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诺时空zolsky.com
首页
新闻资讯
反病毒中心
qq表情大全
软件下载
科技与教育
文秘与写作
电视剧
电影
实用查询
上网导航
技术论坛
电视剧频道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隋唐英雄传
主要角色

裴元庆(释小龙饰)


秦叔宝(黄海冰饰)


罗成(聂远饰)

片名:隋唐英雄传
片长:四十集
类型:大型古装电视连续剧
出品人:李泗磷
领衔主演:
释小龙--饰裴元庆
黄海冰--饰秦叔宝
聂 远--饰罗 成
领衔主演:
申军谊、徐锦江、方青卓、林子聪、卓凡
任山、王绘春、杜志国、杨树林、谭建昌
高雄、谢君豪、寇占文等


点这里下载电视剧 -> 下载地址 [本地下载]




剧情介绍


  隋唐末年,隋文帝次子杨广欲谋篡位,把朝内重臣视为眼中钉。李渊为了避难,准备携全家离京返乡。李渊的次子李世民因为正在和长孙姑娘热恋,不想离开京城,而长孙姑娘是位极有远见的姑娘,她劝李世民暂回家乡,用功读书,静观世变,李世民听从了她的劝告,离京返乡。途中,李世民遭到杨广收买的,号称“洛阳第一杀手”廖无极的袭击,危难中正巧碰到押送囚徒的秦琼。秦琼击退廖无极,救出李世民后,得知杀手是杨广派出的,又怕多事,不辞而别。为了报答秦琼的救命之恩,李世民为秦琼立庙以示纪念。(数年后,秦琼正是知道了李世民是这样知恩图报,才毅然追随。
  秦琼把犯人送到潞州后,因路费被窃,又患重病,被迫卖出自己的黄骠马时,遇到了绿林好汉单信雄。他一直敬重秦琼的为人和武艺,便厚赠银两。秦琼在回家的途中因错认为一店主是响马,失手打死店主获罪,被当地官府发配燕山,之后他又因为罗成父亲的关系,去山东节度使唐璧处当旗牌官。
  秦琼到达山东不久,杨厂谋害了隋文帝篡位,当他强迫大臣伍建章伪造遗诏布告天下大时,建章不从被杀,引起建章的儿子南阳太守伍之召起兵反隋。杨广命韩德虎攻破南阳后大赦大下登基。被判重刑的程咬金遇救出狱后,单雄信见他是位英雄,便拉他一起做打劫的无本生意,却得靠山王杨林的几十万两饷银,便当众烧毁捕批牌票。不料单雄信和程咬金又在黄土岗被捕,于是徐茂公等好汉便人返山东,救出二人,聚义瓦岗寨,拥戴程咬金为“混世魔王”,粉碎了隋军的多次征讨。
  当了皇帝的杨广要去扬州巡游,下令开凿运河。贪官污吏们趁机搜刮民脂,残害百姓,弄得民不聊生,天下大乱,群雄四起。此时,一直犹豫不决的李渊在李世民的劝说下,也起兵太原,攻取长安,自立为唐王。
  瓦岗军的程咬金觉得当皇帝没趣,把王位给了谋士李密。李密便自立为西魏王,统兵扫隋,得到天下响应。游幸到扬州的隋炀帝终于被自己最信任的宇文化及杀死。李密趁机拿下扬州。但他不思进取,开始腐化堕落不说,还猜忌部下,残忍的杀害了自己的亲密战友。而胸怀大志、深谋远虑的李世民却思贤如渴,广纳人才。他十分赞赏已成为他妻子的长孙姑娘的观点:统一天下的大战,也是争夺人才的大战,谁能拥有一批杰出的人才,信任和依靠这批人才,就能得到天下。于是那些叛离李密的谋士大将们纷纷投到李世民的门下,众叛亲离的李密终于被中国籍的伊朗人王世充击败。
  在李世民的统帅下,徐茂公、秦琼、尉迟恭、程咬金、罗成等率兵扫平了十八路反王。在这场统一战争中李世民还得到少林寺的十八棍僧的相助,击毙了王世充,演绎了场颇为神奇的故事。
  然而才高功大的李世民一直被太子李建成和齐王李元吉所嫉恨,他们谋害李世民的阴谋暴露后,忍无可忍的李世民终于发动了“玄武门之变”,翦除了李建成和李元吉。事后,李世民也被群臣拥戴登上帝位,是为唐太宗。 



分集剧情介绍:


