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诺时空zolsky.com
首页
新闻资讯
反病毒中心
qq表情大全
软件下载
科技与教育
文秘与写作
电视剧
电影
实用查询
上网导航
技术论坛
电视剧频道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乡村名流
主要角色

王小利饰刘一手

唐鉴军饰高大旗

孙立荣饰金凤

蒋依姗饰亚男

红孩饰李小宝

金玫玫饰亚芳

李林饰白玉兰


《乡村名流》
片名:乡村名流
出品人:曹洪飞 史联文
编 剧:宫凯波等
导 演:郭林
制片人:张剑虹
总发行:张剑虹
主要演员:
王小利饰刘一手  唐鉴军饰高大旗
孙立荣饰金 凤  蒋依姗饰亚 男
红孩饰李小 宝  金玫玫饰亚 芳
李 林饰白玉兰  路 遥饰秦木匠
田 娃饰刘大鹏  张晓光饰大马勺
联合出品:
北京泰合百联传媒广告有限公司
本山传媒     辽宁电视台


点这里下载电视剧 -> 下载地址 [本地下载]




剧情介绍


  水果之村的水果忽然滞销了。

  如何选一个“能人”卖水果成了老村长的心病。其实村里的“能人”不少,这些“能人”各自都有自己的“绝活“。比如:秦木匠的木匠手艺“土洋结合”远近闻名;大马勺掌勺的“农家乐”以一锅出为龙头,顶风香出三十里;刘一手家的“飞鸡”更以“小鸡能上树”的现象惊得吃客目瞪口呆。什么开公司的刘大鹏、开网吧的李大个儿,也都是风骚各领,构成了水果之村的“名流”。

  奇怪的是刘一手虽然能把“土鸡”变“飞鸡”,但是他个人的信誉指数超低。并且影响到了儿子的爱情。原来,刘一手的儿子爱上了秦木匠的女儿。而秦木匠始终认为“刘一手”什么事儿都要留一手,跟自己不在一个档次,所以,对刘家公子追自己的女儿坚决打压,这就需要刘一手迅速扭转个人形象,成为梨花村有口皆碑的“能人”。

  更糟糕的是刘一手不说自己是“能人“还罢了,一说自己是梨花村的“能人”,村里大大小小的“能人”都跟他叫起板来,人们把销售苹果作为舞台,你方唱罢我登场,乡里的乡外的,无不将自己的营销手段进行展示。其中,刘一手以其农民的智慧,与秦木匠分分合合、聚了散了,有时占了上风,有时弄巧成拙。在这场个人能量的较量中,梨花村的苹果有了销路,人们的人格得到了升华,更重要的是一个女大学生成了有口皆碑的“能人”,并且成了刘一手的儿媳妇,梨花村的能人们在不断发生的各种事件中盘算着各自的小九九,为自己,也为了他们生活的这片家园而不断的努力着。

  第一集故事梗概

  兴致冲冲的刘大鹏接学成归来的秦亚芳正在车上腻腻歪歪要表达情意,未曾想他的老子、我们的主人公刘一手却在家里不断打电话来问他是不是带走了自己的头套……

  亚芳的父亲秦木匠本就不喜欢刘大鹏,对于他接亚芳回来很是生气,为此硬把路费给了大鹏,并拒绝大鹏帮忙搬行李。

  偏偏此时广播中传来刘一手四六不着的讲话,这使本来就处于尴尬中的大鹏更是在众人跟前无地自容,愤怒地骑着大马勺的车子去找刘一手。父子在广播站里发生争执,来了一出现场直播。

  憨直的大马勺等人找到刘一手,让他帮卖苹果。刘一手吹吹呼呼,一口应承,但条件是大家先得买自己家的鸡。大马勺等人合计来合计去,只好买鸡。

  鸡飞狗跳之时,老村长张大旗和李璐到刘一手家,张大旗正趾高气扬地宣布苹果销售战绩,恰在此时,接到水果商的电话,对方悔约了,老村长瞬时晕倒……

  因苹果卖不出去了,方秀娥、大马勺等果农拎着鸡到医院找刘一手,要求退鸡,形势大乱,老村长把刘一手骂走。

  斤斤计较的方秀娥找大鹏退鸡钱,大鹏碍于亚芳的存在,把钱退给了她。大鹏回家后因退鸡钱的事跟刘一手发生争吵。

  张大旗的老伴、女儿、女婿都劝他别再当这个村长,但张大旗一门心思要把苹果卖出。马跃进、金桂珍、张金玲都觉得老村长太累了,商量如何能让他离开梨花村。

  马跃进等人展开了骗老村长离开梨花村的计划,他们带着老村长去做身体检查。回到梨花村后,他们叮嘱刘一手,让他照顾老村长吃药。刘一手把老村长得重病的事告诉金凤,不想却被老村长偷听到……老村长就觉得自己得了癌症,感到死神正在敲门,张大旗一下子陷入绝望之中,同时也有了选个继任者的想法。

  刘一手跟儿子的关系终于陷入冷战,甚至刘一手去到大鹏的公司叫他回家吃饭,大鹏也假装听不到。刘一手郁闷地回到家后,分析了父子关系僵持的原因,同时以张大旗已经癌症晚期、村中不能群龙无首为名,向金凤坦露出自己想当村长的想法,却被金凤当场坚决否定。

  刘一手这边的算盘还未来得及开打,那一头,老村长已经找到了秦木匠,力邀让他当村长,想不到秦木匠万般推辞。而急于继任的刘一手终于坐不住了,来到老村长家,毛遂自荐当村长,被张大旗拒绝。刘一手看出张大旗的想法,想辙把秦木匠气走。

  老村长仍然想让秦木匠当村长,以为三顾茅庐就能打动,但每次都被他成功躲掉。

  刘一手不想输给秦木匠,意外地从报纸上看到“全国启动大学生做村官”的报道,兴奋地跑去告诉老村长,让他也招个大学生。

  老村长眼看着自己病入膏肓,既放心不下村里卖苹果的工作,更担心着继任村长的问题。在村领导班子们会议上,经过商讨,大家一致同意,响应国家的号召,去招骋会上招个大学生回来当村长助理。

