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首页
电影
电视剧
科技与教育
知道
病毒防治
反病毒实验室
文秘与写作
软件中心
实用查询
上网导航
电脑技术
论坛
电视剧频道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我是真的


片名:我是真的
片长:29集
出 品 人:张学武 李 明 丁 晖
总制片人:郑 翔 李立功
制 片 人:刘开珞
前期导演:楼 健
后期导演:查文白 刘开珞

主要演员:
桑义州--郭晓冬饰    方小田--郭柯宇饰
假桑义州--王千源饰   桑义州--郭晓峰饰
闵 树--李 解饰    周春妮--张 英饰
柳根宝--王全有饰    丁佩仪--陈美行饰



点这里下载 -> 下载地址 [本地下载]




剧情介绍

  第一集

  1947年 淮海战役前夕江淮省灵通市。

  淮河001号大坝的沙盘前,国民党灵通警备司令部司令邱辛实正在给情报二处处长闵树布置一项重要的任务:国民党军统保密局将派高级谍报人员、代号348的特工到灵通市柳行县执行秘密任务---鼹鼠348计划。闵树负责全力配合,与348进行单线联系。抗战时期,军统特别行动队曾在淮河001号大坝秘密埋下炸药但是没有引爆,而348是灵通唯一知道炸药引爆点的人。

  中国人民解放军苏豫皖军区特派员桑义州奉调柳行县委,负责整编县委游击纵队,同时还肩负着控制战略地位极其重要的淮河001号大坝的特殊使命。桑义州来到灵通,最先与灵通特委侦察科科长高飞接上了头。高飞马上就要调任军区,二人一面之缘后就此拜别。桑义州来到灵通特委所在地陈村,短暂停留后便独自往柳行县赶去。

  可就在他走后没多久,灵通特委所在地陈村突然被国民党军队团团包围。血战中,所有干部战士及家属全部遇难。桑义州对此毫不知情,星夜赶到了柳行县委所在地。谁知,一件无法想象的事发生了:县委又来了一位桑义州。这位“桑义州”年龄与他相仿,同样持有特委的介绍信。所不同的是,此人身受重伤,并声称灵通特委被国民党军队偷袭,所有同志壮烈牺牲,他是九死一生逃出来的。

  柳行县委周春妮县长、柳根宝书记一时真假难辨,他们当机立断,将“桑义州”送去抢救,同时把桑义州扣押,并紧急发报给灵通特委了解情况,但是没有收到任何回复信号。

  周县长感到问题严重,当即派出干部老王赶往特委所在地了解情况。很快,老王证实了灵通特委所发生的惨案。潜伏在敌人内部的地下党“茶叶”也派联络员郑诚送来密信证实了这一消息。周县长立即把两个桑义州找来当面对质。“桑义州”指着桑义州道: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是我才是真的桑义州。桑义州十分震惊和愤怒,当场向对方质问。没想到对手对自己的情况十分熟悉,对答如流,甚至连灵通特委的人事情况也掌握的一清二楚。

  周县长不敢轻易下结论,将二人暂时关押,等待进一步审查。

  正当柳行县委一筹莫展的时候,灵通特委的秘书马学文突然带伤出现。

  第二集

  周县长当场让马秘书指证。桑义州怎么也没想到,曾有一面之缘的马秘书居然指着他说:此人叫汪得成,是混入特委的国民党特务,特委被偷袭就是他干的,现在又想冒名顶替打进柳行县委!桑义州顿时身陷绝境,愤怒的县委同志对他进行严刑逼供,桑义州拒不承认。同志们群情激愤,纷纷要求将他枪毙。当枪口顶住脑门时,桑义州急中生智,将计就计,承认自己确实就是特务。

  为了脱身,桑义州顺着马秘书的话头,说明天有个特务头子要和自己接头,地点在同山镇,自己愿意带路指认,戴罪立功。虽然“桑义州”和马秘书百般阻挠,但是周县长还是在柳书记的劝说下同意了桑义州的提议。

  闵树为进一步打消柳行县委的疑虑,在同山镇设下戏局,让侦缉队长沈家德假装认出“桑义州”是负伤的共匪,要抓捕他。而实际上,他们真正的目标是桑义州,务必除掉他以绝后患。