第一集 
时代背景:公元五七七年,北周周武帝伐北齐,先锋杨林率兵破晋阳,秦旭战死,杨林大军向济州进发。
济州:守将秦彝正替四岁儿子叔宝举行拜师入学之礼,齐相高阿古从晋阳逃至,报告晋阳失守,杨林军临城下,高阿古欲降,彝不从,发信向燕山罗艺求援。
是夜,高阿宝开城门降敌,彝着家仆秦安带妻宁夫人及子叔宝逃,并交托金锏,着秦安传叔宝秦家锏法。彝力战杨林遭擒,誓死不降,杨林从高阿古意翌日当众施刑以慑服济州军民。

翌晨,宁夫人出城途经刑场,不忍夫受刑驻足,叔宝挣脱秦安奔向父,高阿古命擒叔宝以胁彝,彝救子心切,大发神威,扑击阿古,惨遭杨林击弊,死前击杀叛臣阿古。秦安拼命抵挡周兵,与宁夫人乘抱叔宝逃出,父亲死状长留叔宝脑海。
宁夫人与秦安带叔宝,逃至历城,力尽,周兵紧追,为程咬金母子所救。追兵走后,宁夫人从程母意,暂住程家。叔宝与咬金情同手足。
罗艺得知济州失守,其妻秦氏父兄双亡,求艺报仇,艺答应等候时机。
公元五八一年,隋公杨坚逼静帝禅让,篡周建隋,称隋文帝。文帝封长子杨勇为太子,次子杨广为晋王。杨广不服,谋臣宇文化及、张衡献计杨广要迎合文帝,善结人缘,多立战功,以谋太子之位。
公元五八八年,文帝从李浑之计,下诏揭陈后主大罪,渡长江攻陈,广请缨为帅,文命李渊为长史协助。
罗艺得知隋起兵攻陈,兵力中空,决发兵攻隋。
李渊率隋军陷陈都建康,擒后主及张、孔二妃,广仰慕张、孔二妃美色,欲留己用。李渊抗命杀之,与杨广结下仇怨。
杨林抵冀州,见艺枪法精奇,决定以武服艺,单人匹马向艺挑战。罗艺力战杨林,处于下风,杨林惜才,让三分致打成平手。

第二集

杨林劝罗艺以天下一统,免生灵涂炭为重,劝艺归降,艺开出三个独立条件,杨林保证文帝一定答应,修章上表。
文帝答应杨林所奏,封罗艺为燕公,驻守边疆。大隋一统天下,在文帝励精图治下,天下欣欣向荣,百姓生活安定。
在历城,宁夫人织布,程母卖柴维生,生活虽清苦,但两家人融洽生活:叔宝与咬金亲兄弟般,生活细节如下:
叔宝、咬金二人同时读书,咬金字也认不了几个,常常被警告。
秦安传授二人武艺,咬金记心不及,只能记得三招,但每招有开山之势
叔宝常发恶梦,记着杨林杀父情景。
每当秦彝死忌必定拜祭,叔宝已成习惯。
咬金读书成绩毫无进展,被勒令退学,助母亲到山上砍柴。
一日叔宝下课,遇班师隋兵强抢胡老师女儿,叔宝见义勇为出手,击倒喽啰,令武队长轻敌,被叔宝戏弄,老羞成怒,要杀叔宝泄愤,全力出手,叔宝不敌,被扼之气绝,咬金刚砍柴路过,见叔宝命悬一线,危急下以斧头砍死队长,二人忽忙逃回家。
程母为保咬金命,听从宁夫人之见,带咬金逃离他乡。
秦安教训叔宝欲行侠仗义必须名正言顺,必须在其位,执其政,维持治安欲正名,除非是一名公差,叔宝发誓志愿当公差,并勤读练武。
蒙太奇带过,叔宝成长,为身历城捕快都头,以下之叔宝仗义行为细节:
为人排难纠纷,获镇上居民赞赏。
乐善好施,施恩不望报。
敢以理与军队抗衡,为上司下属佩服。
虽贵为都头,仍协助母亲搬布,为人至孝。
喜交朋结友,常到贾柳顺之酒馆讨论江湖逸事,遇有外地英雄路过,必邀同座,遇有困难者,必赠以金银或施以援手。
恶梦与每年祭父之习惯依然。
叔宝已享有山东小孟尝之名,在江湖上薄有名气,时有人慕名结交,或有时借机骗财,虽被樊虎提醒,但他却以乐观信人态度置之。
一日,城中罕有发生抢劫案,是采花盗粉面狐狸单冲所为,。在追捕中,单冲中计,虽被围却武艺高强突围而去,叔宝负伤狂追,单冲被追之密林,被捕兽器夹断腿,堕入死亡陷阱,千钧一发之际被叔宝所救。单冲闭眼束以待毙,叔宝生擒而不杀,单冲好奇,叔宝回答:「我只是一名执法者,却无权栽决。」单冲感激佩服,甘愿被绑,叔宝虚脱晕倒。
叔宝昏倒醒来,已是数天之后,得知单冲已被神秘人救走,感无奈。被秦安教训别太冲动,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河南饥荒,化及爪牙乘机将赈灾的粮价抬高,赚得大量不义之财。雄信不值,于押运中途劫走,并迫爪牙签下罪状,以防化及报复。
长安城内,宇文化及正为雄信劫款事大怒,突传杨广急召。杨广对久久未能获太子之位,深感不满,宇文化及报告朝中尚有唐公李渊及郕公李浑不肯收礼,因李浑为文帝所信任,广命家臣加礼再送。
李浑府内:李浑拒见广送礼之人,只回信一封,愁眉不展,女儿蓉蓉与父分析大势,列举历史为例,浑后悔蓉不是男儿身。
广读浑回信大怒,到花园闲逛,遇堂妹琼花公主天热乘凉,见琼花衣衫单薄顿起淫念,欲阻琼花呼叫误杀琼花,忽忙之下,将尸首丢下池塘。