  老村长觉得去沈阳招大学生的工作最好由秦木匠来做。便在刘一手的陪同下请秦木匠出山。而秦木匠的心思却在自己经营的木器厂上。此时,生意蒸蒸日上,按照他的意思,亚芳已经大学毕业,秦木匠想让她留在自己身边经营木器厂的事。但亚芳已经让姐姐亚男帮自己在酒店里安排了大堂经理的工作。秦木匠不乐意亚芳跟亚男搅和在一起,让亚芳找个和自己的专业——幼教对口的工作。不明事理的刘大鹏得知亚芳要找工作了,便盛情邀请她到自己的公司当经理。

  在老村长一再要求下,秦木匠答应了老村长的请求。为了体现梨花村人才济济,临行前,老村长和白玉兰还给他配了个一个体面的秘书——李璐。

  以大马勺为首的村民们听说秦木匠去招能卖出苹果的村长助理,觉得希望又来了,于是纷纷抱着自己家的苹果到村委会等着排队,任凭老村长如何规劝也不散开。

  秦木匠出发的同时,刘一手也跟着失踪了。金凤跟刘一手是多年的夫妻,深知他的品性。现在,在村里忙着招村长助理的时候,找不到他刘一手,金凤担心他又出去使坏了。

  果然不出金凤的所料,刘一手将自己武装起来,偷偷地跟着秦木匠进了城。他不能看着秦木匠成为老村长眼中的功臣。为了自己的地位,他要给秦木匠使使坏,完不成老村长交给的任务。

  第二集故事梗概

  招聘会上,很多大学生在秦木匠的展台处打量几下就离开,这可急坏了满怀期待的秦木匠。更令他没想到的是在招聘会上撞到了同样来招聘的苗一凡。面对着自己大女儿的前任男友,木匠很很尴尬,因为当初正是自己不满苗一凡离异,还有一子,故生生拆散了他们两人。

    看到秦木匠灰心丧气,刘一手从暗中窜出,怂恿秦木匠,不能白来一趟招聘会,招不到村长,也得给亚男招个女婿回去。秦木匠未置可否的时候,刘一手又背过身儿给老村长打电话,状告秦木匠来招聘会目的不纯,是给亚男招对象来了。本就将信将疑的老村长这下信以为真,愤怒下令:村长助理不招了。

  助理没能找来,老村长身体每况愈下。其女儿、女婿来接他到城里去休养。这正中了刘一手的下怀,他极力地赞成。并让老村长放心地去,村里的事,由他代为管理。张大旗一听这话,当时血压就上来了……

  不知深浅的刘大鹏拿着鱼去讨好秦木匠。秦木匠正为招聘的事郁闷着,看到送上门的大鹏,木匠不禁火从心升。气急败坏的秦木匠不小心连鱼带水全扬在了大鹏的身上。

  既得不到亚芳的爱,也得不到秦木匠的尊重,大鹏很失落。他一个人开车到一家餐馆去喝闷酒。碰到了同是在这里吃饭的高长水。仗义的大鹏帮忘记带钱的高长水交了用餐费。大鹏并没把此事放在心上,可高长水执意要还。大鹏受不了高长水的磨叽,给了高长水自己的电话。

  秦木匠老两口在家中对于女儿是不是该去竞争主任助理,产生了意见分歧。老婆建议女儿去试试,木匠却并不赞成。

  第三集故事梗概

  高长水竟然特意打出租车来梨花村还几十块钱给大鹏,此举一下子抬高了刘家的地位。刘一手走到哪儿吹到哪儿……兴奋之余,刘一手为了赢取民心,决定要将自家的养飞鸡的秘决传给村民。这让金凤很是生气。

  老村长还在为卖苹果、招助理的事儿头疼,白玉兰出主意在网上招聘的事儿也很不理想。刘一手为了拉拢和秦木匠的关系,也为了大鹏能得到亚芳的芳心,便向老村长推荐亚芳当村长助理。

  老村长在刘一手和白玉兰的陪同下去说服秦木匠,让他同意亚芳当村长助理。秦木匠不知刘一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以亚芳少不更事为借口,坚决不同意他们的决定。

  为了促成亚芳当村长的事,刘一手特意到农家院大肆宣扬老村长的决定,还说亚芳也已经同意。秦木匠听到刘一手的无稽之谈后,很是气愤。他不想在众人面前反驳什么,回到家中,告诉亚芳,宁可让她去亚男那里工作,也不许去当村长。但亚芳倒是对村长助理这一工作饶有兴趣,还想试一试。

  方秀娥提醒秦木匠不要过多的干涉女儿的事,以免重蹈亚男覆辙。提到亚男,秦木匠很伤心。当初,亚男跟苗峻岭谈对象的时候,正是秦木匠的坚决反对,最终,亚男跟苗分手了。但亚男也至此跟家里关系决裂了,自此不在回家住。

  决心已定的亚芳还是走马上任了。一身职业装的亚芳到村委会任职,刘一手万分激动地接待她。

  对于亚芳上任当村长,秦木匠无奈。他自然知道,亚芳上任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卖掉村里的苹果。为了帮助亚芳,他到城里找亚男。不想却遭到亚男的拒绝。伤心的秦木匠让她别记恨自己的过去。

  几番联系后,亚芳开始为卖苹果的事着急。在请大学同学吃饭时,希望他们能帮上忙。好友陈妍出主意,可以把苹果卖给自己所在的幼儿园,这事由她联系。亚芳大喜,激动中连连干杯。亚芳告诉来接自己回家的大鹏,卖苹果的事已经搞定。

  大鹏觉得亚芳有本事,大人都办不了的事,经过她的手就轻而易举地解决了。大鹏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了金凤。自此,这个还未谈定的事不径而走。

  次日清晨,秦木匠看到不少果农抱着苹果在自家门口排起了长队,他们声称是来卖苹果的。毫不知情的秦木匠有些慌。亚芳也很吃惊。

  陈妍带着亚芳找幼儿园高园长商量,能不能让她可以在给小朋友上课的时候,把苹果当奖品发给他们。然后再称他们所得的苹果的重量,让他们第二天交苹果钱。高团长没有意见。于是陈妍就开始了自己的卖苹果计划。这一招果然奏效,带来的一些苹果很快就发没了。

  为了帮儿子大鹏追到亚芳,刘一手四处为亚芳宣传,说亚芳有工作能力。老村长对刘一手的话深信不疑,以为自己选对了人,也很高兴,血压也跟着下来不少。

  秦木匠还是担心亚芳的工作进展,不知道这些苹果到底怎么才能卖出去。而亚芳又故卖关子,对卖苹果的事笑而不答。待大马勺等人抱着苹果到秦木匠家排队的时候,秦木匠这才知道亚芳是要把苹果卖给幼儿园。木匠叫苦不迭。尽管他反对,可老村长等人却很看好这套方案。

  此时的刘大鹏跟新交好友高长水打的火热,热情地在农家院招待高长水。在酒桌上,大鹏的酒量让高长水见识了东北人的豪爽。

  喝多的大鹏摇晃着回了家。当刘一手从大鹏口中得知高长水是干木材生意的时候,他计上心来:既然大鹏认识高长水这个做木材的,那还不好好利用?

