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诺时空zolsky.com
首页
新闻资讯
反病毒中心
qq表情大全
软件下载
科技与教育
文秘与写作
电视剧
电影
实用查询
上网导航
技术论坛
电视剧频道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生死线







片名:生死线
出品人:王汉平  伍克波  林国刚
监 制:张新建   肖卫
策 划:赵冬苓
总制片人:晋亮  伊简梅
编剧:兰晓龙
导演:孔笙
制片人: 侯鸿亮  杨烨
领衔主演:
廖凡 饰 欧阳山川    张译 饰 何莫修
李晨 饰 龙文章     杨烁 饰 四道风
联合主演:
倪大宏 饰 高三宝    罗京明 饰 沙观止
徐成峰 饰 长谷川    刘天佐 饰 六品

山东电影电视剧制作中心
北京橙天智鸿影视制作公司
山东齐鲁音像出版社


点这里下载电视剧 -> 下载地址 [本地下载]




剧情介绍

  第一集:

  1938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长江以北地带的战势呈胶着状态,为了打破僵局,贯通南北战场,日军将攻击矛头指向还未经历战火的长江以南。

  沽宁城,一座十万人口的沿海小城市。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官字头的守备军司令蒋武堂、商字头的首富高三宝和黑字头的黑道教父沙观止组成了这座城市的上层势力。

  欧阳山川,表面身份是沽宁女中的国文教师,实际上是一个被沽宁地下党组织雪藏三年的共产党员。他与沽宁地下党员思枫扮成夫妻住在一起。三年前欧阳曾被反动派枪杀,子弹打入脑子里居然奇迹般的活下来,三年来不断遭到反动派的通缉和追捕,他厌倦了被雪藏和保护的生活,对“妻子”兼同志的思枫强烈不满。

  沽宁首富高三宝的女儿,沽宁女中学生高昕在欧阳的课上组织学生游行宣讲抗日,被欧阳劝止。两个中统特务突然出现在课堂上,他们把欧阳叫出盘查。

  没有老师管理的学生们冲出教室,眼看局面无法控制的特务无奈放了欧阳。混乱中,一个陌生人传达给欧阳一个信息:沽宁地下党领导人要见他。

  接头的老赵告诉欧阳一个重要信息:日军一个大队曾在离沽宁不远的窦村附近出现,而后神秘消失。而此时的欧阳则对沽宁丧失信心,打算离开沽宁。

  沽宁城外窦村,一队日军对窦村村民进行残忍的屠杀。屠村之后他们化整为零,分散行动,穿上窦村百姓的衣服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沽宁车行行霸廖金头欺负残疾车夫皮小爪,皮小爪是四道风的结拜二哥,因此四道风带着老大大风、老三古烁前来相救,一场漂亮的打斗之后,四道风以一种另人啼笑皆非的方式惩罚了廖金头。

  沽宁首富高三宝带着女儿高昕前来劳军,并捐赠现两千大洋给守备军扩充军力,蒋武堂告诉高三宝沽宁城大敌当前的危险,高三宝为女儿高昕的安全担忧。

  美籍华人何莫修来到高三宝家,他的父母与高三宝是世交,当年两家父母给他和高昕订立了娃娃亲。到了结婚的年龄,何莫修第一次回到祖国,并且对“未婚妻”高昕一见钟情,无奈高昕对这个在外国长大的“假洋鬼子”没有一点好感。

  第二集:

  窦村村民窦六品的所有亲人在“屠村事件”中被杀,此生只剩唯一一件事情就是杀鬼子报仇。六品亲眼目睹了鬼子乔装改扮成难民,所以他一路跟踪,遇见小队鬼子就直接杀死。

  四道风惩治了廖金头后,他俨然成了沽宁车夫的龙头,他重新订立了车行行规,取消了“五抽一的过街费”。在生活面前,他永远是个横冲直撞的“混不吝”。

  鬼子总是不来,沽宁守备军被折腾的精神极度疲惫,高三宝以为是守备军的严阵以待吓退了日军,于是设宴给守备军庆功,连续紧张了很久的沽宁防线松懈下来。

  守备军的撤防给地下党转移提供了机会,思枫也要带着地下党组织撤出沽宁了。欧阳与思枫告别在即,此刻他们的内心极其矛盾,因为这对假夫妻已经有了真感情。这是一次别离的夜晚,思枫只在床上铺了一床被子。可是在理想与现实的双重阴影下,欧阳根本无法点燃这迟来的激情。