第三集
广回府急召宇文化及、张衡,道出闯祸,化及急召太子幸臣姬威,得知太子是晚约了师姥卜卦,计上心头,吩咐张衡马上贿赂各太医隐瞒琼花死因。
广假装发现琼花尸首,文帝悲痛,召来各臣,独太子被姬威蒙骗不至,文帝大怒。太医谎告公主遇溺而死,李渊怀疑,请求验尸,被广以不欲沾污皇妹尸体理由阻止,广对渊起杀机。
翌晨早朝,文帝询问太子为何昨夜未至,太子解释因在占卜未知,文帝查问所卜何事,姬威谄告太子所作之法乃害文帝、杨广、琼花及独孤皇后,并于太子花园早埋木偶陷害,人证物证俱在,文帝大怒废太子并斩首,立杨广为嫡,朝上有臣谏言俱被斩,独李浑不惧,哭朝欲保太子之命并以退隐为胁,文帝一怒,赶李浑离朝。

李渊待文帝气下,再劝文帝,文帝顺从李浑之言,不杀太子改为软禁,并后悔赶走李浑,派杨广代表他请李浑重新上朝。
宇文智及随广到浑府,李浑以病拒见杨广,杨广一怒直闯后堂,被蓉琴声吸引,广一见蓉花容月貌,为之倾倒,怒火全消,忘记任务,欲讨好蓉,被蓉赶走。
广回府后为蓉神晕颠倒,化及献计杨广娶蓉为正室,以未来国丈地位,诱李浑合作。广备聘礼至浑府求婚,被李浑拒绝,骂至体无完肤又揭出怀疑他是杀琼花之凶手,广含怒离去,恨李浑入骨。
李浑担心广绝不罢休,怕以皇命迫婚,命蓉暂往于潞州开设客店之远房亲戚王小二处暂避,侍婢春花伴蓉上路。
蓉蓉到小二潞州客店,小二见浑是当朝大官,待蓉如贵宾。蓉闲时抒琴解闷,琴声传至店中,人客欣赏,好奇欲见抒琴人真面目。
广怀恨在心,张衡知文帝常梦见洪水淹都城,献出一计,广散谣言:
日落照龙舟 黄淮逆水流 扫尽杨花落 天子季无头
歌谣慢慢传开,传至文帝耳中,文帝不乐,杨广贿方士为文帝解梦,说文帝所创大隋基业将被姓李之人所灭,名字中皆与水有关,矛头直指李渊李浑,文帝多疑,悉李浑辞官信呈上,大骂文帝,文帝大怒,下令处斩朝中所有姓李之人,免留后患。
李浑全家被化及处决,杨广吩咐暗中留下蓉蓉,但智及回报遍寻不获,杨广不快。
幸得丞相高颎力劝文帝,在朝姓李官员得以活命,李渊辞官,文帝任为太原留守,广不忿李渊活命,化及献计于途中扮作强盗狙杀渊全家。