  第四集故事梗概

  思来想去,大鹏觉得刘一手的这个想法没什么不好,于是,在给高长水饯行的时候,大鹏透露出这个“假买地板”的想法。

  高长水本来要赶当天晚上的火车出差,但架不住大鹏的苦苦哀求,只得同意。

  李小宝开车带着大鹏和高长水去秦木匠家。李小宝知道大鹏的目的后,故意将车开得很慢,而且路上故意违章被警察扣。大鹏非常着急,索性丢下小宝,自己开车带着高长水前往秦木匠家。

  在秦木匠家门口,大鹏、高长水两人遇到了正要出门的亚芳。高长水对亚芳一见倾心,竟然忘了自己来秦家是帮大鹏演戏。大鹏将高长水引荐给秦木匠,秦木匠听说高长水的身份后,很高兴。高长水则慌里慌张,满脑子想得都是亚芳。

  高长水离开秦木匠家,赶往火车站。高长水对亚芳念念不忘,情急之下,他撕掉火车票,决定返回梨花村。

  大鹏回家夸爹出的主意好,一把高长水引见给秦木匠,秦木匠对自己都有了笑模样。刘一手表示最了解秦木匠的人非他莫属,对付木匠还是很有把握的。

  高长水在秦木匠家门口徘徊半天,没敢进。他到农家院住下。向白玉兰打听亚芳的名字和信息,白玉兰没听明白他描述的是谁。

  大鹏特意给亚芳订做了名片,却被亚芳拒绝。刘一手出主意,让他帮亚芳卖苹果,从而让亚芳觉得大鹏有能力。

  刘一手给大鹏出主意,让亚芳到幼儿园用“买苹果得小红花”的方法试试看。大鹏把主意说给亚芳,得到了老书记的赞同。大鹏还自荐要陪亚芳一起去办这件事,却遭到亚芳的拒绝。

  亚芳把卖苹果的新方案告诉给秦木匠,秦木匠反对,觉得这就是一个馊主意。亚芳不听,仍想试一试。

  大鹏被亚芳拒绝,心情不好,刘一手说:“你爸出的这个主意分两条腿走路,一者卖出去了苹果她亚芳得感谢你刘大鹏出的主意。二者要是卖不出去苹果惹了篓子,亚芳干不成村长助理,她还跟你牛啥牛?”大鹏听刘一手的指示,到村里大肆宣传,说亚芳又要卖苹果了。果农们听到这个消息激动地又抱着苹果筐到秦木匠门口排队。

  这下秦木匠家门口可热闹了。老村长赶不走果农,只好先让亚芳快些去城里办事。高长水在远处看到了亚芳的身影。激动得浑身颤抖,可又不敢靠近。大鹏发现了高长水,于是请他去吃饭。兄弟俩坐在一起嗟叹为情所困,殊不知两人是在为同一个人(亚芳)苦恼呢。

  秦木匠没法制止亚芳,他情急之下给亚男打电话,让她劝亚芳别办错事。亚男也觉得那个方案存在的弊端太多,阻挠亚芳。亚芳一意孤行,找陈妍帮自己。

  陈妍虽然觉得那个方案不太可行,但为了朋友,她要试一试。幼儿园的小朋友为了得红花,更为了得到老师的喜欢,纷纷报名买苹果。陈妍所教的小朋友中有个叫苗龙的,他单独找到陈妍,说,如果让自己当班长,他就可以想买十筐苹果。陈妍吃惊。

  亚芳见陈妍那边的进展不错,便组织果农卖苹果,果农们都很高兴。

  第五集故事梗概

  大鹏看着亚芳忙碌地卖苹果,感觉她的事业越来越成功,自己跟她的距离越来越大。刘一手觉得大鹏太沉不住气。

  同一时刻,高长水也在为如何能追求到亚芳而心焦。陪大鹏去吃饭的时候,万般无奈的高长水向大鹏交待,自从上次在秦木匠看到亚芳的那一刻起,他便深深地爱上了亚芳,想让大鹏把亚芳介绍给自己认识。大鹏听后当即就傻了眼。当初自己带高长水到秦木匠家,是为了给自己追亚芳助一臂之力,怎么反倒给自己制造了更大的麻烦了呢?多了一个情敌,还是自己的哥们儿。极度郁闷的大鹏无言地离开。

  回家后的刘大鹏跟刘一手发脾气,怪他出的馊主意,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刘一手也没料到高长水竟然看上了亚芳,也觉得人算不如天算,失策了。

  苗一凡是苗龙的父亲。听苗龙说只要买老师的苹果就能当班长。苗一凡觉得幼儿园的教育方式有问题。于是他找到高园长,了解情况。

  李小宝听说高长水看上亚芳了,气冲冲地到农家院找高长水,让他从梨花村消失,否则就打死他。高长水感到莫名其妙。吓得落荒而逃。

  陈妍哭着告诉亚芳,因为卖苹果的事,自己被园长开除了。秦木匠听后很生气,觉得亚芳对不起陈妍。亚芳让大鹏开车带自己去找高园长,替陈妍做解释,高园长表示,开除陈妍也是出于无奈。否则苗龙的父亲要继续追究。亚芳听懂了高园长的意思:如果苗龙的父亲对此事不深究,陈妍就可以回去上班了。

