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诺时空zolsky.com
首页
新闻资讯
反病毒中心
qq表情大全
软件下载
科技与教育
文秘与写作
电视剧
电影
实用查询
上网导航
技术论坛
电视剧频道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真爱诺言
主要角色

刘喜鹊 王美雪饰

田 丰 李进荣饰

陈盈盈 李佳璘饰

李明德 张 亮饰

李明仁 林江国饰

萧 静 傅 晶饰


片名:真爱诺言
片长:45集
导演:林添一(台湾)
编剧:简远信(台湾)
发行:周 琳

主演:
刘喜鹊 王美雪饰
田 丰 李进荣饰
陈盈盈 李佳璘饰
李明德 张 亮饰
李明仁 林江国饰
萧 静 傅 晶饰
田 恬 馨 子饰
林登财 王伟华饰
方佩瑶 夏台凤饰
甄宝玉 许榕真饰


点这里下载电视剧 -> 下载地址 [本地下载]




剧情介绍

   (第1集)

  李家上下一片喜气洋洋,全村人也都赶来祝贺,只因在外打工多年的李家独子兴旺即将回乡。母亲王兰、妻子喜鹊、幼子明德及同村的好友登财、宝玉夫妻俩都难掩久别重逢的喜悦,唯独田丰的脸上闪过一丝落寞。深夜,兴旺与喜鹊互诉多年相思,深情相拥入眠。

  田丰与登财相聚痛饮,登财执意约兴旺共聚,兴旺盛情难却,喜鹊虽感担心也只能答应。三人酩酊大醉,回家途中兴旺不幸发生意外,溺水身亡。婆婆王兰把一切罪责都怪在喜鹊身上,不禁对其拳脚相向,田丰忍不住为喜鹊抵挡,却被王兰误会两人有奸情,喜鹊内心悲痛欲绝,但为照顾年迈的婆婆与年幼的儿子,喜鹊只有默默承受一切痛苦。宝玉有意撮合田丰和喜鹊,登财极力反对,喜鹊被村民指为克死丈夫的害人精,宝玉为其出头,并劝喜鹊考虑改嫁。兴旺去世后,田丰时常照顾喜鹊三人的生活起居,王兰不仅不领情还把田丰赶走,更警告喜鹊与田丰断绝来往。喜鹊验出有孕,王兰怀疑其与田丰有染,竟逼喜鹊喝下堕胎药。

   (第2集)

  喜鹊想起以往与兴旺的快乐时光和答应过兴旺的承诺,强逼自己吐出了刚喝下的堕胎药,终于保住了孩子。喜鹊本想瞒着王兰生下孩子,但还是被发现,王兰原本仍坚持要喜鹊拿掉孩子,在登财、宝玉的苦苦相劝下才勉强答应。登财向田丰透露喜鹊的近况,也说出近期村里盛传喜鹊腹中怀的是田丰之子的谣传,田丰承认至今仍然喜欢喜鹊。喜鹊早产生下一子,王兰却将婴儿偷偷送人,并向喜鹊谎称孩子已死,喜鹊发疯似地到处寻找,田丰说出早上目睹王兰将婴儿送走的经过,喜鹊伤心过度晕倒。

  田丰为了替喜鹊要回孩子,竟承认自己是孩子的父亲。在宝玉的苦劝下,王兰答应把孩子留下。村民的闲言闲语让田丰怒火中烧,与村民大打出手,幸而被村长制止。没想到村民不仅砸了田丰的杂货店,更把田丰打伤。田丰为了喜鹊的名节,黯然离开村子,并暗自发誓要努力取得成功来证明自己。转眼数年过去,王兰一心照顾明德,却对取名明仁的小孙子始终态度冷淡。

   (第3集)

  明德与明仁因小事争吵,王兰却只责骂明仁,明仁倔强地不肯认错,喜鹊为平息王兰的怒火重打明仁并罚他跪着反省。明德好心为在雨中挨饿罚跪的明仁撑伞并拿来食物,但明仁丝毫不领情,喜鹊看在眼中痛在心里。明仁高烧不退,更有可能转为肺炎,喜鹊为明仁的医疗费而忧心,登财、宝玉不仅拿出私房钱帮助喜鹊,还向村民四处筹款,王兰也变卖了首饰,明仁在众人努力下终于痊愈。明仁被同学嘲笑,明德为帮明仁出气与同学打架,同学家长上门兴师问罪,王兰为袒护明德直指是因喜鹊的不检点才会让明仁被所有人当成私生子,喜鹊与明仁母子俩相拥而泣。