  第二天早上,欧阳离开沽宁的时候遇到喝的酩酊大醉的四道风,为了出汗散去“隔夜酒”,他不由分说把欧阳按在车上,欧阳无奈坐他的车出了沽宁。

  掩护欧阳离开后,掩护欧阳离开后,地下党组织讨论今后的去向,所有人都不愿离开家乡,无奈请党内威信最高的“老唐”拿主意,而“老唐”就是思枫。思枫决定避敌之锋芒,转到城外发展武装力量。正当所有人准备撤离的时候,思枫突然发现沽宁街上乞讨的难民竟然是乔装的日本鬼子。

  与思枫一样发现鬼子的是城外的欧阳。出了沽宁,欧阳才发现他根本无法舍弃思枫与沽宁,因为在连真名都无法彼此得知的地下党革命岁月中,一次分离可能就意味着永别。欧阳飞奔着往返回沽宁,临近城门的时候他意外的看到一个长着喉结的“女难民”,他骇然惊觉,这批难民正是一直以来不见踪迹的日军。原来,“人间蒸发”的日军早已乔装混入难民队伍,潜伏在沽宁城内外。

  第三集:

  沽宁民众为守备军举行的庆功大会上,守备军副官龙文章在庆功会上慷慨激昂的演讲着,此刻,他们并没有意识到,日军已经逼近到眼皮底下了

  城外,欧阳已经与日军展开了殊死肉搏。欧阳大声呼喊向不远处的守备军报警,毫无临战经验的守备军看到群平民服饰的人在打架,根本没有想到是日军进攻,全部被绕到后方的鬼子屠杀。

  欧阳眼看就要被鬼子杀死,这时六品突然杀出来救下了他,两人结伴向沽宁城赶去。

  为了组织的安全,思枫并没有立即去给守备军报信,此刻的她变得有些冷漠。临上船的一刻,地下党员邮差对她表现出来的“过分谨慎”强烈不满,不料等大家全部上船以后,思枫决定独自返回沽宁,而此刻返回沽宁,几与慷慨赴死无异。

  日军潜伏进入庆功大会会场,他们的第一个目标就是枪杀沽宁军事长官蒋武堂。赶回来的思枫被中统特务发现并被一路跟踪到会场。她在人群中锁定了目标——发射信号弹的日军头目,在信号枪打响时枪杀了他。同时思枫也被特务开枪击中。思枫倒在人群中奄奄一息,一个特务对她举起手枪,突然一个人从后面将特务击倒,抱起思枫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幻觉中思枫认为那是欧阳,但其实那是对思枫抱着歉疚之情的邮差,船离岸后,他跳船返回沽宁,危急时刻救下思枫。

  欧阳和六品在途中遇到了一个守备军排长带领的小队。欧阳告诉排长日军已经进城,可排长却无动于衷。恰巧此时庆功会场传来枪声,听见枪声的“排长”露出本来面目,他也是乔装的日军。

  本是来会场看热闹的四道风被卷入了杀戮之中,一个曾经遇见过他的日军来追杀他,大风为了救四道风而被日军打死。

  第四集:

  欧阳和六品边打边往会场方向转移,无奈巷口都被日军机枪手堵死。欧阳让不会打枪的六品数十个数开一枪,目的是以六品为靶子吸引敌人火力,自己则翻墙跃巷绕到日军背后突袭,这招收到奇效。但用尽体力的欧阳被一个重伤的日军紧紧抱住,而这个日军的手中正拉响一颗手榴弹,六品在手榴弹即将爆炸的一刻又一次救下欧阳。