  根据园长提供的信息,亚芳找到了苗龙的父亲。她上前去解释,遭到拒绝。她忽然认出来,苗龙的父亲竟然是姐姐的前男友苗一凡。亚芳暗自庆幸,既然自己解决不了,就去求姐姐。

  亚芳找到亚男,诉说自己遇到的麻烦。亚男虽然不想联系苗一凡,但不能不帮,便答应约苗一凡出来。

  因为陈妍事件的发生,苹果只能被运回村,这让果农们空欢喜一场。大马勺带头反抗,不把苹果拉回家。老村长被气得晕倒。

  在咖啡馆里,苗一凡答应亚男,不再追究陈妍的事。事情办完,亚男起身就走。亚芳觉得苗一凡对亚男挺好的,很不理解姐姐对苗的态度,但也无可奈何。姐妹俩离去,留下苗一凡一个人孤独的坐在咖啡馆里。

  第六集故事梗概

  村委会,果农们正跟秦木匠交涉,如何解决退回来的苹果。亚芳忙去解释,说自己会另想办法。

  亚芳跟秦木匠把老村长送回家。亚芳向老村长做自我批评。老村长以为自己病得不轻了。女儿张金玲向她解释,说当初是为了让他能早点退休才编造有病的谎言。老书记却不肯信。

  亚男觉得亚芳不应该在梨花村呆下去,更不能继续趟苹果的浑水,她希望亚芳去自己供职的酒店工作。亚芳无意中跟大鹏说起这个事,却让大鹏多了烦恼。大鹏怕亚芳到了城里,认识更多的人,自己就干脆没戏了。

  面对急三火四的儿子刘大鹏,刘一手慢条斯理地表示:她说走就走?不用你留她,她现在哪儿也去不了啦!

  刘一手知道果农们已经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亚芳的身上,如果亚芳在这个时候离开,果农们必定会去找她闹事。于是到村里到处散布亚芳要走的消息,果农们非常愤怒。

  消息传到秦家。秦家都很气愤。秦木匠知道是刘一手搞的鬼,但是他也知道,这个时候确实不能让亚芳离开。

  高长水想亚芳想得闹心,又不敢去梨花村,只好在酒店里给亚芳叠星星。

  亚芳回到村子,答应大家:一定另想办法,把相亲们的苹果都卖出去。

  张大旗被卖苹果的事和自己得癌症的事双重折磨着,他的女儿张金玲怎么劝说都没用,只好来求刘一手帮忙关照父亲。刘一手一听张金玲说大旗没病,将信将疑。不管怎么样,刘一手总去陪张大旗聊天解闷,但张大旗一看见刘一手就烦。

  高长水纳闷上次怎么会无缘无故地挨了打。于是向酒店的服务员打听东北人的脾气。服务员告诉他,除非别人欺负了自己,否则东北人是不会动手的。

  高长水带着疑惑去向亚芳表白。他打听到大鹏的农资公司,想让大鹏带着自己去找亚芳。可刚到门口,就看到了上次警告自己的李小宝,吓得赶忙逃掉。

  刘一手跟着张大旗,一是给他解闷儿,二是怕他想不开,就连老村长上厕所,他也陪着。老村长十分无奈,把他轰走。刘一手同意先回家吃饭,晚上再去陪他睡觉。刘一手回到家,让金凤也给老村长做一份晚饭。然后叮嘱大鹏,让他去安慰心急如火的亚芳。

  大鹏找到亚芳,给她忘掉苹果的事,去自己的公司上班。亚芳还没有表态,大鹏听到秦木匠的咳嗽声,赶紧溜走。秦木匠反对亚芳去大鹏公司上班,父亲越这样说,亚芳却起了逆反心里,不让父亲干涉自己的生活。

  高长水在农资公司门口碰到大鹏,倍感亲切。刘大鹏也觉得该跟高长水把事说清楚了,于是两人去喝酒。

  在饭桌上,大鹏拿出给亚芳订做的名片,向高长水摊牌,说亚芳是自己的对象。高长水傻眼,但他清楚地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便连连道歉,还表示哥们儿比女人重要。得到大鹏的原谅。高长水趁大鹏不备,偷偷地拿了一张亚芳的名片。他准备在暗地里对亚芳展开爱情攻势。

  刘一手拿着金凤做的饼去看张大旗。刘一手知道他心情不好,便安慰他,说了好多知心的话,张大旗被他说得老泪涟涟,这一夜两人大醉。次日清晨,老村长的女儿张金玲来接老村长去城里休养。看到气色和心情都不错的老村长,感谢刘一手。老村长临走前,刘一手还没忘了强烈要求替他管理村里的事情。

  第七集故事梗概

  高长水亲自去秦木匠家商谈地板的事,借机接近亚芳。

  大鹏在秦木匠家门口又遇到高长水,明白他对亚芳还没有死心。大鹏正在损高长水不讲义气的时候,秦木匠出来看到了高长水,热情邀请高长水进屋。这正中高长水下怀,高长水不顾刘大鹏挤眉弄眼、威胁恐吓,还是跟秦木匠进了屋。刘大鹏要跟进去,却被秦木匠拦在了门外。

  高长水和秦木匠两人聊的投机,秦木匠便要留高长水吃饭。

  秦木匠外出去刘一手家买鸡。见还在门外等着的大鹏,让他多多向高长水学习。

  大鹏带秦木匠去自己家挑鸡。他把秦木匠要款待高长水的事告诉刘一手。刘一手让大鹏先去稳住还没回家的亚芳。自己来解决秦木匠这边的事。

  正好亚芳同意了到大鹏的公司上班,刘大鹏很高兴。亚芳提出一些条件,工作可以,但不许刘大鹏提谈恋爱的事,刘大鹏答应。

  大鹏为了稳住亚芳,故意给她找了许多工作做。小宝在一边看热闹,吴晴则有些生气。

  刘一手给秦木匠挑鸡,还亲自送到秦木匠家,帮着拾掇了,又帮他们把鸡炖上,说自己炖鸡炖的好。

  鸡熟后,刘一手大大方方的上桌吃饭。秦木匠两口子心里不乐意,却也无可奈何。

  亚芳要回家吃饭,大鹏亲自送她。亚芳好奇家里怎么有这么多人。大鹏满眼怒火地看着高长水,高长水逃避开大鹏的目光,痴迷地看亚芳。刘一手反宾为主,张罗大鹏坐下吃饭。

  没多一会儿,刘一手就喝醉了。满口胡说八道,故意在高长水面前大谈亚芳和大鹏的关系。弄得秦木匠不高兴,亚芳也不好意思地离席。秦家叫金凤把刘一手带回家。

  醉如烂泥的刘一手一走出秦家,马上站直了,原来他是装醉。刘一手叫儿子跟他到村广播站。刘一手向村民们广播:村中有坏人,让大家注意防范。还让大鹏跟踪高长水。

  方秀娥察觉出高长水好像看上了亚芳。

  秦木匠本想留高长水住下。听完广播后,只好把他送到农家院。他知道这又是刘一手出的幺蛾子。

  农家院里,大马勺很是响应刘一手的指示,非要验证高长水的身份。可高长水偏偏没有带身份证。秦木匠说为他担保,大马勺不许,白玉兰觉得大马勺很混,两人各说格理,结果大吵。