第四集
广决定率领智及、成龙、成都截杀,深信以成都等高手之力,李渊必死无疑。
小二得知李浑灭门,告知蓉蓉,蓉登时晕到。小二担心惹祸上身,欲赶蓉走,被妻劝阻,但蓉靠山全失,接济断绝,势利小二不欲蓉白吃白住,想出一计,叫蓉弹琴娱宾,蓉无奈,只得答允。小二将蓉赶至下人房居住,又兼做闲杂工作。
蓉将身上所有金银首饰交春花,求春花变卖,到长安尽量收拾家人遗体,将之安葬。并在法门寺置灵位,好获香火供拜。然后春花可获自由。春花答应事成后回来照顾蓉,蓉拒绝,说二人已是同等地位,春花不忍,蓉求她速去,春花含泪告别。
蓉琴技令小二店客似云来,蓉常被责骂所弹之曲幽怨,又愁眉苦脸,所得打赏全被没收,蓉忍辱偷生。
朝廷废太子,斩李浑皇榜传至历城,叔宝为之婉惜。知府下命要押解两批犯人至潞州与泽州,叔宝想到外一开眼界,请缨前往,临行前,宁夫人与秦安再三叮嘱在路上谨慎。
叔宝与同僚樊虎押犯人上路,路经潼山,叔宝仰慕山上名胜,独自游览,遇一相士,指叔宝有牢狱之灾,叔宝嗤之以鼻。游览完毕,去与樊虎会合。
李渊与家眷回归太原路过潼山,被杨广率众幪面扮作强人狙击,李渊不敌围攻,被冲散,杨广欲杀渊幼子元霸令渊分心,叔宝路过见状,见义勇为,攻杨广救元霸(叔宝容颜在元霸留下深刻印象),杨广面巾被揭,大惊,被叔宝打伤(时李渊背向,见不到杨广),成都护主心切,无心恋战,护广逃去,叔宝欲追为渊阻止。渊感激叔宝请教名号,叔宝遵从秦安叮嘱别乱报姓名,谎称秦五,后匆匆离去。
李渊正欲起行,忽闻后面人马嘈杂,以为强盗复返,连施冷箭,林中惨叫迭起,李渊急忙离去。被渊误射为二贤庄大庄主单道,见箭上有李渊名号,不明无辜被射,临死前嘱咐二弟雄信代为报仇。
三叉路上,叔宝猜拳负于樊虎,要押犯人往潞州,叔宝约定事成后于潞州会合,樊虎错觉以为在此路口会合。
李渊夜投宿承福寺,回想狙杀之人非一般强盗,幸得神人打救,妻子提议于承福寺立像供奉,渊实时凭记忆将叔宝相貌画下。元霸狂哭不止,但一见叔宝像即安静。元霸自此染上怪病至脑力迟钝,但力大无穷。
叔宝路经潞州客店,在外停脚歇息,听得蓉琴声幽怨,留下印象。将犯人押至潞州衙门,但蔡知府外出未返,未能签回檄文,叔宝想起琴声,到小二店暂住。
叔宝以为只逗留短时间,所以出手豪爽,小二引为上宾。用膳间,遇徐茂公进店替人占卜,为小二所赶,茂公提醒叔宝小心牢狱之灾,叔宝好奇,邀茂公同坐。相谈甚欢,提及忠臣灭门,叔宝为之婉惜,蓉受刺激曲停,引起茂公留意,从琴声听出蓉背负深仇,临行前提醒叔宝缘牵千里,近在眼前,叔宝不明所以。叔宝欲与蓉交谈,蓉避而不答。
雄信正在庄中研究以赃银赈灾之事,突传兄长被射死,尸首已至门外,雄信悲恸,一方面安排丧事,誓与李渊势不两立。