  杀红眼的四道风与欧阳相遇,他手上的日本军刀与欧阳手上的日式手枪让彼此产生误会,险些自相残杀。幸亏枪里没有子弹,四道风把欧阳和六品带到沽宁车行。

  一场惊险的厮杀,蒋武堂的守备军并非全无战斗力,思枫的警报和欧阳的战斗起到了关键作用。日军偷袭失败,指挥官长谷川在沽宁郊外的山上发射信号弹命令撤退,他已经开始酝酿第二步作战计划。无屏障后无支援,率领着三百丘八的蒋武堂活象日军案板上的一块肉,固守着沽宁,他看不到一点希望。中统特务再次到来,面对着冷口冷面的蒋武堂,特务说神出鬼没的共党那里有国军所不知道的情报,这让蒋武堂心动了,答应通缉欧阳与思枫。

  在大风的灵位前,四道风等人发誓给大风报仇,于是他和古烁来到沙门会“请枪”。沙门会大阿爷沙观止是四道风的叔叔兼师父。四道风从小是吃百家饭长大,他早逝的父亲和叔父沙观止创建沙门会,也将一身功夫和枪法传给了四道风。

  四道风带着古烁回到沙门,被大师兄李六野拦住,崇尚自由不受约束的四道风从来不把李六野放在眼里,四道风向沙观止“请枪”杀鬼子,李六野从中百般阻挠。无奈四道风是沙观止唯一的亲人,沙观止待四道风如亲儿般宠爱,还是分别给了四道风和古烁一对手枪。

  第五集:

  第一次看到残杀与鲜血的高昕被这些场景吓坏了,当她得知最好的朋友已经去世时悲痛欲绝,何莫修想借此契机带高昕去美国却遭到高昕的拒绝。

  请来枪的四道风邀请欧阳做自己的“军师”,帮他一起打鬼子,欧阳无法跟他讲明白如何才是真正的抗日。四道风见欧阳不愿当自己的“军师”,就拿思枫来刺激欧阳,为思枫担忧的欧阳打了四道风一个耳光,但他根本不是四道风的对手,被四道风一顿臭揍。

  沽宁海滩,李六野在交易一项大生意,有人用一千大洋和上好的鸦片烟土换沙门的一条进入沽宁的路。

  日军的这次奇袭彻底打灭了守备团的士气,死伤无数却连鬼子在哪里都不知道,蒋武堂和龙文章都难以索解。

  国难当头,沽宁首富高三宝主动捐出家当打鬼子,龙文章带着他捐的满满一筐银元敲锣打鼓的去街头征兵。可是看到被鬼子进出如入无人之境的沽宁守备军力,市民们谁也不愿意去当炮灰,更何况这支只有三百人的杂牌军至今连鬼子毛都没打下来一根。

  日军撤退后,欧阳一直在苦苦追寻着地下党组织的踪迹,急切中他遇见了邮差,并上前与邮差对暗号,但邮差却与他形同陌路,甚至略带敌意的告诉他暗号已经变更了。


  第六集:

  四道风咄咄逼人的“邀请”欧阳做他的军师帮他打鬼子。而心乱如麻的欧阳此时根本无心跟这个鲁莽的城市无产者探讨“江湖结义”的问题。双方就此不欢而散。

  六十七团军官鲍廷野来投奔守备军司令蒋武堂,说蒋武堂曾经的下属,现六十七团团长陈少堂将携带六百中央军残部前来协防,即便是在正面战场遭受重创的残兵弱旅,但无疑是支援沽宁抗战的救命稻草。

  吃过大亏的蒋武堂根本不相信鲍廷野,他暗中发电到国军总部询问六十七军的现状,才知道六十七军确实在正面战场受挫。半信半疑的蒋武堂无奈把鲍廷野带进守备军司令部,不料鲍廷野却拿出了陈少堂的亲笔信和截获的日军密电,此时才把最有力的身份证明拿出来,原来鲍廷野一直在抻量蒋武堂的风度和气度。