  大马勺和白玉兰正在吵架,谁都没注意小宝拎着棍子进来,照着高长水就打。吓得高长水落荒而逃。秦木匠被气得脸色苍白。

  刘一手和儿子在广播站得意地大笑,秦木匠怒气冲冲进来,明确地告诉他们爷俩,亚芳跟大鹏永远不可能在一起。

  刘一手和儿子都愣了。

  第八集故事梗概

  大鹏一大早兴冲冲地抱着一束玫瑰花进了农资公司,并让小宝和吴晴去把车上的花摆在公司里,再让他们往墙上贴他写给亚芳的爱情诗。小宝暗恋亚芳,吴晴暗恋大鹏,这样的事儿他俩当然不愿意去做,就以这不是公司的本职工作为由拒绝,大鹏气急败坏,以开除他们相威胁,两人只得从命。

  小宝和吴晴正在满腹牢骚摆花盆,大鹏过来告诉他们这活儿他要自己亲自做了,并给他俩放假一天,现在可以回家了!小宝和吴晴走了,大鹏兴致勃勃地干起活儿来。

  小宝和吴晴并没走远,他们躲在暗处窥视,因为他俩都太想知道今天这件事的结果了。

  亚芳骑车一进公司,满院子的鲜花就映入了她的眼帘,这让她的心情非常愉快。她忍不住低头闻了闻花儿的芬芳,又抬起头读着贴在墙上的爱情打油诗,一开始觉得好笑,可当她读明白了这是大鹏写给自己的时候,立马就变脸了,她冲进大鹏的经理室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大鹏笑嘻嘻的告诉她,今天他们人工呼吸十周年的纪念日!他想重温一下当年的情景,亚芳一听就来火了,怒斥大鹏违反他们的君子协定!随即摔门离去。

  大鹏追出门外,见亚芳已经骑车走远,他回头发现了正兴灾乐祸的小宝和吴晴,大鹏把一肚子火儿发泄在他们身上,罚他俩加班。

  亚芳来到找姐姐亚男,说想在她那里工作,不想再回梨花村,可亚男刚刚接到父亲的电话,让她劝亚芳回村,在姐姐的敦促下,亚芳不开心地回去。亚芳回家后秦木匠把她教育了一通,让她做事要有恒心,亚芳思考后,决定要重新上任当村长。

  老村长不吃不喝,就认准自己得了癌症了。马乡长来看望他,说他只要回到梨花村,就没病了。

  亚芳到村委会找老村长。刘一手说,老村长不在,有事找自己。亚芳却不理会,买了些补品,去看望老村长。刘一手跟踪亚芳到了老村长家。听到亚芳向老村长当村长的事,便冲进去反驳,,说大鹏比亚芳更适合当村长助理。

  刘一手让大鹏去申请当村长助理,还给儿子买了些补品,让他好好补脑子。

  大鹏费了好半天的劲,才憋出一篇就职演讲,拿去让老村长给提些意见。却把老村长给念睡着了。大鹏自言自语:明天接着来念。

  大马勺为卖不掉苹果发愁,白玉兰不以为然,背着大马勺拿苹果当赠品送给顾客。

  高长水带着自己叠的星星来梨花村找亚芳。他怕再碰到小宝,便将自己乔装打扮一番去了农家院。白玉兰为上次大马勺得罪他的事道歉。

  大鹏想当村长助理,自然要赢得民心。他先找到大马勺,说自己可以帮他卖掉苹果。

  高长水害怕见到大鹏。白玉兰让他躲到后院。大鹏也来到后院看苹果,高长水吓坏了,他情急之下躲进一间女客房,女客人以为他是坏人赶他出去,他死皮赖脸的一直赖到大鹏走后才敢出来。

  第九集故事梗概

  大鹏把果农们的苹果装车,他要拉出去卖。果农都很高兴,但白玉兰怀疑。

  刘一手看到大鹏开车出去,他去农资公司问吴晴。吴晴告诉他,大鹏是在赔本帮亚芳卖苹果。刘一手急,打电话给亚芳,让亚芳制止大鹏。

  亚芳谎称要陪大鹏去卖苹果,让大鹏回村来接自己。大鹏信以为真,听话回村。

  亚芳警告大鹏,他这样做并不是在帮自己,而会让自己难堪。大鹏只得通知果农们,让他们把苹果再拉回到自己家。遭到果农埋怨。

  刘一手为了阻止大鹏不再出去卖苹果,在众人面前装晕过去。大鹏等人把他送到医务室。医生告诉金凤,刘一手是装的。

  亚芳拒绝了大鹏帮忙卖苹果,当然就是拒绝了大鹏的爱情,这严重地伤害了大鹏的心。极度难过的大鹏不吃不喝,金凤看着大鹏不吃不喝的躺在炕上,急得大声嚎哭,刘一手捂住了她的嘴,怒斥她在动静象哭丧!金凤不服,老两口在在大鹏屋子里吵闹起来。

  这时吴晴到大鹏家里汇报工作,当然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了,大鹏此时哪有有心听汇报啊!倒是刘一手和金凤听得认真,他俩觉得吴晴做事认真,是个不错的女孩。

  高长水从大马勺那里溜出来去找秦木匠,路遇刘一手。

  刘一手急急忙忙地跑回家,故意把高长水来找亚芳的消息透露给躺在炕上的大鹏,他想利用这个信息刺激大鹏振作起来!这招儿果然奏效,大鹏一听是情敌来了,哪里还躺得住了一个鲤鱼打挺就起来了,他疯狂的冲出门去找高长水决斗。