  在同山镇街头的一番混战中,“桑义州”奋不顾身地“掩护”同志们脱险,把侦缉队打得落花流水。机智的桑义州却乘着混乱逃脱了追捕。他干掉了一个国民党士兵,换上他的军装,顺利地混出了同山镇。

  桑义州进入灵通城,却发现几个地下组织均被敌人破坏。他又找到仁爱医院的外科大夫黄莺莺,桑义州曾经在抗战中救过她。他想请黄医生出面证明自己的身份,但黄医生从不参与党派争斗,同时她曾在国民党随军医院工作过,她的证词在柳行县委不具备可信性。

  于是,桑义州只好日夜兼程赶往苏豫皖军区驻地平阳,准备找军区领导报告柳行县委发生的严重事件。但是,当他赶到平阳时,却发现这里已经被国民党军队占领。他悄悄地询问老乡,才知道解放军早已转移而不知去向。

  为了杀掉那个冒名顶替的特务,桑义州潜回灵通,起出了去平阳之前埋藏的枪,乘夜来到柳行县委所在地,伺机下手。然而他不知道,此时柳行县委已经转移。

  原来,“桑义州”早就料到桑义州会来寻仇,所以他以安全为由劝说县委转移,并在转移的过程中积极表现自己,拉拢人心。他又秘密通知闵树,让沈家德带领侦缉队在原县委所在地张网以待。

  孤身前来的桑义州落入了对手的圈套,陷入敌人的重重包围。

  第三集

  经过一番激烈的战斗,桑义州杀出重围,藏身于一个老乡家的枯井中。这个老乡是被通缉的土匪草上飞的大伯,此时草上飞也正在这儿避风头。在老乡机智的掩护下,桑义州和草上飞两个人两杆枪冲出了侦缉队的包围。草上飞见识了桑义州高超的射术,非常钦佩。桑义州和草上飞结拜为兄弟,他赶着去除掉“桑义州”和马秘书,便与草上飞就此告别。

  沈家德派出的侦缉队和周县长派出的锄奸队都在满城地搜寻桑义州的踪迹。在渡口旁的茶馆里,县委的老王和水生看到了路过桑义州,尾随他来到客栈里,准备找机会干掉他。同时,曾在同山镇参与抓捕行动的两个侦缉队小特务也看到了桑义州。入夜,桑义州刚要入睡,便有特务潜入了他的房间。

  老王和水生听见里面有打斗声,正准备破门而入,突然发现小特务带来了一队镇上的警察。老王水生只好先躲避了起来。桑义州被警察一路追杀至松树林,在子弹打尽的关口被土匪草上飞和他的兄弟们搭救,原来这片松树林正是草上飞的据点。

  老王向周县长、柳书记汇报了客栈中发生的事情。知道特务们也在追杀“汪得成”,心思缜密的柳书记认为事情必有蹊跷,他更加留心起“桑义州”和马秘书的一举一动。

  “桑义州”被任命为柳行县委社会部部长,到灵通城开展工作。他去找闵树,要求情报二处配合自己在灵通做几个漂亮的案子,以取得柳行县委的信任和好感。

  草上飞的线报报告“桑义州”已经到灵通了。有一身好厨艺的桑义州于是在草上飞的介绍下,到灵通城里的“香雅居”酒馆当了一名厨师。

  “桑义州”在闵树的协助下炸毁了一个废弃的军火仓库,消息在报纸上被刊登出来。这时,桑义州想到了一个可以让“桑义州”露出马脚的妙计。夜里,他潜入灵通城了臭名昭著的城东警察所。

  第四集

  桑义州干掉了几个作恶多端的警察,在墙上写下了“中共灵通特委游击队桑义洲”的字样,并带走了警察所的枪支弹药。桑义州藏枪的时候,却被同屋的小伙计阿龙看到了。

  第二天,警察所遇袭的消息传遍全城。闵树带领沈家德和负责拍照的秘书方小田来到警察局案发现场。闵树以为这又是“桑义州”干的,便让沈家德不要太上心查案,做个样子随便搜搜就行了。