  深夜的蓑衣巷,欧阳被身边异动惊醒,黑暗中发现了一个蜷缩在角落的小乞丐,惊恐的小乞丐对着欧阳不断惊叫着:“鬼!”,欧阳一边安慰着使他放松精神,一边与之交谈,遂终于明白其实小乞丐想表达的是“有鬼子”,他是在给欧阳报警。

  小乞丐领欧阳来到他朋友的家,一家人都被杀死,尸体堆在屋里时间很久了,由此证明有一批数目不祥的鬼子已经在沽宁潜伏了很长时间。原来鬼子并没有撤出沽宁,而是一直潜伏在沽宁城内,这一招使的是“暗修栈道,明渡陈仓”。

  就在此时,几颗信号弹照亮了整个沽宁城,六十七军到了!而守备团只顾高兴的迎接城外的友军,完全放松了城内的警惕,全部将子弹退膛,准备迎接友军协防。

  一群群乔装的日军夜间出没在小巷中,他们用“源平合战”为街头暗号,其中一支三木小队杀死了放哨的守备团士兵,他们开始了酝酿已久的攻城行动——直捣沽宁守备军司令部。

  三木小队穿过小巷急行,突然队伍中多出一个人来,那是欧阳。欧阳伪装成日军,用日语同鬼子交谈。他巧妙与日军周旋,趁机用砖头砸死了唯一一个带路的鬼子后跳河逃走。日军这一直捣黄龙的奇袭就此告破。三木小队失去“雷达”,被迫选择隐蔽。

  第七集:

  与日军的搏斗让欧阳用尽了所有力气,眼看就要被抓住,四道风突然出现杀了追踪的两名鬼子,再次救下欧阳。四道风更加认定欧阳走了一条错路,他放枪“威逼”欧阳做他的军师。但这声连鬼子都不敢轻易放响的枪声却给守备军报了信。

  三木小队选择的隐蔽地点是欧阳在女中的学生唐真的家。三木小队闯进小楼,杀掉一楼的房东,二楼的唐真从惊恐中清醒下来,连忙将旧病卧床的父亲藏到棺材里,没想到慌忙中引起响动。当鬼子惊觉二楼还有人的时候,唐真父亲舍身掀开棺材板吸引日军注意,掩护了唐真和唐真弟弟,自己却被日军乱刀刺死。唐真用被子把弟弟裹紧,扔到楼下让他逃生,弟弟从被子里跑出来,刚到转弯处就被一个身手利落的人杀死,那是沙门大师兄李六野。

  父亲和弟弟都死了,这个家庭现在只剩下了唐真。日军又上二楼来搜查,还特意查过了刚才已经搜查了的衣柜。唐真用尽这个屋里一切可以藏匿的地方,苦苦保存着自己的小命。

  李六野从门外进来,因为杀唐真弟弟给日军擦了屁股,他对三木极其不恭敬。而日军之所以能够在沽宁进出自由,完全是向沙门李六野“买的路”。即便这样,三木也没拿他当作什么人物,威逼他带路去袭击守备军司令部,不料李六野飞刀给三木脸上留了个记号后扬长而去。拿钱买路是买卖,事情办砸了是这帮猪头的无能,他怪这帮小鬼子说了错话。

  一名日军机枪手来到二楼窗口警戒,发现了正想逃生的唐真,好色的机枪手没有呼唤队友,准备“独享”这个中国姑娘,却被唐真用剪刀割喉杀死。搏斗声惊动楼下日军,唐真把家具点燃投到楼道里阻隔日军上楼,日军在楼下隔着层薄木楼板向上开枪,唐真拖着机枪手留下的机枪对着地板还击,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上下楼高密度火力对射造成三木小队伤亡惨重。忙乱中手榴弹爆炸,将整个小楼炸塌。李六野再次出现,把三木等日军灭口。