第五集

如是数日,蔡知府仍然未返,叔宝亦自得其乐,每天在店内交朋结友,喝酒听琴,叔宝为人豪爽,但每次赏赐蓉皆被拒绝。
叔宝不觉盘川用尽,但蔡知府仍未返,小二催帐,叔宝坚信樊虎将到来会合,承诺数天内将帐结清。
樊虎在路口久候叔宝不果,留下口讯于茶寮,自返历城。
蔡知府终回,叔宝取得檄文回店时,碰到一群王孙公子不满蓉冷若冰霜,恃财调戏,叔宝仗义大打出手,店面遭大肆破坏,王孙公子逃去,小二埋怨蓉儿不懂逢迎,要叔宝赔偿损失,叔宝仍信樊虎应约,小二要叔宝以檄文为押,叔宝为免蓉儿被责,只得应允。
小二檄文在手,有恃无恐,赶叔宝至柴房居住,又不肯供饭,入夜,蓉蓉报答日间打救之恩,持冷饭予叔宝充饥,又赠以头钗予叔宝典当渡日,二人首次交谈,叔宝感激不尽。蓉蓉叫叔宝脱下日间打斗被撕破之衣服给她缝补,叔宝欲问蓉身世,蓉无语离去。
叔宝醒来,见外衣被缝好披在身上,暖意上心头。到镇上将头钗典当得零钱。一连几天,均到路口及衙门查问樊虎迹影均不得要领,信心渐失,而因缺钱,每日只靠干粮充饥,身体渐差。
小二讥讽叔宝武功了得,不如去卖武赚钱结帐,叔宝觉也是可行之计,决定依从。夜里却碰上大风雨,柴房漏水,叔宝感染风寒。翌日虽然头晕身热,仍坚持卖武,临行前小二警告若空手而回必拿檄文往官究治。
叔宝于潞州卖武,因身体不适,脚步虚浮,单冰冰路过观看,对叔宝冷语批评,叔宝警告冰冰尊重江湖规矩,二人言语之争,叔宝挑战冰冰,冰冰好胜应承,被叔宝当众戏弄,冰冰大发脾气,赶走围观群众,一走了之,叔宝一无所有。
叔宝欲将金锏典当,被拒绝,提议他到二贤庄找义薄云天之雄信碰运气。
冰冰回府,为刚才被辱发脾气,二哥雄信说她不是,反被刁蛮冰冰抢白,雄信无奈。下人入报有人至押锏,雄信因与冰冰理论随意应承,冰怀疑押锏之人是叔宝,抢出报复,为雄信所阻, 
并留叔宝在庄上休养,邀大夫悉心照料。叔宝日渐痊愈,雄信向叔宝表白自己乃绿林首领,劫富济贫为目的,早已仰慕小孟尝盛名,引为知己,邀叔宝参加绿林大会。
叔宝见雄信有领袖风采,深感佩服,席间,雄信推举叔宝侠义为人,并在群豪中以兄弟相称,叔宝被雄信义薄云天气慨感染,豪情壮志顿生。
叔宝体力复原,练锏测试,伯当经过技痒,试与叔宝比试,叔宝方知伯当武功甚高,冰冰被叔宝豪气吸引,仰慕之情顿生,常找机会以教武艺为借口,濒繁接近。
叔宝归家心切,向雄信辞行,雄信心想送厚礼予叔宝又怕叔宝拒绝,于叔宝行李偷放金银,冰冰窥见,暗中跟随,也偷把一些珠宝首饰放入行李内(冰冰放入的是贼赃),叔宝不知雄信暗藏厚礼,辞行回历城。


第六集 

叔宝夜投客店,翻开行李方知内藏金银珠宝大惊。为房外小二窥见,误以为叔宝是强盗急报官府,差头吴广率众至,怕叔宝武艺高强设下圈套,叔宝误中绳网被擒,混乱中误杀吴广。 

叔宝被潞州蔡知府提堂审问,因藏贼赃难以解释,叔宝欲说明原委,但怕连累雄信,故隐瞒事实。因他本是公差,执法犯法,罪加一等,又兼杀人,理判死刑,但叔宝虽在严刑下不肯认罪画押,蔡知府无奈,择日再审。 

雄信得知叔宝被捕,查知冰冰闯祸,怒掴冰冰,冰冰欲解释无从。雄信到监牢探叔宝,外遇茂公。叔宝心知难逃一死,拜托雄信照顾母亲,雄信承诺。并想劫狱救叔宝,茂公阻止,此举会令叔宝陷万劫不复之地。茂公预言叔宝灾星将满,必遇贵人,献计雄信贿赂蔡知府,令叔宝减罪。 

冰冰后悔害了叔宝,哭求雄信拯救,雄信斥巨款贿赂蔡知府及其它人,又赔偿吴广家人巨款,在威迫利诱之下,众人口供易转,蔡知府顺水推舟,由死刑改判叔宝充军冀州。 

蓉蓉在客店对叔宝案程亦十分关心,破例开口向阿成询问,显出蓉蓉对叔宝关心之情。 

雄信挑选当差好友金甲押送叔宝上路,一行人在小二客店饯别,小二讥讽叔宝,被冰冰骂个狗血淋头。叔宝向蓉道别,誓必报大恩,蓉无言以对,以一句‘珍重’及琴声送叔宝上路。 

出了大道,金甲替叔宝脱下枷锁如常人上路,沿途得各绿林好汉接待,叔宝感激雄信之恩。 

三人抵冀州边境,叔宝主动上回枷锁,因避免遇上沙陀国抢匪,三人联合一队商旅结伴而行。路上沙陀匪帮拦路杀人越货,原来商旅乃罗成率手下所扮,设下圈套擒匪,众人大战匪帮,叔宝对罗成枪法佩服,而罗成对身陷枷锁仍抗敌自如之叔宝深留印象。 