  沈家德在城里假意搜捕,当搜查到“香雅居”时,小伙计阿龙和酒馆厨师郝汉机智地帮桑义州摆脱了危机。

  柳行县委把炸军需仓库和杀警察的功绩全算在了“桑义州”的头上。柳书记对“桑义州”在墙上留下自己名字的个人英雄主义行为表达了不满。

  桑义州把共产党员的身份告诉了阿龙和郝汉,他们听了非常兴奋,非要跟着桑义州干。当晚,桑义州带着他们潜入惠家大院,杀死了敌二十八师军事顾问、罪大恶极的前日军少将高仓义敏。桑义州再次在墙上题下“中共灵通特委游击队桑义洲”的字样,取得了阿龙和郝汉的完全信任。

  闵树再次带着方小田来到高仓义敏案案发现场,他不禁对348如此频繁的行动颇有微词。

  方小田就是柳行县委的地下党员“茶叶”。在陈村惨案中牺牲的方志和是她的哥哥。因此方小田对特务“汪得成”恨之入骨,但是她在警备司令部里多方打听,却没有打探到任何关于汪得成的信息。方小田将照片洗印出来以后,发现前后两次墙上的题字是一样的。她趁着和好友丁佩仪去宴春茶楼喝茶的机会,把情报通过茶楼会计郑诚传递了出去。

  闵树向“桑义州”抱怨,“桑义州”却否认两次暗杀与自己有关。他们惊觉,原来这两起事件都是真的桑义州所为!为了以假乱真,把水搅浑,“桑义州”带着老王连夜偷袭了城西警察所,并在墙上写下了“中共灵通特委游击队桑义州”的字样。

  老王汇报了偷袭城西警察所的事情,周县长坚信所有的事件都是“桑义州”干的,对他更加欣赏和器重。马秘书看到时机已到,主动要求去灵通城重建地下党组织,配合“桑义州”工作。周县长本打算亲自带马秘书进城,将县委在城里的地下据点介绍给他,好在警惕的柳书记极力劝说,才打消了她的念头。

  第五集

  桑义州听说了城西警察所的事情非常高兴,因为“桑义州”在城西警察所的题字正是画蛇添足的一笔。可惜闵树已经率先察觉,马上封锁了现场,并消除了墙上的字迹。同时,根据惠家大院警卫提供的油烟味线索,闵树令侦缉队倾巢而出,在全城的饭店酒楼进行地毯式搜查,务必找到桑义州的下落!

  郝汉其实是草上飞在城里的眼线。他来到草上飞的据点,向他传达了桑义州正在考虑成立游击队的事情。草上飞和郝汉都愿意参加桑义州的游击队。

  方小田看到了城西警察所的照片,她敏锐地发现,墙上的字笔迹是不一样的。她赶紧把这个情况上报给了柳行县委。周县长立即动身,和马秘书一道进城。当他们在“香雅居”酒馆进餐时,被桑义州发现。为了铲除马秘书,桑义州在他的饭里做了手脚,然后悄悄地跟踪他们。趁马秘书解手的时候,桑义州将马秘书杀死,并在现场留下了“中共灵通特委游击队桑义洲”的字条。

  周县长回到县委,她认为马秘书是被特务杀害的,特务留下字条是为了给桑义州抹黑。县委的同志们被字迹和字条搞得头晕脑胀,做出了好几种推断和可能。周县长和柳书记决定把“桑义州”找回来当面对质。面对证据,“桑义州”承认只有炸仓库和偷袭城西警察所才是他做的。

  “桑义州”找到闵树,要求他一定要马上把桑义州干掉,确保自己的安全。闵树找来马秘书死亡时的照片,分辨出他是被利器所伤。沈家德顿是想起上一次搜查“香雅居”时看到的杀猪刀。

  桑义州在掌柜的提醒下,发觉自己居然忽视了身上的油烟味。他当机立断,带着阿龙和郝汉奔赴城外草上飞的据点。三人冲破侦缉队的包围,顺利混出城外。

  第六集

  草上飞将自己的手下都编入了游击队。桑义州给队伍起名叫“高飞游击队”。一是为了跟假桑区别开来,让他不再有可乘之机;二是希望搞出点动静来,吸引真高飞的注意,证明自己的清白。