  二十年后,明德、明仁都已长大成人。兴旺忌日,明德带着妻子盈盈姗姗来迟,一回到老家盈盈就向王兰声称为了发展公司要借一笔钱,虽然王兰爽快答应,但明德仍心感不安。明仁向登财、宝玉的儿子林诚抱怨明德夫妻迟到的不是,却意外从林诚的口中得知王兰变卖家产的消息。喜鹊极力反对,盈盈提出全家搬去城里,但喜鹊、明仁依旧坚持己见,更为此与王兰发生争执。王兰在一气之下竟欲咬舌以死相逼,喜鹊为阻止被王兰咬伤手指。

   (第4集)

  明仁与林诚外出散心,嬉戏时不慎将随父母到乡下游玩的都市女孩萧静撞落水塘,在以人工呼吸施救时被赶来的萧父、萧母误当成是流氓。误会冰释后,明仁和萧静对彼此留下深刻印象。喜鹊一家搬离旧居,宝玉全家赶来送行,众人回忆起各自在旧居的成长点滴难免感伤。明德、盈盈带喜鹊等人参观新家和公司,明仁在公司偶遇一名前来催债的女孩,两人争执之际盈盈出面化解尴尬。

  债主上门追债,公司和房子也被法院查封,喜鹊、王兰始知明德夫妻实已负债累累的真相,刚搬入新房的一家人不得不再次搬离而租借小公寓。喜鹊责怪明德好高骛远,王兰却始终偏袒明德。面对母亲和弟弟,明德内心不安,继而与盈盈发生争吵,喜鹊听在耳里决定找份工作贴补家用。

  明仁再次遇上之前到公司催债的女孩,没想到她就是公寓的房东,女孩因上次的冲突拒绝租房,明仁说尽好话才让女孩答应考虑。喜鹊在一家公司找到清洁工作,谁知该公司的董事长就是多年未见的田丰,喜鹊刻意回避,两人擦肩而过。明德为解决公司的困境去找盈盈的母亲方佩瑶帮忙,反被冷嘲热讽一番。

   (第5集)

  王兰外出后失踪,李家上下一片慌乱。田丰回到老家,眼前的物是人非令他愁绪万千,返城途中险些撞伤刚巧路过的喜鹊却只看到喜鹊离去的背影,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油然而生。王兰被好心人送回家,误会喜鹊等人故意弃她不顾,喜鹊说出打工贴补家用的事实,明德责怪喜鹊给他丢脸,倒是王兰体恤喜鹊的苦心,一场风波暂告平息。

  喜鹊巧遇发生交通事故的“催债女孩”并帮她解围,原来她竟是田丰的女儿田恬。后田恬在公司重遇喜鹊,表示会好好报答她,并把她介绍给母亲袁芳,袁芳的平易近人给喜鹊留下好印象。佩瑶为明德、盈盈之事向袁芳求助,袁芳答应尽量帮忙,困境的暂时缓解令明德松了一口气,佩瑶提出要掌管公司的财务。萧父、萧母到林家登门道谢,并拜托登财、宝玉向李家提亲,希望能促成明仁和萧静的进一步交往。

   (第6集)

  田恬同意将房子租给明仁一家,并为明仁和林诚在公司安排了工作。田恬在言行举止间都透出对明仁的好感,但木讷的明仁丝毫没有察觉。王兰提出先去萧家了解情况,双方相谈甚欢,但喜鹊、明德都不赞成在明仁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安排亲事,明仁得知后也表示反对,却在得知对象是当初那个落水女孩后改变态度。明仁向田恬请假,林诚一时口快说出明仁要去相亲,令田恬气愤不已。

  明仁与萧静见面后原本气氛融洽,但当王兰在言语中透露出似乎有意借明仁与萧静的交往为明德解决经济困难后,明仁拂袖而去,令萧静误会明仁对自己无意而暗自伤心。明仁等人从萧家邻居处得知萧静竟是个哑女,王兰、宝玉深感被骗而恼火,此时明仁却提出希望能和萧静进一步发展。佩瑶设宴招待喜鹊一家,明仁的缺席令王兰再次心生不悦,巧的是喜鹊和田丰竟在饭店意外重逢。

   (第7集)

  王兰目睹喜鹊与田丰交谈甚欢,不由分说地就拉喜鹊离开,这情景让一旁的佩瑶心生疑窦,向明德打听后明德的激烈反应让佩瑶更为不解,最终佩瑶从宝玉口中了解到田丰与喜鹊一家复杂的关系,心中似乎有了某些决定。明仁找萧静解释当日的误会,被萧静的好友小绮误当作色狼痛打了一顿,也从小绮口中得知了萧静不能说话的原因,明仁表示真心与萧静交往,两人跨出美好的第一步。

