韩波过去写来的书信。原来为了拆散这一对,司马母多年来把韩波写来的信统统扣下,结果造成小杉与韩波相互指责对方不忠。司马母恰好从外边回来,愤怒的小杉把信件向她脸上掷去。

  由于《昨天再来》的成功,韩波成了全校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每天寄来的情书信件令他应接不暇,他基本不看,而是把它们大捆,大捆地锁在抽屉里。也正因为此,陶妮写给他的那封信也和其他人写的一起,锁进了韩波的柜子。

  不知内情的陶妮在操场上等啊等。起风了,下雨了,仍然不见韩波的踪影。陶妮怏怏不乐地走回寝室,不想在路上竟撞见小杉与韩波在雨中拥抱。原来,小杉知道内情后,主动找到韩波,两人冰释前嫌,决定携手再爱一次。陶妮吃惊不少,酸甜苦辣涌上心头。但碍着两个人的面,也只好强忍下泪水。

  第二天,小杉与盖瑞分手,同时也决定不再出国,留在韩波身边。陶妮将此事告诉手术后一直昏迷不省的陶母,陶母的眼里竟然流出了泪水。

  芳芳成为小松歌厅里甚为走红的歌手,同时也交上了一个男朋友。这个人叫高端,是乐队里的一个吉他手。


  第六集

  芳芳和高端两个人越走越近,但此举却惹恼小松。芳芳唱满了合同里规定的20场,由于现在她在中学当老师,顾及到老师的形象,她向小松辞去业余歌手的工作。那夜,小松不顾芳芳奋力抵抗将其强奸。芳芳一个人坐在外边,心灰意冷,不知如何是好。不知内情的高端也被她倔得远远的。

  是夜,芳芳来到陶妮的宿舍,把实情告诉了她。陶妮听罢,怒从心起,起身就欲找小松算账。芳芳死活不肯,执意要将此事压下。第二天,陶妮仍然找到小松,在他的歌厅大闹一场,并警告他今后再不许骚扰芳芳。

  在陶妮的悉心得呵护下,芳芳渐渐走出心灵的阴影。不知内情的高端仍一如既往地同芳芳交往,但芳芳则好像德伯家的苔丝,不知该不该向高端吐露被强奸的事实。

  不久芳芳发现自己的例假不很正常,就在陶妮的陪同下,到医院检查。但不想取走了别人的化验单。本来芳芳已经怀孕,因为这张拿错的化验单,芳芳被蒙在鼓里。

  第七集

  几个月过去了。陶妮的妈妈已经康复。一天,芳芳正期盼着晚上在陶妮宿舍的聚会。突然被通知参加单位统一体检。结果一查,发现已怀孕近四个月,而且流产手术已不可能。芳芳神经崩溃,从医院跑了出去。晚上正当大家等着芳芳过来吃饭时,陶妮突然接到公安局打来的电话,才知道芳芳神情恍惚,企图撞车自杀。生死未卜,但被送进了医院。

  还好,芳芳伤得不重。大家松了一口气。但小杉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一方面对哥哥的所作所为义愤填膺,一方面也非常不满陶妮,芳芳将此事瞒下。她指责他们不把自己当朋友看。

  在医院里,陶妮巧遇小松和一个叫露露的女孩。他们两人脸上挂着伤,也到此看病。陶妮自然对小松发了一通火,小松吃惊不小,露露站在一旁没有说话,眼睛却盯住陶妮。

  第八集

  高端很快知道了芳芳被强奸,后又怀孕的事。他左思右想,最后决定还是同芳芳分手,远走高飞。陶妮得知,把高端大骂了一通。

  司马母为了平息此事,逼着小松娶芳芳。小松一开始并不同意,但胳膊拗不过大腿,特别是他心里也害怕芳芳到公安局告他,于是就听从母亲的指示,手捧玫瑰花在芳芳面前跪下请罪,求婚。

  芳芳左思右想,最终决定接受小松得求婚。这一决定遭到所有朋友的反对。特别是陶汉,他一直对芳芳心存爱意,无奈自己要钱没钱,要地位没地位,迟迟不敢开口吐露。芳芳的这一决定令陶汉非常痛苦。但芳芳主意已定,陶妮,小杉规劝无效。