  高飞游击队成功袭击了敌人的运输车队,消息传来,周县长非常兴奋,派人与高飞接关系。与此同时,“桑义州”在闵树的配合下救了几个进步学生,也拉起了一支“桑义州游击队”,教战士文化,骗取人心。

  闵树知道高飞早就调离了灵通,“桑义州”分析,桑义州当初来柳行担任武装部长只是幌子,实际上一定是为了淮河001号大坝而来。闵树心生毒计,找到淮河001号大坝的守卫部队106团团长韩正勋借人。沈阿贵是106团的一个排长,闵树派他假装起义,投奔高飞游击队,趁桑义州接收的时候,当场消灭他们。

  “桑义州”再次回到灵通,周县长告诉他,灵通城宴春茶楼的会计郑诚是县委地下联络员。闵树秘密逮捕了郑诚。

  沈阿贵通过阿龙的表哥谷富民与桑义州取得了联系。没想到桑义州不同意阿贵拉出部队投奔游击队,而是让他继续呆在106团做策应。然而,草上飞却被阿贵所能带出来的武器所打动,擅自做出决定,率部前去接应沈阿贵的起义。

  闵树三线齐发,除了沈阿贵的人马之外,他还让沈家德带领侦缉队员对接应地点进行突袭。同时把消息密报给“桑义州”,让他带桑义州游击队去捡漏。

  第七集

  方小田获取了假起义的情报。与此同时,面对各种刑具,郑诚当了叛徒,随时可能说出上线“茶叶”的真实身份。方小田心急如焚,立即动身,亲自赶往接收地点小河口报信。

  闵树得知茶叶就是方小田,大惊失色。此时城关闸来报,方小田已携带通行证出城,闵树立即派出两名特务进行追捕。同时致电沈阿贵,让他暂时按兵不动,等候通知。至于已经率部开拔的沈家德和桑义州游击队,闵树就联系不上了。

  两名特务追上了方小田,一人被方小田打死,一人逃脱。逃脱的特务遇上了沈家德。沈家德明白任务已经失败,但又不敢擅自回撤,只好带着队伍慢悠悠地往小河口方向前行。

  身着国民党军装的方小田被高飞游击队战士抓获。方小田得知面前的大胡子就是高飞,马上将敌人的阴谋告诉了他。桑义州一面派人将方小田隐藏起来,一面按她提供的情报,将队伍转移到另一条路边埋伏,将匆匆赶来捡漏的桑义州游击队打个措手不及,“桑义州”虽然负伤但却侥幸逃脱。最后赶到现场的沈家德如愿扑了个空。

  方小田身份暴露,又丧失了联络员,一时无法与柳行县委取得联系,暂时留在高飞游击队的驻地。桑义州竭力想让她留下来,做游击队的指导员。其实,桑义州的目是让方小田成为自己的有力证人。

  为了诱捕方小田桑义州,同时摘清自己出卖郑诚的嫌疑,“桑义州”让闵树把郑诚放回茶楼,继续当他的县委联络员。同时他主动带伤回到县委汇报,说自己在小河口准备接收起义,却被不明队伍打了埋伏,导致自己的游击队损失惨重。

  郝汉带来最新情报,郑诚被放了出来,仍然在宴春茶楼当会计。方小田听了,顿感不妙,便不顾一切地要马上进城去锄奸。桑义州和她产生了激烈的争论。桑义州看到苦劝无果,只得派人将方小田看管了起来。不料方小田却趁着夜色设法逃了出来,只身直奔灵通城。

  第八集

  桑义州带上郝汉和两个游击队员,立即起程,向灵通赶去。

  方小田化装成农妇混进灵通城,找到了好友、警备司令部报务员丁佩仪,向她询问郑诚的事,并要她帮忙打探鼹鼠348计划。

  桑义州知道方小田一定会到宴春茶楼杀郑诚,便驻守在茶楼附近。果然,女扮男装的方小田匆匆来到茶楼,亲手开枪打死了郑诚,自己却也陷入敌人的重重包围。桑义州等人随即与特务们展开激烈的搏斗,虽然救出了方小田,却牺牲了一个游击队战士。