  秦木匠热情地接待高长水吃饭。饭桌上,高长水眼中满含爱意地看着亚芳。

  天黑了,大鹏还在秦木匠家门口等着高长水出来。刘一手来劝他回家,大鹏执意不肯。刘一手怕他出事,躲在暗处观察大鹏举动。

  高长水走出秦木匠家,大鹏冲出来要打他!高长水吓得急忙向大鹏解释,自己是来谈生意的,绝对不是找亚芳谈情说爱的,他告诉大鹏自己现在已经是木器厂的销售代理了!并拿出秦木匠给他聘用书让大鹏看,大鹏看罢无奈的消气回家。

  回来后的大鹏依然不吃不喝躺在炕上,刘一手为了让儿子,去找大马勺到秦家提亲。好处是,包销大马勺的全部苹果。

  大马勺痛痛快快的答应了刘一手的请求,立刻找来了能说会道的媒人钱桂花和胖大嫂,让他俩轮番上阵去秦家保媒拉纤。

  第十集故事梗概

  桂花先来到秦木匠家提亲,亚芳对保媒相亲的事儿充满了好奇心,故意做出乖乖女的样子,表示婚姻大事听父亲做主,当秦木匠得知是给大鹏提亲时,当即火冒三丈,钱桂花见势不好,知趣地离开。

  胖嫂再去亚芳提亲。被秦木匠拦住,他说,女儿的婚事他当家作主!

  胖嫂到农家院找到妇女主任白玉兰,告秦木匠包办婚姻,白玉兰一听便火了,立刻带着胖嫂风风火火地去教育秦木匠,新社会,不许包办婚姻。

  秦木匠无奈,让亚芳表态,他以为亚芳不会同意。不料亚芳却说,一切都由父亲做主。

  秦木匠脱口说出,如果我同意呢?亚芳坚决的回答:那我也同意!

  胖大嫂听罢喜出望外离开去找大马勺邀功请赏。

  大马勺转身去找刘一手,说提亲的事大功告成!让刘一手去卖苹果。大鹏听后十分高兴。

  亚芳跟亚男姐妹俩在网上视频聊天,说起大鹏提亲的事。亚芳不以为然的态度,让亚男很是失望和生气。

  亚男开车到农资公司找大鹏,告诉他亚芳根本就不喜欢他,现在这样做是在搞恶作剧,让他不要意气用事。大鹏已经鬼迷心窍所以根本就听不进去。

  大马勺从白玉兰的谈话中得知白玉兰拿自己辛辛苦苦种的苹果当礼品送给客人,伤心欲绝。

  亚男回到家里,告诉妈妈,年轻人有自己的生活,让他们少干涉亚芳。

  金凤来找秦木匠,方秀娥说他在木器厂。金凤转而离开,方秀娥在后面悄悄跟踪。

  秦木匠对工作认真,他在批评两个工作出现失误的工人。金凤要跟他单独谈,秦木匠怕影响不好,便要求那两个工人陪听。

  金凤为大鹏跟亚芳的事而来,好说歹说,秦木匠仍不看好大鹏。金凤只得使出杀手锏,给秦木匠忆她和秦木匠年轻时的初恋。这弄得秦木匠很不好意思,两个工人倒听得饶有兴致。

  躲在窗外的方秀娥听到金凤在和丈夫回顾恋爱史,立刻醋意大发。

  方秀娥哭哭啼啼地闹着要回娘家。亚芳劝她,说金凤去找秦木匠肯定是为大鹏而去的,不是去叙旧情的。秦木匠回来,向方秀娥百般解释。

  金凤回到家还在念叨当年跟秦木匠的浪漫事儿,刘一手也吃醋了,认为她不是为大鹏提亲去了,而是去叙旧情了。

  亚芳看着父母闹矛盾,很是伤心。而这一切又都因大鹏追求自己而起。她找到大鹏,让大鹏对自己死心,不要再给自己制造麻烦。大鹏再次颓废。

  吴晴来安慰大鹏,反遭拒绝。她饱受着大鹏的伤害和爱情的煎熬,刘一手和金凤被吴晴对大鹏的关心所感动。

  白玉兰又把苹果当礼品送给前来消费的客人。大马勺趁白玉兰不备,去找那些拿了自己苹果的客人要苹果钱,客人们都很气愤,说他们农家院做生意不地道。以后不来吃饭了。

  刘一手觉得大鹏不能在亚芳这一颗树上吊死,他带着自己家养的飞鸡让大马勺去求胖嫂给大鹏介绍对象。

  白玉兰发现农家院里的生意大不如以前,叫着大马勺跟自己分析原因。刘一手叫住大马勺,问他给大鹏介绍对象的事情进展。大马勺坦白交待,还没活动呢。刘一手说没有工作不给酬劳,跟他要鸡钱。