  为了保护自己的好朋友,小杉搬回了阔别多少年的家里。很快,芳芳和小松举行了婚礼。

  第九集

  新婚之夜,小松就被那个叫露露的女孩从家里给叫了出去。原来,在芳芳被车撞那天,小松在车里将露露奸污。这也是为什么陶妮在医院里撞见这两人的原因。本来,小松答应娶露露为妻,私下摆平此事。但不想芳芳这边孩子都快生了。也就顾不了这么多了。小松告诉露露以后不要再来找他,露露一气之下,在早就觊觎小松钱财的胡哥的鼓动下,跑到公安局告发小松强奸。某日正在歌厅玩耍的小松被警察逮捕,关了起来。

  司马母得知此事,心急如焚。她立即花钱请大律师为小松办案,同时动用关系四下活动。但最后小松是否会被定罪的关键竟落在陶妮肩上。原来露露也是申江大学的学生,她早就知道陶妮在学校任教。于是就主动找到她,要求陶妮把那天在医院里看到她和小松的情景如实讲出来。陶妮答应了。

  司马母知道后,立即去见陶妮,请求她高抬贵手,放小松一马。陶妮没有答应。芳芳拖着大肚子也来替小松说情,但由于她已答应露露,而且作不作证事关人品问题。弄得陶妮左右为难,骑虎难下。这时小衫出现在陶妮身边,她说,无论陶妮最后决定是不是出庭,她都支持陶妮。

  第十集

  陶妮最终还是出现在法庭,如实把她所看到的一切讲了出来。结果,小松被判刑入狱。在法庭门口,司马母当众宣布陶妮为司马家的仇人。不许家里的任何人与陶妮有来往。那年的生日,她们三个人只得分别到香樟树下去缅怀她们的友情。

  三年过去了,1995年,芳芳的孩子司马香香也有两岁了。自生完孩子后,芳芳一直没有去工作,而是和女儿一起住在司马家。全家上下对香香疼爱有加,司马母对芳芳也非常好。三个人渐渐屏弃前嫌,和好如初。

  陶妮的哥哥陶汉现在成了出租车司机,自愿担当起接送芳芳和香香的任务。

  小杉供职于一家广告公司,本来已升到副总经理的职务,但因与老板不和,愤而辞职。在从公司拿到自己的离职佣金后,决定自己开公司,做老板。

  小杉与韩波仍是爱恋中人。辞职后,小杉决定拿出一半的钱,帮韩波出书。但不想韩波在乡下的弟弟,弟妹来上海,把带来的钱悉数丢掉。韩波二话不说,把用于出书的钱给了弟弟。

  第十一集

  小杉知道后,大为不悦。两人为此吵了起来。

  陶妮充当和解人,把小杉和韩波重新拉回到一起。但并不想他们这次复合,竟令小杉和韩波下决心正式结婚。消息传来,陶妮心中像倒了五味瓶。她一方面为自己的好朋友高兴,一方面又发现自己对韩波仍有些恋恋不舍。

  为了帮陶妮也找到男朋友,小杉和韩波想到了小柯。自从陶母动手术,陶妮和小柯算是正式打了几回交道,各自对双方都有好感。恰好小柯与过去的女朋友分手,目前还没有其他人。于是小杉和韩波便设计为陶妮与小柯撮合。

  但就在结婚前一天,韩波戏剧性地发现了陶妮三年多前写给他的那封情书。读罢,韩波心里都隐隐生出些许痛楚来。

  第十二集

  陶妮在婚礼上喝的酩酊大醉,多亏小柯在旁照顾,把她送回了宿舍。不想此事被司马母看到,她不辞辛劳赶到陶妮处,明令小柯不准与陶妮来往。历来听话的小柯第一次和母亲顶嘴,直言司马母对陶妮非常不公。

  小杉在自己开公司之后,为拓展业务把韩波拉来,外出应酬。但不想文人出身的韩波不仅同商人圈格格不入,还经常遭别人的耻笑。一气之下,韩波发誓再也不陪小杉出去。两人免不了又吵了起来。