  “桑义州”此时就在茶楼隐蔽的耳房里监视,看到桑义州救走了方小田,他气得火冒三丈。闵树立即宣布全城戒严。沈家德带领侦缉队的人马连夜在灵通城里大肆搜捕。

  桑义州等人暂时藏身在郝汉的表哥家。桑义州想尽快出城,但方小田却想再等几天,等丁佩仪获取了鼹鼠348计划的情报。二人再次因为意见不合而争论了起来,最后桑义州成功说服了方小田。

  敌人来搜,表哥家也藏不住了,桑义州等人趁着夜色摸了出去,藏身于一家中药铺的库房里。库房里堆满了奇臭无比的药材阿魏,刺鼻的臭味帮助他们化险为夷,赶走了前来搜捕的侦缉队。

  情报处和侦缉队几次三番失职,让“桑义州”忍无可忍。他向南京方面狠狠地参了灵通警备司令部一本。此举引来闵树和沈家德的强烈不满,但是他们敢怒却不敢言,只好增加人马,将灵通城围成了铁桶阵,发誓一定要将桑义州和方小田捉拿到手。

  桑义州带着方小田和郝汉等人天一亮就混出城去。在城门口,郝汉和阿龙扮成两个国民党士兵,上演了一出欠钱逼债的闹剧,成功引开了城门守卫的注意力。另外一个游击队员驾着中药铺的马车,载着假扮成两口子的桑义州和方小田乘机混出城外。沈家德闻讯率摩托车队急追,一场激战随即发生,驾车的游击队员牺牲了,桑义州也为了掩护方小田而身负重伤。

  松树林里,桑义州伤势过重,昏迷不醒,方小田不顾自己的安危,潜入同山镇寻医问药。养伤期间,桑义州和方小田获得了久违的宁静。桑义州在方小田的悉心照顾下恢复很快,他暗自喜欢上了勇敢坚强的方小田,但是方小田对他却只有同志间的革命友情。

  “桑义州”不愿坐以待毙,他主动回到柳行县委,汇报了郑诚叛变并被当场击毙的事实。

  第九集

  周县长对郑诚的叛变难以置信,柳书记再次把怀疑的矛头对准了“桑义州”。“桑义州”对此早有准备,他依靠自己的手腕,成功地将大家的焦点暂时从内奸转移到茶叶的安危问题。

  桑义州再次邀请方小田到高飞游击队做指导员,方小田终于答应了下来。等到桑义州的伤势稍有好转,两人便离开松树林,回到了高飞游击队驻地。

  阿龙以高飞游击队联络员的身份来到了柳行县委,带来了方小田的密信。方小田在信中确认了郑诚叛变出卖同志并被自己亲手击毙的消息。面对郑诚突然的叛变,周县长不得不怀疑县委内部有奸细。县委里所有知道郑诚身份的人都被列入了暗中排查名单,重点对“桑义州进行考察。

  “桑义州”嗅出了风暴来临味道,竭力保持着沉着镇定。他主动找到周县长和柳书记,提出郑诚是在自己来到县委工作以后才暴露的,恳请县委领导首先对自己进行考察。“桑义州”的一番主动表白赢得了周县长的好感,却依然无法打动小心谨慎的柳书记。面对微妙的气氛,“桑义州”内心虽然焦虑,但表面上依然云淡风轻。

  为了试探“桑义州”,周县长一连想出两个方案。首先,她让老王以喝酒聊天的名义把“桑义州”灌醉,借故套问他老灵通特委的一些情况。“桑义州”没有露出任何破绽。

  接着,周县长找来连柳书记都不认识的同山镇地下党员老肖,化装成被俘的侦缉队特务。老肖直接挑明柳行县委里有国民党的人。

  第十集

  第二次试探也没有把“桑义州”唬住,反而让老肖对富有正义感和原则性的“桑义州”同志赞不绝口。周县长彻底打消了对“桑义州”的疑虑。

  桑义州一直通过阿龙监视“桑义州”的动向,得知假桑始终不露破绽,决定下一剂猛药,提出邀请军区特派员“桑义州”到高飞游击队帮忙训练战士,打算借机干掉他。

  周县长欣然同意,替“桑义州”约了“高飞”在镇妖塔下见面。爱冒险的“桑义州”决定接受对手的挑战。为了保护自己,他请周县长也一同前往,并以镇妖塔周边常有敌人活动为由,带上了县大队的一个排。