  欧阳摆脱了四道风的纠缠,赶往沽宁守备军司令部。这次报信无疑是壮士断腕般的自投罗网。几年来一直追踪欧阳的两个中统特务正愁抓不到他。他们根本不顾欧阳带来的重要作战信息,只顾折磨他让他招供沽宁地下党的组织。

  四道风混进守备军司令部又一次把欧阳救下。龙文章与欧阳见面,得知援军已经赶到的欧阳隐隐猜测这与城内日军有着某种联系。而此时“援军”已经摆开阵形来到沽宁城门口了……

  第八集:

  蒋武堂抑止不住激动之情,冲出守备区迎接六十七团团长陈少堂,沽宁城外阵地,趁着蒋武堂与陈少堂谈话的功夫,六十七军迅速将鲜血淋漓的担架抬进沽宁城里。蒋武堂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与陈少堂的重逢竟以劝降为主题,陈少堂向蒋武堂历数多年来在国军派系斗争中受到的委屈,并向蒋武堂提出投降日军的“曲线救国”要求。蒋武堂一怒之下掌掴了他,而这时,陈少堂身边的两名军官突然发动袭击。蒋武堂这才发现陈少堂身后的两名军官是日本人。蒋武堂怒发冲冠一刀杀了陈少堂,并与两名日军马战,用陈少堂的军刀杀了日军,为走错道了的兄弟圆了身后名。

  而此时沽宁阵地已经被炸成了一片火海,原来抬进去的伤员身上被绑上了大量炸药。鲍廷野摇身一变换上了一套日本中佐服装,原来他正是此次日军“盗沽宁”的策划者和指挥官长谷川弘次。而这支所谓“六十七团”正是一直以来人间蒸发了的日军。

  守备军吴参谋带着阵地上的残兵向城内撤,被冒牌“担架队”阻断归路,正绝望间,另一队日军从城内杀出,正是欧阳、四道风与龙文章化妆成日军赶来救援,掩护守备军残兵撤回了沽宁。

  蒋武堂单骑闯入日军阵中,长谷川下令活捉,日军将蒋武堂重重包围。少佐伊达命令日军卸下子弹,以武士道与蒋武堂决斗,欧阳和龙文章突然袭击日军,乱军中救出蒋武堂。

  对蒋武堂来说,已经做好殉国准备却被一个自己曾通缉过的共党分子救出重围,无疑是一个莫大的玩笑。万籁俱灰的他准备饮弹自尽,却被欧阳一顿臭骂给激怒。

  沽宁城破,百姓惨遭屠戮,日军闯入高三宝家,何莫修拿出美国护照来证明自己的身份,却并没有起到作用。

  沙门从来没有关大门的规矩,哪怕鬼子打到门外。沽宁黑道教父沙观止命令小的们将大门四敞大开——谁进来谁死。

  被激怒的蒋武堂用枪顶着欧阳的脑袋,龙文章被吓傻了,只听见三人粗重的呼吸声,空气十分紧张。不料蒋武堂把枪一撤,夸欧阳果然有种!

  第九集:

  三人商量对策,决定让欧阳进城将守备军残部接出沽宁,蒋武堂龙文章二人在城外接应。

  日军冲进高三宝家,见什么抢什么,何莫修换上一身西装手表等“洋行头”准备与日本人交涉,却被日军扒了个精光。日军发现了高昕,冲上前去意图轮奸,高三宝一怒之下取出收藏的猎枪准备以死相拼,正不可开交之时,日军被长谷川派来的军官制止,并将所抢物品归还,还派了两名哨兵在高家门口站岗。

  连着两个冲进沙门的日军做了沙观止的枪下之鬼,他心中的满足溢于言表。门外长谷川派来的通信兵下令不准进攻沙门,周围的日军才离去,李六野大着胆子伸头出去发现日军真的撤退,做好死战准备的沙观止马上命令关门闭户,渡过这场莫名其妙的危机,他认为凭他沙观止的名头,日本人也要礼让三分。