  小柯瞒着司马母仍和陶妮往来。自从上次醉酒,陶妮得了一种奇怪的皮肤病,多亏小柯想到用香樟树叶泡水,洗浴,陶妮的病才算好转。不过好事多磨,小柯虽然听到陶妮在酒中呼唤韩波的名字,但还是勇敢地向陶妮表白了心迹,陶妮却告诉小柯以后不要再来找她。

  第十三集

  韩波的事业又受挫折。他寄予厚望的小说最终没有在全国得奖。小杉劝他该想想干点别的了。韩波一下子被说到痛处,翻箱倒柜,开始收拾衣服。

  陶妮在学校监考时,逮到一个叫张咪的作弊学生。她把张咪教训了一顿,便没再把此事挂在心上。

  韩波搬回集体宿舍后,一次喝的酩酊大醉,受到也住在同一楼里陶妮无微不至的照顾。韩波向陶妮表明他当时没有看到陶写给他的情书。陶妮问韩波如果他看到了信,会不会到操场去和她约会呢?韩想了想,说他会的。陶妮非常的感动。但碍于韩波已属于小杉,两人发誓作好朋友。

  韩波走后,小杉把心放在工作上。但偶尔静下来,也有些后悔。但又不愿主动向韩波道歉,两个人就暂时这样分居着。

  为杀一儆百,系里决定将张咪除名。陶妮虽据理力争,但没起到作用。张咪听到自己要被除名的消息,绝望之下,自杀身亡。张的哥哥来到学校,一记耳光把陶妮扇得晕头转向,指责她是害死自己妹妹的元凶。此事虽未再扩大,陶妮身心交瘁,决定换个环境,出走深圳。

  在火车站上,韩波遇到也来送陶妮的小杉。两人百感交集,重归于好。

  第十四集

  对陶妮仍心存渴望的小柯得知自己的心上人跑到深圳,也立即赶去。虽然刚下飞机,便与当地歹徒发生冲突,但总算踉踉跄跄地找到陶妮在深圳的住所。

  陶妮打开门,发现小柯站在眼前,以前所有过的磕磕碰碰,顿时烟消云散。以后两人一起欲在深圳找工作,但未果,最终决定回到上海。

  一到家,陶妮便把好朋友叫到家里,当众宣布她与小柯的恋爱关系。小杉,芳芳均由衷地替两人高兴,唯有司马母听到消息,气不打一处来,坚决反对小柯与陶妮交往。

  陶妮回来后,必须在上海重新找工作。但找来找去,没有合适的。最后决定在小柯医院附近开一家杂货店。小柯没有任何异议,表示支持。

  小杉的公司虽然经历了人事变动,但为韩波策划的作品研讨会如期举行了。只不过陶汉在听会时,呼呼地睡起大觉来。

  芳芳一次因为忘了给香香买答应下的娃娃,而受到司马母的批评。尔后在买娃娃时,遇到艺术学校校长许童。许邀请芳芳到其学校任教。芳芳爽快地答应了。但当她把这个决定告诉司马母时,却遭到司马母的反对。情急之下,芳芳扬言要搬出去住,把香香也一起带走。司马母也不妥协,告诉芳芳司马家的人决不能出司马家的门。

  第十五集

  司马母与芳芳的正面交锋最终达成了妥协。芳芳同意不搬出去,司马母也同意芳芳到艺校教书。同时,小杉开始找机会做司马母的工作,让她同意陶妮和小柯交往。禁不住女儿的纠缠,司马母勉强同意了。就连陶妮要在小柯医院开店一事,她也没极力阻拦。

  小柯在工作上兢兢业业,特别是他医德优良,博得了许多病人的赞赏。陶妮看在眼里,喜在心上。当小柯向她求婚时,陶妮觉得自己算是嫁了个好人,也就欣然同意了。

  在筹备婚事时,小柯向单位要房,被回绝。他提出要在家里住,司马母有些不高兴,但未置可否。陶妮以为他们婚后也像其他人一样,搬到司马家住。某日便带着自己这一家人来参观气派的司马住宅。



                 页码:  第1页   第2页



吴芳芳和夏心洁
司马小杉和韩波
吴芳芳、司马小杉、陶妮
陶妮和吴芳芳



吴芳芳和小松
司马小柯和徐影
夏心洁(潘虹饰)
吴芳芳和高端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