  在镇妖塔下,真假桑义州爆发了面对面的第二次交锋。桑义州本来胜券在握,但是为了避免自己人发生流血冲突,造成无谓牺牲,他只好放弃了这次绝佳的杀死“桑义州”的机会。

  华中工委给柳行县委发来电报:重新组建灵通特委,召开新特委的组建会议。“桑义州”立即将这一情报秘密送了出去。他让闵树一定要想办法阻止桑义州前来开会。闵树在沿途布置了重兵关卡。

  阿龙向桑义州传达了特委开会的具体时间地点。桑义州有些犹豫,他告诉方小田,自己并不是高飞,而是桑义州。方小田认为桑义州可以趁这次开会的机会,向组织解释清楚。桑义州决定前去开会,揭穿假桑在此一举。

  桑义州让方小田和阿龙先行一步。他找到郝汉,交待如果自己在这次会议上发生不测,他们一定要带好这只队伍。草上飞和郝汉担心桑义州此行的安全,偷偷跟着桑义州,暗中对他进行保护。一路上,桑义州为了闯过了敌人设下的重重关卡,耽误了不少时间。

  闵树派沈家德带人化装成高飞游击队的模样,连夜直扑特委会议所在地。

  会议按时召开,华中工委特派员老宋首先宣布了华中工委的命令:组建新的灵通特委,并按照工委的部署,开展下一步工作。就在这时,村子里的探子发现敌人来袭,周县长获悉立即下令,所有人马即刻转移,前往新的地点继续开会。

  沈家德率部扑了个空。他们在村子里进行搜捕,这一切都被后来赶到的桑义州看在了眼里。

  第十一集

  扩大会议在松树林里继续召开。桑义州在路上遇到水生,在他的带领下赶到了会议现场。当着所有人的面,桑义州指出面前这个所谓的“桑义州”是假的,自己才是真的。会议现场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真假桑义州双方都有自己的证人,两人振振有词,谁也不肯认输,双方唇枪舌剑,互不相让,展开了激烈的文斗。桑义州看到周县长柳书记和特派员老宋在一时之间难以区分真假,大义凛然地提议将自己和假桑一起枪毙,以绝后患。桑义州的大无畏精神震撼了全场,老宋当机立断,命令战士下了两个桑义州的枪,将二人押送往华中工委接受政治审查。

  然而老宋刚刚下达了命令,探子就来报:追踪而来的大股敌人已经将松树林团团围住。形势危在旦夕,真假桑义州的问题只能暂时抛诸脑后,众人纷纷掏出武器准备突围。很快,参与会议的众人就被打散了。老宋、周县长、方小田、两个桑义州在水生的带领下躲进了老乡家的地窖中。二桑在地窖里展开了二度交锋。狡猾的“桑义州”嫁祸是迟到的桑义州把敌人引来的。

  一行人从老乡家往外突围,周县长、“桑义州”和方小田等人率先突破了敌人的包围,冲了出去。特派员老宋却在“桑义州”的陷害下牺牲了。桑义州挂了彩,暗中保护他的草上飞也中枪而亡。

  “桑义州”在围剿中顺利地全身而退,和周县长等人一起返回县委所在地,等待组织的进一步安排。县委等了几天,始终找不到桑义州的下落,真假桑义州的事情只能暂时搁置下来。方小田留在了县委,负责对国民党的策反工作。

  桑义州身负枪伤,命令郝汉回去带队伍,自己只身前往仁爱医院黄莺莺医生处接受诊治,却被侦缉队副队长冼三发现了行踪。

  第十二集

  恰逢106团团长韩正勋也来找黄医生,他发现了带伤的桑义州,立即对他进行盘问。虽然黄医生尽力帮桑义州打马虎眼,但是依旧很难骗过机警的韩正勋。就在谎言再也进行不下去时,警卫员来报:侦缉队长沈家德已经带兵将仁爱医院围得水泄不通。韩正勋略作思考,做出了一个颇为惊人的举动,他以捉拿逃兵的名义,将“逃兵”桑义州从沈家德的眼皮底下堂而皇之地带走了。这一切被尾随而来的郝汉看在了眼里。