罗成歼擒匪首回冀州,顺便领叔宝回营报到。沿途叔宝突记起是日为父死忌,停下向东诚心跪拜,吸引罗成注意。 

罗成回府向父罗艺报告任务完成,时罗妻秦氏叫二人随她拜祭父兄二人,罗成提乃叔宝有同样行为,秦氏有异样感觉。 

翌日,罗艺从各地众多押解而至犯人中挑选合适人选,至叔宝时,罗成提父亲留意,艺叫叔宝演武功,认出是妻家传锏法,传叔宝至内堂,秦氏在帐后细听审问,详细查问之下,秦氏肯定叔宝是失散多年之侄儿,从帐后急出,拥泪相认。 

冰冰苦闷外游,遇金甲送叔宝物件,一时兴起,未通知雄信便随往,雄信失却妹踪影,担心不己。 

第七集 

叔宝向众人诉说自父去世后与母之生活及为何被充军之详情,却隐去与雄信之关系。艺发信予潞州知府,命金甲将扣押叔宝之物品送回。 

罗成羡慕叔宝行走江湖经历,埋怨父亲寄望承继祖业,令他屈屈不得志,(年青人有自己世界)他与叔宝年纪相若,很快便成知己,无所不谈。(罗成因地位特殊,可交朋友欠缺,性格略孤僻) 

叔宝收得送来物品检查蓉缝补之破衣及头钗押票尚在,深感欣慰,将二物细心收藏。 

冰住于冀州镇中,叔宝得金甲通知,带同罗成前来相聚,惊闻冰私自出门,教训一番,忙书信报告雄信并告诉近况。罗成与冰冰一个孤僻,一个好动,而罗成逐渐被冰冰之开朗感染,对冰有好感,时常主动提议叔宝找冰游玩。 

秦氏告诉叔宝秦家金锏之秘密。并指导突变方法。叔宝勤练,武功大进,常与罗成枪法较量,互相取长补短,各有得益。而罗成亦常借故满足冰冰学武要求,把不外传之枪法传授,以博冰冰欢心。 

雄信收叔宝信得悉冰行踪,回信叔宝,却无意为罗艺所得,艺不满叔宝与雄信关系,斥责叔宝不应与绿林首领来往,会影响前途。姑念雄信乃侠义济贫之士,亦无证据,否则早将他缉捕。叔宝被责不明所以,反思兵与贼的界限,正邪之含意,与罗成、冰冰讨论,被冰冰胡涂一语中的,叔宝眼光骇然开朗,以民为本之道开始在心中蕴酿。 

秦氏见子经常外出,又变得心境开朗怀疑,一日碰见成与冰逛街,上前查问,冰不知好歹,自报是雄信之妹,秦氏大怒,奚落冰冰,冰受辱离去返潞州。罗成与母理论反被痛责,冰走后,罗成若有所失,闷闷不乐。 

冰冰回家向雄信哭诉被秦氏奚落,雄信安慰冰这些官宦人家对阶级观念无知,痛恨官府。 

秦氏担心叔宝结交损友,误入歧途,嘱丈夫于军中安排官职予叔宝,罗艺担心军士不服,遂安排比武以服军心。叔宝连败数人,独化及外甥伍魁不满,斥罗艺偏私,叔宝为护罗艺,以回复犯人身份作赌注与魁比试,叔宝让魁三分,魁却招招夺命,叔宝反击,魁失手跌死,魁弟伍亮不服,被艺处罚,伍亮连夜逃返京城,向化及告状。而叔宝武艺服众,获军中旗牌令一职。 
叔宝惦念母亲,向罗艺请辞,罗艺推荐叔宝到山东节度使唐璧处投效,既可照顾母亲,又可在仕途发展。临行前,罗成托叔宝送礼物予冰冰。 

叔宝衣锦还乡路上,途经潞州,忙向雄信谢恩,并约定明年为母贺寿相聚。叔宝将罗成之礼品交给冰冰,冰发脾气摔走,却在雄信送叔宝出门后细想,检回成之礼物珍藏。 

叔宝赶至潞州押店赎回头钗,见镇上屯驻京师重兵,一问之下,得知朝中派来宇文智及巡察,镇上居民对智及横行霸道不满。 

智及乃好色之徒,闻得小二客店有美人弹琴,率众驱赶其它客人,小二以为贵客至,大献殷勤,智及认出蓉蓉,欲擒蓉返京领功,杀小二店内众人灭口,蓉蓉逃跑时智及见之淫心大发,追赶蓉至后堂,蓉衣裳逐件被智及撕破,智及满足猫捉老鼠游戏,可怜蓉蓉惨叫。 
第八集 