  潜入沽宁后,欧阳遇到了邮差,邮差告诉欧阳组织上想见他,可身负接引守备军重任的欧阳此时无暇顾及上级的召唤。他赶到沽宁车行,因为四道风把撤回沽宁的守备军全都带到了那里。

  沽宁车行,缺水少粮的守备军残兵与吴长官发生冲突,欧阳及时劝服并且带领他们撤出沽宁与蒋武堂会合。欧阳让四道风、古烁和皮小爪假扮守备军攻击日军司令部,采取声东击西的方法掩护守备军撤退。四道风、古烁、皮小爪三个“浑不吝”一路玩闹着完成这个性命攸关的使命,让带队跟随在后的欧阳提心吊胆。

  几个封锁路口的日军百无聊赖,拿食物引诱要饭的小乞丐进入禁区,欲用机枪把小乞丐打死取乐,暗中的四道风终于看不下去出手击毙日军,但就此暴露目标,任务失败。所有人陷入日军的围攻之中。

  第十集:

  就在此时邮差现身,从日军后方投入威力强猛的炸弹,引领欧阳等撤到一个伪装地十分精妙的小院。欧阳不禁暗自钦佩地下党领导“老唐”惊人地预见和解读战争的能力。一群人跟随邮差七拐八绕来到这个小院,又进入了小院中的秘密地下室,发现这个地方是地下党组织新建的一个大本营。邮差告诉欧阳,“老唐”六个月前就命令在小院里挖掘这么一个地下室,

  欧阳、四道风等人带着守备军和小乞丐进入地下室,室内的陈设和布置让他产生似曾相识的感觉,邮差神秘的指引他到一个特别的小屋里休息,他进去一看,住在里面的伤员正是自己日思夜想的思枫。

  欧阳和思枫两人在这个世外桃源般的小天地里难得的享受了片刻的安宁,而欧阳此时也明白了原来思枫就是他一直求之而不得见的神秘领导者“老唐”。

  日军占领沽宁后,将所有市民赶出家门,强迫他们恢复工作,指挥官长谷川想将这座极具发展潜力和战略地位的港口城市完全为日本帝国服务。

  在秘道里过了一天,四道风实在难以忍受被闷在这样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开始不安分起来。“出去寻求沙门帮助,为这些守备军买路出沽宁。”成为他走出地下室的理由,无奈欧阳与四道风一起出去。

  此刻,与四道风一样不甘忍受沉闷的人是高昕,他蛮横的对何莫修发脾气,任性的拿出高三宝珍藏的名枪要出去和鬼子拼了,争夺中枪走火。就在此刻长谷川前来高家拜访,胁迫高三宝到饭馆“无名居”赴宴。


  第十一集:

  席间长谷川要求高三宝与日本合作,将名下码头、工厂等产业全部为日军服务,此请当场遭高三宝严辞拒绝,恼羞成怒的长谷川凶相毕露。

  欧阳和四道风来到沙门,居然看到沙门在沽宁满城尽遭劫难的时候居然还能悠闲的做着卫生大扫除。他们穿过厅堂进后院求见沙观止,却被阴阳怪气的李六野拦下。

  李六野不让欧阳进去,也不让他出来,按照沙门的规矩要在欧阳身上留四个窟窿,四道风怒极,举枪对着李六野。关键时刻沙观止出来,双枪齐发打掉了飞向欧阳的飞刀和四道风手上的枪。

  进了后堂,四道风说明来意,希望沙观止给守备团开条路,不料沙观止因四道风和李六野的争斗而迁怒欧阳,认为因这个外人的挑唆导致四道风与沙门生隙,四道风一怒之下以沙门半壁江山跟沙观止换条路,这下让沙观止对这个自己世上唯一的亲人彻底失望。路虽然买通了,可让四道风与叔叔亲情破裂,欧阳觉得四道风损失不小,没想到四道风却说沙门半壁江山正是自己早想卸下的责任。