  韩正勋把桑义州带回守坝部队106团营房。桑义州见到朝思暮想的淮河001号大坝,想到组织交付给自己的重要任务,便顺水推舟地留了下来。他化名为胡云海,声称自己原是国民党七十四师十五旅的侦察排长,在孟良崮战役中与主力队伍失散,侥幸存活。韩正勋发现这个胡云海身手敏捷,头脑冷静,富有军事才能,胆识过人,对他颇有好感,破格提拔他当了作训参谋。

  郝汉跟踪桑义州而来,被编在新兵营,在营房外与桑义州接上了头。经过韩正勋的首肯,郝汉顺利地成为胡参谋手下的一名勤务兵。

  沈家德在仁爱医院眼睁睁看到韩正勋带走了一个人,虽然没有看清此人的面孔,但是他怀疑就是失踪了的桑义州。沈家德把自己的猜测上报了闵树。闵树不愿意因为不确定的事情得罪韩正勋,暂时把事情压了下来。

  韩正勋收到一封匿名信,控告手枪连连长徐茂发私自克扣军饷。韩正勋看完之后十分恼怒,派桑义州下到手枪连连部全力调查此事。桑义州下到该连,经过调查,证实了匿名信中所述情况。

  没想到当天夜里,几十名士兵就在手枪连副连长刘庆林的带领下突然哗变,扣押了桑义州和徐茂发,准备先杀长官,然后携枪逃跑,投奔共产党!桑义州当即表明他正是为此事而来,他当众下令,将徐茂发撤职关押起来,以待团坐定夺。

  第十三集

  韩正勋授意将徐茂发就地正法,任命刘庆林为代理连长,同时宣布所有参与哗变的士兵无罪释放。手枪连的事件完美解决,使得桑义州更加受韩正勋的赏识。

  方小田在县委等不到桑义州的消息,前往高飞游击队驻地了解情况。方小田得知,失踪了的高飞队长正在106团供职,郝汉担当起了游击队和106团之间的联络员。

  一方面,胡参谋在106团声名鹊起,另一方面,共匪桑义州踪影全无,闵树想起沈家德曾经向他汇报的情况,不禁开始怀疑胡参谋的真实身份。闵树以军部开联席参谋会议为契机,将胡云海给扣押了下来,他一边对胡参谋进行审问,一边偷偷地拍下他的照片。他特意把沈阿贵从乡下调回来进行辨认。无奈沈阿贵当初看到的桑义州是乔装打扮过的,根本无法确认眼前的人是谁。闵树只好暂时把胡云海扣押在侦缉队,打算马上找“桑义州”来辨认。

  此时“桑义州”的日子并不好过,特委的同志们对他已经有了戒备之心,他已经被县委架空,不能参与到机密工作之中,只负责在村头田间回收布料,支援军工。“桑义州”不肯善罢甘休,找机会接近方小田,想从方小田这里打开缺口。方小田对他始终冷若冰霜。

  刘庆林去侦缉队要胡云海,却被沈家德粗鲁地赶了出来,韩正勋一气之下带人大闹侦缉队,打了沈家德,救出胡云海。闵树到邱辛实处告状,邱辛实亲自致电韩正勋,告诉他,这个胡参谋极有可能是一个危险的共党分子,让他一定要设法控制住,在真实身份被查出来之前绝对不允许他跑掉。

  第十四集

  韩正勋将桑义州传唤到团部。桑义州坦言,自己的确遭到了闵树的盘问,虽然对答如流,但是对方依然充满怀疑。面对几乎透明化了的身份和紧迫的敌情,韩正勋只得向桑义州摊牌:他早知道桑义州是共产党,而自己其实也是中国共产党早期党员。

  原来,韩正勋在一九三四年就加入了共产党,抗战前夕正准备发动兵变时得到上级指示:由于国共合作,兵变计划取消,所有地下党都留在国民党军队里,直接参加抗战。八年抗战中,他秘密战线中的同志们都已经牺牲,自己也完全和党组织失去了联系,这么多年来他一直苦苦寻找组织直至今日。