  登财按照当日田丰留下的名片找到田丰,兄弟俩难掩重逢的喜悦,田丰也从登财口中得知了喜鹊一家的真实近况。佩瑶到田家向袁芳致谢,在得知田丰当晚外出时,暗中吩咐盈盈注意喜鹊的一举一动。盈盈尾随喜鹊发现果然是与田丰相约见面,田丰想帮助喜鹊解决困境,被喜鹊婉言谢绝。佩瑶故意带袁芳来到田丰与喜鹊见面的餐厅,成功令袁芳怀疑田丰出轨,而盈盈也按照佩瑶的吩咐故意让明德目睹喜鹊与田丰在一起,不仅令明德与喜鹊起了争执,更令王兰对喜鹊产生误会。

   (第8集)

  喜鹊与田丰的见面令王兰大为恼火,明仁为维护母亲与王兰争执,更一吐从小受王兰冷落的委屈,王兰一气之下直指明仁是喜鹊和田丰的私生子,明仁顿感震惊。袁芳试探田丰,田丰隐瞒实情,袁芳虽然内心充满怀疑但暂时没有揭穿田丰。盈盈向明德谈及明仁的身世,更表示对喜鹊的强烈不满,提出要与明德、王兰另觅住处。明仁向田恬提出辞职,田恬劝阻未果,两人发生激烈争吵。王兰半夜惊醒,仍对喜鹊与田丰见面之事耿耿于怀,喜鹊虽再三解释仍未获王兰的谅解。

  明仁找林诚借酒浇愁,萧静与小绮寻至,暂时将酩酊大醉的二人安置在小绮家。登财向宝玉谈及田丰的成功,宝玉希望登财开口让田丰提拔林诚并帮助喜鹊解决明德的困难。明仁酒醒后向萧静倾诉心中苦闷,萧静对明仁的体贴关心羡煞旁人,小绮与林诚也不打不相识。袁芳向喜鹊诉说心中疑虑,并邀请喜鹊到家做客,此举让喜鹊发现袁芳的丈夫就是田丰,并再次与田丰相遇。

   (第9集)

  喜鹊匆忙告别,为避免日后可能产生的误会,喜鹊向田丰提出辞职。登财、宝玉参观田丰的公司,并希望田丰能提拔林诚,田丰一口应允。当登财、宝玉得知喜鹊在田丰公司做清洁工后,三人商量起帮助喜鹊的方法,登财提醒田丰别因为帮助喜鹊而影响家庭。明仁向宝玉证实自己的身世,宝玉虽想力证明仁是兴旺之子,但言语间仍使明仁误会自己的生父是田丰。

  盈盈带王兰、明德搬入佩瑶家,更以王兰为借口阻止喜鹊前往探视,喜鹊因王兰始终怀疑自己与田丰有染而伤心不已。佩瑶着手整顿明德的公司,并安排干儿子许志刚取代明德担任总经理,此举令明德心生愤懑,但面对佩瑶的驳斥和志刚的讥讽,明德也无言以对。佩瑶约见田丰,希望明德能进田丰的公司工作,田丰念及喜鹊答应会尽力安排。明仁因身世问题始终闷闷不乐,萧静在旁耐心安慰,目睹两人亲密状态的田恬醋意大发,与明仁再起争执。

   (第10集)

  盈盈就明德被取代一事质问佩瑶,但在发现对方是志刚后也无话可说,明德深感自尊受挫,决定暂时离开。萧静因自卑而不敢接受明仁的感情,小绮鼓励萧静要勇敢面对,更透露出对林诚的好感。王兰在家中烧纸钱令盈盈误以为失火,灭火时错手将王兰全身淋湿,王兰开始怀念喜鹊对自己细心的照顾。

  田丰找到喜鹊家,喜鹊哭诉满腔委屈,田丰好意安慰,却被刚巧来探望喜鹊的袁芳误会二人有染,与此同时明仁来到田家欲找田丰证实身世,这不仅令田恬难以接受,对袁芳而言更是火上加油,一场激烈战争在两个家庭之间爆发。


        《真爱诺言》


   (第11集)