  第十二集:

  沽宁饭馆无名居,长谷川并没有和高三宝撕破脸皮,他想到更歹毒的办法对付这个坚守道德底线的商人,长谷川找来了沽宁著名二胡艺人罗非烟前来演奏,一曲《满江红》让精通中国文化的长谷川听出了弦外之音,长谷川命亲兵将罗非烟开膛破肚,在高三宝面前赤裸裸的展示了恶毒地日本血腥文化,用恐怖来毁灭高三宝的心理防线。果然,高三宝被折磨地精神异常。

  长谷川接着来到了沙门,对他来说,掌握着半省水陆码头的沙观止与高三宝同样重要。

  对这个久励江湖的黑社会大佬,长谷川采用了软求的办法,他带了一百条枪,极尽谦恭的来到沙门,先收买了李六野,继而寻求与沙观止的合作。

  外硬内软的沙观止没有看清楚长谷川的真正意图,并没有立刻上钩,而是采取冷处理的办法不予接见。长谷川索性把三顾茅庐的精神演绎到底,他知道,对付这种江湖大豪最有力的武器就是“脸面”。另沙观止意外的是,虽然他在长谷川面前端足了架子,可是长谷川依然彬彬有礼,送给沙门200条枪,却没有任何要求。

  欧阳再次见到了上级老赵,老赵要求欧阳留在沽宁坚持地下斗争,并争取发展四道风成为沽宁地下抗战组织的首领。而思枫则要离开沽宁,去潮安发展地下武装。

  为了不让四道风继续“走邪道”,李六野向沙观止“献计”:事先将消息通报日军,送守备团出沽宁的时候,再借机把四道风调回来,如果日军干掉欧阳和守备军等,也为沙门除掉了外患。沙观止首肯了李六野的诡计。

  第二天一早,所有人出发去一个废码头,古烁在那里等着接人上船。四道风到了废码头,从船舱里钻出了廖金头,他带来沙观止的口信,沙观止摆了桌和头酒,要四道风务必去赴宴。为了照顾叔叔的情绪,四道风只得离开欧阳。

  第十三集:

  沙门宴席上,沙观止问四道风那半拉沙门他还要不要,四道风赖皮涎脸的跟叔叔打马虎眼。一顿难得的团圆饭吃的沙观止兴致盎然,似乎忘记了这是他安排下的掉包计。李六野从日军总部拿回了200条枪,正好遇到四道风,言语之间让四道风感觉蹊跷,几句话猜到了沙观止要把欧阳他们卖给日军。四道风一怒之下打出沙门。

  廖金头把欧阳一干人送上了岸,古烁和皮小爪跟着欧阳将他们一直送到地方。上了岸后皮小爪发现船早已掉头,逃也似的回了沽宁。

  欧阳、思枫带着守备军与蒋武堂、龙文章见了面,三百多人的守备团将士只剩了区区20来人,让英雄一世的蒋武堂倍感唏嘘。就在此时,暗中跟随欧阳他们的日军已经包抄上来。

  四道风疯狂的跑回车行,让车夫们将棉被浇上水堆在黄包车上,制造了一个简易“战车”,准备从沽宁城门闯出去。知道这是九死一生的事情,四道风不愿意让群情奋勇的车夫们跟随,但其中一个不起眼的车夫刘三不顾四道风的打骂一定要跟来。刘三全家被日军杀光,他铁定决心要与日军同归于尽。

  欧阳等边打边逃,出了树林准备经过公路时,突然发现一队重装日军从公路经过,前有阻隔,后有追兵,欧阳再次赌命,赌在追兵未到之时重装部队走过。

  四道风生生杀出了日军把守的城门,那是一场惨烈的战斗,四道风站在“战车”上,由刘三推着冲向城门,子弹打在黄包车上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棉被浇水后可以阻挡部分子弹,但依然被日军的强大火力打穿,为了掩护四道风,刘三不幸牺牲。正在危急时刻,唐真及时出现,顺利解救四道风,协助他出了城,