叔宝至客店门外,见士兵把守,又见店内尸横遍地,后堂传来蓉呼救声,不顾一切冲入,为士兵所阻,叔宝大开杀戒,逃脱士兵忙奔返潞州求援。叔宝循声至内堂,见智及正欲侵犯蓉蓉,怒不可歇,欲杀智及,智及千钧一发避过,智及逃跑叔宝欲追赶,蓉羞愧检起利剑自杀,叔宝回身已晚,利剑已入蓉腹中;叔宝为救蓉蓉,不顾男女之礼,忙以外袍将赤裸蓉蓉包里逃出,时城内援兵已近,叔宝不欲连累雄信,不求助于二贤庄反向小路而逃。 

避过追兵后,叔宝于破庙先替昏迷蓉蓉止血,蓉之伤重发冷叔宝紧抱蓉给予温暖,对蓉呵护备至。翌晨至一市集,觅一客店安置蓉蓉,避免怀疑,认作夫妻。替蓉购置衣服穿着后,忙召大夫为蓉诊治,叔宝不眠不休,蓉蓉伤势好转。 

蓉蓉苏醒见叔宝惊慌,求叔宝保持距离。蓉无意再存人世,叔宝鼓励,以头钗故事勉励,蓉蓉始打消自尽念头。时大夫入,称蓉为夫人,蓉一愕,大夫欲替蓉把脉,蓉恐慌。经叔宝说服下把脉,然全身发抖。大夫走后叔宝解释夫人意思,二人皆不好意思,叔宝提议分房而居,蓉以不想惹人思疑反对,但要叔宝远离身边。自此蓉对所有男性刻意保持距离。 

蓉蓉康复期间,才坦白说出身世,叔宝大为愤慨。蓉不欲连累叔宝,叔宝坚持报恩,邀蓉儿同返历城,如不介意,以兄妹相称,二人心中忐忑。 

智及向化及报告欲擒蓉蓉被叔宝所伤,而他认出叔宝就是救李渊一人,化及命智及保守秘密,然担心叔宝却是命中注定是宇文家之克星。 

蓉健康好转,二人上路沿路途经名胜,蓉蓉一一详述典故,叔宝佩服蓉学识广博,另眼相看。 

回到历城,见母亲无恙,原来一直得雄信接济,茂公照顾(时秦安已身故),叔宝感激二人。宁夫人好奇问蓉蓉是何人,叔宝向母亲详述,却隐瞒蓉被辱一事,宁夫人亦不怕惹祸,欢迎蓉蓉,安排到隔壁空置之程家住宿。 
母子二人助蓉执拾程家时,见室内物件特大,好奇,叔宝偶见咬金幼时练武之木斧,睹物思人,忆起咬金。 

镜头转至现实咬金,已经长至体形庞大,与母住在班鸠店镇,与从前一样,家中以卖柴维生,生活困苦,一日,尤俊达见咬金力砍巨树而不费吹灰之力,仰慕天生神力,欲骗咬金加入,以合作做珠宝生意为诱,咬金需与母商量后再定。 

叔宝回到历城军营,见军心散漫,队中不操练时聚赌,心感不满,招兵时反应欠佳,到贾柳店聊天时知平时军队声名狼藉,时常吃饭喝酒不付帐,百姓普通觉得军队只懂斯压百姓,并无建树,叔宝矢志改变。 

第九集 

叔宝回到营中立下不准扰民之军令,队长王猛不服,到镇中喝酒闹事,被叔宝军法处置,并到酒馆中付款道歉,王猛含恨在心。 

叔宝又命军队于闲时替人民修桥筑路,而且身体力行,王猛以有辱军队尊严反对,说叔宝并没有才能领导他们,挑战叔宝,叔宝败王猛,王猛心虽不愿,但仍替百姓工作,换来感激,对叔宝心悦诚服。附近豪杰佩服叔宝改革,响应招兵。叔宝营中势力壮大。 

叔宝管理手下及招兵成绩理想,唐璧好奇,召叔宝问用何方法,叔宝解释军队应服务人民,并非高人民一等,唐璧佩服,委叔宝重任,命他护送贺礼至长安。 

叔宝与两挑夫上路,途经少华山遇初为强盗之齐国远拦途截劫,齐国远有眼不识泰山,败于叔宝,四山寨请救兵,刚巧王伯当在招揽二人。通过伯当介绍,方知齐国远及李如珪因关中一带饥荒,迫得落草为寇,叔宝邀二人加入他军,二人佩服叔宝答允,因听得叔宝往长安,三人亦想往看灯会,国远如珪请缨当挑夫前往(两挑夫已被吓走),叔宝不便推却,四人同时上路。 