  吴晴又到大鹏家给他做工作汇报,借机接近大鹏。刘一手和金凤觉得她吴晴是个可圈可点的儿媳妇。他们热情地留她吃饭。

  第十一集故事梗概

  吴晴帮大鹏洗衣服,临走时,大鹏连送都没送自己,委屈地离开。

  吴晴在公司里哭,小宝安慰她,给她出主意,让她仿效亚芳的穿衣风格,吸引大鹏。

  白玉兰请上次大马勺朝人要苹果钱的吴总吃饭、唱歌。想从他那里知道自己的生意为何不好了。大马勺怕吴总把自己要钱的事交待出去,故意捣乱。吴总让白玉兰去问大马勺。

  大马勺在白玉兰的逼迫之下只得承认是自己导致生意不好的。白玉兰教育大马勺,大马勺执迷不悟。

  吴晴偷拍了一张亚芳的照片,拿着照片进城。请商场的服务员按照片的样子打扮自己。

  打扮一新的吴晴去找大鹏。金凤把她误认成亚芳。留吴晴吃饭,吴晴去到厨房里和面,做饭。

  大鹏给老村长念就职演讲稿。又把老村长念睡着了。大鹏埋怨刘一手,不让自己把卖苹果的计划写进就击职稿中。

  大鹏回到家中,看到厨房里的吴晴,以为是亚芳,激动地拥抱她,吴晴享受着爱的激情,可好景不长,当大鹏发现拥抱的人不是亚芳时,立刻愤怒地离去。

  吴晴追上大鹏,向他真情表白,却遭到了大鹏的拒绝。

  大鹏来到农家乐借酒消愁,吴晴不忍看大鹏用酒糟蹋自己,上去抢过酒杯一口喝掉后,伤心地流着眼泪跑开----

  吴晴回到公司使劲地干活,以此发泄内心的痛苦,小宝让她对大鹏死心。

  高长水帮秦木匠做成了一笔地板生意,秦木匠高兴请高长水吃饭,并要亚芳作陪。

  同在农家院吃饭的大鹏听到了亚芳的歌声,寻声找去,发现了跟亚芳在对唱情歌的高长水。大鹏闯进去怒骂高长水,秦木匠对此非常气愤,叫服务员把大鹏带走。

  大鹏失落地走在路上,看到高长水和秦木匠坐在拉货的车里从身边行驶过去,更为伤心。

  悲痛欲绝,他爬上树寻死。被从树下经过的小宝发现。

  第十二集故事梗概

  小宝急忙回村里叫人。老村长,白玉兰,大马勺等众人都来到大树下劝说大鹏。

  可是不论大家怎么苦口婆心的劝说,大鹏依然死心不改。

  最后还是亚芳用激将法把大鹏救了下来,亚芳说,如果大鹏寻死,自己会很看不起他的。大鹏听亚芳的话,从树上下来,扑倒要亚芳身上,亲吻她。

  大鹏受了亚芳的刺激之后,认识到只有自己争气,亚芳才会喜欢自己,于是发誓要干出一番事业。

  小宝告诉吴晴,大鹏现在精神状态不是特别好,她应该承担起老板娘的担子。

  大鹏给公司员工开会,说公司现在要业务转型,全面地卖苹果。高价收购,低价卖出。吴晴急,这不是赔本赚吆喝吗?她真把自己当起了老板娘,勿勿忙忙地去通知刘一手。

  老村长正在召集村干部们开会,商量卖苹果的事。刘一手被吴晴叫走。

  刘一手去农资公司质问大鹏。大鹏说为了亚芳,他什么都可以不要。刘一手只好去请亚芳帮忙。

  亚芳要阻止大鹏的冲动行为,她把大鹏约到河边谈心。大鹏以为约他是来这里是谈情说爱呢,没想到亚芳一句好话也说,他听到的只是亚芳对无情的斥责。

  在情场上屡战屡败的大鹏并没有回心转意,反而变本加厉的采取了更极端的行为,要把公司赔本甩卖,然后用所得资金投入苹果包销之中。

  刘一手被儿子的疯狂激怒了!他不能让自己的家业败坏在大鹏的手里,刘一手怒气冲冲的到农资公司,撕掉了“赔本大甩卖”的布告,并找到会计吴晴要冻结公司里所有的资产。可吴晴告诉他,财务章已被大鹏拿走。刘一手连哄带骗地从吴晴手里拿走了公司里其他的公章和证件。

  果农们到农资公司卖苹果,大鹏给不了果农们现款,只能给大家打白条。果农们担心不能兑现,于是闹事。小宝跟吴晴让大家相信大鹏。情急之下,大鹏说:我拿公司做抵押。

  刘一手跟老村长出现在农资公司。向大家宣布,公司法人已经变更为刘一手了。大鹏跟果农傻眼。

  刘一手要上任当农资公司的领导,员工们担心他把公司做赔,集体罢工。刘一手只好请大鹏回公司做老板。

  第十三集故事梗概

  重新上任的大鹏还要卖苹果。吴晴告诉他,苹果是收购不了的。因为公章还在刘一手手中。

  刘家父子俩这么一闹腾,让老村长失去对他们的信任,觉得大鹏跟刘一手都不适合当村长助理。他找到秦木匠,说只有他才最合适做村长的助理。

  刘一手告诉老婆:“现在梨花村的政治形势非常严重,张大旗正准备让木匠当村主任助理,一旦他当上了,就要欺负咱家,那大鹏和亚芳的事儿就彻底没戏了。”刘一手当然不能闲着,提上小鸡去找张大旗“毛遂自荐”,张大旗说:“这个主任助理你真不胜任,因为你办事太‘毛’”。

  秦木匠根本不喜欢当官,可老村长仍然没有放弃说服木匠的希望,直接来到木器厂。秘书见到老村长,如同看到鬼子进村,赶紧给木匠报信,木匠从后门窜上自行车,逃回了家。张大旗信念坚定,不依不饶,誓要抓住秦木匠,终于在秦家堵住了人。秦木匠明确地告诉老村长,自己胜任不了。相比父亲的推脱,亚芳却对当村长非常主动,但老村长似乎还不能完全信任这个年轻人。

  老村长“三顾茅庐”上了瘾,踩着饭点又来到秦家做思想工作。秦木匠猜到老村长还得来。迅速地吃完饭,提前走人,让老村长扑了个空。村长挨个屋检查,连木匠的影子也没发现。亚芳说:那咱俩唠唠呗。

  老村长四处找秦木匠。刘一手在老村长面前打小报告,说木匠生活作风方面有问题,年轻时候跟金凤谈过恋爱。老村长理都不理他。

  秦木匠路过敬老院,看到院里破旧的设备,给木器厂打电话,叫人来修理坏桌椅,又送了几套库存的旧家具给老人们用。

  高长水到梨花村找亚芳,被大鹏看到,不免又被大鹏和小宝欺负一顿,大鹏警告他离亚芳远点儿。高长水逃到秦木匠家,气喘吁吁,嘴硬的称自己是在锻炼身体。可怜的高长水又被大鹏撞到,差点又挨了一顿揍。

  秦木匠包下了整个洗浴中心给老人们洗澡,高长水尾随到澡堂子给秦木匠送货款,大鹏怕他接近亚芳,没皮没脸地跟着。秦木匠在大鹏面前使劲夸高长水有本事,弄得大鹏很尴尬。高长水替他解围。

  老村长为了让秦木匠上任,求助马乡长。马乡长很奇怪,村主任都抢着当,怎么秦木匠死活不同意呢。乡长亲自到梨花村给秦木匠做思想工作,敬老院的老人们对秦木匠非常拥护,举着条幅上街游行。刘一手对此非常不服气,要跟秦木匠“斗争到底”。