  漫山的日军散兵对欧阳等形成合围,一座桥是他们甩掉包围的唯一方式,而此刻,那辆日军坦克菊一号正横在桥前挡住去路,他们决定干掉坦克而打通撤退的道路。

  第十四集:

  六品将一颗手榴弹仍向坦克,手榴弹砸在坦克身上又弹了回来,唐真和龙文章的子弹打在坦克上不起一点作用,被激怒的蒋武堂举着马刀冲上坦克顶,将刀插入炮塔,刀也被别断。包括古烁在内的所有人都耗尽了力气,却拿这个钢铁怪兽一点办法也没有。就再大家一筹莫展之时,四道风爬上坦克,欧阳将手榴弹仍给他,四道风奇迹般的干掉了坦克。

  胜利逃往,欧阳与思枫又到了该分别的时刻,告别在即,欧阳甚至不敢睁眼,直到思枫的脚步消失在落叶的簌簌声。

  送走思枫,欧阳等与蒋武堂所带领的守备军分手,分别时龙文章非常想跟着欧阳走,但又不能舍蒋武堂而去,内心十分矛盾。

  蒋武堂、龙文章带领着守备军向正面战场方向撤退,迎面遇到一队从正面战场溃退下来的国军,国军边走边骂着蒋武堂,认为是蒋武堂这个大汉奸将日军放进沽宁,造成整个正面战场的国军被抄后路,蒋武堂默默听着这毫无道理的谩骂却无言反驳。他告诉龙文章带着队伍去追赶欧阳,自己则饮弹自尽,一生忠勇刚猛的蒋武堂选择了一种西楚霸王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一生。蒋武堂死后吴参谋带领剩下的守备军投奔国军,龙文章则追赶欧阳等而去。

  第十五集:

  欧阳等带着受伤的四道风来到高三宝家,重伤之下的四道风急需输血,可是此时送四道风去医院输血无异于送死,唯一一个与之血型相匹配的高昕给四道风输了800CC血,而同时何莫修发现高昕一直深爱着这个来去如风的四道风。

  四道风伤好后就开始在高家到处惹事,也许是一物降一物,浑人一般的四道风居然治好了高三宝的疯病,所用的方法令人啼笑皆非。

  “四道风”组织成立了,以四道风为首领,以欧阳为军师,唐真、龙文章等各司其职,一支民间抗战的大旗在沽宁树立起来。

  1941年,抗日战争进入了战略相持阶段。沽宁依然在日军统治之下。

  一支以四道风为首的抗日队伍建立起来,他们的名字就叫“四道风”。他们以沽宁城外的山谷为大本营坚持抗战。三年来,日军杀死了四百多名“四道风”队员,但另他们苦恼的是,“匪首”四道风和他的队员们依然活跃在世界上,他们像一个长在日军内脏里的“恶疽”,每一次行动都会让日军苦不堪言。

  龙文章、唐真、六品等秘密潜入沽宁,一方面搞弹药,一方面准备袭击行动。被四道风救下的小乞丐已经成为了组织的侦察员,在沽宁沿街要饭的同时密切侦察着进出沽宁日军总部的兵力和部署。

  古烁卑微切压抑的活在沙门,虽然没有为虎作伥,但最后一刻为了老婆孩子而离开四道风始终是一个让他耿耿于怀的记忆,他看出来这次鬼子的举动不同寻常,通过一切方式将危险的信号传达给四道风,可他的担忧被当作猫哭耗子,他找到小乞丐,被小乞丐骂作汉奸。何莫修依然苦恋着高昕,虽然高昕此刻的心属四道风。他们经常驱车到三年前四道风他们打废的那辆坦克附近,这是高昕最喜欢来的地方,因为只有这里似乎才能捕捉到四道风的一点气息。





                    页码: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精彩剧照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