  明仁不能接受身世“真相”在公园顶撞喜鹊而去,喜鹊气极晕倒。萧静与小琦来寻明仁、林诚却发现昏迷的喜鹊,两人急忙护送去医院并悉心照顾。佩瑶夜归安抚盈盈,道出斥骂明德以及帮助安排工作的“苦心”,二人发现王兰失踪分头寻找。心情低落的明德在家门口偶遇明仁,两人因明仁身世以及家庭矛盾发生争执并动手,最后不欢而散;明仁又遇见前来李家的田丰并加以阻挠,田丰悻悻离去却路遇劫匪并被打晕,明仁好心上前关心却被路人误会是凶手,林诚出现带其慌忙离去。王兰故意离开陈家希望得到更多关爱,却被盈盈、明德寻到轮流责备,王兰自感委屈露宿公园却导致高烧被送进医院。王兰醒来与明德相拥而泣,并回想喜鹊照顾自己的生活点滴。喜鹊醒来后担心明仁安危欲离去,萧静担心喜鹊身体并不断安慰。

   (第12集)

  小绮探望喜鹊,喜鹊认可萧静的为人,希望明仁能好好珍惜;林诚来电告知明仁“误伤”田丰一事。喜鹊等人赶到明仁暂避处商议解决办法。登财偶遇到处找工作的明德,登财借故回避,明德获悉佩瑶“苦心”从头再来。佩瑶母女探望王兰并陪伴出院回家,三人发现喜鹊未归且手机遗落家中,佩瑶言语间使王兰对喜鹊产生误解。志刚设宴款待佩瑶三人,席间流露对盈盈的关爱,盈盈借故离席得知明德工作一事大悦。喜鹊一行来医院探望田丰却受到田恬母女冷遇,袁芳质问喜鹊及明仁所为,萧静为二人解释求情,田恬向众人打听明仁安危并表露对其的好感,也表示相信喜鹊的清白。喜鹊为了明仁答应袁芳真相大白后再不和田丰相见。佩瑶一行探望明德,登财告知田丰的意外,众人哗然。喜鹊守护田丰回想过去点滴,明白田丰多年苦心但不想破坏别人幸福,袁芳支走喜鹊对昏迷的田丰哭诉心中苦闷。

   (第13集)

  王兰在医院怒斥喜鹊而去。萧静探访安慰明仁告知个人情况,明仁顿悟自己愧对母亲;林诚带田恬出现,萧静借故让二人独处,田恬让明仁在自己和萧静间做出选择并告诉喜鹊对袁芳承诺维护喜鹊形象。志刚探听明德工作事宜,向佩瑶列数公司问题并表明对盈盈的感情,佩瑶好言相劝但志刚坚持并露出自己的野心。喜鹊在田丰病房外久久不愿离去,袁芳身体不适嘱托喜鹊照顾后离去。袁芳突感强烈头痛,田恬担心母亲嘱其就医,袁芳以田丰安危推迟并告诉田恬当年田丰对喜鹊的深情,田恬探听母亲对明仁看法并答应暂不与明仁来往。萧家安排萧静相亲,萧静极力反对,萧母以田丰受伤以及对萧家财产有企图等缘由不同意萧静与明仁继续交往。盈盈处处回避志刚,志刚对盈盈坦白内心真实感情。

   (第14集)

  萧静向小绮表露自己对明仁的真情,小绮献计让萧静装病从家脱身。志刚与盈盈成功解决合同纠纷后喝咖啡庆祝却被受到公司嘉奖想与妻子庆祝的明德撞见并起疑心。喜鹊细心为田丰擦身,登财一时口快道出喜鹊与田丰的往事使王兰加深对喜鹊的误会并把所见所闻告知明德。小绮道出萧母的阻碍和萧静对明仁的爱,使明仁不再逃避自己的情感,两人勇敢地走在一起。田丰终于醒来,喜鹊央求其回忆案发当日情形为明仁脱罪还其清白,警察逮捕前来探望的明仁,田丰为了让喜鹊安心在众人前“承认”明仁是自己的儿子,袁芳带女儿负气离去,李家人加深对喜鹊的误会,众人不欢而散。袁芳收拾行李欲离家而去,田恬哀求母亲留下,母女抱头痛哭,袁芳此时突然头痛发作。

   (第15集)

  明德安排盈盈陪伴王兰,明德央求登财夫妇告诉自己父亲当年遭遇意外的真相,登财坦诚相告。在明德离开后王兰携盈盈赶到登财家,听见登财夫妇的交谈而加深对喜鹊的误会,并以种种原因误导明德认定田丰是杀父元凶。志刚以公事为由频繁接触盈盈。田恬来到医院说服父亲进行DNA鉴定并向喜鹊坚持自己对明仁的爱慕,警察及时破案终还明仁清白。佩瑶安抚袁芳并以姐妹相称,言语间加深袁芳对田丰误会并挑唆其分家。萧母阻止萧静与明仁见面,明确反对明仁与萧静交往并以一些现实生活问题质问明仁,萧静坚持非明仁不嫁的决心。



                    页码: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精彩剧照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