  韩正勋面临艰难抉择,他既不能让桑义州被抓起来,又不能放跑他从而暴露了自己的身份。桑义州主动要求把自己交出去,换取敌人的信任。可是韩正勋不同意,他不想让自己刚找到的同志牺牲,他决定带领106团起义。起义时间定在了三天后的106团遥祭日。所谓“遥祭日”,祭奠的是抗战期间106团所有在江西上高会战中死难的烈士。这一天会举行庄严的祭奠仪式,军长邱辛实会亲自参加。韩正勋打算通过这个机会,活捉邱辛实。

  按照特委扩大会议分工,方小田负责对敌策反工作。郝汉找到方小田,将106团起义的事情如实相告。桑义州希望方小田能做通柳行县委的工作,安排县大队的战士对起义官兵进行接应。方小田马上回到县委所在地,把起义的消息汇报了上去,当然她向除了柳书记之外的人隐瞒了桑义州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县委内部在是否同意率队接应106团起义官兵上产生了重大分歧:周县长为了县大队的安全考虑,反对前去接收。最终,投票否决了接应提议。

  “桑义州”收到闵树的口信之后,以要扩大布料来源的借口申请进城。他匆匆赶到城里与闵树密会,确认了照片上的胡云海就是桑义州。他提醒闵树,韩正勋此人很可能也有问题。闵树联想到不久即将到来的遥祭日,想到邱辛实也要去参加仪式,心头大乱。

  虽然特委否决了接应,但方小田却暗自决定带领高飞游击队去策应起义。方小田来到灵通城,预购了大量的白布袖章作为起义的标识。她在布庄买了一块料子,去看望好友丁佩仪,向她询问警备司令部的动静。得知警备司令部安静得很,没有任何针对106团的举动,方小田终于放下心来。

  第十五集

  遥祭日前一天,韩正勋召开团干部会议,通报了106团起义的事情。闵树面见邱辛实,密报了348和自己的推测。沈家德带人劫持了106团参谋长冯毅君的家属,冯参谋长秘密交代了他所知道的起义细节,邱辛实令他在第二天的行动中临阵倒戈。

  方小田带领高飞游击队连夜整装,柳书记也瞒着县委带了一个加强排来接应。一行人马立即奔赴接应地点河神庙。

  当晚,韩正勋突然接到军部电话,说大坝北堤嘴发现共军主力,令106团3营立即出动据敌。桑义州认为事情多半是阴谋,不同意3营以身犯险。但是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3营若抗命不遵,106团会马上遭到合围。韩正勋自信起义计划不会泄露,命令3营连夜开拔。三营是韩正勋最死忠的嫡系,他们在距离北堤嘴五公里处陷入了二十八军的埋伏。三营长和战士们拒不叛变,被当场全歼。

  清晨,郝汉和刘庆林带领手枪连作为先头部队,率先赶往河神庙与游击队会合。闵树亲自坐镇,将河神庙围个水泄不通。起义队伍与接应队伍刚刚接上头,敌人的炮弹便如雨而至。

  与此同时,在106团营地,遥祭仪式如期举行。邱辛实慷慨陈词,缅怀牺牲先烈,突然话锋一转,怒斥韩正勋背叛党国,当即下令将他逮捕。冯参谋长的枪口也抵住了桑义州的后腰。

  韩正勋立即下令动手,然而一营长卢标及其部下突然临阵倒戈,掉转枪口对准韩正勋。原来,卢标早已被邱辛实以106团新任团长的职位所收买。卢标开枪击中了韩正勋,桑义州及时驾车赶到,救走韩正勋,吉普车在警卫营的掩护下冲出营地大门。

  桑义州将吉普车推下大坝,制造了车毁人亡的假象,成功地蒙骗过追赶而来的卢标等人。桑义州把韩正勋背到了大坝外的空地上,重伤不治的韩正勋在桑义州的眼前咽气,临死前他把表妹黄莺莺托付给桑义州照顾。

 

                          页码:  第1页   第2页




主要演员

桑义州--郭晓冬饰

方小田--郭柯宇饰

假桑义州--王千源饰

桑义州--郭晓峰饰

闵 树--李 解饰

周春妮--张 英饰

柳根宝--王全有饰

丁佩仪--陈美行饰

韩正勋--关新伟饰

黄莺莺--周卿饰

顾阿龙--常波饰

高飞--袁满饰
精彩剧照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天诺时空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www.zolSky.Com All Rights Reserved