程母喘病卧床,咬金奔波劳碌,程母见咬金辛苦,劝咬金单靠砍柴非长久之计,而且地位低微,赚钱不多,没有人会嫁咬金,程家绝后,叫咬金投军,望谋一官半职,生活有保障后,自然可以成家立室,咬金受不住母亲一哭二骂之烦扰,虽不愿惟有答应。 

咬金闻说唐璧秦营声名甚佳,但不识字,叫人写在掌心 

第十集 

却因手汗,‘秦’字变得模糊,咬金错投‘泰’营,被问所懂技能,咬金回答‘砍柴’,咬金被安排做砍柴一职。 

军中所配粮食有所规定,不够咬金吃饱,咬金吃不饱无力,砍柴数量不够被罚。咬金觉不是办法,自动请缨帮忙煮饭,乘机暗中偷食。 

叔宝等四人路经承福寺,国远、如珪因见金碧辉煌,嚷着入内参观,寺内,二人骇然发现李渊为叔宝所铸的长生位,大感惊奇。时悉李渊因上长安贺寿,顺便率家人来祠祭,国远如珪不懂规矩,不晓回避,与渊家臣争执,叔宝调解时重遇李渊,李渊率家人拜谢,交谈之下,方知叔宝真姓名。世民见叔宝恭恭敬敬,而元霸终日吵闹,但一见叔宝便禁若寒蝉,俯首下拜。如珪见元霸被锁链锁上,好奇走近元霸,被元霸一手推得老远,元珪欲发怒,被世民劝止。叔宝奇怪元霸怪状,渊解释自潼山被袭后,元霸得一怪病,状如痴呆,但力大无穷,喜怒无常,但逢参拜叔宝像必十分诚心。渊邀众人一同上路。 

叔宝一行人入长安城,叔宝怕国远如珪不懂规矩,依伯当意另聘两挑夫送贺礼至杨忠处。 

叔宝送贺礼时巧遇渊及李靖(靖为杨忠主簿),渊介绍叔宝予李靖,靖问叔宝可曾见当日狙击者相貌,靖依叔宝描述画出杨广图像,二人大惊,着叔宝保守秘密却不予解释。靖看叔宝面相知有血光之灾,着叔宝须即离长安,叔宝忐忑不安,临行前靖赠以药丸一颗,说若叔宝有难时,可以药丸掷地保命。叔宝因茂公之前牢狱预言应验,对靖警告半信半疑。 

叔宝回宿处后欲离开,但经不起众人要看灯要求留下,但靖之警告放在心上,着众人兵器不要离身。 

华灯初上,城内张灯结采,十分热闹。文帝在皇宫与众同观看灯饰。文帝有感体力渐差,佩服杨林年纪比他大,身体壮健如昔,化及讽刺杨林年纪老迈,理应退休,杨林反讽不欲军权落入宇文家之手,二人针锋相对,文帝劝阻,借不禁风寒着杨林陪他入内叙叔侄之情。 

杨广一见文帝离去,埋怨父亲还不让位,闷得他装正经装得不耐烦,见文帝爱妃陈夫人、蔡夫人美貌,心猿意马。智及献计,由他在灯会中挑选一些美女回来给杨广散心。 

文帝后悔当年废太子时损失了大批贤臣,现时身体渐差,担心杨广登位后无人辅政,杨林提议重新任用李渊等人,慢慢减低宇文化及之势力,并答应文帝有他在生一日,必保杨家隋朝。 

叔宝四人在街上赏灯,因叔宝与伯当驻足猜灯谜,竟与国远如珪二人失散。 

宇文智及抢得少女琬儿回家淫辱,其母在府外呼天抢地,,谁知智及因婉儿反抗,气上心头,将她杀死,嫌其母在外吵闹,将婉儿尸体交还,连带十两黄金,算是赔偿。叔宝、伯当得见大怒,叔宝更记起羞辱蓉蓉的正是此人,要找智及算账。与智及随行喽啰兵丁发生冲突,长安街上乱作一团。智及也认出叔宝,四人血洗长安,叔宝将智及怒杀。宇文成都闻长安街大乱,飞马来援,见智及身死,成都认出叔宝,力战众人,国远、如珪死于成都镋下,叔宝、伯当连手不敌,军队四方八面赶来,危急之际,叔宝掷出李靖交予之药丸,登时烟雾弥漫,叔宝、伯当混乱中逃去。 



                    页码: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精彩剧照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