  第十四集故事梗概

  刘一手琢磨,秦木匠在哪爬起来,他就要让他在哪栽倒。刘一手计上心来:给秦木匠家送老头。

  刘一手雇了辆车去城里到处“收”无家可归的老头,往秦木匠家运。他专门去老人集中的地方宣讲:“村里有个秦大善人,自幼无父无母,就喜欢赡养老人。有吃有喝还不花钱”。司机带着被骗上车的老人们扬长而去…

  老头中有一个哑巴,刚跟二婚的老伴从结婚登记处出来,就被刘一手活活拉上车,老太太晚了半步,眼睁睁地看着老头被抓走,匆忙报了警。

  司机把老人们送到秦木匠家,这回木匠家可热闹了,凭空来了一院子的老头老太太不说,还不明不白的得给司机结账,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刘一手看到秦木匠家这般境况,喜笑颜开。

  秦木匠猜是刘一手在背后操纵了这件事,带着哑老头去指认。刘一手把头套摘了,哑老头比比划划半天,也没有认出来。秦木匠没有证据,悻悻而去,背后传来了刘一手的风凉话…

  最后还是人民警察前来解救了木匠,把老人全都带走。警察告诉木匠:“孝敬老人是好事,可不能抢啊。下次如果这样,那就必须处罚了。”秦木匠自知理亏,他和老村长都好奇在背后使坏的人是谁。

  金凤觉得背后使坏的人就是刘一手。刘一手仍然不闲着,一边在村里到处宣扬木匠不务正业,一边继续进城“捡老头”,“捡老头”的工作进行的并不顺利,还差点被人揍。几经周折,发现了在街上流浪的老苗头,刘一手把他带到了秦木匠家,在门口特意强调:不要说是自己把他带来的,要说“慕名而来”。

  老苗头是苗一凡的爸爸。老苗头看着苗一凡老是不结婚,一生气就离家出走了,他想拿离家出走威胁苗一凡。这才被刘一手发现。苗一凡看老苗头留下的纸条,上面写道:“如果苗一凡不结婚,自己就不回来了。”他万般无奈之下只能亚男打电话,让她帮忙去接儿子苗龙放学,自己去找老苗头。亚男犹豫地答应了。

  秦木匠看到家里没完没了的来老头,很是郁闷。亚芳觉得这里面有诈,找老村长去反映情况。亚芳想出一个可以找出老头事件幕后操纵者的方法。她去广播,让这个坏人自己出来认错,否则后果严重。金凤听到广播,为秦木匠鸣不平,她怀疑就是刘一手所为。刘一手骂她贼心不死、胳膊肘往外拐,两人厮打起来。

  亚芳跟大鹏说,怀疑是刘一手干的。大鹏答应帮她观察刘一手近期的行动。

  亚芳把老苗头送到敬老院,老苗头跟亚芳说儿子有一个先进的果窖,可以存放苹果。

  刘一手去广播站广播,说自己要重新做人,造福村民。他要将自己家养飞鸡的秘诀告诉大家,让大家共同致富。金凤听到广播很着急,自己家的秘方怎么能随便传给别人?!她跑去广播室制止刘一手,两人又一次扭打起来。

  刘一手执意把村民带回家,爬上墙头,给众人做现场演示教学。他在上面讲,村民在下面拿本记,宣讲场面甚是壮观。金凤拿刘一手真的没辙了,收拾行李,准备离家出走。

  第十五集故事梗概

  老苗头住进了敬老院,亚芳把果窖的事告诉给秦木匠,秦木匠大喜,要去敬老院看望老苗头。刘一手得知秦木匠因祸得福,怎能让木匠得逞,自己必须要抢在秦木匠前面抓住老苗头这颗救命草。刘一手赶到医院,把老苗头带走,在楼下正好碰到了送苗龙回来的亚男和苗一凡。苗龙跑过来叫老苗头“爷爷”,刘一手这才知道原来老苗头担心的就是苗一凡和亚男的婚姻,他觉得既然是这样就更不能放过老苗头:老苗头现在就是自己的一个宝贝,他能让自己受益。

  刘一手又想出了鬼点子:为了把老苗头这个重要的资源真正掌握在自己手中,得让老头跟自己的关系更紧密一些。他不仅让老苗头住在了自己家,还忽悠他给自己当爹。老苗头以为刘一手也要做“善人”,就同意了他的请求,两人立下合同按了手印。金凤嘲讽他:“你亲爹活着的时候也没对他这么好!”

  刘一手把秦木匠找来,要举行一个小型的“拜爹仪式”,让木匠给“做个见证”。他告诉秦木匠:“自己与老头已经签过合同,老苗头就是自己的干爹了。如果秦木匠想把老头接走,只有一个条件:把女儿嫁给大鹏。”

  两人闹到了村主任那里,秦木匠说刘一手逼他嫁女儿,“自己是杨白劳,刘一手是黄世仁”。村主任百般调解,让刘一手为了全村的利益,放掉老苗头,可刘一手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亚芳不嫁,就不放人。

  金凤和大鹏威胁刘一手,赶快去缓和一下跟秦木匠的关系,刘一手服软了,被迫答应去给秦木匠道歉。

  亚男去刘一手家接老苗头。木匠两口子看到亚男的车进村,便给亚男打电话,劝她回趟家。木匠在电话中得知:刘一手家的那个老头竟然就是苗一凡的父亲!

  老苗头很关心亚男的婚姻情况,希望她跟苗一凡结合。在门外偷听的刘一手告诉老婆:只要老苗头在这住,就不怕秦木匠不服,这叫资源应用。现在不用给木匠道歉了,还要在原有的基础上加上一条:让木匠同意亚男跟苗一凡的婚事。

  秦木匠和方秀娥去接老苗头,秦木匠很诚恳地向老苗头道歉:自己以前不想让女儿嫁给一个结过婚的,刚结婚就当后妈,现在终于想通了。刘一手适时插话:你想明白了,那二女儿的事儿也别掺合了。

  老苗头答应回家。秦木匠让亚男送,刘一手怕自己的位置变得被动,强烈要求让大鹏送,“干儿子和干孙子送,天经地义”。

  秦木匠现在愿意亚男跟苗一凡结合,可亚男说自己已经不想跟一凡在一起了。秦木匠十分伤心,给亚男打电话宽慰女儿,亚男在电话那头忍不住落泪。



                 页码:  第1页   第2页


精彩剧照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